慢慢的葉辰走到了一個洞穴前,這裏竹子長得特別茂密,葉辰沒有停留,直接走到了洞穴中,果然那隻黑白聖熊已經不見了,葉辰知道那隻黑白聖熊很懶的,餓了就出去吃點竹子,吃飽了就睡,跟豬一樣。也只有葉辰在的時候纔會活躍一點,揹着葉辰到處玩兒。

這時葉辰突然發現在角落裏有一個火紅色的果子,葉辰走進一看,發現這種果子自己以前吃過,在葉辰最後兩年的訓練中,基本上吃遍了靈果,不過靈氣都被武驚天打散了,不然葉辰早就爆體身亡了。

猶豫了一下,葉辰最終還是沒有摘下來,因爲這是天地靈果,一旦摘下沒有恰當的東西保存,那靈氣很快就會散失。

而且現在沒有武驚天幫着打散靈氣,他也不敢隨便亂吃。

天漸漸黑了,葉辰也沿着原路回到了原先自己呆過的村子,一種物是人非的感覺。葉辰沿着記憶中的路慢慢的走到家中,葉辰本以爲房子六年沒有人住,沒有人打掃,早已落滿了灰塵,現在回來該打掃一下了。

只是當自己走到原來家的位置時卻發現,屋子早就被別人佔去了,透過窗看見裏面一家三口正在吃飯。默默的站着,葉辰最終還是沒有進去搶回房子。就是搶回來,自己也沒時間打理,還不如送給這一家三口。默默的轉身眼睛卻已溼潤,強忍着不讓淚流下來。

最終葉辰離開了這個生活過十年的村莊,去往離這裏最近的縣城—竹縣,之所以被稱爲竹縣是因爲竹山附近的靠賣竹子爲生的人都把竹子送到這裏來賣,這裏也因此成了竹子的**場所,於是人就乾脆叫它竹縣。

…… ……

清晨,一十六七歲的青年穿着一身黑衣,略顯瘦弱慢慢的走近了竹縣,頭髮上還沾染着露珠,一看便知道是窮人的子弟,清秀的臉龐上寫滿了堅定。來的人正是葉辰

“喂喂喂,說你呢,看什麼看,想進城,先交納一銀幣的進城費。”一名守城的士兵大叫起來。

聽見守城士兵的話,葉辰皺了眉頭,離開的時候,武驚天只給了葉辰一套衣服,其他的什麼都沒給。如今葉辰身上只有當初武驚天給的那一塊玉佩。

在臨走的時候,武驚天對葉辰說了葉辰父母的事,不是要拋棄葉辰,而是要保護葉辰,其他的就只有葉辰實力到一定地步才告訴葉辰,並告訴葉辰玉佩其實是一個可以容納物品的法寶,在裏面葉辰的父母給葉辰留下了九根鳳凰的翎羽,這九跟翎羽在恰當的環境下可以逆天改命,只要靈魂未散,身體還有一絲生機憑藉着這九根翎羽可以將其復活!同時也提醒了葉辰,藉助這九根翎羽復活的人未必會記得自己以前的事,也就是說有可能會失憶讓葉辰警惕點使用。

雖然葉辰身上有這般重寶,但總不能賣了吧,更何況憑藉九根羽毛便能復活一個垂死的人,說出去也要有人信啊。於是葉辰居然被這一銀幣給難住了。

“怎麼,拿不出來,拿不出來就給大爺滾一邊去,沒錢也想進城。”守城的士兵不屑道。

此時葉辰真的很想殺人,在那兩年對戰中,武驚天給葉辰什麼對手都弄過,更是模擬出了戰場讓葉辰前去殺光戰場上的人 ,此時的葉辰早就見慣血腥了,殺人又不是沒殺過。

“還不快滾!”那士兵見葉辰居然還不閃開後居然上來推開葉辰。

葉辰一怒,隨後想起了武驚天的話:兩年的血腥使你已經習慣了殺戮,所以你出去後儘量少動手,壓制殺氣,什麼時候能熟練的操控殺氣後就隨意吧。想到武驚天的話,葉辰剛想走開,但又一想,就直接向大門走去,並釋放出這兩年積攢的殺氣。

