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對着蘇小魅問道。

“你有所不知,這落陰澗上層的陰風,平常時期就已經是難以通過了,若是有巨大的能量波動,這些陰風就會被激活,變得狂怒,在這種狀態下的陰風,會比平常更加恐怖十倍!”

我擡頭看了看雲層,沒有什麼異常啊,蘇小魅該不會在危言聳聽吧?

很快我就不這麼想了,因爲上面的陰風層,已經開始了劇烈的晃動。

“現在怎麼辦?”

我對着二姨他們問道。

我看了一眼下面,底下的鬼兵們,自然是拿我們沒有辦法的,但是鬼將們已經開始自發組織準備朝我們這邊衝過來了。

“還是從這裏上吧,有定風珠,雖然困難點,但是問題應該不大!”

最終還是鬼見愁拿了主意。

我們緊密的靠着他,然後朝着上面衝過去!

跳下來的時候感覺很短的路程,現在想要爬上去,卻感覺難於上青天,混亂的陰風不斷的吹在定風珠形成的防護罩上,我感覺這防護罩隨時有可

能會破裂,而我們此時此刻行進的距離,纔不到一半。

一路上小心翼翼的,就快要能看到頂了,我的心情也放鬆了許多,可就在此時,萬分不幸的事情發生了,落陰澗似乎是發現了我們這些入侵者,整個開始暴怒起來。

陰風增大了不說,在陰風的猛烈摩擦之下,還產生了更加猛烈的東西,陰雷!

產生之後的陰雷不會消失,而是會跟着陰風繼續飄蕩,如果要是人碰到了,那結果很簡單,那就是!砰的一聲,被炸成粉末。

陰雷的數量不斷增加,我們也更加如履薄冰,在這個位置上,每走一步,都是如此的困難。

不過我們最終還是距離終點一點點的接近了,眼看着還有十幾米的樣子就要到終點了,就在這個時候突然我感覺渾身上下就是一陣的虛弱,接引來的神力,似乎正在一點點的流逝。

我知道,我的請神咒的時間要到了。

“我幫你退神!”

二姨對着我說道。

正所謂請神容易送神難!把請神咒練到二姨那個地步,送神自然不是什麼問題,可是對於我來說,送神就是大事了。

神力降臨在人身上,肯定是不會沒有代價的,人的筋脈,血管和各個器官,都將會因爲充滿神力而擴張,從而整體實力得到飛一般的加強。

可這種加強並不是永久的,在神力存在的時候,整個人都加強了,但神力褪去的時候,所有細胞和器官也會從極強變到極弱,形成一個強大的反差。

這巨大的壓力,會對器官和細胞造成強烈的損害,因此我們也稱這種情況爲請神反噬!

被反噬以後,輕則虛弱無力,重則終身癱瘓,甚至是當場暴斃也不無可能。

退神的作用,就是讓請來的神離開的速度變得慢一些,從而降低反噬。

“師兄,幫我護法!”

二姨看了看鬼見愁,然後轉過頭又看了看蘇小魅。

“魅鬼王,你還行麼?”

“沒問題!”

蘇小魅臉色沉重的點了點頭。

“我還能支撐一段時間,要不我們上去再退神吧!”

我對着二姨說道嗎,我實在不認爲在這裏退神是一個好的選擇。

“屁話,你以爲不退神,你能活着回到上面?”

二姨說罷,沒有理會我,直接開始念起了退神咒,陰雷越來越多,在雷區裏面停下真的不是一個好選擇,可大家又別無選擇,都是因爲我實力太差,才拖了大家的後退。

我是多後悔,自己平常沒有更加努力用功,可現在說什麼也無濟於事了。

“奉天催催地催催,日落西山鼓雷雷,兵收壇前赦金印,馬來壇錢卸金鞍,咒請哪吒三太子,化神返虛歸於天!”

二姨一邊說,一邊顫抖,顯然這個退身的過程並不是那麼簡單,她剛說完,又接連打了好幾個手印。

我感覺身上的神力開始劇烈的流逝,但我知道這還沒有結束,我看過退神咒的咒語,最後還有一句“神兵火急如律令!”

二姨開始念最後一句咒語,可是剛唸到一半的時候,異變突起。

整個保護罩強烈的就是一震,一顆陰雷飄過來,砸再二樓我偶們的保護罩上。

鬼見愁的臉色瞬間就沉了下來,整個人猛地吐出一口鮮血。

“快!”

