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見過李想幾次,因爲不熟,我和李想沒有怎麼說過話。李想一米八的個頭,身體壯碩,臉上的表情總是似笑非笑,一說話就露出潔白的牙齒,讓人心生不起來厭惡。李想說話也很平和,總是一副商量的語氣,結尾總是用你看行嗎,或者你覺得怎麼樣之類,讓人心裏覺得充滿了溫暖。當週君凱說起來李想不會放過李小旗的時候,我心中持的是懷疑的態度,覺得這是周君凱的陰謀,妄圖挑撥我們和李想的純潔友誼。李小旗說周君凱確實有這種心眼,但周君凱不敢這麼幹,況且酒後吐真言,這周君凱不可能騙我。爲此我還和李小旗爭論了一番,爭論了良久,然後不知道怎麼就扯到胡安娜和蘇燃的胸上來了,鬧了個一地口水。

我到食堂的時候,李小旗和李想面對面坐着,指手畫腳的跟李想說着什麼,李想一臉心平氣和的拿着小勺吃米飯,時不時的還澆點菜湯。說到後來,不知道說到什麼問題上,李想突然把手裏的小勺重重的摔在飯桌上,米飯四濺。李想表情一下變得兇惡起來,眼睛狠狠的盯着李小旗,然後緩緩站起身形,胳膊上的肌肉橫虯如龍。而坐在李想左右的兄弟,也隨着李想呼啦站了起來,大有一言不合就動手的架勢。李想蓄勢待發,李小旗反而一下放鬆,身子一歪癱在椅子上,一隻手指着李想繼續說着什麼,表情囂張。

本來我遠遠的站着,並沒有要上前的意思,此時一看這副模樣,覺得要開幹,我站起來緊走兩步,來到了幾人跟前。這才聽清李小旗說的話:“我他媽的還就是要睡胡安娜,有種你動手,不動手的是孬種。”李小旗說這句話的時候,胡安娜就坐在不遠處,端着搪瓷缸子吃飯。估計她也聽見李小旗說的話了,飯沒吃完,搪瓷缸子也不要了,哭着就跑了出去。李想看見胡安娜哭着跑了,頓時怒不可遏,抄起手裏的飯盆米飯四濺的就砸向李小旗。李小旗早有準備,一下子從椅子上跳起來,身子往後一撤,一腳用力的踢在飯桌上。

食堂地面油大,所以很滑,經常有人走着走着就摔了跤。李小旗一腳踢到飯桌,就聽吱啦一聲刺響,飯桌一下撞向李想。李想沒想到李小旗能來這麼一下,淬不及防,加上腳下又是菜湯又是米飯,身子一滑,咕咚一聲坐倒在椅子上仰面摔到了地上。李小旗趁勢掀了桌子,那桌子重重的砸在李想身上。李小旗騎到李想身上就是一頓胖揍,直打的血流滿面。最後李小旗被拉開的時候,李想臉已經腫的象個饅頭,眉角那塊裂了一個口子,血止都止不住。

李想的幾個小兄弟看到李小旗動手,想上去幫忙,結果被李小旗的小兄弟掏出刀子嚇唬住了,沒一個敢動的。

李小旗打完了李想,往地上吐了一口唾沫,拉着我就走。本來我心裏還有氣,但是看到這小子嬉皮笑臉的,弄得我也沒脾氣了。鬧了這一出,下午的課是沒必要去了,幾個人又到俊龍飯店點了幾個菜一箱啤酒,大家心滿意足的吃了一頓。一頓飯酒足飯飽,李小旗帶着他的小兄弟在那間屋子玩牌,我睡了一下午。

到了晚自習結束的時候,李小旗手下的一個小子帶來了消息:“李想被打的眉骨爆裂,縫了九針,本來要體檢報考飛行員的,這下子沒戲了。”聽到這給消息,李小旗帶着他的小兄弟高聲歡呼。歡呼過後,那個打探消息的小子繼續說道:“李想讓人放了話,要讓李小旗付出代價。”李小旗聽了這句話,狠狠的往地上吐了一口痰:“讓我付出代價?那我就弄死他。”

我看的出來,李小旗說這句話的時候是給自己壯膽,真說要弄死人,李小旗還真不敢。

李想被打一事,在學校傳的沸沸揚揚,上到校長,下到門衛,全都知道了。陳文華想找李小旗,可是要去哪裏找? 農門嬌寵:帶著萌寶去種田 ,才讓人帶話給我。帶話的人是蘇燃,她當然知道李小旗在哪裏。那個打探消息的小子剛說完消息,蘇燃氣哼哼的就來了,一見面就橫眉冷對的把李小旗教訓了一頓。李小旗根本不理她,我想起李小旗摸了她胸的事情,也不想理她。蘇燃坐在那裏很尷尬,咬牙切齒了一會兒才說到:“陳文華說了,這件事情會幫你從輕處理,但是你要主動到教務處去一趟。陳文華還說,李威的爸爸已經找了街上的人,說要把你腿打斷。還有你,韓樹,你也跑不了。陳文華還說,你倆要想好過的話,抓緊時間去找他一下。”撂下話,蘇燃小屁股一扭一扭的就走了。蘇燃走了之後,李小旗那羣小兄弟也跟着離開了。

本來我都準備睡覺了,李小旗輕飄飄的走過來,耷拉着臉問我:“咱們該怎麼辦?”

咦?你現在慫了?早些天你不聽我話,現在問我怎麼辦,我哪裏知道怎麼辦,我去把李想爸爸弄死?他和幾年前不一樣了,人家現在是鐵夫鎮的鎮長,鐵夫街都是人家的,你小叔網吧是怎麼開的?讓人家生生扇了十幾巴掌。你以爲李想憑什麼是高三老大?現在你問我能怎麼辦?我都想問你該怎麼辦。說到這裏,我深深的舒了一口氣,想到了韓文明說的一句話,沒事別惹事,有事別怕事,便跟李小旗說道:“只能去找陳文華了,要不然就去找李寶蓮。你覺得李寶蓮能幫咱們平這個事兒嗎?”

