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報警,要報警!”趙小川腦中迅速冒出這個念頭,但當他轉身的一剎那,他腦中一閃,然後緩緩地將目光移到了自己手上。

“這張通知書莫非是。”

趙小川的眼中不斷地變化着,想到了自己的父母,想到隔壁老王的嘲笑,又將目光死死地盯着旁邊的屍體。

正當趙小川思考時,一道燈光朝他打來,他猛然一驚,然後一個警察出現在眼前。

“你是那個學校的?怎麼呆在這裏?”

警察戒備的目光讓趙小川冷汗連連,目光不由朝着垃圾堆望去,不由一呆,之前的那具屍體竟然消失了。



“要好好上學,別給家裏丟臉!我們已經打電話問過了,這學校老師說你成績好,不要錢,所以你好好學本事!”

趙小川有些羞愧的看着自己的父親,但依然還是離開了家鄉。

“花了五十元讓同學假冒這個學校的老師終於讓父母信了,不過這樣可以瞞多久了?”趙小川在火車上看着父母不斷地對自己招手,心中惴惴不安。

火車終於發動了,趙小川深吸一口氣,看着手中的通知書,暗暗想到:“算了,不管這是真是假。先去這個學校看看,不管怎麼樣,我一定要堅持下去,不能在成爲父母的拖累了。”

。。

“我不能在成爲父母的拖累了!”

趙小川在會議室中回想起之前來學校的事情,深吸一口氣,然後看向中年男子,咬咬牙剛想說些軟話。

“吱呀”一聲,門被推開了。

早上見過的白髮老者走了進來,看着周圍站立的學生,他一眼便看出到了趙小川臉上的堅毅,微微點點頭。

“打架了?”

白髮老者的出現讓周圍人驚異,但他似乎沒有察覺到其他人的目光,對趙小川問道。

趙小川呆呆的點點頭。

“贏了?還是輸了?”

“算是贏了吧?”

“什麼叫算是贏了,男子漢贏就是贏,輸就輸!”

老者喝道,顯然很不滿意趙小川的回答。

“報告老師,那個,我們贏了!”郝大寶猛然間站了出來,大聲喝道。

白髮老者微微點頭,顯得有些滿意,然後向那羣殺馬特,問道:“他說的是真的麼?”

殺馬特們對視一眼,嘿嘿一笑,道:“對,是他們贏了,他們老厲害了,我們是受害者。”

“鄭老,您這是?”主任看到鄭老問話,惶恐的問道。

“恩,不錯,這四個小子是當兵的好苗子!”

聽到鄭老這麼說,趙小川眼中閃過一絲光芒,他算是看出來了,這鄭老的身份不簡單,說不定自己不用退學了。

“鄭老,您這是什麼意思?”主任猶豫的問道。

“是好苗子就要好好培養,讓他們也參與進來吧!”鄭老說道:“最近也確實要給學校培養幾個人才了。”

主任聽到鄭老的話,臉上一白,道:“鄭老,他們會不會太年輕了?”

“年輕?呵呵,不年輕了!”

周圍人聽到鄭老的話,隱隱感覺有些詭異,但趙小川卻鬆了口氣。

“看樣子,我是不用退學了!”

安心後的趙小川心中閃過這個念頭後,感受到了氣氛的凝重,想起了鄭老的話眉頭微微翹起。

又到了夜晚,如今的別墅中只剩下了趙小川四人,其餘的人在中午吃完飯後都去軍訓了,四人呆在別墅中,好像被世界隔離了。

“小川,那老頭人不錯,似乎主任很怕他啊?”郝大寶說道。

“恩~”趙小川說道:“總之不用退學就很好了!”

蔣舟舟撇撇嘴,道:“退學?退學更好,這破學校太詭異了!要是把我退學了,大不了回家!”

劉子豪聽到蔣舟舟這麼說,道:“那可不行,我的女神還在這裏,我美麗的蘭雨欣學姐啊!”

“花癡!”蔣舟舟鄙夷的看着他,猶豫了一會兒,對着趙小川說道:“小川,中午謝謝你給我們出頭。”

“都是兄弟,別那麼矯情了!”郝大寶豪邁的說道,然後道:“小川,你說我說的對不對?”