感覺到那刺骨的殺意後,上前推了葉辰一把的士兵頓時感覺掉入冰窟,冷汗不斷地留下來。守城士兵其實都是一些普通人,修煉者誰來閒着沒事守城啊,做個傭兵都比這來錢快。只是修煉者有着特權,進城不用繳納進城費,葉辰又沒有人告訴他,並不知道,但現在釋放出殺氣後知道了葉辰是修煉者,而且等級似乎還不低,這樣誰還敢攔,於是葉辰便大搖大擺的進城了,至於那些士兵葉辰連看都沒看。

感覺到到其他人看自己的目光不對,葉辰也沒多想,收起殺氣就走向了傭兵工會。

傭兵工會是傭兵匯聚的地方,傭兵可以在這裏接任務,完成任務,以及辦理一些傭兵組織的事情。

傭兵是一些修煉者,他們有的是爲了歷練,有的則是爲了養家餬口,這些人幫別人做事,取報酬,越是等級高的傭兵,所要的報酬也就越高,當然信譽也是越高的,不然沒有信譽誰回來找你。

葉辰以前聽別人說起過傭兵這個職業,只是那時成爲一個傭兵只是葉辰的夢想,而現在則是爲了先弄些錢。

進入傭兵公會後,一股汗臭味傳來,薰得葉辰一皺眉。現在是清晨,有些收購了竹子的商人要出發了,因爲害怕有盜匪半路攔截,所以這些商人往往會僱傭傭兵來保駕護航,保證行路安全。

葉辰進去的時候正巧遇見了有名商人打算招募一些傭兵,那名商人不斷的想要用自己的聲音壓下傭兵們亂嚷的聲音,但似乎沒有效果,葉辰對此也感到很無奈,傭兵本來就是一羣很粗魯的人,說話從來不知道要小點聲不要影響帶別人,他們信奉的是大口吃肉,大碗喝酒。

葉辰雖然知道那商人在招募傭兵但既然沒有傭兵前往,那就代表了那名商人有問題,看着那名商人說的大汗淋漓,口乾舌燥的葉辰就感到好笑。

葉辰也沒理會他自顧自的看着周圍,如今葉辰還不算是傭兵,因爲葉辰並沒有在傭兵工會註冊傭兵。

就在葉辰打量着四周的時候,又進來一名商人,這人四五十歲身穿錦緞,一看便知道底蘊十分豐厚。就在他進來時整個傭兵公會都靜了下來,所有的傭兵都不在喧譁注視着這名商人,葉辰發現這個情況後知道這個人肯定不一般,不由得也看着這名中年男子。

男子見周圍都靜了之後,朝四周拱了拱手:“各位好,我是天星商行的伊城,諸位都認識我我也就不自我介紹了,昨天新購進了一批竹子,要請諸位幫忙護送一下,這次因爲數目比較大,所以在下有個小要求就,是參與護送的人必須在鬥師以上的修爲,不然就算在路上遇到強敵,也好擊退他們,各位若是有願意幫忙的,報酬從優,但僅限一百名。好了現在開始報名吧!”

男子剛說完,便有一些人爭先恐後的前去報名,這時葉辰發現前去的全部都是一些二三十歲的,而老成的傭兵則是在思考,甚至一些開始討論。葉辰見此心中一動,仔細聽着他們的討論,因爲傭兵都比較豪放,就算是討論聲音也很大,於是葉辰便聽得清清楚楚的:

“這次怕是會出問題呀,天星商行縱覽了大陸近五成的貿易,財力雄厚,誰敢打他們的注意,剛纔伊城也說了,這次數目有點大,意思是這次會有風險,不然也不會要求全部是鬥師以上的,所以這次還是不去爲好。”

其他的人也都深以爲然

· ···································

葉辰聽着他們的討論知道了怎麼回事,再看着伊城,沒有前去報名,畢竟自己不是傭兵,在這裏傭兵等級纔是最好用的。

不一會的時間報名的人就都報上了,伊城查了查共有93個,眉頭一皺,繼續說道:“現在已經有93人報名了,還差7人,沒有報名的了嗎?沒有的話我就走了!”