李小旗聽了我的話,深深的搖了搖頭,他對李寶蓮實在是沒什麼信心。權衡了一會兒,李小旗覺得有必要去見見陳文華,雖然他是高一的老大,但還是沒有老師級別高。打定了主意,李小旗決定明天一早就去找陳文華,最起碼陳文華是個文化人,鬼心眼子多。之所以李小旗決定私自去見陳文華,還有一個原因是想探探學校的態度,李小旗不怕處分,萬一鬧到開除就麻煩了。其實李小旗也不是怕被開除,李小旗怕的是,一旦被開除了,他不知道要去幹什麼好。去種地?別開玩笑了,李小旗都不知道自己還有沒有地。

外面起了風,風颳在楊樹枝頭嘩啦嘩啦的響,聽起來讓人心裏很不踏實。我倆傻傻對望了一會兒,也沒想出個其他的好辦法,就這樣吧。又說了兩句閒話,準備睡覺。李小旗回了房間,我縮回被子裏,閉上眼,卻一點睡意都沒有,隱隱覺得有事情要發生。

院外的楊樹嘩啦嘩啦的響,樹葉拍打聲中,響起了一絲微不可察的響動,是院落大門的響動。有人推門,我翻身就坐了起來。是誰呢?蘇燃?部隊,蘇燃父母對她這一點管得很嚴,她一定要回學校的。上次醉酒未歸,差點被她那個毫不講理的母親捅到校長那裏去。李小旗的小兄弟?不會,那幫小子早就在門外旗哥旗哥旗哥的大呼小叫了。在沒有別人知道我們住這裏了。難道是魏香芝,根本不可能,那個神經病跟李小旗那幫小兄弟一樣,肯定在外面大呼小叫喊我的名字了。

懷着忐忑,我三兩下套上衣服,來到窗前,往院子裏看去。我們住的院子很黑,有時候大半夜起來我都不敢去上廁所,就在門前的草地裏尿了。我趴在窗戶縫裏向四周瞧了瞧,藉着天空灑下淡淡的月光,並沒有發現什麼異常的情況。大門也緊緊的關着,一切和平常並沒有什麼兩樣。我輕輕的舒了一口氣,可能是太緊張了,剛纔是聽錯了。

想到這裏我從窗前直立起身子,準備回去睡覺。正在此時,突然看到門樓旁邊的圍牆上,緩緩的露出來一個腦袋,那腦袋一出圍牆,機警的向着院子四周看了一圈,然後才藉着兩手的力氣把身子提起來,一隻腳伸到牆上,身子一翻,輕輕的落到院內。

“李小旗,李小旗,快起來。”我一邊提着鞋子,一邊大聲呼喊起來,順手到牆邊摸了一根鋼管衝出了房間。來到院子,看到那進來的小子正要開大門,我三兩下衝過去,揮起手裏的鋼管衝着那人頭上擊打過去。

那人早聽了我的呼喊,在大門那裏狠命的拽着插門的鐵銷。院子的大門是一寸多厚的實木的,後面插門的鐵銷也有二指粗。因爲這院子年久無人居住,那大門風吹雨淋變了形狀,就連那鐵銷也都生鏽了。插鐵銷的時候,得提起左邊的那扇門,吱吱嘎嘎費上很大力氣,開門也是一樣,也是不得其法,那可就費了勁了。那小子拽着鐵銷吱吱嘎嘎的使着力氣,無奈那門銷絲毫不動彈,門外聚集了好多人,大呼小叫讓那人快點再快點,聽聲音就像是聚集了千軍萬馬一樣。我這手裏的鋼管已經嘭的一聲砸到那小子頭上了。

翻牆進來的那小子意志力堅強,被我打了一棍打在頭上根本就沒什麼事,還是一心想要開門。你姥姥個腿的,我心一橫,手裏的鐵棍劈頭蓋臉的打下去。那小子也不是鐵打的,捱了幾下捂着頭蹲在了地上。


此時,李小旗穿着大褲衩也跑了出來,一手持刀一手持棍。 第二天的中午,李小旗就和李想打了一架。

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李小旗知道了仇不過夜這句話,大清早上完自習,李小旗和我草草吃了飯,說起來昨晚上的經歷,一肚子無名火,像是中邪一樣,嘴裏念念叨叨。仔細聽了聽,原來李小旗在罵人,又是家屬又是妹妹,又是什麼小姨的,只是速度太快,聽不清楚罷了。上午四節課,李小旗大腿一直在抖,一邊抖腿一邊在書本上寫寫畫畫,竟然連胡安娜都不調戲了。

蘇燃還專門跑過來摸了摸李小旗的腦袋,問我是不是李小旗有病。雖說經過了一夜折騰,我仍然對李小旗撫摸蘇燃胸脯的事情耿耿於懷,所以對蘇燃也一併加了厭惡。蘇燃問起來這件事情,我理都沒理,弄得蘇燃瞪着我好半天。

中午放學,李小旗還是絮絮叨叨的要去報仇,召集了一幫小兄弟。本來我心中煩躁,心想你讓人打死了我都不管。但是走到校門口,心中還是放心不下,轉身往食堂走去。

我見過李想幾次,因爲不熟,我和李想沒有怎麼說過話。李想一米八的個頭,身體壯碩,臉上的表情總是似笑非笑,一說話就露出潔白的牙齒,讓人心生不起來厭惡。李想說話也很平和,總是一副商量的語氣,結尾總是用你看行嗎,或者你覺得怎麼樣之類,讓人心裏覺得充滿了溫暖。當週君凱說起來李想不會放過李小旗的時候,我心中持的是懷疑的態度,覺得這是周君凱的陰謀,妄圖挑撥我們和李想的純潔友誼。李小旗說周君凱確實有這種心眼,但周君凱不敢這麼幹,況且酒後吐真言,這周君凱不可能騙我。爲此我還和李小旗爭論了一番,爭論了良久,然後不知道怎麼就扯到胡安娜和蘇燃的胸上來了,鬧了個一地口水。