他一聲吼,二姨也開始加快速度。

可有一句話他媽怎麼說的來着?禍不單行?我親眼嗯看見身前,在陰風的摩擦下,另一顆陰雷正在緩緩成形。

可處於退神狀態的我,只能看着,什麼也做不了。

最終鬼見愁和蘇小魅還是發現了那顆陰雷,他們聯手施爲,想要合力把陰雷給引到一邊去,可最終還是失敗了,陰雷在成型的那一刻,就直接炸開。

防護罩一瞬間被擊破,送神咒被打斷了!

一陣巨大的力道朝着我們衝擊過來,鬼見愁抓着二姨,趁機朝着落陰澗上方蹦了過去,而我們則是被朝着反方向被震了下去。

就在這一瞬間,我只來得及抓住蘇小魅的手。

蘇小魅也是緊緊的抓住我。

“後悔麼認識我麼?”

我看着身邊的蘇小魅,覺得這一刻的她,是那麼的魅力。

“不!”

她抓着我更加的緊了。

“我們會沒事的!”

剛纔的爆炸,似乎是引起了連鎖的反應,整個片區的陰雷,都開始爆炸,強烈的陰風吹過我的身體,我感覺骨頭都要散開。

我終於知道被陰風吹的連骨頭都不剩下是什麼意思了。

“要是有下輩子,我們還做夫妻!”

退神咒還沒有完全結束,我的體內還存留着一絲的神力,我盡力調動身上所有的神力,抓住蘇小魅的手,把她朝着落陰澗的上方甩了上去。

我緩緩的閉上了眼睛,我知道自己的時間不多了,沒有了神力的護體,下一道陰風經過我身體的時候,我就會被吹散成一抹風沙,而蘇小魅不一樣,鬼見愁都能帶着二姨上去,蘇小魅肯定也有辦法上去,畢竟只有十幾米了!

“不!”

蘇小魅的絕望而堅毅的叫聲,傳到我的耳朵裏。

“要死一起死!”

(本章完) 我把她丟開的時候,我忽略了非常重要的一點,那就是蘇小魅是鬼王。

她既然有能力衝上去,自然也有能力衝下來。

我感覺我的身體瞬間就被一股冰冷的感覺所包裹,是蘇小魅,她附身到了我的身上。

“你快走!”

暫時沒有陰風吹到我的身上,我還能苟延殘喘一會。

“你閉嘴,你的身體我接管了!”

蘇小魅露出了前所未有的強勢。

我並沒有反抗,而是把身體的控制權交給了她。

她既然回來了就肯定不會走,與其和她爭奪身體的控制權,還不如把一切都交給她,讓她放手一搏。

“我要使用鬼王祕術了,你用心看,對你的鬼術修爲,會有很大的幫助的!”

蘇小魅在心裏給我傳音道。

然後,她大喝了一聲。

“千嬌百媚!”

不愧魅鬼王,蘇小魅在我的身體裏面使用鬼王祕術,我能夠清晰的感覺到,每一道鬼氣在我的身體裏面的流動。它們組成了奇特的線條。

下一個瞬間,我感覺身體充滿了無窮無盡的力量,比之前請哪吒上身的時候,還要強。

形勢不容樂觀,陰雷爆炸的力量已經出乎了我們的想象,即使是全盛時期的蘇小魅使用鬼王祕術,只怕都是凶多吉少,更何況是現在。

我只感覺到眼前一陣連續的亮光,無數的陰雷被激發,周圍爆炸的聲音接連不斷。

蘇小魅在拼命的抵擋穿梭着,巨大的陰雷之力,炸的我頭腦直髮暈,我努力的睜開眼不讓自己昏迷,然後我眼前的最後一個畫面,是我們的面前被陰雷炸出了一個巨大的黑洞。

……….

再醒過來的時候,已經不知道過了多久。

如果不是身上的疼痛感仍然在糾纏我,我甚至會以爲自己已經死了,努力的睜開眼,我看見了頭頂上的天空,是蔚藍色的。

這裏是人間?還是我穿越了?

我完全沒有頭緒,強行支撐着自己坐起來,我開始檢查身體的情況,筋脈幾乎就沒有完好的地方,丹田裏面空空如也,好不容易修煉出來的真氣,一毛都沒有剩下,鬼丹倒是還在,裏面的鬼氣也還算充足。

好在脖子上的玉佩還在,鬼袋還在,手機也還在,但是已經跪了,沒法開機了,也就是說,我身上除了鬼袋和玉佩,已經空空如也了。

我去年買了個表啊,辛苦修煉好幾年,一朝回到解放前!

