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此時已經痛得喊不出來了,因爲我的手臂幾乎要被那個人弄斷了。我咬着牙艱難的說:“我的手臂估計已經斷了。”

“媽的,竟然這麼厲害,老子和他拼了!”蔡大力見我如此的痛苦,咬着牙,再次發力。

“啊!” 終極學生在都市 蔡大力發力的同時,我又感覺到手臂受到嚴重的撞擊。這個東西太狠了吧,完全是欺軟怕硬嗎?竟然把蔡大力打他的仇恨轉嫁到我的身上。

我痛苦的躺在地上,這隻手臂估計已經斷了吧。剛纔還向蔡大力求救的,現在竟然已經斷了。

在痛苦中我突然想到了一件事情,我的手剛纔不是向蔡大力求救的嗎?怎麼會

被那個東西按住呢?還是……

“竟然還敢打我的兄弟,今天我就廢了你!”蔡大力聽到我的慘叫,又要揮動拳頭,教訓那個東西。

“停,停!”我見蔡大力又要打,我連忙喊住了他。

“爲什麼要叫我停啊,他的手已經脫離了我的肩膀,這是我打敗他的最好時機啊!”蔡大力有些惋惜的說道。

我沒有說什麼,只是拿着手電對着蔡大力照去。蔡大力見我用手電照他,他的手連忙遮住眼睛,我的那隻不知道斷沒有斷的手,瞬間從他的手裏掉了下來。

還真的是這樣,我鬱悶的躺在地上。根本就沒有什麼恐怖的東西,出現在我肩膀的手其實是蔡大力的。他處於害怕,纔會伸出手來尋求安慰。而我卻以爲這隻手是那個恐怖東西的,我害怕驚動他,所以 也伸出了一隻手。

就這樣我們都誤會了,其實我們攻擊的都是對方。我的力氣到蔡大力那裏自然遜色很多,所以一招下去,我纔會被蔡大力打到。

“小軒,你幹嘛啊!你這麼一照,那個東西都跑了,我還怎麼給你報仇啊!”蔡大力見我的手電移開了他的臉,他看着我抱怨的說道。

那裏有什麼東西啊,我是被你打成這樣的好不好,如果要報仇的話,你就把自己的手臂打斷吧。我鬱悶的躺在地上,這些話我又不能和他說,如果我說出來的話,他一定十分的自責。

我的手臂沒有任何的知覺,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斷了。還好我的道血八卦圖被激活了,這樣的傷勢應該躺一會就可以了吧。

“算了,跑了就跑了吧。我休息一下,手臂一會應該可以恢復。”我疲憊的躺在地上,閉上眼睛說道。

“那可不行,把你打成這樣就想跑,他還真的以爲我這麼好欺負!”蔡大力此時卻鬥志昂揚,和剛纔完全是判若兩人。

蔡大力應該是剛纔一擊撂倒我,纔會自信爆棚。我也不去打擊他,反正沒有什麼東西存在,就讓他去折騰吧。

我閉着眼睛躺在地上,手臂上傳來陣陣的暖流。沒有想到道血八卦圖治癒能力這麼強,現在我的手臂不但有了知覺,疼痛也慢慢的減少了。

蔡大力還在尋找着那個不存在的東西,我沒有理會他。反正那個東西不存在,對他也沒有危害。

我就這樣躺在地上,突然感覺有腳步聲向我走來,他走到我的身邊停了下來,然後一隻手輕輕的撫摸着我的臉。

“不要鬧了!”我伸出手,打開那隻手說道。

這裏只有我和蔡大力兩個人,一定是他找不着那個東西,來戲弄我的。

誰知道被我揭穿之後,他竟然還來撫摸我的臉。我有些不耐煩的抓住這隻手大聲的喊道“蔡大力,你煩不煩啊!”

“什麼?你叫我!” 封神輔助系統 蔡大力的聲音在很遠的地方說道。

我聽到蔡大力的回答瞬間傻了,蔡大力分明在我很遠的地方,那麼這隻手是誰的?是誰在撫摸我的臉!

