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洛琛有多疼愛他的妹妹,是個人都知道,如果他知道她和陸少安一直隱瞞著他們的關係,他會怎麼想?又會怎麼做?只怕最後牽扯到的不止是慕家、陸家兩家,還有她最重視的,她奶奶和肚子里的寶寶。

想到這一點,葉簡汐像是瘋了一樣出聲打斷他的話:「陸少安,你瘋夠了沒有?別忘了,你自己的身份!以前你喝醉酒了,來我這裡撒酒瘋沒問題,可現在你已經結婚了!不能像小時候一樣胡鬧!要找人,你去找你老婆去!我這裡不是旅館!」

老婆兩個字,葉簡汐咬的極重。

每一個字,都像是齒縫裡蹦出來的。

陸少安瞪大了駭人的赤紅的眼睛,死死地盯著她,目光恨不得化為刀,一片片的片到她身上的肉。

葉簡汐毫不怯懦地回望著他,一字一句的說:「放、開、我。」

感覺到她要離開,陸少安的手下意識的抓緊。

葉簡汐甚至能感覺到自己的骨頭,被他抓的咯咯的作響。

慕洛琛見他不肯放手,眉頭一皺,話不多說,直接伸手扣住陸少安的手腕,稍微一轉,只聽到咔的一聲,陸少安的手就以奇異的形狀垂了下來。

慕洛琛沉寂拉過葉簡汐,讓她躲在自己的身後,目光凌厲而逼人的盯著陸少安,「我知道你們從小一起長大,以前怎麼鬧沒關係,但現在簡汐有身孕,我希望你能控制好自己的言行,別傷害到她,這樣的事情僅此一次,下不為例!」

慕洛琛說完,握住葉簡汐的手,「我們走。」

看著兩人相擁著走進電梯里,陸少安眼睛越來越紅,最後近乎鮮血欲滴。

叮的一聲,電梯門關上。

「我不會放棄的,慕洛琛,是你搶走簡汐!她原本是我的!」

陸少安朝著空氣不停地嘶吼,像一隻野獸一樣……

電梯門緩緩地下降,再也聽不到陸少安的聲音,葉簡汐卻一點也不敢鬆氣。

她不知道自己剛才說的那番話,慕洛琛有沒有察覺到話里的的玄機。

她擔心慕洛琛知道了真相,會怎麼處理這件事情。換做以前,他或許還能說出相信她的話。可現在,牽涉到他妹妹,他還會相信嗎?換做她站在他的角度看待這件事情,也會覺得是她和陸少安聯合欺騙他們兄妹吧。

葉簡汐想到這些,腦子就像要炸開一樣。

「你感覺還好嗎?」

低沉的聲音響起,葉簡汐嚇了一跳,抬頭恰好撞入慕洛琛的眼睛里。

「不用怕,現在沒事了,我保證,以後不會讓他再傷害到你。」慕洛琛長臂一伸,將她攬到了懷裡,溫聲的哄著。

葉簡汐身體僵了一下,然後緩緩地放鬆了下來,靠在他的胸口,聽著他一聲比一聲強勁的心跳聲,鼻尖莫名的酸澀。

出了公寓,司機等在了樓下,兩人上了車之後,慕洛琛淡漠的對司機說:「開車,回家。」 第42章孤男寡女,共處一室

他說得自然,葉簡汐卻怔了一下,緩了好幾秒才說:「我朋友家在附近,你送我到她那裡就可以了。」

「你朋友家在哪裡?」慕洛琛淡聲問。

「在家福小區。」葉簡汐老實的回答。

葉簡汐拿出電話給裴娜打了一通電話,可惜沒打通,嘟嘟的忙音不停地響,她越發的尷尬。

「你朋友不在家。」慕洛琛語氣淡淡地陳述事實。

葉簡汐扭頭看了他一眼,視線恰好撞入雲淡風輕的黑眸中,便再也移不開視線,雖然一直知道慕洛琛是枚大帥哥,可這一刻,路旁的霓虹燈偶爾滑過慕洛琛的臉上,光和影的變幻中,他像是畫中人。

葉簡汐怔怔的看了許久,直到車子輕微顛簸了一下,她才移開了視線,臉上出了一層薄薄的汗。

慕洛琛似是沒注意到她的失神,繼續淡笑著說:「你不要誤會,我帶你回家,只是保護你們母子的人身安全,除此之外,不會做出任何違背你意願的事情。如果你真的不放心,我可以到另外一處住所……」

「我不是那個意思。」葉簡汐搖了搖頭。

「那是為什麼?」慕洛琛疑惑的望著她。

葉簡汐抬頭看向他,卻見他的眼睛清冽如泉,乾乾淨淨的沒有半絲別的雜念,她到嘴邊的話也不知怎的,繞了一圈又被吞了回去,「呃……我的意思是,害怕打擾到你。」

「既然是我提出的,又怎麼會打擾?你多慮了。」慕洛琛嘴角的笑意逐漸的擴大,如秋日的升起的旭陽。

話說到這個份兒上,她還有什麼可推辭的?

