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嗯了一聲說:“不怪你,本王不束髮自有不束髮的道理。”

我這時候心一酸,就想起了南宮燕來了。不束髮不是個形式,只是在提醒自己,還有事情沒做完呢。自己如果忘了,別人也會提醒你的,比如眼前的精靈士兵。

他讓我稍等,然後跑進城門,不一會兒出來一隊人馬,有一個穿着金甲的將軍出來,同樣是身體纖細,這樣的身體根本打不了仗。好像,據記載,精靈族從來就沒有和誰發生過戰爭。他們都是手藝人,平時吃點虧也就忍了。

但是這種忍耐,到什麼時候纔是個頭啊!大家都是貪婪的,得寸進尺,永不知足。

將軍下馬,拱手道:“九幽王果然威風凜凜,屬下李紅山,是紅袖和紅菱的哥哥,我妹妹們現在可好?”

我趕忙還禮,說:“都很好,在我鬼界混的風生水起,實乃精靈族之榮耀啊!”

“那就好,那就好,請進吧!”

在關隘吃喝一頓,我和這位李紅山聊了聊那對雙胞胎的情況,並且我告訴他:“現在兩個人不是一個樣子了,此刻我見到紅菱經常有一種錯覺,以爲那是紅袖,見到紅袖又以爲那是君若蘭。不管怎麼說,紅袖成功換了本體,還是值得慶祝的。”

“只是苦了紅菱了,當初全家都不同意嫁到九幽城,就她自己願意。真不知道是怎麼想的,現在好了,連個子嗣都沒有,那夜孤零便犯下了這等大錯,以後她一個人可怎麼生活啊!”

我心說,大哥你放心,我會無微不至地照顧好她的。媽蛋,小爺我突然邪惡了,怎麼突然對別人的老婆這麼有興趣了呢?是不是每個男人都這麼邪惡呢?

火山再一次噴發了,紅色的岩漿從山頂流了下來,到了山腰便凝固了,大量的火山灰騰空而起。李紅山讓大家帶好防具,還給我了一個,這是用紗布做的口罩,戴上後呼吸明顯暢快了。他說:“這是特殊的植物填充物做成的,再大的煙塵也沒關係。”

我心說,這東西要是在北京賣,估計銷量會特別好,代理一下,是發大財的節奏啊!我說:“產量高嗎?”

“太少了,這種植物指在火山口周圍纔有,運氣好一年能收一茬,運氣不好,火山噴發就給燒了。”他嘆了口氣說:“今年恐怕又不行了,剛纔那次大噴發,如果岩漿落在上面,瞬間就燒燬了。這裏面的填充物只是那植物的花絮。”

我說:“那真的是太可惜了。”

吃喝完了,我去看看我的大龍馬,正在馬棚裏吃着草料。我解開了它的繮繩,對於它來說,這是毫無用處的。大龍馬的智商完全不低於一個十歲的孩子,並且有着很好的預感能力,前方要是有致命的危險,它是絕對不會再前行的。 劇透在無數位面世界 甭說是大龍馬了,貌似隨隨便便一頭毛驢都有這能力。

看它沒什麼,我也就回來睡覺了。

一夜都聽着外面轟隆轟隆的響,早上一起來,就看到士兵們在打掃,兵營裏滿是落下的黑灰。這些都是極好的養料,士兵們把這些飛灰裝進了袋子裏,然後往一個倉庫裏運送。打掃完了後,大家開始擡水沖刷地面,幹勁十足,精神狀態再也沒有這麼好的了。

早就聽說精靈都是勤快的,今天我算是見識了,他們似乎覺得勞動是一種享受,都陶醉其中。勤勞善良的精靈族,擁有巨大的財富,只可惜,沒有強大的國防,不被欺負才怪了。

我清楚,楊離這樣的人可不會來走這條管道,他可不是個愛守規矩的人。一定是嗖一下就飛進了這精靈的地盤,直接就跑去找*了吧。

我騎上大龍馬直奔精靈族腹地,精靈族雖然土地不多,但是我發現人口衆多,密度很大,我走了一路上百里,路旁都是房屋田舍,商業繁榮,製造業發達,可以毫不誇張的說,這是地界最發達的地方。

每個人的腰帶上都掛着一個袋子,走起路來噼裏啪啦作響。不用說,這裏面都是金銀。大家都面色紅潤,穿着得體,街上穿絲綢的竟然佔了大多數,穿布衣的基本都是那種呆頭呆腦的人。我也看出來了,人家都是過的小康生活。