趙小川得知自己不用退學,本就高興,又聽着周圍人說的話,點頭道:“說的沒錯,都是兄弟,而且話說大寶那一盤子可真帥啊!”

郝大寶聽到嘿然一笑,然後四人立刻說起剛剛打架的事情。

不知過了多久,四人停了下來,然後郝大寶似乎想起了什麼事情,問道:“對了,小川,昨晚的事情對你和李若曦的感情沒有影響吧?”

郝大寶剛說完,蔣舟舟道:“對啊!那幫人嘴那麼臭,想必李若曦肯定也不好過!”

趙小川聽到他們提起李若曦,猛然一愣,似乎自己忘記了什麼。

思考了一會兒,一拍額頭,猛然問道:“現在幾點了?”

“下午六點!”郝大寶答道:“小川,怎麼了?”

趙小川長舒了口氣,道:“我要出去一趟,有事要辦,等會輔導員來了幫我說一聲。”

說完,趙小川向着外面出去,三人奇奇一愣,剛想說些什麼,但趙小川已經不見了。 一時間,宋詩看向秦穆然的目光都有些不一樣了,從開始的輕蔑變成了忌憚。

能夠一拳就將自己的重刀打彎的,宋詩不知道後面還有沒有人能夠做到,但是他知道,秦穆然絕對是第一個。

「你到底是誰?」

宋詩眯著眼,盯著秦穆然問道。

秦穆然的樣貌實在是太陌生了,根本就沒有見到過。

如此年輕的年紀,擁有如此恐怖的身手,宋詩絕對不相信這個人會不是天驕榜上的天驕。

但是天驕榜上的天驕他基本都知道,這個人到底是哪裡冒出來的。

「我是誰,你還沒有資格知道,交出你身上所有的東西,除了褲衩不要,其他都要!」

秦穆然淡淡地說道。

「兄弟,你就真的覺得你吃定我了?」

宋詩看著秦穆然,警惕地說道。

「當然!」

秦穆然點點頭。

「哼!我看你的修為也不過才暗勁中期,我們平分秋色。大家進來不過是為了奪得機緣,沒有必要你死我活吧!」

宋詩的態度有些轉變道。

「是沒有必要你死我活,我也沒想殺你!但是當初你對我兄弟做的事情,我得在你的身上做回來!」

秦穆然淡淡地說道。

「真的要做這麼絕?萬事留一線,日後好相見!」

宋詩看著秦穆然目光寒冷地說道,這一刻,他對秦穆然的咄咄逼人有些厭惡,心裡已經起了殺意。

「呵呵!你都想殺我了,難道還能留一線嗎?」

秦穆然對於殺氣的感知極其的敏感,即便宋詩掩飾的很好,可是依舊被秦穆然給感知道了。

「嗯?」

宋詩聽到秦穆然的話,大感意外。

不過很快,他便是知道,今日與秦穆然一戰,在所難免。

「來吧!我倒要看看你到底有多強!拿出你的武器來吧!」

宋詩揮舞已經有些彎曲的重刀,刀鋒指著秦穆然道。

「就憑你手中的這個鐵板也想讓我亮武器?我只能說你還不配!」

秦穆然將手中的破曉刀扔給了一旁的董宇豪,說道。

「大言不慚!今天,我就斬了你!」

宋詩的眼中爆發出一抹精芒,隨後周身的氣勢陡然變化。

「轟!」

一道道的刀罡自重刀中爆發而出,肆虐的刀罡直接就是向著四面八方席捲而去。

他的身旁,那兩名先前被捆綁住的男女,沒有任何的保護,剎那被刀罡裹住,絞殺成了血霧。

「死!」

醞釀的差不多了,宋詩雙手吃著略微彎曲的重刀,一步踏出,凌空而躍,向著秦穆然殺了過去。

「轟!」

宋詩的重刀落下,秦穆然腳尖點地,在原地留下一道虛影,便是躥到了另外一側。

宋詩的一刀落空,地上卻是直接炸開了一個大坑。

「我去!好快的速度!」

站在一旁圍觀的眾人沒有想到宋詩舉著這麼重的刀還能夠有如此速度,一個個不由地感慨。

但是更加令他們震驚的是秦穆然的速度。