見周圍的傭兵都沒有再來報名的,苦笑的搖了搖頭,心罵道這羣老傭兵太精了,帶着這已經報名的93人離開了傭兵工會,葉辰見狀,也跟着除了傭兵工會。順路跟了上去。

伊城似乎是感覺到了葉辰跟了上來,再出了傭兵工會後停了下來,回過頭看着跟在最後頭的葉辰。



被發現了,葉辰也乾脆不再裝了,走上前說道:“我也想報名,但我不是傭兵,收嗎?” “你的實力到鬥師了就可以,至於報酬,和傭兵們一樣。”伊城沒有拒絕葉辰,

葉辰微微一笑:“實力鬥師巔峯,隨時都有可能突破。”身上放出元氣,在身體周圍形成一個防護罩。

伊城看着葉辰的護體元氣後點了點頭:“那就出發吧。”說完轉過身帶着衆人向城南走去,天星商行的竹城分行就坐落在竹城的南部,因爲天星商行實力雄厚的緣故,居然包下了近十分之一個竹城大小的地方作爲交易場所,葉辰等人跟着伊城到達天星商行分行時不少人都發出了讚歎,其實在這些報名的人當中不少都是頭一次見到天星商行的分行,都被天星商行的大氣給震懾了一下:一個寬十餘米的高十餘米的大門,大門全部塗成紅色,材料則是大陸最昂貴的天星木,門上有兩個大門環,全部用黃金打造,光看大小就知道價值不菲,僅僅大門估價要過百萬,在門前還有兩座與大門同高的石像,一隻獅子張牙舞爪十分威武,一隻則是巨龍,說白了就是一隻帶着翅膀的大蜥蜴,這是武驚天的評價,但這隻巨龍立在這裏像是在俯視衆人,一種壓抑感不由而生。

葉辰都有些吃驚,但畢竟葉辰是在生死間走過來的,雖然讓葉辰感到驚訝但還不至於發出讚歎,他知道武驚天的住所絕對比這裏要好得多,畢竟實力擺在那裏。只是爲什麼要把獅子和巨龍雕的一樣高,巨龍不是在這裏是頂級的存在嗎,葉辰疑惑,但沒有問出來,原因是葉辰有六年沒有接觸過外人了,性格難免有些內向不喜歡說話。

伊城在到達天星商行分行後停了下來,看着這些不斷髮出讚歎的傭兵,眼神有些不屑,雖然一閃而過,但還是被葉辰看到了,這個世界就這樣一但人有了錢有了權就會對底下的人的人感到不屑,忘了自己當初也是從呢一步走過來的。伊城在葉辰的評價中瞬間下降到了最低點,這種人隨時都有可能在背後捅刀子。

就在葉辰看着伊城的同時伊城也看見了葉辰,見葉辰打扮的窮酸樣,卻又對天星商行的大氣不感到驚訝,這種人不多見啊。眯着眼仔細看了葉辰幾眼,可是怎麼看都不像是哪個大家族出來。這在伊城的心頭打傷了一個問號。


“好了,待會我們就要出發了,在這裏我先跟大家說明我給你們付報酬,這是要到達了目的地之後,若是在路上出現危險,那本商行一概不負責。”伊城大聲喊道,生怕傭兵們聽不見。

“行了,做這一行的那個不是吧腦袋掛在褲襠上,這點規矩我們都曉得!”下面有人起鬨道。

“那好既然都知道規矩我還是要在提醒一下,這次的數目有點大,所以來的人也不會少,大家都要做好準備,不然……”不然後面伊城沒說下去,但衆人都知道,不然死了不管商行的事,自己負責。

葉辰玩味的回顧着這幾句話,來的不少,不少是多少,數目大,憑藉天星商行的名氣還敢來搶的話那對方肯定也是有備而來,葉辰已經打定主意了,實在不行自己就跑,反正他們也追不上自己。


“那大家現在這裏等一等,我回去吩咐一下事情咱們就走。”伊城向衆人一拱手,就回到了分行中去了。傭兵們也都沒有什麼意見,畢竟天星商行這麼有錢,給的報酬也不會少,所以等等就等等吧!

終於,伊城出來了,身後還帶着數十個保鏢樣的人,統一的武士服裝。葉辰從他們身上感覺到了血腥的味道,這時在血腥中走出來的人,葉辰肯定。

“好了,諸位現在請跟我來吧,我們的的商隊已經在等我們了。”說完變帶頭向城外走去。

城外樹林邊——

“ 就是這裏了,前面便是我們要護送的貨物了。”伊城對身後的傭兵喊道。

到了?所有的傭兵趕緊打起精神了,現在開始就要保證商隊的安全了,一個不小心就可能導致這次護送任務的失敗。所有人都不敢大意,葉辰也不例外。

向前望去,一輛輛的馬車拉着滿滿的竹子,葉辰粗略的估計了一下,大約能有四十輛左右。在這些車輛旁邊還站着近四五十號人,這些全部都是天星商行自己的人了,全部僱傭傭兵天星商行也不放心,萬一被傭兵給把東西搶走了怎麼辦,於是天星商行也出動了不少人蔘與這次護航。