(本章完) 我嚇得不敢睜開眼睛,大聲的喊道:“蔡大力快點來救我,那個東西現在在我的身上!”

wωω ⊕тTk án ⊕C〇

“小軒,你自己解決吧,我這裏也有,還不止一個!”蔡大力爲難的喊道。

蔡大力喊完,我就聽到打鬥的聲音。看來蔡大力真的是和什麼東西交戰了,不過聽到蔡大力說他那裏也有,還不止一個,就說明一定不是紅色棺材裏面的東西。既然不是大BOSS,一些小婁婁我也是可以對付的。

我猛的睜開眼睛,想要大幹一場。當我看到撫摸我臉的這個東西的時候,我差點沒有把胃都嘔吐出來。

這個東西實在是太噁心了,它是一個血紅色的人。不,不應該是血紅色。因爲它的臉上是紅色的血肉,應該說它一個被人趴了皮的人。

扒皮鬼?難道它就是扒皮鬼!我額頭上的冷汗不斷的流出,看着它血肉模糊的手再次撫摸我的臉,我不知道哪來的勇氣,一拳打在這隻扒皮怪的身上。快速的站起來跑開了。

我剛跑幾部,就發現我的身體動不了。不管我這麼掙扎,我的身體就定在那裏。突然我感覺我的後背被什麼東西摸着,然後那雙血肉模糊的手竟然從背後抱住我。

不是吧,竟然抱着我,要不要這麼深情。我現在竟然被一隻鬼從背後抱着,不過下一刻我就感覺不要什麼浪漫,因爲它的手此時正要扒我的皮。

“蔡大力,你好沒有啊,兄弟就要被扒皮了啊!”我看着那雙血肉模糊的手正在撕扯我的衣服,手指上瞬間冒出長長的指甲。

我的叫喊聲沒有得到蔡大力的迴應,估計此時也泥菩薩過河自身難保吧。現在我只能靠自己的能力了,不過我現在連身體都動不了,又要這麼自救呢。

眼看着那雙血紅的手已經撕開我的衣服,十根修長的指甲已經深深的刺進了我的皮膚裏面。我已經可以感覺到我的皮膚已經一點一點的和血肉分離,如果我在想不到辦法的話,估計我就要變成一隻扒皮鬼了。

怎麼辦啊,我要怎麼辦!我心裏十分的着急,身上的疼痛讓我的腦袋清醒了幾分。我現在不是一個普通人了,我有道血八卦圖,我爲什麼不用道血八卦圖來自救呢。

恐懼讓我失去了理智,痛苦把我的理智又拉了回來。我連忙進入身體,快速的跑到體內的道血八卦圖之上。

當我站在道血八卦圖上面的時候,道血八卦圖瞬間泛起了紅色的光芒。紅色的光芒快速的把我包圍在裏面,緊接着一股暖流,流滿了我的全身。

暖流在我的體內流動一圈之後,我的身體充滿了力量。我的眼睛一紅,一把握住扒皮鬼的雙手,猛的一個過肩摔,把扒皮鬼狠狠的摔在了地上。

我猛的一跳,雙膝狠狠的壓在扒皮鬼的身上,

拳頭如雨點一般落在扒皮鬼的身上。我的攻擊十分的密集,扒皮鬼沒有任何的反應機會,就被打的連它媽媽的不認識它了。最後我的雙指併攏,帶着紅色的光芒 直接刺入了八婆鬼的心臟。