這裏的房產業也很發達,一個個的小屋在半山腰掛牌出售,路邊進村子前都有詳細的地圖,可以很容易看到每一棟標着號牌的房子。

街道上乾淨整潔,沒有任何的髒污之處。自打我進了這金城,就覺得呼吸都順暢了。金城,真的是黃金之城,富庶繁華,名不虛傳。

精靈族的人都很有見識,和妖族的大相反。並且這裏是開放之地,我一路走過去,妖魔人鬼見到了很多。

總算是打聽到了*鐵匠鋪的位置,就在城北三裏處。出了城,騎上馬,直奔這鐵匠鋪,鐵匠鋪不是很大,建築也有些年頭了,但是看起來很乾淨。裏面冷冷清清,我進去的時候,也沒看到什麼兵器,只有一些鐮刀之類的農具。

一個六七歲的孩子坐在凳子上,靠着柱子在打瞌睡。一身布衣,但是洗的很乾淨,上面還有補丁。我咳嗽了一聲,孩子猛地睜開眼,隨後又閉上眼說:“爺爺早就不打造兵器防具了,客官還是去別處看看吧。”

我問了句:“爲什麼呢?你爺爺手藝精湛,不打造兵器防具豈不是可惜了?”

“打造了纔可惜,我的兩個姑姑就是因爲這個被人給搶走了。”他撇撇嘴說。

“我猜你姓李。”我笑着逗他。

“廢話,我爺爺姓李,我自然就姓李,不要騙我了,我不是小孩子了。”

“我認識你爸爸,我來的時候見到你爸爸了。”我說。

孩子這下樂了,跳下凳子,對我行禮說:“這位叔叔,請問我爸爸可帶話給我?”

“讓你好好照顧爺爺。”我摸摸他的頭說,“還不把你爺爺請出來啊。”

這孩子笑着答應了一聲,跑向了後院。很快,我看到一個乾瘦的老人走了出來,但是精神矍鑠。

我趕忙行禮說:“李大叔,我是楊落,特地來拜訪的。”

他想了好一陣,然後問:“可是九幽王,楊落楊大人?”

我趕忙說:“在您面前,不敢自稱大人。”

“哎呦哎呦哎呦。”老人家後退兩步,拱手行禮。

我趕忙托起他的手臂說:“老人家,您這可是折煞小輩了。我和紅袖是最好的朋友。”

他這時候顫顫巍巍問我:“紅袖和紅菱,可好?前陣子我聽說有兵變,可受波及?”

我搖搖頭,說:“都很好,紅袖現在已經成功換了一具人類的本體,紅菱現在幫我打理九幽城的內務。可以說都有建樹,老人家請放心。”

“那就好,那就好。”他嘆了口氣說,“要不是我這手藝招來那麼多歹人,也不至於讓我兩個女兒流落異地他鄉。真的是紅顏禍水啊!”

“老人家放心,我會照顧好您的兩個女兒的。”我說。

“那多謝王爺了。老夫感激不盡啊!”他又要行禮。

我心說拉倒吧,小爺還要指望李紅袖多照應呢。我只是在這裏買好罷了。我們進了後院,那孩子叫小豆子,給我和*倒茶。

我這纔開始進入了正題,問道:“李大叔,可有以爲姓楊的朋友來找您打造內甲的啊?” “有,就在昨日,不過我拒絕了。並且推薦他去了三裏外的杜家作坊去打造了,怎麼了?”他嘆了口氣說,“好材料啊,很久沒有遇到這樣的好材料了。只是,我是真的厭煩了打造兵器防具,但是又手癢。”

焚顏絕愛:冷麪老公的強勢妻 我嘆了口氣說:“本來,我有求於李大叔的,您這麼一說,我倒是不好意思開口了。”

*一聽立即站了起來,看着我說:“王爺這話就說的外道了啊,你和紅袖難道不是……”

我趕忙行禮,紅着臉說:“不瞞您說,我對紅袖確實有很深的感情,紅袖對我也是有情誼的,只不過,我們現在是人鬼殊途,她雖然得到了人類軀體,但是那軀體至陰至寒,我們……”

我嘆了口氣,搖搖頭很惋惜的樣子。

*也嘆了口氣:“造化弄人,有時候就是這樣,誰也沒有辦法。”他話鋒一轉說:“對了,你求我打造什麼兵器啊?”

