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同樣可以從對方那裏獲取高額的律師費

而且這些人的官司

往往都會被媒體和輿論所關注

這無形之中也提高了我個人的知名度

我成了百姓口中的名律師

金牌律師

御用律師

我的身價也與日俱增起來

直到此刻

我才清楚的知道

有些人打官司不是他們的目的

更多的時候

這不過是一種炒作的手段罷了

待續 隨着飛揚的名氣越來越大所承接的官司大多也都是商界名流演藝明星僅僅是諮詢費都需要五位數起這讓飛揚在極短的時間內聚集了大量的財富和人脈

有人曾經說過:“沒有永遠的敵人也沒有永遠的朋友只有永遠的利益”飛揚對此倒沒有多大的體會只不過有的人卻奉爲經典

就在飛揚成名之後沒多久莊嚴就覥着臉親自登門拜訪飛揚並希望飛揚大人不記小人過宰相肚裏能撐船的不計前嫌飛揚平生最恨的人就是他可在好奇心的驅使之下卻非常想要知道莊嚴這次又打算憋着什麼壞的來見自己

說莊嚴壞這話還真就一點兒沒屈說他就他成立的那家律師事務所在業界口碑極差爲了利益可以完全不顧道德廉恥時常做出一些傷天害理的行爲來

遠的不說就說最近的這場官司諸位看看莊嚴是怎麼做的這是一起非常典型的農村官司張三家新建的那種農村的三間房不過設計之初就存在致命的缺陷因爲房屋屋頂正好與隔壁李四家的界限取齊這就造成每每陰天下雨房頂流下的雨水就全部滴落到李四家的領地內爲此李四多次找張三理論因爲言語不和兩家發生爭執李四就把張三給揍了並同時將張三告上了法庭

莊嚴是作爲李四家的代理律師出庭的可背地裏卻聯絡張三告知對方只要給自己足夠的好處費將會想盡辦法讓張三贏得這場官司

報仇心切的張三在莊嚴的唆使之下拿出了超過李四代理費三倍的價格賄賂莊嚴隨後莊嚴拿到張三的錢以後又旁敲側擊的讓李四知道了這件事情隨後李四又將代理費提高到了原來的十倍

就這樣通過忽悠雙方莊嚴最終從李四那裏拿到了超過最初代理費二十倍的金錢不算最初的貳仟元代理費到最後結算的時候差不多能有四萬塊吧然後將張三行賄自己的金錢拿到法庭作爲旁證加上張三家屬實違建的事實成功的幫李四贏得了這場官司

結果法院勒令張三家限期修改房屋遭到對方拒絕後由法院強制執行將張三家新房的那面牆體連同屋頂全部拆掉而且人工費還得由張三來承擔又氣又急的張三怒火攻心當時就腦出血進了醫院出來的時候就變成半身不遂了

爲了利益莊嚴可以破壞原本一個幸福的家庭這種事情他做得太多了因此業界給他起了個外號叫莊扒皮同時也因爲他聲名狼藉而導致自己那家律師事務所生意慘淡但當莊嚴看到飛揚現如今聲名鵲起事業蒸蒸日上的時候就開始打起了合作的歪腦筋

看着莊嚴拿給自己擬好的合作合同飛揚藉口最近很忙將對方打發出去其實飛揚很想好好的教訓教訓這個司法界的敗類可一來自己剛剛出名根基未穩不好輕易下手省的回頭在落得個心胸狹窄沒有肚量的罵名;二來則是因爲自己當時真的是很忙官司一直都排到了年底哪兒有時間搭理這號臭狗屎;三來就是自己還沒有想好用何種方法來對付莊嚴不過爲了穩住對方飛揚還是將對方擬好的合同副本留了下來畢竟寧可得罪君子也不得罪小人飛揚真的成熟了

二年後在本市最爲繁華的商業街上成立了一家名爲幻境的高檔娛樂會館不得不說這家會館的確有其獨到之處剛剛成立沒多久就吸引了本市甚至外市諸多有錢人來這裏一擲千金

首先幻境內囊括了ktv桑拿健身中心遊泳館酒吧、慢搖吧以及迪廳等衆多項目別說在當地即便是帝都內的天上人間也沒有這家會館的項目多

其次就是進入幻境內的消費羣體可以說是非富即貴倒也不是說普通的老百姓進不來只不過想要接觸到裏面最核心的部分就需要辦理一張超過七位數字的會員卡因此普通的老百姓充其量也就是偶爾過來裝裝逼在外人或者親友面前充個大尾巴狼什麼的想要進入裏面vip的地方那是絕對不可能的

