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了拍萬東的肩膀,徐文川緩步離去。只留下萬東一個人,矗立在桃花之下,手捧一方幽香四溢的絲帕,慢慢的痴了。

「蓮兒,告訴我,我該怎麼辦?」良久之後,萬東突然抬頭凝視長空,一聲低喊,淚流雙行…… 天下之事,唯有感情二字,傷神又傷心!縱然萬東有大智慧,一時也不能從中超脫。站立在桃花樹下,嗅著桃花香,萬東的臉上時而喜,時而悲,時而傷神落寞,時而愧由心生,好一個天地痴兒……

徐文川並沒有走遠,站在角落裡靜靜看著,眼神眉宇中滿是疼惜與無奈。自古英雄難過情關,能不能邁過這個坎兒,唯有靠萬東自己,而別人,是幫不上忙的。

想了半天,萬東也只琢磨出四個字——順其自然!說起來有些自欺欺人,可這卻是萬東眼下能想到的最好的法子。

用過早餐,冷霜蓉和冷月翠,冷詠思祖孫三人,又迫不及待的修鍊靈犀印去了。萬東本想勸誡他們,欲速則不達,可一想,冷霜蓉是修鍊的行家,這道理比他更懂,似乎用不著他贅言。於是便由她們去了,萬東也正好藉機會,去劉家走一趟!

不光要將『火俢訣』傳給劉家,萬東更還惦記著一萬徐家護衛的兵器。萬東隱隱的有一種感覺,此時的雲中城,是山雨欲來風滿樓,或許很快這一萬護衛,便要面臨一場大戰,沒有趁手的兵器怎麼行?

青龍幫勢力雖然很大,可是畢竟不能私鑄兵器,一萬護衛用的兵器,七七八八,種類繁雜,若是單打獨鬥,或許沒有問題,可一旦上陣衝鋒,就會因為長短不一,嚴重影響戰力。

萬東是要將這一萬人打造成一支戰無不勝的勁旅的,自然要精益求精!

劉雲熙當初說過,劉家大門,隨時沖萬東敞開。此話誠然不假,萬東剛一來到劉府門前,負責站崗警戒的兩個哨位,便一眼將他認了出來,也不進去通報,立時便恭敬的退向兩旁,讓開了路。

這劉家不愧是鑄劍世家,底蘊深厚,大氣磅礴,哪怕只是府中擺設與建築,便已令人嗟嘆不已。與之一比,定山王府倒是顯得寒酸了許多。這也是沒辦法的事。上到徐文川,下到徐天龍,無不以清廉自持,只靠朝廷每年的那點兒俸祿,自然是捉襟見肘。可劉家就不一樣了,正而八經的手藝人!所鑄兵器,不光在青雲帝國供不應求,甚至整個東玄大陸,都求之若渴。當真是日進斗金,富可敵國!

「老大?」萬東在劉家下人的帶領下,正要往劉雲熙所在的書房走,迎面碰到了劉可兒。

劉可兒也受到了虎躍,烏央他們的感染,對萬東以老大相稱。多少有些不大文雅,不過卻著實透著幾分親切。

萬東閉關十日,劉可兒尚不知道其已出關,而且又是在自己家見到萬東,臉上滿是驚訝。

萬東見到劉可兒,微微一笑,隨即板起臉,佯怒道「你不在駐地,協助陽德CAO練兵馬,在這裡做什麼?若是擅離職守,我可是要重罰的!」

劉可兒才不怕萬東的詰責,咯咯一笑,道「莫非老大想要借我立威?如果是這樣,那你可要失望了!我這次回來,那是帶著任務和使命的,才不是什麼擅離職守!」

「哦?」

劉可兒也不隱瞞,笑嘻嘻的道「陽德讓我回來,請我爺爺打造一萬柄薄刃厚背瘦鋒的環首刀,裝備全軍!」

萬東聽后,忍不住笑了起來,王陽德倒是走到他前面去了。不過這也在常理之中,見識了『一往無前』的厲害,王陽德命令全軍棄劍用刀,是自然而然的事情。

笑了笑,萬東問道「那劉爺爺答應了嗎?」

劉可兒的笑容好不燦爛,眉宇間滿是得意的道「那是當然!本小姐出馬,我爺爺哪兒有不答應的道理?嘻嘻……老大,我立下這麼大的功勞,你該怎麼獎賞我?須知,帶兵治軍,當賞罰分明,有罰而無賞,卻是不行的哦。」

萬東心情暢快,放聲發出了一陣大笑,道「這簡單,我將王陽德賞賜給你便是!」

「呸呸呸!誰……誰稀罕那個破**,我才不要!」劉可兒一陣面紅燥熱,連啐了幾口唾沫,又翻白眼,連聲說道。

都說這女人最是言不由心,說出來的話,都要反著聽,這話還真是不假!

