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嗯了一聲,卻依舊是不想在這個上面繼續糾纏。

艾希顯然也意識到我不願意在這個方面上多說什麼,轉移話題道:“王威統帥,我現在就很不明白,爲什麼帝**方面突然要跟我們妥協。雖然我們佔據了一定的主動,但是帝**也不是完全沒有機會,更何況這樣的妥協和談對我們都是爭取到了時間,帝**不過是需要訓練一批士兵,但是它的國內並不是沒有軍隊,甚至說其中還有幾支作戰經驗十分豐富的精銳部隊。而給了我們時間,我們就可以好好的消化掉我們剛剛獲得的領土,等到下一次開戰的時候,這些領土上面的資源就可以源源不斷的提供給我們,別的不提,最起碼我們的糧草獲得就方便了不少。帝**爲什麼要做出這樣的選擇呢?這一點着實讓我想不明白。”

我皺起了眉頭,艾希說的顯然十分有道理,我們都能看到的事情,那些常年經營與政治上的帝**政客和作戰科參謀不可能不知道,但是爲什麼帝**還是選擇了跟我們和談呢?一個念頭閃現在我的腦海,我猶豫了一下決定還是將他說了出來,“艾希,你覺得倫恩這個人怎麼樣?”

艾希挑了挑眉,似乎在判斷倫恩是個什麼樣的人,半晌纔開口說道:“雖然我不知道他是什麼樣的人,但是我敢肯定他是個瘋子。”

我點了點頭,倫恩雖然在平時看起來十分的正常,但是他的做事風格卻是十分的奇怪,他首先是帝**的一個軍官他居然就想着怎麼謀劃着奪取帝**的軍權,要知道當時他不過是一個地方軍的小小軍官,可是他隱約的詞彙之間似乎背後另外有一個人,但是卻顯然不可能是帝王雷恩。

我猶豫着緩緩開口說道:“倫恩背後恐怕還有一個靠山。”

艾希愣了一下,有些不明所以的開口問道:“你是說帝王雷恩?”

我搖了搖頭,開口解釋道:“艾希,你沒有跟我一起被放逐過,我和海恩第一次被放逐的時候去過一次我最初呆的地方,那個時候我遭到了倫恩帥人追殺我,當時他就已經透露出了他的野心,他絕不是甘於人下的人,而且他的目標不僅僅是獲得帝**的軍權,恐怕還要在那個之上。他曾經說過,他需要邀請我來對抗齊琳,也就是說他的目標恐怕是帝王雷恩。”

艾希頓了一下,想到了什麼卻是沒有打斷我,我繼續開口說道:“而且從他雖然屢戰屢敗卻是能夠一直獲得升遷來看,恐怕他的背後有一個比帝王雷恩更強大的靠山,雖然他言語中略有提及,但是卻是不敢直言提及,恐怕這個人不能爲人所知。”

艾希也迷茫了,不由得猜測到:“難道是精靈女王?或者是矮人族的攝政王?”

我既沒有點頭也沒有搖頭,說實話,這些人我覺得不太可能,畢竟爲一個異族效力要是被人提起來恐怕總是難逃奸細的名稱。但是卻是想不出來比這些人更爲有權勢的人了。

艾希顯然也沒有答案,但是她突然驚呼了一聲,反問道:“將軍,這件事情你說會不會跟這一次的和談有關係?”

我點了點頭,現在帝**要塞的最高負責人恐怕就是倫恩了,就算他想要和談恐怕需要的也不過是一個空白的軍令就足夠了。

艾希站起身子來開始來回走動,似乎在思索什麼,卻只是一瞬間,艾希站在原地看向我問道:“王威統帥,你覺得倫恩這個人有所謂的騎士精神麼?”

我也突然想到了這個問題,史考特雖然沒說,但是我們的駐地跟帝**的要塞距離十分的近,議和地點定然是在要塞之外卻也不能遠離要塞,所以如果有一方突然發難,恐怕是難以救援。但是史考特相信對手有騎士精神所以恐怕是沒有帶什麼兵力,但是現在史考特面對的恐怕是沒有什麼騎士精神的倫恩,這樣的風險十分嚴重。

我勉強開口說道:“說不定倫恩也有騎士精神呢。”只不過這個安慰我自己都不相信,倫恩做事風格顯然並不符合騎士精神,就拿第一次他追殺我來看,他藉助着言語上的小花招一下砍殺了對於帝**忠心耿耿的軍官,並且率領着自己的親衛消滅了那些同樣是帝**士兵的士兵。

