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洛琛身影一僵。

章子芩又拿起青花瓷,朝著他重重砸了一下。

慕洛琛抱著她的手,忽然鬆開。

章子芩趁機掙脫了他的桎梏,從地上爬起來,剛好看到葉簡汐跑過來,立刻衝到葉簡汐跟前,要去抓她。

葉簡汐直直的望著慕洛琛的方向,腦子嗡嗡的轟鳴,剛才她看到站姿親往洛琛的胸口砸,那是他心臟所在的地方,章子芩怎麼可以往那裡砸!

葉簡汐上前一步,要去看慕洛琛。

可被章子芩擋了路,狠狠地抓了一把。

葉簡汐脖子上火辣辣的疼,可她感覺不到似的,抬手抓住了章子芩的手。

「章子芩,阿琛要是出了事,我死都要拉你下地獄!」

葉簡汐一字一句的說,完用力的把她推開,大步的跑向慕洛琛。

握住慕洛琛胳膊的剎那,她感覺到他身體顫抖的厲害,像是漂浮在驚濤駭浪中的一葉扁舟!

「阿琛,我送你去醫院,我們立刻去醫院。」

葉簡汐聲音出來,格外的沙啞,還帶著一絲絲的哭聲。

慕洛琛反手握住她的手,想要站穩身體,但剛用力,心臟忽然傳來一陣劇烈的疼痛,那股疼痛像是要把他撕裂成千片萬片。

他眼前一晃,身體猛地朝地上栽去!

「阿琛!」

葉簡汐撕心裂肺的喊出聲,抱住慕洛琛的身體,腦子一片空白。

「來人啊!郭嫂,文清,快來人啊!」

凄厲的聲音回蕩在大廳。

章子芩看到這一幕,頓住了腳步,過了幾秒,她又重新走上前,抓住葉簡汐的肩膀,厲聲質問:「洛琛怎麼了?你把洛琛怎麼了?葉簡汐!你把我兒子怎麼了!」

葉簡汐雙眸猩紅的抬眸望著章子芩,說出的話從牙縫裡擠出來,「是你砸了阿琛的心臟,他有心臟病,章子芩,你害死了自己的兒子,現在你心滿意足了!」

章子芩愣住,「不是……不是的……阿琛他沒心臟病,是你胡說,他怎麼會有心臟病。」

低聲喃喃了幾句,章子芩神經質一樣,兇狠的看著葉簡汐說,「對,阿琛沒有心臟病!一定是你害了阿琛,他才會這樣的!葉簡汐,你還我兒子!」

章子芩撲到葉簡汐跟前,要把慕洛琛搶回來。

葉簡汐死死地抱住慕洛琛,單手抓住章子芩的手,用力的咬下去。

牙齒嵌入皮膚,鮮血湧出來。

章子芩疼得叫出聲。

郭嫂和文清帶人衝進來,看到眼前這一幕,文清衝上前把章子芩拉開。

葉簡汐抱著慕洛琛,對郭嫂喊,「救阿琛,先救阿琛,其他的都別管。」

她不管章子芩如何,只要阿琛能活著!

郭嫂撥打了急救電話。

五分鐘后……

急救車的鳴笛聲,響徹了夜空。

醫院。

急救室紅色燈亮起,葉簡汐站在急救室門外,腦子懵懵的,沒有衣店思考能力。

郭嫂安慰她,不會有事的。

可她一個字都沒聽進去,來回的在急救室門口踱步。

嘴裡念念叨叨:「不會有事的,不會有事的……」

阿琛吉人自有天相,那麼多劫難都過來了,這次也不會有事的。

郭嫂見她像是癔症了,忙給容子澈、溫如意打電話。

容子澈和溫如意趕到,問:「阿琛不是一直好好的,怎麼會忽然進醫院?」

郭嫂一五一十的把事情說出來。

容子澈氣的,一腳踹在了牆上,「媽的!章子芩是不是瘋了!她這麼對洛琛,會害死洛琛的!」

「容少,別說這句話,少奶奶受不了。」

郭嫂提醒道。

容子澈住了口,抬眸望著急救室的方向,心裡沉甸甸的,像是壓著泰山一樣。

他知道洛琛的病情,根本不能生氣!

前段時間洛琛一直控制的很好!

這次會進醫院,可見章子芩這次是真的把洛琛氣到了,後來朝著洛琛胸口砸的那兩下,更是起到的是引爆的作用!

阿琛要是有什麼三長兩短,絕對是章子芩害的!

