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村有養蘑菇的,我也見過,哪些人把菌子放進棉花子裏面。然後用熟料薄膜給捆上,放在高溫的地方,蘑菇桶子裏面就能長出蘑菇來,眼前的這些人就他孃的跟那個蘑菇桶子一樣。

我猜這些人可能都是二龍村的人,可能都是上次去抓大馬猴然後挖了棺材拿死人錢的人,不知道是不是他們把周公的棺材給打開了,裏面有啥害人的玩意,這些人不知道,中了招就掛了,但是到底是誰把屍體都給收集到這裏了呢,

這個人要不就是天大的好心,要不就是大大的壞心,要是好心,我們就完了,收集屍體的人要是怕這些屍體會傳染,所以纔給收斂到了這裏,我們就死定了,哪些菌子肯定會跑到我們身上,要是壞心眼,那這些人就是被害死的,雖然我們不會被傳染,但是這些死人成了花肥,而且更慘的,可能要被人當成傀儡耍一輩子,

我正想着的時候,聽到一陣“嘩啦啦”的聲音,我就看着王紅把背後的門給推開了,我罵了一句:“狗日的,你想死啊,你知道後面有啥玩意你就開門,”

王紅衝着我笑了一下,跟我說:“能有啥,最多裏面有死人了不起了,在危險,能有眼前這堆屍體危險,咱們進去看看,管他有啥子,老子的鐵鏟子一鏟子下去,保證叫他腦袋搬家,”

王紅說完就擡腳走了進去,韓楓倒是後腳就跟着了,這兩人是個財迷,我當然知道他兩想進去幹啥,我趕緊進去免得這兩人進去瞎鬧,我進去之後,我看着石門,這石門倒是靈活,推一下就開了,後面沒有自來石,這說明這個門不是封閉的,我就奇怪了,要說這後面是個墓,爲啥不把石門給封上,

我也不多想,進去看看就知道了,我趕緊走了進去,這石門後面是個密室一樣的山洞,特別大,裏面倒是沒有屍體,很寬闊,大概有兩間房那麼大,裏面一點也不臭,但是有點悶,還有點腥臊的味道,像是畜生的窩一樣,

我感覺頭頂有點風出來的感覺,把我的頭髮吹的飄起來了,我心裏就嘀咕起來,難道這個石洞不是密封的,而是有活風進來,

我擡頭打着手電到處照着,這一照我心裏有些驚訝,密室裏面都是石窟隆,密密麻麻的,都是石窟隆,下面也有,一排一排的,好像都是人工鑿出來的,石洞的中間擺放着五口大缸,每一口大缸上面都長着一朵花,血紅血紅的,

“孃的,發財了,是肉靈芝,是肉靈芝,哈哈,你看,這麼大的肉靈芝,馬倫,孃的,這麼大的你見過沒有,”

我聽着韓楓尖銳而又細銳的聲音就頭疼,他一興奮就這個樣子,他很少有這樣興奮的時候,就連看着金銀財寶了都沒這麼興奮,其實我也很興奮,因爲這肉靈芝確實太大個了,

靈芝跟人蔘一樣,越大越老越值錢,咱們東北人蔘不缺,但是這靈芝就是個稀罕物了,只有大山深處才能見的到,但是基本上都是巴掌那麼大的,在大就是稀罕物了,眼前的這幾個靈芝跟他孃的澡盆子一樣,特別大,我馬倫這輩子是沒見過,別說我了,只怕我師父都沒見過,

我們仨站在這五口大缸面前,王紅一臉的稀罕,問我:“馬倫,這玩意值多少錢,”

我看着王紅還揹着屍體,就知道他見錢眼開了,連屍體都忘了放下了,我說:“無價之寶,千年的人蔘能吊命,拜年靈芝能回生,這麼大的靈芝,我這輩子第一次見,你要問我能值多少錢,我還真他孃的不好說,”

“啊哈哈,真的,那太好了,咱們二一添作五,不對,你馬輪不愛財,這玩意就不歸你了,韓楓咱們兩分,我三你二,”

