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的和江浩一沒有任何的關係,至於我爲什麼會出現在這裏,因爲,因爲我是鐘點工是來打掃房間的!”我完全都沒有想到我竟然會這麼機智的說出這番話。

“你還想騙我?來這裏打掃的鐘點工我都認識,呵呵呵呵,男神能帶回家的女人,肯定是跟他有關係的,凡是在我男神身邊的女人,我都要一一的剷除掉!”

我從這女鬼的眼中看見了癲狂,腦殘粉的力量是可怕的,變成了鬼的腦殘粉卻是更加的了怕,這女鬼對江浩一的佔有慾太強了,所以只要江浩一身邊出現了女性,那麼那個女性就會遭殃了。

女鬼用他那長長的頭髮纏住了我的脖子,兩隻手都長滿了尖銳的指甲,她雙手伸出朝着我的臉給抓來!

這女鬼也太惡毒了吧,殺死我之前還要毀我的容?

看到長指甲朝着我的臉抓來,我趕緊瘋狂的扭頭,女鬼的手一歪,指甲劃到了我的左眼角處,媽蛋要是再過來一點,我的眼睛就要報廢了!

瞬間我的心裏升起了一股怒火!媽蛋,老子又沒有做過壞事,憑什麼這些鬼都要殺我?同時我感覺到左眼角處火辣辣的,看來是被女鬼給抓破了皮!

臥槽,本來我就只能靠才華吃飯了,現在還來給我毀容,這是徹徹底底的要讓我靠才華吃飯啊!

氣死我了!

不甘示弱的我朝着女鬼伸出了雙手,都說鬼是沒有實體的,可是我這次我卻實實在在的摸到了鬼,沒錯,我現在正掐着女鬼的脖子,而女鬼的頭髮也纏着我的脖子!

有本事同歸於盡!

就在我掐女鬼的脖子掐得正起勁的時候,楊天虹不知道什麼出現在了房間裏,看到楊天虹我終於鬆了一口氣,楊天虹來了我就可以歇歇了。

“楊天虹,打死她!”我從嗓子眼裏艱難的擠出了這句話。

楊天虹穿着一件黑色的風衣,他沒有看我,而是一隻手就將女鬼從我身上提了起來,隨後另外一隻手夾起了一張黃色的符咒。

女鬼在楊天虹的手裏表現得非常的害怕,“放了我……我沒有做過害人的事情……”

楊天虹冷哼了一聲,冷傲的對女鬼說道,“你想慢慢的殺掉江浩一,而且還想殺了她,你要殺誰我都不管,但是殺她就是不行。”

說完,楊天虹的符紙啪的一聲就貼在了女鬼的腦門上,女鬼發出了一聲尖叫,隨後身子劇烈的顫抖了起來,在女鬼的慘叫聲中這隻瘋狂的女鬼化爲了飛灰。

我捂住自己的脖子站了起來,看到這女鬼化成了一堆灰,不禁問楊天虹,“這難道就是傳說中的飛灰湮滅?”

“嗯。”楊天虹點頭,他看向了我隨後眼眸一緊,他快步的走到了我的面前不知道從哪裏掏出了一張雪白的手絹,他動作輕柔的將手絹覆蓋在我的左眼角處,表情看起來有點嚴肅。

“捂住,不能讓這裏流血。”楊天虹認真的說道。

我也不知道爲什麼看到楊天虹這麼嚴肅緊張的態度,我也跟着緊張了起來,我趕緊接過了楊天虹的手絹自己按住了傷口的位置,只是破了一點皮出了一點點的血,並不嚴重,可是楊天虹的話卻讓我感覺到很奇怪,他說不能讓這裏流血?這是爲什麼?

從疼痛的位置,我可以判斷出這次女鬼抓傷我的位置在我胎記的位置,媽蛋,有個胎記已經夠醜的了,要是在留個疤的話,那豈不是更醜!

我一點也沒有爲這隻女鬼的灰飛煙滅而感到可惜,畢竟這個女鬼想殺江浩一,想殺我,所以我是不會同情她的!

“謝謝。”我對楊天虹說道,卻沒有想到楊天虹竟然兀自走出了這件臥室。

楊天虹今天是要幹嘛,幹嘛這麼的冷酷啊?

我也是無語,只好拿着手絹捂着自己的傷口位置走出了江浩一的臥室,準備下樓。

結果到樓下的時候,楊天虹和江浩一,吳叔正在聊着什麼,而且我注意到了一個地方,正在和江浩一說話的楊天虹他的身上穿着的是一件皮衣,而不是之前我看見的風衣!

