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怕真要是那樣,以後我每一次見到顧之寒的時候都會感覺十分的不好意思。

“錦軒……不要……”我回絕着錦軒。

卻不曾想,我的反抗對於錦軒來說,就像是撓了撓癢癢一般……根本不管用,而且被我這麼一說,他似乎更加的肆無忌憚起來。

錦軒什麼時候變成這樣了,而且對我這般……我嬌羞的實在是了不得,我本能的反抗,無奈我的反抗對於錦軒來說根本沒有任何一點作用。

被他這麼一弄,我渾身熱的了不得……而且他脣邊帶着若有若無的笑意,輕輕的在我耳邊說着,“你們人界不是有一句話嗎,女人越是在說不要的時候,其實她心裏想的是要……那好,遙遙,我現在就……可好?”

明明是詢問的語氣,可是錦軒哪裏會徵求我的意見啊!

可是對於他的這話,我竟然連反抗的力氣都沒有了……渾身熱的了不得,我已經虛脫的癱倒在了錦軒的懷抱之中,似乎錦軒並不僅僅滿足於此……

他不知道使用了什麼方法,在我們兩個的周圍竟然被白色的紗帳所籠罩,用錦軒的話來說,這叫遮擋……

這簡直就是屁話,如果真的要是有人想要偷窺,肯定會一眼就看到啊!

錦軒將我打橫抱起,然後扔到了那個大紅色的棺材的上面。對,我沒有看錯,我身子的下面就是那大紅棺材……

這未免太恐怖了點吧,雖然錦軒在這裏,他還是堂堂的屍王大人……可是我和他要在這棺材上面做,我多多少少總覺得怪怪的。

身上雞皮疙瘩都起來了,我路遙聽說過在車上那個,後來看冰冰姐演戲的時候知道了在馬上也可以拿個,現在居然自己要親身經歷在棺材上面那個……這會不會太讓人不可思議了?

“怎麼,你不喜歡這裏?”錦軒邪魅的笑着,眉毛一挑,在我的眉心之處吻了吻,麻麻的,酥酥的,很是讓人興奮。

“我……我……喜歡。”我可不敢忤逆錦軒,不然我會被折磨的很慘。

索性,磕磕巴巴的回答了一個我自己本不想說出來的答案。

“很好。”錦軒聽到了我這個答案很是滿意,然後一襲吻便鋪天蓋地的襲來。我的身子的每一個部位全部被他吻着,這一切竟然會顯得那麼的不真實,就像是一場夢一般。有的時候我在想,這會不會是我做的一場夢呢?

我的臉殊不知早已經紅的發燙,我越來越沉浸在錦軒的溫柔之中而無法自拔……

一行清淚在我的眼角之處滑落,有點疼……

這一夜,似乎過的十分的漫長。

我想讓錦軒的動作慢點,畢竟我微微隆起的肚子裏面還有着一個寶寶。然而錦軒卻說,“我的兒子沒那麼脆弱,這點力量都不能承受,還怎麼做我錦軒的兒子?”

是啊,被他這麼一說,也給了我心中一個沉重的打擊。

似乎,我總是在給錦軒不停的惹麻煩。會不會,錦軒的心中對我已經開始反感了?

“錦軒,如果你想要離開……我可以接受。”我也不知道怎麼的,我的嘴中竟然說出了這樣的話。

明明在我的心裏是十分的不想要讓他離開,話說出來的那一刻,我便已經後悔了。 回去的時候,顧之寒還沒醒過來。按着錦軒的說法,像是顧之寒這般損耗了這麼多靈力和修爲的人,今兒估計得睡一天一夜。

“遙遙,我還有事,得先行離開一步。不過,我告訴你,別再這個地方繼續呆下去了……早點回學校,我去學校找你……我們不見不散。”錦軒說完,便想要離開。

這可把弄的手足無措。錦軒怎麼可以在這個時候離開呢?他走了,我可要怎麼辦啊?要是我自己的話可以自行離開,可是現在……顧之寒這個樣子,我又不可能把他舍在這裏不管不顧。