「哈哈哈……貴客,貴客啊!」

劉可兒正羞窘的時候,一道爽朗的笑聲,突然響起,萬東回頭一望,只見劉雲熙親率劉凡偉,劉凡信兩兄弟,帶著滿面笑容的快步而來。

劉雲熙是前輩,萬東不敢怠慢,急忙迎了上去,依足了禮數,行禮問安。

「晚輩冒然打擾,還請劉爺爺勿怪啊。」

劉雲熙連連擺手,道「耀庭說的哪裡話?我們可是望眼欲穿的盼著你來啊! 名門佳媳 哈哈哈……」

若是不知就裡的人,見劉雲熙竟然說出這樣的話,指不定會多麼震驚。要知道,哪怕是徐文川,怕都當不得劉雲熙這樣的熱情。

將萬東邀請至書房就座,劉雲熙又命劉凡偉親自去泡了他珍藏多年的香茗,這才言歸正傳,道「耀庭,你今日來,是為了那一萬柄環首刀吧?這沒什麼,可兒已經對我說過了,我和兩個犬子,明日便會分頭安排鑄造。保證三天之內,便能完備,而且品質絕對一流,保你滿意就是!」

見到劉雲熙那自信滿滿的樣子,萬東心中不由一陣感嘆。這劉家果然是能力超群。足足一萬柄品質上乘的環首刀,竟然三天之內便能鑄造完成。放眼整個東玄大陸,怕是再也沒有別的家族,能有如此能耐。

萬東當即表示感謝道「如此一來,就勞煩劉爺爺和兩位伯伯了。」

「哈哈哈……些許小事,不足掛齒!不過……」劉雲熙吞吞吐吐,有些欲言又止,似乎很不好意思。

萬東最是善解人意,見狀立即便明白了,笑了笑,道「其實今日晚輩前來,不光是為了鑄刀之事,更是踐行諾言來了。」

萬東此話一出,劉雲熙騰的便從太師椅上站了起來,劉凡偉更是不夠沉穩,失手打翻了手中的茶杯。劉凡信雖然未有異動,可身體分明在不停的顫抖,一張臉迅速轉為潮紅,驚喜之色,溢於言表。

「耀庭,你的意思是說……」劉雲熙興奮的嘴唇直哆嗦,以至於連話都說不完整。

萬東重重的點了點頭,笑道「晚輩閉關十日,僥倖悟得一門心訣,或許能幫助劉爺爺,達到以氣鑄劍之境界!」

萬東這樣說,多少讓他有些臉紅。可這樣說,勝在能省卻許多解釋。

「跟我來!」萬東話音剛落,劉雲熙突然一步跨出,直接抓住了萬東的手腕,不由分說的便往後堂快步走去。

用不著劉雲熙提醒,劉凡偉和劉凡信兄弟,立即命人**了後堂,嚴命沒有他們的召喚,任何人不得擅入後堂。隨後與劉可兒一起,腳步匆匆的跟進了劉府後堂。

待確認了四周無隔牆之耳後,劉雲熙表情一派嚴肅認真的,沖萬東深深的鞠了一躬。

萬東大吃了一驚,這樣的禮數,他可擔待不起,忙將劉雲熙扶了起來,連聲道「劉爺爺,您這是要折晚輩的壽哇!」

劉雲熙用力的搖了搖頭,嗓音中滿是激動的道:「耀庭你錯了,我可不僅僅代表我自己向你致謝,更是代表我劉家的列祖列宗!」

劉家人終年鑄劍,與火為伍,久而久之,便也有了與火一樣的xing子,剛烈正直,無遮無掩,光明磊落!將火俢訣這門心法傳給他們,倒也不丟玄天大明神的臉。

不再多說,萬東立即便將火俢訣施展了出來。一道道猶如火焰狀的光芒,從萬東的身上騰起,逐漸將其籠罩,慢慢的,萬東簡直變成了一個火人,不停的向外散發著bi人的灼熱氣息,幾乎讓人不敢靠近。

鑄劍一道,最離不開的就是火。劉家人對火的了解,已經不僅僅是簡單的熟知了。但萬東身上那一道道似火非火的光芒騰起之時,立即便顛覆了劉家人對火的整個認知。

包括劉雲熙在內,無不目瞪口呆,滿面震驚!