葉簡汐只好硬著頭皮答應。

重新回到車上,車平穩的向慕洛琛的公寓駛去。

到公寓,已是深夜。

司機停下,慕洛琛先走了下去,沒一會兒,打開了她這側的車門。

葉簡汐受寵若驚的走下車,打量著周圍的環境。

周圍依稀可見幾棟園林結合的公寓,主要以複式為主,每一層只有一個住戶,而且小區的園林很多,觸目所及的一片綠茵,周圍寂靜的像是與外面兩個世界。在市區這種寸金寸土的地方,這處小區卻捨得空出大片的面積做園林,想必公寓是有錢也買不到的。

看了幾眼,掌握了大概的情況,葉簡汐收回了自己的視線,專心的跟著慕洛琛走。

公寓是指紋鎖,慕洛琛打開了門之後,沒進去,而是讓她輸入了自己的指紋。

葉簡汐按照他說的去做,做完了,發現公寓的保安探出腦袋來,驚奇的看著她,像是看到了什麼不可思議的事情。

葉簡汐摸了摸自己的臉,不知道哪裡出錯了。

「走吧。」慕洛琛清聲開口說。

到電梯口的時候,隱約中保安室里傳來聲音,「我還以為,在我有生之年,都看不到慕先生帶女朋友來呢,沒想到竟然看到了!真是活的大了,什麼稀奇的事情都能見到……」

葉簡汐這才明白,剛才為什麼保安那麼火辣辣的盯著她看。

難道在她之前,慕洛琛沒有帶過女人來這裡?

重生八零致富記 葉簡汐有些不相信,偷偷地用餘光打量慕洛琛,想看他什麼反應,可剛抬頭,電梯叮的一聲打開,到了一層,而身邊的人抬步走進電梯里,深邃如潭的眸子正望著自己。

葉簡汐眼神一飄,連忙走進電梯。

電梯緩緩地上升,最後停在了五層。

「到了。」慕洛琛淡聲提醒。 第43章呃……我什麼都沒看到

葉簡汐抬眸看著眼前陌生的環境,猶豫了一下走出電梯,電梯口出去沒幾步就是慕洛琛的家,依舊是指紋鎖。

慕洛琛打開門,走進客廳,拿出兩雙男式拖鞋,遞給她其中一雙:「家裡沒有女式拖鞋,你將就一下。」

他說完,自己換了拖鞋走了進去。

葉簡汐脫掉自己的鞋子,換上拖鞋,趿著走進房間。

慕洛琛從廚房裡走出來,手上端著一杯牛奶,放在她跟前,說:「廚房裡沒什麼吃的,只剩下了一瓶牛奶,我已經讓人送餐過來了,你先喝牛奶。」

「我不想喝。」葉簡汐搖了搖頭,她最近吃什麼吐什麼,牛奶、魚之類帶腥味的,都吃不下去。

八零嬌嬌女 「不想喝那就等下吃完飯吧,不過晚飯要一會兒才到,不如你先休息一下。」慕洛琛的目光掃過她臉上,見她臉色不好提議道。

「嗯。」葉簡汐點了點頭。

慕洛琛起身,引她走到旋轉樓梯處的一間房間前,輕輕的推開門,然後打開燈:「這間是你的卧室,旁邊是我的,有什麼事情可以直接叫我。」

葉簡汐打量了下房間,簡單的黑白色的風格,一如之前在慕家老宅見到的那間房間,利落而大氣,充滿了男性化。

「你先休息,我不打擾你了。」

葉簡汐收回目光,扭頭說:「謝謝。」

「不客氣。」慕洛琛說著,關上了門。

看不到他了,葉簡汐悄悄的舒了口氣,從剛才進門到現在她腦子都有些暈,像是踩在棉花上那種感覺很不真實,但眼前真實存在的一切,告訴她,這些不是夢,她真的在慕洛琛的家裡。

事情怎麼會突然變成這樣呢……

自己真的要和慕洛琛結婚,然後和他這麼過一輩子嗎?

葉簡汐有些不確定,一直以來,她都堅信自己會和陸少安一起長大、結婚、生子,從沒想過自己會攜手另外一個男人。

不過短短一個月多的時間,所有的認知都被推天翻地覆,陸少安娶了慕婉如,而她則懷了慕洛琛的孩子。

葉簡汐平躺在床上,想著最近發生的種種,想要理清頭緒,可想來想去,腦子越發的亂。

她哀鳴了一聲,側身將自己深深的埋在被子里,淡淡地清新的味道混合著陽光的味道,湧入鼻子里,很像……慕洛琛身上的味道。

腦子裡莫名的閃過一個念頭——慕洛琛會不會曾經躺過這張床?

