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沒事。”柳雪幸福地點頭,又道:“等會兒轉速降下來,我們立刻下潛,找回乾坤膽,衝出去!”

“好!”葉知秋稍稍鬆開柳雪,試着下潛。

這時候,漩渦的轉速進一步降低,葉知秋帶着柳雪,也可以緩緩下沉了。

而且,隨着漩渦轉速的進一步減緩,葉知秋和柳雪的下潛速度,也進一步加快。

既然會合了柳雪,葉知秋也定了心。

不知不覺間,腳下一頓,兩人沉到了混沌血池的底部。

而漩渦的轉動,此刻幾乎已經完全停止。

“快找乾坤膽。”柳雪說道。

“沒事,我來找!”葉知秋點頭,隨即運起玄功,將身邊的血水逼退,闢出一個方圓十丈的無水空間來。

剛纔是受到混沌血池的漩渦影響,葉知秋不能施展神通。

現在漩渦停止,葉知秋可以大展神通了。

柳雪一眼掃過,已經找到了白球,急忙掠去,拾在手中。

葉知秋一轉頭,也發現了黑球的所在,揮手招來。

因爲乾坤膽跟隨葉知秋已久,葉知秋又經常以自己的血氣和丹氣來祭煉,所以乾坤膽和葉知秋之間,也產生了強烈的感應。

現在的乾坤膽,也可以說是葉知秋的本命法器。

重新拿回乾坤膽,柳雪說道:“我們趕緊走,否則混沌血池的漩渦還會出現,又會困住我們。趁着漩渦沒成,我們立刻衝出去!”(7.14日,第一更。)

剩下兩章,到晚上。 葉知秋不敢怠慢,點頭道:“好,我來開道,你跟着我,防止大羿那廝的暗算!”

說罷,葉知秋催動赤元劍,向上射出一發劍氣,帶着柳雪上浮。

柳雪用兩指拈着無極符,跟在葉知秋的身後,注意四周的動態。

失去了乾坤膽的控制,身邊的血水,又開始緩慢轉動起來。

不過,混沌血池的啓動,也需要一個過程,目前還不影響葉知秋和柳雪的行動。

“聽我敕令,赤元出鞘!”葉知秋不斷催發劍氣開道,撕開頭頂上空的血水,向上急遁。

就在葉柳二人急速飛遁的同時,混沌血池的轉速,也在加快。

葉知秋雖然可以繼續向上衝,卻不知不覺地,又進了漩渦中心。

……

此時此刻,聻國鬼帝大羿,正彎弓搭箭,對準混沌血池的漩渦中心,等待着葉知秋和柳雪。

剛纔混沌血池忽然波平浪靜,大羿就知道,一定是葉知秋和柳雪的法術產生了作用。

所以大羿判定,葉知秋和柳雪即將出來!

……

柳雪也預料到了大羿的暗算,對葉知秋說道:“知秋,衝出去以後,我們立刻分開,偷襲大羿。我用無極符頂住他的神箭,你用乾坤膽反擊!”

“你可以頂住嗎?”葉知秋有些不放心。

“沒事,我會頂住的。”柳雪說道。

葉知秋點點頭,轉動乾坤膽,準備全力一擊。

耳邊嘩啦一聲響,葉知秋和柳雪已經衝出了混沌血池的水面。

衝出水面之後,葉知秋和柳雪依舊在漩渦慣性力的作用下轉動,夫妻倆互相轉圈,向上衝去。

“妖女,去死吧!”大羿看見葉柳二人出水,心中大喜,吐氣開聲,一箭射出。

以葉知秋和柳雪目前的狀態,大羿是有把握一箭雙鵰的。

可是,就在大羿一箭射出的時候,葉知秋和柳雪忽然分開,向着兩邊飛遁而去。

並且,葉知秋的幾十個分身,也一起出現!

