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這個時候才明白了,原來黃奇峯是摸金校尉的傳人,而我後來聽我師傅講起來的時候我才知道,原來在摸金校尉是一個職業,盜墓的職業,而盜墓又分四種人,一種是摸金校尉,第二種叫搬山道人,第三種是卸嶺力士,第四種就是發丘將軍,而這四種盜墓的職業又各自又各自的看山本領。 035 幽冥黑蛇

坐下來以後黃奇峯掏出來一支菸點上以後,深吸了一口,而我則是坐在旁邊,一臉懵逼的樣子看着周圍,實則我是一點都不瞭解。

而過了大概十幾分鐘的時候,我師傅看着我們幾個人說道:“該上來了!”

果然,就在這個時候,那盜洞裏刷刷刷的飛出來兩張剪紙,我師傅看到這一幕的時候整個人愣了一下,隨即開口說道:“下面有點髒東西。”

說着話我師傅把飛出去的剪紙拿在了手裏,看着我們繼續說道:“剛剛飛出去三張,現在只剩下兩張。”

我師傅說完了以後,拿着飛出來的剪紙在手裏端詳了一陣,周圍的人也都是一臉緊張的樣子,我師傅端詳了一會以後開口說道:“下去看看!”

我聽見這句話的時候心裏有些害怕,誰知道這下面到底是什麼呢,不過,黃奇峯他們聽見我師傅的話的時候並沒有任何的猶豫。

我看着他們一個個的攀巖着繩子跳進了盜洞裏,我也跟着照做了,到了盜洞的底層的時候我才發現這下面居然是一個長長的山洞,山洞裏面陰森森的感覺,如果不是他們手裏的狼眼手電,怕是這裏面肯定會是黑漆漆的感覺。

而這手電照到的光亮之處,到處都是一些山脈,而這山洞大概就是隻有兩人高,三四米高的樣子,而裏面卻還有一些潮溼的感覺。

黃奇峯這個時候把手裏的香菸掐滅了以後,看着我師傅問道:“邱道人,這墓穴你能看出來是個什麼局嗎?”

我師傅在前面搖了搖頭說道:“看不出來,我也不是神仙!”

說着話我師傅便往前繼續走着,一邊拿着手電打量着周圍一邊繼續往前走,而越往前走,這山洞越來越黑,甚至感覺呼吸都有些困難,而這山洞很奇怪的是沒有血腥味。

而就在這個時候,我師傅剛剛走到洞口的時候突然開口說道:“停下來!”

我們幾個人跟着統一停止了步伐,只見,我師傅的手電照射過去以後,居然有一條蛇,那蛇的樣子煞是詭異,居然長着三個頭,黑色的蛇皮,蛇頭就像是眼鏡蛇一樣,只不過是三個眼鏡蛇的蛇頭全部都長在了一個身體上,而且三個頭不停的吐着信子,陰毒的眼睛直直的看着我們。

我師傅看着眼前的三頭蛇以後開口說道:“沒想到在這裏居然還能看到三頭蛇。”說到這的時候我師傅眯着眼看了過去。

我也學着我師傅的樣子望了過去,只見那三頭蛇的蛇頸處有一張黑色的剪紙,雖然燈光不是很清楚,但是我卻能分辨出來,那是我師傅的剪紙。

我師傅顯然也看到了這一幕,緊跟着我師傅從自己的口袋裏摸出來幾張黑色的剪紙,順勢衝着那條三頭蛇祭了出去,而那三頭蛇看見我師傅的動作的時候,跟着起身就躍了起來,對是跳了起來,跳的非常的高。

只見我師傅這個時候嘴裏大聲呼喊一句“退!”

說着話我們幾個人下意識的後退了幾步,只見我師傅那黑色的剪紙一下子就貼在了那三頭蛇的身上,三頭蛇一下子就蔫兒了,像是被什麼抱住了一樣,眼神怨毒的看着我們。

我被那三頭蛇的眼神盯得一陣陣的害怕,也不知道該怎麼辦了,而那幾張剪紙還在死死的抱着三頭蛇,黃奇峯這個時候跟着開口問道:“邱道人,這幽冥黑蛇也是靈物,咱們怎麼解決?”