艾希顯然不太願意相信倫恩,她站起身來就往外面走,一邊走還一邊喊着:“梅維斯,集合騎兵營。”

梅維斯是艾希軍中的騎兵營長,雖然她不是很會帶兵打仗,但是勝在對艾希忠心耿耿,加上艾希一向是率領着騎兵營,所以實際上梅維斯不過是個副手而已。

不過梅維斯的能力的確不錯,艾希不過是喊了兩句,不過幾分鐘梅維斯就已經帶着騎兵們集合完畢了。我跟在艾希身後走了出去,艾希剛要上馬的時候看到了我,勸我到:“王威統帥,現在帝**的決定還不明白。 萬古神帝 但是如果帝**真的有心伏擊我們派去和談的人,我這騎兵並不能真的殺進去救出人來,所以還懇請統帥率兵隨後掩殺。”

我猶豫了一下還是拒絕了艾希,“帝**要是真的要對我們的人動手,反倒是不會拍太多的人,畢竟數量一多也就越容易被人關注,所以帝**恐怕指揮抽調一部分精銳的部隊進行伏擊。以你的騎兵部隊應該是足以擊潰帝**了。”

艾希卻是沒有說話,而是盯着我的眼睛,看我還是十分堅定才緩緩嘆了一口氣開口說道:“那好吧,王威統帥,你就做我的馬吧。”

看着艾希有些無奈的臉,我才明白過來,艾希並不是真的想讓我率兵掩殺,我想到的她恐怕早就想到了,他不過是不想我讓再上戰場的一個託詞。

我笑了笑,開口對艾希說道:“艾希,我難道以後的半輩子都不再上戰場了麼?你放心吧,我會照顧好自己的。”

艾希的心思被我猜中,卻是沒有任何的反應,依舊是淡淡的開口說道:“那你還不上馬?”說完,艾希伸出一隻手來給我。

我笑了笑,拉住艾希伸出來的手一個翻身就坐在了艾希的背後。

艾希也不多話,夾緊馬腹,坐下的駿馬就已經飛奔而出,緊隨其後的是她的騎兵部隊。

我們一路上因爲風沙太大所以並沒有交流,但是看着艾希不停地揮舞馬鞭讓坐下的駿馬更快我就可以感受出來,艾希內心的焦慮。

你在我心上 只不過一切都已經晚了,當我們距離會議場所還有幾十裏地的時候就已經能聽到叮叮噹噹的響聲了,艾希咬住下嘴脣不由得又是兩鞭子讓戰馬更快,只不過戰馬已經到了極限,任由艾希怎麼揮舞鞭子都不能跑的更快了。

我們雖然不能加速,但是也不過是幾次呼吸之間我們就已經到了會議的場所,帝**看着圍殲不成已經開始後撤了。我內心一慌,帝**方面不肯拍出來士兵拼死作戰恐怕並不是愛惜士兵的性命,恐怕是他們的任務完成了。

果不其然,還沒有等我下馬就已經聽到了海倫的哭喊聲:“將軍,你醒醒。”

我趕緊翻身下馬,快步的跑向和談的帳篷,卻見史考特躺在海倫懷裏,臉色慘白已經是失去了意識。

我不知道該如何是好,反倒是艾希率先兩步走到前面,將自己的披風撕成布條,卻是停在了原地。

我還不知道艾希爲什麼停下,就已經走到了史考特的前面,卻看到史考特的胸口插了數跟羽箭,只是這羽箭不光分佈的密集而且力道十分的大,雖然不知道羽箭多長,但是留在外面的也只有丁點了。

艾希將手中的布條扔在地上,卻是沒有再看史考特,而是緩緩地看向了和談用的桌子,卻是似乎找到了什麼上前兩步從地上撿起來了一個什麼,冷笑着將那東西扔到了我的面前,“王威統帥,這一次恐怕帝**是早有預謀了,這個武器看來是定做的。”

我看着艾希扔過來的武器,那是一把機弩,只不過要比一般的小上很多,卻是儘量的讓弩箭保持了長度以免不能射穿人體。

他們這樣的行爲無異於自尋死路和拉人下水。艾希冷着臉卻是沒有發怒,而是強忍着告訴了黑精靈長老以後需要注意的事情,黑精靈長老也知道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雖然還是覺得自己高人一等,但是此時此刻也就勉強的委曲求全了。

