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當然不知道,就搖頭。

老湯說:“我聽他描述之後,不說完全的把握吧,最起碼也有七成的把握可以確定,那個人就是蔣黎明!”

蔣黎明!

我陡然間就打起了幾分精神,掌門玉印可就在他手裏啊,要是這樣的話,他突然去河南幹什麼?而且就因爲他去了,那個村莊纔出現了那麼多事情,就說明可能是他搗鬼。

他這個人我雖然不怎麼了解,但是卻也是清楚的,這賤人絕對不會做無聊的事情!

那麼也就是說,他肯定有所圖謀。

我心底一動,當年的茅山派是有兩件東西的,一個是掌門玉印,一個是朱雀丹筆。蔣黎明已經得到了掌門玉印,如果按照正常的思路來說,他肯定是要去弄朱雀丹筆了。我不用考慮他是不是之前就已經得到了朱雀丹筆,如果他有那玩意的話,之前就不會是那樣了。

可尼瑪,問題是,我如果得不到掌門玉印,最起碼也需要朱雀丹筆來傍身啊。 虐愛總裁追逃妻 這可是師父的交代啊,我可不能夠在這個事情上馬虎啊。

想到這一點,我就有點懵逼。

老湯就說:“我起初也是沒怎麼想,但是蔣黎明拿走的掌門玉印對你的用處很大吧?所以我來之前還在考慮要不要告訴你,最後我想這個選擇權還是由你來選擇。”

我點頭,對於老湯的做法比較感激。

這個消息絕對是來的很巧,如果老湯不細心的話,也絕對不會做出這樣的判斷。

我想了一會,就說:“這個蔣黎明現在有了掌門玉印,下一步肯定是朱雀丹筆,他能夠這麼快到河南的話,就說明他就算不是圖謀朱雀丹筆,那也絕對是其他非常重要的事情。先不說別的,就說我自己的情況,那也必須要得到掌門玉印,要不然的話,我以後肯定天天會被鬼纏上,這對我是非常不利的。”

老湯嘿嘿一笑,“所以說……幹他?”

我頓時感覺到好笑,這老湯主要是想要找回面子啊,要狠揍蔣黎明一回,不過想想也是,這蔣黎明差點都把我們害死了,我們不弄死他就是他祖上積德了。

我點頭,“幹他孃的,這小逼崽子差點沒弄死我們,這仇怎麼也得報,東西怎麼也得要啊。”

老湯嘚瑟大笑,“這一次讓你看看老哥我的實力,這拳腳功夫不是白練的,就他那鳥樣,上次要不是身體實在扛不住了,早打死他了。”

我明白的,上次實在是都不行了,蔣黎明要是膽子大點,死的絕對是我們。

我們就在這一合計,準備點東西,想後天就出發。

徐小琳的事情我暫時是不想了,只想去弄到掌門玉印。河南那個地方,中原之地啊,據說有不少厲害的傢伙,也有很多莫名其妙的事情,這一次我如果不準備妥當的話,估計會被蔣黎明給玩死。

但是這一次,我是絕對要把他玩殘了。

我就問老湯,“你那個朋友是幹嘛的?我可沒有聽說河南有趕屍人啊。”

老湯哈哈一笑,“趕屍人倒是不至於,是少林寺的俗家弟子,以前認識的,本來也是一個好手,後來生了一場重病之後,身體就不行了。不過去哪裏之後就要小心點了,別沒事得罪一些看起來不起眼的傢伙就行,什麼鐵砂掌,五毒掌的,厲害着呢。”

我也聽過這些事情,其實中國那麼大,什麼人都有,什麼事情也都有,倒是和地域沒有太大關係。只不過,在中原之地的,民間高手的確要比其他地方多些。但是這些人大部分都有一個共同點,你不招惹他,他也懶的理你,就算有功夫,可生活中卻可能就是一個普通的農民。 中原,也就是現在的河南,以前的豫州之地。

其實在哪裏改朝換代的事情多了去了,小國家,大國家,出名的不出名的,都很多。對於旁人來說,河南可能就是一個農業大省,但是對於我們來說,那就不一樣了。

在這裏,有很多所謂的隱世高手。

中原,本意爲“天下至中的原野”,是中華文明的發祥地,是華夏民族的搖籃,被視爲天下中心。這樣的地方,如果仔細瞭解的話,那是絕對不能夠小看的。特別是我們這樣的人,我們更加清楚什麼地方有什麼樣的人,什麼人不能夠招惹等等。

