後者一愣怔,回過神來,搖頭嘆息道:“這二十四號真的是很聰明啊!身上的花活也夠多!”

大倉看着屏幕,沒覺出什麼特殊來,不由得疑惑道:“穿山甲,你且說說,這二十四號聰明在哪了?你沒看他之前的優勢都沒了嗎!”

穿山甲指着屏幕說道:

“你們仔細看看二十四號的胳膊,搖擺垂落的時候,指尖是不是都快碰到膝蓋了?”

“喲!還真是啊!”主持人驚訝道。

大倉這下更疑惑了,吸了口氣道:“不對啊,他之前胳膊沒這麼長啊!”

穿山甲笑道:

“所以我說他花活多,人也聰明!他這是用手臂的力量來休息雙腿雙腳,因爲接下來是亂石陣,可謂是整條線路的最難點,需要充沛的四肢力量結合。”

主持人用沒拿麥克的那隻手使勁往下伸,結果到了齊跨處,就再也夠不下去了,當下連連搖頭道:“還有把胳膊變長的方法嗎?”

穿山甲點了點頭道:

“當然有,而且還挺多,專業的攀巖運動員,職業拳擊手,都有專門把胳膊伸長一點的訓練,其實就是開肩,利用肩膀關節的延伸,把手臂的延展範圍增加,並不神奇。

不過這二十四號肯定有什麼特殊的開肩方法,否則就是用了很多年專門練這招,要不然不可能延展的這麼誇張,你們看他的肩膀,都快拉的看不見了,整個軀幹像是一個柱子。”

大倉點了點頭,嘆道:“有這麼長的手臂延展,樹林裏對於他來說,和平地真的區別不是很大了,還能借此休息雙腳,真沒想到,能在業餘組看到這麼強的選手。”

穿山甲也點頭讚道:“是啊,這基本功算是上等了,在森林裏能很大程度的保證自己的安全,要是再有豐富的野外知識,走到全國排位賽也有可能啊!”

所謂排位賽,就是全國前二十,一個業餘選手,能有這樣的成績,可以稱得上奇蹟了。

大倉笑道:“穿山甲,怎麼樣?有沒有信心贏他?”

穿山甲仔細思索了片刻,說道:

“很難說,他的基本功不在我之下,可能花活比我還多一些,但是荒野探險,決定勝負的因素,還是知識和心態,同樣的運氣成分下,贏他應該還是沒有問題的,專業和業餘之間,存在着很難逾越的鴻溝。”

主持人忙笑道:“穿山甲不虧是明星選手啊,自信心十足!”

穿山甲微微一笑,回了句:“自信心是建立在對自己的實力瞭解之上的。”

大倉未知可否,轉移了話題,說道:“十三號現在俯瞰下,似乎已經在江子涯前頭了,只是不知道彎道交接處,倆人的身位如何。”

穿山甲很隨意的用手指丈量了一下倆人在遠距離俯瞰下,距離穿鼻石的距離。

所謂穿鼻石,就是一個貫穿的山洞,並不是很深長,過了這裏,就是石灘和亂石陣的天下。

二十四號江子涯和十三號壬晴,必定要在這裏匯聚。

穿山甲笑道:“有點意思,這二十四號在樹林裏的速度,竟然不比十三號平地奔跑差多少,不出意外的話,倆人怕是要一起到了穿鼻石,哈哈,有熱鬧看看咯!”