而艾希在警告完黑精靈長老之後也一句話沒有說就離開了那裏,隨後艾希的佈置就緊接着就跟上了,無數的士兵被艾希抽調成了一個混合部隊,倒是沒有將他們派去前線當了炮灰,卻也是將他們幾乎完全的軟禁了起來,當然對外可不能說是因爲什麼,所以艾希乾脆就讓他們開始了高強度的訓練。

一時間這些人都忙於訓練,絲毫沒有出去的機會和體力,這件事情也就漸漸的消失在了人們的記憶之中。

而黑精靈一族也漸漸被我們所淡忘,現在我們和帝**因爲精靈一族的關係被迫暫時停戰,戰鬥的事情短暫的停歇了下來,那麼後方的工作也就被提上了日程,大規模的戰鬥和募兵讓後方的發展十分艱難,民生問題嚴重,對此我和艾希就沒有什麼經驗了,所以這一切都是交由史考特和雪心王子去處理。

史考特雖然是責無旁貸,但是雪心王子卻是有些不情不願,因爲他也從來沒有接觸過這些,更何況艾希並不會參與這些事情,也就是說在他處理這些問題的時候他是見不到艾希的,雖然艾希對他愛答不理,但對於情竇初開的雪心王子來說,能見到艾希已經是十分的好了。但是作爲第一繼承人的雪心王子還是不得不去處理這些問題。只是臨走的時候,相對於艾希的不爲所動,雪心王子卻是依依不捨。 婚後寵愛之相親以 但到了最後,雪心王子還是不得不離開。 艾希不說話,半晌纔開口勸慰道:“王威統帥,不要在自責了,就算是我們當時制止了他,或者說我們完全拒絕了王女的決斷,只不過會讓我們之間更爲對立,對於我們來說絲毫沒有改變。

“可是。”還沒有等我說話,艾希就已經打斷了我,繼續開口說道:“將軍,就算我們不管不顧我們跟王女雪奈他們對立了,但是史考特和王女雪奈真的會中斷這場議和麼?不,他們不會,因爲這對他們來說乍一看百利而無一害,對於我們的擔憂只不過是會當成是我們這些好戰分子最後的手段。”

我張着嘴,卻是一句話都已經說不出來,只能淡淡的閉上了嘴,然後看着艾希,又看了看遠處的要塞。

艾希顯然也不想讓我太難受,顯然因爲自己的一個問題而導致了別人的死亡雖然明知道這並不是自己的決定有問題,但是內心終究還是回有所猶豫。

“王威統帥,現在帝**做出這樣的事情來說實在是有損騎士精神,更何況假傳帝王的指令雖然是成功的斬殺了聯盟軍中一個比較重要的任務,但是卻還是一個十分重要的事情,帝王雷恩是絕不可能放過這樣的問題的。”艾希皺着眉頭冷冷的開始分析,“除非是倫恩已經不再懼怕帝王雷恩了。”

想到這裏我不由得有些矛盾,帝王雷恩是我來到這個世界上第一個見到的本土人士,但是卻是讓我的一生轉折了起來。說是不恨他那是假的,實際上我恨不得將他扒皮抽筋,但是倫恩卻是謀害了海恩和史考特,我又不願意讓他做大做強。說實話,兩面我都十分的仇恨,卻也不想其中一方做大。

艾希顯然看到了我猶豫的神情,淡淡的開口說道:“王威統帥,這對我們來說可真的是一個好消息,狗咬狗那可是一嘴毛啊。”

我笑了笑,卻是緩緩開口說道:“我曾經跟你說過,倫恩這個人絕不是甘於人下的主,現在他揹着帝王雷恩做出這樣的事情來,那麼他就是已經做好了跟帝王雷恩攤牌的準備了。只是我一直想不明白,他在這個奪權的節骨眼上突然跟我們聯盟軍宣戰又有什麼好處呢?”

艾希笑了起來,“將軍,你也說過倫恩是個瘋子,說不定是他心血**呢。”

我搖了搖頭,開口說道:“艾希,說實話吧,你並不是一個善於欺騙的人,最起碼你根本不知道該如何欺騙你熟悉的人。”

艾希頓了一下卻是淡淡的搖頭笑道:“王威統帥我倒是很好奇你是怎麼看出來我是撒謊的了呢?”