我師傅這個時候稍稍思索了一下,回過頭看着黃奇峯說道:“這蛇怕是在這裏守護着什麼東西呢。”說到這以後我師傅看了一眼那三頭蛇以後,跟着開口說道:“我用我的剪紙將他鎮在這裏,然後咱們想辦法把他捉了。”

黃奇峯聽見我師傅這麼一說以後頓時有些爲難的樣子,看着我師傅問道:“邱道人,這幽冥黑蛇修煉到這個程度也不容易,咱們直接就捉了,怕是不好吧?”

我師傅搖了搖頭說道:“這裏陰邪之氣那麼重,他能對咱們攻擊,說明他已經修煉偏了,現在怕是沒有什麼大道可言了,日後他能不害人都是燒高香了,所以我覺得還是捉了的好!”

黃奇峯聽完以後,跟着一咬牙,看着我師傅點了點頭說道:“好!”

說着話黃奇峯跟着將自己的揹包拿了下來,從裏面拿出來一個一包黃色的粉末,這粉末的味道煞是奇怪,我回過頭有些好奇的看了一眼黃奇峯。

黃奇峯跟着開口說道:“這是獵捕散,專門捕蛇用的,可以引來方圓五百里的蛇!”說到這以後黃奇峯看了我師傅一眼,問道:“我現在就用這獵捕散將他弄暈吧?”

我師傅嗯了一聲,只見黃奇峯這個時候拿着獵捕散的粉末衝着那三頭蛇走了過去,而那三頭蛇眼神狠毒的樣子看着他,如果不是被我師傅的巫術剪紙抓着,怕是這幽冥黑蛇早就攻擊黃奇峯了,而眼前的黃奇峯倒是一臉淡然的樣子走到了那幽冥黑蛇的身邊。

而這個時候我師傅好像突然想到了什麼一樣,緊跟着驚呼一聲“小心!”

果然,那幽冥黑蛇,像是早就準備好了一樣,衝着黃奇峯的身上吐出來一陣粘液,好在我師傅那一聲小心喊得及時,那粘液並沒有噴在黃奇峯的身體上,而是噴在了他的衣服上,饒是如此,那衣服也已經焦灼了,像是被破了硫酸似的。

我看到這一幕的時候整個人都驚訝了,我看着我師傅問道:“師傅,這蛇嘴裏的粘液有這麼厲害啊?”

我師傅看了我一眼,耐着性子解釋道:“這幽冥黑蛇不同於其他的蛇,他是在修煉,既然是修煉他就有一定的保命的法門,而那粘液應該就是他保命的法門,只可惜沒有用對地方。”說到這以後我師傅頓了一下“而幽冥黑蛇其實就是你常見的眼睛蛇,他們這種蛇物,但凡修煉出一個腦袋,最少需要五十年的時間。”

我聽見這句話的時候有些震驚了,我看着我師傅不可思議的問道:“那這麼說來,這有名黑色最少修煉了一百五十年了?”

我師傅跟着不置可否點點頭,摸着自己的鬍子笑着說道:“怕是不止,你看看他脖頸處旁邊。”

優等丈夫 我這個時候看過去以後,發現那幽冥黑蛇旁邊居然還有一個小骨朵,像是個小腦袋一樣,但是我又看不到那上面的眼睛。

我師傅這個時候對着我繼續解釋道:“那怕是第四個腦袋也要出來了。”說到這以後我師傅看着那幽冥黑蛇繼續說道:“如果修煉到九個腦袋的時候,需要四百五十年,而這四百五十年的修煉談何容易呢,不過,他一旦九九歸一,也就是九個腦袋化成一個腦袋的時候,他便可以繼續修煉下去,壽命也會隨着修煉而逐步增長,直到修煉出金身,便可渡劫成蛟。”

總裁的騙婚小新娘 我聽見我師傅這句話的時候非常的震驚,這簡直就是顛覆了我的人生觀,想到這以後我看着我師傅問道:“師傅,他修煉這麼辛苦啊?”