這些都是要謹記的,如果說是去一些因爲建國時期而出現大幅度整改的地方,那就沒有什麼事情了,比如說首都。

去之前,我還專門叫出來了師父,把這些事情告訴了他老人家。

他老人家聽說開始有事情發生之後,就告訴我,從夏朝到宋金之間的這些朝代,有着幾千年的歷史沉澱在這裏。在這裏擁有很多祕密,也遺留了很多不爲人知的事情。一些陰陽道士,神婆子等等,在這裏統統都有,還有很多尚武的高手。

骨骼驚奇的人不能夠惹,手掌寬厚的人不能夠惹,走路如風的不能惹。

這就是師父給我說的話,他說,在這個地方大部分的人都是農民,所以可能看起來也沒有什麼出奇的,一個個老實巴交的也挺好欺負。但是要永遠記住一點,再好的性格也會爆發,等真正爆發的時候,等真正惹到厲害的傢伙的時候,可能只是很隨意的碰你一下,回到家要不了幾天就下地府見閻王爺了。

所以說,這一次能夠蔣黎明能夠鬧出這些事情的話,那少不得要和當地的人鬧起事來,這一次我們去的話,絕對要小心小心再小心。越是普通的背後,往往越不可思議。

我暗暗點頭,其實在我們這個國家來說,真正神祕的是那些少數民族,比如苗族等等,因爲很多說辭,所以弄的事情神神祕祕的,讓人心底發寒,忌憚的厲害。但是師父說,有些人你明知道是什麼樣的人,你還去惹,那不是白癡嗎?

怕的是,有些人你不知道是什麼樣的人,你卻招惹了,那到死都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呢。

不過,老湯也說了,他那個朋友還是有點名氣的,所以也不用太擔心了。

路上我們自然是選擇飛機了,是先到的鄭州,我們的目的卻是洛陽百公里開外的一處山村。爲什麼這樣做?

因爲這樣的話可以偷偷摸摸的過去,明知道蔣黎明在那邊,誰還大張旗鼓的去啊?

所以,距離的話完全是故意控制的很遠,只有這樣纔可以讓我們行事起來更加的方便。

這一路,我們都是有計劃的。

這一次我們準備的東西可是全了,符紙,硃砂,墨斗,黑狗血等等,桃木劍也弄了把新的,都撞在了行李箱裏。我們又租了輛車,司機是河南人,倒是好說話,問清楚我們去的地方之後,談好了價錢就直接過去了。

因爲路上的時間比較長,所以我和老湯都很果斷的選擇睡覺。

wωw_ттkan_C〇

中間的時候司機叫了我們一次,主要是吃飯,其他時間,我們都是睡覺。

第二天中午的時候,我們才趕到地方,司機送我們下了路,就告訴我們說,沒有辦法再過去了,那邊的路都是小道,車過不去。

我看人家那麼辛苦,就尋思着多給點錢,結果人家卻是怎麼說都不要,只說前邊談好了,哪裏有後邊變化的道理?要是那樣的話,哪裏還有信用啥的啊?

我看人家執拗,也沒有辦法,也就多說了幾句感謝的話。

待司機大哥離開後,我就和老湯一起拉着行李箱,然後老湯打電話給他的朋友,沒過一會,就看到一個三蹦子開了過來,開三蹦子的是一箇中年男子,麪皮蠟黃,沒什麼精神,就是老湯的朋友,看來老湯說他之前生過一場重病,這話也是不假的。

“來了?”

三蹦子在我們面前停了下來,那人就衝老湯點頭,然後打量了我一眼。

老湯嘿嘿一笑,“二狗,這就是我那位朋友,你叫他老黃吧。老黃,這可是我過命的兄弟啊,叫陳二狗。”

老黃下了車和我握手,“你就是茅山派的掌門唄?老湯這老東西說過,說你很厲害,上次去的匆忙,就沒有時間去見你。”

我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黃大哥你太看的起我了,其實我也就是會那麼一點而已。”

老黃哈哈一笑,“說這種話弄啥?這老東西介紹的人還能差?我看你就很中,而且你既然來了,我們這些人都很感謝你嘞。”

我連忙擺手,“黃大哥,你可別這樣說,我也不知道我能不能夠幫上忙呢。”

老黃伸手提起抓住我的行李箱,笑了笑說:“陳老弟啊,你啊,就別給俺們客氣了。來了,就是客人,說那麼多弄啥?你要是不行,俺也不怨你,誰也不是萬能的不是?不過這也沒啥好車,你們就湊合着坐一下吧,一路上也累的夠嗆了,一會先弄點吃的,然後再商量一下,看看事情咋弄,你們看中不?”