這點的的確確迎合了國人的心態由此可以證明這家會館的老闆絕對是商界的高手只要是人都有好奇心都會八卦每每看到這家會館內每天都停靠着大量的豪車甚至有一些明星富豪都會間或的出現在會館內這裏面到底發生着哪些不可告人的祕密呢

抱着這種心理各種版本的謠言就漫天飛起口碑的力量就是如此不論這件事情是真的還是假的只要口口相傳時間一久被唸叨的這家企業想不火都特麼難

最後也是最爲重要的一點就是在幻境這家會館內只要你有錢或者有權就可以得到你想要的東西

商人約見官員在幻境會館內是權錢交易而這處場所可以彰顯彼此之間的身份和地位絕對是最佳的選擇;商人跟商人之間談生意彼此都想從對方身上獲取最大的利益那麼好面子的國人就必須選擇一處上檔次的談判地點首選依舊是幻境會館;娛樂圈的外圍份子想要成名可以在幻境內與投資方私下談好潛規則因爲只有這裏出入的有錢人最多;而對於來這裏純粹消費的有錢人來說單純的好吃好玩早已滿足不了他們的要求通過一些交易他們可以得到更爲刺激的事情來做

可以說幻境會館成立半年後就一躍成爲該市娛樂行業的大哥打無人能夠撼動其領袖的地位

待續 自打幻境會館開業以來,莊嚴和江帆就是裏面的常客,前者總是借各種方法來結識裏面的達官顯貴,爭取通過這種方式,來讓自己的生意越做越大,早日超過飛揚的律師事務所典型的小人嘴臉;而後者完全是一副紈絝子弟的做派,在裏面一擲千金,與那些三線和外圍的們玩個痛快,用這種方式打發漫漫長夜和空虛的心靈。

總裁有約:俏妻不準逃 而且不知從何時開始,幻境會館裏面出現了各種小藥丸,絕大多數都是國家明令禁止的管制類藥品,當幻境會館發展了多半年以後,毒品也如同洪水猛獸一般涌入到了裏面,可讓人奇怪的卻是這家頂級會所的老闆,居然對這種事情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因此坊間謠傳這家會館的後臺絕對夠硬夠狠,明火執仗的在會館內販售毒品,這是尋常商人能夠做到的嗎。

那天與以往一樣,當夜幕降臨之後,江帆領着一衆狗腿子們進入到幻境會館內,一進門直接給迎賓小姐亮出了自己的vip卡,隨後在大堂經理的指引下,進入了一間豪華的包廂內。

坐了沒多久,一羣幾乎就是在身上掛了塊兒布片兒的女孩子們就推門進來,進來也不拘束,一口一個江總的發着嗲,聽得人骨頭都要酥了。

江帆很享受這種感覺,因爲自己除了會花錢之外,賺錢的本事還真就沒有,要不是江家就他這麼一個獨子的話,他早就被他的父母掃地出門了,他爹媽也知道自己這個不爭氣的兒子不是做生意的料,所以儘可能不讓他接手自家的企業,生怕一個不留神,夫婦倆半輩子辛苦打拼下來的家業,就被他給禍禍乾淨了。

可江帆嘴上不說,心裏卻是不服氣的狠,但自己的一切開銷都是來自於父母,又不敢過於違背父母的意願,因此只能在幻境這種地方,通過錢色交易來滿足自己內心那可憐的虛榮心和自尊心。

從進來的妹子當中挑選了幾個最sāo的以後,江帆開始領着自己那羣狗腿子在包廂內胡搞亂搞起來。

放下江帆這邊不說,再說莊嚴,這貨之所以喜歡來幻境的最主要原因就在於:他來這裏玩夠了以後,在結賬的時候,總會莫名其妙的被免單,這事兒自打他第一次來這裏就開始發生,雖然不能說每次來都免,但十次至少有九次會出現這種情況。

起初莊嚴以爲是有人買單的時候服務員看錯了,才誤將自己的那份給結算了,可一次兩次是看走眼,經常性的發生可就不正常了,他自己也深知沒行下那chun風,是換不來秋雨的,這個城市不會有人傻到給他這種人經常性的買單的,可貪小便宜的他,還是抱着僥倖的心態繼續進入幻境會館內,尤其是最近這段時間,因爲律師事務所生意不景氣,莊嚴每天下班後,第一時間就跑到這裏來買醉,那真是什麼貴點什麼,反正到最後也會有人給買單,怕個球啊。

可這一夜卻是莊嚴和江帆兩個人的噩夢,從外省調來的大批武警和警察將這家會館圍得是水泄不通,隨後警察突擊檢查了會館內的各個房間,將那些個正在進行交易行爲的當事人抓了個正着。