難道楊天虹還帶換衣服抓鬼的!我否定了這個想法,畢竟楊天虹沒有這麼特殊的想法,我想只有一個答案了,那就是剛纔那個殺掉鬼的楊天虹跟我現在看見的這個楊天虹不是一個人。

之前我也見過和楊天虹一模一樣的男人,但是後來有一次差點被楊天虹給掐死了,而且忘川說讓我以後再次發生這種事情的話,就不要告訴楊天虹,我也沒有準備楊天虹,萬一他又發狂掐我腫麼辦?

可是女鬼的事情要怎麼解釋?

我站在樓梯上上也不是,下也不是。

倒是楊天虹發現了我正站在樓梯上,“下來啊,磨磨蹭蹭的幹嘛?”

好吧,我只好硬着頭皮下去了,楊天虹看了我一眼,“你的臉怎麼了?”

汗……

“不小心磕到的。”我裝作非常淡定的說道。

楊天虹非常嫌棄的看了我一眼,說道,“夏絃樂你蠢得我都不想說你了,女鬼呢,找到了麼?”

我難道要跟楊天虹說女鬼已經被另外一個楊天虹給殺死了嗎?我害怕楊天虹突然變成了超級賽亞人然後來掐我。

我只好搖頭,“沒有找到。”

楊天虹恨鐵不成鋼的看着我,眼神卻停留在我臉上的雪白手絹上,該不會是被楊天虹發現了吧?

我有些緊張,生怕楊天虹會認出來,不過還好楊天虹什麼都沒有說,他自己親自去找鬼了。

看到楊天虹消失在了二樓,我悄悄的坐在了江浩一的身邊,準備給他要個簽名,卻發現他正拿着手機看照片,我忍不住瞄了過去。 江浩一也沒有阻止我偷偷看他的手機,他就在那邊划着手機,我就旁邊好奇的看着。

當看到有一張照片的時候,我的眼睛都瞪圓了!

照片上是他和他的朋友們一起在吃火鍋,看着照片我也是滿醉人的,在店裏吃火鍋還戴什麼墨鏡啊?不過我還是能理解的啦,畢竟江浩一是最近很火的明星嘛,上個廁所都會上新聞的人,在火鍋店裏吃東西肯定要僞裝一下的。

不過這不是重點,重點是他後面那個端着盤子的人,看打扮應該是那家火鍋店的服務員,而江浩一拍照的時候正好把那服務員給拍了進去,而且拍到了正臉。

服務員端着盤子,低垂着眼瞼,面上帶着淡淡的微笑,看起來溫文儒雅十分的養眼。

這不是最重點,最重點是這個服務員長得跟我今天從王醫生診所那裏拿回來的那張照片中的男人一模一樣!

簡直是不能用巧來形容了,看到我眼睛使勁的江浩一的方向瞟,江浩一有些不好意思的看了我一眼,靦腆的笑了起來。

“夏小姐,你對我這些照片很敢興趣嗎?”江浩一的聲音很溫柔帶着一絲絲的虛弱。

我有些不好意思,這樣盯着人家看的話好像確實不太好的樣子啊。

我尷尬的撓了撓腦袋,硬着頭皮說,“我看你拍的這些照片挺有趣的,對了,江先生可以幫我籤個名嗎?”

好不容易見到明星,要一張簽名應該沒有問題吧。

江浩一輕輕的一笑,讓吳叔去他的房間裏拿了一張照片來,隨後親手在上面簽上了他的名字,我接過他遞過來的照片看了看,果然明星的簽名都跟醫生寫的字一樣,根本看不懂呢。

不過我現在的重點依舊是在那張照片上啊,也許是看到我欲言又止坐立不安的樣子,江浩一非常體貼的問道,“夏小姐,你是不是有什麼事情?”

我的確是有事情!

我只好再次的硬着頭皮對江浩一說,“江先生,你可不可以告訴我你那張吃火鍋的照片是在哪裏拍的啊?”

江浩一將他的手機遞到了我的面前,“是這張嗎?”

