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胡茬男子,也只能警覺的看着四周,有些慌亂的朝着身後退去,想要背靠着巨石,也算保住了身後的,避免了死角。

其退後之時,也是調動着體內的武氣,一雙眼睛緊緊盯着自己的前方,而後雙手聯動,一掌擊向天空,怒喝道:“霧色漫天!”

緩兒一會,胡茬男子四周,皆是瀰漫着一層一層的薄霧,原來其也是水屬性之人,不過並沒有凌浩如此好運,可以得到花無意的凝手成冰訣。

凌浩看着自己以及胡茬男子都被白霧包裹,辨不清方向,卻也不急,反倒嘴角掛起了一絲狡黠的笑容。

不過凌浩卻需要一點時間來煉化武氣,畢竟每一次想要取其性命,可不是簡簡單單使出一擊便行了。況且凌浩此時,也在找尋着胡茬男子的身影。

不過胡茬男子也不是坐以待斃,其而後一掌擊向土地,接着道喝一聲:“出水芙蓉!”

胡茬男子說完,凌浩頓時感覺到自己所站的地面,頓時變得溼漉漉有些凹陷下去,但卻看不真切到底所爲何事。

凌浩此時也不敢在站在多留,武氣灌輸五穴,脈而通,氣而涌,瞬而發,形而變!凌浩的身子,便是朝着胡茬男子爆射而去。

胡茬男子又是一驚,原本還想通過此種辦法,讓凌浩看不清楚方向,也把其困在原地,讓凌浩好像從水地裏長出來的芙蓉,卻動身不得,任人宰割。

不過其並沒有想到,凌浩已是感覺到了情況不對勁,忽影掠步訣傳輸到腿部的力道是何其之大,沒有一個強硬的身體,也是難以修煉此種高級功法。但好在凌浩是五行輪迴之體,有着最強的黑石屬性,所以方纔凌浩所站立的地面,頓時炸出一個坑來。

濃霧涌動,胡茬男子也感覺到了危險的臨近,連忙躲開身子,想要讓凌浩忽如其來的一擊,撲個空!

但是凌浩又怎麼會給他機會,武氣又已是在凌浩的體內煉化了兩次,對準胡茬男子大概所站立的位置,便是爆出一掌!

‘砰’


一聲脆響,胡茬男子一愣,卻是感覺到自己全身好像都被凍住,根本動身不得,而胸口之處,卻沒有了一絲感覺。

而凌浩也是感覺到周圍的氣溫驟降,那些涌動的濃霧,也是突然地戛然而止。

也許胡茬男子還不明白自己到底是因何而死,爲何明明已經閃躲多了身子,而且他也並不能完全的看清楚自己身在何處,爲何還會被其一擊之下而死呢?

濃霧好似白雪一般,紛紛掉落在地上,而那胡茬男子,也已是凍成了一個冰塊,瞪大着眼睛,死不瞑目,好像瞪着凌浩。

而凌浩冷笑着看了一眼胡茬男子,說道:“多行不義必自斃,來世做個好人吧!” 官家五人

其實胡茬男子,並沒有想到凌浩的的再一次一擊,威力還是如此之大!想當初凌浩在雪湖之底的時候,煉化三次的武氣,爆發出來之後,讓雪湖之底的修煉之所的大半面積都結成了堅硬的冰塊!

而胡茬男子雖然也是水屬性,但終究其水屬性不及凌浩,並且修煉的功法也差凌浩十萬八千里。其把自己隱藏在濃霧之中,卻沒有想到,也正是因爲如此,才讓自己命送於此,連濃霧在瞬間也是結成了冰塊!

也正是因爲如此,凌浩纔有機可乘,取了胡茬男子的性命!

凌浩見胡茬男子已除,沒有第一次殺人之後的膽戰心驚,亦或是說激動和喜悅之情。他面無表情的看了一眼被自己殺死的男子,眼神之中,流露出的是憤怒,是不屈!