警察進來的時候,江帆正一個人跟三個玩着變態的男女方面的遊戲呢,看到警察進來,這老哥兒居然一點都不驚慌,看着警察囂張的吼道:“特麼的,沒看到老子正忙呢嘛,滾出去。”

可隨着手持微衝的武警進入,江帆的小弟弟瞬間給嚇軟了,他知道這次上面是動真格的了,否則不會調動武警這麼高級別的戰士,於是只好乖乖的抱着腦袋蹲在地上,等着對方接下來將自己帶回警察局審訊。

嗨,不就是piáo個娼嘛,有特麼什麼大不了的,最多罰老子點兒錢,江帆雖然抱頭蹲在地上,可心裏依舊一萬個不服氣,可當警察檢驗過他們屋內的一切,並將兩大包白色晶體狀的塑料袋拿出去的時候,江帆有些發懵。

第二天全市都在傳着同一個消息:牛逼哄哄的幻境會館被省廳給端了,據說在裏面光是賣yin的小姐就抓了一百多號,然後就是江式集團公司的大公子江帆,因爲涉嫌販賣毒品而被警方拘押,而且據可靠消息,警察後來帶着緝毒犬仔細搜查了江帆所在的包廂,在包廂的一處暗格內,查獲了大批的冰毒、搖頭丸、k粉,數量之大讓省廳都爲之震驚。

隔了幾天,另一個爆炸性的新聞再次傳出:這麼牛逼的幻境會館,它的大老闆居然是莊嚴這孫子,這讓全市的百姓都大跌眼鏡,因爲任憑人們如何猜測,都不會想到幕後的黑手居然會是莊嚴這個缺德帶冒煙的傢伙,於是廣大良好市民在感嘆的同時,大多都是拍手稱快,說警方此舉是一舉多得,不但剷除了當地的一處毒瘤,更爲本市除了一害。

一年後,江帆被一審宣判死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江帆不服,上訴到高級人民法院,隨後,法院維持了原判,江帆被注shè的死刑。

更爲蹊蹺的是在江帆死後,莊嚴在獄中被人勒死,因爲下手的是個死刑犯,因此責任方只是提前對死刑犯執行了死刑作爲懲罰,可是個明眼人都看的出來,這是江家花了大價錢買通了裏面的死刑犯,就是要莊嚴死在裏面,好報白髮人送黑髮人的這一箭之仇。

如果死的是個有道德的人,也許人們在茶餘飯後還會感慨一番,說這個人生前如何如何,死得有點兒可惜了了,惟獨死的是這個莊扒皮,市民無不拍手稱快,畢竟莊嚴只是組織賣yin,法院最終判了他有期徒刑七年,剝奪政治權利三年,有朝一日這孫子還是會出來的,到那時候這個城市不知道又會有多少老百姓要受害了,因此不少人就說這是報應,遲來的報應。

因爲江帆被判了死刑,嘉怡再次委託秦飛揚作爲自己的代理律師,與江家爭奪孩子的撫養權,這次的秦飛揚可謂是卯足了精神,在法庭之上大顯身手,有理有據的將孩子奪了回來,讓嘉怡母子可以再次重逢。

可當天夜裏,跟嘉怡在飯店吃完飯後,開車回家的飛揚,卻因爲飲酒過量,將車撞到了路旁的大樹上,因爲失血過多,死在了急救車內

待續 就在嘉怡贏得孩子撫養權的當晚,本市最爲豪華的酒店內,嘉怡開了個包廂單獨宴請飛揚。

酒過三巡菜過五味,嘉怡醉眼朦朧的舉起高腳杯,“飛揚哥,你真的一點兒都不心疼幻境被查封嗎,那可是你的全部家當啊。”飛揚搖晃着酒杯內琥珀色的液體,聽嘉怡問完後,一口乾了,然後緩緩的說道:“錢,我可以再賺,但我永遠也不想揹負着讓你失去一切的負罪感,那種感覺讓我如坐鍼氈,讓我每天都無法坦然入睡。”

見嘉怡沒有說話,飛揚繼續自言自語道:“對於江帆和莊嚴這種社會敗類,即便法律不能給他們應有的制裁,我也會通過其他的途徑懲治他們,這個話題就到這兒吧,今晚我們只是喝酒聊天,不談公事。”

重生之庶女心計 “好。”嘉怡非常爽快的將自己杯中的酒水喝掉,隨後又給飛揚倒滿,兩個人就這樣你一杯我一杯的喝了起來。

其實幻境會館真實的幕後大老闆是飛揚,而嘉怡則作爲管理者間接的參與到這其中,打第一次飛揚輸掉官司後,飛揚就立志要通過法律以外的途徑替嘉怡討回公道,只不過那個時候他的力量太渺小,甚至連養活自己都成問題,但隨着唐麗君官司塵埃落定後,自己身價暴漲,人脈也是越聚越多,飛揚開始將報復的事情列入到頭等大事去做。

