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懂,當然懂!不過,現在八字還沒一撇呢,要想賺錢,你倆就得出力。”

尤禿子與侯三面面相覷。

侯三怔怔地問道:“你……你想讓我倆怎麼出力?捉鬼這種事,我……我可能幫不上什麼忙啊。”

“誰說讓你幫我捉鬼了,只要你們幫我查一個人。”

侯三一聽,鬆了口氣,

“查人啊,這個好辦,你說,查誰?”

“玄學會的墨子軒。”

“玄學會?”尤禿子微微一怔。

肖遙立刻問道:“尤老闆,難道你知道玄學會?”

“作爲龍虎山第四十三代傳人,我當然……”

尤禿子話剛說到一半,侯三冷嘲熱諷打斷了他:

“我說尤老闆,你不吹牛會死啊!還TM龍虎山第四十三代傳人呢,今天要不是肖遙,你能不能活着回來都沒準。”

尤禿子臉色憋得通紅,

“騙你們做什麼,我……我真是龍虎山第四十三代傳人。”

侯三輕蔑一笑:“龍虎山傳人就你這三腳貓功夫?”

尤禿子咧嘴笑道:“嘿嘿,主要是我沒那天賦,沒學到真本事,但我可是正兒八經去龍虎山拜過師的。”

肖遙懶得聽他瞎扯,衝他問道:

“行了尤老闆,你還是說說玄學會吧,到底是一什麼組織?”

“這玄學會啊,是一幫玄學愛好者創建的民間組織,本來嘛,作爲龍虎山第四十三代傳人,我尤仙芝是有資格加入的,可是我閒雲野鶴慣了,不喜歡拋頭露面……”

這傢伙簡直吹牛有癮,一張嘴立馬開吹。

肖遙趕緊打斷他:“尤老闆,你能不能先別顧着吹牛,說正事。”

“對!對! 總裁的腹黑女 說正事。”尤禿子乾咳道:“那個……,玄學會啊,就是……哎!其實我也不是很清楚。”

侯三瞪他一眼:“不清楚你嘚瑟個毛啊!”

“你先聽我把話說完嘛,雖然我對玄學會不太瞭解,但我聽說,市裏很多有錢人,都是玄學會的股東。”

肖遙微微一怔:“有這種事?”

“那當然,玄學會與S市幾大家族關係密切,這都已經是公開的祕密了,就說你剛纔提到的那位墨子軒,據說啊,是豐達集團的御用風水師。”

婚後再愛:豪門前夫 “豐達集團?”

肖遙心頭一怔,

正在對老街進行拆遷的房地產開發商,不就是豐達集團麼?

難道說,翟家祖宅鬧鬼,與老街拆遷有關?

肖遙思索了片刻,擡起頭來衝尤禿子問道:“尤老闆,你知道那位墨大師住哪兒麼?”

“聽說他在市郊有一座道觀,好像叫齊雲觀,他應該就住在那兒吧。”

肖遙微微一怔:“齊雲觀?” 凌晨兩點,市南郊齊雲觀外,三道人影趴在草叢之中。

齊雲觀,位於五行山腳下的碧波湖畔,是一座剛興建不到十年的道觀,這座道觀與普通道觀不同,並不對外開放,僅供道家高人修行。

看着孤矗在湖畔,在月色映襯下頗顯幾分幽暗陰森的齊雲觀,侯三哆嗦着問道:

“我……我說肖遙,你……你真打算進去啊?”

“都到這兒了,還有假麼?”

尤禿子問:“要是那女鬼是在騙你呢?”

肖遙已經把遭遇碧柔的事統統告訴了侯三與尤禿子,並拉着他倆一塊來齊雲觀尋找碧柔的屍體,只不過,侯三與尤禿子對這麼玄乎的說法將信將疑。

肖遙深吸了一口氣,說:“我上網查了,一年前,魅力模特公司確實有一名叫碧柔的模特失蹤,所以我覺得,她說的是實話,而且我的直覺告訴我,她的屍體很可能就藏在這齊雲觀。”

“可你的直覺好像從來沒準過耶?”