所以,我嘗試的問着錦軒……

“那個錦軒……你可以不可以幫我把師兄用你的術法給送回奶奶家?”雖然說平時的時候,我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女孩子。可是要做到把一百二十多斤的顧之寒給揹回家,還是存在相當的難度的。

所以說,錦軒現在是我唯一的一個依靠。趁着他現在還在這裏,我應該試一試,不然一會吃力的還是我自己。

“呵呵……剛剛中了蠱毒,我的術法在一時間還沒有完全恢復。所以,你的師兄……恕我無能爲力,還是你自己想辦法好了。不然,你就把顧之寒扔到這裏嘍?反正我想,他這樣的男人估計頂多會扔路途上的女妖精和女鬼魂給弄走,至於別的應該沒什麼多大的問題……”錦軒淺淺的說着,尼瑪他這是在想要讓我放心嗎?

聽完他的這一番話,就是我想要把顧之寒留在這裏,也不敢這麼做了!

的確,我看了看顧之寒俊美清冷的容顏,不可不說,顧之寒絕對可以用帥氣逼人來形容。一些女邪祟會對他動心,我也完全相信,這壓根就不容置疑的事情。

“那顧之寒怎麼辦?錦軒……他一個人在這裏會有危險的,況且他現在身子還這般的脆弱。錦軒……你能不能把師兄送回去?”我的聲音很是輕微,如果錦軒不能用術法來將顧之寒送回去,那麼就只有一個辦法了。

需要錦軒親力親爲……可是這樣,錦軒會同意嗎?

畢竟,錦軒可是堂堂的屍王大人,也算是冥界很有威望的人,這種事他能會同意嗎?說真的,我對此有點沒有信心,我並不知道自己這樣做的後果會是什麼?

錦軒爽快答應的概率是十分小十分小的……可是轉念一想,儘管機率很小,總要比沒有這個希望要強吧。萬一,萬一錦軒真的答應了呢?

“什麼?女人……你這難道到底是怎麼想的?你不會是想要讓我把你顧之寒那傢伙給抱回去吧?我告訴你,那是萬萬不可能的……那怎麼能是我屍王大人做的事呢?你還是不要再想這樣愚蠢的事情了!哼!”錦軒有點生氣,這無不說明了剛纔我想的那些事都是對的。

是啊,錦軒怎麼會做這樣的事呢?可是,就這般輕易的放棄,那就不是我路遙了。一直以來,在我的身上都有着一種愈挫愈勇的精神,也就是大家所說的打不死的小強的精神。

我相信如果我再堅持下去,一定會說服錦軒的。這樣以來,顧之寒就不用露宿在這裏了……

“錦軒,我求求你好了……顧之寒他是我最好的朋友,你幫他就相當於在幫我了。難道,你不想幫我嗎?”或許,激將法是最好的辦法吧。

我在做着最後的賭注,我在賭着錦軒對我的感情……

“女人,幫你我絕對會二話不說的去幫!可是……顧之寒那小子,我最討厭他了!但是,如果……”錦軒的嘴角微微一笑,直覺告訴我,每一次他這樣的時候,保管沒有什麼好事發生。

肯定心裏又不知道在打什麼鬼主意呢!

“如果……什麼?”我斷斷續續的說着,心中似乎已經猜出了一個大概!之前的時候,已經請他幫過我的忙,所以錦軒總是會想盡一切辦法的來吃我的豆腐。這也算是他的一大愛好吧,爲此,這傢伙竟然會那般的樂此不疲。

對於這,我開始的時候也會十分的羞澀。但是到了後來,我竟然也有點開始習慣了這樣子的錦軒。

霸道之中帶着多多少少的痞裏痞氣,我愛上了這樣的錦軒。

想到某些令人害羞的畫面,而且想到之前錦軒曾經對我的所作所爲……我的臉色不由自主的紅了,完全就像是一隻熟透了的番茄一樣。

“呵呵……女人,你是不是在期待什麼?”錦軒突如其來的帥臉,與我近在咫尺的對視着。

恐怕我灼熱的氣息已經呼到了他冰涼的臉上,他難道已經感覺到了我心中的不一樣嗎?

是啊,錦軒每一次都可以準確的猜出我心中所念和心中所想。對於剛纔那些讓人十分害羞的事情,恐怕他已經看出來了吧。

可是,我要怎麼回答他呢?是實話實話還是打死也不承認呢?