“是的,不過眼下的這個幽冥黑誰,他對咱們起來殺心,怕是已經修煉偏了,估計現在已經失了本心了,就算修煉到九個腦袋的時候,天劫他也是過不去的!”說到這以後我師傅看着我頓了一下繼續說道:“總之萬物生靈都是天註定好的,今天咱們遇上他,就註定他要被咱們捉了。”

惡魔契約奪心愛 我心裏不禁有些惋惜,這蛇修煉到了第三個腦袋,第四個腦袋馬上要出來了,卻被我師傅捉了,而且以後怕是沒有辦法繼續修煉了。

而這個時候黃奇峯的獵捕散已經灑在了那幽冥黑蛇的周圍了,只見那幽冥黑蛇聞到那獵捕散的味道的時候,腦袋開始搖搖晃晃了起來,看來是要暈過去了。

我師傅這個時候看着我笑了笑說道:“這幽冥黑蛇難得的很。”

我跟着點了點頭沒有說話,因爲光聽我師傅說,我就感覺這蛇物修煉起來是相當的不容易。

而這個時候黃奇峯找了一個非常大的袋子將這幽冥黑蛇給放了進去,我師傅這個時候拿着剪紙順勢貼在了袋子的四周,而邊上其他的人也都是一臉震驚的樣子。

我師傅弄好了這些以後,黃奇峯便把這幽冥黑蛇交給了身後的一個大漢,大漢接過袋子以後,將他放進了揹包裏面。

我師傅看着他們開口說道:“好了,咱們繼續往前走吧!”

黃奇峯跟着嗯了一聲,我們幾個人便繼續往前走了,而我們走到了洞口的時候,我師傅看着這洞口,鼻子嗅了嗅,開口說道:“東西應該就在這洞裏了!”

說着話我師傅跟着第一個走了進去,而這個時候我卻聽到一身低沉的咆哮聲,聲音不是很大,但是我卻聽得清清楚楚的。

我師傅跟着毫不顧忌的樣子走進了山洞裏面,只見這山洞裏面放着一口諾達的棺材,這山洞裏面到處都是壁畫,像是記錄着什麼一樣。 036 退出墓穴

我師傅看了一眼邊上的人開口說道:“手電給我用一下。”

說着話,邊上的大漢點了點頭便把手裏的狼眼手電遞給了我師傅,我師傅拿着手電照射在牆壁上以後,一邊看着牆壁上的圖畫,一邊對着旁邊的黃奇峯說道:“奇峯,你能看出來這是什麼壁畫嗎?”

我跟着望了一眼那壁畫,只見那壁畫上的畫像都非常的猙獰,至於這是什麼我分辨不清楚,而這個時候黃奇峯眯着眼拿着手電照了照以後,回過頭對着我師傅說道:“這壁畫不簡單,應該是人間煉獄圖。”說到這的時候黃奇峯指了指壁畫上的內容繼續說道:“這壁畫上面的人,上面各自猙獰的表情,都有着屬於自己的故事,而且你看這裏,像是一副地獄圖一樣。”

我順着他指的方向看了過去,只見那副圖畫更加的猙獰,好像是活的一樣,我看了第一眼不敢在看第二眼的感覺。

我師傅聽完了以後點了點頭,摸着自己的鬍子淡淡的說道:“看來這裏面的東西不見大。”

而這個時候黃奇峯拿着手電照了一下那棺材以後,看着我師傅問道:“邱道人,咱們現在開棺嗎?”

我師傅聽完了以後,走到了那棺材的面前,只見那棺材上面全是灰塵,而且看來年代已經很久遠了,至於這棺材裏面葬的人是誰我就不知道了。

我師傅走到棺材面前的時候拿着手指輕輕的敲了敲棺材的,只見那棺材上面的灰塵頓時就掉落了下來,我師傅跟着開口說道:“點燈!”