扒皮鬼剛纔還在掙扎,隨着我雙指刺入他的心臟,他掙扎的手瞬間停止了,兩隻 恐怖的眼睛也慢慢的閉上。

致摯愛:給你一生的戀愛 解決了一隻扒皮鬼,我快速的向着蔡大力跑去。剛纔喊他沒有得到回答,現在不知道他怎麼樣了,會不會皮已經被扒皮鬼給扒了。

房間就這麼大,很快我就找到了蔡大力。他此時還在和一隻血肉迷糊的扒皮鬼撕扯在一起,看着蔡大力身邊已經躺着兩隻死去的扒皮怪,看來蔡大力也是拼了。

蔡大力此時的動作顯然慢了很多,如果在這裏糾纏下去的話,蔡大力一定會吃虧。我快速的跑到蔡大力的面前,雙指併攏,對着扒皮鬼的後心猛的刺了進去。

扒皮鬼沒有皮囊,很容易就刺了進去,而且我的雙指又是在紅色光芒的包裹下。當我抽出手的時候,扒皮鬼已經不再反坑了。

“奶奶的,這到底是什麼東西啊!”蔡大力一把推開血肉模糊的扒皮鬼,喘着粗氣說道。

“我也不知道,不過他們的皮都被扒了,應該是扒皮鬼吧!”我的眼睛變成了黑色,疲憊感瞬間涌了上來 。

“他們被扒了皮?誰這麼殘忍啊!”蔡大力再次看了一眼前面的扒皮鬼,大聲的喊道。

我剛纔殺死的那隻身體的血肉已經幹了,雖然也是血肉模糊。不過它的身上不會流出鮮血,一看就知道是很早被扒了的。而且蔡大力打死這幾隻,身上的鮮肉是新鮮的,甚至還有紅色的血液流出來,這些人一定是才被扒了不久。

三個才被扒了不久的扒皮鬼,這些人會是誰?鬼州七子的人!難道進來這裏不止瘦子一個人,還有鬼州七子他們的人。如果是這樣的話,瘦子的目的真的就不一樣了,有可能我真的誤會胖子了。

我站了起來,再次搜選了這個房間。剛纔我和蔡大力只是大體的看了一下,這次我是每個地方都沒有放過。果然在一個牆角的地方,發現了三具血肉模糊的扒皮鬼,還有一具外面已經烘乾的扒皮鬼。

這些一定是瘦子殺死之後拖到這裏的,他爲什麼要打掃戰場呢,難道他不想蔡大力知道他來過,他這是在保護我們?還是另有目的呢。

“他奶奶的,一定是這個紅色棺材裏面的東西扒了他們的皮,我倒要看看這裏面到底是什麼東西。”蔡大力氣勢洶洶的向着紅色棺材走去。

聽到蔡大力的話,我有種不好的預感。我快速的跑到蔡大力的面前,攔住他喊道:“你瘋了啊,那裏面一定是十分厲害的東西,你不要命啦!”

“留着它在這裏還會繼續害人,今天老子就要毀了它!”蔡大力推開我繼續向着紅色的棺材走去。

蔡大力有時候特別的倔,牛脾氣上來的話,誰都攔不住。不過這次攔不住也要拉啊,這個紅色棺材裏面的東西一定很厲害。如果被蔡大力打開了,我們不是真的要死在這裏啊。

“連瘦子都不敢打開的棺材你敢打開?你知道這個棺材裏面的東西有多麼厲害嗎。如果你把它放出來,不僅我們兩個要死在這裏,估計進來的所有人都要被你害死!”我對着瘦子大聲的喊道。

我的怒喊,還真的起到了作用。蔡大力本來推開我的手,竟然放了下來。我知道蔡大力剛纔也是一時衝動,只要他平靜下來,他還是知道孰輕孰重的。

“我們現在最主要的就是找到出口,瘦子和鬼州七子的人都在通道里面。現在還不知道瘦子的情況,我們先救人要緊。”我安慰了一下蔡大力說道。

“對,鬼州七子他們人多,而且那個張君瑞的實力不在瘦子之下。如果瘦子落在他們的手裏,真的是凶多吉少啊。”蔡大力想到瘦子的安危,瞬間緊張了起來。

我拍了一下蔡大力的肩膀,就開始尋找起通道的入口。我和蔡大力找了很久,整個房間都快要被我們翻過來了,也沒有發現通道的入口。

“奶奶的,通道的入口到底在哪裏啊!”蔡大力疲憊的坐在地上喊道。

我也十分的鬱悶,之前已經有兩撥人進入了通道。按理說應該很好找的啊,爲什麼整個房間裏面就沒有入口呢?