我到食堂的時候,李小旗和李想面對面坐着,指手畫腳的跟李想說着什麼,李想一臉心平氣和的拿着小勺吃米飯,時不時的還澆點菜湯。說到後來,不知道說到什麼問題上,李想突然把手裏的小勺重重的摔在飯桌上,米飯四濺。李想表情一下變得兇惡起來,眼睛狠狠的盯着李小旗,然後緩緩站起身形,胳膊上的肌肉橫虯如龍。而坐在李想左右的兄弟,也隨着李想呼啦站了起來,大有一言不合就動手的架勢。李想蓄勢待發,李小旗反而一下放鬆,身子一歪癱在椅子上,一隻手指着李想繼續說着什麼,表情囂張。

本來我遠遠的站着,並沒有要上前的意思,此時一看這副模樣,覺得要開幹,我站起來緊走兩步,來到了幾人跟前。這才聽清李小旗說的話:“我他媽的還就是要睡胡安娜,有種你動手,不動手的是孬種。”李小旗說這句話的時候,胡安娜就坐在不遠處,端着搪瓷缸子吃飯。估計她也聽見李小旗說的話了,飯沒吃完,搪瓷缸子也不要了,哭着就跑了出去。李想看見胡安娜哭着跑了,頓時怒不可遏,抄起手裏的飯盆米飯四濺的就砸向李小旗。李小旗早有準備,一下子從椅子上跳起來,身子往後一撤,一腳用力的踢在飯桌上。

食堂地面油大,所以很滑,經常有人走着走着就摔了跤。李小旗一腳踢到飯桌,就聽吱啦一聲刺響,飯桌一下撞向李想。李想沒想到李小旗能來這麼一下,淬不及防,加上腳下又是菜湯又是米飯,身子一滑,咕咚一聲坐倒在椅子上仰面摔到了地上。李小旗趁勢掀了桌子,那桌子重重的砸在李想身上。李小旗騎到李想身上就是一頓胖揍,直打的血流滿面。最後李小旗被拉開的時候,李想臉已經腫的象個饅頭,眉角那塊裂了一個口子,血止都止不住。

李想的幾個小兄弟看到李小旗動手,想上去幫忙,結果被李小旗的小兄弟掏出刀子嚇唬住了,沒一個敢動的。

李小旗打完了李想,往地上吐了一口唾沫,拉着我就走。本來我心裏還有氣,但是看到這小子嬉皮笑臉的,弄得我也沒脾氣了。鬧了這一出,下午的課是沒必要去了,幾個人又到俊龍飯店點了幾個菜一箱啤酒,大家心滿意足的吃了一頓。一頓飯酒足飯飽,李小旗帶着他的小兄弟在那間屋子玩牌,我睡了一下午。

到了晚自習結束的時候,李小旗手下的一個小子帶來了消息:“李想被打的眉骨爆裂,縫了九針,本來要體檢報考飛行員的,這下子沒戲了。”聽到這給消息,李小旗帶着他的小兄弟高聲歡呼。歡呼過後,那個打探消息的小子繼續說道:“李想讓人放了話,要讓李小旗付出代價。”李小旗聽了這句話,狠狠的往地上吐了一口痰:“讓我付出代價?那我就弄死他。”

我看的出來,李小旗說這句話的時候是給自己壯膽,真說要弄死人,李小旗還真不敢。

李想被打一事,在學校傳的沸沸揚揚,上到校長,下到門衛,全都知道了。陳文華想找李小旗,可是要去哪裏找?最後不得已,才讓人帶話給我。帶話的人是蘇燃,她當然知道李小旗在哪裏。那個打探消息的小子剛說完消息,蘇燃氣哼哼的就來了,一見面就橫眉冷對的把李小旗教訓了一頓。李小旗根本不理她,我想起李小旗摸了她胸的事情,也不想理她。蘇燃坐在那裏很尷尬,咬牙切齒了一會兒才說到:“陳文華說了,這件事情會幫你從輕處理,但是你要主動到教務處去一趟。陳文華還說,李威的爸爸已經找了街上的人,說要把你腿打斷。還有你,韓樹,你也跑不了。陳文華還說,你倆要想好過的話,抓緊時間去找他一下。”撂下話,蘇燃小屁股一扭一扭的就走了。蘇燃走了之後,李小旗那羣小兄弟也跟着離開了。

本來我都準備睡覺了,李小旗輕飄飄的走過來,耷拉着臉問我:“咱們該怎麼辦?”

咦?你現在慫了?早些天你不聽我話,現在問我怎麼辦,我哪裏知道怎麼辦,我去把李想爸爸弄死?他和幾年前不一樣了,人家現在是鐵夫鎮的鎮長,鐵夫街都是人家的,你小叔網吧是怎麼開的?讓人家生生扇了十幾巴掌。你以爲李想憑什麼是高三老大?現在你問我能怎麼辦?我都想問你該怎麼辦。說到這裏,我深深的舒了一口氣,想到了韓文明說的一句話,沒事別惹事,有事別怕事,便跟李小旗說道:“只能去找陳文華了,要不然就去找李寶蓮。你覺得李寶蓮能幫咱們平這個事兒嗎?”

李小旗聽了我的話,深深的搖了搖頭,他對李寶蓮實在是沒什麼信心。權衡了一會兒,李小旗覺得有必要去見見陳文華,雖然他是高一的老大,但還是沒有老師級別高。打定了主意,李小旗決定明天一早就去找陳文華,最起碼陳文華是個文化人,鬼心眼子多。之所以李小旗決定私自去見陳文華,還有一個原因是想探探學校的態度,李小旗不怕處分,萬一鬧到開除就麻煩了。其實李小旗也不是怕被開除,李小旗怕的是,一旦被開除了,他不知道要去幹什麼好。去種地?別開玩笑了,李小旗都不知道自己還有沒有地。

外面起了風,風颳在楊樹枝頭嘩啦嘩啦的響,聽起來讓人心裏很不踏實。我倆傻傻對望了一會兒,也沒想出個其他的好辦法,就這樣吧。又說了兩句閒話,準備睡覺。李小旗回了房間,我縮回被子裏,閉上眼,卻一點睡意都沒有,隱隱覺得有事情要發生。