“好!”黃奇峯應了一聲。

黃奇峯轉身從揹包裏拿出來一支蠟燭走到了西北角,到了西北角的時候,黃奇峯看着我師傅說道:“就在這裏點吧!”

我師傅笑了笑,看着黃奇峯說道:“你是摸金校尉,這種問題就不用問我了吧?”

黃奇峯笑着撓了撓頭說道:“哈哈,習慣了!”

說着話黃奇峯便把蠟燭點上了,我師傅看着蠟燭點上了以後,回過頭看着我說道:“人點燭,鬼吹燈,西北角,佛吹香!”

我聽着我師傅的話感覺一陣頭大,這話是什麼意思?

我剛剛想開口問的時候,我師傅看了我一眼,示意我不要說話,只見那蠟燭還在亮着,大概亮了十幾分鐘的時候,我師傅突兀的說道:“開棺!”

而這個時候邊上的幾個大漢從自己的身上拿出來一套工具對着棺材的縫隙裏就鑽了進去,而那工具又細又長,前面帶着一個拐頭,後來我才知道這種東西叫登山鎬,爲了方便撬開棺材和人們攀巖時候用的東西,在盜墓的時候也是必備的工具。

棺材剛剛被吱吱吱的撬開以後,突然聽見了一聲低沉的咆哮聲,我師傅順勢拿着手裏的黑色剪紙貼在了這棺材的上面以後,旁邊的人也都愣住了,我師傅跟着開口說道:“別開了!”

那幾個人拿着登山鎬的人這個時候準備將工具收起來的時候卻沒法收了,黃奇峯也注意到了這一幕跟着跑了過來,看着我師傅問道:“邱道人,這是怎麼了?”

我師傅跟着搖了搖頭說道:“這裏面怕是有一隻邪物!”

慕先生的小驕傲 黃奇峯顯然也聽到了剛剛的聲音了,而這個時候棺材裏又一次傳出來一陣低沉的咆哮聲,顯然比剛剛的聲音還要大,我聽到這個聲音的時候整個人都已經被嚇壞了,頭皮一陣陣的發麻。

而我師傅突然大聲的說道:“退!”

說着話我們幾個人趕忙就準備往洞口外面跑了,而就在這個時候那棺材突然“嘭”的一聲炸開了,只見那棺材裏面竄出來一條蟒蛇,這蟒蛇居然有七個腦袋,看着非常的大,身子也非常的大,不斷的吐着信子,眼神還是如此的看着我們。

只聽見黃奇峯這個時候突然非常驚訝的說道:“幽冥蛇王!”

我剛剛想開口問問什麼是幽冥蛇王的時候,我師傅回過頭看着我說道:“別靠近他!”

我這個時候纔看清這蟒蛇不是一般的大,大概有七八米長的樣子,他就那麼高高在上的樣子看着我們這些人,我其實現在心裏特別好奇的是這個蟒蛇怎麼會蜷縮在棺材裏面呢?

想到這以後我看着我師傅問道:“師傅,這蟒蛇怎麼會蜷縮在棺材裏面呢?”

我師傅一邊直視着那蟒蛇一邊對着我說道:“這不是蟒蛇,這是幽冥蛇王,怕是他躲在棺材裏修煉了,他已經七個腦袋了,這下不好解決了。” 037 省城

шшш ▪тt kān ▪c o

我到家裏以後倒頭就睡下了,我爸媽也沒有問那麼多事情,反正我感覺現在對於我爸媽來說,我以後未來的一段日子裏都是要跟着我師傅了,所以我師傅帶我做什麼他們也不太願意過問了。

而我這一覺直接睡到了中午,中午在家吃過飯以後,也沒有見到我師傅的影子,也不知道我師傅去做什麼去了,整個人都像是失蹤了一樣。

一晃三天過去了,中午我和爸媽正在吃飯的時候,我就聽見院子裏一個熟悉的聲音傳了過來“我老頭子也來吃口飯了!”