“太奇怪了,不應該啊!”我也躺在蔡大力的旁邊,這一切太匪夷所思了,我要好好的消化一下。

“一定是哪個紅色棺材裏面東西搞得鬼,我現在就把它給扭出來,打他一頓,一定可以找到出口!”蔡大力指着那口紅色的棺材說道。

“你能不能冷靜一下啊,如果真的是它所爲的話,你不去打它,他都會來找我們。”我瞪了一眼蔡大力說:“前面已經有兩撥人進去了,它爲什麼不阻止他們,非要來阻止我們。難道里面的是女的,看你我長得帥!”

“我操,老子今天還就不冷靜了。一定是它搞得鬼,如果不解決了它,我們根本就無法找到通道入口!”蔡大力蹭的站起來,快步的向着紅色的棺材走去。

“你瘋了啊!”我也快速的站起來對着蔡大力吼道。

“老子今天還就瘋他媽的一回了!”蔡大力頭也沒有回的就跑到了紅色棺材面前。

我看着暴躁的蔡大力,心裏十分的氣憤。不過氣憤歸氣憤,這個時候蔡大力已經來到紅色棺材面前,我要做的,只有想辦法應對接下來要發生的事情。

“媽的,都是你搞得鬼,看老子今天怎麼教訓你!”蔡大力氣憤的握住紅色棺材的蓋子,猛的一掀。

看着紅色棺材蓋被掀飛,我的心也提到了嗓子眼。我不知道紅色棺材裏面會出來什麼鬼,接下來我們又要迎接什麼樣的挑戰!

(本章完) “咚!”

紅色的棺材蓋重重的摔在了地上,蔡大力一臉憤怒的看着棺材裏面的東西。臉色慢慢變得凝重,身體開始不自覺的抽動了起來。

壞了,一定是一個厲害的東西,竟然把天不怕地不怕的蔡大力嚇成這樣。我緊張的退後兩步,隨着準備攻擊。

“這,這,這……”蔡大力指着紅色的棺材吃驚的說道。

我靠,還真的是一個厲害的東西,竟然把蔡大力嚇得話都說不清了。我連忙進入身體裏面,現在只有利用道血八卦圖纔可以打敗它了。

我進入身體,連忙跑到道血八卦圖之上。看着泛着紅光的道血八卦圖,我心裏有了底氣,怒吼了一聲說:“衝吧,兄弟!”

我威武的站着,想象着紅色光芒涌入我的身體。 劉備的日常 我變成一個戰神,把棺材裏面的那個傢伙打的落花流水。

可是我站着一會了,也沒有感受到紅光涌入我身體。我鬱悶的看着腳下的道血八卦圖,還是和往常一樣啊。爲什麼這次沒有紅色光芒涌入我的身體呢?

我站在道血八卦圖上轉悠了一圈,然後又踩了幾下,道血八卦圖還是一點反應都沒有。不會是壞了吧,這個時候失靈了。

你千萬不可以壞啊,現在面對的可是一個十分厲害的東西。如果你這個時候壞了,我們都會死的。

我緊張的看着腳下的道血八卦圖,它依舊是泛着紅色的光芒。只不過這紅光只在八卦圖的表面遊走,就是不涌入我的身體。

奇了怪了,剛纔我只是站在上面,紅光就涌入我身體的啊,爲什麼這一次不可以!難道這次要換一個姿勢?我連忙坐在八卦圖上,紅光還是沒有任何的反應。

我去,老子拼了。我直接躺在了八卦圖上面,不過八卦圖沒有那麼大,我只好把身體縮成一團躺在上面。

這次整個身體就和八卦圖接觸了,還是沒有任何的反應。我無奈的站了起來,看來道血八卦圖真的失靈了。

沒有道血八卦圖我們要這麼對付那個可怕的東西呢?難道今天我們真的要死在這裏,變成兩個新鮮的扒皮鬼!

“小軒你愣在哪裏幹嘛,快點走啊!”蔡大力大聲的喊道。

走,難道那個厲害的東西被解決了?我快速的從身體裏退出來,看到蔡大力半個身體站在紅色的棺材裏面。

“你怎麼進棺材裏面去了,棺材裏面的鬼呢!”看到蔡大力驚人的巨大,我不解的喊道。

“鬼你妹啊,這個棺材裏面根本就沒有鬼,而是通道的入口。”蔡大力對我招了招手說:“快點!”