「如意,你去安慰下嫂子。」

邪性總裁【完結】 容子澈忍著怒氣說。

溫如意點頭,朝著葉簡汐走。

步子剛抬起,走廊的另一頭,響起紛沓的腳步聲。 溫如意扭頭看過去,只見慕江城帶著幾個警衛,向他們這邊走了過來。

他們行動的很快,快到跟前的時候,溫如意眼尖的發現,那些警衛後面躲著章子芩,頓時氣不打一處來。

「章子芩,你怎麼還有臉過來!」

溫如意要去抓章子芩,但被警衛攔了下來。

其他人注意到這邊的動靜,紛紛看過來。

容子澈走上前,抓住溫如意的手說,「別衝動。」

「我一點都不衝動!這個惡毒的女人,以前跟簡汐過不去也就算了,現在連自己的兒子都不放過,她就活該千刀萬剮下地獄!」溫如意跳著腳,要掙脫容子澈的鉗制。

可她力氣不如他,嘗試了幾次都失敗,溫如意氣的指著他的鼻子罵:「容子澈,你到底是哪邊的人?洛琛是你好兄弟,他現在被這個女人害的躺在了急救室,很可能死去!」

容子澈開口想要說話,慕江城忽然出聲,「阿琛怎麼會死去?他身體一向健健康康的……」

「還不是你老婆害的!」溫如意大喊。

容子澈抓住她的手腕,把她往自己的身後一拉,說:「慕叔,洛琛從上次公海的事情后,心臟出了一些問題。」

慕江城聞言,神色變得凝重。

方才子芩給他打電話,說她把洛琛打了,害的他住進了醫院,他以為不怎麼嚴重。

但現在看來……

事情的嚴重性,要遠遠比他想的嚴重的多!

「阿琛福大命大,不會有事的。」

慕江城不知道是跟容子澈說的,還是在安慰自己。

「怎麼會沒事?慕江城,這次你老婆要害死兒子了。」

溫如意在一旁咬牙恨聲道。

「我沒有害死阿琛!我不知道他心臟有問題,你們是故意隱瞞的,如果我知道阿琛的心臟有問題,我不會打他。對……是你們聯合葉簡汐,想要害我害洛琛,一定是你們!」

一直躲在慕江城身後的章子芩忽然探出頭出聲。

溫如意看著她那張臉,怒氣轟得一聲湧上了腦子,幾乎是電光火石的剎那,她伸手揪住章子芩的頭髮,「你到現在還往簡汐身上潑髒水!我看你還敢再說!」

說著話,溫如意已經把章子芩的頭髮扯了下來,揚起手往她的臉上扇。

一切來的太過迅速,連章子芩本人都沒反應過來,其他人更不用說了!

直到結結實實的挨了一巴掌,章子芩才哀嚎了起來。

警衛聽到章子芩的聲音,這才上前抓住溫如意。

好不容易把兩個人分開,章子芩指著溫如意罵:「賤人!果然兩個人都是賤人!你敢這麼對我,我不會放過你的!」說著她扭頭看向慕江城喊,「你還站著幹什麼?看著她欺負我嗎?」

慕江城也被溫如意的彪悍行為,驚出了一身冷汗,緩過神來剛好聽到章子芩的罵聲。

他皺了皺眉頭,想說話,但什麼也沒說,扭頭吩咐警衛道:「把太太帶到病房裡休息。」

警衛立刻帶著章子芩下去。

「我不走!我要看著阿琛,慕江城,你不能這麼對我,你聽到沒有!」

章子芩哭喊。

但慕江城像是沒聽到她的話一般。

直到她被帶下去,慕江城都沒看她一眼。

慕江城站在原地,望著急救室亮起的紅燈,深吸了一口氣,解釋:「今天發生的事情有誤會,子芩在去慈善拍賣會的路上,碰到了兩個人,他們襲擊了她,還差點……侮辱她,那兩個人說是簡汐在背後指使他們這麼做的,受了刺激,才會這樣。你們放心,我會還給簡汐一個清白,也不會讓洛琛出事。」

「這話你跟我們說沒用,你跟簡汐說去!」

溫如意睨著慕江城冷笑。

慕江城一點也沒生氣,踱步向葉簡汐。

「簡汐……」

慕江城話音未落,急救室的們忽然從裡面打開,負責搶救的醫生匆匆的跑出來,神色嚴肅的在人群里掃了一眼,最後落在了容子澈的身上,「容少!」

容子澈心裡咯噔一聲,亂成了一片,「梁醫生,情況怎麼樣了?」

梁醫生要往容子澈跟前走。

但還沒走到容子澈跟前,就被葉簡汐攔住了去路。

「醫生,裡面情況怎麼樣了?阿琛他沒事吧?」

梁醫生看了一眼葉簡汐,有些為難,之前慕洛琛吩咐過他,不能把他的真實病情告訴葉簡汐。

可現在……要簽病危通知書!

