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初笛這才收回注意力,她剛才所聽的那些人,站在宴會廳的另一邊角落裡,而且說話聲音很小,如果不是慕初笛現在的聽力越來越好,她也絕對聽不到的。

更何況林美華呢。

林美華什麼都聽不到,所以,不知道慕初笛為什麼停下手來。

慕初笛又吃了一口,「好吃,不過是有點飽了。」

無限劍神系統 慕初笛心思都放在剛才聽到的八卦里,生化武器?

衡國為什麼要碰那樣的東西?

在慕初笛看來,大國都不敢碰這樣的東西呢,毀滅性太強了。

遽然,她聽到細碎的腳步聲。

慕初笛接著拿飲料的,目光偷偷地順著腳步聲看去,那是一個裝飾小窗戶外。

老爺子的身影率先出現,隨之便是一個挺拔的男人。

男人的背影看上去,那樣的熟悉,熟悉到慕初笛心臟遽然刺痛了一下。

是他嗎?

哐,杯子掉落在地上。

「璇璇,你沒事吧?」

總裁兇勐:霸道老公喂不飽 杯子掉落的聲音引來四周人的注視,小窗戶那邊,那背影的人似乎也聽到聲音,轉過身。

陌生的國字臉,十分普通,也許丟在人群里,就再也找不到了。

與他,沒有半分的相似。

男人的停頓引來老爺子的注意,老爺子也順勢看去,慕初笛快速轉移視線,轉過身子,擋住了自己的臉。

不是他!

她可不想因為這樣的事情引來老爺子的注意。

慕初笛把自己藏得很好。

她轉身很快,並沒有注意到,男人眼底的那抹震驚以及喜悅。

男人嘴角微微上揚,邁著大長腿,繼續向前。

就像剛才什麼事都沒有發生過。

老爺子還沒看的出男人停頓的原因,便見他已經向前走了,於是連忙跟上去。

另一邊,慕初笛弄掉了杯子,裡面的飲料弄髒了她的裙子。

「媽咪,我去洗手間洗一下裙子。」

「我陪你去。」

林美華正想陪慕初笛去,很快,四周便走來不少婦人。

「陸婦人,好久不見,過來陪我們打會麻將,三缺一呢。」

「不,我要……」

林美華的不字才剛脫口而出,女人們的表情瞬間塌了下來。

「媽咪,沒事的,我自己可以的,你陪阿姨們好好玩一下吧。」

慕初笛有事情要做,當然不想讓林美華跟著。 林美華還想說些什麼,卻被慕初笛拉在一邊說道,「媽咪,我一個人沒有問題的,你想想看,這是主宅,周圍都有監控,一旦有什麼事,誰都脫不了干係,他們不會敢在主宅對我做什麼的。」

「再說,我只是去個洗手間,時間你可以盯著,一旦超過時間,那你可以找我,還可以問主宅要監控。」

「真的不用擔心,如果出什麼事,我會懂得找表哥的。」

「再說,你看看這些婦人,三缺一,如果你真的拒絕,肯定恨你一輩子的,以後可能還會給我們插刀子呢,這樣得不償失呢。」

慕初笛想要說服一個人,總是有千萬種理由。

林美華哪裡是她的對手,一下子就被她徹底洗腦了,忘記自己剛才的堅持。

「那好吧,璇璇你自己小心點,如果有什麼事,馬上給媽咪打電話。」

慕初笛連忙點頭,她的目光往剛才老爺子消失的那個方向看了一眼,靈動的眼珠子轉了轉,應道,「好的,那我先去了。」

走廊里

慕初笛躲過傭人,拐了一個又一個彎。

她憑著剛才的記憶力,想要找到老爺子他們的位置。

她的心裡,一直被那生化武器給佔據了。

這種毀滅性武器,明明被世界聯盟給拒絕的,各國都不給研究的,他們到底想用來幹什麼?

慕初笛從歷史冊里曾經看到過生化武器所帶來的影響,那可是致命的,所以,她放心不下。

只是,她來得太晚了,跟不上他們的節奏。

她跟丟了。

慕初笛小心翼翼地躲著監控錄像,尋找各種死角。

走著走著,聽到有腳步聲,她隨手找了間房子,藏了起來。

門外,有人正說道,「你確定陸延回不來?」

「必須的,不看看我派去的是什麼人,陸延能回來呢,也許一輩子都不可能了吧。」

「哥,你真的好厲害,陸延這小子也是,明明什麼都沒有,還那樣囂張跋扈,真不知道老爺子看重他什麼,竟然護著他。」

「不過那小子命短沒這個福氣了,還是我們哥厲害。我最討厭就是陸延了。」

「那當然的。」

那個被叫作哥的男人正沾沾自喜。

「可是,哥你怎麼知道陸延去容城了?」

陸延這小子雖然不怎樣,可是神秘得很,總是讓人找不到他。

「這當然是……」

就在男人正準備開口說的時候,有人過來了。

對方沒有開口,慕初笛聽不到對方的聲音,所以,不清楚來的是什麼人。

只是,那人來了后,這兩人就離開了。

剛才的話也沒有繼續。

陸延出事了?