我看艾希並沒有迴避這個撒謊的問題,不由得也是淡淡的笑道:“以爲你絕不可能做出這樣的主觀判斷,實際上恐怕正是因爲你的客觀判斷已經猜到了一些東西,但是這個結果讓你不能相信或者說是不願相信,所以你纔會用主觀的判斷來暫時的欺騙別人,恐怕也是不願意動搖軍心吧。”

艾希笑了笑,既沒有承認卻也沒有否認而是緩緩開口說道:“王威統帥,既然你已經看出來我在撒謊了,那我倒是想問問你,你覺得爲什麼倫恩會在這個節骨眼上跟我們挑釁呢?”

我本來已經說了我想不明白,但是艾希又將皮球踢了回來,不由得只能繼續任由我的思維發散,半晌纔有些泄氣道:“我想不明白,總不可能是帝**方面已經完全落入了倫恩手中了吧?”

艾希卻是面容嚴肅的點了點頭,我不由得拍了拍艾希,“別開這樣的玩笑。”但是艾希的臉色卻是絲毫沒有任何的改變依舊是如此的嚴肅,不由的讓我吃了一驚,我緩緩的收起臉上的笑意,有些不可思議的開口問道:“你是覺得倫恩已經佔據了帝國了?”

艾希搖了搖頭,正當我鬆了一口氣的時候,艾希卻是開口說道:“王威統帥,倫恩恐怕已經佔據了帝國絕大部分的軍隊和地區了,所以他這一次只是挑釁我們。如果真的是帝**完全被他擁有,恐怕這一次他們會藉助着和談麻痹我們的時候順勢出兵,那時候別說是幾個代表的人頭了,恐怕整個駐地都難以倖免。”

我卻是很迷茫,“艾希,既然他並沒有完全佔據帝國的領土,那他爲什麼要挑釁我們呢?這個時候不應該是爭取安定了內部然後再來跟我們打麼?”

艾希沒有說話,目光遙遙的看向了面前的帝**要塞,半晌纔開口說道:“他們挑釁我們的目的恐怕就是讓我們加緊攻城,而我們攻城就可以拖延住要塞的帝**守軍。”說到這裏,艾希扭過頭來看着我,有些淡淡的疲憊的說道:“恐怕這裏已經不再是倫恩的駐地了,他恐怕早就回到了帝都,而現在駐守在這裏的恐怕是帝王雷恩可以信任或者說只能信任的不對了,我們現在攻擊帝**的要塞,拖住了帝**,也就是拖住了帝王雷恩最後的希望。”

我看着艾希,不知道他爲什麼突然看起來十分的疲憊,“艾希,你說我們現在怎麼辦纔好呢?”

艾希看着我苦笑,“王威統帥,現在帝**兩面正在火拼,對我們來說坐山觀虎鬥纔是最好的選擇,無論是效忠於帝王雷恩的部隊獲勝還是作爲反叛者的倫恩獲勝,都一定是十分的虛弱疲憊了,那時候就是我們出兵攻打他們的最好機會。”

我眼神興奮了起來,艾希的話雖然簡短,但是抽絲剝繭之間總能給人一個最好的未來。但是還沒有等我完全興奮起來,艾希就已經繼續緩緩開口說道:“只不過我們恐怕是沒有這個機會了。”

我愣了一下,不解的看着艾希。

艾希苦笑着嘆了一口氣,緩緩地說道:“王威統帥,你忘記了這一次死的代表人物是誰了麼?”

我愣了一下馬上明白了過來,死的人是史考特,恰恰正好是史考特。他雖然是我們軍中的第三位軍官,但是他還有另外一個身份,那就是王女雪奈的未婚夫,恐怕悲憤之下的王女是絕不會允許我們就此袖手的,而對於這樣一個因爲悲痛已經被衝昏頭腦的女子,所謂的權衡恐怕是一點用也沒有。

我也是頹然起來,雖然這樣的戰機對我們來說是多麼的美好,但是我們卻不可以抓住,這着實讓人感覺到有些過於無奈。

就在我和艾希相顧無語的時候,軍醫已經是無奈的從那裏走了出來,看着我們,一個領頭的軍醫上前似乎有難言之隱,一直在那裏支支吾吾。

艾希看了那個軍醫一眼,淡淡的開口說道:“下去吧,讓史考特將軍乾乾淨淨的在這裏,能保留幾天就保留幾天吧。”