我聽見這個聲音以後當即就起身了,我爸也起身了,而我師傅這個時候已經走到了屋子裏面,看着我們一家三口正在吃飯呢,我師傅進來笑呵呵的說道:“來得早不如來得巧,還能趕上一口飯吃。”

說着話我師傅便一屁股坐下來了,而我爸在邊上看着我媽吩咐道:“媳婦,給邱師傅盛點飯去。”

我媽點了點頭以後便轉身走進了廚房裏面。

我師傅看着我爸笑呵呵的說道:“大兄弟,這次來也就沒啥事了,我想這兩天就帶小貴跟我上城裏去。”

我爸聽完這句話的時候臉上閃過了一絲不捨的表情,而我媽這個時候也從廚房裏走了出來,聽見我師傅說要將我帶走了,我媽臉上也有些不捨的樣子看着我師傅說道:“邱道人,這孩子去城裏去多久啊?”

我師傅在一旁笑了笑說道:“其實他想回來就能回來,你們沒事也能去城裏看看他,反正他也是跟着我學點手藝活。”說到這的時候我師傅頓了一下“小貴在我心裏跟親兒子一樣,你們放心,我一定會好好對待這臭小子的。”

我媽聽見這句話以後頓時放心了不少,我爸在一旁跟着點點頭,說道:“邱道人,那啥時候讓他走?”

“後天吧!”說到這以後我師傅頓了一下“這兩天讓他在家裏和你們團聚團聚,到後天了,城裏來車接我了,我就把他也一併帶走了。”

我媽在一旁嘆了口氣,語氣有些哀傷的對着我說道:“小貴,你真想跟你師傅一起去城裏嗎?”

我跟着點了點頭,沒有敢繼續說下去。

而我師傅在一旁笑了笑說道:“大妹子,你也別想那麼多,小貴跟着我,我肯定讓他學點手藝,以後有個一技之長,再說了,這也不是以後不見了,18歲以後,小貴還能回來的。”

我爸一聽跟着稍稍愣了一下,緊跟着我爸開口說道:“邱道人,你的意思是小貴十八歲就回來了?”

我師傅不置可否的點點頭說道:“我說過的,要保小貴到十八歲,等他成人以後他想做什麼就做什麼就是了,我也不會管的那麼多的。”說到這以後我師傅的眼神變得有些不一樣了。

至於爲什麼不一樣,我也說不出來。

而我爸這個時候看了我媽一眼說道:“行了,你也別難過了,現在小貴都16歲,到18歲就回來了,最多兩年,再說了,咱有時間也能進城看看小貴,也挺好的。”

我媽這個時候擦了擦臉色的淚痕,情緒明顯比之前好多了,跟着點了點頭說道:“行,那就聽你的。”

我師傅笑眯眯的點了點頭,沒有繼續說話,而是低下頭開始吃飯了,一邊吃着飯嘴裏一邊說着話,“還是家裏飯好吃啊!”

我爸跟着笑了笑說道:“邱道人,要不要來點酒?”

我師傅跟着點點頭說道:“能來點自然是最好了!”說着話我師傅呲牙咧嘴的笑了起來。

我爸起身就拿白酒去了,拿來以後兩個人開始喝了起來。

而這剩下的三天我幾乎沒有出門,也沒有去找我那些小夥伴,而是呆在家裏陪着我爸媽,因爲馬上就要去省城了以後想見我爸媽一面自然沒有像現在一樣說見到就見到了,而我媽因爲我的離開也帶着我去鄉里買了好幾件衣服。

這三天可謂是我在家裏過的最幸福的三天,頓頓吃飯都有肉,而且我爸媽還什麼都慣着我,我也再也不用擔心被我媽揪耳朵了。

三天的時間匆匆忙忙的就過去了,第四天很快就到了。

我離開的時間就是今天,這天早上我收拾好自己的行李以後,我師傅便來接我了,而接我師傅和我的車便是一輛黑色的奔馳車。

我爸媽把我和我師傅送到了村口,跟着我把我師傅和我的行李放進了後備箱裏,我媽一臉不捨得的樣子看着我,而我爸明顯比我媽堅強很多,他看着我說道:“娃兒,到了城裏好好跟着你師傅,不能在調皮搗蛋了,知道不?”