我看了看的確是之前我看見的那張,於是狠狠的點頭,江浩一微笑着告訴我,“這是我上次去c市趕通告的時候和同事一起在當地著名的火鍋店聚餐,味道很不錯哦,你應該也知道C市最出名的就是火鍋和各種小吃了。”

聽完江浩一的話,我腦袋裏的思緒在飛速的旋轉着,我好像已經觸碰到了關於我記憶的一點頭頭了。

我在王醫生廢棄的診所裏找到了一張照片,那上面應該是我和一個我不認識的男人,或許我曾經認識那個人,而且現在所得之的消息是王醫生回了老家,王醫生的老家在C市,而現在照片的男人也在C市,這樣想的話,我們之間會不會有什麼聯繫?

我正想向江浩一問那火鍋店的位置,楊天虹就下來了,在這空隙我機智的向江浩一要了微信,我本來以爲江浩一人家一個大明星怎麼會隨便把微信給我一個剛認識的人呢,然而我沒有想到的是江浩一真的將微信給我了!

媽蛋,高興死老子了!不好意思我一激動可能就有點爆粗了。

看到楊天虹從二樓下來,吳叔連忙問他有沒有捉到女鬼,我心想女鬼已經被那個楊天虹給消滅了,這個楊天虹肯定是沒有找到了,我心虛的看着楊天虹,聽他怎麼說。

哪裏知道楊天虹非常淡定而且一副大師做派的樣子說道,“女鬼我已經除掉了,以後不必在擔心,我這裏有一道符,待會兒燒掉和着清水喝掉,江先生保證生龍活虎了。”

吳叔很震驚看着楊天虹,“楊警官這就解決了?不用開壇做法?”

楊天虹挑了挑眉斜睨着吳叔,“吳叔,你這是懷疑我的辦案能力了?沒關係,以後若還是有什麼地方不對勁,隨時打電話給我,保證服務周到。”

吳叔被楊天虹這番話給說得滿臉通紅,連忙擺手,“楊警官,你誤會了誤會了,不是你想的那樣。”

楊天虹也沒有說什麼,向我招了招手,媽蛋,我在心裏暗罵了一聲,這個傢伙又把我當成小狗一樣招呼了。

我只好走了過去,楊天虹滿意的摸了摸我的腦袋,笑眯眯的點頭,看得我真想打他啊!

“好了,事情解決了,現在回去了。”楊天虹對吳叔和江浩一說道。

江浩一虛弱的站了起來,朝着楊天虹鞠了一個躬,隨後朝着我微微一笑,指了指自己的手機,意思是微信聯繫。

我爲了讓自己看起來更加的萌一點,我朝着江浩一扮了一個自認爲萌萌噠的鬼臉。

隨後便跟着楊天虹屁顛屁顛的離開了江浩一這豪華的別墅區,別說要是讓我住住這別墅該多好啊!

不過這次來江浩一這裏,我竟然有了意想不到的收穫,這更加的讓我堅定了去C市的心。

走出了別墅區,我和楊天虹來到了他停機車的地方,在上車之前楊天虹突然扭頭對我扯出了一個詭異的微笑。

“手絹挺好看的。”

這短短的幾個字差點嚇得我魂飛魄散,難道被楊天虹發現我見過另外一個楊天虹了?看到楊天虹詭異的微笑,我害怕他突然又掐我脖子,不過楊天虹只是說了這麼一句就騎上了小銀。

我稍微猶豫了一下,不過在楊天虹瞪我的時候,我趕緊爬上了楊天虹的小銀後座。

我再一次感覺到了飛一般的感覺,楊天虹將我送到了小區外,隨後便騎着小銀消失在了夜色中。

我轉身朝着小區內走去,小區內散步的人看見我後都像是見了鬼一樣,紛紛離開了。

我鬱悶啊,我這又不是鬼,又不是帶着什麼可怕的病毒,幹嘛看見我都要跑呢?

我無視那些人或是奇怪或是震驚的眼神和表情,直接進了電梯去了自己所住的樓層。

路過2015這套房子的時候,我想看看藺澤川在不在,便伸手按了按門鈴,可是很久都沒有人來開門,我想也許是睡着了也許是不在家裏。

我只好回到了自己的屋子裏,一打開門就看見忘川和那隻小雪團坐在沙發上看着電視吃着零食,還喝着我喜歡的老酸奶!

我悶着腦袋走到了沙發邊一屁股坐了下來,忘川瞥了我一眼,“回來了?”

“嗯。”我悶悶的點頭,但是想想我始終覺得哪裏不對啊,我看向忘川,“你說楊天虹到底靠不靠譜啊?你不是說讓他教我防身的本事麼?我怎麼覺得每次他都是讓我去送死似的?”

