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收貨單子,果然是魏金娥的名字。

“沒事了,你先去忙吧。”

“是!”

祕書點了點頭,直接就走出辦公室。

而魏金娥小心翼翼的打開包裹,結果發現裏面竟然車牌號。

“是我的車牌……”

車牌並不是嶄新的,而是從她的車上摳下來的。

“嘿嘿,現在你們收到了吧。”

“你寄來車牌號,是想要告訴魏總,你們有辦法對付她是吧。”

“聰明!”電話那頭的男子讚歎道。

能夠不動聲色的將車牌號偷過來,倘若是要對付魏金娥的話,同樣是可以做到的。

“哈哈,你們太異想天開了。”

話畢,賀平直接就掛斷電話,連忙走到辦公桌前。

“他們是故意恐嚇你的,不過你不用怕,這些天我會來接送你的。”

“謝……謝謝你。”

只要不給歹人機會,他們就沒有動手的可能。

下班後。

賀平幫魏金娥安裝好車牌,就在準備上車的時候,突然兩輛麪包車,分別前後的攔住他們去路。

“是……是他們……”

“不用怕。”

麪包車走出幾名黑衣男子,爲首的正是與他通過電話的男子。

“刀哥……”

“交給我處理。”

刀疤拽的跟二五百萬似得,接過男子的棒球棍,便向賀平走去。

“聽說你就是風雲武館的館主是吧。”

“沒錯!諸位是想要脅迫還是綁架。”


旁邊的魏金娥聽到這樣的消息,嚇得花容失措。

“哼!電話裏你倒是挺囂張的,今天刀爺我就給你個教訓,打斷他的手腳。”

“是!”

男子滿臉得意的走向賀平,而魏金娥則嚇得連連後退。

“我的手腳就在這裏,不過就不知道你們有沒有實力來拿了。“

賀平滿臉認真的說道,絲毫沒有將他們放在眼裏。

呼!

一陣爆炸氣息出現在空氣中。

兩名男子更想要接近賀平,就被兩股大力給擊飛了出去。

“啊!”

刀疤無比震撼,賀平的實力早就超乎了他的想象。

都說媒體炒作的傳武,根本就不具備相應的條件。

誰知道被他們碰到的,竟然是個用韻武神系統的賀平。

“看來你們沒有那個能力。”

“刀哥!怎麼辦……”

身邊的男子問道,賀平怎麼出手的,他們誰都沒有看清楚。

不過被擊飛的兩名男子,在他們當中的實力,並不算是太差。

“還……還能怎麼辦!快給老子上。”

刀疤怒吼道,只要能夠除掉賀平,魏金娥自然會束手就擒的。

“是!”

幾名男子揮舞起手裏的兵器,向着賀平就招呼過去。


“找死!”賀平冷冷道。

瞬間!

就連同目光都便的異常的冰冷。

砰!

重載最前面的男子被擊飛了出去,直接砸倒了一羣同伴。

“就這點本領,還敢出來裝老大。”

“你……”

刀疤有些慌了,沒想到他竟然是有真材實料的。

“我比你想象中要厲害的多吧。”

媒體爲了賺錢,的確會僞造大師,用來吸引眼球。

不過賀平的名聲,卻是憑拳頭打出來的,不然當初在魔都的都時候,都無法獲得金腰帶。

“賀平!你……你沒事吧。”

“我?完好無損。”賀平聳了聳肩道。

不過就是幾名不怕死的主,即便是要風雲武館的弟子,都可以輕鬆的打趴他們。

“賀平!你……你不要囂張。”

“我就是囂張,你們能夠怎麼樣。”

賀平故作不解的表情,刀疤哪裏敢回答他這個問題。

如果要教訓他的話,勝算基本等於零,但是就此求饒,在兄弟面前又無法交代。

“是誰要你們來的。”

有賀平的保護,魏金娥的膽子,漸漸變大了,不再像剛纔那麼畏懼。

“不不不!都……都是誤會,是我們搞錯了。”

刀疤連連道歉,深怕賀平會再次出手。

“快快快!快走……”

“站住!”

以前是魏金娥害怕他們,不過現在的局勢不同了,只要有賀平在身邊,就是天王老子她都不怕。

“魏總!您……”

“不說清楚,你們休想離開。”

刀疤偷瞧了眼賀平,見他同樣凝視着自己,心中咯噔一下就擔憂起來。

“這……這不說是誤會了嘛。”

“誤會?你們又是恐嚇又是寄包裹,換作是你的話,你會相信不成。”

“我……”刀疤無語了。

的確換作誰都不會相信的,如果沒有賀平的話,魏金娥可能都已經遇害了。

“是唐文斌乾的吧。”

陷害風雲武館,就是他們搞出來的,而唐文斌的目的,就是想要對付魏金娥。


“你……你都知道。”

“你不用管我怎麼知道的,回去告訴唐文斌,比武大會的事情,我沒有任何興趣,叫他不要來煩我。”賀平冷冷道。


“是是是,我……我們這就離開。”

刀疤連連點頭,不管回去如何交代,眼前先逃命是最爲重要的。

連忙指揮來時的車輛,受傷的男子紛紛鑽進車裏,便駕車落荒而逃了。 “我們走吧。”


賀平坐進豪車裏,與魏金娥離開停車場。

唐氏集團內。

一名仙風道骨的老者,坐在辦公室內,而唐文斌則站在旁邊。

“事情處理的怎麼樣了。”

“門主,都……都按照您吩咐的做了。”

在老者的面前,唐文斌不敢有半點頂撞,像是個孩子面對大人似的。

“很好,你是將功補過,不過等事了的時候,我會找你算賬的。”

“多謝門主成全。”

就在這個時候,忽然跑進來名女子。

“爺爺,我想見見連您都有興趣的男子。”

“胡鬧,你以爲賀平是尋常人不成。”

身爲風雲武館的館主,賀平已經聲名鵲起,特別是在傳武界內,更是所向披靡。

“那怎麼了,我就是好奇嘛。”

見老者不同意,女孩便拉着爺爺撒嬌,期望能夠得到他們的允許。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