我衝着我爸狠狠的點了點頭說道:“爸,你放心吧,我知道了。”

而我師傅這個時候拍了拍我的爸的肩膀,說道:“大兄弟,你放心吧,小貴在我身邊我也會照顧好他的,你儘管放心就是了,我到了城裏也給你們一個地址,到時候你們想來了,就直接上城裏來找我們就行了。”

我爸跟着狠狠的點了點頭說道:“行,孩子的事情讓你費心了!”

我師傅一臉無所謂的樣子擺了擺手以後,說道:“行了,那我就先帶着他走了!”

說完這句話的時候我師傅轉身便上了車,我也跟着鑽進了奔馳車裏,而我媽卻還是一臉不捨的樣子看着我。

而就在這個夏天,我離開了半仙村,甚至很久都沒有回來過了。

當然,這些是後話。

那天中午,我媽在村口站了很久,直到奔馳車消失在他們的視線裏的時候老兩口才轉身的離開了這裏,而我坐在車裏心裏也有些難受,畢竟我長這麼大第一次離開家裏,也不知道外面的世界會是什麼樣子,充滿了好奇和不捨離開了半仙村。

坐在車裏的時候我突然想到了那天去的那個墓穴的事情,我看着我師傅開口問道:“師傅,那天咱們在墓穴裏爲什麼突然離開了?”

我師傅回過頭看了我一眼,摸着自己的鬍子淡淡的說道:“那天我們看見的就是幽冥蛇王,那種東西已經有了自己道行和修爲了,即使三個我,也未必是他的對手,況且他最後答應咱們不會禍害別人,那就行了。”說到這以後我師傅頓了一下“而且我想那墓穴裏怕是還有一些比這幽冥蛇王更厲害的東西存在,所以退出來未必不是一件壞事。”

我聽完了以後跟着點了點頭說道:“那幽冥蛇王很厲害嗎?”我現在想到那個幽冥蛇王龐大的體型心裏還隱隱的有些害怕呢。

我師傅點點頭說道:“你那天看到的那個幽冥蛇王,距離成蛟已經很接近了。”說到這以後我師傅頓了一下看着我繼續說道:“總之那個墓穴我已經封死了,以後不會有人去就行了。”

我聽完了以後哦了一聲,看着我師傅繼續問道:“師傅,咱們還有多久到省城?”

我師傅呼啦了一把我的腦袋,看着我沒好氣的說道:“最起碼得三四個小時呢,你慢慢等着吧。”說着話我師傅打了個哈欠便靠在車子的座子上睡着了。

而我則是扒着腦袋看着窗外的景色,就這樣,也不知道過了多久的時候我們到了省城裏,而我第一次來省城,給我的感覺比我們村裏強太多了。

這一路上雖然已經是晚上了,但是我卻還一直扒着窗子開着車窗外的景色,省城的大樓比村裏高太多了,都是我平日裏在電視裏看到的那種感覺,還有馬路也寬敞的很,而人穿的衣服什麼的感覺用當時的話來說,應該叫很潮,或者說很流行的感覺。

反觀我自己穿的衣服感覺有些土鱉的感覺了,而我這個時候忍不住回過頭看了我師傅一眼,而我師傅還靠在座椅上呼呼大睡呢,顯然沒有要睡醒的樣子。

車子在城裏開了大概又是一個多小時,晚上九點多鐘的時候吧,車子緩緩的行駛到了一個小區裏面,這是我第一次見到城裏的小區樓,樓很高,小區裏面的景色像是一個小花園一樣。

而車子在小區裏怪了幾圈的時候突然在一棟樓面前停了下來,司機回過頭看着我師傅說道:“邱先生,咱們到了!”

我師傅這個時候揉了揉迷糊的眼睛以後,看了一眼車窗外的天色以後,跟着點點頭說道:“好好好!”說着話我師傅看了我一眼“趕緊下車吧!”