當火焰狀的光芒,將萬東整個籠罩在其中時,天地開始發生異變。半空中雷鳴陣陣,響徹四方,無數天地精氣,飛速向此處聚集。只是聚集而來的天地精氣,似乎有所不同,竟呈現出猶如火焰般的橘黃暗紅,乍一看上去,天空就好像燃起了洶洶大火一般!

這火俢訣,妙就妙在,施展之時,只會引動天地間的火屬xing精氣,將它們挑選出來,匯於一處,專門吸收。這樣一來,其所形成的道氣,便會無比的精純,比普通道氣,更要強上一籌。自然而然,這種修鍊法門的提升,也會慢上一些。不過對專註於鑄劍的劉家人來說,這點瑕疵完全無礙!

如此奇異景象,讓與火打了一輩子交道劉雲熙,直忍不住激動的熱淚盈眶,如松柏般筆挺的身軀,更是不停顫抖。

劉凡偉和劉凡信兄弟倆兒,就更不用說了,此時早已是痴痴傻傻,不知自己身在何方了。

倒是劉可兒尚能保持幾分鎮定,不過也多半是見慣不怪的緣故!

「耀庭,這……這門心法竟如此神奇霸道,不知叫什麼名字?」好半天劉雲熙才回過神兒來,緊緊握住萬東的手,顫聲問道。

「火俢訣!」

「好一個火俢訣!有如此天火,何愁鑄不成神兵?」劉雲熙一邊喃喃自語,一邊激動的來回不停踱著步子。

踱了幾個回合之後,劉雲熙突然又沖萬東深深拜了下去…… 都說禮多人不怪,可是看著一個白髮蒼蒼的老人,不停的對自己鞠躬行禮,也著實不是什麼愉悅的體驗。萬東滿臉苦笑,很是有些無奈。

見識了火俢訣的厲害,劉雲熙再也不能淡定了,迫不及待的要求萬東,將火俢訣傳授給他和兩個兒子。萬東自然是沒有異議,可劉可兒也嚷著要學,卻讓萬東不禁皺起了眉頭。

劉可兒見狀,很是有些委屈,抱著萬東的胳膊,央求道「老大,你不會真的這麼黑心,不教給我吧?」

見劉可兒抱著萬東撒起了嬌,劉雲熙很擔心會因此而冒犯到萬東,立即張口喝道「可兒,不要胡鬧! 傲嬌老公,別纏我! 我想耀庭這樣做,一定有他的道理!」

「有什麼道理?他就是偏心,不公平!」劉可兒嘟著小嘴兒,壓根就不聽劉雲熙的。

劉雲熙沖萬東連發苦笑,道「這丫頭是被我給慣壞了,耀庭你不要與她一般見識。」

萬東笑了笑,對劉可兒道「這火俢訣固然是好,卻太過霸道剛猛!而且火屬陽,修鍊火俢訣所得的道氣,更是至陽之物,與女人陰柔的體質正相衝!如果你想成為一個粗手粗腳,渾身長毛的女漢子,那我就將這火俢訣教給你!」

「什麼!?」聽了萬東的解釋,劉可兒的一雙杏目立時瞪圓了起來。

天下的女人,哪個不愛美?尤其是像劉可兒這樣一個原本就如花似玉的美人兒,對自身容貌更是無比在意。火俢訣再好,可如果要她以放棄美麗為代價,她也是萬萬不會幹的。

前一刻劉可兒對火俢訣還是求之若渴,下一刻卻是畏之如虎,將一雙縴手連擺的道「那我還是不要學了,不要學了。」

「哈哈哈……」見劉可兒那一臉緊張的可愛模樣,劉雲熙不禁放聲大笑了起來。

看劉雲熙笑的如此開心,顯然他並沒有將劉家的鑄劍大業寄托在劉可兒身上。一個女人本來也不大適合鑄劍這一行當!以後,劉可兒倒是有可能成為一個名震四方的劍道宗師!