那個軍醫愣了一下,然後馬上如逢大赦一般的向後退去。

卻聽到這個時候帳篷裏面突然傳出來了一個淒涼的女聲,我心中一痛,轉過身子就要進帳篷,卻聽到背後艾希淡淡的聲音傳來,“王威統帥,你最好還是小心點海倫。”

我的身子頓了一下,頭也沒回道:“海倫不過是一個女子,更何況她還是海恩的妹妹。”

艾希卻是接口說道:“她同時也是史考特的愛慕者。”

我站在原地轉過頭來看着艾希,一字一句的說道:“海恩和史考特的離去已經讓這個可憐的女孩子如此可憐了,現在我們恐怕纔是她最熟悉的人了。”

艾希看着我,嘆了一口氣,卻是沒有在說話。

我也不再說話,而是撩開簾子走了進去,正看到海倫趴在史考特的身上放聲痛哭着。

我靠近她,緩緩的撫摸着海倫的頭,卻是一句寬慰的話語都說不出來。

海倫扭過頭來看着我,眼睛紅腫的開口問道:“王威,我們時候進攻帝**要塞?”

我聽着海倫嘶啞的聲音,不由得有些心疼,拉着她想要將她拉進我的懷裏,海倫卻是一味的抗拒。

我倒是也沒有強求卻也沒有多想,只是有些惋惜的開口說道:“帝**的要塞防禦嚴密,即便是進攻也不能收的效果。”

海倫卻是推開我,冷笑着說道:“你是不是想說我們不能攻打帝**要塞?”紅腫的眼睛中帶着幾分恨意。

我雖然看到了她眼中的恨意,卻是不得不開口說道:“是的,我們分析帝**中間恐怕是出了亂子,刺殺史考特將軍的人就是想要讓我們進攻要塞,拖住哪裏的守軍。我們可不能按照這個思路來啊,我們不進攻要塞恐怕纔是對那個行兇人最好的反擊了。”

海倫確實沒有理我,而是重新趴在了史考特的身上,卻是沒有在哭出來一聲,而是似乎在跟史考特說些什麼一般。

我猶豫了一下,還是明白海倫恐怕一時半會不能理解,所以我也不想在這個時候刺激她,所以我只能嘆了一口氣撩開簾子走了出去。

卻是在外面看到了艾希,勉強的笑了一下就要往外走,卻是聽到艾希在我背後再一次的低聲開口說道:“王威統帥,小心海倫。”

我假裝沒有聽到,頭也沒回的就離開了那裏,雖然這裏並沒有我的帳篷,但是我卻不願意在這個地方多呆,因爲這裏太過壓抑,壓抑的我已經喘不上氣了。

而史考特陣亡的消息很快就傳遍了整個駐軍營地,領主們紛紛情緒激昂表示要帶兵做先鋒攻擊帝**要塞,看着下面羣情激昂的軍官們,我不由得走神想到:“這些人裏面到底有多少是真的想給史考特報仇,恐怕更多的不過是因爲史考特背後的身份,如果這個時候不能表現出義憤填膺的樣子,王女雪奈哪裏過不去吧。”

但是下面的人如此激動,我也不能太過無視,只是我一時半會想不出來該怎麼解決他們。

卻聽到艾希在一旁淡淡的開口說道:“既然如此,那我們現在就準備攻擊帝**要塞,只是不知道誰來擔當這個先鋒的位置?”

這一下下面的人就沉默了不少,畢竟大家都不過是演戲而已,要是真的上戰場了,又不都是好戰分子,這可是真刀真槍不長眼的,別看你在軍中是軍官,到時候可沒有聽說過刀劍能主動避開軍官的,反倒是對着軍官的弓箭從來不在少數。

只不過剛纔大家叫嚷的如此厲害,現在這個時候都萎了可就不好看了,大家都紛紛表態了起來,當然並不是自告奮勇,而是互相推薦,只不過總是這個被推薦的人都會站起來抱拳對着週期的人說,唉這個活啊我幹不了。

至於爲什麼幹不了,那理由可就是叫個多了。有自認爲自己太年輕不能擔當此重任的,當然你要是個二十來歲的小夥子我哪怕也認了,可是你都他媽四十了,還太年輕?你所謂的成熟難道是八十來歲麼?

看到我面色不善,下一個說自己不能去的理由啊可就不能再說自己太年輕了,這倒是好,說自己老得不行了,要給年輕人讓位置,我一看,得了,也就是個四十出頭五十不到,你們這倒是好,相差幾歲就一個太年輕一個太老了,擱着你們這就是這中間幾年能算是有用?