想到這個,葉簡汐的臉刷的一下紅了,「葉簡汐,你在想什麼!你個大色女!」

嘴上罵著自己,想讓自己不去想那個場景,可越是命令自己,大腦就越發不受控制!不止不去想,反倒想的越發的色情!

葉簡汐蹭的一下,站起來,快步的在房間里走,來回走了十幾圈,才漸漸的把那些畫面驅逐出腦海。

可經過這一番折騰,原本的疲憊全都消失了,睡也睡不著了。

她想了想,還是打開門往外走。

客廳里靜悄悄的,不見慕洛琛的身影。

「慕洛琛?」葉簡汐揚聲叫了一聲,房間里依舊沒有人回答,只有落地鍾滴滴答答的聲音。

葉簡汐納悶,怎麼轉眼人就不見了,不過這裡是他家,她也不敢到處隨便去找人,轉身想要回房間繼續休息。

可就在轉身的一剎那,身後的門咔嗒一聲打開。

門口站著腰間系著一條白色的浴巾的慕洛琛,由於個子高,他身上那條浴巾的邊緣貼合在大腿處,精壯而結實的上身暴露在空氣里,水珠緩緩地從他的肌膚向下滑,隱沒入那條鬆鬆垮垮的浴巾里。

葉簡汐瞪大了眼睛,看著眼前這一幕,所有的血瞬間湧上了臉。 第44章調戲

「我、我什、什麼都沒、看到……」

慕洛琛目光輕眯,盯著她幾秒,然後邁開修長的腿一步步的走向她,「你看見了什麼?」

隨著他的靠近,葉簡汐越發清楚的看到他的身材,臉色越發的紅,等到他走到她跟前,她一張臉紅的像只熟透了的番茄。

葉簡汐不敢再看下去,別開了腦袋,手緊緊地攥在一起,唇瓣蠕動著,想要說她沒有看到什麼,也沒想到他剛才去洗澡了,可話到嘴邊滾了幾遍,卻一個字也說不出來。

就在她糾結著怎麼開口的時候,忽然感覺到有黑影靠近,她猛地抬頭,見慕洛琛欣長的身影微微的傾壓過來,忍不住後退了一步,可她退,他就再一次逼近。

直至身體貼在冰冷的牆壁上,葉簡汐才發現不知不覺間自己被困在了他的臂彎和牆壁之間。

鼻息間充滿了他的氣息,葉簡汐慌了,可慕洛琛卻像是一點也沒察覺到兩人的姿勢有多麼曖昧,嘴角噙著笑意,漆黑的眸子倒影著她漲的通紅的臉頰。

「你幹什麼?」葉簡汐咬著下唇問。

「不幹什麼,我只是想問你看到了什麼?」慕洛琛的尾音輕揚,帶著一股蠱惑的味道,削薄的唇靠近她的臉頰,只要輕輕的向前,就能親到她。

北城扶桑 葉簡汐身體猛地一顫,快速的反應過來,伸手抵在了他的胸膛口,阻止他的靠近。

「你幹嘛?」

「你說我幹嘛?孤男寡女共處一室,還能幹嘛?」慕洛琛笑的越發的魅惑,握住她的手,緩緩地靠近她的臉頰,作勢要親。

葉簡汐瞪圓了眼睛,感覺自己腦子一片空白,怎麼都無法思考。

他和自己是有了孩子,可這個孩子是意外得來的,並不代表他們因此而有肌膚之親!