他緩緩離開了此地,朝着巨石林的深處而去。他想一個人靜一靜,去想着接下來到底該如何是好,並且選擇好好的修煉,再一次提升自己的實力。

他找到一處僻靜之所,周圍巨石凌立,一塊巨石也是橫蓋在上,所以不僅可以遮風擋雨,還可以讓其很好的隱藏起來。

如今鬥石大賽,舉行了三天三夜,也差不多分出了一個一二三來,所以衆人的焦點,又是落到了尋找五行輪迴之體的馭獸師少年身上。畢竟那靈石出世,並不是每一個人都可以知道其大概的位置,而輪迴之體的少年,卻是在靈石城之內。

越來越越多的人影,朝着巨石林而來,有着五道閣之人暗藏其中,也有各路散修想要從中碰一碰運氣。雖然他們並不知道凌浩具體身在何處,滿靈石城如撒網般的搜尋,不想放過任何一個角落。

而有着五道身影,又是大大咧咧而來,議論紛紛,一肚子抱怨。而這幾人,在雪湖邊緣的山林中出現過一次,還差些就闖進了釣老的地勢之內。這幾人,看其穿着五顏六色的布袍,奇裝異服,頭髮也是盤成另類模樣,一看便是知道,這幾人乃是官家五兄妹了。

老大官陽,老二官月,老三官星,老四官雲,老五是一女的,名叫官雨。奇葩五人行,雖然五人的實力也並不高,但是卻懂得陣法作戰,所以五人聯合起來,也的確不好對付。

老大官陽,見老二官月,又一次的往沒人的地方走去,心中又是不爽,罵罵咧咧的開始說道:“二弟,不是大哥說你,爹孃生你的時候,一定沒接生好,摔地上了,把腦子摔壞了!要不然就給你喝五仙靈山的馬尿了,要不然你怎麼老是讓我們跟着你往這種地方跑呢!?”

老二官月不高興了,瞥了一眼官陽,衝着其回言道:“大哥,不是二弟說你,就你那腦子,我敢肯定你一定不是爹孃生的,一定是五仙靈山的馬和驢不小心搞出來的!所以你的腦子肯定是想不到那五行輪迴之體的少年會藏在何處!所以二弟勸你,回去把你爹孃殺了,吃馬腦和驢腦,給你自己補補腦!”

若是他人聽得他們之間的談話,頓時會驚得睜大了眼睛,自己嘴裏叫着身前的人爲大哥,卻是說他乃是五仙靈山的馬和驢雜交的品種,還讓其回家把爹孃殺了補腦……

這種話,也只有他們奇葩五兄妹敢如此說出來。

老三官星,見着他們吵起來了,忙打着圓場的說道:“大哥二哥,別吵吵,怎麼能這麼說爹孃呢!爹媽還沒死,怎麼能殺了他們用來補腦呢?再者說了,死了也不能吃爹媽的腦子啊,這樣不好!想吃腦子的話,就把那五行輪迴之體的馭獸師少年殺了吃了他的腦子,那才大補呢!”

一直以來,皆是比較沉默的老四,聽得老三如此說來,也是不高興了,推了一把老三,並出口罵道:“你個沒良心呢!怎麼能殺了五行輪迴之體的馭獸師少年吃腦子呢!?要讓他把功五行輪迴之體的功法交出來再殺了他知道不!?”

“對對對,還是四哥比較會說話!只要五行輪迴之體的功法一到手,我們五兄妹一起修煉,那到時候……哇哈哈,神州大地之內,想吃誰的腦子就吃誰的腦子了……”

五人你一言我一句的說完,臉上是越來越激動,雖然他們並不知道凌浩此時身在何處,也不知道到底能否抓到凌浩,但是他們卻依然亢奮,嘴角都好像能接住一盆的口水了。

“二弟,我跟你說,要是這地方找不到那五行輪迴之體的少年馭獸師,大哥我可就殺你了,吃了你的腦子!”