院外的楊樹嘩啦嘩啦的響,樹葉拍打聲中,響起了一絲微不可察的響動,是院落大門的響動。有人推門,我翻身就坐了起來。是誰呢?蘇燃?部隊,蘇燃父母對她這一點管得很嚴,她一定要回學校的。上次醉酒未歸,差點被她那個毫不講理的母親捅到校長那裏去。李小旗的小兄弟?不會,那幫小子早就在門外旗哥旗哥旗哥的大呼小叫了。在沒有別人知道我們住這裏了。難道是魏香芝,根本不可能,那個神經病跟李小旗那幫小兄弟一樣,肯定在外面大呼小叫喊我的名字了。

懷着忐忑,我三兩下套上衣服,來到窗前,往院子裏看去。我們住的院子很黑,有時候大半夜起來我都不敢去上廁所,就在門前的草地裏尿了。我趴在窗戶縫裏向四周瞧了瞧,藉着天空灑下淡淡的月光,並沒有發現什麼異常的情況。大門也緊緊的關着,一切和平常並沒有什麼兩樣。我輕輕的舒了一口氣,可能是太緊張了,剛纔是聽錯了。

шωш▲ TтkΛ n▲ ¢ O

想到這裏我從窗前直立起身子,準備回去睡覺。正在此時,突然看到門樓旁邊的圍牆上,緩緩的露出來一個腦袋,那腦袋一出圍牆,機警的向着院子四周看了一圈,然後才藉着兩手的力氣把身子提起來,一隻腳伸到牆上,身子一翻,輕輕的落到院內。

“李小旗,李小旗,快起來。”我一邊提着鞋子,一邊大聲呼喊起來,順手到牆邊摸了一根鋼管衝出了房間。來到院子,看到那進來的小子正要開大門,我三兩下衝過去,揮起手裏的鋼管衝着那人頭上擊打過去。

那人早聽了我的呼喊,在大門那裏狠命的拽着插門的鐵銷。院子的大門是一寸多厚的實木的,後面插門的鐵銷也有二指粗。因爲這院子年久無人居住,那大門風吹雨淋變了形狀,就連那鐵銷也都生鏽了。插鐵銷的時候,得提起左邊的那扇門,吱吱嘎嘎費上很大力氣,開門也是一樣,也是不得其法,那可就費了勁了。那小子拽着鐵銷吱吱嘎嘎的使着力氣,無奈那門銷絲毫不動彈,門外聚集了好多人,大呼小叫讓那人快點再快點,聽聲音就像是聚集了千軍萬馬一樣。我這手裏的鋼管已經嘭的一聲砸到那小子頭上了。

翻牆進來的那小子意志力堅強,被我打了一棍打在頭上根本就沒什麼事,還是一心想要開門。你姥姥個腿的,我心一橫,手裏的鐵棍劈頭蓋臉的打下去。那小子也不是鐵打的,捱了幾下捂着頭蹲在了地上。

此時,李小旗穿着大褲衩也跑了出來,一手持刀一手持棍。 第二天的中午,李小旗就和李想打了一架。

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李小旗知道了仇不過夜這句話,大清早上完自習,李小旗和我草草吃了飯,說起來昨晚上的經歷,一肚子無名火,像是中邪一樣,嘴裏念念叨叨。仔細聽了聽,原來李小旗在罵人,又是家屬又是妹妹,又是什麼小姨的,只是速度太快,聽不清楚罷了。上午四節課,李小旗大腿一直在抖,一邊抖腿一邊在書本上寫寫畫畫,竟然連胡安娜都不調戲了。

蘇燃還專門跑過來摸了摸李小旗的腦袋,問我是不是李小旗有病。雖說經過了一夜折騰,我仍然對李小旗撫摸蘇燃胸脯的事情耿耿於懷,所以對蘇燃也一併加了厭惡。蘇燃問起來這件事情,我理都沒理,弄得蘇燃瞪着我好半天。

中午放學,李小旗還是絮絮叨叨的要去報仇,召集了一幫小兄弟。本來我心中煩躁,心想你讓人打死了我都不管。但是走到校門口,心中還是放心不下,轉身往食堂走去。

我見過李想幾次,因爲不熟,我和李想沒有怎麼說過話。李想一米八的個頭,身體壯碩,臉上的表情總是似笑非笑,一說話就露出潔白的牙齒,讓人心生不起來厭惡。李想說話也很平和,總是一副商量的語氣,結尾總是用你看行嗎,或者你覺得怎麼樣之類,讓人心裏覺得充滿了溫暖。當週君凱說起來李想不會放過李小旗的時候,我心中持的是懷疑的態度,覺得這是周君凱的陰謀,妄圖挑撥我們和李想的純潔友誼。李小旗說周君凱確實有這種心眼,但周君凱不敢這麼幹,況且酒後吐真言,這周君凱不可能騙我。爲此我還和李小旗爭論了一番,爭論了良久,然後不知道怎麼就扯到胡安娜和蘇燃的胸上來了,鬧了個一地口水。

我到食堂的時候,李小旗和李想面對面坐着,指手畫腳的跟李想說着什麼,李想一臉心平氣和的拿着小勺吃米飯,時不時的還澆點菜湯。說到後來,不知道說到什麼問題上,李想突然把手裏的小勺重重的摔在飯桌上,米飯四濺。李想表情一下變得兇惡起來,眼睛狠狠的盯着李小旗,然後緩緩站起身形,胳膊上的肌肉橫虯如龍。而坐在李想左右的兄弟,也隨着李想呼啦站了起來,大有一言不合就動手的架勢。李想蓄勢待發,李小旗反而一下放鬆,身子一歪癱在椅子上,一隻手指着李想繼續說着什麼,表情囂張。

本來我遠遠的站着,並沒有要上前的意思,此時一看這副模樣,覺得要開幹,我站起來緊走兩步,來到了幾人跟前。這才聽清李小旗說的話:“我他媽的還就是要睡胡安娜,有種你動手,不動手的是孬種。”李小旗說這句話的時候,胡安娜就坐在不遠處,端着搪瓷缸子吃飯。估計她也聽見李小旗說的話了,飯沒吃完,搪瓷缸子也不要了,哭着就跑了出去。李想看見胡安娜哭着跑了,頓時怒不可遏,抄起手裏的飯盆米飯四濺的就砸向李小旗。李小旗早有準備,一下子從椅子上跳起來,身子往後一撤,一腳用力的踢在飯桌上。