老湯哈哈一笑,“老黃,你這山溝裏能有啥好吃的?”

“好吃的多嘞,就怕撐死你個龜孫。”

老黃笑了起來,看那樣子和老湯的關係是真的很熟悉。

老黃又對我說:“陳兄弟啊,你也別叫俺黃大哥了,你就和老湯一樣,叫我老黃吧。”

我連忙應了一聲,然後我就和老湯坐了上去,老黃一轉彎就往裏跑去了。我聽老湯說,這其實就是一個不知名的小山,但是在以前那個時候,是山就是靈秀之地啊,鬼才知道到底遺留了什麼產物呢。

老黃話不是很多,但是卻爲人很熱情。

這裏的房子,牆壁都是用石頭堆砌的,看起來還是很不錯的樣子。

不過,剛進村子,我就感覺到這裏的空氣的確變的有些渾濁起來,充斥了一種邪祟之氣。但是不知道爲什麼,我心底感覺到了一絲冷意。

老黃的家在裏邊,家裏人也都是農民。

雖然房子很普通,不像大城市那樣裝修的精美豪華,但是也絕對算的上乾淨。而且,我也是農村的,也沒有什麼適應不適應的。我在老黃準備飯的時候,就稍微的打量了一下這個村子。

看房子的話,大概也就百十戶的樣子,不算多,也不算少。

但是在村子裏活動的人,好像挺少的。

老湯在一旁陪着我,就跟我解釋,“現在的年輕人誰還願意在一個地方老是待着?都是想着走出去,闖蕩闖蕩,不管好歹的,起碼也都拼了一把。有能耐的就一輩子在外邊紮根了,能力不是很出衆的,過個一些年也就回來了。所以,像現在這樣的話,還是很難看到更多的人的。”

這一點我當然也是明白的,我們那個村子,就說我自己吧,不也是這樣嗎?誰願意待在老家啊,沒有一點盼頭,最大的能耐估計也就是種地了。但是隻有在外的遊子才明白,在外邊其實也很難啊,一年到頭是啥也不剩。

老湯又告訴我說,現在這裏不是又出事情了嗎?有些人的子女聽到了,就趕緊把自己的家裏人儘量接出去,雖然苦點,可最起碼性命沒事不是?

我笑了笑,也是正常的道理。

我和老湯說話的時間,老黃就叫我們去吃飯了,老黃今年有四十多歲,一家六口人,一個女兒和一個兒子,不過兒女都已經出門打工去了。這一頓飯倒是破有滋味,可能真的是靠山吃山,靠水吃水。

反正野兔子什麼的,都是有的。

說心裏話,這絕對比大飯店吃的還好,畢竟都是原生態啊。

吃了飯之後,老湯就和我們說了最近的一些事情,其實也和老湯說的差不多。我聽完之後,也就明白了,的確是有些用邪術搗鬼。

老黃又說:“村裏現在還有幾個人昏迷不醒嘞,身上還有些地方都爛了,陳兄弟,你有辦法不?”

這種情況,我也不可能直接就說我有辦法了不是?就說:“具體的情況還是需要我看了才行,這樣吧,老黃你帶我過去,我先看看,然後再說,你看行不?”

老黃非常的利索,一聽我這樣說,直接站起來就走,“中,你們跟俺過來。” 我和老湯在老黃的帶領下去了村民的家裏。

這一路上,老黃又把事情跟我說了一遍,我已經差不多判斷出,這就是中邪了,也就是被吹滅了燈,或者是鬼氣進入了人體裏。

很快我就看到了,不過那模樣簡直就是一個死人一樣。

躺在我面前的是一個年齡大概在四十到五十之間的男人,嘴脣發紫,臉色慘白。我一看就知道,這樣的,肯定都活不了多久了。

老湯就低聲問我,“看的出什麼問題嗎?”

我示意老湯先不要說話,然後走了牀邊仔細端詳。完全都是出氣多,吸氣少了,人都快不行了。我又用手摸了摸他的手,那感覺簡直就是和摸一塊豬肉一樣。

毫無體溫可言!

