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終於明白,爲什麼王毅妻子聽到我是洛家的人之後是這樣大的反應,原來並不是因爲自己丈夫撞了我心懷愧疚,而是王毅的叮囑!

“爲什麼不能見洛家的人?”

王毅女兒搖了搖頭,“我媽也不知道,反正就是照做了!不過那天你來找她,她也是帶着一半好奇和一半愧疚來見你的!在我媽心裏啊,是我爸撞了你,按照常理我們家得賠死,可你們洛家當年是沒有說要我們王家賠個什麼。洛暘姐,你現在知道我爸是真的被收買了?!”

“還不確定,但是可能性很大,錢,人物,還有邏輯,其實都可以往這方面猜想!不過還缺少一樣東西!”我擰着眉頭,事情變得棘手了,我沒有想到王毅到死也沒有讓自己的妻子知道真相。

“我爸也是害你的兇手,你還願意幫我…………”小姑娘吐了吐舌頭有些不好意思。

“你爸不是連命都沒有了嗎?他失去的比我多!好了,你趕緊回家,別讓你媽知道了你來見我!不要放鬆警惕,或者你爸當年也留下過什麼。”我拍了拍小姑娘的肩膀,爲她打開了車門。

看着她下了車,我纔是將錄音筆關掉。

從王毅家附近出發之後,我就被漆警官給呼叫了過去。

“幫你找到舉報人了,可我並不是太想告訴你!”在漆警官的家裏,我得到的確實這樣的話和他一碗他親手做的面。

我看着他,“既然不想告訴我,爲什麼要叫我過來?”

“因爲我知道你有辦法讓我告訴你!”漆警官對我一笑。

“告訴我!”我幾乎是命令的語氣,如果當時的舉報人,是我或者是我父親,那麼劉美嬌作案的動機就是完全成立的!

“好了,不逗你了,你先吃點東西,等會我們再談這個事情!”漆警官對着我指了指我面前的那晚清湯寡水的面。

我從包裏拿出錄音筆,打開自己和王毅女兒的對話,一邊放着錄音,一邊纔開始吃了起來。

漆警官聽完了錄音,我也差不多吃完了。

“看樣子,王毅被收買的可能性是極大的!”漆警官點了點頭。

我擦了擦嘴,收起錄音筆,“這樣你是不是有理由告訴我舉報人了?!”

“胡蘭!”漆警官神色凝重地看着我,“沒錯,就是胡蘭!”

胡蘭?蘭姨?阿姨?就是那個愛着我父親,跟我相處了這麼多年的阿姨?

“驚訝吧,我也驚訝,不然我不會叫你過來,電話裏就能說清楚!”

我點了點頭,明白漆警官的用意,他是害怕我直接去質問阿姨。

“舉報人是匿名的,可我們警局是有記錄的!可能她也只是想讓洛氏收購明日之光成功,所以就這樣幫了你父親。”

我再一次點頭,舉報人,無論是誰,都是爲了讓洛氏收購明日之光,但是正因爲這個舉報,才讓明日之光經營不下去,所以就發生了後面的一系列的事情!

“明天我就去警局,說明情況,這個錄音我要留下來,這樣好幫你調查後面的事情!”漆警官伸手去拿錄音筆。

我一把搶先放進了自己的包裏,“不用了!”

“你想幹什麼!”漆警官不明白地盯着我。

“我不想打草驚蛇,我想劉美嬌一定以爲匿名舉報的人是我,她還會回來的!只要我多多在大場合裏出現,他一定會回來的!”我微微一笑,胸有成竹!

“胡鬧!”漆警官吼道,“你又要拿自己的命去賭!這個時候交給我們警察,我會幫你的!”

警察只會找兇手,而找不回我失去的東西,警察在我的眼裏也只是工具,並非依靠!

“我說過不用了!上次不用,這一次也不用,到時候我需要保護的時候,一定會聯繫你們警察!我還有好多事情沒有完成,我不會讓自己出事的!”我跟漆警官保證。

從那之後,我便是開始準備競選總經理的事情,而且只要是我父親參加的活動,我都會主動請纓去參加,這樣做,父親會高興,而在電視機面前的劉美嬌也會看見!

因着銷售部的業績一直居高不下,我在銷售部做經理期間也是增長了不少,我理所應當做了總經理。

接任當天,我刻意聘請了別的公司爲我做了接任的宴會,人多的地方纔好讓劉美嬌混入。漆警官裝作我身邊的男賓,時時刻刻護在我的身邊,“她真的會來嗎?!”