食堂地面油大,所以很滑,經常有人走着走着就摔了跤。李小旗一腳踢到飯桌,就聽吱啦一聲刺響,飯桌一下撞向李想。李想沒想到李小旗能來這麼一下,淬不及防,加上腳下又是菜湯又是米飯,身子一滑,咕咚一聲坐倒在椅子上仰面摔到了地上。李小旗趁勢掀了桌子,那桌子重重的砸在李想身上。李小旗騎到李想身上就是一頓胖揍,直打的血流滿面。最後李小旗被拉開的時候,李想臉已經腫的象個饅頭,眉角那塊裂了一個口子,血止都止不住。

李想的幾個小兄弟看到李小旗動手,想上去幫忙,結果被李小旗的小兄弟掏出刀子嚇唬住了,沒一個敢動的。

李小旗打完了李想,往地上吐了一口唾沫,拉着我就走。本來我心裏還有氣,但是看到這小子嬉皮笑臉的,弄得我也沒脾氣了。鬧了這一出,下午的課是沒必要去了,幾個人又到俊龍飯店點了幾個菜一箱啤酒,大家心滿意足的吃了一頓。一頓飯酒足飯飽,李小旗帶着他的小兄弟在那間屋子玩牌,我睡了一下午。

到了晚自習結束的時候,李小旗手下的一個小子帶來了消息:“李想被打的眉骨爆裂,縫了九針,本來要體檢報考飛行員的,這下子沒戲了。”聽到這給消息,李小旗帶着他的小兄弟高聲歡呼。歡呼過後,那個打探消息的小子繼續說道:“李想讓人放了話,要讓李小旗付出代價。”李小旗聽了這句話,狠狠的往地上吐了一口痰:“讓我付出代價?那我就弄死他。”

我看的出來,李小旗說這句話的時候是給自己壯膽,真說要弄死人,李小旗還真不敢。


李想被打一事,在學校傳的沸沸揚揚,上到校長,下到門衛,全都知道了。陳文華想找李小旗,可是要去哪裏找?最後不得已,才讓人帶話給我。帶話的人是蘇燃,她當然知道李小旗在哪裏。那個打探消息的小子剛說完消息,蘇燃氣哼哼的就來了,一見面就橫眉冷對的把李小旗教訓了一頓。李小旗根本不理她,我想起李小旗摸了她胸的事情,也不想理她。蘇燃坐在那裏很尷尬,咬牙切齒了一會兒才說到:“陳文華說了,這件事情會幫你從輕處理,但是你要主動到教務處去一趟。陳文華還說,李威的爸爸已經找了街上的人,說要把你腿打斷。還有你,韓樹,你也跑不了。陳文華還說,你倆要想好過的話,抓緊時間去找他一下。”撂下話,蘇燃小屁股一扭一扭的就走了。蘇燃走了之後,李小旗那羣小兄弟也跟着離開了。

本來我都準備睡覺了,李小旗輕飄飄的走過來,耷拉着臉問我:“咱們該怎麼辦?”

咦?你現在慫了?早些天你不聽我話,現在問我怎麼辦,我哪裏知道怎麼辦,我去把李想爸爸弄死?他和幾年前不一樣了,人家現在是鐵夫鎮的鎮長,鐵夫街都是人家的,你小叔網吧是怎麼開的?讓人家生生扇了十幾巴掌。你以爲李想憑什麼是高三老大?現在你問我能怎麼辦?我都想問你該怎麼辦。說到這裏,我深深的舒了一口氣,想到了韓文明說的一句話,沒事別惹事,有事別怕事,便跟李小旗說道:“只能去找陳文華了,要不然就去找李寶蓮。你覺得李寶蓮能幫咱們平這個事兒嗎?”


李小旗聽了我的話,深深的搖了搖頭,他對李寶蓮實在是沒什麼信心。權衡了一會兒,李小旗覺得有必要去見見陳文華,雖然他是高一的老大,但還是沒有老師級別高。打定了主意,李小旗決定明天一早就去找陳文華,最起碼陳文華是個文化人,鬼心眼子多。之所以李小旗決定私自去見陳文華,還有一個原因是想探探學校的態度,李小旗不怕處分,萬一鬧到開除就麻煩了。其實李小旗也不是怕被開除,李小旗怕的是,一旦被開除了,他不知道要去幹什麼好。去種地?別開玩笑了,李小旗都不知道自己還有沒有地。

外面起了風,風颳在楊樹枝頭嘩啦嘩啦的響,聽起來讓人心裏很不踏實。我倆傻傻對望了一會兒,也沒想出個其他的好辦法,就這樣吧。又說了兩句閒話,準備睡覺。李小旗回了房間,我縮回被子裏,閉上眼,卻一點睡意都沒有,隱隱覺得有事情要發生。

院外的楊樹嘩啦嘩啦的響,樹葉拍打聲中,響起了一絲微不可察的響動,是院落大門的響動。有人推門,我翻身就坐了起來。是誰呢?蘇燃?部隊,蘇燃父母對她這一點管得很嚴,她一定要回學校的。上次醉酒未歸,差點被她那個毫不講理的母親捅到校長那裏去。李小旗的小兄弟?不會,那幫小子早就在門外旗哥旗哥旗哥的大呼小叫了。在沒有別人知道我們住這裏了。難道是魏香芝,根本不可能,那個神經病跟李小旗那幫小兄弟一樣,肯定在外面大呼小叫喊我的名字了。

懷着忐忑,我三兩下套上衣服,來到窗前,往院子裏看去。我們住的院子很黑,有時候大半夜起來我都不敢去上廁所,就在門前的草地裏尿了。我趴在窗戶縫裏向四周瞧了瞧,藉着天空灑下淡淡的月光,並沒有發現什麼異常的情況。大門也緊緊的關着,一切和平常並沒有什麼兩樣。我輕輕的舒了一口氣,可能是太緊張了,剛纔是聽錯了。