王紅興奮的說着,但是韓楓沒搭理他,而是看着我,問我:“這麼大的肉靈芝,還是帶血的,估摸着普通的地是長不活的,而且也不可能在普通的地上長,我猜,缸裏面應該有東西,”

韓楓的話倒是提醒了我,我開始謹慎起來,這種東西也算是奇物了,古往今來就是帝王我也沒聽說有得到過這麼大的靈芝的,所以下面有什麼東西我是一百個相信,

王紅一臉的晦氣,跟我們說:“去他孃的,管他下面有什麼呢,把東西給砍咯,咱們各回各家不是挺好,”

說完王紅就要伸手去拔缸裏面的雪靈芝,我一把給推開了,我說:“你先別動,聽着聲了沒有,”

我耳朵特別尖,我聽着一陣陣奇怪的聲傳進了我的耳朵裏,像是外面,我聽着“啪嗒,啪嗒”的聲音,像是呼巴掌的清脆,我們幾個對看了一眼,我說:“遭了,周家兩兄弟還在外面呢,”

說完我就跑出去,我一出去,打着手電朝着洞口一照,就看着那周家的兩兄弟坐在屍堆邊上,你一巴掌,我一巴掌打着對方,兩人的臉上都被打的冒血了,

我喊了一聲:“趕緊來,他孃的,這兩人着了道了,”

說完我趕緊跑了過去,把兩人給分開,韓楓也出來了,看着兩人青臉腫的,嘴裏面還發出“嗚啦啦,嗚啦啦”的聲音,像是鬼叫喚一樣,我說:“咋回事,爲什麼他們倆會着了道了,這地方有啥邪門的,”

韓楓知道我的意思,是想要他開鬼眼看看,韓楓也不含糊,六指朝着眼睛一勾,突然,韓楓嚇的叫了一句:“孃的,咋這麼多死娃子在瞪着我嘞,”

我聽着有些奇怪,我說:“你看到啥了,”

“不簡單,好多死娃子,都是一個腦袋,一個腦袋的,在天上飄着,一雙眼直勾勾的瞪着我,孃的,像是老子掐死了他一樣,”

韓楓說的很恐懼,我看着他不停的往後面退,好像有什麼東西在逼迫他一樣,但是我心裏有些犯嘀咕,我不知道韓楓說的是真是假,因爲他老是愛吹牛皮,愛顯擺,比我還能神神叨叨的,所以我不知道他這個時候是不是有來這一套,

突然,我看着韓楓轉身就走,嘴裏還嘀咕着:“此地不宜久留,咱們拿了東西趕緊走,”

我心裏直罵娘,狗日的,真不知道他說的那句話是真的,那句話是假的,

“喵嗚,”

“喵嗚,”

我正想進去的時候,我突然聽到了貓叫,是從裏面傳出來的,是屍貓的叫聲,我聽的特別清楚,我心裏驚訝了,我趕緊跑進去,石洞裏面的貓叫聲很大,但是我不知道從那個洞口傳出來的,好像四面八方都是,

“唧唧,嗚哇喵嗚,”

這聲音特別淒厲,我心裏毛了,屍貓肯定在洞裏面,但是至於在那個洞我就不知道了,那麼麻煩就大了,那頭大馬猴肯定也在,

這地方肯定是大馬猴的窩,我想到這裏,趕緊想要王紅他們走,保命要緊,但是我一看,我傻眼了,我就看到王紅背後揹着的屍體上面長了一朵花,一朵慘白的花,

不,是蘑菇,

王紅背後的屍體長蘑菇了, 我沒看錯,王紅背後的屍體真的長出來了蘑菇,我眼睜睜的看着那屍體的背後鑽出來一個東西,雪白雪白的。是個蘑菇,我喊了一句:“王紅快把屍體給丟了,”

王紅聽着的話,一回頭。 丹師劍宗 他這一回頭,嚇的兩個眼珠子都快瞪出來了,就看着身後的老婆子臉上,嘴裏。耳朵裏,凡是帶眼的地方居然都鑽出來了蘑菇嫩頭,一張臉也了起來,像是裏面有什麼東西在往外面鑽一樣,嚇的王紅身子一抖,一下子就把這個老婆子給抖在了地上,