其中還有不少好手呢,葉辰心想,現在葉辰雖然只有鬥師巔峯的實力,但加上輪迴眼的作用,他居然能看穿了比他等級更高的人的實力,只是葉辰對此很模糊,他還以爲是武經的作用呢。

終於所有的人都到齊了,伊城打了聲招呼,開始啓程了,在路途中葉辰被分配在一輛人坐的馬車的旁邊,葉辰一路上都在想馬車中做的是什麼人,眼睛的不斷地打量着四周,看看有沒有敵人,鼻子中若有若無的聞到一股馨香,葉辰不斷的想找到香味的主人,但這股馨香時有時無,似乎是在挑撥葉辰,聞了半天也沒有找到出處。

一天無事,葉辰發現伊城臉上並沒有輕鬆地表情,相反表情更加凝重了,這讓葉辰提起了警惕心,天星商會工來了50人,其中還有三十二人到達了大斗師,其他的十八人也都是鬥師巔峯,沒有一個境界比葉辰底,這樣來護送商隊基本可以保證萬無一失了,可現在伊城還在憂慮,這說明了來犯者絕對不一般。

夜晚,商隊也不前進了,在夜晚前進是一件很危險的事,不知道就跑進了敵人的包圍圈,所以乾脆就原地駐紮了下來,開始燒火做飯烤肉。

葉辰六年裏沒有碰過肉,現在有肉吃當然不會客氣,更何況還不用自己掏錢,不吃白不吃!但畢竟葉辰是一個小青年,還注意着自己的形象,不想傭兵一般抓住肉就直接上嘴了,吃的面臉都是油,吃完後還用袖子一擦,在咂咂嘴,葉辰吃的要斯文一些了,把肉撕成一絲一絲的,再吃,雖然速度慢一點,但有時間因爲在吃飯前就已經分配和好了,誰來守夜收第幾班夜,今晚葉辰守第一班夜。所以葉辰也不急。


月下星垂,葉辰聽着四周的蟋蟀叫着,思緒慢慢的回到了六年前和母親在一起的時候,那時自己多好,無憂無慮,而現在····

突然葉辰睜開雙眼,看着宿營地中走出了一女子,星光下烏黑的長髮,雪白的衣衫,如玉的雙手,可惜;臉上蒙着一層輕紗看不清楚,但僅憑身材來看,這女子絕對是美女,而葉辰心頭升起異樣的情緒:她是我妻子。

葉辰被自己的這一想法嚇了一跳,自己根本不認識她,可是爲什麼感覺很熟悉,葉辰疑惑的看着女子,與此同時女子也看着葉辰,眼中露出一絲好奇,邁動這芊芊細步走了過來。

“你好,我叫伊月,我們以前見過嗎?爲什麼對你有種熟悉的感覺。” 桃運小農民 ,聲音清脆像是泉水一般。

————————————————————————————————————————————————

今天上午要回學校,這章只有兩千五百字 會在下一章補上 求收藏————————————————————————-

還有就是有人在看這本書嗎, 有的話請在留言區留一下足印 我想知道有沒有人在看我的書! 謝謝 “我是葉辰,我們以前應該沒見過,至於這種熟悉感我也有!”葉辰老老實實的回答,在伊月的目光下,葉辰感覺自己的所有都被看穿了,那雙明亮的眼眸讓人生不起一絲褻瀆心。

葉辰心中有些驚訝,武驚天已經跟葉辰說了葉辰有輪迴眼的事,並告訴葉辰輪迴眼有什麼作用需要葉辰去挖掘,而且要讓葉辰隱藏自己的輪迴眼,怕給葉辰帶來麻煩。輪迴眼有一種能力便是隱藏自己的真實想法,俗話說眼睛是心靈的窗戶,一個人的真實想法往往會被眼睛出賣,輪迴眼在與人對視是會不自覺的吸引別人的目光。但現在葉辰覺得輪迴眼對眼前的女子無用,自己的想法全部被她看了去。