要說人倒起黴來啊,喝口涼水都塞牙,飛揚這邊正愁沒有收拾莊嚴和江帆的辦法呢,莊嚴這傻逼卻巴巴的帶着合同來尋求合作了,這不就等於變相的給飛揚支招來了嘛。

飛揚之所以留下合同的副本,最關鍵的就是那上面有莊嚴的個人信息以及簽名,這讓飛揚從中找到了最佳的辦法。

飛揚先是通過自己的關係網打點好方方面面的關係,再利用莊嚴的名字註冊了幻境這家會館,然後由嘉怡出面招聘了會館內初期的員工,隨後嘉怡便辭職隱身到幕後,電話遙控起幻境會館內的經理。

至於會館內出現的那些個外圍,三線明星,說白了都是飛揚利用唐麗君和其他一些娛樂圈客戶的關係,散出風去,說這家會館能夠讓這些個懷揣明星夢的人一夜成名,當然也有成名的,只不過是極少數罷了,有着明星助陣,加上裏面足夠霸氣的硬件設施,本市的那些土鱉就開始拼了命的往裏面砸錢,加上當地百姓的口碑效應,幻境會館在短短的時間內就取得了質的飛躍。

而作爲一名律師,秦飛揚清楚的知道法律是講究證據的,爲了將證據鏈條準備齊全,更爲了將矛頭直指莊嚴,飛揚費了好大的勁兒纔在銀行內用莊嚴的名字開了個戶頭,每個月發給幻境內員工的薪資,都是從這個戶頭划過去的,即便莊嚴想要抵賴,也是不可能的。

至於說毒品,那是早就給江帆下的套兒,只要對方來這裏,就一定會掉到圈套之中,更何況對方本就是個不學無術的紈絝子弟,根本就不知道自己早就被對方盯上了,還傻了吧唧的包了個vip大包,方便自己經常來這裏鬼混,這就更給飛揚在他的包廂內藏毒創造了可乘之機。

要說起莊嚴死得一點兒都不冤,屬於罪有應得,不過江帆死得就有些不值了,畢竟他只是傷害了嘉怡一個人,可問題嘉怡的後面是飛揚,愛屋及烏的同時,也恨屋及烏,飛揚深知如果想成功的取得孩子撫養權的話,江帆就必須得死,否則以江家的背景和實力,孩子是萬萬不會交給嘉怡的,迫於無奈,飛揚纔將江帆定下的那間vip包廂設爲藏毒的地點。

雖說這一切都是爲了替一個可憐的母親討回公道,但飛揚的做法還是有違天和,甚至有些傷天害理,所以,那天晚上飛揚發生了車禍,年紀輕輕的就命喪黃泉,死後因爲害人性命以及搬弄口舌是非,被打入到十八層地獄內受盡煎熬,這也正應了飛揚曾經的那句:如果需要下地獄的話,有我飛揚一個人就足夠了的豪言壯語。

聽完冰冰的敘述,我們一行衆人都沉默了,從感情層面來說,我個人非常贊同飛揚的做法,絕對夠個爺們兒,換做是我的話,在同等的條件下,我也會去這樣做;但如果放到理性層面去深思的話,飛揚的做法就有一種因果報應的味道在其中了。

江帆和莊嚴傷害了嘉怡和飛揚,致使後者設計報復,導致江帆和莊嚴最終殞命在牢中,可畢竟飛揚不是世界的主宰,他的行爲同樣被冥冥之中的命數所左右,雖然算不上是多行不義必自斃,但至少也是聰明反被聰明誤,因此結局有些讓人回味,更多的則是對這個有着大好前途的有爲青年的感嘆。

看着冰冰眼巴巴的望着我,我笑着搖了搖腦袋,“你放心吧,秦飛揚的做法我個人非常欣賞,所以這個人我會幫你救下來的。”

“真的嗎,謝謝上仙,謝謝上仙。”冰冰沒想到我也是個性情中人,興奮的神情立刻就顯露在她的臉上,“走吧,咱們大家一起將飛揚救出來吧。”說完這話,還沒等我指揮衆人分頭尋找呢,打不遠處某個鬼卒拉扯着一個渾身傷痕的惡魂就來到了我們的眼前。

“上仙,小的依照您的吩咐,將飛揚帶到您面前啦。”我很吃驚對方能未卜先知,不過看着大個兒鬼卒衝我笑眯眯的樣子,我算是知道爲什麼人家能做到這點了。

還沒有等我開口道謝,大個兒鬼卒就來到我的身前,“走吧,還有不遠就是通往十八層地獄第二層的洞口了,趁着還有時間,我送你們下去,我能爲你做的也就只有這些了。”

