恭喜完成門派建造任務:建造3級養蟲室,獲得中品靈石一塊,固本丹十粒,高階功法秘籍《驅蟲術》,三階奇蟲赤炎蜈。

什麼?居然獎勵三階奇蟲?在甬道左邊的一間石室里,傳來嗤嗤的叫聲,莫問天走上前去查看,果見裡面有一條水桶粗細的蜈蚣在蜿蜒爬行,那蜈蚣的體型足有三丈長,通體漆黑如墨,兩側長有上百條腿,每一條都有嬰兒手臂般粗細,頭頂鮮紅似血,仰頭吐出幾團火焰來,砸在石牆上,燃燒出幾個小坑來。

莫問天心下凜然,養蟲室的石牆都是陣法加固的,居然被那條蜈蚣的火焰灼傷,可見其厲害程度,他用洞察術查看信息。

奇蟲名稱:赤炎蜈

奇蟲修為:三階

天賦神通:連珠焰火

奇蟲排名:第一百二十七位

在修真界,有著成百上千的奇蟲,但是進化時威力強弱不同,便有修士將奇蟲按照實力進行排名,赤炎蜈在奇蟲榜上排名第一百二十七位,實力頗為不弱。

而且經過莫問天的仔細觀察,眼下這條赤炎蜈明顯有著進化的跡象,顯然是離晉陞四階已是不遠了,以赤炎蜈的實力,若是進階四階,便擁有築基初期巔峰的實力,恐怕連莫問天都不敢輕攖其鋒。

莫問天自然欣喜若狂,在領取任務獎勵的同時,石碑上刷新兩條任務。

門派支線任務:培養一位四階煉器師。

門派支線任務:培養一位四階制符師。

居然是培養四階的煉器師和制符師,莫問天的臉色不由苦起來,為晉陞成為四階的煉丹師,他閉關煉丹數以百計的日日夜夜,更是消耗掉難以計數的珍貴靈藥,這才勉強晉陞四階煉丹師,但是眼下刷新出來兩條難以完成任務,確實讓人頭疼不已。

培養煉器師,首先得確定人選,煉器師和煉丹師一樣,都必須要有火靈根,而且修鍊的是火屬性功法,只有這樣,才能在煉器上進步較快,而且以後有更大的成就。

目前無極門弟子數量有限,而且修為普遍不高,成為四階的煉丹師,首先要得有築基初期的修為,若是選擇一名弟子培養煉器師,若要等他晉陞成為四階,還不知道等到猴年馬月去,只有在四位長老里選擇一位,沒有什麼說的,只有雷萬山是火靈根,別無其他人選。

雷萬山是傳功長老,負責督促弟子的修鍊,事務繁忙,還要負責煉器,實在有些分身乏力,但是沒有辦法,門派內門弟子數量有限,實在是有些忙不過來。

而培養制符師,因為製作符籙,要保持制符時落筆的順暢流利,符液要均勻平衡,所以在修真界,最有利修士制符的是空靈根,其次是風靈根,其他靈根制符的成功率都很一般。

只有空靈根和風靈根天生便具有制符的天賦,若是選擇成為制符師,便會進階神速,很快成為高階制符師,沒有什麼疑問,靈獸長老牧雨萱是空靈根修士,是培養制符師的最佳人選。

但是牧雨萱本來便掌管靈獸園,如今有了養蟲室,以莫問天的心裡想法,還是準備交給牧雨萱來打理,確實有些忙不開,但是他左右籌思,卻是沒有辦法,只好就此作罷。

回到門派大殿後,他令守護在大殿前的陸有福撞響大鐘,召集四位長老議事。

片刻功夫,四位長老聯袂趕來,魚貫走進門派大殿。

四人向掌門施禮后,便回到各自席位上,門派忽然間多出七十四名外門弟子,雷萬山和谷傲雪兩位長老頗為忙碌,似乎都有些忙不過來。

雷萬山站起身來,首先彙報門派外門弟子的修鍊情況,他負責門派弟子的傳功已有數年,有著頗為豐富的經驗,便從弟子進門的修鍊情況,便可推測出日後的修鍊成就 新進山門的弟子,在開始修鍊功法時,若是在五天內突破鍊氣一層,便有極大可能擁有優秀的靈根資質,所以對五日內突破鍊氣一層的弟子尤為關注,此時悉數道來,沉聲說道:「掌門師兄,師弟數日以來,對新進山門的外門弟子進行關注,其中有六人在五日內成功突破鍊氣一層。」