“得得得,就你還想吃我的腦子,也不怕閃了舌頭!要是這地方可以找到他,我就讓你吃五仙靈山的馬尿,笨死你!”

“大哥二哥,別吵吵了,既然來到了這個地方,就專心找找吧!等會人多了,即使找到了也帶不走啊……”

四人聽得其如此說道,也覺得有理,也就停止了爭吵,目光又隨即看向了四處,想要找出凌浩的身影來。

而凌浩雖然並沒有看到這五人,但是聽着這五道聲音,或多或少心中也是明白了這五人,正是釣老之前對凌浩提到過的官家五兄妹。

凌浩打坐之中,也只好停止下來,無奈嘆息一聲,而後看向了四周,想要從這地方,暫時的離開,躲避着他們五人,也只有他們五人才如此盲目的找尋卻一直都能瞎貓碰見死耗子。

凌浩看着四周,卻見此地只有一個出口,正是凌浩進來的地方。但若是從這出口離開,必定會正中那奇葩官家五兄妹的視線之中,到時候想要安全脫身,幾乎是不可能了。


凌浩環視一週,心也是提到了嗓子眼裏,因爲那五人的腳步聲是越來越近了,若不是有着一道石牆相隔,凌浩已經完全的暴露在他們的眼前了。

“這五個傢伙,真是奇葩,偏偏還能找上這個地方來!”

凌浩心中着急的自言自語說道,也只好往後退去,想要隱藏起來,不被他們直接發現。

“大哥,有個洞,要不要進去看看?”

“看看看個屁,沒見過洞麼?你不就是從洞裏出來的啊,還想要進入洞裏,投胎啊?”

“大哥二哥,別吵吵,都已經來到這個地方了,不如就聽二哥所言,進去看看唄,反正不要錢……”

“就是,小妹和二哥進去看看,不看白不看,就像三哥說的,反正不要錢……”

“行,進去就進去,又不會掉塊肉!不過要是裏面沒能找到那五行輪迴之體的少年馭獸師身影,大哥我就讓你掉塊肉!”

“大哥,那你進去吧,我瘦,肉不多,況且我也不是西方佛主,慈悲到割肉喂鷹的地步……”

“大哥二哥,別吵吵,再吵的話,即使裏頭有五行輪迴之體的馭獸師少年,也被你們嚇跑了!所以趕緊進去看看吧,別老想着吃……”

奇葩五人,每走一步,都需要爭吵打半分鐘,在他們終於決定進入凌浩藏身之地時,時間也是過去了大半。

官陽雖然嘴上說不想進去,但卻是第一個進入其中之人。官陽看着裏頭空空蕩蕩的,完全沒有一個人影,回過身來,對着老二官月罵聲而道:“都跟你說這裏沒有沒有,非要進來看,看看看,能看到個鬼東西!還不如去靈石城人多的地方,那五行輪迴之體的少年馭獸師一定渾水摸魚,藏在其中!”

“大哥,你這樣說話可就不對了,我又沒進去,是你進去的……再者說了,人少的地方發現了才帶的走,要是人多的地方把那五行輪迴之體的少年馭獸師找到了,我們都會被人帶走!”

老大官陽沒好氣的瞪了一眼老二官月,便是從凌浩之前所隱藏的地方撤出了身子,罵罵咧咧的回到他們的身邊,說道:“這鳥不拉屎的地方能連個人影都看不到,要是能找到他,這大哥的位置讓你來當算了!”

“大哥,這樣不好,這東西孃胎出來的時候就決定了,除非你死了再從孃胎裏出來,那就行了,這大哥的位置就非我莫屬了!”

“你不會去死啊!老二,我告訴你,你要是在這地方沒能帶我們找到那五行論之體的馭獸師少年,老哥我還真會扒了你的皮,挑了你的筋,碎了你的骨,挖了你的腦子,喂狗!”