王紅剛想罵人,突然,我們幾個都傻眼了,就看着那老婆子站在地上,居然沒倒下去,身上被鑽破的地方都在流血,腥臭的很,很快這老婆子就成了一個蘑菇人,噁心的很,我們幾個圍着這個老婆子,這是什麼情況,沒有人知道,說是詐屍,也沒有詐屍的樣子,但是這個老婆子卻站的直愣愣的,

王紅問我:“這是咋拉,這老婆子咋也長蘑菇了,”

王紅說着,就伸手撓後背,我看着覺得奇怪,趕緊就把王紅的後背給扒開了,這一扒開,我就傻眼了,就看着王紅後背上都是一個個的小紅點,這紅點很大,每一個都有雞蛋那麼大,而且還有種稀爛的感覺,他這麼一抓,都快把皮給撓破了,有點像火毒狼瘡,特別瘮人,

“你他孃的看啥,老子後背養死了,怎麼這麼癢,奶奶的,”

王紅一邊罵一邊撓,我趕緊原離他,韓楓也趕緊離的遠遠的,這讓王紅有點奇怪,他看着我兩,罵道:“你們他孃的咋拉,老子背後咋拉,”

韓楓笑了一笑,跟王紅說:“沒事,你這身臭皮囊早就爛透了,咱們還是趕緊辦正事要緊,”

韓楓說完也就沒搭理王紅了,趕緊拿着柴刀去看缸裏面長出來的靈芝,他這一刀下去,居然沒砍動,那肉靈芝好像特別硬一樣,這讓我們幾個都非常的奇怪,

我看着那缸,肉靈芝把整個缸都給覆蓋了,一般靈芝都是很鬆軟的,這麼硬的靈芝我還是第一次見,韓楓倒是不信邪,又上去一刀,這一刀用足了力氣,居然把肉靈芝給砍爛了,但是口子也不是很深,這個一寸深的口子開始冒血,咕嚕咕嚕的,就像是人的身體被砍了一個窟窿一樣,

我看着覺得奇了,但凡陰穴寶地生長出來的植物都能有了精血,天地萬物真是神奇,突然,我感覺我的背後有人在拍我的肩膀,我有些驚訝,我看了看王紅跟韓楓,他兩都在呢,那麼拍我的是誰呢,

周家兩兄弟還在迷糊着,我想到,心裏陡然一驚,我悄悄的看着地下,居然看到地上多了一個人的影子,這影子怪的很,凹凹凸凸的,不知道是個什麼玩意,我沒敢回頭,我當然不能回頭,我使勁的踢王紅,想讓他幫忙,

我踢了王紅兩腳,但是王紅一副不耐煩的樣子,使勁的對着我擺手,居然沒回頭,他跟韓楓兩人都對這個大靈芝着迷了,完全沒有理會其他的事情,真他孃的爲財生爲財死,

我感覺背後又被人給拍了兩下,是左右肩膀一起拍的,很整,幾乎是同時拍下來的,我有點想叫孃的感覺,但是我大氣都不敢喘一個,後面的東西拍我,我就使勁的踹王紅,終於,我可能是踹的他疼了,王紅回頭了,正準備罵我,突然,我看到王紅的臉都歪,他嚇的瞪着眼,使勁的往後退,一下撞到了韓楓,那韓楓被撞的走了幾步,有點生氣,

“你他孃的,,,”

我聽着韓粉都沒罵完,就閉嘴了,兩人直勾勾的看着我,不,應該是直勾勾的看着我背後的東西,我看他兩的眼神,我就知道背後的東西肯定很恐怖,我問:“我身後是誰,”

韓楓跟王紅對看了一眼,那王紅嘴一歪,跟我笑着說:“沒誰,就,就他孃的一個大蘑菇,娘哎,這蘑菇咋會動呢,”

我聽着心裏咯噔一聲,蘑菇,我眼珠子四處瞥了一眼,這石洞裏之前的那個老婆子不見了,我閉着眼都能想到,我身後的肯定是那個老婆子,我說:“我蹲下,你們把她給弄走,”