他說完,另外倆人似乎也被這個可能性所吸引,一言不發的看着屏幕,等待着倆人交匯時刻的來臨。

江子涯多年前養成一個習慣,那就是睡覺的時候頭向北,腳向南。一直沒有改變過,這就讓他潛移默化下,練出來超強的方向感。

所以,他在樹林裏這段路,幾乎沒有繞遠的地方,但是畢竟有着遮擋存在,所以確實不如平地速度快,可是卻真的比平地省一些腳力,前提是有他這樣開肩展臂的能力。

他先前快了壬晴兒兩米多,但是衝出樹林時,倆人正好肩並肩,一起奔着穿鼻巖的海岬處衝了下去。

由此可見穿山甲的眼力之毒,對速度和距離的丈量猶如儀器。

江子涯和壬晴兒一起衝進了穿鼻巖的山洞裏,由於他們倆的速度太快,只有兩架無人機跟隨,山洞雖然不深,但是卻有了幾秒鐘的拍攝死角。

壬晴兒一看旁邊的江子涯與自己幾乎肩挨着肩,剛纔“野菠蘿”林裏被欺負的怒火又燒了起來,手握拳,食指第二骨節凸起,奔着江子涯的腰側肝區點了過去。

這裏要是被點上,尤其是用手指這樣受力面積小的方式,會讓人直接身體軟下來,全身無力,沒有一時半會緩不過來。

這招說好聽來的叫鳳點頭,說難聽了叫鬼頭指,是點穴陰招的功夫。

江子涯反應能力可以說是所有素質之中最好的,否則也不會在沙灘上,對壬晴兒的目光覺察的那麼快。

小丫頭的手指還沒點過來,江子涯一斜眼睛就看到了她的小心思,但是身體正在快速激奔,要躲避的話,只能後退。

以這女人的速度,自己差上幾米,恐怕就很難在追上,當下避無可避,急忙舌頂上齶,丹田一較勁,硬接了這一鬼頭指,多年的竹刷排打功夫派上用場。

同時,他的手也沒閒着,所謂拳打眼下黑,所以他的手是在暗中動,由後往前使勁一拍。

壬晴兒一指頭點到江子涯的軟肋處,就覺得那腰側的肌肉硬的和鐵差不多,震得手指頭生疼,當下不泄氣,旋腕一轉,準備靠着後勁鑽進去,給他來個輕傷。

可是沒想到,自己後勁剛起,那硬如鐵的腰側肌肉,突然又軟的和棉花一般,根本無處着力,當下知道自己失算了,人家會軟硬功。

她這麼一愣神,還沒來得及想什麼後招,就覺得自己那發育很好的翹臀上火辣辣一陣痛,同時聽到“啪”的一聲脆響…… “啊!!!”

驚聲尖叫高八度。

對於一個僅僅談過朦朧戀愛,最限制級也就牽牽手的壬晴兒來說,這一掌可謂是正中要害。

拍打的實成,壬晴兒甚至能感覺到自己的屁股蛋隨着一聲脆響顫了幾顫。

當下小女生的嬌羞和自我保護意識,讓她不由得驚叫一聲,急忙向着旁邊閃身躲避。

這完全是不受身體控制的動作。

這一閃身不要緊,肩膀剛好蹭到旁邊的巖壁上,大臂傳來一陣悶疼。

一個橫閃,一個激奔向前,雖然只是很短的一瞬間,但是倆人之間的距離已經產生。

江子涯也不講究,臨出山洞,又甩着胳膊給了對方一個向下的大拇指。

“王八蛋!混蛋!”

壬晴兒怒火中燒,小宇宙爆發,竟然第一次在髒話上破了戒,可見其恨意至深。

人一被激怒,有兩種表現方式。

一個是全身無力,氣得渾身顫抖,一個是能量爆棚,開始玩命。但是無論哪一種,都肯定是理智全無。

壬晴兒屬於後者,這一暴怒,體力消耗全都不是事,直接玩命開追。

出了穿鼻巖,後路基本全是石灘和巨石陣。

江子涯猶如靈猴,遇低則跑,欲高則躍。

他已經在前兩天就規劃好了路線,此時此刻全無猶豫,一切成竹在胸。

壬晴兒緊隨其後不遠處,咬着銀牙,手腳並用,速度倒是也不慢。

演播室內,穿山甲連連驚訝,道:

“哎喲,這小丫頭了不得啊!一開始攀越障礙還很生疏,幾分鐘的時間,竟然已經行雲流水,和練了跑酷一兩年的熟手沒兩樣。”

“嗯,這小丫頭表現是很驚人,我記得她在鳳凰山海選的時候,前一段路程蹬山,也是很不專業,但是後半程很快進入佳境,把所有人遠遠拋在後面。”

大倉臉上滿是疑惑,很顯然,這在他這樣的專業選手看來,是很詭異的一件事情。

主持人似乎看到了點別的什麼,笑道:“這十三號的臉怎麼這麼紅?是累的?”

大倉搖頭道:“沒有體力不濟的表象,應該不是累的,不過看那表情,倒是好像很生氣,哈哈!”

說着看向穿山甲,後者也向着他看過來,倆人相視一笑,幾乎一起來了句:“山洞裏有故事!哈哈!”

此時此刻,無論是演播室內,還是觀看電視和網絡直播的觀衆,都被江子涯和壬晴兒的動作所吸引。

那已經不是簡單的僅僅比拼速度,而是非常好看且充滿韻律美感的跑酷。

倆人一個如靈猴一個似夜貓,一黑一白,在岩石上輾轉騰挪,遇到巨大的斜面岩石,就和蜘蛛俠一般,在那不下五六十度的傾斜岩石上飛奔,如履平地。

海面上,一輛快艇載着一個娟秀的女孩子,正拿着單反相機對着江子涯狂拍不止,正是與江子涯一起辭職的胡婷。

而在比賽終點處,一襲紅衣的紅顏正在那裏等待着,心裏琢磨怎麼把江子涯弄到自己的直播間換錢。

直播室內的主持人也好,兩位解說也罷,都被倆人越來越快,越來越誇張的動作驚訝的閉不上嘴巴,哪裏還有時間說話。

即便是說出來,也都是“我的天”“呵!”“飛了啊!”“三百六十度轉體!”“落點精準!”“這算什麼?這還是攀越障礙嗎?這些障礙簡直就是準備好給他們表演特技的啊!”