同時葉辰也感覺到了伊月的強大,兩人若是交手勝率是應該是七三分,伊月七成葉辰只有三成,但葉辰相信若是兩人都玩兒上命的話,自己會活到最後,想到這心中居然升起了一股保護伊月的慾望。想到這葉辰對自己這一瞬間的想法感到哭笑不得,初次見面居然想保護人家,這算什麼。

伊月對眼前的男孩也有些驚訝,她能感覺到葉辰沉默外表之下的實力與對自己的壓力,其中還有一絲危險,雖不如自己,但絕對強過那些所謂的天才,一想到天才,伊月就是一臉的不爽,但不知爲什麼她雖然在葉辰身上感覺到了危險,卻絲毫沒有防備的意思。這些鬧得伊月心很亂,她不知道自己這時怎麼了,更不知道爲什麼自己會要出來見葉辰,或許是因爲這種熟悉的感覺吧,伊月心想。

“你名字真是葉辰?看你的實力不低應該是那個大家族出來歷練的子弟吧,憑你的實力早就該在大路上傳成天才了,爲什麼我沒有聽說過呢?葉姓,是珈藍城的葉家嗎,只是那葉家沒有你這一號人物啊”伊月拋掉心中的雜念試圖從葉辰口中套出點什麼,可隨後就失望了眼前的這個少年雖然實力不低,但他的閱歷卻只想一名小孩,對於其他的更是單純的像一張白紙,看起來似乎是在裝沉默,實際上他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對啊,我名字是叫葉辰,樹葉的葉,星辰的辰,這還用騙人嗎?”葉辰反問。“至於身份,我只是一個無家可歸的人,從小就只有母親陪着我,可是現在我卻不知道她去哪裏了。”一想起母親,葉辰就有些難過。默默的拿出玉佩,看着玉佩。

“對不起,我不是故意要問這些的。”伊月臉上居然閃過一絲慌亂,似乎是不想讓葉辰難過,“我只是很好奇是誰能培育出你這麼出色的弟子的。”

“沒事。”葉辰緩緩地搖了搖頭,“我能感覺到你不是故意。這些都是往事了,我師父對我說只要我變強了,我就能知道一切,知道我父母在哪。至於我師父他不讓我對外人說。”

伊月也有些不好意思,就轉移了話題:“對了,你的眼睛與別人不一樣吧,剛纔對視的時候我好像看到了未來於過去。”

“額,看到未來於過去?這你也信?”葉辰心道果然看出來了,“那你說說你到底看見了些什麼。”葉辰好奇道。

“沒什麼。就是看到一些發生過的事。”伊月突然慌了起來,剛纔對視的時候伊月看到自上不知生死的被葉辰抱在懷中,葉辰則身受重傷抱着伊月飛速的奔跑,後面似乎還有東西在追趕。

看到伊月欲蓋彌彰葉辰只是笑了笑,沒有追問,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祕密,自己不也是嗎?

在旁邊與葉辰一起守夜的傭兵還好,只是看到美女眼中滿是佔有慾。但與葉辰一起守夜的天星商行的保鏢則是徹徹底底的震驚了,他們生活在天星商行的時間不短了,也早就聽說了天星商行的大小姐伊月清冷的脾氣,很少與男人說話,更別提說這麼長時間了。現在看來大小姐似乎還很關心這個小子,尤其是在他們看到大小姐臉上閃過的那絲慌亂是實在是驚住了,大小姐是天星商行行長的女兒,眼光高的沒邊了,除了行長還從纔沒聽說過大小姐會在乎別人的感受,看到大小姐與別人聊得熱火朝天,而且大小姐居然笑了,他們雖然隔着面紗看不見伊月笑的樣子,但這樣也足以讓他們遐想無限了,心中激動啊,大小姐終於笑了!腦袋頓時清明瞭,自覺的提高了警惕。

葉辰與伊月越聊越起勁,竟然沒有發現周圍傭兵羨慕嫉妒恨的目光,完全忘記了防備敵人。沉浸在談天中,月上中天,繁星滿天,燦爛的星光下,葉辰與伊月都升起了一種異樣的感覺,相視一眼,一切盡在不言中。

終於,伊月有些困了,要回車上睡覺了,臨走前突然對葉辰展顏一笑,雖然被面紗擋住了,葉辰卻能感覺到,這種玄而又玄的熟悉感讓葉辰與伊月沒有一絲隔閡,而且葉辰相信那一笑,傾國傾城。可惜自己沒能看到。