想到這裏我從窗前直立起身子,準備回去睡覺。正在此時,突然看到門樓旁邊的圍牆上,緩緩的露出來一個腦袋,那腦袋一出圍牆,機警的向着院子四周看了一圈,然後才藉着兩手的力氣把身子提起來,一隻腳伸到牆上,身子一翻,輕輕的落到院內。

“李小旗,李小旗,快起來。”我一邊提着鞋子,一邊大聲呼喊起來,順手到牆邊摸了一根鋼管衝出了房間。來到院子,看到那進來的小子正要開大門,我三兩下衝過去,揮起手裏的鋼管衝着那人頭上擊打過去。

那人早聽了我的呼喊,在大門那裏狠命的拽着插門的鐵銷。院子的大門是一寸多厚的實木的,後面插門的鐵銷也有二指粗。因爲這院子年久無人居住,那大門風吹雨淋變了形狀,就連那鐵銷也都生鏽了。插鐵銷的時候,得提起左邊的那扇門,吱吱嘎嘎費上很大力氣,開門也是一樣,也是不得其法,那可就費了勁了。那小子拽着鐵銷吱吱嘎嘎的使着力氣,無奈那門銷絲毫不動彈,門外聚集了好多人,大呼小叫讓那人快點再快點,聽聲音就像是聚集了千軍萬馬一樣。我這手裏的鋼管已經嘭的一聲砸到那小子頭上了。

翻牆進來的那小子意志力堅強,被我打了一棍打在頭上根本就沒什麼事,還是一心想要開門。你姥姥個腿的,我心一橫,手裏的鐵棍劈頭蓋臉的打下去。那小子也不是鐵打的,捱了幾下捂着頭蹲在了地上。

此時,李小旗穿着大褲衩也跑了出來,一手持刀一手持棍。 第二天的中午,李小旗就和李想打了一架。

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李小旗知道了仇不過夜這句話,大清早上完自習,李小旗和我草草吃了飯,說起來昨晚上的經歷,一肚子無名火,像是中邪一樣,嘴裏念念叨叨。仔細聽了聽,原來李小旗在罵人,又是家屬又是妹妹,又是什麼小姨的,只是速度太快,聽不清楚罷了。上午四節課,李小旗大腿一直在抖,一邊抖腿一邊在書本上寫寫畫畫,竟然連胡安娜都不調戲了。

蘇燃還專門跑過來摸了摸李小旗的腦袋,問我是不是李小旗有病。雖說經過了一夜折騰,我仍然對李小旗撫摸蘇燃胸脯的事情耿耿於懷,所以對蘇燃也一併加了厭惡。蘇燃問起來這件事情,我理都沒理,弄得蘇燃瞪着我好半天。

中午放學,李小旗還是絮絮叨叨的要去報仇,召集了一幫小兄弟。本來我心中煩躁,心想你讓人打死了我都不管。但是走到校門口,心中還是放心不下,轉身往食堂走去。

我見過李想幾次,因爲不熟,我和李想沒有怎麼說過話。李想一米八的個頭,身體壯碩,臉上的表情總是似笑非笑,一說話就露出潔白的牙齒,讓人心生不起來厭惡。李想說話也很平和,總是一副商量的語氣,結尾總是用你看行嗎,或者你覺得怎麼樣之類,讓人心裏覺得充滿了溫暖。當週君凱說起來李想不會放過李小旗的時候,我心中持的是懷疑的態度,覺得這是周君凱的陰謀,妄圖挑撥我們和李想的純潔友誼。李小旗說周君凱確實有這種心眼,但周君凱不敢這麼幹,況且酒後吐真言,這周君凱不可能騙我。爲此我還和李小旗爭論了一番,爭論了良久,然後不知道怎麼就扯到胡安娜和蘇燃的胸上來了,鬧了個一地口水。

我到食堂的時候,李小旗和李想面對面坐着,指手畫腳的跟李想說着什麼,李想一臉心平氣和的拿着小勺吃米飯,時不時的還澆點菜湯。說到後來,不知道說到什麼問題上,李想突然把手裏的小勺重重的摔在飯桌上,米飯四濺。李想表情一下變得兇惡起來,眼睛狠狠的盯着李小旗,然後緩緩站起身形,胳膊上的肌肉橫虯如龍。而坐在李想左右的兄弟,也隨着李想呼啦站了起來,大有一言不合就動手的架勢。李想蓄勢待發,李小旗反而一下放鬆,身子一歪癱在椅子上,一隻手指着李想繼續說着什麼,表情囂張。

本來我遠遠的站着,並沒有要上前的意思,此時一看這副模樣,覺得要開幹,我站起來緊走兩步,來到了幾人跟前。這才聽清李小旗說的話:“我他媽的還就是要睡胡安娜,有種你動手,不動手的是孬種。”李小旗說這句話的時候,胡安娜就坐在不遠處,端着搪瓷缸子吃飯。估計她也聽見李小旗說的話了,飯沒吃完,搪瓷缸子也不要了,哭着就跑了出去。李想看見胡安娜哭着跑了,頓時怒不可遏,抄起手裏的飯盆米飯四濺的就砸向李小旗。李小旗早有準備,一下子從椅子上跳起來,身子往後一撤,一腳用力的踢在飯桌上。

食堂地面油大,所以很滑,經常有人走着走着就摔了跤。李小旗一腳踢到飯桌,就聽吱啦一聲刺響,飯桌一下撞向李想。李想沒想到李小旗能來這麼一下,淬不及防,加上腳下又是菜湯又是米飯,身子一滑,咕咚一聲坐倒在椅子上仰面摔到了地上。李小旗趁勢掀了桌子,那桌子重重的砸在李想身上。李小旗騎到李想身上就是一頓胖揍,直打的血流滿面。最後李小旗被拉開的時候,李想臉已經腫的象個饅頭,眉角那塊裂了一個口子,血止都止不住。