「咦!」莫問天忽然來了興趣,他自然知道五日內突破鍊氣一層意味著什麼,不過所有門派的弟子,都是他親自招收進來的,自然對那些有優秀靈根資質的弟子全然於胸。

但是還是想聽聽雷萬山的消息來證實一下,便頷首笑道:「雷長老,且說說他們都叫什麼名字?此六人可是外門弟子的佼佼者,本門必須花大力氣進行培養。」

「回掌門師兄的話!」雷萬山沉聲說道:「那六名弟子是三男三女,三位男弟子叫做韓雲生、陸遺風和王立辰;而那三位女弟子叫做唐景香、郭紫怡和劉芳容。」

莫問天頷首笑道:「雷長老,此六人可是外門弟子里靈根資質最為優秀的,那唐景香靈根資質最高,居然是天靈根的單水靈根,而陸遺風和韓雲生都是雙系相生靈根,分別是木火雙靈根和金水雙靈根,至於王立辰、郭紫怡、劉芳容三位弟子,卻是普通的雙靈根,兩種屬性的功法都可以修鍊。」

說到這裡,莫問天停了一下,繼續說道:「雷長老可要根據他們的靈根屬性,做到因材施教,儘快使這些弟子成長起來,早日成為門派的棟樑。」

雷萬山神色凝重起來,沉聲說道:「掌門師兄請放心,師弟定然悉心督促諸位弟子修鍊,不負所托!」

莫問天點了點頭,自然對他極為放心。

雷萬山坐定后,內務長老谷傲雪起身說道:「掌門師兄,如今靈田的種植面積擴展到三十畝,而靈藥圃的種植面積已是四畝,以後將如何進行種植?還請掌門師兄裁決。」

莫問天顯然心中早有計較,微笑道:「師兄準備將二十畝靈田種植靈谷,其餘十畝分別種植靈茶和靈果,不但可進一步煉化弟子體內的雜質,有助於加快他們的修鍊,而且餘下來的進行出售,還能為門派獲得較多的靈石,可謂是一舉兩得的美事。」

說到這裡,他停頓一下,緊著說到:「那四畝地的靈藥圃,二畝種植三階靈藥易筋草,一畝種植四階靈藥固本根,還餘下一畝師兄則準備種植稀有的三階靈藥。」

谷傲雪臉色有些為難,蹙眉道:「掌門師兄,那些靈茶、靈果、易筋草都是尋常之物,其種子倒還好說,而固本根是煉製四階靈丹固本丹的主葯,只要靈石充足,固本根種子在文峰塔未必不能買得到,只是那些三階的稀有靈藥,因為極難種植,所以靈藥種子在修真市場上並不多見,卻是極為難辦。」

莫問天哈哈笑道:「無妨,此事便交給師兄負責,谷長老不必多慮。」

谷傲雪見掌門師兄神色淡定,似乎胸中早有定計,便退下身去,不再說話。

外務長老夜無影上前一步,低沉的聲音說道:「掌門師兄,如今清河郡的鍊氣門派有十八個,但是只剩下三個門派有鍊氣大圓滿的修士,分別是青靈門的薛無涯,以及華仙門的李忘情,而書山派的掌門梁書生在前不久突破鍊氣大圓滿,使書山派一躍成為繼青靈門和華仙門后,實力排名第三的鍊氣門派。」

「那梁書生只不過是個心思有些歹毒的書獃子,卻也能突破鍊氣大圓滿修為,倒是極為難得!」莫問天哈哈大笑道:「夜長老,七玄宗和九葉谷的兩位掌門都被師兄斬殺,如今兩派是什麼情況?」

夜無影沉吟道:「回掌門師兄的話,根據師弟掌握的情況,那七玄宗和九葉谷分別繼任新的掌門,七玄宗的新掌門是大弟子傅雲天,而九葉谷的新掌門是長老蘇卓然,此兩人都是鍊氣八層修為,兩派的實力因此而減弱,已經難成氣候。」