在聊天中葉辰也知道了一些大陸上的事情,天嵐大陸分爲了四個地區,東部的大夏皇朝,西部的草原蠻族,北方的獸人,以及在草原與獸人之間的魔獸之森

目前自己就在大夏皇朝,大夏皇朝是人族強者的聚集地,多少年來出現了數不清的強者,但這些在葉辰看來是在不值一提,因爲武驚天說葉辰的家鄉是九州,那是一片神靈眷顧的土地,這裏所謂的強者在九州也只是一些墊底的存在,並告訴葉辰,這個世界共有三大界,神界,魔界以及九州人界,其他的不過都是這三大世界的一些小世界。所以葉辰對着大夏皇朝的這些強者實在不怎麼感冒,但畢竟葉辰是生長在這裏的,所以葉辰還是挺高興地,因爲大夏皇朝是四大勢力中最強的;

西部是一片遼闊的草原,草原上是一些遊牧民族,這些民族的人居無定所,所以這裏很混亂,但也有一些強大的民族統治者這片草原,他們靠放牧牛羊馬等動物爲生,因此完全是跟隨草的長勢來確定自己要往哪去,哪的草長勢好就往哪去,因爲居無定所要經常遷移,所以草原上的人都是好騎手,但文明極其低下,至今還有用人殉葬的陋習,其他方面更是不開化,於是大夏皇朝的人稱之爲蠻族,意爲未開化的民族;

北部則是一些獸人,他們居住的地方環境十分惡劣,繁殖速度也很快,到了冬天甚至會有獸人餓死凍死,因此常常想要侵略大夏皇朝,奪取大夏皇朝肥沃的土地,來改善自己的生活。由於生活條件艱苦,所以獸人天生就很強壯,說是全民皆兵也不爲過,不過獸人的智力先天低下,不然獸人早就把大夏皇朝給消滅了。

在草原與北方獸人居住地之間隔着一條巨大的山脈,這條山脈就是大陸的第四個地區:魔獸之森,魔獸之森據傳是一處上古的戰場,裏面有着各種上古的遺蹟,但是卻被妖獸,其中更是不乏一些強大的妖獸可以媲美人族與獸族頂尖強者。其中地形也十分複雜,一不小心就會陷入危機,即使如此前往探險的人還是絡繹不絕,就是爲的那些上古遺留下來的功法,裝備。

葉辰回想着剛剛與伊月的對話,心中莫名的渴望着與伊月的見面,葉辰自己也不知道這是怎麼回事,也沒把這件事放在心上。可惜葉辰在感情上是一片空白,沒有絲毫的經驗。(我也沒有,所以感情戲還要大家幫忙出出意見)

伊月慢慢的往回走,心中則是不停地問自己爲什麼會這樣,伊月畢竟是在大家族長大的,從小便受到最頂尖教育,更是瞭解大家族內部的殘酷競爭,爲了保護自己,伊月選擇了僞裝成冷冰冰的樣子讓人不能接近自己,另外也只有她知道自己不是這個世界的人,自己來到這個世界完全是個意外,獨自一人生活在異世十六七年的孤獨只有伊月自己知道。

而現在不知爲什麼,自己在面對葉辰時完全沒有想要僞裝自己,更有種老鄉見老鄉的感覺,本來她想問葉辰家鄉是哪裏,但她在害怕,害怕這種撿到家鄉人的感覺是一種錯誤的感覺,於是他她脆也沒問,是怕自己失望。

夜色如水,換班的時間到了,葉辰站起身走進了帳篷,在他一轉身的那一刻清晰地感覺到在周圍有人在潛伏。數量還不少,共有七人,葉辰眉頭一皺,這應該是在自己與伊月聊天的時候來的,那是自己忙着聊天卻忽略了周圍的情況,這幾人絕對是潛伏好手,就連天星商行的人都沒有發現,可是就算是這樣伊月爲什麼也沒有發現。葉辰怎麼會知道此時伊月已心亂如麻,哪有心情管這些。

還得要自己出手嗎,這樣會暴露的,而且對方能來肯定也能走,自己一個攔住七個也不太可能,葉辰大腦快速的思考着。忽然葉辰靈光一閃,可以傳音給伊月,到時候兩個人突然出手,潛伏的斥候也未必能反應過來,再加上自己的速度,留下這幾個人不是大問題。說幹就幹。

伊月回車後並沒有睡覺,而是在胡思亂想,正巧聽到了葉辰的傳音,心中一驚,果然有人來了。隨後又傳音葉辰;“全部交給我了,你先休息吧1’嘴角彎起一個弧度,可惜也承諾看不到了,不然這表情被葉辰看到肯定要引出葉辰的一串鼻血了,嫵媚至極!