柳雪則一揮手,無極符嗖嗖飛來,放大到一丈方圓,迎向大羿的神箭。

砰地一聲響,金光炸開,無極符被震飛。

但是無極符和柳雪心意相通,如本體之一部分,空中飛了一圈之後,又回到了柳雪的手裏。

“妖女,你又壞我好事!”大羿暴怒,再一次彎弓搭箭。

可是這時候,葉知秋已經悄無聲息地遁在了大羿的身後,手裏的天師伏魔印,當成板磚,向着大羿後腦勺砸來:“老鬼受死!”

本來葉知秋想用乾坤膽的,可是來不及。

天師印大放紅光,正劈在大羿的腦袋上!

砰!

“呀——啊!”大羿一聲慘叫,魂影向前一撲,沒入混沌血池之中。

大印當成板磚,威力也蠻大的,更何況印面上的符文,對一切鬼魂都具有巨大的殺傷力。

大羿雖然道行極高,可是被印面直接命中,還是難以承受。

葉知秋急忙催動乾坤殺氣,向着大羿落水處射去。

殺氣射出,波開浪裂,可是卻不見大羿的身影。

柳雪飛縱而來,叫道:“知秋,不用追擊了,這個混沌血池,應該是鴉鳴聻國的養魂池。聻鬼們進入其中,應該很快就能恢復修爲。我們快走,否則聻鬼反撲,我們會陷入重圍!”

“雪兒,難道就這樣放過他們,放過大羿?我們都已經殺到聻國腹地了,現在放棄,豈不是功虧一簣?”葉知秋心中不甘。

“不是放過他們,而是他們藏在混沌血池裏,我們目前沒有辦法對付他們。所以,只好先退出,日後再說!”柳雪說道。

“好吧,我們走!”葉知秋一咬牙,拉着柳雪的手,轉身而去。

這時候,聻國的無極之亂還沒有結束。

回頭的路上,還有許多聻鬼驚慌地奔來,試圖衝進混沌血池裏避難。

葉知秋的火氣沒地方出,剛好拿這些聻鬼們開刀!

乾坤膽、赤元劍、五雷天師令輪番出擊,迎面而來的聻鬼們,無不灰飛煙滅。

雖然這次未能斬殺大羿,但是葉知秋剿滅聻鬼部隊,卻非常過癮。

更何況,無極之亂也幫了葉知秋的大忙,讓無數聻鬼消亡。

經此一戰,相信聻國的鬼兵,要損耗大半。

這樣的機會再來一次,大羿就要變成孤家寡人了!

葉知秋和柳雪二人一路衝殺,尋覓聻國出口。

漸漸的,無極亂象中的氣息有所變化,殺氣減弱,靈氣激盪。

柳雪說道:“知秋你繼續練功,我尋找出口!”

婚然心動 “雪兒,我們一起練吧。”葉知秋說道。

“呸,如果我們一起練功,被大羿追來,成何體統?”柳雪笑道。

“雪兒你想歪了,我沒說在這裏合氣同修啊……”葉知秋臉上一抽,這麼純潔無邪的雪兒,也有想歪的時候!

“行了,你趕緊練功吧,我是先天靈體,和你路子不一樣,在這裏練不了。”柳雪笑道。

葉知秋不再推辭,緩步跟在雪兒的身後,吸收無極亂陣中的充沛靈氣。

柳雪將杜月娥也喚了出來,說道:“月娥你也修煉吧,機會難得,在這裏修煉一次,抵得上你以前修煉一百年的功效。”

“師父,我不知道怎麼修煉……”杜月娥說道。

“按照你平時的修煉方式即可,存想於心,凝練鬼體。”柳雪說道。

“可是我的修煉需要靜止,不能像師公這樣邊走邊煉。”杜月娥說道。

“那好,你附在我的肩頭,安心練功即可。”柳雪說道。

“多謝師父!”杜月娥大喜,附在師父的肩頭上,試探着練功。

還好,大羿和聻鬼們,並沒有追來。

葉知秋的修煉非常順利,沒有受到任何打擾。

一個多時辰以後,葉知秋練功結束。

柳雪也找到了聻國的出口,準備迴歸人間道。

只是烏孫山上的出入口,已經完全坍塌,堵死了通道。

葉知秋取出五雷天師令,強行開道,震開那些碎石泥土,帶着柳雪衝了出來!