我說:“是防具,不需要太大,只要護住我的左肋就好了,一個拳頭這麼大的地方。”

“有材料嗎?”

我問:“什麼材料好呢?紫晶石可以嗎?”

李大叔搖搖頭說:“紫晶石用來隔絕屬性是絕品,硬度也夠,只是還是不太好,要說打造護體甲,最好的材料是魔界獨有的一種材料,叫血珊瑚。這種東西在北海深處,由魔珊瑚吐出來的,極爲罕見,不是金屬,不是礦石,不是木材,在五行之外,屬於奇材啊!”

我點點頭說:“看來,有機會要去魔界北海一趟了。”

“你先脫下來衣服,我看一下形狀和尺寸,給你打造一副暫時的替代品,等你找到合適的材料,大叔再給你精工打造。”

我脫了衣服,老人家用一個木盆攪合了半盆的橡膠,然後煮了,黏糊糊的,貼在了我的左肋上,問我是什麼形狀的,我比劃了一下說:“這麼大。”

“你這裏是很薄弱,我感覺得到,這出自我對材料的熟悉。”他說,“看來你是急切需要一個局部護甲。”

他說着從旁邊的屋子裏拽出一個袋子來了,然後撅着屁股翻找,最後喊了句:“豆子,爺爺那個萬年寒鐵呢?”

小豆子趕忙從牀下拽出一個箱子,拿出一塊晶瑩剔透的晶石來。*笑着說:“這塊寒鐵還是我無意間在路邊看到的,賣貨的當是水晶石賣呢,很多人不識貨,我撿了個漏,你猜猜多少錢買來的?才五兩銀子。”

我接過來,拿在手裏看看,問道:“實際價值呢?”

“黃金三萬兩。”*說完哈哈笑了起來。然後撕下了我肋部的橡膠,放在了一旁,說:“我這就是熔鍊,大概三天就能打造完畢了。”

“那我就在這裏等。”我說。

“你要給我拉風箱。”*笑着說。

我覺得三天還來得及,這魔天嶺,中玄城,龍虎山,和幽冥谷那些傢伙,都不是傻子,不到萬不得已,不會打架的。開始的時候一定是談判,這過程會很漫長,我還是抓緊提高實力爲好。咱修爲不咋樣,就從裝備上入手吧。

媽蛋的,做個裝備狗,打遍天下無敵手。

老爺子的手藝可不是蓋的,寒鐵在爐子裏燒紅了,老爺子用鐵鉗夾出來,掄起大鐵錘就砸了下去,頓時火花四濺。我拉着風箱,火燒出來,照紅了我們的身體。

小豆子不停地餵我們喝水吃飯,不敢懈怠。三天,一刻不停地打造,總算是打造成了,但是問題來了,需要附魔,而且需要吸附力很強的靈魂才行,比如八爪魚,壁虎,甚至是蒼蠅都行。只是,這些東西能成爲有思想的妖獸或者魔獸的太少了,都是最低級的動物,誰見過螞蚱,蒼蠅這些東西成精的啊!

老爺子嘆了口氣,將這個晶瑩剔透的護甲放在了我的左肋上,貼合度超級好,他說:“萬事俱備,只欠東風。你需要找到一個妖獸或者魔獸,抽取靈魂附魔,必須是攀附力特別強的,到時候我爲這護甲附魔,它就能像是活物一樣貼在你的肌膚上保護你了。”

我嗯了一聲說:“可遇而不可求啊!”

“不,也許我知道哪裏有。”他用手一指說:“就在爐山口,有一種生活在火山口內巖壁上的魔獸,靠着火山熱量生活的,叫火掛。它畏寒,喜歡吃鐵礦石,鋼皮鐵骨,攀附力超級強。裏面生活着很多,自然有一些高等級的,記住,必須要靈智未開的魔獸才行,我們才能控制住屬性。”

我嗯了一聲說:“事不宜遲,我這就去。”

“小心行事,那火山口極不穩定,看到事情不對,立即抽身而退,不要強求。”

我點點頭說:“我明白。”

騎上大龍馬,全速前行。一路上沒有歇息,一直到了這爐山之下。這裏簡直就是火焰山啊,周圍的空間都被烤的彎彎曲曲的似的。我下馬,一拍馬屁股,大龍馬一刻都不停留,揚起蹄子飛奔而去,這裏確實太熱了,寸草不生。