「傅雲天居然接任七玄宗的掌門,師兄倒是見過,此人並不簡單。」莫問天頷首笑道:「若是兩派沒有鍊氣大圓滿的修士,在數十年內,卻也別想在清河郡有所作為。」

說到這裡,莫問天略一沉吟,繼續問道:「夜長老,可有飛雲門的情況?」

虛妄之證 「回掌門師兄的話!」夜無影沉聲說道:「飛雲門如今已是江河日下,實力大不如前,自古劍真人隕落後,妙手真人黯然神傷,離開飛雲門不知所蹤,而且在前不久,傳來一個令人震驚的消息。」

說到這裡,夜無影停頓一下,偷偷望了莫問天一眼,繼續說道:「飛雲門二長老千面真人隕落青葉鎮,門派只剩下五位築基真人,實力已經在六大築基門派墊底,乾坤盟的三個築基大派都蠢蠢欲動,倘若不是忌憚玄天劍派,怕是早已聯手滅掉飛雲門,搶了清河郡的地盤。」

莫問天卻搖頭笑道:「夜長老,萬不可小覷飛雲門,徐天機和謝雲流可在築基中期的修為,只要這兩人還在,乾坤們的三大派便不敢輕舉妄動,畢竟築基中期的真人,在整個飛雲城屈手可數,每一位都有著驚天動地的神通,並不是那麼容易對付的。」

夜無影心悅誠服,恭聲應是,繼續匯管轄四鎮的狀況,如今門派實力增強,所管轄的四鎮百姓安居樂業,淳樸守序,人口緩慢增長,漸漸繁華起來。

莫問天神色滿意,等到他說完,頷首讚歎幾句,揮手示意他退下去。

靈獸長老牧雨萱彙報靈獸園事宜,倒是沒有什麼好說的,由於莫問天早有交代,她雖然心裡不喜歡,但是還是悉心餵養食髓獸,在服用幾乎所有的特效三階飼養丸,食髓獸褪掉一層皮,已經有著繼續進階的跡象。

聽到這個消息,莫問天心裡大喜,食髓獸可是早已滅絕的上古異種,若是進階成四階靈獸,憑藉其逆天的天賦神通,即便築基初期的真人,也是照殺不誤,

等到幾位長老彙報完畢,莫問天環目四顧,這才沉聲說道:「四位長老,師兄召集你們前來,主要是有幾件事情要吩咐。」

雷萬山代表四人,起身說話道:「掌門師兄儘管吩咐,師弟等四人定然竭盡所能,輔助掌門師兄管理好門派。」

莫問天頷首笑道:「倒是要麻煩雷長老和牧長老兩人了。」

雷萬山和牧雨萱對視一眼,兩人均是不解,不知道掌門師兄有何安排?

莫問天忽然面色一整,從儲物袋裡取出養蟲室禁地令牌,高舉在手裡,神色嚴肅道:「牧長老,離靈獸園不遠有一座孤峰,師兄用神通符籙在山壁里鑿出六間石室來,建造本門第十一棟特殊建築物養蟲室,師兄準備交給你打理,這是養蟲室的禁地令牌,還請上前接令。」

牧雨萱神色茫然,因為要照管靈獸園,那後山她自然天天要去上一趟,卻不知掌門師兄什麼時候建造出一座養蟲室來?當下不明所以的走上前去,等接過禁地令牌時,才有些反應過來。

莫問天含笑道:「牧長老,那養蟲室里有一隻三階的赤炎蜈,在奇蟲榜上排名第一百二十位,倒是兇狠的很,倘若沒有修鍊驅蟲術,卻是難以驅使。」

「什麼?」牧雨萱連忙向雷萬山問道:「雷師兄,那藏經閣可有驅蟲術功法秘籍?」

雷萬山茫然搖頭,苦笑道:「小師妹,藏經閣雖然可以刷新高階功法秘籍,但是也要四個月的時間才會有一本,那驅蟲術如今卻是沒有。」

「啊!」牧雨萱臉色有些發苦,語氣為難道:「掌門師兄,沒有驅蟲術,可是如何使得?」

「無妨!師兄自然早有準備。」莫問天哈哈大笑,甩袖拋出一卷竹簡來,彷彿是長了眼睛似的,輕飄飄的落在牧雨萱懷裡,她連忙低頭望去,那捲竹簡果然是高階功法《驅蟲術》秘籍。