“大哥,這樣不好,暴殄天物啊!怎麼能喂狗,那多掉身份,都是從孃胎裏頭出來的,要喂也是喂爹孃,懂不?這點孝心都沒有,爹孃真是瞎了狗眼把你生下來,哎……真是替爹孃感到寒心……”


他們的交談,真的能讓旁聽者驚得上下嘴巴脫臼,罵來罵去,也不知道罵誰,連爹孃也一起罵了。

“大哥二哥,別吵吵,繼續找,相信一定可以找到的!這樣罵來罵去,爹孃會擔心!”

每次老大和老二一吵起來,老三就出來打圓場,而後五人又是罵罵咧咧的繼續幹着所謂的正事,繼續尋找起凌浩的身影來。 誤入洞穴

話說官家老大官陽,從唯一的通道進入其中之後,按理說應該是能夠找出凌浩的身影的,可是凌浩好像從藏身之處完全的蒸發,官陽進入其中之後,愣是連一個身影都沒有看見。

其五人,只好罵罵咧咧的走開,去往別處,又是尋找起來。

而凌浩在他們一直對罵聲中,找尋着離開此地的辦法,其一直退後之時,手也是在巨石壁上胡亂的摸索着。凌浩原本還抱着被發現的心態,卻一個機緣巧合,在凌浩所藏身之地,有着一個隱藏的洞穴。

此洞穴並不能直接被發現,就像是五道閣在關押之所外圍所佈下的地勢一般,外表看起來,也就像是巨石表面的一處,並無任何的差異。

而凌浩也並沒有發現此地的異處,其向後退去之時,手卻摸了一個空,整個人頓時失去重心,朝着洞穴之處,滾落而下。

凌浩突如其來的失去重心,差些失聲的喊出話來,但意識到如此一叫,那可就被發現了蹤跡,話到了嘴邊,也是連忙嚥下,止住。

掉落洞穴之內,凌浩也不知道翻滾了多少圈,一直順着斜斜的坡道而下,直到‘砰’的一聲,好像撞到了石壁上,他才停止了往下滾落的身子。

“啊……好痛……這……這是哪兒呢?”

凌浩一頭撞在冰冷堅硬的石壁上,疼得摸着腦袋,晃着頭,自言自語的說道。他睜大着眼睛,想要看清周圍的一切,但奈何周圍漆黑一片,根本沒有一丁點的亮光,凌浩也只好放棄,開始在黑暗中摸索起來。

凌浩爬起身子,在黑暗中摸索着慢慢前進,可是沒走兩步,又是傳來‘砰’的一聲,凌浩一頭又是撞上了牆壁。

凌浩只好停住了步子,朝着左手邊,小心翼翼的再次走去。

可是凌浩依然沒有走出幾步,卻又是一頭撞在了石壁上!若不是凌浩有着最強的黑石屬性,恐怕頭上早已經起了好幾個大包。

凌浩此時不敢貿然前進了,愣在原地,摸着額頭,自言自語的說道:“額……這什麼鬼地方,到處都是石壁,到處都能碰壁……”

“看來還是小心一點爲好,這黑燈瞎火的,若是前方一個懸崖,一個失足落身,怕是死無全屍了!”

凌浩站在原地一會,突然想到在雪湖之時,殺了好幾百只的獸魚,從其體內獲得了一些可以發出綠光的內丹。念道此處,凌浩連忙打開了欲仙山研族研天的萬納袋來,摸索出三顆散發出綠光的內丹,握在了手中,讓這些微弱的綠光,照亮起腳下的路來。

藉着這些微弱的綠光,凌浩的眼睛也是漸漸的適應,慢慢的看清了這兒的一切。

從凌浩原先藏身之所的暗道下來,是一個斜坡,不過卻並不能看到那出口到底此時在何方。也許是綠光亮度不夠,又或者說暗道太過長了,根本就望不到盡頭。

所以凌浩也只能打消了從原路返回的打算,隨即朝着自己的左手方看去。只見左邊,僅僅是一道光滑的石牆,並沒有前進的道路可言。所以凌浩只好看向了右手邊,隱隱約約之中,見有一個半人多高的密道,出現在了凌浩的視線中。

凌浩見着這一密道,臉上露出了一絲狐疑,心中低低念道一聲:“這怎麼還會有一個半人高的密道呢?看樣子也不像是人爲形成的……莫不是豺狼虎豹安身之所吧?”