我心裏也是忐忑,如果被看出了什麼,劉美嬌會不會放棄?

“反正萬事小心!”漆警官護在我的身邊。

幾杯酒下肚,我竟有些被這些恭喜的人灌得暈乎乎的,我扶着牆壁往洗手間走去,漆警官守在門口,我上完廁所,在洗手檯邊上出現一個帶着帽子的娶清潔人員,我心裏一驚。 我站在原地,她不會是劉美嬌吧?!

那清潔員工,只是頷首着站在那裏,手裏拿着紙巾,似乎在等着我去洗手好給我遞紙巾。

我搖了搖頭,可我的心裏清楚,這明明是最好的作案時候,如果我是劉美嬌,一定會挑選這樣的時候!

我搖搖晃晃地走了過去,在離她最近的一個洗手池面前站了下來,我記得在幾天前漆警官放在我的面前的劉美嬌的照片,她的左邊耳垂上有一顆明顯的肉痣。眼前的這個人,因爲帶着帽子,我看不見她的臉,可耳朵我卻看得清楚,她的左耳耳垂上,也有着相同的肉痣!

我瞪大了眼睛,正要呼喊,劉美嬌猛地擡頭,兇惡地盯着我,而我還來不及呼喊,她手裏已經拔出了匕首,對準了我的腹部,齜牙咧嘴地威脅我道,“你要敢叫一聲,我馬上就讓你死!”

“現在是你最好的機會,再不動手可沒機會了!”我坦然地放下了包,對着她舉手,一副自己視死如歸的模樣!

“你早就知道我要來?”劉美嬌有些驚訝。

“當然!”我微微一笑,看着她手裏的刀尖只離 我的腹部不到一釐米。

“她出賣我了?”劉美嬌瞪大了眼睛,有些不敢相信地樣子,“不可能,這麼多年了!我來這裏還是她幫我的!這不可能!”

能幫她來到這裏的人,她可能聯繫的人,王毅老婆是做不到的!

“怎麼不可能?不然我怎麼知道你會出現在這裏!我爲什麼還把我身邊的人扔下一個人來這裏?”我佯裝着知道她心裏怎麼想的,我要套出她口中的“她”是誰!

“不!她不可能出賣我!難道她就不怕我反咬一口嗎?!”劉美嬌的情緒有些激動了。

“這個事情只有你們才清楚明白!只是你覺得你這樣做值得嗎?!原本你也算是乾淨的一個人,爲什麼身上要染些人命呢?!即便你丈夫走了,可你可以幫他把沒過的過完整了不 是嗎?!”我看着劉美嬌,笑了笑,一點都不忌憚,“這樣被人利用,真的是你願意的嗎?!”我大膽猜想,猜想那個人也一定只是利用她而已!

“你是舉報我老公的人!你就該死!”劉美嬌紅了眼睛,那刀尖幾乎觸到了我的腹部!

“砰砰砰!”外面的漆警官開始敲門了,“洛暘,沒事吧?裏面有人嗎?要不我進來吧!”

劉美嬌的刀在漆警官的喊聲中停了下來。

我捂着嘴,對着外面喊道,“沒事,你在外面等等我!我一會就好!”

看着我如此給自己打掩護,劉美嬌也沒有再把刀往前移動了。

我衝着她微微一笑,“看到了吧,如果不是有人跟我說,我怎麼知道你會來?我連保鏢都找好了!”

劉美嬌眉頭一緊,“這個女人,我就知道不能相信她的話!”

“可你最終還是相信了不是?”

劉美嬌激動了起來,將刀家在我的脖子上,“反正都到了這個地步了,我殺了你,也算是報仇了!”

“真的嗎?!”

“要不是你舉報了我老公,我至於現在這個樣子!洛暘,上次沒殺了你,這次我自己來!”劉美嬌的手有些顫抖,大概是自己還真的沒有做過這樣的事情,她的心裏一半是憤怒一半是害怕!

“我舉報?”我有些驚訝,舉報人分明就是我阿姨,怎麼就變成我了!

“不是你嗎?要不是你,我至於現在還想着報仇嗎?!”劉美嬌的手顫抖地厲害,鋒利的刀在我的脖子上劃出一道血痕。

我倒吸了一口涼氣,不知道誰給她的信息是我舉報的,但這個情況下保住命纔是最重要的!