說完我就要蹲下,但是怪了,我一蹲下,我就感覺身後的那東西也蹲下了,就像是粘着我一樣,我有些生氣,狗日的,老子又沒招惹你,居然還纏上我了,我猛然朝着地上一趴,一個驢打滾,順着地上就滾了一圈,直接滾到了他們兩人的面前,我一站起來,猛然回頭,我就看着身後站着一個大蘑菇,

我心裏抽了一口涼氣,那老婆子的樣子已經完全不見了,渾身上下全部都長滿了蘑菇,哪些蘑菇白的很,還不停的流出膿血,這個人形的蘑菇讓我有點噁心,我還是第一次遇到這種事,這他孃的到底是怎麼回事,這些蘑菇又他孃的是什麼,

我看着那蘑菇人的手在上下的擡着,而且不停的一點點的挪動,好像是活的一樣,但是我知道,他不是活的,他之所以會動,是因爲他腳下的蘑菇在往外面發,也可能是蘑菇在生長,所以讓屍體動彈了,這種詭異的事,聞所未聞,

我們仨看着那屍體一點點的朝着我們走過來,我們仨不知覺的就朝着後面退,這一退直接撞到了缸上面,退無可退的時候,韓楓把柴刀一握,說了句:“無量壽尊,”

說完朝着那走過來的蘑菇就揮了一刀,這一刀下去,直接把蘑菇的腦袋給削了下來,我就看着一個韓楓的東西在地上滾來滾去的,撞在了牆角上,這腦袋被砍下來之後,那屍體也就倒下來了,說來也怪,這屍體一倒下來,我們就看着那花白松軟的蘑菇變了,從根部一直到葉子上,變成了紅,而且好像變得枯萎了一樣,表質給我一種硬硬的感覺,

我看着那屍體上花白的蘑菇有點像缸裏面的靈芝,我有些驚訝了,我說:“他孃的,該不會,這缸裏面也是個屍體,”

我的話讓他們兩個有些傻眼,王紅跑了過去,伸手在屍體上的蘑菇掐了一下,但是沒掐動,王紅說:“太他孃的硬了,狗日的,這到底是啥玩意,到底是不是靈芝,我看着咋不像呢,你們倆可別弄錯了,”

我看着韓楓,他也是一臉的疑惑,這東西跟靈芝特別像,但是前身卻是個蘑菇,這讓我們都有點不知道自己的猜測是不是對的,王紅看着我們兩都沉默,就有些生氣,他倒是乾脆,跟我們說:“把缸給砸了,看看裏面什麼東西,”

我們都沒攔着,王紅四處找東西砸缸也沒找到,沒辦法,王紅直接把缸給抗了起來,這一口大缸都有一百來斤,加上裏面知道有什麼東西,所以非常重,也只有王紅這個渾人能磨的動,我就跟韓楓在邊上看着,看着王紅把大缸給磨倒了,這一歪斜,就看着缸裏面有水流出來,

這水一流出來,我跟韓楓都捏着子,太他孃的臭了,像是泡了幾百年的死人的液體一樣,能把人給薰死,王紅捏着子,把缸往地上一推,就看着那扇大靈芝跟着裏面的東西一起流了出來,

我跟韓楓走了過去,看着地上的大靈芝,個非常大,除了個之外,跟地上死人長的蘑菇一樣,我伸手拿過來韓楓的柴刀,跳着大靈芝,把它翻過來,我想看看下面是什麼東西,居然能讓它長這麼大的個,我這一翻,我們仨都有些傻眼,

“頭髮,好長的頭髮,”

靈芝下面黑漆漆的,一縷縷的都是頭髮,特別長,得有一米多長,髮絲粘着水了,顯得有些噁心,溼噠噠的,惡臭的很,我用柴刀把頭髮給撥開,這一撥開,我心裏就是一抖,我就看着一雙眼睛直勾勾的瞪着我,嚇的我猛人就縮回來了,害怕他突然張開嘴來咬我一口,

韓楓把柴刀躲過去,把頭髮都給撥開了,看着靈芝的跟長着的地方,他驚訝的合不攏嘴,頭髮下面是一張臉,整個靈芝的根長在一個腦袋上面,我看着靈芝的跟從那腦袋的嘴裏面伸出來,通紅通紅的,噁心的,整張臉都被水給泡的雪白雪白的,五官已經沒有了,完全就是一張皮,這他孃的有點恐怖,