對,乾脆打死也不承認好了!我可是一個妹子,況且按着我自己的理解,錦軒所喜歡的女人一直以來都是那種大家閨秀的樣子。

所以從現在開始,我要努力的做一個淑女,做一個大家閨秀,不要再做一個毛手毛腳和口無遮攔的女漢子了。

“哪有,我可什麼都沒想!你快說,你要怎樣纔會幫着顧之寒?”於是,我迅速的轉移話題,然後眼睛直勾勾的看着錦軒。

彷彿我這是爲了像他證明,剛剛完全是他看錯了,我纔不是他所想的那麼沒有出息的人呢!

然而,事情會完全不按着你本來所預想的那樣發展。看着錦軒那略微棕色的眸子,忽閃的眼睛,女人都羨慕的長長的睫毛,以及他光潔的臉……

我已經受不了了,他的一顰一笑無不都在誘惑着我,他只是對了一笑,我的腦袋就像是受到了電腦的衝擊一般,竟然短路了。

“該死!路遙,你清醒一點啊,不要再被錦軒迷的這樣神魂顛倒了!”我拼命的在心中不停的告訴自己,應該要時刻保持一個冷靜的頭腦,錦軒現在分明就是故意的,他就是想要讓我自己露出馬腳來,最後他再狠狠的奚落我一番。

“哈哈……女人,在我的面前,還是實話實說的好。因爲不管你腦子裏在想什麼,都逃不過我的眼睛……哈哈,哈哈……”錦軒笑的是那般的肆無忌憚。

對於我,他真的是瞭解的十分清楚……

錦軒的食指和中指先伸出來指了指我的眼睛,然後又對準了自己的兩隻眼睛。我當然明白他這一個手勢之中包含着什麼意思,這分明就是對我的挑釁……然而,我又不是他的對手,只能默默的說着,“我……我……說的就是實話啊!”

臨死之前的狡辯無疑是沒用的……

錦軒壓根都從未相信過我所說的話,他一把擁我入懷,脣便已經帶着那一抹若有若無的笑意,然後舌尖輕輕舔了舔我的脣。

“女人,你的話遠遠不如你的身子誠實……你不是腦袋之中一直在想我嗎?而且你是在想我送顧之寒回去的條件便是用你的身子來換取……哈哈,女人,你真是太天真了……不過,就是這樣!你真的很瞭解我……哈哈,哈哈……”錦軒的前半句如果說讓我小小竊喜一下的話,那後半句簡直可以說是戳到了我的痛處。

我完全想不到他竟然可以把這話說的這般的直白……不給我留下任何一點餘地!

“錦軒……你……你怎麼這般?你們古人不是罪注重禮義廉恥的嗎?怎麼對我……你會是這樣?”我耳根發燙,心中就像是小鹿一般,亂撞。

我和錦軒之間的關係可以說是早就已經親密無間了,然而每一次當他會對我說些曖昧的話時,我就像是初經人事的少女一般,羞答答中又帶着青澀。

錦軒聽到我這話之後,完全敞開了懷笑了,“對自己的女人還需要什麼禮義廉恥?況且,這是在你們人界,不是都說已經二十一世紀了嗎?你們人界的女人不都是開放的很嗎?我不過就是緊跟時代的潮流罷了。”

他說的倒是一副冠冕堂皇的樣子,弄的我倒是小瞧了他,對於我們人界的事情,看來他倒是懂得也不好。

這莫非還是那個況焱教的嗎?是在教錦軒如何談戀愛?如何成爲一個情場高手嗎?

真是的,等我下一次見到況焱的時候,我絕對要好好的教訓他一番。

不過,仔細的想一想,那個老老實實的況焱,倒也不像是可以做出這些事情來的人啊!

“遙遙,我帶顧之寒離開可以,等到下一次的時候好好的服侍我……回去的時候多學習點新的花樣,不是你們人界有什麼叫做A片還是毛片的東西嗎?那些什麼島國……什麼空的我也只是聽他們說起過,可是搞不明白……所以,等下一次的時候,就看你的了。你教我,由你主導,好不好?”錦軒的話還未說完,可是已經在我的心中炸開了鍋!