當然下面的人啊也覺得這不太合適,那既然年齡資歷上面不能作爲理由,那我有病總行了吧,所以一會這個頭疼一會這個眼睛疼得,到最後是在編不出來了,還有頭髮疼的。哦,不是頭髮,是頭皮疼。

看着下面的人你推我我退你的德行,我冷笑着卻不知道該說什麼,這倒是生死關頭誰也不要自己那張臉了,倒也是,誰要臉誰死定了啊。

看着這麼一幫子不要臉和二皮臉,我恨得牙根癢癢卻沒有相處好辦法來。

當然我想不出辦法來不代表艾希想不出來,艾希看着下面的那羣人清了一下嗓子,當然艾希這個聲音在這裏面嘈雜的你推我我退你的環節中並不算是高聲,所以並沒有引起下面軍官的注意。

艾希不由得冷笑着開口說道:“看大家如此積極踊躍的推舉和自薦,那麼這一次我們的先鋒官就不制定一個人了,反正要塞這麼大,我們一幫子人蜂擁而上也都有地方,所以勞煩諸位都當先鋒了。”

這一下啊,下面的人可就都安靜了,雖然艾希說的有些過分,帝**要塞雖然大但也沒有達到所有的軍官都能率軍有個站腳的地方,只不過艾希這麼一說啊,那就是沒有打算讓他們乾脆利落的推出個替死鬼來,這一下大家到時都不爭了。

艾希看着下面的一幫子人不由得冷笑連連,“既然大家報仇的心思都如此焦急難耐,那我們現在就出發吧?”

下面的人更不說話了,只不過卻是沒有人動,當然了要是艾希抽出刀來,恐怕這些人跑得比兔子還快,只不過艾希也沒並沒有要出兵的意思,只不過這些人當着婊子立牌坊還是讓我們十分不爽。

這他們要出兵我們沒有出,到時候王女雪奈怪罪下來他們可就把黑鍋全部讓我和艾希背了。

所以艾希纔會明明決定不打算攻擊帝**要塞卻依舊是做出了這樣的舉措。

看着下面的人不說話了,艾希這才緩緩的開口說道:“我們現在等王女雪奈來了再做決定,要是再有擅自議論出兵者,我倒是聽歡迎的,那就讓這個議論的人當先鋒吧。”

下面的人都是鬆了一口氣,剛纔艾希要真的是逼着他們上前線那跟當場殺了他們也不過是早死一會和晚死一會的區別了。當然艾希既然說得出也就做得到,所以一時間下面的軍官們都不在談論這個出兵的事情了。

而就在這樣壓抑的氛圍下,王女雪奈終於日夜兼程趕到了帝**要塞前的駐地,只是剛下馬車的雪奈就已經被我發現了跟平常的不同,本來端莊的行頭此時此刻已經有些慌亂,雪白的粉底卻依舊是着不住通紅的眼睛。

可是即便如此,王女雪奈居然還是能強忍着聽我們做這一次被帝**撕毀協定暗殺使者的報告,只不過目光似乎看着我們,但是心神早就不知道飛到哪裏去了。

我嘆了一口氣,制止了想要說些什麼的艾希,緩緩地站起身子來開口說道:“王女殿下,我們還是去看看那些爲聯盟壯烈捐軀的烈士們吧,已經這麼長時間了,在不入土爲安恐怕對死者對我們都不好。”

說到這裏,王女雪奈似乎眼中含上了淚花只不過下一秒鐘就強忍着回去了不由的讓人懷疑是不是剛纔是自己的眼花。王女雪奈點了點頭,然後緩緩地站起身子來,雖然看得出她恨不得立馬奔到史考特的身邊,但是卻不得不停在那裏等着我們給她做一個嚮導。我閉上眼睛淡淡的嘆了一口氣,卻是快步走到王女雪奈的前面,帶領着她快步的走向了史考特他們遺體存放的地方。 王女雪奈看到了史考特已經因爲放置時間太久而顯得有些變形的屍體,捂住了嘴沒有讓自己哭出來,我閉上眼睛將身後的軍官和侍衛們都趕了出去,然後我也走了出去。

一羣人站在外面並沒有說話,剛開始帳篷裏面還是平靜無聲,只是似乎有了若隱若現的哭泣聲,然後似乎越來越大,正當我們懷疑是不是王女雪奈痛哭的時候,那個聲音卻是停了下來。

我猶豫了起來,不知道這個時候該如何是好,卻見王女雪奈已經撩開簾子自己走了出來,只是她臉上的表情似乎還是痛苦的但是已經隱藏了起來。

雪奈環視着我們,淡淡的開口問道:“我現在有個問題想要詢問各位,那就是我們這一場對帝**的復仇之戰要怎麼打?”