王紅特奇怪的問我:“馬倫,你他孃的見多識廣,你跟我說,這他孃的是咋回事,咋還有人把自己的腦袋上種靈芝呢,”

我聽着也好奇,這種事我也是第一次見,但是,我回頭看着那五口缸,我又擡頭看着哪些石窟,裏面都是甕,一口口小甕,突然,我似乎想到了什麼,我看着那五口缸,我說:“把缸都給我推開,裏面肯定還有其他的肢體,”

韓楓聽着,眼睛骨碌的轉了一圈,王紅倒是不信,他問:“你咋知道的,”

我說:“你別問,你推就行了,”

王紅懶得跟我磨嘴皮子,就用了力氣把一口口的剛都給放倒了,地上開始匯聚腥臭的液體,韓楓走過去,把一個大靈芝葉子給掀開,他跟王紅都愣住了,

因爲靈芝下面是他孃的一個人的上半身, 我看着那半截身子,沒有腦袋,沒有胳膊,沒有腿。只有半截身子,像是被人給剁成了人棍一樣,但是我知道這不是,這是一種葬禮的方式。而且只有術士纔會用,是那種已經到了可以逆天的術士纔會用,不,準確的來說。這是他們用來轉身的一種方式,

“尸解成仙,”

韓楓把其他的大靈芝葉子都給掀開了,下面都是胳膊跟手臂,這些肢體都被水泡的腫的特別大,特別白,而且散發着一種腐臭的味道,這讓我有點噁心,我使勁的捏着子,不想聞到一點,

王紅站在我邊上,看着哪些殘值斷臂,跟我說:“孃的,這人也太慘了,咋被人砍成人棍了呢,還他孃的給裝進了缸裏面,”

我聽着就嗤之以,我說:“你懂個熊,這人是個厲害的人物,連我師父都不一定能比的過,”

韓楓聽着,倒是沒有裝懂,而是問我:“願聞其詳,”

我蹲在地上,指着那屍體說:“這叫尸解,”

韓楓聽了,眼神一亮,也好奇的看着地上的屍體,跟我說:“尸解者,言將登仙,假託爲屍以解化也,”

我聽着點了點頭,韓楓倒是明白,這尸解成仙是道教神仙法術中一種飛昇成仙之法,道經上是這麼說的,“得道之人遺棄屍體於世間而自己解化仙去”,也就是說從表面上看來,是死了,留下了屍體;但是,這個屍體其實是他的某種信物,

比如劍、杖、拂塵等所變化而成,真人並沒有死,而是飛昇成仙了,

由於這種情形極其類似於蟬留皮換骨,所以又被稱此爲“蟬蛻”,

這種事情聽的多,見的燒,師父見多識廣,也只是聽說了這些事情,記錄在筆記裏而已,我記得天機鬼算裏是這麼寫的,“在漢代的李少君就是這樣的一個奇人異士,他深得漢武帝器重,死後,漢武帝命人打開他的棺木,發現裏面根本沒有李少君的屍體,只有衣冠在,這是因爲李少君乃是得道之人,早已尸解成仙而去,”

那位李少君當然是大能,可以不留下屍體,但是道門中尸解成仙法術也分三六九等,有些高道大德得道後可以遺,也可以不留遺體,只假託一物遺世而昇天;但是像眼前這位就不得不留下自己的遺體而飛仙,

“孃的,你倆說聊齋呢,你們是說眼前的人是個神仙,”

我們倆聽着王紅的話,就點了點頭,但是也就是這麼一說,誰知道眼前的人還是不是真的成仙了,或許這只是他的一個美好願望而已,把自己肢解而葬,希望死後可以成仙,這種事只有他自己能知道了,

至於這個人是誰,我大概也有了猜測,曾經周避跟我說過當年他們二龍村的周公手下有一個厲害的風水師,能點生點死,而且,跟這個二龍山也有關係,這位風水師可能就是周思碧手下的那位,