這我還是陽間的人,頂抗力強一些,要是陰間的人到了這裏,估計早就死掉了。我艱難地上山,這裏的石頭都是燙手的。我不得不用真氣將自己包裹了起來。這樣才感覺好了起來。

一步步向上,用了三個小時,總算是爬到了火山口的邊緣。天已經黑透了。

望下去,在火山口深處,紅色的岩漿在涌動。刺鼻的氣體不停地噴出,發出呼哧呼哧的聲音,就像是一個怪獸在呼吸一樣。

我屏住呼吸,慢慢飄落,在巖壁上,我還真的發現了一些趴在石壁上的魔獸。從來沒有見過,身體扁平,和山石顏色一樣,有迷彩花紋,頭很大,有鋼牙,四條腿平鋪出來,有一個長尾巴。我剛要靠近一些,下面的岩漿涌了出來。

我立即上浮,速度不夠,我靠邊,一蹬巖壁,身體嗖地一下就竄了出來,隨後岩漿噴發,呼地一下,就在我的身下,就像是怒放了一朵巨大的牡丹一樣,非常壯觀。同時,我也驚出了一身的冷汗。乖乖!

這一股噴完後,岩漿四射,下面的涌動了幾下又落了回去。我接着下落,發現那些火掛還在那裏趴着,很明顯,它們是不怕這高溫的生物,真的是奇特的動物啊,不愧是魔獸。

我慢慢下落,不知道啥樣的纔是等級高的,但是我知道,世間的東西遵循一個道理,那就是越大的等級越高,價值越高。比如汽車,飛機,坦克,豬,都是越大越值錢。我開始努力尋找大個的,當我快要落到底部的時候,一眼就看到了一個大傢伙,和磨盤差不多大小,而且在它周圍還有很多大鍋那麼大的。我心說,就是丫了。

慢慢靠近,落在巖壁上,一伸手就抓住了這貨的尾巴,心說直接拽進火星的火山裏,這樣看你怎麼跑。手一抓住,立馬就收了,速度之快,不等這羣東西發現。可是隨後,腳下的岩漿猛地就涌了出來,似乎這岩漿是受到這些火掛召喚一樣。

不,一定是被它們控制的。我想,應該是它們有控制岩漿的能力,自己覺得冷了,或者遇到威脅了,就會控制岩漿噴出來。 末世無限吞噬 這下我猝不及防,身體直接就被吞沒了。

權寵京華 我捂住軟肋,瞬間真氣保護了全身。就這樣隨着岩漿上涌,被噴到了半空,就像是悟空一樣翻滾了起來,自己覺得很搞笑。

但是我知道,壞了,我的髮卡一直隨身攜帶,那是從我媽肚子裏出來的東西啊!很有紀念意義,我倒是被噴出來了,但是髮卡卻不見了。

我的衣服燒光了,就這樣光着在半空中看着火山口,有點不知所措。火山口恢復了平靜,媽蛋的,要不是老子金身護體,這下還真的被燒成灰燼了。我的髮卡呢?

看着涌動的火山口,我發愁了。要是髮卡落進了裏面,誰知道會不會沉底,誰又知道這裏面有多麼深呢?誰又知道里面溫度有多高呢。

金牌前妻 我傻眼了,不敢進去,又捨不得離開。

火山口再次涌動,我把身體擡高了一些。突然從火山口裏,呼地一下就鑽出了一隻大鳥來,足足比磨盤還大一號。剛出來的時候,身體上噼裏啪啦往下掉着岩漿,接着就渾身*,它長鳴一聲,直衝過來,圍在我的身邊飛翔。它環繞着我,不停地鳴叫着。我喊了聲:“朱雀,你就是我的髮卡!”