“ 我以爲你會很聰明,至少也知道去警局找個人幫自己查一查!你這被蒙得團團轉的!又是何必呢!”我有些嘲諷地看着她。

她眉頭緊鎖,“她是在騙我?!”同時她的刀也距離我遠了些。

“外面那個人是警察,如果你還想活命,不想被逮捕的話,就呆在裏面把刀收起來!反正有人幫你,她肯定也想趁機除了我,你的機會多得是,我勸你,還是把事情問清楚最好!”

劉美嬌驚訝地看着我,“你要放了我?”

“我只問你一個問題,我老公孟子赫的死跟你有關係嗎?!”我看着劉美嬌,“是不是你利用我結婚的時候,殺了我的丈夫孟子赫,這樣好嫁禍給我,一樣達到你的目的?”

“結婚?不是我!你結婚的時候我還在外地躲着呢!”劉美嬌收了刀,臉有些紅,眼睛卻是誠懇的,大概她還在她口中的那個“她”而動怒吧!

“那我先出去了,你也該去做自己的事情了!”我衝着劉美嬌微微一笑,扯了張紙擦了擦自己脖子上的血漬,傷口並不是很明顯,不仔細看也看不出來。

出了廁所,拉着漆警官到一邊上,“劉美嬌在裏面,不準抓她,我要放長線釣大魚,你跟着她,看她會見誰!”

“我是警察,還是你是警察,你到底跟她說了什麼!她居然放過了你!還有,她背後還有人?!”漆警官一臉錯愕地看着我。

我拍了拍他的肩膀,壓低了聲音,“一時半會跟你說不清楚,你就按照我說的做,保證你破案升職!”

漆警官抿了抿嘴,“下次不準擅自行動,你知不知道你這不呼救,你死在裏面我都不知道!”

我點了點頭,正要走,廁所的門打開了,我一把抱住漆警官的脖子,強行吻住了他的脣,看着裏面的劉美嬌走開纔是放開了手。

漆警官紅着臉正要吼我,我指了指劉美嬌走的方向,他似乎明白了,指了指我,深吸一口氣跟了過去。

要讓劉美嬌相信我真的放她走,這戲當然要做真一點,不過這有些 人臉紅就不知道是個什麼意思了!

我擦了擦嘴,拿着包裏的鏡子給自己補了個妝,順便把脖子上的傷口用遮瑕霜給掩蓋了下去。進了會場端起服務生手裏的紅酒杯,默默站在一邊上注意這這裏我請來的每一個人!只見正和我父親談笑風生的阿姨拿着電話,臉色有些倉促地跟我父親打了個招呼,捂着肚子卻不是去衛生間,而是往會場外面走去! 我放下了酒杯就跟了過去,我想不出任何的理由阿姨會中途退場,她是舉報人這點讓我發現自己竟有些不瞭解她!

跟着阿姨到了會所外面的密林,她的神色慌張,只見她在打電話,像是在安撫誰的情緒!我想走近一點挺清楚,又害怕自己驚了阿姨,自己萬一想錯了,那我和阿姨的情分也會被傷了。

只是盯着她,想看一看她說的什麼,而她卻一直都揹着我,我連她的臉都看不着。

我等着她掛了電話,她並沒有要等什麼人,反而是自己一個人坐了一會便是會了會場。我跟了回去,走到阿姨的面前,抱着阿姨的手臂,“怎麼了?是不是不舒服,剛剛父親說你去廁所了!”

阿姨看我眼神有些尷尬,“沒…….沒事…………..”

“要不這樣,我讓父親送您回家,反正今天也不是什麼大事,我自己應付得過來!”我想讓阿姨先走,如果劉美嬌口中的人真的是她的話,那麼她纔有理由這個時候跟劉美嬌見面!

“不用了,我自己一個人回去就行了!”阿姨起身,摸着自己的肚子,樣子看起來挺難受的,臉色有些蒼白,她不會真的是生病了吧?!

我拉着阿姨,我還是願意相信她,相信她是真的可以做我的母親!我將她拉到父親的跟前,“爸,阿姨好像有點難受,要不,您送她去醫院看看吧,這裏我自己就能應付過來了!”

我爸看了看手錶,大概還是不放心我,看着阿姨問道,“阿蘭,沒事吧?”

阿姨強打着精神,笑了笑,“我沒事的!可能只是吃壞了肚子!”

父親只是點了點頭,似乎並沒有要送阿姨走的意思。

我扶着阿姨,“阿姨,我送您回去,一會再趕過來沒事的!”