感覺到他的氣息越來越近,葉簡汐深吸了兩口氣,正要阻止他。

可就在她開口的剎那,鼻子忽然痛了一下,她下意識的捂住了自己的鼻子。

「跟你開玩笑,你還真當真了?」

耳邊響起淡淡地戲謔聲,葉簡汐抬頭看向慕洛琛,卻見他已經拿了一件浴袍,穿戴的整整齊齊的,神情悠然的望著自己。

葉簡汐頓時又羞又窘,「你剛才是在開玩笑?」

「不然是什麼?」慕洛琛揚眉,心情大好的樣子。

「沒什麼!」葉簡汐懊惱的說。

「難道你想讓我認真?如果你真的需要的話,我可以滿足你。」慕洛琛漆黑的眸子一閃,輕笑著說道。

「去死!誰需要!」葉簡汐惱怒到了極點,隨手抓起一個抱枕,就朝著他扔了過去。

慕洛琛輕鬆的接住抱枕,說:「你真的惱了?我只是想和你開個玩笑罷了,沒想到你開不起,以後我不會了。」

葉簡汐哼了一聲,笑著說:「我才沒惱呢,這種事情有什麼好惱的?」

慕洛琛微斂了笑容,走上前清聲道:「真的生氣了?」

葉簡汐轉過身,堅決否認:「沒有!我才沒那麼容易生氣呢!」

話雖這麼說,可她臉上還是染了害羞的紅暈,低著頭不敢再去看一臉打趣的慕洛琛。

如此詭異的氣氛在門鈴響起時被打破。

慕洛琛轉眼看向門口說:「可能晚餐到了,我去開門。」

葉簡汐點了點頭,站在客廳里等著。

可等慕洛琛走到門口,客廳里的座機又湊熱鬧的鳴響,葉簡汐看著不停閃爍的藍色熒屏,揚聲叫了一聲慕洛琛:「電話來了。」

「你幫忙接一下,說我等下過來。」慕洛琛接過外送員遞來的食盒,邊走邊說。

見他實在空不出手,葉簡汐只好接起電話,「喂,你好,請問你是哪位?」

電話那端沉默了一會兒,然後響起一個聲音略顯滄桑的女人的聲音,「我是慕洛琛的奶奶,你是誰?怎麼大半夜在他家裡?」

葉簡汐腦子嗡的一聲,懵了。 第45章慕老太太來電

慕洛琛的奶奶,慕老太太……

怎麼偏偏是慕老太太打來電話?如果讓老太太知道她懷著慕洛琛的孩子,會怎麼做?慕老太太那麼討厭她,一定不會讓她留下這個孩子吧?整個A市想給慕洛琛生孩子的可以從城西排到城東,根本不差她這個!

葉簡汐緊緊地捏著電話,電話那端慕老太太一直在說話,可她一個字也答不出來,渾身僵硬的聽了幾十秒,然後啪的一聲掛斷了電話。

「怎麼了?誰來的電話?」慕洛琛放好食盒走過來。

葉簡汐嚇了一跳,扭過身來,見到是他才稍微鬆了一口氣,「是你奶奶的,她問我是誰。」

「一個問題你就被嚇成了這樣?」 惹火上身:傲嬌總裁太兇勐 慕洛琛微皺的眉心舒展開來,剛才他以為,她接了什麼了不得電話,「膽子未免有些太小了,我奶奶她就是看著比較嚴厲,和她相處久了,就知道她挺好相處的。」

葉簡汐想到那天晚宴的情景,抿著紅唇說:「她是你奶奶,你自然幫著她說話。」

慕洛琛不再為老太太辯解,「你先去吃飯,我給老太太回個電話。」

葉簡汐知道他在轉移話題,也不拆穿他,轉身默默地走到餐廳,把食盒打開,將裡面的菜一道道的拿出來,菜是剛做出來的,主要以清淡為主,色香味俱全,她從懷孕以後,吃不的腥的東西,這些東西很符合她的口味。

慕洛琛連她的口味都注意到了,實在難得。

葉簡汐心情有些轉好,側首看向客廳,慕洛琛拿著電話,正在說話,面上的表情淡淡地看不出情緒,但他的嘴角有時會翹起,表明了他的好心情。

葉簡汐看了一會兒,不知是不是有了感應,慕洛琛往她的方向看了過去。

四目相對,葉簡汐先是愣了一下,而後緩緩地垂下了眼瞼。

慕洛琛嘴角微微的勾起,笑意更加的深:「嗯,我知道,奶奶,祭祖的事情我一定不會忘記。」

「你記得,你記得,每次都說記得,可哪一次不是我再三提醒的?」慕老太太絮絮叨叨。

「我保證這次記得。」

慕老太太哼了一聲,話鋒一轉:「對了,剛才接電話的那個人是怎麼回事?我聽著像個女孩子的聲音,阿琛,你是不是在外面有人了? 第一名門:總裁,試婚嗎 如果有的話,你趕緊領回來看看,你已經二十八了,老大不小了,你爺爺像你那麼大的時候,你三伯都會爬了。」

慕洛琛再次抬眸看了一眼葉簡汐,她正在吃飯,看起來飯菜還不錯,她的臉色比剛才好了很多,「剛才只是公司的秘書,奶奶你放心,如果碰到合適的,我會領著她給你看的。」

慕老太太一聽就知道是在敷衍自己的:「你每次都這麼說……」

「天晚了,奶奶你早點休息,有什麼話明天說吧。」

慕洛琛說完掛斷了電話。

嘟嘟的忙音傳來,慕老太太看了看電話,搖了搖頭:「這個臭小子,每次提到婚事,都避之不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