倆人一前一後,又翻越了兩座海岬,目的地西衝的海灘就在眼前。

此時此刻,江子涯領先壬晴兒一米有餘。

後者滿臉緋紅,屁股上火辣辣的感覺似乎還在那裏,這讓她充滿了力量。

江子涯練得最多的就是有氧耐力,此時後勁也還充足。

幾乎同時,倆人爆發了剩餘的能量,一起開始最後的衝刺。

“快看,快看,十三號正在慢慢拉近距離!”

“這小女孩的體力可真是無敵了!”

“哈哈,這個二十四號太壞了,他故意晃了一下身,讓後面的十三號跳錯了岩石!”

“嗯,這個人,哎!他是算到了十三號一直跟着他走,所以故意迷惑對方!”

“十三號這個失誤,嘖嘖,距離又拉開了啊!”

小丫頭壬晴兒氣得眼淚都要掉下來的,心裏想着:“前面這人怎麼這麼壞,爲什麼要晃一下身形,爲什麼!”

她是跟習慣了,倆人動作幾乎一前一後,保持了很久的一致。

所以,江子涯的一個假動作,立馬被壬晴兒全盤吃掉,直接奔着那假動作的方向衝過去,結果那是個帶尖的金字塔形岩石,根本無處落腳。

她只能蹬着斜面借力,再跳會原本正確的路線上。

這一來一回,一秒左右的時間,倆人的距離再次拉開。

終點就在眼前,壬晴兒忍着眼淚,知道自己怕是沒機會追上那壞人了。

可是就在這個時候,江子涯那裏似乎也出現了問題,他莫名的一陣手忙腳亂,雖然沒有造成什麼事故,但是確實影響了他的速度。

僅僅一個閃失,壬晴再次追上來,倆人並肩齊驅。

正確的路線只有一條,其它無論怎麼走,都必然需要落地攀爬,所以倆人自然是寸步不讓,緊緊挨着,一起竄蹦跳躍,手擎肩翻。

眼看就要到終點,江子涯突然小聲喊了倆字:“看掌!”

說着,還順勢拍了自己屁股一下。

所謂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這才幾十分鐘的事,壬晴兒哪忘得了,不但沒忘,現在還覺得屁股火辣辣,也不知道這混蛋用了多大勁。

當下一聽這倆字,再聽到“啪”的一聲脆響,幾乎想都沒想,又是驚叫一聲,身體不由自主的往旁邊閃了一下。

但是,她的反應很快,幾乎剛有所動作,就知道了這是江子涯的奸計,當下急忙用腰轉力,再向前衝去。

然而,雖然只是一個擺腰的動作,卻已經足夠江子涯趕超她一個身位。

他佔據了岩石的中心點,壬晴兒超車無望,但是這倔強的丫頭,依舊卯着勁追趕,然而結局已定。

“二十四號和十三號衝向終點,哇!他們幾乎同時到達,我們快看慢鏡頭!”

“二十四號領先一個身位,嘖嘖!險勝啊!險勝!”

這次決賽,終點處,海面上,起始點的觀衆都很多,幾乎在二人向着終點衝刺的時候,那熱烈的掌聲就沒有中斷過。

甚至於電視機前那些看着直播的觀衆,也忍不住激動的站起來,好像他們能替選手用上力一般,很是有趣。

江子涯拿到了市級決賽的冠軍,但是他沒有像往常那樣散步伸筋,而是回頭朝着一處石灘走過去,然後冷眼看着石灘中心一處圓石,臉上滿是不解和驚詫:

“這…怎麼可能?” 那圓石所在的位置,正是江子涯剛纔手忙腳亂出錯的地方。

他當初着重研究了這片亂石灘的行進路線,自然是記得這個圓石的存在。

換句話說,這顆圓石在這裏纔是正常的,一如現在他所見的一般。

可是,剛纔他就是在這裏出的錯,手忙腳亂差點掉下去,皆因他當時看到這裏是一塊尖石,他不得不跳到側面去。

而事實上,他落腳之後感覺得到,那就是一塊尖石,與自己當時規劃的路線記憶有偏頗,以至於差點被壬晴兒那小丫頭拿了冠軍。

於是現在急忙來檢查一番,可是沒想到,現在一看,又變成了之前記憶的圓石。

他有些疑惑,嚴重懷疑是自己記錯了纔是,但是那心裏卻總有些空嘮嘮的。

江子涯來這裏,僅僅是因爲路線某處與自己的記憶完全不符,但是很顯然,這是沒有結果的疑問,一切的一切,都只能是自己的記憶出了差錯。

但是,這行爲在壬晴兒看來,則是一種挑釁。

因爲,江子涯就是在這個位置前面一點點,做了一個晃身的假動作,導致她走錯了路線跳錯了石頭,如今江子涯在那看來看去,自然被壬晴兒會錯了意。

這個好強的小丫頭輸給了江子涯,本來已經心裏難受,這時候想起來不遠處那男人用假動作騙自己,還在穿鼻巖裏用手打了自己的屁股。

還有兩次的大拇指向下的鄙視,所有一切攪渾在一起,化爲了無量業火。

她的體力消耗比江子涯要大不少,當初震怒還不覺得,可是一到了終點,再也忍不住,一屁股坐在沙灘上喘起了粗氣,甚至覺得肺子都炸裂了一般疼痛。

江子涯看了一圈,弄得頭暈腦脹,事實上自己肯定沒記錯,那裏也確實是一塊圓石,但是跑在路上的時候是怎麼回事?自己太累了,出現幻覺?

他慢慢走了回來,正準備壓腿,卻看到壬晴兒在沙灘上坐着,一走一過對着小丫頭喊道:

“現在不能坐着,要慢走要拉伸大筋,否則傷氣血,也容易造成身材變形!”

這貨也是,本是說好話,但是一說身材變形的時候,眼睛不由自主的看了人家小姑娘屁股一眼,這一眼就是那點燃炸藥的火星。

壬晴兒爆炸了,手拄着地面,一旋身來了個鯉魚打挺,蹭的一下站起來,而且在雙腳甩起的時候,直接踢向江子涯的小腹和胸口。

“喲!”

江子涯一愣神,倆人離得太近,躲避根本來不及,他只好雙臂同鑽,一上一下,用小臂擋住了這兩腳。

沙灘上不好用力,被這兩腳踢得向後退去好幾步。

壬晴兒一招得勢,兩個滑步追上來,先是跆拳道的雙飛連側踢,緊接着一個空手道的下劈腿,然後是泰拳的膝頂肘撞。

江子涯一個沒注意,被這妹子連上了攻擊,當下只能步步後腿,閃避格擋。

沒想到小丫頭中途猛地換招,貼身近靠,抓住江子涯的衣服,身體往後一倒,來了一個柔道捨身技的巴投。

她抓緊了江子涯的衣服,後背快速着地,用腳擎着江子涯的小腹,藉着這個後圓的離心力,讓江子涯在她的身上翻過去,飛出老遠。

別小瞧摔跤,一般人摔倒在地上,五臟腦袋受震,半天都使不上勁。

但是壬晴兒沒想到的是,自己這招正好給了江子涯喘息的機會。

就見江子涯順着她的勁,身體猛地向遠處飛出去,然後一個空翻,老貓一樣雙腳雙手同時着地,毫髮未損。

他撣了撣手上的沙粒,雙腳不丁不八的看着壬晴,臉上似笑非笑的模樣,着實氣人。

壬晴兒一看人家沒事,自己一個捨身技真的變成捨身了,當下翻身還準備打過來。

江子涯劍指小丫頭說道:“小丫頭片子,你再動手我可還手了!”

倆人交手看起來好幾招,其實也就是幾秒鐘的事。

這時候終點的工作人員一看冠亞軍打起來了,急忙都趕過來拉架。

人多圍起來,壬晴兒也才冷靜下來,知道這是直播呢,全市的人都看着這裏,當下不由得俏臉一紅,鼻子冷哼了一聲,走到一邊,開始壓腿伸筋。

江子涯急忙打圓場,說道:“劇烈運動之後,不能馬上休息,我和十三號活動活動筋骨,不是打架,大家別誤會哈!”

說完,也跑到一邊去壓腿,故意離壬晴兒遠一點。

他可是真怕這傻丫頭再打過來,自己到時候還手不是不還手也不是。

演播室裏三個人本來都傻眼了,心話這沒法解說了,幸好江子涯提了一個話頭,這三人找到突破口,趕緊圓場。

主持人:“這倆人估計現實裏就是好友,熱身的方式很有特點,估計是經常一起訓練。”

大倉:“嗯,看樣子倆人都有搏擊基礎,不得不承認,打的很好看。”

穿山甲:“十三號看樣子東洋和西方武術學的多一些,空手道,柔道都有涉獵,二十四號看不出什麼門道。”

主持人和大倉心話:“人家壓根沒還手,上哪看門道去?哪壺不開提哪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