阿姨慌忙擺手,“我沒事的!你們忙你們的,我在邊上坐一會就沒事了!”阿姨強撐着往一邊上走去。

我咬牙,“阿姨,我還是不放心,要不這樣,您自己先去醫院,我和父親忙完了,就過去接您!”

阿姨緊皺着眉頭,臉色蒼白地衝我點頭。

她的樣子不像是裝的,我慌忙是再去勸了勸我父親,“阿姨看着挺嚴重的,要不您先送一下她!我不就升個職嘛,您放心,我應付得過來!”我還是願意相信,阿姨並非劉美嬌口中的那個人!

父親坳不動我,只得放下酒杯跟了出去。

漆警官那邊的消息,劉美嬌出了會所之後打了個電話,就打了車去了一個小區,一直都沒有出來!

“劉美嬌能在你們的眼皮子底下消失這麼久,她說自己在外面呆了幾年,回城的時候,大概是坐黑車,現在進小區,你應該知道在哪家哪戶吧?”我拿着電話站在會場外面。

“洛暘大小姐,你可真是不進警局可惜了!要我以後在警局混不下去了,跟着你做私家偵探得了!”漆警官又忍不住誇獎我。

我放下了手機,看着會場裏已經是散去得差不多的人,心裏一直惦記着阿姨,又是給父親打了個電話,阿姨在醫院,急性腸胃炎,要住院。

我開着車過去了,去了醫院,阿姨在廁所裏,父親坐在牀邊上的椅子上,臉色憂愁,看起來父親是挺擔心阿姨的。

我還沒有來得及進去,父親就揉着額頭沒好氣地說道,“我都跟你說了多少遍了!你還管他做什麼!胡蘭,你可別胡來,不然以後我找不到你進我洛家的理由!”

“你能殘忍,我可沒你那麼殘忍,我做不到!”廁所裏的阿姨哭了起來。

“我告訴你,他是男人,他有能力對自己的行爲負責!以後他的事情,你也別來求我了!”父親起身,有些憤怒,轉身就往外面走,正巧撞上了站在門口的我!

阿姨抱着肚子,流着眼淚衝了出來,正要與父親理論,卻看見我在父親的面前。她側着臉去擦眼淚,勉強笑着看着我,“小姐,您來了!”

一句“小姐”,我和她的關係又生疏了起來。

父親冷哼了一聲,甩了甩袖子走人了。

阿姨慌忙請我進病房,我扶着她坐在牀上,“怎麼?跟父親吵架了!?”

“沒…..沒……”阿姨直接否認了。

我心裏還記得之前他們爭吵的內容,殘忍,不管誰?

“好了,我不問您了!您好好休息,我今晚就在這裏睡了!”我微微一笑,既然他們不想說,那我就不該問。

“小姐,這不合適!”阿姨似乎不太願意讓我留在醫院裏!

我想着之前的猜想,加上聽到他們爭吵的內容,不禁有些懷疑了。

“行,阿姨,如果有什麼事情的話,您找醫生和護士!我就先走了!”我拍了拍阿姨的肩膀。

那天晚上看起來大家都相安無事,卻暗潮洶涌,我想每一個人都會有心裏所想的!

第二天,漆警官幫我找到了房東,房東看了阿姨的照片,確定自己把房子租給了阿姨!所以說,劉美嬌的房子居然是阿姨幫她租的!那麼,阿姨那通電話真的是打給劉美嬌的!而阿姨與父親的爭吵也是因爲劉美嬌?!

“幫我找我阿姨手裏的通訊錄!我要知道她是不是在跟劉美嬌聯繫!”我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猜想,卻又不得不這樣做。

“我查了,是一張*!無人登記,查不到!”

“總可以追蹤吧!”我有些着急。

“這個案子是你說不用提交的,我沒法動用資源!”

“好!你不用跟蹤劉美嬌了!這些事情我自己有辦法!”

“怎麼了?是因爲那人是你阿姨嗎?!”

“漆警官,有些事情,我想,我自己能應付!”我掛了電話。一切都和我想的一樣,一模一樣,哪怕是稍稍有一點不對,那也能讓我的心裏好受一點!

