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點點頭,同時手機響了一聲,打開一看發現是小高發的。

「姜哥,大事不好,義烏港出事了」

我看到這條消息之後心裡一沉,立馬回道。

「出什麼事情了?」

對方的消息幾乎是秒回。

「簡訊說不明白,你趕緊回來吧!」

之後他又發了三個感嘆號,看起來真的很著急。

我盯著手機沉默不語,又發生了什麼事情?

「快回來,和549倉庫有關係!」

蘇白玉大概是我看我表情不太對勁,平靜問道。

「怎麼了?」

我收起手機來,眉頭緊皺。

「義烏港的同事叫我趕緊回去,說是出了事情。」

蘇白玉聽了也沒有太驚訝,淡淡答應一聲。

「你也很久沒有回去了,那就回去看看吧。」

一想也是,而且小高很少這麼焦急,看來真的發生了大事。

想到這裡我站了起來,順手從蘇白玉買的早餐里拿了一杯豆漿準備路上喝。

「那我先回去一趟,萌萌先留在你這裡,你這邊安排妥當了就來找我。」

蘇白玉點點頭,我準備走的時候她又突然叫住了我。

「你等等,我有東西要給你。」

我停下了腳步期待回頭看,難道要給我什麼保命的好東西?

結果蘇白玉從屋裡拿出了那本符紙大全給我,認真道。

「九十八頁后的慎重嘗試,一百九十八頁后的不要嘗試,下次見面把九十八頁前面的全給我畫下來。」

我現在只覺得後悔,後悔剛才怎麼不早點走?

。 第549章

一聽說還要再加一個億,林大師也愣住了。

用三個億來考驗大師,這哪個大師能經得住考驗啊!

「那輛車我也要了。」

林大師指了指其中一輛賓利,道:「你們把箱子放到車上吧,一會兒我開車走。」

眾人頓時欣喜若狂。

林大師肯加入他們的陣營,那真是如虎添翼啊!

到時候,別說踏平沿海了,踏平大半個龍國的地下圈子都沒問題!

那人忙道:「沒問題,明天我們恭候林大師的大駕光臨!」

他連忙指揮手下,把所有的錢箱都裝進賓利車上。

直到林大師把車開走,那人才鬆了口氣。

原以為,這林大師會是什麼高風亮節的人,不好收買。

可沒想到,一切都如苗爺說的那樣,這世上所有的人格,都是有價錢的。

「呸!」

「狗屁大師,連他媽車都不放過。」

那人淬了口唾沫,正準備給苗爺彙報情況。

一名手下忍不住提醒道:「老大,這林大師,不會收了錢就不認賬了吧?」

那人冷笑:「放心,他應該不會。」

「如果他真敢這麼做,那我就只好曝光他了。」

「我來的時候,苗爺讓我帶好針孔攝像頭,剛才我和他的談話,全都被記錄了下來。」

手下連連稱讚:「苗爺真是算無遺策啊,就算這林大師想反悔都不行了。」

此時,苗爺的電話已經撥通。

不等那人說話,苗爺先迫不及待地問道:「怎麼樣,那林大師什麼反應?」

那人不屑地笑道:「苗爺,您真是神機妙算,這林大師的人格已經被我們收買了。」

「而且,他還答應加入我們的陣營,幫我們對付林壞。」

「不過前提是,他不會露臉。」

苗爺哈哈大笑:「好好好!太好了!」

「只要林大師肯加入我們,那我們再沒有什麼可擔憂的了。」

那人又道:「不過,這林大師把您的車給開走了,他有點貪啊。」

苗爺笑得更開心了:「無妨!」

「只要他肯加入我們,別說一輛車,就是十輛,也得滿足他。」

「貪錢的人,最好掌控了。」

「對了,剛才你們的對話,都拍下來了吧?」

那人點點頭:「您放心,都拍下來了,不怕這林大師會反悔。」

掛了電話。

苗爺大喜過望。

看到他這副激動的樣子,李二麻子也鬆了口氣:「那林大師,倒戈了?」

苗爺點點頭:「沒錯,看來這林大師也是個貪財之輩。」

「不過正好,我們最不缺的就是錢。」

「只要他貪財,我們就很容易掌控他。」

李二麻子大喜:「看來這次,我們也算是因禍得福了。」

「雖然損失了十員大將,但換來一個林大師為我們助陣,值了!」

……

林壞給駱爺打了個電話。

把武道協會弄出來的入場券給他說了一下。

駱爺苦笑起來:「武協的人就是這德性,沒有他們不賺的錢,也不是第一次了。」

林壞:「我現在懶得搭理他們,你給我弄兩張入場券吧。」

駱爺:「沒問題,我只要給武協說是您要,他們保證連夜製作兩張vip。」

林壞想了想,又道:「對了,武協有個叫金在宇的人。」

「你讓武協把他開了吧,順便把他的入場券作廢。」

駱爺:「好的,沒問題。」

時間過得很快,明天就是大圍剿了。

林壞安穩睡了一覺。

第二天一大早,金在宇就開車來接唐萱兒了。

唐萱兒一臉尷尬:「在宇,就不麻煩你了,我坐我老公的車去就行。」

金在宇不悅道:「他去幹什麼,他又沒有入場券。」

「而且大戰在島上,他在外圍也看不見。」

唐萱兒:「他可以在岸上等我……」

林壞打斷道:「誰說我沒有入場券的。」

說着,他把駱爺送來的兩張vip拿了出來。

唐萱兒和金在宇都一臉詫異。

金在宇看了那兩張vip一眼,不禁笑出聲來:「我說你這是從哪個票販子手上弄來的,還vip,你被人給騙了吧。」

紫筆文學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小龍,謝謝你,要不是你和大力及時幫我把他送來醫院……」陳晨沒有回答廖俊龍的話,而是對廖俊龍不停致謝著。

「這沒什麼,反過來,憲哥也一樣會幫我的。」廖俊龍不在意的解釋道。

廖俊龍不是嘴上說說不在意,人都是將心比心,廖憲這段時間來對他的幫助很大,而且兩人也對脾氣。

只要被他認定是他自己的真心朋友,廖俊龍也不會去計較朋友間是自己付出多一點還是少一點這種事。

陳晨也知道廖俊龍並不是在說客氣話,也沒有再過多矯情,而是嘆了口氣,道:「廖憲就是死要面子活受罪。」

「他今晚和幾個老同學聚會,在談什麼那些年一起喜歡過的女孩,和他同學掙得面紅耳赤,都說那個女同學喜歡的是自己。」陳晨無奈說着今晚的事情經過。

廖俊龍無語地看着陳晨,好奇道:「憲哥在你面前討論這個,你不生氣?」

陳晨倒是看得很透徹:「他人都是我的了,那些青蔥年少的事我覺得沒什麼。如果一個男人真的要變心,他才不會在你面前談論這些呢,真有那些想法,他話里話外都會藏着掖着。」

廖俊龍想了想,好像很有道理的樣子,沒想到陳晨還是愛情高手啊,有心想要向她請教請教怎麼處理他和趙淑瑩的感情問題,但也知道現在時間不對,人家老公還昏迷不醒呢。

「然後憲哥就和他同學死命拼酒?」

「可不是嘛,兩個人牛已經吹出去了,再加上在酒精的作用下,誰都不服對方,旁人勸都勸不住……」陳晨越說越無奈。

後面的事已經不用再說了,無非就是拼得個兩敗俱傷。

「已經搞定了,先預交了一筆費用。」大力回來了,把手上的單據交給了陳晨。

「大力,真的謝謝你,我明天就把錢還你。」陳晨站起身對大力感謝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