怎麼,這日本的A片,島國的蒼井空錦軒都知道?

那些什麼新的動作……我自然明白他的意思,可是,這些不都是人家男的來做的事嗎?他竟然讓我……而且還讓我看A片?

人家哪一個姑娘的男朋友或者老公會讓她們這麼做?也就錦軒可以想出來了吧…… 最終,我羞答答的答應了錦軒的要求,這一次顧之寒真是害苦了我……想到我還得一個人偷偷摸摸的去查找那些限制版的a片,我就又是不好意思又是急躁上火,氣兒不打一出來。

回去的時候,錦軒倒是沒有食言。不過,我卻被他給樂的不輕……尼瑪他居然用公主抱的方式把顧之寒給抱回了奶奶家。

幸好是晚上,如果是白天的話,我一定要把這一幕發下來,等到顧之寒醒來的時候給他看看。恐怕他怎麼也想不到他會和錦軒有這般和諧融洽的時候吧。

“錦軒……謝謝你啊!有事你就先去忙吧……我聽你的話,很快就會回學校,不在這裏多呆……”現在奶奶還在休息,顧之寒又一副昏迷不醒的樣子,這不是就給錦軒留了一個很好的機會不是?

萬一他繼續賴在這裏不走,肯定晚上又不知道該要怎麼折騰我了……剛剛的那一番折騰,我的身子便已經渾身痠痛的了不得了,我真想不到,一個殭屍竟然有這麼好的體魄!

難道殭屍就不累?可以持續很久很久?可以一夜好幾次嗎?

所以,直覺告訴我,絕對不能把錦軒留在這裏過夜。不過,錦軒之前不是說了嗎,他還有什麼要緊的事情要做,也許他根本就沒有留在這裏的這個想法吧。或許,這一切不過是我想多了罷了。

“遙遙,你怎麼這麼想要我離開呢?難道你想要給我帶綠帽子嗎,跟你的師兄……咳咳,要是那樣的話,我現在就趁着顧之寒這小子還沒醒,趕快把他給解決了。省的他會成爲我的情敵……”錦軒完全一副傲嬌小男人的樣子。

不過,他這都是怎麼想的啊!難道我路遙在他的心目中就是這樣一個……不守婦道的女人嗎?好吧,在我的大腦之中,飛速運轉之後我竟然想到了不守婦道這個詞語。

看來,我已經從心眼之中把自己當成了錦軒的女人。

可是,我和顧之寒簡直就是清清白白啊,錦軒不能污衊我們!而且,他竟然想要殺了顧之寒?錦軒,這是瘋了嗎?

不行,我可不能讓這樣的事情發生。我更不能看着顧之寒死在我面前,而且說到底還是因爲我的關係,那樣一來,我的罪過就大了。我肯定一輩子都不會原諒我自己了……

“錦軒,你怎麼可以這麼做呢!你這愛吃醋的傢伙,你要是想要傷害顧之寒或者你再胡亂懷疑我,那我……就一輩子不理你了。”我實在是想不出一個什麼比較好的方法來反抗一下錦軒。

我深深知道自己總是被這個殭屍給吃的死死的,都一直生活在他的威迫之下。突然之間,我也好像硬氣一會,給錦軒看看,讓他知道其實我路遙並不是吃素的……

就是不知道這個方法到底管不管用。

“好啊,女人……你這是敢威脅我了嗎?不過,你贏了……一會把這東西給你的師兄吃下來,然後他就可以醒來了。”最後,錦軒咧嘴一笑,伸手遞給我一個東西。

看起來就像是麥麗素一般,黑黑的,不大不小……這又是什麼東西?怎麼錦軒會對我說,把這個東西給錦軒服下,他就可以恢復意識了呢?

這難道……

我真的有點不敢想象,之前的時候,難道錦軒一直在欺騙自己嗎?

而他欺騙自己的目的,是那些早已經預謀好的事情……看來,錦軒爲了把自己吃抹乾淨,真是想盡了一切的辦法。

現在就連顧之寒都在利用了,真沒想到,這個殭屍竟然會這般的厲害!這麼有心計……簡直自己都是小看他了。

以後,我絕對不能再小看他的心機了……不然的話,錦軒把我賣了我肯定還在幫着他數錢呢!