譚思梅等鬼童子一起撲來,各自叫道:“老大,你們回來了!”

出乎意料的是,蔡光輝也在這裏。

看見師父師孃,蔡光輝大叫:“不好了師父,快去鬼市裏救人,我的小師叔許佩加和閣皁山的夏仙姑,被鬼市吃了!”(7.14日,第二更。) 葉知秋大吃一驚,喝道:“什麼被吃了?小師妹和夏仙姑都是絕頂高手,怎麼會被吃了?”

難道鬼市裏面的東西不是鬼,是吃人的妖精?

柳雪也焦急,說道:“是啊老蔡,你說清楚點,慢慢說來……”

“師父師孃,許佩加和夏仙姑進入鬼市,一去不回,豈不是被鬼市吃了?”蔡光輝急得一跺腳,說道。

葉知秋鬆了一口氣,說道:“進入鬼市,未必就代表有危險。小師妹和夏道長的道行,我對她們有信心。可是,他們是什麼時候遇見你的,又是怎麼進入鬼市的?”

柳雪也納悶,自己和葉知秋研究許久,也進不了鬼市。

怎麼許佩加和夏偉玲,隨隨便便就進去了? 我在三界當老師 難道她們掌握了鬼市的玄機,找到了正確的打開方式?

蔡光輝神色焦急,指手畫腳:

“就是昨天晚上,我遇見她們的。當時我跟她們說了鬼市的詭異,她們……不聽我的勸,一定要去鬼市看個究竟。結果,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看見她們走進鬼市,然後消失了,到現在也沒回來!”

葉知秋瞪眼:“蔡光輝,我看不是她們不聽勸,而是你極力慫恿的吧!?”

前天遇見鬼市,蔡光輝就一再慫恿師父師孃去探險。這次遇上夏偉玲和許佩加,他一定還是這德行!

什麼人家不聽勸?撒謊,扯淡!

果然,蔡光輝耷拉着腦袋,低聲說道:“師父師孃,我……”

“算了算了,我也沒有怪你,以我小師妹的性格,看到這樣詭異的鬼市,不用你慫恿,她也是要去的。”葉知秋揮了揮手,對柳雪說道:

“雪兒,看來我們要再去鬼市看看了。小師妹和夏道長陷在裏面,我終究還是不大放心。”

“走吧,本來我也打算再探鬼市的。”柳雪說道。

譚思梅問道:“老大,鴉鳴聻國的事,解決了嗎?”

清宮嬌蠻:皇上,請放開手 “還沒有。”葉知秋搖頭。

柳雪說道:“思梅,你們六個小夥伴,繼續守在這裏吧,監視聻國的動態。如果他們不出來,你們不要挑釁他們;如果他們出來了,你們就立刻通知我們。不過依我看來,他們短時間內,不會出來的。”

畢竟聻國已經元氣大傷,大羿手下鬼兵不多,再出來,也沒有多大的戰鬥力。

“明白!”鬼童子一起抱拳應諾。

葉知秋和柳雪立刻動身,帶着蔡光輝,趕赴鬼市所在的大山。

這時候是凌晨,又是新的一天到來。

葉知秋和柳雪一路急遁,上午八點,便來到了那座大山裏。

白日的大山,一片安靜。

葉知秋和柳雪下到山谷裏查看,發現前天晚上施法的痕跡還在,很多樹木都被天師印壓折,連那條小河的河道,也被碎石阻擋,河水在山谷裏蔓延。

雖然山谷裏的地貌被葉知秋大肆破壞,可是鬼市依舊存在,似乎沒有受到任何影響。

蔡光輝跟在葉知秋的身邊,絮絮叨叨地說道:

“師父師孃,小師叔和夏仙姑,是從西川大山來的。她們說,那邊的老鬼差不多都抓了,剩下一些散兵遊勇,交給千眼鬼王和三頭鬼王負責。小師叔和夏仙姑,繼續北上甘陝一帶捉鬼,昨晚上路過了這裏……”

“這麼說來,西川那邊的形勢,已經沒有大問題了。”葉知秋打斷了蔡光輝的話,問道:“她們是怎麼進入鬼市的?你確定她們進去了?”

蔡光輝點頭:

“當然確定了,小師叔和夏仙姑一起進入山谷,消失不見。我站在山頭上看着,忽然發現她們在鬼市裏出現,還在跟幾個老鬼交手。然後,她們打進巷子裏去,就消失不見了。我一直等到鬼市消失,都沒有見到小師叔她們出來。”

柳雪蹙眉:“她們是從什麼方位進去的?”

蔡光輝搖頭:“我也不知道,就看見她們在山谷裏消失,然後在鬼市上一閃……”

葉知秋沒轍,只好和柳雪仔細搜山。

可是整座山都搜了個遍,幾乎掘地三尺了,也沒發現許佩加和夏偉玲留下的任何標記。

當然了,也沒有找到和鬼市有關的任何線索。

葉知秋頭大如鬥,拉着自家老婆的手,問道:“雪兒,爲什麼小師妹和夏偉玲可以進去,我們不能進去?”

柳雪搖搖頭:“我也不明白這裏面的玄機……或許是巧合,許佩加和夏道長,恰巧碰上了鬼市的入口;或者是鬼市有意爲之,特意打開入口,放她們進去的。”

“我覺得是鬼市故意放入的,我們老是騷擾那些老鬼,老鬼們怒了,抓了我們的人。”蔡光輝說道。

“說起騷擾鬼市,你老蔡可是始作俑者,鬼市裏面的老鬼,爲什麼不抓你?”柳雪問道。

“因爲我道行高,他們不敢動我吧?”蔡光輝說道。

“嗯,你的修爲太高了,做我徒弟簡直可惜,應該做我師父纔對。”葉知秋瞪了老蔡一眼,拉着柳雪的手,回到山頭上。

白天的時候,鬼市不出來,葉知秋只有等待夜晚再想辦法。

蔡光輝知道師父心情鬱悶,也不敢給師父添堵,乖乖地躲在一邊。

……

好不容易熬到夜晚,葉知秋和柳雪站在山頭上,等待鬼市的出現。

九點鐘過後,山谷裏飄起薄霧。

和上次鬼市出現一樣,薄霧過後,便有鬼燈亮起,街道現形,鬼影穿梭流連,漸漸形成了燈火輝煌的繁華夜市。

柳雪一言不發,盯着鬼市查看。

葉知秋也睜大眼睛在鬼市裏搜索,希望可以看見小師妹和夏偉玲的身影。

然而看了半天,葉知秋也沒找到要找的人。

硯尊 柳雪還在觀察注視,一言不發。

葉知秋有些按捺不住,低聲問道:“雪兒,現在怎麼辦?總不能一直這樣看下去吧?我們要不要下去看看,找找鬼市的入口?”

柳雪卻搖搖頭,手指山谷裏的鬼市,問道:“知秋,如果我們此刻見到的,是一幅畫卷,你覺得眼前場景,最像哪幅畫?”

葉知秋一愣,忽然靈光一閃,脫口道:“清明上河圖?” 籃壇指揮官 (7.14日,第三更。)

今天沒了,明天繼續。 的確,眼前的鬼市和清明上河圖太像了!

只是衣飾不同,時間不同。

清明上河圖是宋代的寫實畫卷,表現的是白天的市場。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