今天的兩更齊了,,,,, 請大家支持墨痕 點一下加入書架 不浪費時間的 謝謝 葉辰聽到伊月的傳音後心中一驚訝,自己會傳音是學習了一種千里傳音術,而伊月居然也可以,伊月果然不簡單啊。單純的葉辰不知道其實把聲音壓縮成線就可以傳音了,還天真的以爲只有自己會呢,誰讓武驚天總是說這個世界全部是垃圾。

林影帝的小仙女 ,手掐靈印,低喝一聲:“藤蔓纏繞”緊接着又變換法印,“吞噬沼澤”

在外的七名斥候此時全部的精力都放在了監視上,還慶幸自己沒有發被發現,更沒想到葉辰這個變態居然會發現自己。直接中招。就在七人還在監視着天星商行的時候,異變突起,腳下快速的生長出了藤蔓。纏住了這七個人的腳跟,並沿着腿開始向上爬。被發現了,七人已經,幾乎在同時拔劍想要砍斷纏在腳上的藤蔓,但藤蔓生長的速度實在是太快了,剛剛斬斷舊的,很快又有新的爬出來,纏繞在腳上。

被發現了!七人臉上沒有絲毫的慌亂,不約而同的釋放出鬥氣,想要震斷藤蔓,可隨後發現自己在下陷,想要跑腳被沼澤纏住了。越是掙扎下陷的越快。

就在他們釋放出鬥氣的瞬間,傭兵與天星商行的人終於發現了他們,也釋放出鬥氣,想這幾人衝去。大劍橫掃,雖然幾名斥候都很機靈,可是現在身上被藤蔓纏住,又陷入了沼澤中,已經失去了反抗的能力。

“別殺這幾個人,我還有用。”伊月清冷的聲音傳來,聲音很動聽,可是在這幾名斥候眼中,這是魔鬼在嚎叫。葉辰站在一旁沒有出手,他知道現在自己沒必要出手,既然伊月要自己睡覺,自己就睡覺去好了。

突然葉辰身形一動,踏雪無痕步,速度已經快的沒法說了,瞬間到了斥候的後面,風雲掌突然揮出,七名斥候不約而同的吐了一口血,血中還參雜着一些黑色的東西。用完風雲掌,天魔神步,踏雪也無痕步同時踏出,傭兵們還沒反應過來葉辰已經進入帳篷了,除了伊月沒人知道剛纔出手的是葉辰,更何況葉辰一路上都表現得很沉默,其他人還都以爲是膽小害怕而後悔了,也就沒向葉辰身上去想。

見到俘虜突然吐血了,傭兵們也不乏有些機靈的,趕緊提醒說:“大家注意,這些人說不好使死士,剛纔怕是要自殺,先搜搜他們身上,大小姐發話了,要活的!”

七名斥候在被風雲掌用力拍了一下後,全都面如死灰,或許別人不知道伊月的手段,但他們不可能不知道,來的時候他們的主子就對他們說了伊月隱藏的很深,可謂是蛇蠍心腸,若是被抓住自殺是最好的選擇,他們想到自己的主子也沒必要騙自己,同時這也是在提醒自己被抓住,就要死,不能泄露一絲的信息給天星商行,雖然有種被遺棄的感覺,但在來的時候還是準備好了毒藥放在口中,心中打定主意一旦被發現逃不了就自殺。可剛纔那一掌直接把他們口中的毒藥給打出去了,還沒來得及吃。

傭兵們都是粗人,上去七手八腳的用繩子把幾人全部綁起來,又一掌廢掉了幾人的丹田,丹田是修煉的基礎,沒有了丹田,那他們以後只能是個普通人,他們本想自爆的,可葉辰的那一風雲掌打入了他們體內許多暗勁,這些暗勁阻撓這他們聚集體內的鬥氣,硬生生的被打斷了自爆。傭兵們也都不是善茬,綁的過程中免不了會讓幾名斥候吃點苦頭。誰讓自己一開始沒有發現的,若不是大小姐及時發現抓住他們,那就危險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