好在,我傻傻的神思了一會,錦軒應該不會做那樣的事吧,人家可是堂堂的屍王大人,想要什麼沒有,怎麼還會……

“錦軒……我們會永遠在一起的,對嗎?”不知道爲什麼,我的嘴中突然吐出來了這麼一句話。

也許,有的時候,我的心中會突然生出一種莫名的不安全感來。似乎,我總覺得,我和錦軒之間並不會這般的細水長流,永遠在一起。

甚至,有的時候,我還會質疑錦軒對我的愛。就像……就像我會猜測他所愛的另有他人一樣。我於錦軒來說,不過就是他生命之中的一場過客。

他是我看不到的地久天長,我是他觸不到的地老天荒……

“傻女人,你在想什麼呢?我們當然會一直在一起啊……我做了這麼多,就是想要永遠和你在一起。屍王?冥王?呵呵……這些於我而言,都沒有你珍貴。”錦軒的表白,就像是一股暖流,深深的流進了我的心中。

當那個我所深愛的男人對我親口說出這些字眼的時候,內心的那一種激動真的是無法訴說的。這種心情,外人真的很難體會,只要你親身經歷了纔會有我現在所有的這一種感覺。

此時此刻的我,覺得自己是這個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我甜蜜的依偎在錦軒的懷中好一片刻,然後等到錦軒想要離開的時候,我便拿出了那藥丸給顧之寒服下。

果然,顧之寒在吃下了那個藥丸之後,立刻就好了。他恢復了意識,當睜開眼睛的那一刻,便問我,“遙遙,你沒事吧?”

顧之寒也是關心我的,甚至打心眼裏面我就明白他對我的感情一直沒變。可是,我的心已經給了錦軒,從此之後再也容納不下其他人了。

顧之寒對我的好,我深深的記在了自己的心中。如果人有下一輩子,那就讓我的下一輩子來償還吧……

“我沒事,師兄……你放心好了,是錦軒救了我們,我們現在已經回到了奶奶家,沒事了……”我不知道當我在顧之寒面前提到錦軒的時候,他的心中會是一番怎樣的跌宕起伏。

果不其然,顧之寒的表情變得十分的難看,在他的心中似乎有着一種技不如人,敗在了錦軒手下的感覺。

可是,我卻對此感到十分的奇怪。終究說到底,顧之寒就是一個人啊,再說多點的話,他也不過是一個術法高強一點的道士。可是錦軒呢?人家可是屍王大人,又是曾經的冥王,我堅信顧之寒無論如何都不可能是錦軒的對手,他們壓根都不能相提並論。

這並不是我看不起顧之寒的能力,而是錦軒真的太強大了……他在我們面前,簡直就是一個神一般的存在。

“不好……這裏有死亡的味道,或許他來過了……”錦軒的表情變得十分凝重,我在他的表情之中看出了事情的嚴峻性。

可是,錦軒說這裏有死亡的味道……誰在裏面?我的奶奶啊……會不會我的奶奶現在已經遭遇了什麼不測呢?

想到這裏的時候,我便已經無法控制自己的內心了。

我急急忙忙的衝着北屋跑去,跑的時候差一點被門檻給絆倒……而且我的鞋子都掉來了,完全顧不得外面冰涼的地面和冰冷的環境,光着腳丫就直衝衝的來到了奶奶的房間。

可是,等我進去的時候,壓根都沒有看到奶奶的影子。我把家裏所有的屋子,都全部找遍了,可是依舊沒有找到……

聯想到剛剛錦軒的話,一股無助的絕望和傷心席捲了我的全身。我生怕奶奶現在已經出了意外,那一股死亡的氣息,難道是奶奶發出來的嗎?

早已經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緒,在某一刻的時候,我全部的情緒奔涌而出。我哭的撕心裂肺……眼淚刷刷的不停往下滑落。

錦軒和顧之寒相互看了一眼,顧之寒不知道跑去了屋子的什麼地方,一直沒有出來……

而錦軒就像是一個睥睨天下的王者,靜默的看着這裏,然後悠然的說道,“奶奶沒事……你放心好了,只不過,會有點麻煩而已。”

錦軒的話每一次都那麼的有信服力,他說奶奶沒事,那麼奶奶就一定沒事。要說在這個世界上,誰的話會有這般的功效?