沒有鬼!你妹的,沒有鬼你剛纔緊張幹嘛。我氣憤的跑到紅色棺材前面,還真的是一個通道。這到底是誰設計的通道入口,竟然在一口棺材裏面,這樣不是折磨人嗎!

“這叫膽大的有肉吃,幸虧今天你是我和一起來,要不然你這輩子都

別想進來。”蔡大力轉過身得意的對我笑了一下,大步的走進了通道。

你妹的,如果我一個人來的話,說不一定早就發現了,都是你這個豬腦子在擾亂我的思維。我怨恨的看了一眼蔡大力,雖然心裏知道多虧蔡大力,但是嘴上還是不服輸。

“啊!”

我還沒有下去,就聽到蔡大力慘叫了一聲,然後蔡大力就快速的在我的面前消失了。

我愣了一下神,看到洞口的血漬,纔回過神來快速的下了通道。原來棺材裏面不是沒有厲害的東西,而是它躲到了下面。

通道是一個陡坡,我腳下一滑,整個人瞬間摔倒,滑落下去。等到我身體停止滑動的是,看到蔡大力正在哪裏捂着屁股在跳。

“那個鬼呢?被你打死了!”我連忙站起身體,跑到蔡大力的身邊問道。

“我擦,竟然敢咬我屁股,我豈能放過他!”蔡大力一邊揉着屁股,一邊指着面前的一片血紅說道。

我用手電照去,前面是一具血肉模糊的屍體,看來也是一隻扒皮鬼。這隻扒皮鬼的血液還是新鮮的,看來皮才被扒了不久。

這個通道里面竟然也有扒皮鬼,難道剛纔那個房間裏面的扒皮鬼,就是從這裏上去的。我說一開始怎麼沒有看到這些東西呢?原來是在我們進去之後纔上去的啊。

這麼說,製造這些扒皮鬼的老傢伙應該在這個通道後面。危險沒有解除,而是剛剛開始。

我用手電照了一下前面的通道,前面一片漆黑,可見這條通道不是一般的長。這麼長得通道里面還會有多少隻這樣的扒皮鬼呢?我有些害怕的向後退了兩步。我現在已經沒有辦法使用道血八卦圖了,如果在遇到扒皮鬼的話,我還有還手之力嗎?

“給你!”蔡大力拿過一根鐵棍遞給我。

“你從哪裏拿來的!”我接過鐵棍好奇的問道。

“就在那裏啊,這裏可以遇到扒皮鬼,裏面一定還有很多。我們手裏帶着點傢伙,心裏會踏實一點。”蔡大力笑着握着鐵棍向着通道里面走去。

我看了一眼手裏的鐵棍,這個通道全部都是岩石,怎麼會有鐵棍呢?這也奇怪了吧。

我走向蔡大力所指的地方,那是一個偏僻的角落。在這裏放着東西,如果不是仔細找的話,還真的發現不了。

到底是誰放在這裏的呢?我靠近一些這個地方,希望可以找到一些線索。當我走進一看,還真的在地面上看到一行小字。

‘知道你們一定會找到這裏,裏面很危險,千萬不要進去。不過你們的脾氣應該不會聽我的吧,我只找到兩根鐵棍。如果真的要進來的話,就帶着吧!’