或許她只是覺得自己對不起劉美嬌,纔會給劉美嬌租房子!或許她真的是再跟別的人打電話,並不是劉美嬌!或許,他跟父親的爭吵真的和劉美嬌沒關係!或許,或許她只是那個寵我愛我的阿姨,她並沒有做任何傷害我的事情! 第3665章

「主人,那我們現在怎麼辦?」玄冥問道。

「還能怎麼辦?反正沒有退路,就往前走吧,我還沒爬過這樣高的雪山,今天就體驗一下爬雪山的感覺吧!」墨九狸看著眼前看似很近,實則不知道距離她還有多遠的巨獸雪山道。

玄冥也沒什麼好意見,別說主人第一次見了,活了這麼久的它也是第一次見的!

墨九狸想的果然沒錯,剛才自己能看清楚巨獸雪山的全貌,確實是因為自己距離雪山比較遠的關係,如果剛才她是在雪山附近,可能完全就看不出是什麼的!

因為這裡一樣不能飛行,飛行靈舟啟動了也是在冰雪上劃過,完全飛不起來!

好在這裡的雪地溫度並不是特別低,再說玄冥也不懼怕一般的寒冷,比起飛行靈舟的速度,玄冥的速度更快,所以乾脆玄冥載著墨九狸往雪山而去!

「主人,真的是沒想到,看著那麼近,竟然離我們這麼遠啊!」半月後,玄冥無語的說道。

「是的,這九霄秘境處處透著詭異,進來的人,不知道有多少人能出去呢……」墨九狸說道。

自己進來這裡快半年的時間了,一點收穫都沒有,就走路了,真的是自己遇上最詭異無聊的秘境,沒有之一了!

如果不是知道這裡有紫玉,墨九狸可能幹脆找個地方閉關修鍊,等待秘境開啟算了!

也不知道銀色三人怎麼樣了?會不會也來到這個雪山呢!

而此刻墨九狸擔心的銀色,白二,白四,還有雲族的二十多人,都匯合到一起了,眾人匯合到一起,雲族老祖宗又輩分最高,實力最強!

銀色原本想和白二還有白四三人離開,去找墨九狸的,卻被雲族老祖宗留下來了,雲老的意思很簡單,這個九霄秘境內太危險了,銀色三個人萬一遇到什麼不測,別說找主人了,就算找到了也是要拖後腿的,不入跟他們雲族的隊伍在一起!

人多力量大,可以保證三人的安全,或許很快就能遇到墨九狸了,否則他們三個人也不可能分開找,一起找和跟他們雲族人一起有什麼區別呢?

銀色三人聞言猶豫了很久,發現雲族這次來的人,都是長老級別的人,想了想也就同意了!

雲族的其餘人自然不反對,他們雖然不解為什麼向來對待自家後代都沒好臉色的老祖宗,為什麼對翡翠樓的三個人這般照顧,但是既然是老祖宗的話,他們可不敢不聽!

因為銀色三人在雲族隊伍內,被雲族的人保護著,還真的是一點事情都沒有,墨九狸要是知道了,也真的可以放心了!

而雲族等人和銀色他們這支隊伍,遇到的情況跟其餘人差不多,只是不斷的被獸群攻擊,而且他們所在的區域只有白天的中午,沒有夜晚和清晨!

而且,他們在九霄秘境呆的時間越久,就覺得天氣越熱,雖然頭頂的太陽,從他們進來開始就沒動過,但就是覺得越來越熱了…… 回到了家裏,父親是一聲不吭地進了書房,我正要上去,只見父親又是從書房裏走了出來,徑直進了他很少去過的母親的房間。我有些奇怪了,他到底是怎麼了,怎麼會想到去母親的房間!

我走了上去,母親的房間是一點聲音都沒有,我心裏疑惑更大了,他到底跟阿姨在吵些什麼!

打着哈欠,也不覺得自己該去打擾父親和母親單獨相處的時光,我便是準備進房間了。

“暘暘也長大,有些她不知道的事情,她不該知道得事情,她也在調查!你說我該怎麼辦?!”父親的聲音從母親的房間裏傳來,我沒有邁出腳步,而是豎着耳朵聽了起來。

“她要是知道了真相,會不會恨我,當時那麼殘忍地對她!這些年了,我一直都不敢進你的房間,阿蘭也一直都在我的身邊!你房間所有的東西也都是她在打掃,她在整理,阿蘭這些年做得不對,我替她道歉,也替我們道歉。不來看你,是不敢見你,看到你的照片,我就愧疚!這麼多年了,我藏着這麼多年的祕密,暘暘總會發現!可我就她了,在這個世上我就只有她了!我親手創造了她,我不能看着她離開我!”父親似乎有些哽咽。

親手創造了我,不能讓我離開他?我屏住了呼吸。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