尼瑪!這涼水潑的可真是時候。

肖遙看着侯三,一臉黑線。

侯三忙說:“行!行!就算你這回直覺準了,她的屍體真在那啥觀裏,咱們也找不到啊。”

肖遙將碧柔留下的那塊真絲手帕掏出來,在侯三與尤禿子面前晃了晃,

“小柔給我留下了一條手帕,藉助這條手帕,就能找到她。”

一聽手帕是女鬼留下的,侯三與尤禿子立刻往後閃了閃身子,似乎生怕接觸到手帕。

看着他倆緊張兮兮的樣子,肖遙不禁在心裏暗歎:“哎!我只怕是找了兩個豬隊友。”

事已至此,只能認命。

肖遙收起手帕,“咱們別在這兒磨嘰了,趕緊進去吧。”

他剛站起身,侯三一把將他拉住:

“肖遙,我……我還是覺得這事不妥,咱們這屬於私闖民宅啊,萬一要是被發現了怎麼辦,要不……,還是報警吧?”

肖遙瞥他一眼,沒好氣地說:“報警?警察問你有什麼證據,你怎麼說,難道說是女鬼告訴我們的?”

“可是……”

侯三還想說些啥,肖遙打斷了他:“行了!只要找到碧柔的屍體,我給你倆每人一萬。”

此言一出,侯三與尤禿子頓時來了精神。

“此話當真!?”

“我說話一向算數好麼。別廢話了,想賺錢,就跟老子進去。”

肖遙說完,立刻朝齊雲觀走去。

雖說侯三與尤禿子心裏都有點兒發怵,但正所謂錢壯窮人膽,畢竟是一萬塊錢吶!爲了錢,兩人只得硬着頭皮跟在後面。

靈魂冠冕 藉着夜幕的掩護,三人來到了齊雲觀外。

齊雲觀的圍牆是用青磚砌成,也就兩米來高,三人輕鬆翻牆入內。

觀內,有不少建築物,不過基本上都是黑燈瞎火,只是在每棟建築的門口,掛着一盞燈光昏黃的燈籠。

侯三小聲問道:“我們現在上哪找去呢?”

“別急,等我先把小柔叫過來。”

肖遙說着,取出那塊真絲手帕捧在手中,嘴裏默默唸叨:

“天門開,地門開,冤魂聚,厲鬼來,此地若同幽冥地,七魂八魄快歸來,急急如律令!(溫馨提示:子時過後慎念本咒。)”

尤禿子聽清楚了他念叨的咒語,臉色陡然大變,

“臥槽,你……你不會是在念召……召鬼咒吧?”

侯三好奇地問道:“啥叫召鬼咒啊?”

“就……就是能召來孤魂野鬼的咒語。”

“什……什麼!?”

肖遙已經唸完了咒語,不以爲然地說:“小柔是三級怨鬼,我當然是念召鬼咒叫她了。”

“可萬一把其它孤魂野鬼……”

尤禿子話還沒說完,忽然一陣陰風襲來,伴隨着“嗚嗚”的聲響。

三人都不由自主打了個寒顫。

片刻過後,一道人影漸漸浮現在三人眼前,正是身穿一襲紅色吊帶長裙,香肩外露的碧柔。

碧柔衝肖遙深深鞠了一躬,

“小柔見過主人。”

肖遙再次瞧見了她胸前那對渾圓白皙的大白兔,忍不住嚥了一口口水。

他定了定神,說道:“咳咳!你終於現身了,我現在給你介紹……”

他本想向碧柔介紹一下侯三與尤禿子,誰知扭頭一看,身旁連個人影都沒有。

咦!這倆個傢伙哪去了?

肖遙正感到納悶,旁邊一棵大樹上傳來沙沙的聲響。

他擡頭一看,

瑪了個蛋!

倆人正趴在樹上,打着哆嗦!

肖遙氣不打一處來:“你倆屬猴的啊,爬樹這麼快,快下來!”

兩人從樹上下來,驚恐地看着碧柔,雙腿還在不停地發抖,肖遙正欲再罵他倆幾句,忽然覺得有點不對勁。

他能看見碧柔倒是正常,畢竟他在碧柔身上留下了符印,可他倆怎麼也能看見啊!? “你倆……,能看得見小柔?”

肖遙不問還好,這麼一問,侯三臉色陡然變得煞白,身體抖的更厲害了,帶着哭腔說:“我……我是應該看……看得見,還是應……應該看不見啊……”

碧柔嫣然一笑:

“諸位不必緊張,只因此地陰氣極重,所以我才能現身與諸位相見。”

原來是碧柔故意現身,肖遙鬆了口氣。

尤禿子兩眼緊盯着碧柔,結結巴巴地問道:“你……你就是白天附在我身上那……那隻鬼?”