李想的幾個小兄弟看到李小旗動手,想上去幫忙,結果被李小旗的小兄弟掏出刀子嚇唬住了,沒一個敢動的。


李小旗打完了李想,往地上吐了一口唾沫,拉着我就走。本來我心裏還有氣,但是看到這小子嬉皮笑臉的,弄得我也沒脾氣了。鬧了這一出,下午的課是沒必要去了,幾個人又到俊龍飯店點了幾個菜一箱啤酒,大家心滿意足的吃了一頓。一頓飯酒足飯飽,李小旗帶着他的小兄弟在那間屋子玩牌,我睡了一下午。

到了晚自習結束的時候,李小旗手下的一個小子帶來了消息:“李想被打的眉骨爆裂,縫了九針,本來要體檢報考飛行員的,這下子沒戲了。”聽到這給消息,李小旗帶着他的小兄弟高聲歡呼。歡呼過後,那個打探消息的小子繼續說道:“李想讓人放了話,要讓李小旗付出代價。”李小旗聽了這句話,狠狠的往地上吐了一口痰:“讓我付出代價?那我就弄死他。”

我看的出來,李小旗說這句話的時候是給自己壯膽,真說要弄死人,李小旗還真不敢。

李想被打一事,在學校傳的沸沸揚揚,上到校長,下到門衛,全都知道了。陳文華想找李小旗,可是要去哪裏找?最後不得已,才讓人帶話給我。帶話的人是蘇燃,她當然知道李小旗在哪裏。那個打探消息的小子剛說完消息,蘇燃氣哼哼的就來了,一見面就橫眉冷對的把李小旗教訓了一頓。李小旗根本不理她,我想起李小旗摸了她胸的事情,也不想理她。蘇燃坐在那裏很尷尬,咬牙切齒了一會兒才說到:“陳文華說了,這件事情會幫你從輕處理,但是你要主動到教務處去一趟。陳文華還說,李威的爸爸已經找了街上的人,說要把你腿打斷。還有你,韓樹,你也跑不了。陳文華還說,你倆要想好過的話,抓緊時間去找他一下。”撂下話,蘇燃小屁股一扭一扭的就走了。蘇燃走了之後,李小旗那羣小兄弟也跟着離開了。

本來我都準備睡覺了,李小旗輕飄飄的走過來,耷拉着臉問我:“咱們該怎麼辦?”

咦?你現在慫了?早些天你不聽我話,現在問我怎麼辦,我哪裏知道怎麼辦,我去把李想爸爸弄死?他和幾年前不一樣了,人家現在是鐵夫鎮的鎮長,鐵夫街都是人家的,你小叔網吧是怎麼開的?讓人家生生扇了十幾巴掌。你以爲李想憑什麼是高三老大?現在你問我能怎麼辦?我都想問你該怎麼辦。說到這裏,我深深的舒了一口氣,想到了韓文明說的一句話,沒事別惹事,有事別怕事,便跟李小旗說道:“只能去找陳文華了,要不然就去找李寶蓮。你覺得李寶蓮能幫咱們平這個事兒嗎?”

李小旗聽了我的話,深深的搖了搖頭,他對李寶蓮實在是沒什麼信心。權衡了一會兒,李小旗覺得有必要去見見陳文華,雖然他是高一的老大,但還是沒有老師級別高。打定了主意,李小旗決定明天一早就去找陳文華,最起碼陳文華是個文化人,鬼心眼子多。之所以李小旗決定私自去見陳文華,還有一個原因是想探探學校的態度,李小旗不怕處分,萬一鬧到開除就麻煩了。其實李小旗也不是怕被開除,李小旗怕的是,一旦被開除了,他不知道要去幹什麼好。去種地?別開玩笑了,李小旗都不知道自己還有沒有地。

外面起了風,風颳在楊樹枝頭嘩啦嘩啦的響,聽起來讓人心裏很不踏實。我倆傻傻對望了一會兒,也沒想出個其他的好辦法,就這樣吧。又說了兩句閒話,準備睡覺。李小旗回了房間,我縮回被子裏,閉上眼,卻一點睡意都沒有,隱隱覺得有事情要發生。

院外的楊樹嘩啦嘩啦的響,樹葉拍打聲中,響起了一絲微不可察的響動,是院落大門的響動。有人推門,我翻身就坐了起來。是誰呢?蘇燃?部隊,蘇燃父母對她這一點管得很嚴,她一定要回學校的。上次醉酒未歸,差點被她那個毫不講理的母親捅到校長那裏去。李小旗的小兄弟?不會,那幫小子早就在門外旗哥旗哥旗哥的大呼小叫了。在沒有別人知道我們住這裏了。難道是魏香芝,根本不可能,那個神經病跟李小旗那幫小兄弟一樣,肯定在外面大呼小叫喊我的名字了。

懷着忐忑,我三兩下套上衣服,來到窗前,往院子裏看去。我們住的院子很黑,有時候大半夜起來我都不敢去上廁所,就在門前的草地裏尿了。我趴在窗戶縫裏向四周瞧了瞧,藉着天空灑下淡淡的月光,並沒有發現什麼異常的情況。大門也緊緊的關着,一切和平常並沒有什麼兩樣。我輕輕的舒了一口氣,可能是太緊張了,剛纔是聽錯了。

想到這裏我從窗前直立起身子,準備回去睡覺。正在此時,突然看到門樓旁邊的圍牆上,緩緩的露出來一個腦袋,那腦袋一出圍牆,機警的向着院子四周看了一圈,然後才藉着兩手的力氣把身子提起來,一隻腳伸到牆上,身子一翻,輕輕的落到院內。

“李小旗,李小旗,快起來。”我一邊提着鞋子,一邊大聲呼喊起來,順手到牆邊摸了一根鋼管衝出了房間。來到院子,看到那進來的小子正要開大門,我三兩下衝過去,揮起手裏的鋼管衝着那人頭上擊打過去。