只是若是他的話,那麼這個風水師也就太惡毒了,收了周公的錢財,居然不爲他點龍穴寶地,而點了一個馬踏墳塋的墓,更可氣的是,他自己居然佔據了這龍穴寶地,風水師有個規矩,自己尋的龍穴寶地,自己不能用,這叫搶的天機,要遭報應的,或許,今天我們來了他的安葬之地,就是他的報應,

王紅見我們都不說話,就拿着柴刀,朝着靈芝的根砍了下去,這一砍,就看着靈芝一下就被砍掉了,別看靈芝的外表非常堅硬,但是根部特別柔軟,一刀下去就斷了根,但是說來奇怪,這一刀下去之後,斷了跟的靈芝倒是沒什麼,反而是那被寄宿的身體開始變得枯萎,才一會的功夫,屍體就變得烏黑了,皮肉都開始乾枯,稍一會,屍體就變成了一具白骨,這看的我們仨都有些驚訝,

王紅把靈芝往身上一背,雖然靈芝葉子大,但是輕若無物,他一個人都能背的動,王紅說:“那什麼,剩下的事情,你們自己看着辦,”

我聽着就皺起了眉頭,本來是給周家兄弟的老孃尋一個龍穴寶地的,但是沒想到這地方居然是個有主的地,但是我稍後就說:“王紅,辛苦你一趟,那老婆子反正都已經被砍了腦袋,你就辛苦給背進缸裏面,我們也來個肢解而葬,”

王紅聽着就罵我不厚道,但是我說:“我那份不要了,都給你了,”

王紅聽了跟我說:“真的,”

我點了點頭,王紅也不說二話,趕緊的就去把缸都給扶起來,然後磨正,他跑到那屍體的邊上,左右不好下手,因爲太噁心了,一個屍體上長滿了蘑菇,還他孃的一身都是腥臭的膿血,誰也不想碰,

但是王紅一作氣,一下子把屍體給抱了起來,趕緊跑到缸邊上,把屍體丟了進去,又把腦袋給放進去,做完了之後,他使勁的擦手,覺得特噁心,

我也沒多說,事情做完了就趕緊回去,佔了別人的龍穴寶地,也算是有個交代了,我們走出了石門,就看着周家兄弟兩還在那迷糊着,兩人坐在地上,時而傻笑,時而大哭,不知道夢到了啥,我走過去,想要把他們打醒,但是我突然聽到外面有聲音,

“嘿喲,嘿喲,”

這聲音特別有節奏,像是有什麼人從外面進來了,我聽着地上拖拉的聲音,我肯定,這個人還拉着東西呢,不光是我聽到了,韓楓跟王紅也聽到了,我們仨趕緊的把周家兄弟兩個給拽起來,轉身就朝着石門後面走,趕緊躲起來,

我知道,看守着石洞的人回來了,而且我相信,這一洞的屍體都是他拉回來的,我只是好奇,這個人到底是誰,

石洞內,一個老頭,手裏拽着繩子,繩子後面拖着的都是屍體,這些屍體有的已經腐爛了,有的還猶如剛死的新人一樣,這老頭拉着估摸着有六七具屍體,這些屍體少說也有好幾百斤,但是這老頭拉着居然不費勁,

不過倒不是這老頭拉着不費勁,你要是仔細看,你就會發現,這老頭的腿邊上趴着一個黑乎乎的東西,這東西脖子上套着繩子,也在拉屍體,這東西特別有勁,一邊拉一邊發出“嗚唧唧,嗚唧唧”的聲音,嘴巴一張開,裏面的長牙都有兩寸多長,特別的嚇人,但是更嚇人的是他爪子上的鐵鉤子,這鐵鉤子在地上磨蹭,居然能發出“撕拉,撕拉”的聲音,這爪子要是撓到了人的身上,估摸着得皮開肉綻,

老頭把屍體拉進了石門前的山洞,他把繩子給解開,那黑漆漆的畜生蹦上了屍堆,上躥下跳的,老頭喘了口氣,突然,老頭覺得有點不對勁,他四處看了一眼,子又動了動,像是在捕捉什麼味道,