下面的人都不說話,雪奈的目光遊移了一圈最後落在了我的身上,顯然我作爲最高的負責人我不能什麼也不表示,我上前兩步雖然有些猶豫,但還是將我內心的打算原原本本的說了出來,“王女殿下,帝**方面恐怕已經分割成了兩個部分,現在倫恩做出這樣的事情就是希望我們能夠出兵報復,這樣的話帝**要塞的守軍就被拖延在了這裏,對於他的反叛就是十分有利的。所以我主張我們暫時不出兵,等帝**方面內鬥的差不多了我們在坐收漁翁之利。”

王女雪奈卻是笑了笑,並沒有正面回答對我的意見的看法,而是緩緩地開口問道:“王威統帥,我聽說你曾經被倫恩圍困,是你的部下假裝成你才讓你逃過一劫是麼?”

我心頭一疼卻是面上還是淡淡的,開口說道:“是的。”

王女雪奈似乎像是沒有發現到我的痛苦一樣,繼續緩緩開口說道:“然後你帶領着艾希將軍的部隊,對着帝**發起了一波衝鋒?有這麼一回事麼?”

我猶豫了一下,還是很乾脆的開口說道:“是的,我的確在後面藉助了艾希將軍的軍隊對帝**發起了一次反衝鋒。”

王女雪奈點了點頭,然後看着我大聲的開口說道:“那時候帝**擁兵十數萬,作戰部隊多爲精銳部隊和有經驗的邊界戍衛軍隊,你對於帝**的追擊算的上冷靜麼?”

我啞口無言,最後不得不開口說道:“算不上冷靜,可以說是十分衝動了。”

就在我說出這句話之後,王女雪奈的語氣已經變得十分的平和了,卻是似乎還帶着了一些祈求的味道,“那麼,王威統帥,我現在就想要衝動一回。”

我看着雪奈的眼睛,一時間不知道該如何表達。

王女雪奈卻是將頭上的王冠緩緩地摘了下來,正當我們不知道雪奈打算幹什麼的時候,雪奈突然向着我微微的彎了下腰,雖然幅度很小,但是我趕忙扶住她,“殿下,這可使不得。”

王女雪奈卻是淡淡的開口說道:“此時此刻我不是聯盟的王女,我不過是一個剛剛失去未婚夫的女子,懇求你這麼一個能幫得上忙的朋友,王威,求求你幫我一回。”

我猶豫了,我明明知道這個時候不去攻打帝**的要塞纔是最正確的選擇,但是我的內心猶豫了,海恩的仇和史考特的仇如此相像,我們當時的處境又和雪奈當前的處境有什麼不同呢?

我看向了艾希,艾希看着我沒有說話,只是淡淡的點了點頭,雖然無言但是卻已經有一股熱流流竄在我心頭,艾希這時候並沒有激動地語言,但是她哪一個微不可見的點頭,就是代表了我無論做出什麼樣的選擇,她都會支持我到底。

我緩緩地扭過頭去看着雪奈,這個本來應該高高在上的女子此時此刻已經眼神中流露出哀傷和無助,似乎是落入陷阱卻不知道該如何是好的小鹿一般,我不由得點了點頭,淡淡的吐出一個字:“好。”

只不過這一個好卻不能代表着我們就有了攻城的希望,作爲要攻擊如此厚實的城牆,光靠士兵只能是呈屍荒野,所以我們最關鍵的就是攻城武器的製作,只不過因爲停戰的關係,那些本來在我們軍中效力的矮人大師們此時此刻也被調回了矮人國。

而失去了矮人們精湛的鍛造工藝想要製作精銳的攻城武器已經是不太可能了,我只能退而求其次,那就是量產,只是沒有標準的量產讓這些攻城武器難以匹配,我不得不規定了當前的尺寸,這樣做出來的標準零件才讓我們的攻城武器慢慢的成型。