牧雨萱霽然色喜,立即塞進懷裡,正要歡天喜地的退下去。

莫問天卻忽然在後面說道:「牧長老且慢,師兄還有事要吩咐!」

牧雨萱神色不解,連忙停下腳步,奇道:「掌門師兄,還有什麼事要吩咐師妹去做?」

莫問天卻不理她,環目四顧,含笑說道:「四位長老,想必都很清楚,無極門若想發展壯大,那些靈丹、法寶、以及符籙都是必不可少的寶物,如今靈丹尚且還好,畢竟師兄是四階煉丹師,而且即將突破五階煉丹師。」

說到這裡,他特意望了雷萬山和牧雨萱兩人一眼,若有深意的說道:「但是法寶和符籙卻是沒有來源,只有消耗靈石在外採購,但都是昂貴無比,以門派的靈石資源,卻是無法長期負擔,只有擁有自己的制符師和煉器師,才能讓門派自給自足,徹底解決問題。」

牧雨萱明白過來,失聲道:「難道掌門師兄是準備讓師妹做制符師?」 莫問天頷首笑道:「不錯,以師妹的空靈根資質,若是成為制符師,便會進階神速,一日千里,便可早日成為高階制符師。」

牧雨萱神色有些發苦,在照管靈獸園和養蟲室的同時,還要成為門派的制符師,只覺得分身乏力,頭大如斗。

她倒是還沒有說話,雷萬山卻將胸脯拍的啪啪響,在一旁大聲保證說道:「掌門師兄且放心,師弟一定竭盡所能,成為門派的煉器師。」

牧雨萱心裡升起無奈的感覺,只好苦笑道:「掌門師兄請放心,師妹定會不負所托,成為門派的制符師。」

莫問天自然明白她心裡所想,但是確實沒有什麼辦法,沉吟片刻,沉聲問道:「雷長老,在外門弟子當中,可有修為較高,品新良好的弟子?」

雷萬山想了想說道:「回掌門師兄的話,在外門弟子當中,有兩人師弟頗為看好,怕是在兩三年後,便會成為本門的內門弟子。」

「咦!」莫問天奇道:「不知是哪兩位弟子?」

雷萬山沉聲說道:「兩位弟子都是出身孟河鎮,男弟子叫做單岳峰,還有一位女弟子叫做董小妹,兩人都是鍊氣五層的修為。」

「原來是他們兩人?」莫問天神色恍然,忽心生計較,淡然笑道:「那單岳峰是金火雙靈根,靈根資質倒是適合煉器,以後便輔助雷長老吧!」

說到這裡,他停頓一下,繼續說道:「至於那董小妹,卻是極為難見的風靈根,制符倒是較為適合,便輔助牧長老吧!」

雷萬山和牧雨萱對視一眼,大喜過望,齊聲道:「全憑掌門師兄做主!」

莫問天哈哈大笑,他從儲物袋裡取出在文峰塔得到的那塊銀罡砂來,淡然笑道:「雷長老,師兄這裡有塊四階的稀有煉器材料銀罡砂,便交給你吧,等到師弟成為四階的煉器師,便可用此物煉製出一件下品法器來。」

「居然是銀罡砂?」雷萬山眼睛都瞪圓了,神色激動的走上前,恭恭敬敬的接過那塊銀罡砂,欣喜道:「師弟謝過掌門師兄。」

莫問天頷首點頭,忽然神色一整,肅容道:「谷長老,調動門派所有資源,全力配合雷長老煉器術,以及牧長老制符術的提升,師兄已經在倉儲閣準備五千塊下品靈石,兩位長老若有需求,只要在五百塊下品靈石以內,便不用請示師兄,可立即去文峰塔進行採購。」

五百塊下品靈石,即便是品質不好的下品法器,都能夠買上一件,居然能夠隨意支取,莫問天可是給足了谷傲雪的權利,顯然不惜浪費資源也要為無極門培養出煉器師和制符師。

谷傲雪深感責任重大,自然不敢怠慢,神色凝重道:「掌門師兄請放心,師妹定會全力配合兩位長老。」

莫問天頷首點頭,將事情交代完畢,揮手令他們退下去。

他負手走出門派大殿,仰望天際,沉思半響,眼前還有一件事情急需解決,門派外門弟子驟然增加,若是按照門規,鍊氣三層以下的弟子每月二十粒凝氣散,光是每個月消耗的凝氣散,便足足有一千五六百粒。