那黑漆漆的畜生倒是乾脆,跳到了地上,扒開人的心窩子,把心窩子給拽了出來就要往嘴裏塞,但是那老頭非常嚴厲,罵道:“畜生,敢吃我就剝了你的皮,”

那黑漆漆的畜生像是聽懂了似的,把心包子掏出來,非常氣惱的朝着老頭丟了過去,老頭躲開了,這氣的那畜生更加的上躥下跳,

這老頭麼搭理這黑漆漆的畜生,而是眯着眼睛,朝着石門瞪着,突然,他看到了石門上有很多手印,他臉一狠,從腰上解下來一個小葫蘆,這葫蘆黑漆漆的,黑的都發亮,老頭走到石門邊上,猛然把石門給推開了,他將火摺子丟進去,想要看個究竟,但是石洞裏面靜悄悄的,什麼也麼有,老頭有些迷糊,不過他也沒有多留,而是把石門給關上了,

“嘿喲,下山咯,找個死人回家咯,”

“嘿喲,下山咯,貪心的都要死翹翹咯,”

“嘿喲,貪心的要黑心咯,”

“嘿喲,今個死李家裏,明個死王家咯,”

我聽着那蒼老的歌聲原來越遠,我知道那人可能走了,我喘了一口氣,從石窟裏面走出來,我們幾個聽着聲,就跑回來了,這石洞裏除了石壁上的石窟能躲之外沒其他的地方能躲,所以我們就鑽進了這石窟裏,這石窟一米多高,兩尺多深,放一口甕在裏面本來就很擠了,所以我們進去,只能趴着,趴一會我就覺得特別難受,腰痠背痛的,

我看着王紅跟韓楓都跳了下來,王紅呲牙咧嘴的,跟我抱怨:“你他孃的怕什麼,管他是誰呢,進來之後,老子一刀劈了,他孃的,往這洞裏面鑽,差點憋死老子,”

我沒搭理王紅,就知道吹牛皮,要是這麼厲害,早幹嘛呢,那人進來了,你也可以跳出去啊,我也沒攔着,現在倒是知道說風涼話了,

我趕緊去把周家兄弟給拉出來,我這麼一拉,突然把一口甕給碰倒了,就看着甕裏面嘩啦啦的流着東西,我子聞了一下,居然是酒,而且特別醇香,

王紅跟來勁了,趕緊伸手氣接,往嘴裏面一倒,喝了之後,他倆特別高興,跟我說;“好酒,奶奶的,居然是咱們的大麴,得有幾十年了,”

我聽着也覺得高興,我也好酒,只是我還沒蹲下要喝一口嚐嚐呢,突然就聽着石門一下給推開了,

我們仨猛然回頭,沒想到那狗日的殺了個回馬槍,只是我們看着那人之後,我們仨都傻眼了,

他孃的見鬼了,怎麼是他, 我們仨看着那人,都直愣愣的站在那裏,我千想萬想,都沒想到會是他。

“老仙師,”

門口站着個老頭,凶神惡煞的,這人不是別人。正是山腳下住在石屋裏的那個老仙師,但是這個老頭死了,來之前我們在石屋裏就看到他死了,我親眼看着他的心窩子給掏了的。 昏婚欲睡 我確定他死了,所以,現在這個老頭站在石門邊上,我們看着都跟看鬼的一樣,

石洞內靜悄悄的,我們看着那老頭,那老頭也看着我們,我不知道他教什麼,估摸着他也不可能知道我們叫什麼,但是我從他的眼神裏看出了惡毒,

“你們找死呢,”

這老頭狠狠的說了一句,弄的我們三個都是一陣心慌的,王紅呸了一口,撞着膽子,罵道:“你是人是鬼,別跟老子裝神弄鬼的,老子就是渾,就是不怕鬼,你過來,信不信老子一刀砍死你,”

說完,王紅就往後退,雖然說的是狠話,但是那個樣子那叫一個慫啊,我看着就上前,我說:“你到底是人是鬼,”

老頭朝着缸裏面看了一眼,他覺得缸被人給動過了,他問:“你們動了裏面的東西,”

王紅拍了拍後背的大靈芝,跟老頭說:“咋,我先看到的,就是我的,”