凌浩被自己的猜測不由得都嚇了一跳,若是這地方還真是如他猜測的這般,如此狹小的空間,更本是避無可避,只能是坐以待斃了。

‘滴答滴答’的落水之音,在如此幽森安靜的地方,顯得格外的清晰。凌浩的心跳,也似乎跟隨着水滴滴落的頻率,上下起伏着。

黑暗之中,手中的內丹,也卻又是發出綠色的微弱光亮來,讓此地看起來,越加的慎人,恐怖!但凌浩此時見上也不是,左也不是,後也不是,皆是光滑的石壁,毫無道路可言,也只好聳了聳肩,皺了皺眉,無奈嘆息一聲,便是朝着右手邊半人高的密道躬身而進,心中保佑的說道:“天靈靈,地靈靈,玉皇大帝要顯靈,可莫要讓小子命喪此地了啊!”

心中說完,凌浩舉着三顆獸魚內丹,小心翼翼,膽戰心驚的進入了密道之內。

在微弱的綠光之中,凌浩左看看,右瞧瞧,見也沒有什麼要命之事,心也慢慢的緩了下來。凌浩繼續摸索着前進,其心完全放鬆之時,石壁之上,他突然發現一隻青龍盤踞其中,昂頭翹首,面目猙獰,露出兇相,目光兇厲的盯着凌浩,一動不動。

凌浩突然見得這麼一隻從未見過的青龍,虎視眈眈的看着自己,若不是因爲這空間狹小,只能容下半人身高的話,凌浩早已經被嚇得一跳,轉身奪命而逃了。

他喘着粗氣,胡亂的向後退着,想要離開此地,嘴中碎碎念着,道:“青龍前輩,小子不是有意冒犯,還請見諒,莫要怪罪啊!”

凌浩邊說邊後退着,好不容易躬身前進了幾許,如今一會的時間便是逃離了密道,而後朝着滾落下來的斜坡,拼命的往上爬着。

可是這石壁光滑異常,所以凌浩好不容易朝上爬了一小段的距離,卻還是滑落而下。如此反覆了一會,凌浩此時累得快完全斷了氣。

只好大口大口的呼着氣,蹲坐在地上,眼睛斜斜的看着那方纔進入其中的密道,不敢發出一點聲響。

凌浩看着密道,乾嚥着口水,緩兒的沉默之後,凌浩見裏頭卻並沒有一點動靜,一直都是自己在瞎折騰而已。

“假的?還是死的?怎麼沒有一點反應呢?”

凌浩心中低低念道一聲,隨即小心翼翼的朝着密道再一次的躬身而去。

他舉着獸魚內丹,憋着一口氣,緩緩的再一次進入了密道,心都提到了嗓子眼裏。

進入到原先的地方,那是青龍又頓時的顯露出來,依然張牙舞爪,憤怒的瞪着凌浩,欲要一口把凌浩生吞了似的。

凌浩雖然做好了心裏準備,但是見得這隻青龍,身子還是有些止不住的顫抖,顫驚的對着青龍,小聲說道:“青……青龍前輩,小子真是無心闖入此地,借個道……借個道而已……”

他說完,目光不敢直視青龍,惦着腳尖,躬着身子,如小偷進屋,小心翼翼,不敢弄出聲響。可是當凌浩心都快跳出來,嚇得半死的來到青龍面前之時,凌浩卻見青龍依然保持着的這樣的姿勢,忍不住一甩頭,喊聲道:“我靠,假的啊!你嚇死爹了!”

凌浩說完,頓時鬆了一口氣,拍了拍胸脯,劫後餘生般的繼續說道:“誰狗日的畫的,這麼像,嚇死爹爹了!呼呼……”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