那絕對只有屍王大人錦軒把……

“可是,奶奶去了哪裏?我們要把奶奶給找回來啊!”錦軒溫柔的替我擦了擦我眼角的淚珠,然後吻着我的眼睛。

“別擔心,一切有我呢。”彷彿,這一切全部都在錦軒的掌握之中,可是爲什麼我會覺得在他的眼睛之中閃過了一絲的愧疚呢?

他這是爲什麼愧疚?是爲了我奶奶嗎?可是奶奶和他之間本就沒有什麼關係吧,那麼爲什麼顧之寒會有這樣的一番表情呢?

莫非是我看錯了嗎?

於是,我繼續再次看了錦軒一眼,果然我在他的眼中又看到了那樣一種神色。

“遙遙,想必那鬼物就在這附近……我剛剛看了看,在後面的廚房發現啦他的氣味。說明,我們只要找到那邪祟,就能救出奶奶了……你不要擔心,奶奶沒事……”顧之寒也已經從屋子裏面出來了。

無疑他的話又像是給我吃了一顆定心丸。

凡事,只要奶奶沒事就好……

шшш ★Tтkan ★c ○ 顧之寒剛剛醒來,我本想讓他呆在家中好好休息一番的。誰知道,他說路奶奶現在還不知道在哪裏,他自然得幫着我來尋找。

“顧之寒,你這小子怎麼這麼不知好歹呢?你以爲憑藉你現在的功夫會是什麼邪祟的對手?別到時候給我添亂了……你還是呆在家裏吧,有我保護遙遙就好了……而且尋找奶奶的事交給我就好了。”錦軒一直就把顧之寒視爲自己的眼中釘,肉中刺。

所以他纔不會放棄這個打擊顧之寒的絕妙機會。之前不是他剛剛把顧之寒給救回來嗎?每次想起來的時候,錦軒的嘴角就會忍不住的想要笑出來。

“錦軒……你……不要太過分!你以爲以你現在的能力就一定會是墨淵的對手?呵呵……真是笑話,如果沒有鬼胎,你以爲你還是那個高高在上的屍王錦軒?”顧之寒絲毫不懼怕錦軒,可是爲什麼他所說的每一句話,我都有點聽不明白呢?

況且,顧之寒也知道墨淵的事情,甚至還知道他和錦軒之間的瓜葛。然而,這些事情我從未告訴過他,當然我不相信錦軒會告訴他,畢竟他們兩個人都已經到了一種針尖對麥芒的地步,是相互不對付的。

既然這樣,爲什麼顧之寒會知道的這般清楚?

同時,那“鬼胎”二字深深的刺入了我的心底。如果沒有鬼胎,錦軒便什麼都不是……這個鬼胎是在說熙久嗎?似乎是這樣,因爲除了熙久我實在是再也想不到在顧之寒的身邊還有什麼其他的鬼胎……

可是,這其中又是什麼意思呢?熙久對於錦軒來言,似乎並不只是兒子那麼簡單。甚至,他會成爲錦軒手中的一柄利器……

我本不想懷疑錦軒,可是……

但願事情並不會像是我所想的這樣……錦軒對熙久的愛,就是一個父親單純的對孩子的愛。再者別無其他……

“你……行啊!顧之寒,我之前怎麼沒有發現你這麼的牙尖嘴利呢?呵呵……”錦軒居然也有敗下陣來的時候,我簡直有點不敢相信。

一向嘴上不饒人的錦軒這就被顧之寒給說怕了嗎?不過現在想來,不是他們兩個較真的時候。奶奶現在都生死未卜,我真的沒有什麼心情來聽他們兩個在這裏吵嘴吵個不停。

“好了,我們一起去就好了!奶奶,你一定要等着我……孫女一定會把你帶回來的。”不知道怎麼的,我的心中突然生出來一種很不好的感覺,總覺得也許一會的時候,會發生一些十分危險的事情似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