他雖然是四階的煉丹師,但卻是無極門的掌門,自然有一派之尊的尊嚴,不可能為外門弟子煉丹,但若是長期進行採購,便立即成為門派的一項負擔。

他轉念想到,如今雷長老有金火靈根的單岳峰輔助,牧長老有風靈根的董小妹輔助,算是煉器和制符上都有傳承,何不自己也找一名弟子?如此一來,門派煉丹便有了傳承,自此以後,那些弟子的修鍊所需的靈丹,便會源源不斷,形成良性循環。

言及此念,他開始考慮人選問題,想成為煉丹師,而且還想有所成就,必須要有火靈根資質,好在內門八名弟子里,有四名有火靈根資質,錢玉成和謝地都是木火雙靈根,孫世雄是火土雙靈根,而陸有福是火土木三靈根,以此三人的靈根資質,都是比較適合成為煉丹師的。

此念一起,他走出門派大殿,祭出寒光刃,飄然飛在半空,施展偽神通法術天視地聽,剎那間,將整座邙山納入視野範圍,他高高在上,俯視群峰,尋找那四名內門弟子的身影。

孫世雄此時正在紫金峰,新進山門的弟子被他召集在一起,傳達無極門的門規,他是門派的大師兄,神色冰冷,不苟言笑,自有不怒自威的氣勢,那些新進山門的弟子心裡都是惴惴,用心聆聽大師兄的教誨,不敢有半點的走神。

卻在此時,那孫世雄忽然默然不語,臉色變得古怪起來,最後卻冒出來一句:「是,弟子即刻便到!」

在下面聆聽教誨的眾弟子滿頭的霧水,大師兄好好的正在說門規,怎麼開始自言自語起來了?

卻聽大師兄說道:「諸位師弟,今日便到此為止吧!來日師兄再傳述本門的其他門規。」

話一說完,他走下臨時搭建的高台,便急匆匆離開,施展神行術,片刻間離開紫金山。

留下來的弟子都是面面相覷,有些不明所以,剛才大師兄還有言在先,那些門規至少要講解三個時辰,怎麼現在半個時辰都不到,大師兄卻要離開呢?

在眾弟子里,忽然走出來一位少女來,雙眉斜長入鬢,一對鳳目比常人長了寸許,鼻樑英挺,紅唇若焰,甚是英姿煞爽,她清冷的聲音說道:「諸位師弟師妹,大師兄可能另有要事,我們還是下去修鍊去吧!」

她話音落下,但那清冽的彷彿泉水似的餘音,卻是久久不能消散,自有一股令人臣服的韻味,落在那些弟子的耳里,紛紛領命散去。

那名女子叫做唐景香,修鍊水屬性功法波紋功,在半點的時間裡突破到鍊氣一層,在無極門的歷史上是絕無僅有,傳聞里只有天靈根才有這樣的成就。

遠遠站在無極殿上空的莫問天看在眼裡,不由的暗暗點頭,唐景香不但擁有逆天的靈根資質,而且天生便有領袖的氣量,確實是一個好苗子。

傳告孫世雄后,他將目光放在修鍊道場,陸有福正在那裡苦苦的修鍊,3級的修鍊道場已經能提升弟子修鍊速度三成。

謝天謝地兩位兄弟,還有石震風,都相繼突破鍊氣六層。在八名內門弟子里,只有陸有福和錢玉成還只是鍊氣五層的修為,錢玉成是遊手好閒,性子憊懶,自然修鍊速度要慢一些,但是陸有福卻是恰恰相反,修鍊刻苦到極點,只是資質稍差,以至於他進階緩慢。

以如今無極門的門規,晉陞內門弟子的要求已經提升到鍊氣六層,若是兩人在年底還晉陞不到鍊氣六層,便是要剔除內門弟子的行列,重新淪落成外門弟子,無極門對內門弟子的要求越來越嚴格,是容不得半點人情,即便雷萬山對陸有福頗為偏袒,但是卻是幫不得半點忙。

所有陸有福心裡頗為焦急,在修鍊上則是刻苦到極點,他正在閉目運功,耳邊卻忽然響起一道威嚴的聲音:「有福,速來煉丹房前!」

陸有福聽出是掌門的聲音,連忙停下修鍊,恭聲應是,向著煉丹房的方向徐徐走去。

莫問天將目光收回來,再次投向後山,在那裡的靈藥圃前,謝地正在採擷易筋草,早在三年前,莫問天在文峰塔採購靈藥種子,種植了一畝易筋草,如今已是到收穫的季節,謝地手持谷傲雪授權的靈藥圃禁地令牌,準備將一畝地的易筋草採擷下來,全部存放在倉儲閣。

