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回來了……”龍天走了進去,無力地說了一句,然後,直接倒地。

而龍展,則直接回自己的房間內,躺在自己的躺椅上悠閒地睡着了。


“你怎麼了?”小柔剛好就在客廳,看見龍天這個樣子,走過去,扶起他關心地問道。

“餓……”龍天臉色蒼白地說道。

“哦,就知道你肯定沒有吃的,剛好,我還留有一些,我去幫你熱一熱,吃吧。”小柔扶龍天做好,然後,便走進廚房,爲龍天開始生火熱菜。

傳來陣陣香味撲鼻,龍天便是從虛弱中清醒了過來,當他睜開眼睛的時候,便看見了那一桌子熱菜,然後,他彷彿充滿了力氣一般,坐直了起來,然後,拿起筷子就開始動口,沒有任何矜持的模樣,直接開口大吃。

剛剛去廚房給龍天盛了一碗飯的小柔看見龍天已經開始狼吞虎嚥了,遞過飯給龍天,柔聲道:“慢點吃。別急,還有很多呢。”

“恩。”龍天點了點頭,然後,開始不停地往嘴裏塞飯,直到塞得滿滿的。

一口吞下去,肚子裏終於有了一點東西,不再是那麼空虛了,龍天才放下碗筷,對着小柔說道:“你真好,誰要是娶你進門,我一定也跟進去,你做的飯菜我已經吃習慣了,不能讓我戒掉了。”

“嘻嘻,我這輩子,是不會嫁的,放心,你想要吃,姐隨時都可以幫你煮。”小柔笑嘻嘻地說道。

“其實,我根本沒有失憶。”龍天真誠地說道。

“啊?”小柔還不清楚狀況。

“其實,我是假裝失憶,我有難處,不能夠說出來,抱歉。”龍天很想將自己的事情全盤說出來,但是,他敢說,從他嘴裏出現“林嶽”二字,那麼,他便會成功引來雷劫。

“沒關係,我早就知道了。”小柔並沒有什麼震驚的,搖搖頭說道。

“哦,不過,我現在還是龍天,還有!我一直都比你大!”龍天鄭重其事地說道。

“誰說的,分明我比你大,我是你姐!”小柔聽到龍天說他比她大,頓時不服了,偏要跟龍天比個高低。

結果,小柔比龍天小了恰好是一天的時間。

“哈哈,你看吧,我比你大,妹妹,叫哥。”龍天似乎得勝一般,看着淪爲失敗者的小柔。

“不叫!差一天時間而已,四捨五入,剛剛好相差零天,我們一樣大,當然,我肯定比你大一秒,叫姐姐。”小柔湊過頭來,毫不猶豫地反擊。

“哪有這麼耍賴的,哼!”龍天嘟着嘴,轉過頭去,繼續吃自己的,不管小柔在一旁怎麼罵他了……

“好了,妹妹,你不要一直在我耳邊吵行麼,哥我要睡覺了。”龍天剛剛躺下,小柔依然在跟他爭執着她要做姐姐的事。

“哼,不行,你不準睡,你不承認我比你大,我就不讓你睡!哼,給我起來。”小柔坐在牀邊,使勁地搖着龍天。


“哼,我管你呢,我隨便你,我反正是要睡了,拜拜,晚安,妹~”龍天還把最後一個“妹”字說得很重,拖得很長。

“你……”小柔徹底敗了,這貨明顯是不打算搭理她了。

“哼,既然你不承認我是姐,不承認我比你大,那我就賴在這裏不走了,看你怎麼辦。”說着,小柔雙手抱胸,就坐在牀邊,閉着眼睛,嘟着嘴巴,一動不動……

第二天清晨,龍展天還沒有亮,就要捉龍天這小子去練習了,沒想到,居然看到了多年未見的場景,使得這老頭有點害羞。

“咳咳,丫頭小子們,該起來啦,兩個睡得這麼近,不覺得熱嗎?”龍展乾咳一聲,聲音並不大,但是,吵醒了抱作一團的兩人。

同時睜開眼,都看見了對方那雙深邃的眼睛,對視了三秒之後,兩人頓時尖叫地叫了起來,然後,馬上起了牀,胸口劇烈地起伏着,似乎不敢相信剛纔的事情。

龍天最先反應過來,他先將自己渾身上下看了一便,發現衣服並沒有消失,便鬆了口氣,他們並沒有睡着的時候,那啥。

“呵呵,雖然這樣很正常,而且,也沒有什麼不好意思的,我這老頭子也隨着時代的進步,不再是那麼封建了,不過,這未免也太快了點吧……呵呵。”龍展這個時候,卻是開起了小柔的玩笑。

“爺爺……”