說好的防身本事呢?好像到了現在一點都沒有學到,我將捂着臉頰的手絹拿了下來,一旁的忘川看到我臉上的傷口趕緊湊了過來,從他的眼神中給我看見了心疼憤怒還有擔心。

“怎麼傷到的?”忘川緊張的問道。

“被女鬼傷的啊。”我老實的回答道,現在也不是那麼在意了,因爲不去碰這塊傷口就不會疼。

隨後我貌似聽到了忘川的嘀咕聲,“還好,還好,還好血被及時止住了,不然可就出事了。”

我腦袋一扭狐疑的看向忘川,“你剛剛說什麼?什麼出事?”

忘川查看我的傷口的動作一滯,我感覺到他的手有些抖,沉吟了一會兒忘川纔對我說道,“我說你怎麼這麼不小心,要是毀容了的話那就是大事了。”

哦?是說的這個麼?我沒有聽清,但是好像聽起來好像是那麼回事。

我在心裏盤算着這次去C市的事情,可是我的老本已經快要被我給吃光了,現在全部家當加起來也不過是去C市一來一回的車費而已,住宿和吃喝的費用怎麼辦啊?

想到這裏,我的臉都快皺得跟苦瓜一樣了。

“怎麼了小絃樂,幹嘛皺着張小臉啊?來,給爺笑一個~”忘川說着用手擡起了我的下巴。

我使勁的拍下了忘川的手,嚴肅的望着他,我覺得我事情我可以寫一部小說了,而我就是那小說中的女主角!但是問題來了,一般小說裏的那些男主角都是狂拽酷帥掉渣天,腹黑冰山手遮天,爲毛我眼前這個看起來應該是男主角的傢伙卻是這麼的逗比輕佻無下限!

說好的男主角光環,男主角屬性呢?

“忘川,你能給一張永遠刷不完的銀行卡麼?”我冒着星星眼的看着忘川,鬼嘛,應該會很多的啊。

哪知道忘川卻伸出了中指對我搖了搖表示不可以,我去,這個傢伙居然朝着我豎中指!不可饒恕!我化身風中的一匹狼朝着忘川就撲了過去,小雪團被這動靜給嚇得趕緊跳上了茶几。

我把忘川給狠狠的壓在了身下,冰涼冰涼的感覺還不錯,我居高臨下的看着忘川。

“那你能給我變出很多錢嗎?”我繼續問。

“不能。”

“不能還朝我豎中指,你知不知道中指是不能隨便豎的啊!”我在忘川的耳邊狠狠的吼道。

忘川可憐巴巴的看着我,“老婆,你這個姿勢是要上了我麼?我可不可以拒絕……”如果拿一條手絹咬在嘴裏的話,那活脫脫的就是一個小媳婦。 我差點沒有一口老血給噴出來,我再次看向忘川的時候卻發現他的眼裏帶着一絲的狡黠,我氣呼呼的壓着他!

別說,姿勢倒是挺曖昧的。

我的臉一紅,“誰,誰要你上你啊,我纔沒有這麼想。”

忘川看着我說道,“其實小絃樂,如果你要強行上我的話,我是反抗不了的,來吧,不要因爲我是嬌花而憐惜我。”

我簡直是要醉了,忘川這個傢伙真是想太多,我瞪了他一眼準備從他的身上起來,結果身子剛直起來,忘川突然摟住了我的腰就地一滾,悲劇的事情發生了,這次我被忘川給壓在了身下。

換他居高臨下的看着我了,我的心撲通撲通不停的狂跳着,這個姿勢比敢剛纔還要曖昧,媽蛋爲什麼我的臉好燙。

“小絃樂你不上我,我可要上你了哦。”忘川眼神灼灼的看着我,聲音有些低沉黯啞,聽着非常的性感。

我驚訝的瞪大了雙眼看着忘川,看忘川這個樣子好像真的要上了我似的,我纔不要給一隻鬼給上了呢!

我伸手去推忘川,觸碰到他的身體卻非常的冰冷,冷得我差點就縮回了手。

“小絃樂,你喜歡什麼姿勢呢?”忘川在我耳邊壞壞的說道。

沒吃過豬肉也是見過豬跑的好嗎?偶爾我還是會看點小電影的好嗎?現在忘川這個傢伙竟然問我喜歡什麼姿勢。

我吞了吞口水,緊張的問道,“我可以拒絕嗎?”