我有些莫名的小感動,於是來到大個兒鬼卒的身前,一把抱住了對方,感激的說道:“兄弟,別在地獄裏混了,在這種壞境之下,好人都會發瘋的,如果有合適的機會,爭取到上面做一個負責押解魂魄的鬼卒,最好是重新投胎做人,也好過在這裏遭罪啊。”

發現對方的身軀有些發顫,我繼續開口說道:“你們說是獄卒,其實跟這裏的犯人又有什麼區別,人家只要熬到時間還會有重新投胎的機會,你們卻要一直在這裏工作下去,所以信我的,就趕緊離開這裏吧,如果我遇到主管這事兒的負責人,也會替老哥你求情的。”

待續 我發現自己的身體被對方的胳膊緊緊的抱住好久好久直到其他的鬼卒們發出咳嗽的聲音大個子的鬼卒纔將我鬆開並朝着其他鬼卒們吼道:“誰有紙和筆”

“您看這個行嗎”一旁的鬼卒居然拿着我丟棄在洞穴內的毛筆並遞了上來

“誰有紙”大個兒鬼卒依舊詢問着身邊的衆鬼卒只不過這次沒有人回答他了

“別問了我這兒還有一些剩餘的”從八寶錦囊內掏出一張畫有符紙圖案的紙張用火摺子點燃後一大沓兒符紙出現在衆人的眼前我從中抽出一張遞到對方手中只見他將毛筆尖兒放到口中舔了舔隨後利用毛筆上面殘餘的墨汁混合着他的口水在紙上寫了一些鬼畫符一樣的東東寫完以後他將這張紙遞到了我的手中“揣好了當你遇到難處的時候將這張紙拿出來給對方看”

聽着對方的解釋我仔細端詳着手中的紙片發現上面的字跡居然跟押解念楚的那個鬼卒隊長留給我的一模一樣看來這應該是地獄內部的文字了只不過我不認識罷了

我當時並不知道這張紙有多麼珍貴只是禮貌性的跟對方道謝隨後來到了飛揚的身前“我叫賈樹我想問你是否願意跟我們一同在地獄其他層內尋找地藏王菩薩”

飛揚原本帥氣的臉龐我認爲這男人活着的時候應該挺帥早已遍佈傷痕看了看我又看了看我身後的冰冰他點了點頭就這樣加入到了我的隊伍當中也許信任就是這樣產生的你信任一個人而那個人又信任另外的人那麼你通過中間人同樣也會信任另外的人

不知道是因爲遞給了我紙條的緣故還是其他的原因在送我們一行人到達地獄一二層洞口之間的那段路程所有的鬼卒們都沉默不語只是低頭領着路我試圖開一開玩笑來讓大家笑一笑可結果卻是徒勞的

直到來到洞口前大個兒的鬼卒才重重的嘆了口氣隨後對我說道:“我知道勸不住你只是希望你凡事不要較真兒爭取儘快找到地藏王菩薩他老人家”

我們一行衆人千恩萬謝之後大個兒的鬼卒繼續說道:“沿着前面的洞穴往前走下去見到牽着地獄犬幼崽巡邏的人就說明你們抵達第二層了”說完後大個兒鬼卒衝我點了點頭示意我可以出發了我從口袋內再次掏出一條香菸硬塞給對方後帶着大家開始奔赴地獄第二層

通道很長按照人世間的時間計算的話我們足足走了能有六個多鐘頭依舊沒有看到大個兒鬼卒口中所說的地獄犬煩躁的情緒開始在衆人之中蔓延開來

第一個抱怨的就是媛媛“這特麼還有沒有頭啊幹走也不到盡頭不會是那羣鬼卒們騙我們的吧”

“你不說話沒人當你是啞巴”念楚心情也不好一開口就是惡語相加氣的媛媛狠狠的瞪了念楚一眼隨後開始跟冰冰訴起苦來

“大家都少說幾句聽賈樹的”水生適時的加入進來並將最終的決策權交到了我的手中

“大家要是累了可以休息一會兒我再拿些食物出來大家好補充補充體力”“賈樹”不等我伸手到八寶錦囊內一旁的張大爺就出手製止了我“前面的路還很長你帶的這些東西都是救命用的不要浪費在這裏”我看了看張大爺又回頭望了望身後的衆人發現大家都沒有表態只好接受了張大爺的好意可還沒等我轉過身來一股腥臭的味道就從前方傳了過來

“這特麼什麼味兒啊”飛揚皺起眉頭用手在鼻子附近扇着風彷彿就他鼻子好使似的還沒等其他人回答幾聲狗吠的聲音再次傳了過來我發現在場的衆人除了我緊張以外其他人貌似都跟沒事兒人一樣