卻在此時,掌門威嚴那聲音在他耳邊說道:「謝地,放下手頭的事情,速來煉丹房!」

謝地自然不敢怠慢,連忙恭聲應是,離開靈藥圃,向煉丹房趕去。

傳告謝地之後,莫問天將目光投向青木峰,在鬱鬱蔥蔥的樹林里,錢玉成正騎著一隻老虎在山林里到處閑逛。

他不但修鍊不刻苦,而且還到處搗亂,被傳功長老雷萬山一怒之下,趕到青木峰來。卻是沒有想到,他到此地無聊,便以捉弄野獸為樂,自此之後,山上的狼熊虎豹便倒了大霉,統統都成為他的坐騎。

他高聲的歡呼,正騎著只體型兇猛的老虎追趕一頭野豬,卻在這個時候,耳邊傳來掌門冰冷的聲音:「混賬東西,不好生生的修鍊,卻在閑逛什麼?速來無極峰煉丹房!」

錢玉成臉色一變,臉色立即頹然起來,苦聲說道:「是!掌門,弟子知道了,馬上便趕過來!」

話一說完,他揚起手掌,在那隻老虎的屁股上重重的一巴掌,怒聲說道:「大白貓,發什麼愣?掌門有旨傳告,你還不趕快馱著少爺下山。」

那隻體形龐大的吊睛白額虎發出悲憤的嘶鳴,似乎堂堂獸中之王卻被當做野貓,似乎是件極為屈辱的事情,但是無奈懼怕背上人的古怪脾氣,後足猛然蹬地,向山下方向飛速躥去。

煉丹房前,孫世雄和陸有福早已趕到,兩人的性格都沉默寡言,席地坐在煉丹房左右兩旁,默然不語,彷彿兩尊石像。 莫問天徐徐走到時,謝地恰好也在同一時間趕到,同孫世雄和陸有福,三人迎上前去,神色恭敬的向掌門施禮。

莫問天點頭還禮,在煉丹房前等了沒有多久,錢玉成滿頭大汗的趕過來,迎上前去向莫問天施禮道:「掌門,不知道傳告弟子前來,有何要事?」

他此言一出,孫世雄等其餘三人將目光移過來,顯然心裡也有同樣的疑問。

莫問天頷首笑道:「幾位不但是內門弟子,而且還有火靈根,本人召集你們前來,是想為門派培養一位煉丹師。」

「什麼?煉丹師?」孫世雄等四人面面相覷,神色都驚異無比,他們自然知道煉丹師意味著什麼?

煉丹師不僅代表著無數的靈石財富,而且修鍊速度並不會因此落下,因為即便煉丹師要佔用很多時間用來煉丹,但是在煉丹的同時,法力神識都得到不間斷的磨礪,反倒是容易進階修為,而且有源源不斷的靈丹供給,所以煉丹師的修鍊速度都是奇快無比,四人都是生出嚮往之心。

莫問天淡然一笑,推開煉丹房的那扇厚重的石門,將裡面的禁制關閉掉,這才在裡面說到:「四位弟子,你們都進來吧!」

孫世雄等四人互相對視一眼,恭聲應是,魚貫走進煉丹房,此乃是門派的禁地,他們四人都是首次走進來,走進十幾步遠,熱浪迎面撲來,裡面有個五六丈大小的房間,正中央布置著半人高的地火爐,掌門正負手站立在旁邊。

莫問天環顧四人,沉聲說道:「你們四人雖然擁有火靈根,但是煉丹主要還是要看天賦,只有能夠靜心沉氣,意志堅韌的人,方可在煉丹上有所成就。」

說到這裡,他停頓一下,從儲物袋裡取出凝氣散的丹方,若干一階凝氣草,以及幾樣煉製凝氣散的普通草藥,依次擺開在地上,沉聲說道:「凝氣散的配方和材料在此,都已經準備了四十份,你們四人在三個時辰內各煉製十爐凝氣散,本人會選擇成丹率最高的弟子,重點培養成為本門的煉丹師。」

孫世雄等人恭聲應是,按照弟子排序,孫世雄是大師兄,自然是第一個開爐煉丹,他神色極為凝重,為確保煉丹萬無一失,用了近半個時辰的時間研究丹方,直到心裡覺得有所把握,才開始開爐煉丹。