對了,現在不是講究這個事情的時候,蘇小魅呢?

我趕緊朝着我的丹田裏面探過去,沒有動靜,我在心底開始召喚蘇小魅,也沒有動靜!

我瞬間就着急了,趕

緊站起來,準備到附近去找她,而就在這個時候,我的心底終於傳來了蘇小魅微弱的聲音。

“我在呢!”

我捧紅了半個娛樂圈 “你怎麼樣了?小魅?”

我一陣緊張的對着她問道。

“我暫時死不了,但是情況很不好!”

聽到蘇小魅這麼說,我稍稍放心了一點,畢竟我們都好活着!

“之前到底發生了什麼情況?”

“我們也算是命大了,之前陰雷的連環爆炸似乎是炸穿了空間,我們又回到人間了!”

這也行?好吧,我昏迷之前,似乎是看到過一個巨大的黑洞。

“可是我們現在在哪?”

“你不是有手機麼?”

蘇小魅對着我問道。

我拿起跪了的手機,對着蘇小魅一陣苦笑。

“我們走走看吧,如果能找到人問問,就知道了!”

我仔細的研究了一下,我們所在的地方,應該是在山裏,因爲這一片植被茂盛。

不過,令我絕望的是,走了半個小時了,我們還是別說是人了,連個鬼影子都沒有看到。

而且,還有一個讓我感覺到特別奇怪的事情,我走來走去,好像都沒有走出周圍一公里,因爲我不管從哪個方向走,總是看到旁邊有一個桫欏樹!

點背不能怨社會啊,在桫欏樹上作了個標記,又再一次碰到它的時候,我終於意識到,我們是碰到了一個陣法。

破陣的東西,我也看過一點點,雖然不是很精通,但總能試試。

正當我準備用破陣的方式試試看的時候,沉默了老半天的蘇小魅終於說話了。

“你等等!”

“怎麼了?”

我對着她問道。

“這顆桫欏樹,我似乎再哪裏見過,你讓我想一想!”

我沉默了半天,看着這棵樹正發呆呢,腦子裏蘇小魅突然咋呼起來。

“就是這顆桫欏樹,我想起來了,這是淨月庵的護門大陣,如果我所料不差,我們是被傳送到峨眉山淨月庵來了!”

我擦,淨月庵,這不就是蘇小魅的師門了麼?

“早就聽門派傳言說,淨月庵的附近有一個陰間的通道,淨月庵的存在就是爲了鎮壓它,沒想到,這竟然是真的!”

蘇小魅對着我感嘆道。

“別感嘆了,我們快出去吧!”

“向左走六步!”

蘇小魅對着我指揮道。

這…向左六步是棵大樹啊!想來蘇小魅也不會無理取鬧,我按照她的要求走了過去,沒想到大樹居然主動挪開,給我讓了條路!

“前三,左四,右二!”

蘇小魅不斷的給我報着方位,我也按照

她報的方位走,一路順風。

就在她報出來一個左一的時候,我剛剛一做過去,就感覺腦袋撞到了一個鐵板上,直接摔了一跤,疼的都快暈過去!

“我說,你坑爹啊!自己門派的陣法都摸不熟!”

我一陣不滿的對着蘇小魅叫道。

“對不起啦,我是學過門派陣法,可都是那麼多年前的事情了,記錯一點,也是情有可原的嘛!”

蘇小魅都對不起了,我也不好說啥,我繼續按她說的走,不過這次小心了許多。

走了約莫三四分鐘,我們終於走出了這片樹立。

一個宏偉的寺院,出現在我們面前。

“淨月庵!”這大大的三個字出現在了我的面前,這就是蘇小魅的山門啊!

“走吧,我們順着這條路,就可以下山了!”

蘇小魅對着我說道。

“都到了門口了,你就不準備進去看看?”

我有些感慨的對着蘇小魅說道。

“若我還是蘇小魅,定當登門拜訪,可我現在已經是魅鬼王了,現在登門,只會給師門丟臉,給師傅蒙黑!我們還是走吧!”

蘇小魅雖然成了鬼王,可心裏終究還是把自己當成一個人類的,作爲一個人的禮義廉恥,甚至仁義忠孝,都在她的心裏存着,或許這也就是我喜歡她的原因吧。

“那我們走吧!”

這方面我還是尊重她的選擇的!

“二位請留步!”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