老頭聽了之後暴跳如雷,我看着那老頭的神,有些害怕,突然,這老頭一下就從石門後面消失了,我知道他是走了,但是我知道,他肯定不會這麼善罷甘休的,

王紅看着老頭跑了,就笑呵呵的,跟我說:“咋樣,老子厲害,一個老頭有什麼好怕的,他要是敢來,老子削死他,”

我聽着王紅吹牛皮就懶得搭理他,我拉着周家兄弟趕緊走,那周家兄弟好像還在迷糊着呢,我也不知道他們中了什麼邪,但是現在都不談給他們解了,只有回去再說了,只是我覺得背後有點癢,我突然想起了一件事,難道我的後背也開始長蘑菇了,

想到這裏我就有點害怕,哪些蘑菇到底是個什麼東西沒人知道,會不會要了命還是兩說,我趕緊的脫掉衣服,我說:“看看我後面有什麼東西沒有,”

王紅聽了就說:“啥也沒有,就是起了幾個板疙瘩,”

說完王紅就朝着我後背吐了口唾沫,然後使勁的在我後背上揉,我覺得噁心,我就說:“你他孃的幹啥呢,幹搓啊你,”

王紅聽了就來了脾氣,跟我說:“那你還想咋的,還想泡個澡,找個小妞給你搓啊,想的你倒是,”

我聽着來火,這王紅真是把我噁心到家了,我懶得跟他計較,現在還是趕緊走的好,我拉着周家兄弟趕緊走,但是剛走兩步,我就看到一個黑乎乎的東西從外面竄了進來,它一進來,伸手就是一爪子,這一爪子把我給抓的皮開肉綻的,我覺得胸口都開裂了,疼的慌,

我趕緊的後退,一邊退,一邊喊:“奶的熊,王紅,這是大馬猴,你趕緊給他逮着啊,”

王紅聽着我的話有點着急,跟我說:“我那能逮住它,這個畜生,厲害着呢,得你的屍貓才能跟他鬥,爺爺我先走了啊,”

我一邊跑,一邊防着那黑漆漆的大鬼,但是這時候看着王紅他孃的這麼不仗義,居然就這麼的走了,氣的我牙根都癢癢,不過,我看着王紅剛出去,又進來了,我說:“你他孃的又回來幹啥,”

王紅對着我乾笑了一下,跟我說:“外面更他孃的危險,”

這話是什麼意思,我還沒反應過來,突然,我看着石門的門口走進來一個人,不對,是走進來一個蘑菇,他孃的,居然是跟那個老婆子一樣的蘑菇人,都是外面堆着的屍體,也不知道乍回事,這些屍體居然都活了,

我一邊跑,躲着那頭大馬猴,一邊喊:“韓楓,你他孃的墨跡什麼呢,趕緊的把門給關上啊,要是哪些東西都進來了,咱們都得死,”

我看着韓楓,這狗日的居然還在那喝酒,他像是喝上癮了一樣,聽着我的喊聲,就跟我說:“你他孃的怕什麼,老子有的是法子,”

韓楓說完,就從萬寶囊裏面拿出一個八卦鏡,左手一個火摺子,一頭扎進缸裏面,狠狠的吸了一口酒,八卦鏡朝着哪些蘑菇一照,火摺子一點,看着那蘑菇一樣的人慢騰騰的走了進來,韓楓猛然將嘴裏的酒給噴了出去,一下子把火摺子的火給點燃了,那火焰噴射到哪屍體上面,一下子就燒着了,

我看着心裏鬆了一口氣,韓楓還真他孃的有兩下子,王紅看着就拍手叫好,趕緊的從哪些石窟裏面把甕棺給包起來,朝着哪些屍體砸,這一砸,裏面的酒水濺的那都是,被火一點,後面的屍體全部都燒了起來,不一會,整個石洞都被火光給照的通亮的,

王紅一邊砸,還一邊可惜了酒水,突然,王紅有些傻眼了,看着甕被砸開了之後,裏面居然掉出來一個死娃子,王紅以爲自己看花眼了,還仔細揉眼看了一下,這一看,真的看到一個半尺長的死娃子,雪白雪白的趴在地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