它竟然浴火而生了,它鳴叫着,一聲聲傳了出去,它發出的光芒照亮了整個火山。但是我明白,遠處的人看起來,還不過是再一次的噴發而已。

我看着它有些欣喜若狂的感覺。它猛地下沉,然後又上浮,將我馱在了後背上,在空中盤旋了起來。之後它鳴叫一聲,竟然直接消失了。我一閉眼,發現它直接進了那火星上,在空中鳴叫了起來,頓時,鳥獸都跑了出來,對着天空嘶吼,鳴叫。無數的飛禽開始伴飛。

我直接就感覺到自己再一次摸到了晉級的門,一閉眼,感覺自己進了一間房,裏面有一張牀,一把刀,就這把破天刀。破天刀掛在牆上,在牀上擺着一本很薄的書,我看到了,叫《破天》。 隨後,我又回到了現實,睜開眼就感覺到周圍嗡地一聲,我就在這火山口晉級了。再次內視,發現那朱雀落在了一棵巨大的樹木上,它站在上面,閉上了眼睛睡了。

那火掛就在遠處的火山口裏,此時火山噴發,從來沒有這麼劇烈過,蘑菇雲飄散出去,鳥獸四散。生機勃勃的一天又開始了。

我想,從這裏出去後,先去那石頭宮殿裏看看,隨後要去那龍虎山走一遭了。我突然有一種感覺,那就是廣闊天地,大有作爲,哈哈哈……

下了山,一聲長嘯,大龍馬的馬蹄聲響了起來。但是我看到了一個人在馬上。那就是龍映蓉,她臉色很難看,滿頭的虛汗,看來是累壞了。她說:“公子,我總算是找到你了。”

我笑着問:“你找我做什麼?”

“你,你還是先穿上點吧!”她下了馬,轉過身去,扭着身體說。

我這才意識到自己的窘境。天琴哈哈笑着說:“這身材,真好啊!接着。”

一身衣服被她拋了出來,從裏到外的一應俱全,我穿好後,又蹬上了短靴,笑着說:“不好意思啊,剛纔洗了個澡,忘了穿衣服了。”

“這裏方圓哪裏有水?我都快渴死了。”龍映蓉哼了一聲說,“公子就是欺負奴婢。”

我說:“好了好了,你一個妖族的表小姐,給我當什麼奴婢啊,你回去吧,我不需要你了。”

“公子不要,我就是要跟隨公子,我纔不回那冷冰冰的妖界了呢,我要是願意當表小姐,當初也就不會出來了。”她紅着臉說,“奴婢願意伺候公子。”

我笑着說:“你表姐知道你出來嗎?”

“她,我不要她管我,我有自己的活法。”小蓉蓉的小臉紅撲撲的,可愛極了。

我心說身邊也少這麼個人伺候,洗洗衣服啥的,端茶倒水,鞍前馬後,哪裏都需要人。咱可是個王爺,有個小仙子伺候也很帶派的。就連那個康公子還僱了那麼多擡轎子撒花的,我怎麼就不行呢?

我說好吧,隨我走。

我倆一前一後騎在大龍馬上,她在我後面,我在前面。她竟然抱着我,把臉貼在了我的後背上。我也不反對。不僅不反感,而且覺得美滋滋的。倒不是我想怎麼着,只是本能地開心。畢竟這小丫頭還是很可人的。

一路回到了李大叔的鐵匠鋪,此時是早上,小豆子剛開門就看到了我,喊着:“叔叔快進來。”

我進去,小豆子給我們倒水,很禮貌地問小蓉蓉是誰,小蓉蓉說“我是你叔叔的隨從啊!”

小豆子立即喊姐姐。老李出來了,我閉上眼,一把就將那魔獸從我的世界裏拽出來了,我的地盤我做主,我這才明白了什麼叫天,我就是這裏的天,裏面的生物都要聽我的。當然,天琴,朱雀,麒麟除外。這些都是大爺,要好好供着才行。

我再次看麒麟的時候,他趴在地上,眼睛閉上了。似乎是感覺到了我的探查,只是睜開眼看了一下,隨後又閉上了眼睛。我心說,這風啥時候能停下啊!再不停,這麒麟就要被刮死了。

李大叔拿出一個袋子,紅色的,上面有金粉畫的符咒,直接就把這幾乎瞬間凍僵的魔獸裝了進去,然後扔進了熔爐去了,他喊了句:“來酒!”

小豆子抱着個大酒罈子過來,李大叔一口口往熔煉爐裏噴酒,火呼呼地響着。這袋子材料很好,就是燒不爛,但是這裏面的怪獸此刻卻歡騰了,在袋子裏鬧了起來。李大叔喊了聲:“加火,我就不信少不化你。”

小豆子拼命地拉着風箱,李大叔往裏面填着煤炭。火越燒越旺,但是火燒得越是旺,這魔獸就越是精神,竟然在袋子裏跳了起來。弄得火炭直往外飛。

李大叔罵了句:“真的是因火而生的魔獸,不好對付啊!煉化不了,無法取魂魄,這可如何是好?”