小柔別看她表面大大咧咧的,其實,她很容易害羞,被龍展這麼一句話一刺激,從脖子到耳朵,都染滿了霞紅。

“呵呵,小丫頭,害羞了吧,呵呵。”龍展實在好不容易開一次玩笑,自然要開個過癮了。

“爺爺,你再亂說,我就、我就……”小柔嘟着嘴向龍展撒嬌。



“你就怎麼樣啊?”龍展倒很期待,這小丫頭會怎麼“處置”他這把老骨頭。

“我就從此不再做飯菜,要吃,你們自己做去!”小柔哼哼說道。

這一句話,頓時被小柔當做了把柄,抓住了龍展的弱點,吃了這麼多年自己孫女的飯菜了,他實在是戒不了了,而且,他一個大老爺們,又怎麼會做菜呢,頓時垮了。 “小子啊,今天,任務量可就大一點了啊。”龍展一臉正色地說道,“今天,你要扎夠十個時辰的馬步,不然,不準休息。”

“啊?不是說好每天五個時辰的嗎?”龍天整個臉都垮了,哪有這麼坑人的?

哼,誰叫你害得老夫今天一天沒有小柔那丫頭的飯菜吃,讓你站十個時辰,還給你休息了兩個時辰呢,我還便宜你了呢。

龍展心中想到。

“今天老夫心情好,想要讓你多努力一下。”但是,龍展嘴上卻是這樣說着。

“可……”龍天還想反駁,龍展卻是打斷了他的話語。

“別可、可、可了,再可一聲,我就讓你站夠一天!”

“哦……”龍天頓時被整沒氣了,只好紮好馬步,老老實實地扎着,一動不動。

似乎因爲昨天站過之後,龍天覺得,自己的身體結實了許多,然而,今天他再繼續扎馬,他驚訝地發現,自己居然能夠穩穩地紮了三個多時辰沒有一點虛弱的感覺。

因爲站久了,力量也隨着流失,龍天堅持了整整七個時辰,體內纔沒有什麼力氣,這和昨天的相比,那實在是差太遠了。

這次,龍展出奇的沒有去輕輕踢一腳,而是讓龍天老老實實地扎夠了十個時辰,並不是像昨天一樣,時不時又上去踢一腳。

“好了,天色也不早了,我們回去吧。”龍展看見天空已經由白變黑,便對着雙腿還在微微顫抖的龍天說道。

龍天心中不禁吐槽:這時候天色還夠早麼?就快要熄燈睡覺了耶!

龍天回到之後,直接拖着疲勞的身子,倒在了牀上,身體的虛弱感,讓他很快地,就進入了夢鄉……

天色微亮,龍天就從牀上爬了起來,並不是他不想要偷懶睡懶覺,而是龍展已經下了命令,在天剛剛亮的時候,就要起來,修煉給他的那套武技了。

龍天早就已經翻看過這一套武技了,它不像其他單純的武技一樣,只具備一個招式,而是整整一套,上到武器,下到步法,通通都具備有,而龍天,此時起來,就是爲了吸收一絲天地間的紫氣,這絲紫氣,乃是這一套武技的重要之處,修煉成功,就要靠它。

而龍天以前,根本沒有聽說過什麼紫氣,現在突然出現這麼一個新名詞,他有點不適應,不過,既然幾千年前的那段龍天以前聽都沒聽說過的辛祕都能夠出自小柔口中了,這個新名詞,也不以爲常,龍家,非常神祕。

龍天輕手輕腳下了小竹樓,並沒有吵醒還在休息的小柔,然後,他就直奔他已經踩點好了的小山,這裏,是周圍村子中,唯一一座山峯,而吸收紫氣,必須在越高的山峯,吸收的效果就越好。

龍天爬上小山,僅僅花費了幾分鐘的時間,此刻,天空已翻魚肚白,太陽的一縷溫暖光線直射到這座小山之上,龍天正盤膝坐在此處,看見太陽露了一點點頭出來,閉上的眼眸頓時睜開,雙瞳由黑色,漸漸轉變爲淡金色,淡金色周圍,緩緩聚集着一些淡淡的紫色。

遠方天際,一縷微不可查的紫氣升起,龍天發現這縷紫氣,馬上欣喜起來,果然,龍展沒有騙他,世界上,真的還有紫氣。

他趕緊將那縷彷彿距離他十萬八千里的紫氣吸引而來,轉瞬之間,紫氣就是來到了龍天的面前,望着這一縷淡淡的紫氣,裏面似乎有着無窮無盡的元氣,龍天按照龍展傳授給他的方法,緩緩將這一小縷紫氣吸收進體內……