情況危機,一分一秒都是在跟死神搶人,怎麼瞞住葉簡汐?

「醫生!」

葉簡汐見醫生不開口說話,聲音都變了腔調。

梁醫生抬眸看向容子澈。

容子澈張口,想讓溫如意支開葉簡汐。

但話還沒來得及說,葉簡汐視線落在梁醫生手裡的拿著的病危通知書,整個人瞬間崩潰,身體軟綿綿的往地上倒。

她身旁的郭嫂,連忙扶住了她。

梁醫生見瞞不住了,加之時間緊急,心一橫咬牙說,「慕先生的情況不好,請家屬立刻簽病危通知書!」

……病危通知書!

慕江城身體一晃,差點栽倒在地上。

緩了好幾秒,慕江城攥著手,沉聲說:「我是洛琛的父親,我來簽。」

從梁醫生那裡,接過病危通知書,慕江城手哆嗦著,在上面簽下自己的名字。

梁醫生拿了病危通知書,轉身匆匆的回了急救室。

慕江城站在門口,看著亮起的紅燈,額頭上的青筋突突直跳。

偏偏這個時候,警衛過來報告說,章子芩在病房那邊鬧騰。

慕江城手攥成拳頭,握的咯咯直響:「你先下去,我等下過去看看她。」

警衛退了下去。

慕江城走到葉簡汐跟前說,「簡汐,阿琛會沒事的,你跟子芩之間有誤會,我會解釋清楚,你保重好自己的身體。」

葉簡汐像是沒聽到他的話般,目光獃滯的望著急救室的方向。

慕江城見她這樣,到嘴邊的話,再也說不出來。

他站在原地,看了葉簡汐一會兒,驀地轉身,一言不發的往章子芩所在的病房走。

……

離病房還有一段距離的時候,慕江城便聽到裡面傳來章子芩大吵大鬧的聲音。

慕江城加快了腳步,走到病房跟前,推開門走進去。

章子芩正在打一個警衛,見到慕江城進來,停下手,衝到他跟前,「江城,你讓我出去,我要見阿琛。我要跟他解釋,我不是故意的……」

「阿琛現在情況不好,你在這裡等著。」

慕江城忍著心頭的不耐,拉著她往病床跟前走。

但章子芩忽然甩開他的手,大罵:「我不休息!我兒子現在情況不明,我想去看看他,你為什麼把我困在這裡,反倒讓葉簡汐那個賤人在那裡看著他?我不會讓那個賤人留在我兒子身邊,我要把她趕走,那樣就不會有人害洛琛了!」

章子芩往外沖。

慕江城看著她癲狂的模樣,揚起手狠狠地一巴掌甩在她臉上,「你到底還要鬧到什麼時候!看看你現在跟潑婦有什麼兩樣?你說簡汐害了洛琛,她做的哪件事害了洛琛?」

「反倒是你,每次都跟洛琛做對,一步步的把他逼地跟我們越來越疏離!現在更把他送到了急救室!你知不知道,醫生剛下達了病危通知,我們的兒子,他會死!」

「你是不是真的要把洛琛逼死,你才心甘情願!」

章子芩被打懵了,側著身體趴在病床上,一臉的茫然。

慕江城氣的渾身直哆嗦,嚴厲的淚光隱隱的閃爍。

在最開始,他打心底里,是站在子芩這邊的,畢竟夫妻那麼多年了。

哪怕知道子芩糊塗犯了錯,他下意識里還是維護她!

可現在洛琛徘徊在生死的邊緣,子芩還那麼鬧,他真懷疑,她有沒有把洛琛,當成自己的孩子來疼愛!

有哪個做母親的,會這麼逼自己的孩子?

慕江城想不到。

……

急救室的燈一直亮著,葉簡汐倚靠著著離急救室門口最近的牆,蜷縮在那裡,目光直直的望著門口。

溫如意勸她去椅子上坐著,她搖了搖頭說,「我想離他近一些。」

一句話說完,她沒了其他的言語。

溫如意看著她,眼睛酸澀的厲害,恨不得立刻衝到病房,再給章子芩幾巴掌,讓她清醒清醒!

簡汐怎麼會害洛琛。

簡汐是這個世上,最不會害洛琛的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