我當下開了天眼,再度去看,這一看我頓時又是一驚。

這村民的陽火不是被滅了,而是被一股黑氣完全都給籠罩住了。那種感覺就好像是暴雨之下的篝火,隨時都會熄滅,可令我奇怪的是,這樣的情況,應該早就滅了纔對啊,怎麼會堅持那麼久呢?

我心底暗道奇怪,然後就到處看了一遍,還是什麼都沒有發現。

老黃就問我,“陳兄弟,你要找啥?”

我說:“這房子裏有沒有什麼特殊的東西沒?”

“特殊的東西?”

老黃搖頭,“這俺就不知道,那大嫂子,你家裏有啥特殊的東西沒?”

“啥特殊的東西啊?這家裏就這麼大點,要是有啥特殊的俺也都習慣了啊。”旁邊一個婦女回了一聲,應該就是躺在牀上男人的老婆。

我想了想,就說:“就是年代比較久遠的,或者說是符啊什麼的。”

一聽我這樣說話,那大嬸楞了一愣,然後就在牀底下翻騰了好一會,拿出了一個破破爛爛的古劍遞給我,“這是特殊的東西不?”

我下意識的伸手接過,這一接還差點出醜了,竟然比我想的還要重,差點就掉地上了。而且握住劍柄的手還傳來一陣冰冷的寒意,真不知道到底是什麼材料,而且從表面上看,簡直就是廢鐵嘛。

就算清理了,估計也就完全廢了。

可讓我奇怪的是,劍拿過來之後,那男人的陽火不斷搖擺,簡直就像是要滅了一樣。我連忙靠近了一下,他的陽火這才又和剛纔那樣了,雖然還是老樣子,但是最起碼比剛纔的那一瞬間好。

老湯好奇的湊過來,“這是啥玩意?不會真是古董吧?”

古董的話,那可就真值錢了,而且還有這種妙用,倒是真的很奇怪。

我就問那女的,“大嬸,這東西哪裏來的?”

大嬸直接說:“就是弄石頭蓋院牆的時候順手撿的啊。”說完臉色一變,“這不會是個兇器吧?”

我頓時感覺到無奈,這武器肯定都是兇器啊。但是這把劍卻偏偏可以護住一個人的陽火,這不是很奇怪的事情嗎?當下我就告訴她,“這東西不錯,並不是什麼兇器,你家男人之所以活着,還是靠它呢。”

聽我這樣說,她才鬆了口氣,就求我救她男人。

我既然來了,當然也是想救了。當下也就暫時沒理他們,而是仔細查看了一下這把劍,雖然鏽跡斑斑,甚至有的地方都有好多缺口了,堆滿了鏽,卻也可以看個大概。

“咦? 起源之科技帝國 這好像是太極團?”

我看了一下劍柄,有一個很模糊的圖案,實在是鏽的太厲害了,我也只能夠看到那麼一點。然後我就順着這一點又繼續看去,發現劍身之上似乎依稀有符咒的輪廓。

如果不是我接觸的過多的話,相信很多人都難以發現這一點的。

我越看越驚,要知道,修道之人大部分用的都是剋制妖魔邪祟的桃木劍,至於原因也是和桃木本身有關係的。而現在我看到的卻是一把鐵劍,暫且說是鐵劍吧。這樣的一把劍,竟然是法器!

我們爲什麼不用鐵器?

俗話說的好,上天有好生之德。鐵器本身戾氣太重,而桃木劍雖然是剋制妖魔邪祟的,但是也起到了萬事留一線的作用。

可最主要的是,沒那能耐啊!

我那麼久了,就連師父都沒有和我說過用鐵劍的。但是我真沒有想到這一次來到河南,竟然會碰到這樣的事情。我心裏暗道可惜,如果說這把劍是完整的,沒準能夠給我很大的啓發,甚至是很大的幫助。

甚至能夠讓我明白,爲什麼對方可以用這樣的一把劍當做法器。

我又看了一眼牀上的男人,即便有這把劍,估計他也撐不了幾天了,五臟六腑都要衰竭了。我想了想就讓老黃弄個人把我的行李箱給拿了過來,然後擺了香案,開了法壇,拜請了祖師爺之後,我纔開始畫符。

他這樣的情況屬於厭勝。

厭勝,其實很多人都是知道這個名字的。

厭勝之術也可以說是詛咒之術,他到底是會怎麼樣呢?

真的會讓直接下地獄見閻王爺嗎?