就這麼一行字,下面也沒有落款,也不知道是誰寫的。不過我卻傾向於是瘦子寫的,應爲鬼州七子的人都是在一起的,他們根本就不需要留下這行字。

瘦子不讓我們

進去,可見裏面真的很危險。可是此時蔡大力已經走進去了很遠,我只能看到一點點的亮光。就算是他現在沒有進去,他也會和瘦子說的一樣,必須要進去看看。

我看着遠處的亮點快速的跑了上去,雖然我的實力很弱,還莫名其妙的沒有辦法使用道血八卦圖了,但是兄弟有難,我也不會當一個縮頭烏龜。

我才跑幾步,就聽到前面蔡大力大喊的聲音。他一定遇到扒皮鬼了,才這麼近的距離就遇到一隻,真的不知道這裏到底有多少這樣的扒皮鬼。

等我跑到蔡大力的面前,他已經解決了。不過看蔡大力疲憊的樣子,一定廢了不少的力氣。

“奶奶的,這隻扒皮鬼的戰鬥力比剛纔的那隻厲害多了。難道越往裏走,扒皮鬼的戰鬥力越高!”蔡大力擦乾淨身上的血漬說道。

“不是吧,要是這樣的話,那最後面的大boss,不是很強悍!”我現在知道瘦子爲什麼不讓我們進去了,就我們這樣的戰鬥力,根本就不是最後那個大boss的對手啊。

“不管後面的大boss有多麼厲害,我們都要進去,我們不可以讓瘦子腹背受敵。”蔡大力更加堅定的說道。

“大力,我在你拿棍子的地方看到瘦子給我們留的字,他讓我們不要去。裏面的東西很厲害,說不定……”我有些猶豫的說道。

不是我貪生怕死,而是我有一種不好的感覺。我感覺如果我們真的進去的話,一定會有生命危險。

“他越是留字,我們越是要進去。瘦子都可以考慮到我們的安危,我們怎麼能棄瘦子的安危於不顧呢。”蔡大力怒視着我說道。

“你要冷靜,現在不是義氣用事的時候。裏面一定十分的危險,與其這樣去送死,還不如保存實力,以後爲瘦子報仇!”我一把拉住往裏面走的蔡大力喊道。

“懦夫!”蔡大力用力的甩開了我的手,大步的向着裏面走去。

懦夫?他竟然說我是懦夫!我愣在哪裏看着蔡大力快速的走着。我道軒雖然害怕,但是我從來沒有怕過死。兄弟有難的時候,我從來沒有退縮過,他竟然說我是懦夫!

我雙手緊握,握得每個骨節都咔咔作響。我不是懦夫,不就是進去嗎?不就是打大boss嗎?我去!有什麼了不起的,大不了一死。

我氣憤的向着前面衝去,我道軒不是懦夫,我也是一個響噹噹的男子漢。

跑到蔡大力面前的時候,正好看到一個血紅的東西撲了上來。我二話沒說,握着鐵棍對着它的胸口就刺去。

鐵棍還沒有刺到扒皮鬼的身體,就被扒皮鬼一把握住。他兩隻血紅的眼睛怒視着我,然後猛地往後一拉,我的身體瞬間失去重心往前面撲到而去。

扒皮鬼身體一躍,一腳踹在了我的胸口。我身體還沒有調整好,瞬間就被扒皮鬼踢飛了出去。

“噗嗤!”

(本章完) “噗嗤!”

我的身體還沒有落地,就聽到前面傳來身體被刺穿的聲音。扒皮鬼把注意力完全放在了我的身上,沒有注意到一旁的蔡大力。所以在我被擊飛的同時,扒皮鬼的胸口正暴露在蔡大力的面前。

扒皮鬼雖然厲害,但是它有一個弱點就是心臟。只要刺中它的心臟,他就必死無疑。這次的扒皮鬼雖然比之前的都厲害,但是在我們的配合下,還是很輕鬆的搞定了。

不,應該說蔡大力很輕鬆,我身體可受了大罪了,現在屁股還痛的要命。

“扒皮鬼真的是越來越厲害了,接下來我們要配合好,要不然我們都要死!”蔡大力伸手向着我說道。

“如果你說的配合還是這樣的話,我才被不會配合!”我一手揉着屁股,一手伸向蔡大力的手說道。

我們的手還沒有握在一起,蔡大力的身體劇烈的抖了一下,重心不穩就向着我的方向撲來。隨後,他的背後出現一個巨大的血臉。

我靠,來的這麼快。我快速的一躲,手裏的鐵棍飛向撲來的扒皮鬼。可我是坐在地上的,手上的力道不是很大。鐵棍還沒有砸到扒皮鬼,就被它一拳打飛了。它再次向着地上的蔡大力撲過去,鋒利的指甲猛地刺進蔡大力的後背之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