“不可以。”

“可是,有人看着我們呢。”我眼神瞟到了一旁,突然笑了起來。

忘川聽我這麼一說扭頭朝着旁邊看去,直接小雪團蹲在茶几上正好奇的伸長的脖子腦袋,一雙大眼睛烏溜溜的盯着我的和忘川兩人看。

忘川的臉立馬就黑了,我趁機從忘川的身下給逃了出來,哈哈哈這個小雪團真是太可愛了!

我轉身將小雪團兒從茶几上給抱起了起來,一身毛茸茸的摸着還真是不錯,越摸越愛不釋手了。

而忘川卻死死的瞪着小雪團眼睛裏似乎都要冒出火來,不過他卻沒有辦法,我得意的挑眉看着忘川,哼,纔不給你上。

“誒,忘川,讓我看看你的臉唄。”我眼睛一轉,突然問他,這個傢伙的臉總是在一層白濛濛的霧氣裏面,除了一雙眼睛之外其他的我什麼都看不清,想想也是日了狗了,相處了這麼久了居然連忘川的真面目都沒有見過。

忘川聽完的我話,他的眼神閃爍似乎是有意的避開我這個話題,我更是奇怪了,爲什麼忘川不讓我看他的臉?

“我現在能力沒有恢復到以前的一層,所以我連以真面目示人都做不到,小絃樂,不是我不給你看,而是我無法給你看,但是我保證你看到我的時候絕對不會失望。”忘川聲音淡淡的說道。

我狐疑的看着忘川,聽起來好像很厲害的樣子,“絕世美男?”

“可以這麼說。”忘川點了點頭。

沒臉沒真相,我也沒有很在意,我在意的是錢啊,就算是我現在去找新工作也找不到很快就來錢的工作啊,我想早點去C市,早點找回自己的記憶,我被鬼纏身一定是有什麼原因的,不然的話那些鬼怎麼會無緣無故的糾纏着我?

“小絃樂,你到底是怎麼了,怎麼臉皺得跟朵菊花似的?”忘川突然從身後抱住了我,腦袋枕在了我的肩膀上。

一聽忘川的話我的臉立刻變成了菜色,欲哭無淚,你特麼的臉才皺得像是菊花呢!

“我需要錢!”我轉身認真的看着忘川,“你說你又不能給我變出刷不完的銀行卡和錢,我留你有什麼用啊?”

我知道我說這樣的話有些過分了,可是我現在就是控制不住自己,我很沮喪的坐在了沙發上。

忘川也在我的身邊坐了下來,他溫柔的撫摸着我的頭,輕聲的對我說,“要錢可以去找楊天虹。”

找楊天虹?我不解的看忘川,“找楊天虹借錢?”

忘川輕輕的搖頭,“不,楊天虹他有一身特殊的本領,所以他私底下也會接一些靈異案件,多數請楊天虹的人都會付一筆鉅款作爲酬勞,你跟着他一起去完成其中一個案件,他會給你酬勞的。”

想不到楊天虹還能這麼賺錢,我有些心動,可是我是一個菜鳥啊,就算楊天虹帶我去結界靈異事件,我也不見得能幫上什麼忙,而且楊天虹天天用那麼嫌棄的看着我,我很懷疑他會不會給我報酬。

忘川似乎是看出了我所想的一樣,他繼續溫柔的摸着我的腦袋,聲音也溫柔得不行。

“他會帶你去的,也會給你酬勞的,相信我。”

我看向忘川的眼睛,一如既往的堅定,忘川是不會騙我的,這點我知道,而且我現在真的是很缺錢,看來我只能去找楊天虹了。

打定了這個主意,心裏像是有一塊石頭落下了,我相信楊天虹雖然嘴巴毒,但是他人肯定還是很好的。

不過還有一件事情堵在我的心頭,到現在都還沒有解開,我不禁問忘川,“對了之前小區裏死的兩個人有沒有查出來是什麼人乾的?”

我這麼一問忘川突然飛出嚴肅的點頭,“已經知道了,但是我們無可奈何。”

“什麼?難道是很厲害的人或者鬼?”我疑惑的問。

忘川點頭,他擔心的看着我,“是的,那個人就是給你下桃花煞的人,桃花煞沒能殺掉你,所以他就準備煉出母子鬼來取你的性命。”

我心下一涼,母子鬼就是那個年輕的婦女和她的孩子,他們都死得那麼慘,變成鬼的話一定會很兇殘的,只是女鬼已經被藺澤川給滅掉了,應該沒有多大的威脅了吧?

我將這件事情告訴了忘川,結果忘川一聽差點從沙發上跳了起來,他緊張的問我,“女鬼被殺掉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