秦穆然看起來雲淡風輕,但是他的身法就好似世界中的一縷輕毛,身輕如燕,似乎是現在形容他的最好的詞語。

「嗖!嗖!嗖!」

秦穆然的速度快到了極致,宋詩的速度雖然快,但是畢竟手上拿著一把無比鈍重的大刀,根本就不能跟秦穆然相比。

「嘭!」

接二連三的攻擊落空,宋詩整個人心態都炸裂。

他有些不耐煩了。

「難道你就只會躲閃嗎?是個男人就正面跟我一戰!」

宋詩怒道。

「呵呵!你說的,成全你!」

秦穆然聽到宋詩這話,臉上閃過一抹不屑的笑容,一直在躲閃的身形停了下來。

「這一次,就讓你知道你宋爺爺的厲害!」

宋詩看到秦穆然停了下來,臉上閃過一抹癲狂。

「知道我為什麼叫血刀狂獅嗎?」

宋詩看著秦穆然問道。

「沒興趣知道!」

秦穆然搖了搖頭。

「因為我最厲害的招式便是血刀!」

宋詩淡淡一語,隨後竟然用嘴咬破了手指,鮮血唰唰地順著傷口滴落到重刀上面。

原本漆黑的重刀,在感受到了鮮血以後,竟然開始變紅。

「這是什麼妖法?」

秦穆然注意到重刀的變化,心中也是納悶。

「血刀祭煉!」

宋詩一聲怒吼,手中的重刀驟然變的通紅,就好似鮮血一樣刺目。

「血舞狂獅!」

以宋詩為中心,一股勁氣爆發而出,四周捲起狂風,他的雙目,開始變得通紅。

「老大,小心,這是宋詩的絕招!也是他們狂刀門的絕學!」

劉越了解宋詩多一點,看到宋詩這樣,立刻提醒道。

「宇豪,把刀給我!」

秦穆然對著董宇豪喊了一聲。

「接著,老大!」

董宇豪將手中的破曉刀扔給了秦穆然,秦穆然一手探出,穩穩地抓住了破曉刀。

「鏗!」

寒芒一閃,秦穆然抽出了破曉刀。

漆黑的刀體,在秦穆然手中,氣勢驟然升騰了起來。

「既然你用刀,那我便也用刀,看看是你的重刀厲害,還是我的破曉刀厲害!」

秦穆然淡淡一語。

「好!一招定勝負!」

宋詩已經進入了瘋狂的狀態,看著秦穆然出刀,他也是更加的激動,身上血氣滔天,就好似遠古的瘋魔一般,貪婪,弒殺!

「天刀三式,一刀山河開!」

秦穆然運轉古武心法,內勁從丹田之中湧出,瞬間在秦穆然周身的血脈里流動。

這一刻,秦穆然感覺自己的體內充滿了力量。

「破!」

轟!

秦穆然一聲怒吼,身後儼然形成一道山河動蕩的壯觀景象。

之前秦穆然踏入古武境界的時候,背後雖然能夠產生虛影,但是還沒有現在這麼誇張,此時的景象出現,給人的感覺就好像秦穆然這一刀,真的能夠將山河破碎一般。

巍峨的高山面對從天而降的一刀,變得如同白紙般脆弱,一劈為二,滔滔大河咆哮著,但是在天刀的面前,依舊承受不住其中的刀氣,被硬生生的攔截住了。

這一刀,氣勢磅礴,難以阻擋。

同樣的,宋詩的那一刀血舞狂獅,煞氣摻雜著血氣,氣血凝聚出了一頭雄偉的血獅,倒立的毛髮,深邃而帶有威嚴的目光,咆哮一聲朝著秦穆然的刀光撲了過去。

「嘭!」

一聲巨響傳來,天刀鋒芒畢露,血獅咆哮兇猛,兩者碰撞到一起,綻放出刺目的光芒。

只是,這種光芒並沒有擴散,因為天刀突然內斂威勢,將血獅鎖定在了刀鋒之內。

「轟!」

血獅接觸到天刀,剎那就被刀解,消散在空間之中。 “沒想到這劉莊子的白天這麼短,竟然這麼快就天黑了,不知道現在這個點,若曦還有沒有等我。”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