但是很顯然,他的煉丹天賦卻不怎麼樣,連續五爐都是煉丹失敗,直到第六爐僥倖成功,但是剩下的四爐卻似乎失去運氣,煉製十爐凝氣散只是成功一爐,僅僅只有一成的成丹率。

孫世雄神色慚愧,緩緩站起身來,沉聲說道:「掌門,弟子恐怕不是煉丹師的材料,實在有負掌門所託!」

一般來說,擁有火靈根的修士初次煉丹,成丹率都會在兩成左右,通過長期不懈的煉丹積累經驗,才能將成丹率提升至三成以上,成為一階的煉丹師,孫世雄卻只有一成,顯然煉丹天賦不怎麼樣。

莫問天擺擺手,讓他不要在意,轉首目視左右,淡然笑道:「錢玉成,你上去試試吧!」

「我?」錢玉成嘴巴張大,倒是有些受寵若驚,沒想到掌門點名讓他第二個上去煉丹,難道是較為看好自己?

言及此念,錢玉成心裡有些洋洋得意,自信滿滿的說道:「掌門請放心,弟子也有心成為煉丹師,好為門派出力,為掌門分憂。」

莫問天冷哼一聲,沉著臉說道:「廢話少說,上去試過再說!」

錢玉成忙不迭的上前,以他憊懶的性子,自然有些渾不在意,只是將丹方粗粗瀏覽一遍,便開始開爐煉丹。

前兩爐都煉丹失敗,錢玉成神色有些意外,似乎覺得有些出乎想象。

第三爐和第四爐繼續失敗,錢玉成神色有些不解,似乎覺得有些不應該。

到了煉製第五爐丹藥,錢玉成才變得鄭重起來,但是可惜的是他還是失敗。

錢玉成有些不明所以,似乎煉丹並非想象那般容易?忽然想起凝氣散丹方里提到一味黃精的草藥,他在煉丹時卻沒有用到,連忙將丹方找來,再仔仔細細進行鑽研。

莫問天暗中搖頭,錢玉成實在胡鬧,丹方都沒有搞清楚,就敢開爐煉丹,倘若是珍貴藥材,豈不任他白白浪費?即便他有優秀的煉丹天賦,便是憑藉他憊懶的性子,門派都斷然不會培養他成為煉丹師。

錢玉成卻不知掌門已將他放棄,研究完畢丹方后,他重拾信心,神色洋洋自如,重新開始開爐煉丹。

但是可惜的是,第六爐和第七爐都是連續失敗,錢玉成似乎沉不住氣,神色變得焦急起來,越來越控制不住火候,煉丹的狀態越來越差,,最後煉製的三爐全部都是失敗。

莫問天心裡嘆氣,錢玉成卻是不是煉丹的材料,不光是性子憊懶,而且急於求成,若是他能沉下氣來,在熟悉丹方后,以他木火雙靈根的資質,在煉製後面五爐凝氣散,至少能夠有一爐成丹。

錢玉成彷彿是霜打的茄子,垂頭喪氣的站起身來,神色有些燦燦道:「掌門,弟子只是一時失誤,可否再試一次?」

莫問天面色一沉,冷然道:「還試什麼?在一旁呆著!」

說的這裡,他目視左右,沉聲說道:「謝地,你上去試試!」

謝地應了聲是,他見掌門震怒,心裡有些惴惴,連忙上前開始準備煉丹。

謝地和錢玉成的靈根資質都是木火雙靈根,是最為適合煉丹的靈根資質,比孫世雄和陸有福還具有先天優勢,所以莫問天才讓錢玉成和謝地上前煉丹,自然是對他們的靈根資質頗為看好。

但是靈根資質是一回事,修鍊的心性卻是另外一回事,錢玉成生性飛揚跳脫,根本不是煉丹的材料,他只有將希望寄托在謝地身上。

謝地神色凝重,慎重其事的進行煉丹,他煉製十爐靈丹,卻是成功了兩爐,雖然並不是很優秀,但也表現的中規中矩,並沒有出什麼紕漏。

倘若是在其他門派,定然會欣喜若狂,供養寶貝似的要將謝地培養成煉丹師,但莫問天心裡卻並不是很滿意,無極門是要成為修真界的霸主,擁有極為優秀的煉丹師,那是必不可少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