帝**顯然也嗅到了山雨欲來的氣息,牆上已經是加緊戒備了,而且爲了儘量讓自己的部隊能夠從這個泥潭中撤出去,要塞的現任指揮官遞交了一個信件,只不過我看了兩行就撕成了粉末,上面居然寫着我們在精靈一族哪裏剛剛締結了和平契約,現在我們的行爲就是撕毀合約,我冷笑着開着信使開口說道:“你們在和談會議上殺掉了我們的代表,就已經是對我們的宣戰了。”

帝**要塞指揮官顯然也知道光靠這封信幾乎是不可能打動我們的,雖然一心想要撤離這裏,但是這裏一旦失守,帝**後面可就無險可守了。所以帝**要塞指揮官只能將集結準備帶走的士兵再一次的分散在了要塞之中,日夜巡防。

而很快我們的攻城武器就已經準備就緒了,就要在我們準備開戰的前幾天,艾希突然帶着一大幫子士兵走近了我的帳篷,倒是弄我的嚇了一跳,不知道艾希這是要幹什麼。

艾希淡淡的一笑,“王威統帥,我想讓你見識一下這些士兵,或者說在三天之後的軍官們,免得到時候你不認識他們。”

我皺了皺眉頭,緩緩地開口問道:“艾希,你是什麼意思,你是要在戰前換掉那些帶兵的軍官們?”

艾希的行爲並不是不能理解,畢竟這些軍官我們給我我也不放心,畢竟他們的貪生怕死已經是衆人皆知了,只是即便如此此時此刻換掉他們還是會對軍心有所動搖。

艾希卻是淡淡的笑了起來,“王威統帥,你覺得我還需要換掉他們?不,你錯了,不用三天,這些人立馬就都滾蛋了,而且不用我動一下手指。”

只不過艾希依舊是沒有給我解釋清楚,我狐疑的將那些人看了一遍在腦海裏留了那麼一個印象就讓他們出去了。

本來這件事情我還以爲不過是艾希開玩笑,但是沒想到就在第二天我都要淡忘這件事情的時候,一個軍官緩緩地走近了我的帳篷,我將手中的軍務放下看着那個軍官,沒想到那個軍官卻是扭捏了起來,我有些不耐煩的開口問道:“你想說什麼?”

那個軍官雖然有些猶豫但還是開口說道:“王威統帥,我打算辭去我的職務、”

我愣了一下,然後看着那個軍官,他雖然扭捏但是說出來的話卻是堅決無比顯然並沒有收回到打算,我淡淡的笑了笑讓那個軍官留下了軍務姓名就讓他滾蛋了,這樣的軍官其實也不錯,最起碼沒有到了戰場上突然撂挑子不幹了,雖然只不過是他一個人逃跑了,但是影響的很有可能就是整個部隊。

像是約定好的一樣,在這個軍官留下了姓名軍務就離開的後腳,就有進來了兩個軍官,只不過這一次開門見山多了,“王威統帥,我們要辭去軍職。”

當然了對於這種人我是一個不留,乾脆利落的讓他們滾蛋了,只是這樣來的人越來越多,居然忙到了後半夜都沒有忙完。

到了第二天依舊如此,到了第三天效果纔好些,只不過那些有前途有實力的都已經辭職了,留下來的要不是艾希的鐵要不就是辭去官職就幾乎沒有別的活路的軍官。

而就在我對着滿滿一桌子辭職信和軍官缺失明細表發呆的時候,艾希又一次的撩開簾子走了進來,只不過我的注意力都集中到了那個明細表上面,頭也沒有擡的開口說道:“要辭職是吧?官職姓名都寫到紙上面。”

“將軍,是我。”艾希緩緩的開口說道。

我這才擡起頭來,有些感嘆的開口說道:“艾希,果然跟你猜測的一樣,沒想到一到戰場上,這些軍官們就幾乎已經慫了。”

半生旖旎 艾希笑了笑沒有回答我,而是緩緩的開口說道:“王威統帥,你還在發愁麼?難道你忘記了我曾經給你推薦過的那一批人?”

我這纔想起來,艾希曾經一度給我帶來了一大堆士兵,而且還預言這個軍營只要三天就需要軍官了。恐怕他早就預料到了會有這樣的結果。

我猶豫了一下,雖然對這些人不知根不知地,但是畢竟是艾希推薦過來的人,雖然有可能被別人說我們安插軍官排除異己,但是此時此刻也沒有了別的辦法了,只能暫時讓艾希推薦的那些人立馬走馬上任,整頓因爲軍官們大量的辭職引起的恐慌。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