要知道按照大個兒鬼卒所說的能力排序在第二層內的守衛基本都是鬼卒隊長級別的人物我真的很擔心自己無法照顧如此衆多的惡魂可他們卻真拿我當萬能人來使用鬱悶啊真就是能力越大責任就越大

想到這裏我趕緊從八寶錦囊內將符籙掏出快速的翻了一會兒後從裏面抽出四張來並朝身後的衆人喊道:“都聚集到一起快”

衆人見我神情緊張也都知道不好於是趕緊一個個的湊到一起

“一會兒不管發生什麼事情你們都不可以出來聽到了嗎”我邊在地上用腳書寫着咒文邊將抽出來的四張靈符按照東西南北的順序貼在地上大大的罡字上面

說白了這不過就是一個小型的天罡護身陣法地上能夠看到的是一個大大罡字而在書寫罡字的每一筆畫上我都念了與之對應的咒文並注入了與之對應的靈力看來沒事兒常去四姑那裏翻翻古書還是沒有錯滴最後我將東西南北四帝君的守護符貼好就等着地獄犬幼崽們的到來

說句良心話當時我心裏真的沒底要知道我學過的陣法都是紙上談兵最多也就是沒人的時候在四姑家的空地上面自己比劃比劃根本沒拿到實戰當中來應用今兒要不是着急我還真就沒想過要將這種東東拿出來實際應用算了都到這個份兒上了死馬當活馬醫吧總好過我在打鬥的同時還要分神照顧身後的那羣人

就在我貼完最後一張守護符以後十幾條地獄犬紅着眼珠子順着血盆大口流着哈喇子就來到了我的跟前

與第一層裏遇到的地獄犬幼崽相比這裏的地獄犬幼崽們體型明顯要大過對方而且牙齒更大爪子也更爲鋒利看得我是後脊樑背直冒冷氣卻又不敢貿然的出手因爲我是真怕剛剛佈置的天罡護身陣法無效啊

就見眼前這些個地獄犬們呼呼的喘着粗氣而且那味道真的令人作嘔但我哪兒有時間噁心啊只能是收攝心神將靈力佈滿全身結好手印等着對方攻擊上來

終於地獄犬當中有耐不住性子的了仰天長嘯了一聲吼朝我就撲了上來

還好我看它跳過來還是跟慢動作一般於是一個手印印在了對方的肚皮上地獄犬哀嚎了一聲直接被我擊飛了出去可就是這一聲讓餘下的地獄犬們全部豎起了耳朵隨後接二連三的朝我撲來眼見着一場惡戰在所難免

待續 起初我對付起地獄犬幼崽來還是遊刃有餘的,因爲它們最多也就是三兩個同時撲上來,可隨着被我擊傷的地獄犬越來越多以後,這些傢伙居然改變了戰術,一齊朝我撲來,而且分工明確,那是咬腦袋的咬腦袋,咬胳膊的咬胳膊,咬腿兒的咬腿兒。

要不是小太爺斥字訣玩得好的話,估計最少得被這羣傢伙咬得血肉模糊了,更讓我感到鬱悶的是,眼前這十三條地獄犬幼崽偷偷數的,就跟特麼打了雞血一樣,每次被我擊倒後,用不上三十秒,就再次爬起加入戰鬥,這尼瑪的恢復能力也忒強悍了吧,,。

終於,我最不願意看到的情況發生了,一隻被我擊飛了的地獄犬,朝着天罡護身陣跌落了下去,由於心裏沒底,我靈力瞬間集中在雙腳,先對方一步來到了陣法的外圍,隨後再次朝對方的肚子上面踢了一腳,改變了對方落下的地點,可就這一舉動,卻被那些地獄犬看在了眼中。

隨後這些狡猾的傢伙再次改變了戰法,每次都是六條攻擊我,餘下的七條攻擊陣法內的人們,害的我只能擋在陣法前面,不停的將攻擊過來的地獄犬幼崽擊落。

虧着洞穴內場地狹長,我一夫當關萬夫莫開,否則的話,這些條地獄犬要是從四面八方進行圍攻,估計我就是三頭六臂也救不下幾個。

陣法內的飛揚、水生、張大爺和郭大爺四個人將一衆女眷圍在當中,雖然四人手中沒有兵刃,可看到出來,只要有某一隻地獄犬突破進去,這四個人會第一時間的衝上去迎擊對方,男人,在關鍵的時候,是要挺身而出的。