那人早聽了我的呼喊,在大門那裏狠命的拽着插門的鐵銷。院子的大門是一寸多厚的實木的,後面插門的鐵銷也有二指粗。因爲這院子年久無人居住,那大門風吹雨淋變了形狀,就連那鐵銷也都生鏽了。插鐵銷的時候,得提起左邊的那扇門,吱吱嘎嘎費上很大力氣,開門也是一樣,也是不得其法,那可就費了勁了。那小子拽着鐵銷吱吱嘎嘎的使着力氣,無奈那門銷絲毫不動彈,門外聚集了好多人,大呼小叫讓那人快點再快點,聽聲音就像是聚集了千軍萬馬一樣。我這手裏的鋼管已經嘭的一聲砸到那小子頭上了。


翻牆進來的那小子意志力堅強,被我打了一棍打在頭上根本就沒什麼事,還是一心想要開門。你姥姥個腿的,我心一橫,手裏的鐵棍劈頭蓋臉的打下去。那小子也不是鐵打的,捱了幾下捂着頭蹲在了地上。

此時,李小旗穿着大褲衩也跑了出來,一手持刀一手持棍。 第二天的中午,李小旗就和李想打了一架。

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李小旗知道了仇不過夜這句話,大清早上完自習,李小旗和我草草吃了飯,說起來昨晚上的經歷,一肚子無名火,像是中邪一樣,嘴裏念念叨叨。仔細聽了聽,原來李小旗在罵人,又是家屬又是妹妹,又是什麼小姨的,只是速度太快,聽不清楚罷了。上午四節課,李小旗大腿一直在抖,一邊抖腿一邊在書本上寫寫畫畫,竟然連胡安娜都不調戲了。

蘇燃還專門跑過來摸了摸李小旗的腦袋,問我是不是李小旗有病。雖說經過了一夜折騰,我仍然對李小旗撫摸蘇燃胸脯的事情耿耿於懷,所以對蘇燃也一併加了厭惡。蘇燃問起來這件事情,我理都沒理,弄得蘇燃瞪着我好半天。

中午放學,李小旗還是絮絮叨叨的要去報仇,召集了一幫小兄弟。本來我心中煩躁,心想你讓人打死了我都不管。但是走到校門口,心中還是放心不下,轉身往食堂走去。

我見過李想幾次,因爲不熟,我和李想沒有怎麼說過話。李想一米八的個頭,身體壯碩,臉上的表情總是似笑非笑,一說話就露出潔白的牙齒,讓人心生不起來厭惡。李想說話也很平和,總是一副商量的語氣,結尾總是用你看行嗎,或者你覺得怎麼樣之類,讓人心裏覺得充滿了溫暖。當週君凱說起來李想不會放過李小旗的時候,我心中持的是懷疑的態度,覺得這是周君凱的陰謀,妄圖挑撥我們和李想的純潔友誼。李小旗說周君凱確實有這種心眼,但周君凱不敢這麼幹,況且酒後吐真言,這周君凱不可能騙我。爲此我還和李小旗爭論了一番,爭論了良久,然後不知道怎麼就扯到胡安娜和蘇燃的胸上來了,鬧了個一地口水。

我到食堂的時候,李小旗和李想面對面坐着,指手畫腳的跟李想說着什麼,李想一臉心平氣和的拿着小勺吃米飯,時不時的還澆點菜湯。說到後來,不知道說到什麼問題上,李想突然把手裏的小勺重重的摔在飯桌上,米飯四濺。李想表情一下變得兇惡起來,眼睛狠狠的盯着李小旗,然後緩緩站起身形,胳膊上的肌肉橫虯如龍。而坐在李想左右的兄弟,也隨着李想呼啦站了起來,大有一言不合就動手的架勢。李想蓄勢待發,李小旗反而一下放鬆,身子一歪癱在椅子上,一隻手指着李想繼續說着什麼,表情囂張。

本來我遠遠的站着,並沒有要上前的意思,此時一看這副模樣,覺得要開幹,我站起來緊走兩步,來到了幾人跟前。這才聽清李小旗說的話:“我他媽的還就是要睡胡安娜,有種你動手,不動手的是孬種。”李小旗說這句話的時候,胡安娜就坐在不遠處,端着搪瓷缸子吃飯。估計她也聽見李小旗說的話了,飯沒吃完,搪瓷缸子也不要了,哭着就跑了出去。李想看見胡安娜哭着跑了,頓時怒不可遏,抄起手裏的飯盆米飯四濺的就砸向李小旗。李小旗早有準備,一下子從椅子上跳起來,身子往後一撤,一腳用力的踢在飯桌上。

食堂地面油大,所以很滑,經常有人走着走着就摔了跤。李小旗一腳踢到飯桌,就聽吱啦一聲刺響,飯桌一下撞向李想。李想沒想到李小旗能來這麼一下,淬不及防,加上腳下又是菜湯又是米飯,身子一滑,咕咚一聲坐倒在椅子上仰面摔到了地上。李小旗趁勢掀了桌子,那桌子重重的砸在李想身上。李小旗騎到李想身上就是一頓胖揍,直打的血流滿面。最後李小旗被拉開的時候,李想臉已經腫的象個饅頭,眉角那塊裂了一個口子,血止都止不住。

李想的幾個小兄弟看到李小旗動手,想上去幫忙,結果被李小旗的小兄弟掏出刀子嚇唬住了,沒一個敢動的。

李小旗打完了李想,往地上吐了一口唾沫,拉着我就走。本來我心裏還有氣,但是看到這小子嬉皮笑臉的,弄得我也沒脾氣了。鬧了這一出,下午的課是沒必要去了,幾個人又到俊龍飯店點了幾個菜一箱啤酒,大家心滿意足的吃了一頓。一頓飯酒足飯飽,李小旗帶着他的小兄弟在那間屋子玩牌,我睡了一下午。

到了晚自習結束的時候,李小旗手下的一個小子帶來了消息:“李想被打的眉骨爆裂,縫了九針,本來要體檢報考飛行員的,這下子沒戲了。”聽到這給消息,李小旗帶着他的小兄弟高聲歡呼。歡呼過後,那個打探消息的小子繼續說道:“李想讓人放了話,要讓李小旗付出代價。”李小旗聽了這句話,狠狠的往地上吐了一口痰:“讓我付出代價?那我就弄死他。”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