他們對陸延做了什麼?

慕初笛心裡很是焦急,她倚在一個東西上,連忙給陸延發簡訊。

簡訊才剛剛編輯好,咯噔一聲,她靠著的東西轉動了。

而且,黑暗的房間里,出現了一道亮光。

那是一扇門。

門內,傳來了談話的聲音。

那聲音十分的熟悉,正是老爺子的聲音。

慕初笛尋聲緩緩地靠近。

剛才跟丟了,找不到人,原來是來了這麼個底下密道。 那道亮光,正引誘著她一步一步地靠近。

慕初笛邁出的腳步很慢,她正在做心理鬥爭。

到底要不要管這些事。

每踏出一步,她內心就會浮現另一個反對的聲音。

走吧,這裡太危險了。

陸延不在,剛才那些人還說陸延出事了,現在沒人護著你,走吧,先離開,不然出事怎麼辦呢?

她肚子里還有孩子呢,不能冒險。

一想到肚子里的孩子,慕初笛踏出去的腳步便停了下來。

手緩緩攀上肚子,似乎能夠感覺到肚子的跳動。

然而,就在慕初笛準備轉身離開之際,便聽到裡面傳來談話的聲音。

最強的化學研究。

最強的武器。

華國。

容城。

霍。

對方說得很快,而且用的是一種對慕初笛而言挺陌生的一種本國語言,因此,慕初笛只能捕捉到幾個字眼。

華國?

霍?

光是這三個字,已經使慕初笛神經繃緊,馬上轉過身。

到底是誰的目標是容城呢?

剛才說話的那個聲音,分明就是老爺子。

慕初笛心裡有千萬個疑問,內心雖然告誡自己,離開吧,這裡太危險了。

為了孩子,為了自己,先離開吧。

可是,老爺子剛才說出的話一次又一次在她耳邊迴響。

最強的化學研究,最強的武器,到底是什麼?

化學研究,那是最可怕的武器。

如果他們的目標真的是容城霍家,那麼他會很危險的。

化學武器最可怕的是,它沒有固定的形態,沒有固定的摧毀方式,它有著千萬種的變化,唯一不變的是,肯定致命。

這種情況之下,如果得知他們口中指的化學研究是什麼,那至少能夠有個提防。

原本,不想理他。

管他們要對霍家做什麼,她已經不是霍家的媳婦。

可是,她管不住自己的心。

原本想要離開的方向,已經變了。

她一步一步地走向地道里。

小手緊握成拳,小心翼翼地走著。

唯恐驚擾到裡面的人。

裡面,老爺子正想展現他們的科學研究。

所有人都以為,眼前的男人是賣家,沒人知道,真正的賣家其實是他。

這男人,是買家。

科學研究,科學武器,那可是目前最好的攻擊性武器,最適合襲擊。

眼前的男人,是經過各種身份的調查,才真正被確認下來的。

陸家的家宴,都是用來當掩飾的。

倏然,老爺子書房上頂著的一個類似鬧鐘的東西,突然亮起了紅燈。

老爺子臉色遽然大變,他連忙說道,「先生,今天的交易暫停。」

「我晚點會再找你。」

老爺子並沒有給男人說話的機會,直接下了拒客令。

他連忙站了起來,邊走向樓梯口,邊打著電話。

樓梯口的另一邊,慕初笛猛然察覺到一股冷氣。

只是,她並不知道裡面發生了什麼,剛才老爺子說話的時候,已經有所忌諱,所以開了干擾聲音。

慕初笛的心跳得越發的快,好像有什麼危險正一步一步地靠近她。

可她,卻什麼都不知道。

滴答滴答,一步一步地走進去,昏暗的樓梯,卻像張開大口的猛獸,等著慕初笛自投羅網。 咔嚓

子彈上膛。

老爺子從書桌抽屜里拿出一根手槍,滿臉冰霜。

竟然有人敢進他的密室,那就把命搭進來吧。

他要讓對方知道,什麼叫好奇害死貓。

然而,就在他準備走進樓梯的時候,男人倏然開口。

「為什麼交易暫停?」

男人用的是英文。

他們的交談一直都是老爺子用本國語言,男人用英文。

這本來沒什麼,只是男人基本說話很少,以至於老爺子對他突然開口感到不習慣。

「目前有更重要的事要辦,我會讓人帶先生先離開的。」

老爺子依然用本國語言,男人聽得懂。

男人臉色並無太大的表情,他只是點點頭。

很快,就有人從另一個密道里把男人迎了出去。

此時,慕初笛也聽到了。

我真是編劇 男人說的是英文,慕初笛能夠聽得懂。

交易暫停?

為什麼無端端會暫停?

答案只有一個。

那就是她暴露了。

慕初笛停下腳步,快速轉身離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