戰鬥再次持續了十幾分鍾後,我身後的郭大爺忽然大喊了一聲:“你是誰。”隨後砰的一聲巨響,我就聽到身後傳來了巨大的撞擊聲。

“你們是誰,膽敢跑到剪刀地獄內胡作非爲,還不統統束手就擒,爺爺還能饒了你們的狗命,否則就休怪爺爺不客氣啦。”還沒等我回身救援呢,身後就傳來了質問的聲音,我將再次撲上來的幾隻地獄犬幼崽擊飛後,側過身子回頭望去,就發現兩個腦袋上面長出犄角的鬼卒,此刻一個正躺在地上哼哼着,而另一個鬼卒則手持鋼叉,神色慌張的看着我。

我捎了眼地上字跡變淡的符籙,知道陣法起效果了,否則對方的偷襲怎麼會被輕易的化解掉呢,想到此處當即閃身,讓一隻撲向我的地獄犬幼崽朝陣內撞去。

我在末日有臺SCV “砰。”果不其然,那傢伙的腦袋就跟撞到了牆壁上一樣,硬生生的被彈飛出去好遠,藉着鬼卒吃驚的機會,我快速的閃身到對方的眼前,並將靈力集中在胸膛,大聲的吼道:“別打啦。”

站立着的鬼卒也沒想到我會來這麼一招啊,震得他丟下手中的武器,雙手捂住耳朵並閉上雙眼瑟瑟發抖,至於那羣地獄犬幼崽,看到主人害怕的樣子後,紛紛退出去多遠,直勾勾的盯着我們衆人,等着主人接下來的指示。

過了好半晌兒,地上的鬼卒才掙扎着爬了起來, 並推了一把身旁還在捂耳朵的鬼卒罵道:“何二,你幹啥子呢。”

“何大,你說什麼,我聽不見。”何二捂着耳朵,大聲的朝對方嚷嚷着,看得我直想笑。

何大一把將何二的雙手扒拉下來,“瓜娃子腦殼進水啦,咋個不指揮犬娃們啦。”“我聽不見。”反正不管何大沖何二說什麼,何二就是一句,我聽不見,何大說到最後,一巴掌拍在了何二的後腦勺上,大喊一聲,“龜兒子,眼神不好使,耳朵還聾了撒。”“你幹嘛打我。”何二這次總算是換了一句臺詞,在場的衆人再也忍不住了,紛紛哈哈大笑起來。

聽到我們的笑聲,何大扭過頭來,用手中的鋼叉指着我問道:“龜兒子,殺到第二層來,不好好贖罪,硬是要我恩出手才肯幹休,腦殼是不是壞掉咯。”

還沒等我回答,何二再次來了一句:“我聽不見。”

衆人再一次大笑後,我忍住了回答道:“這位四川的鬼差大哥,我是隨朋友來這裏尋找地藏王菩薩他老人家的,還麻煩您行個方便。”說話的同時,我從口袋內抽出兩根香菸我學聰明瞭,一次一盒我真給不起遞了上去。

何大倒也不客氣,伸手就接了過去,然後別在耳朵上朝何二吼道:“你個渣渣,也不曉得對方來做啥子,就提勁兒打靶逞能。”

何二接過香菸後,馬上一改最初的口風,直接陪笑着說道:“諸位不好意思哈,我大哥腦袋進水了,剛纔的事情純屬誤會。”

“你個龜兒子腦殼才進水了撒。”扭過頭來,何大一臉笑容的說道:“誤會,誤會啊。”

我一直挺奇怪他們倆爲毛轉變那麼大呢,僅僅是一人一根香菸而已啊,後來通過跟他們交談我才知道,只有那些被閻羅王特批的人,纔有資格帶東西來到地獄。

隨後,何二將地獄犬幼崽驅散,帶着我們一行衆人朝洞口走去。

不得不說,這哥兒倆天生就是一對活寶,恢復聽力後的何二,與給我們引路的何大,在一路之上你一言我一語的互相掐着,給我們逗得簡直不行了,後文中我儘量用普通話來敘述何大的話吧,主要是何大說的話,很多我都記不清了,還望廣大讀者諒解。

我將此行的目的,以及身後衆人的情況簡單的說給何大跟何二知曉,這倆兄弟不住點頭稱讚,說我是個有擔當有義氣的好人,誇得小太爺心裏很舒服,於是又打賞了幾根香菸給他們倆。

可沒想到,這哥兒倆居然將香菸栓在頭髮上,牛氣哄哄的走在隊伍的最前面。

“你們頂着幾根兒煙幹嘛,上供啊。”由於混熟了,彼此之間說話也沒什麼顧忌,飛揚開口就損着這哥兒倆問道。

“這你就不懂了吧。”何二摸了摸腦袋上的犄角,然後擺出一副自認爲非常酷的pose回答道:“這是上仙給我們哥兒倆的東西,我們得讓其他的差役好好的看一看。”“就是就是。”何大小雞啄米似的點着頭,附和着何二。