我嗯了一聲以後點點頭便跟着我師傅一起下了車,下了車以後我纔看清楚,城裏的家屬院看着比我們村裏的洋房都氣派,這個時候我師傅從後面拍了我一下,對着我說道:“別傻愣着了,趕緊拿行李吧!”

我嗯了一聲以後,司機打開了奔馳車的後備箱,我跟着將我和我師傅的行李拖了出來以後,我師傅看着我說道:“走吧,上樓吧!”

而這個時候司機看着我笑了笑說道:“來,我幫你拿一件吧!”

我正愁沒人幫我拿行李呢,而當我正準備將行李遞給他的時候,我師傅看着我沒好氣的說道:“不用給他拿,讓他自己拿着就行了!”說到這以後我師傅看着那司機開口說道:“小劉,你趕緊回去吧,跟奇峯說,這次謝謝他了。” 038 生意來了

那司機衝着我師傅狠狠的點點頭以後,看了我一眼,跟着對着我師傅笑着說道:“那行,邱師傅,那我就先走了!”

我師傅點了點頭,衝着這個他擺了擺手說道:“行了,小劉,你快回去吧!”

叫小劉的司機點了點頭以後,衝着我和我是我師傅擺了擺手以後便轉身離開了,我看着這個叫小劉的離開了以後,便一個人拖着行李往樓上走,我師傅倒是輕鬆的很,什麼都沒有拿,什麼行李都叫給我這個徒弟了。

我心裏也是一陣的無奈,我怎麼會碰到這麼樣子的一個師傅呢。

果然,我師傅還一個人悠閒悠閒的吹着口哨,當我和我師傅走進電梯的時候,我看着我師傅按了一個六以後,我在一旁提着行李看着我師傅問道:“師傅,咱們住在六樓嗎?”

我師傅懶洋洋的哼了一聲,說道:“不然呢?”

我沒有搭理我師傅,而是提着行李靠在了電梯裏面。

大概一分鐘左右的時間吧,電梯到了六樓,我和我師傅便走出了電梯裏,我師傅一邊帶着我往前走一邊回過頭對着我說道:“今天晚上好好休息一晚上,明天跟着我去店裏幹活去。”

“啊?”我有些不情願的啊了一聲。

“啊啥呢,咋了,還不樂意幹活了?”說着話我師傅照着我腦袋呼啦了一下子,對着我說道:“到了!”

我哦了一聲停下了腳步,我師傅拿出來鑰匙把房間的門打開以後便帶着我一起走了進去,到了裏面的時候我發現這個屋子還挺乾淨的,傢俱什麼的看着雖然不是新的,但是畢竟很整潔,這套房子大概有一百多平米吧。

我師傅這個時候看了我一眼,說道:“小貴,你就住在這個房間裏。”說着話我師傅給我指了指前面的一個房間。

我進去以後,一看,還不錯,裏面的傢俱全是新的,牀也是新的,這讓我心裏不禁有些開心了起來,我師傅到底是做什麼的,爲啥這麼有錢呢。

我把牀上的東西拿下來的時候卻注意到那牀墊子上寫着三個字,席夢思,席夢思我知道,是品牌貨,我師傅還是挺有錢的。

我跟着把行李放好了以後,我師傅坐在客廳看電視呢,看我出來了以後笑着說道:“你要是餓了冰箱裏面有泡麪,要是困了就回房間睡覺,明天早上八點起來就行了。”

我哦了一聲以後,摸了摸自己的肚子確實有些餓了,我走到冰箱裏拿了一碗泡麪用開水泡上了,我剛剛泡好準備開水吃的時候,我師傅一把就把我手裏的泡麪奪了過去,看着我呲牙的笑了起來“小貴,你在去泡一盒,爲師也有些餓了。”

我白了一眼我師傅沒好氣的說道:“你這什麼師傅,徒弟的東西都搶着吃啊?”

“咳咳咳,什麼叫搶啊,爲師怕你第一次泡不好,第二次纔有經驗呢嗎?”說着話我師傅跟着吃了一口,然後吧唧了吧唧嘴巴看着我說道:“這次泡的時間長點,你這個有點硬!”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