“尤老闆,這事已經過去了,眼下我們還是抓緊時間,幫小柔找到屍體要緊。別忘了這個。”

肖遙說着,做出一個數錢的手勢。

尤禿子連連點頭:“對!對!找屍體要緊。”

肖遙衝碧柔問道:“小柔,知道你的屍體藏在哪兒麼?”

碧柔轉身指向觀內其中一棟建築,

“那棟屋內有間地下密室,我的屍體應該就藏在那裏面,不過那棟屋的門窗之上都貼着紙符,我無法靠近。”

肖遙望向碧柔所指的建築,是一棟青磚黑瓦的房子,屋內黑燈瞎火,一片漆黑。

“過去看看!”

他立刻朝那棟房子走了過去,侯三與尤禿子緊隨其後。

三人走到房子旁查探了一番,發現房子其中一扇窗戶是虛掩着的,肖遙伸手輕輕一撥,窗戶居然開了,立刻一股寒氣襲來。

侯三驚道:“臥槽!這裏面怎麼整得跟個冰庫似的,這麼冷?”

尤禿子急忙往後退了兩步,連連擺手道:“裏面肯定有髒東西,我……我不進去了!”

一聽髒東西,侯三臉色陡然大變,也趕緊往後退卻。

肖遙心裏其實也很緊張,心臟突突一陣狂跳,不過這時候他可不能慫,兵熊熊一個,將熊熊一窩啊!

他故作鎮定道:“怕什麼,有我在呢!”

侯三結結巴巴地說:“那個……,反正我進去也幫不上啥忙,要不我……我就在外面幫你倆把風好了。”

他話音剛落,尤禿子忽然捂住肚子:“哎喲,我肚子疼,得去拉泡屎,那個……,肖遙你先進去。”

還沒等肖遙開口說話,尤禿子一頭鑽進了旁邊的花園之中。

www_ Tтkā n_ CO

見尤禿子找藉口開溜了,侯三也轉身欲走,肖遙立刻伸手,一把揪住了他的耳朵。

“哎喲!疼!”

肖遙怒道:“你TM還知道疼啊!我跟你說,你要是跟着死禿子跑了,老子一分錢不會分給你。”

“可……可是兄弟,我進去了也幫不上啥忙啊。”

“誰說幫不上忙!你總不能指望老子一個人把屍體背出來吧。”

肖遙說着,摸出一道鎮鬼符塞到了侯三的手裏,

“要是真碰上鬼,你別慫,只需把這道符貼到它腦門上,就能把它幹掉。”

“這玩意兒真……真能管用?”

看着手裏已經揉的皺皺巴巴的紙符,侯三有些不敢相信。

“騙你幹嘛!行了,你最好跟緊點。”

肖遙說完,立刻翻窗入內,

侯三雖然極不情願,但他可不想即將到手的一萬塊打了水漂,只得跟着肖遙進入了屋內。

這間屋的面積不小,裏面堆放着不少雜物,感覺像是一間倉庫。

肖遙摸出手電,藉助手電光四下查看,尋找着通往地下密室的入口,不過這屋裏堆放的雜物實在太多,想要找到入口,並非易事。

他正找尋着,侯三忽然拍了拍他的肩膀,

“你說密室入口會不會在那口大缸的下面啊?”

順着侯三所指的方向望去,是一口直徑得有一米,高一米二三的大水缸。大水缸的底下,還壓着一塊大木板子。

“你怎麼知道?”

“憑我多年看電視的經驗,有水缸的位置,必有暗道。”

瑪了個蛋!

這分析也忒不靠譜了。

不過,肖遙還是決定過去看看,畢竟水缸下面壓着一塊大木板子呢。

他走上前去,拿手電往水缸裏照了照,裏面空空如也,只有一層厚厚的灰塵,還有一些蜘蛛網。

他將手電筒咬在嘴裏,雙手扶住水缸,用力將水缸挪開到一旁,再將下面那塊大木板子掀起來一看,居然當真有一個黑漆漆的大洞。

“臥槽!還真讓你給說中了。”

“那當然,你忘了我外號叫候爾摩斯……”

侯三話音未落,一股陰風襲來。

屋內本來就陰冷,再來這麼一股子陰風一吹,溫度彷彿瞬間驟降了好幾度,兩人都忍不住打了個寒顫。

緊接着,肖遙耳畔傳來系統提醒:“警告!有5級陰兵靠近。”

臥槽! 冷少的正牌嬌妻 5級陰兵!

肖遙驚出了一身冷汗。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