那倒不是,而是會產生一種邪祟之氣,這股邪祟之氣可以將一個人的陽火完全壓制下來。陽火本身就是一個人的精氣神所在,如果陽火被壓了,你說這個人還能夠有精神活蹦亂跳的嗎?只要熬上一段時間,人的身體就會衰竭,然後也就是藥石無效了。

其實就是這麼一個簡單的意思,說穿了都是一個道理。

這也不得不說一句,這是屬於厭勝的一個類型,而並非就是真正的厭勝了。期間種種非常的複雜,我現在要做的是另外一個事情,因爲我本身道行比較淺薄,我要想破了這一局,就要用茅山祕書裏的一個清神還魂咒。

這清神還魂咒是陰陽之術中比較難的一種,就是可以讓一些被鬼上身的人直接清新過來,從而將鬼給驅趕出去。現在它的用處就是另外一個了,就是要讓他的意識清醒起來,同時呢,要讓困住陽火的那些黑氣消散。

道理是一個道理,但是我的能耐不行,就只有一步步來了。

如果我道行夠深的話,根本就不需要這樣做,直接畫符都行。

看我這麼籠罩,四周看熱鬧的人看我的眼神都佩服的多了,我很享受這種感覺。反正發財我是不想了,咱好歹也體會一下不是?

符畫好之後,我就感覺頭腦一陣發脹,我聽師父說過,這樣的情況下,就是證明自身實力不行,強行做事情的後果。但是這個時候,我也股不得那麼多了,先看看到底是怎麼回事,能不能真的救回來。

如果能夠救回來的話,我也可以問清楚他爲什麼會落到這個地步,如果是蔣黎明搞的鬼,那我也等於提個醒了。

符畫好之後,我做了法,又把符燃燒之後放入了茶水中給他服了下去,然後就在一旁靜等。

不要以爲真的是黃符紙,然後加硃砂畫個符就可以喝下去救人了。

那都是騙子手段!

要的是真正有法力的,同時,像這樣喂人服下去的符紙,那都不是一般的東西。硃砂也分兩種,一種硃砂就是普通的硃砂,因爲硃砂屬火,也就是陽性,所以對付鬼這個陰屬性的東西。還有一種硃砂,這種硃砂是特殊配製的,這話是什麼意思呢?

在這些特殊配製的硃砂裏,可是會添加一些真正的藥材,這個藥材是和我們茅山祕術結合的,所以才能夠起到其他更多的作用。要不怎麼說,修道之人都是半個大夫呢?

所以說,如果真的以爲用普通硃砂畫張符,然後弄成符水就可以包治百病的話,我只能夠說,純屬他孃的扯淡。我也就是沒有能耐,沒有錢。 農家嬌女每天都想鹹魚翻身 如果有的話,我用的符紙都要是用專門配製好的藥湯浸泡過的。

這些大多也都是清神醒腦,活血化瘀等等一些常用的作用。

不過現在這個社會,你要說找點真正的中草藥的話,其實挺難的,大部分都是人工種植的,效果也就會大幅度降低了。

染指冷血市長 還是那句話,千萬不要相信隨便的一張符紙燃燒了喝下去就可以治病,真不騙你,那真的是扯淡。能夠做到那個地步的,一般都有真正的中藥味,而且還是專門配製好的,這都是祕方。

我目不轉睛的看着牀上的村民,時間一分分的過去,我也緊張啊,我一不想丟面子,二呢,也真的希望他醒來告訴我一些事情。

大概有半個小時左右吧,我終於鬆了一口氣。

天可見憐,他的陽火開始旺盛起來了,那些黑氣也開始消散了。 又過了一會,我就感覺到他的呼吸也開始變的粗重有力起來,我就知道了,這事就算這麼成了。

他的陽火現在已經很正常了,所以也不用太過擔心了。

不過像他這樣半死不活的現在又活過來的話,沒有個小半天的時間,根本就緩不過來,估計連腦子都還迷糊着呢。我就和老黃說了一下這個事情,就說讓人家好好休息吧。

老黃也明白我的意思,所以我們就先退了出來。

村子裏並不僅僅只有這一個有問題的,除了他之外還有三個。不過,現在的問題是,需要人有人真正的醒過來,然後讓他們相信我才行。要知道,現在這個社會,鬼神之說對於很多人已經是沒效了,大多數的人都是無神論者了。

無神論這也很正常,我如果不經歷那些事情的話,我肯定也是堅持這個原則的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