哪怕看起來,只有小小的一縷紫氣,但是,龍天將它完全吸收成爲自己的東西,居然耗盡了一個時辰多的時間,可見紫氣之中的能量磅礴。

紫氣緩緩流入小腹,然後,與龍天體內的火屬性天元劃分好界線,然後化爲了一小團紫雲,在一個不起眼的角落,緩緩飄浮着,似乎外界一切事物,都不關它的事情。

“呵呵,第一次吸收紫氣吧?怎麼樣,有什麼感受?”龍展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站在龍天的身後了,他突然開聲說話,便嚇了在沉思之中的龍天一跳。

“嚇我一跳,師父。恩,談不上感受吧,只能算是我的理解。”龍天跳了起來,從思考中醒了過來。

“我發現,這縷紫氣,也是天地元氣的其中一種。”

龍展點點頭,示意龍天繼續說道。

“不過,它的屬性,我卻看不透,看顏色,好似雷電屬性,但是,卻沒有一點雷屬性的展現。”龍天繼續說道。

他看了一下龍展,發現他並沒有想要插嘴的意思,就繼續說了下去。

“單單是這一縷紫氣,也夠我吸收了好整個時辰,可見它之中蘊含的能量有多恐怖了,它現在雖然被我吸收了,但是,卻並未能夠完全任我所用。”

“而且,它一天只在一個時間段內出現,那就是卯時這個時段太陽剛剛初升的時候出現,所以,我要吸收紫氣,必須每天在這個時候前來吸收。”

龍天頓了頓,不再繼續說道,顯然是說完了。

“恩,你說的大部分都是對的,至於那團紫氣的屬性,我們也只是暫時尋找不到,只能稱它爲紫源。不過,你不能夠使用,應該是因爲你還沒有懂得怎樣控制它吧,你試試將精神力全部注重在紫源裏面看看,如果你能夠接觸到它,並且控制到它,那麼,你以後的修煉,就能夠更上一層樓了,我們龍家的這套武技,就是以紫源作爲支撐基礎而創造的,所以說,控制好紫源,是最爲重要的,你必須得到它的認可,不然,我也無法叫你其它武技。”

龍展沉思了一下,說道。

龍展中句句總結出了一個真理,那就是,要想修煉別的武技,必須獲得紫源的認可,不然,就算再強大的武技,練了,也是白搭。

龍天點了點頭,然後,盤膝坐下,將自己的精神力,全部一窩蜂地注入那團紫源之中…… 龍天的那唯一一小縷神識潛入紫源之中,看到了一番別樣的景色。

這裏,全部都是紫色,可以說是一個紫色世界,而這個世界之中,居然還有着各種生物、植物,甚至還有溪流,天空,浮雲,當然,這些東西,清一色地都是紫色的,要不是周邊有着淡淡的紫色,並不像是中間的紫色是非常濃郁的,都幾乎快看不到這些東西了,只能看見是一片紫色。

“這裏,就是紫源裏面的世界嗎?”一個淡金色的人影漸漸出現在這一個寧靜的紫色世界當中,顯得與這裏的顏色格格不入,這道人影,正是龍天。

“不過,我怎樣,才能得到它的認可呢?”龍天看着這片他視力勉強可以看清楚的世界,疑惑地自言自語。

就在龍天他自言自語的時候,這個紫色世界卻是發生了大事情,無數的小動物都紛紛涌出巢穴,朝着一個地方奔去,那個地方,正是龍天背對着的方向,龍天看到這個變化,自然是覺得這是一個突破點,然後,就轉過身去,跟着這些小動物跑去,他淡金色的身體,和這裏的一切,都顯得分外不同,頓時這些幾乎一模一樣的小動物都對這個金人產生了好奇,這裏,居然會出現紫色以外的顏色,這簡直是太奇怪了。

它們也許是生存在這裏太平靜了,所以,即使出現了和它們格格不入的傢伙,也是沒有什麼警惕心,還有幾隻大膽一點的,直接爬上了龍天的身上,然後,爬到龍天的肩膀。

這些小傢伙的動靜,龍天肯定是知道的,周圍半徑一米以內的事物,他都能夠清晰地看到,有一個小傢伙爬了上來,剛剛攀登到龍天的肩膀,因爲站不住,差點就要摔了下去,龍天看見有一個小傢伙就要摔下去了,自然不會見死不救,快速地伸出一隻手,接住了那小傢伙,小傢伙似乎非常感激龍天的救命大恩,它友善地伸出自己的小舌頭,在龍天的手心內舔了舔,表示了自己的友善。

它舔得龍天的手掌心非常癢,龍天呵呵笑了一下,然後,摸了摸小傢伙身上毛茸茸的紫毛,然後,將它放回肩上,說了一句:“小傢伙,這次可要做好咯。”