我問了句:“這袋子可扛得住更高的溫度?”

李大叔說:“這是祖傳的寶貝,什麼火都燒不透的。”

我一伸手,調出飛火石的真火推了進去,頓時溫度就起來了,那袋子裏的魔獸跳了幾下後就不跳了,接着,袋子越來越鼓漲,最後就像個大皮球一樣。

李大叔哈哈笑着說:“強!看我的了。”

他一根手指一晃,這大皮球就跳了出來,接着,他拿出那護甲隨手一拋,懸浮在了半空,伸手一拉那袋子的繩子,說了聲:“去!”

這袋子開了,我就覺得有一絲青煙嗖地一下就鑽進了那護甲了。我忍不住喊了句:“怎麼這麼聽話?”

李大叔哈哈笑着說:“這纔是關鍵,這是祕密,將來只有小豆子知道了。”

他拿了護甲,讓我解開了衣服,然後把護甲放在了我的軟肋上,這護甲就像是長了腿一樣趴在了我的皮膚上。李大叔笑着說:“只要是你不想他下來,誰都別想弄下來,這東西的吸附能力可不是一般的啊,這是一個九級魔獸,眼看就有了靈性幻化人形了,正是時候。”

我穿好衣服後,剛要走,就聽外面楊離喊了起來:“你怎麼纔來啊?我的護甲打造好了,就等你付錢了。”

楊離一擡腿進來了,伸手說:“快快,黃金十萬兩,講了半天的價錢纔講妥了。”

我直接嚥了口唾沫,但是*卻說:“價格還算公道,你們不知道,打造這紫晶石內甲,是很消耗材料的。”

我說:“老大,你覺得我會隨身攜帶那麼多的金票嗎?我帶這麼多金票買什麼呀!?”

“那怎麼辦?你不是說你是土豪嗎?”

我一閉眼說:“這裏又沒有匯通票號,我沒辦法了。”

李大叔笑着說:“我還是有些積蓄的,先借給你們,下次來的時候,記得帶現金來,這些銀票在我們這裏是不流通的,剛好省得我出去兌換了。”

他走進了屋子,很快出來了,拿出了一大堆的金票,遞給我說:“勞煩王爺給兌換一下了。”

我接過來,驚呆了,這老頭竟然金票就有千萬,他這是掙了多少錢啊!絕對是土豪中的戰鬥機啊!

我給楊離數了黃金十萬兩,他就跑了出去,回來的時候懷裏還抱着一條大蟒,說:“我也不需要什麼高等級的魔獸妖獸的附魔,就用它湊合着,穿上不掉就行了。勞煩大師了,據說會這手藝的太少了,大師是其中佼佼者。”

*笑着說:“你是楊落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我免費爲你附魔。”

附魔完成,這一身內甲就像是有了靈魂一樣,一件件自己就鑽進了楊離的身體,之後楊離的臉色直接就紅潤了,他呼出一口濁氣,喊了聲:“那麒麟呢?給老子出來,老子讓你趴在地上唱征服。”

我心說,吹牛逼吧你就。不吹能死?是誰被打得鑲嵌進了石頭裏的啊!內視一下,麒麟似乎是聽到了,但也只是擡擡頭,睜了一下眼睛,繼續睡了。

我和楊離告辭了,離開了老李的鐵匠鋪,滿載而歸,現在有了這護甲,我信心百倍,雖然還不是很滿意,但是楊離說,這寒鐵內甲三品以下真人的全力一擊是絕對能抵擋的。他隨後問我:“我很好奇,你到底是什麼修爲啊?怎麼又是八品道了呢?”

最後他說:“你一天一變嗎?僞裝也要裝的像一些,你一天一變,誰信啊!你看我,怎麼看都是三品仙。”

我拱手說:“佩服,我裝不像。”

他問我:“我們去哪裏?”

我說找一個人。

我猜,這夜孤零一定就在這精靈的地界混呢,並且身兼要職,這是李紅菱的安排。並且我覺得,精靈的地界一定有一個很大的鍛造處,需要大量的金錢來購買材料打造這紫晶鎧甲。

夜孤零啊,你倒是讓我好找啊!你到底在哪裏了呢?我找到你要好好問問你,在搞什麼飛機!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