對方剛說完,就聽張大爺捂着鼻子說道:“怎麼這麼臭啊。”

待續 “是啊,怎麼跟老老年兒那街邊公廁似的。”水生也捂着鼻子說道,餘下的衆人也都一一皺着眉頭,彷彿那味道有多刺鼻似的。

雖然我也聞到了那刺鼻的味道,但我挺反感後來這羣假惺惺裝作清高的傢伙,話說人吃五穀雜糧,哪個不拉屎屙尿,而且吃的越高級,拉出來的就越臭,得的病就越稀奇古怪,想到這裏,我朝身後的衆人說道:“知道嘛,按照化學裏分子來定義的話,聞到臭味就等同於將粑粑的分子吸入到鼻腔內,隨後經過大腦分析後,將這種味道是從粑粑身上傳出來的結論告知給你”

“賈樹嘔。”念楚就知道打我嘴裏說出來的絕對沒好話,這不才聽了一半就打斷了我的話語,隨後開始嘔吐起來。

張大爺倒是沒說什麼,不過一個勁兒的用他那小眼睛翻楞我,餘下的衆人倒是不敢說什麼,可一個個的看那樣子也不好受,估摸着要不是打不過我的話,早就如同剛剛地獄犬幼崽那般撲上來,將我掀翻在地,一頓暴揍了。

“哈哈,上仙說得的確有趣,小的自愧不如。”何二倒是會拍馬屁,說得我很舒服啊,“前面就是糞尿泥小地獄,不臭纔怪。”何大蔑視的看着身後的衆人,將第二層第一個小地獄的名稱告訴給大家。

“不是,我怎麼聽說十八層地獄裏的第二層是剪刀地獄呢,什麼時候粑粑尿之類的都劃歸給第二層了。”雖然我對十八層地獄認識的不多,但基礎的知識我還是瞭解一些的。

“上仙這您就不知道了吧。”“嗯。”我疑惑的看着何二,就看何二伸手摁住何大的嘴巴搶着說道:“只要是犯了陽界男女yin邪之事,死後都要下到十八層地獄裏的第二層來贖罪,而這糞尿泥小地獄就是男性惡魂在陽世經常跑出去的懲罰。”

“那按照你這說法,陽界那些個piáo客,還有養小三的男人死後,豈不是都要來這糞尿泥小地獄裏接受懲罰啦。”好傢伙,乖乖隆地咚啊,這得多少人啊,我心中暗自想到。

“上仙您說的那幾種惡魂是最稀鬆平常的啦。”何大推開何二髒兮兮的爪子,急着朝我說道,恨得何二上去就是一腦瓢,給何大揍得直髮懵。

“你敢揍老子。”何大剛要還手之際,我趕忙問道:“怎麼着,難道這裏還有什麼奇葩不成。”

“我來說。”“我來說。”何大何二爭搶着要講訴給我聽,於是也不顧及自己獄卒的身份,居然你一拳我一腳的守着我的面兒就動起手來。

“你倆石刀剪頭布,誰贏了誰說。”這倆鬼卒要是這樣爭執下去也不是個辦法啊,於是我提出了一個非常合理的建議。

何大很不幸的出了拳頭,而何二出的是布,於是何二興高采烈的拉着我的手就往前走,邊走邊說道:“來來來,我帶你去看看那個奇葩,讓他親口講述給你聽。”何大則用腳踢着路面上本就不多的石頭子,糾結的跟在我倆的身後。

也就是剛從通道內露出半拉腦袋,我就被撲鼻而來的sāo臭味薰得好懸嘔吐出來,“嘔”我努力吞嚥着胃部返上來的東西,好半晌兒的工夫纔開口問道:“這特麼什麼味兒啊。”話剛說完,我又感覺到一陣的不適,趕忙後退幾步回到通道內,味道這才小了一些。

“哎呀,上仙,小人的過錯,小人的過錯。”說話的同時,何二將手伸進自己的褲襠內,一陣揉搓,當丫將那爪子拿出來以後,居然攤開掌心讓我看:就見丫的掌心此刻多出了十幾粒黑灰色的小泥丸。

閃婚總裁大人難伺候:甜寵貼身辣妻 何二這貨很熱情的來到我的身邊勸我道:“上仙,您趕緊拿兩粒兒放到鼻孔內,這樣就聞不到糞尿泥小地獄裏的味道了。”

看着何二手中的小泥丸,我怎麼有種這貨剛剛是搓蛋蛋搓下來的這些泥丸的感覺,本來已經回到胃部的那些東西再次涌到我的嗓子眼兒那裏,害的我一時說不出話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