然後,就以勻速地朝前跑着。

他的體型可是這些小動物的幾十倍甚至幾百倍,龍天自然是跑得飛快,很快就跑到了隊伍的最前頭,他緩緩放慢速度,因爲,他已經看到了事情的發生過程。

這裏,有着一顆與其它植物不一樣的紫樹,它生長得十分茂盛,已經由一顆小幼苗,長成了一棵參天大樹,樹枝蔓延到了很高很高的地方,整個樹身,非常巨大,如果以龍天的體型來計算,至少需要七八個龍天來圍抱,才能夠抱住,這顆樹,明顯有了很大的年齡,但是,它卻不再茂盛,而是以一種非常迅速的速度,流逝着生命力,樹上的樹葉,都沙沙沙地紛紛掉落,整棵樹,顯得格外不精神。

就連龍天肩上的那個小傢伙,看見這棵樹變成了這樣子,都流露出痛心的感覺,小傢伙渾身不停地顫抖着,龍天將它放在手心之中,然後,用另一隻手慢慢地撫摸過它毛茸茸的紫色絨毛,給以它一些安慰。

“唉……”一聲蒼老的哀嘆,從這顆即將死去的樹木中傳出。

“是您在嘆息嗎?”龍天已經知道了一些信息,反正,他已經知道,這棵樹既然已經生長得如此茂盛了,肯定已經具備了靈智,所以,他走上前去,摸着樹身,問道。

“是的,孩子,就是我這棵老樹在嘆息。”老樹傳出哀嘆。

“樹爺爺,你怎麼了?”龍天疑惑地問道。


“我已經快要死去了,終究,還是躲不過天地準則,生命,即使再強盛,也會有消逝的一天……”老樹哀嘆一聲,樹葉又沙沙沙掉落了一地。

“您…要死了?”龍天不可思議地問道。

“也許是,也許不是,我有可能,幻化成一株幼苗,重新生長,又有可能,我直接灰飛煙滅……”老樹淒涼的聲音,顯然,他已經判處自己死刑。

“老樹我活了上十萬年,終究還是逃不過一死,罷了,罷了,孩子,你我有緣,老樹在臨走之前,送你一樣東西吧。”老樹說着,突然,整棵樹都劇烈地搖晃了起來,然後,樹身迅速變小,變成一顆幼苗一般大小。

“這是老樹最後的一點東西了,現在,我就給你了,它是精神之樹,等一會兒,它會自己生長在你的精神之海中,好好培養它,你肯定不吃虧……”老樹聲音剛剛落下,那棵精神之樹便嗖的一下消失了。

根據老樹留下來的線索,這顆精神之樹,應該是到了他的精神之海當中去了,所以,龍天並沒有着急,只是他還弄不明白,爲什麼這棵老樹會死去,難道,就因爲它活了十萬多年麼?難道,就不能夠永永遠遠的活下去嗎?這天地準則,就這麼重要麼?

龍天心中不禁泛起一陣哀傷,最靠近他的那個小傢伙,自然感受到了龍天由內而發的傷心,所以,它順着龍天的手臂,爬上了龍天的肩膀,然後,用自己那肉乎乎、毛茸茸的頭,輕輕地去蹭龍天的臉部,順帶着伸出小舌頭,舔了舔龍天的臉頰。

龍天看了看這小傢伙,心中不再這麼悲傷,他摸了摸小傢伙,小傢伙被摸得一陣享受,顯然,龍天的撫摸,讓它感覺非常地舒服。

突然,它從龍天身上爬了下去,然後,居然漸漸變大,在一臉驚訝的龍天面前,漸漸變大,然後,從肉滾滾的身體兩側,長出兩個潔白的翅膀,成爲了除了龍天的金色之外,紫色世界中的第二種其它的顏色。

它拱了拱龍天的身子,示意他上來。

龍天還是懂得這一點東西的,他也不推脫,直接坐在了變成了大傢伙的小傢伙的脖子處,然後,小傢伙就拍動翅膀,載着龍天飛了起來。 已經不小的小傢伙,載着已經龍天,飛了起來,穿梭在雲層之中,朵朵紫雲撲面,鬆軟的觸覺讓龍天感到一陣舒服。

在天空中飛翔了一圈之後,小傢伙便是載着龍天飛了下來,龍天剛剛落地,它便變成了當初肉滾滾的模樣,小巧玲瓏,它一臉疲憊,龍天也知道,讓它載着他飛行,已經是非常難爲它了,肯定耗費了它非常多的精力,所以,纔會有這般疲態。

龍天將它抱在懷裏,剛剛只有手掌這般大小的肉球,現在,卻已經變成了一個球這般大小的肉球,身上的毛毛茸茸的,弄得龍天直癢癢。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