劉可兒雖然已經絕了修習火俢訣的念頭,不過看的出來,她的心中卻難免有些落寞。畢竟像火俢訣這種上乘心法,絕對是可遇不可求的,與其失之交臂,任誰都會覺得可惜。

萬東將火俢訣的口訣,逐字逐句的傳授給了劉雲熙,劉凡偉和劉凡信,更將玄天大明神連同他自己的感悟和理解,也一併相授。萬東如此悉心教導,劉家父子三人,又一生與火結緣,心無旁騖,全神貫注之下,掌握火俢訣並不是件難事。

不過,要想達到『以氣鑄劍』的境界,他們要走的路,還很長。不過不管怎麼說,今天對劉家來說,絕對是一個擁有特殊意義,劃時代的大日子。甚至整個東玄大陸的鑄劍歷時,也要在今天書寫下濃墨重彩的一筆。

劉雲熙父子三人,一門心思全都放在了火俢訣上,大中午的,竟然連安排萬東吃飯的事情都給忘記了。不過有了武秋軍,冷霜蓉他們的『前車之鑒』,萬東也已經習慣了。

讓劉家父子三人,自己修習,萬東和劉可兒一道離開了劉家。

「怎麼,看你的樣子,好像不大高興。」走在路上,萬東瞥了一眼聲旁沉默不語,鬱鬱寡歡的劉可兒,萬東笑問道。

劉可兒未語先發出了一聲嘆息,鬱悶的道「能高興的起來嗎?那麼好的心法,竟然不能修鍊。想一想,就覺得憋屈!」

萬東忍不住笑了起來,道「沒什麼好憋屈的,須知,塞翁失馬焉知非福!」

萬東話音剛落,劉可兒好像想到了什麼似的,眼睛大亮,激動的道「你的意思是說……」

「別說了!走,去駐地看看。聽我爺爺說,羅霄治軍治的不錯,我得去見識見識。」

「哼!你就賣關子吧!不過你最好能讓我滿意,否則我就對羅霄,巴玲兒他們說,看看到時候他們會不會造你的反!」

萬東笑而不言,一路飛掠,很快便到了城外軍營駐地。

十幾天沒有過來,這駐地又發生了不小的變化。沿著駐地四周,全都豎起了兩人高的尖樁,十分密實,想要潛伏進去,十分不易。正中留下一座山門,左右各有一隊全副武裝的士兵晝夜把守,更還有十餘支巡邏小隊,一天二十四小時不間歇巡邏。別的先不說,單單這嚴密設防的架勢,便稱得上是一支勁旅。

「什麼人?口令!」萬東剛才一靠近,負責放哨的兩隊士兵,便立即分出一隊,將萬東團團圍了住。

這些士兵雖然都是從青龍幫挑選出來的,可也不是青龍幫所有弟子,都認識萬東,對此情景,萬東並不覺得意外。只是不認識他也就罷了,劉可兒他們總該認識吧?畢竟劉可兒每天都在這裡幫王陽德CAO練,而且又是個超級大美女,走到那裡,都是焦點!

可奇怪了,這些士兵對劉可兒的態度,與對萬東一般無二,一點兒也不客氣。

萬東一臉詫異的轉頭看向劉可兒,劉可兒苦笑了一聲,道「這是羅霄的命令,只認口令不認人!」

說罷,走上前去,沖他小統領模樣的人道了一句「龍騰天!」

「虎嘯林!」小統領應了一句,隨後一擺手,帶著部下,又回到了崗位上。目不斜視,就好像萬東和劉可兒是空氣一般。

「厲害,真是厲害!」見此情形,萬東也忍不住連連叫好。

一支真正有戰鬥力的勁旅,紀律二字尤為關鍵!羅霄能在十幾二十天的時間內,便將這些平日散漫的幫派分子訓練的如此有紀律xing,不說其他,光此一條,就已經十分不簡單了。

「厲害什麼?一個個執拗的跟木頭似的,氣都被他們氣死了!」劉可兒似乎不以為然,嘟著小嘴兒,一臉的懊惱。

萬東笑了笑,有時候紀律這種東西,就是執拗的代名詞!

走進軍營,萬東立時便聽到,一陣喧天的廝殺聲,如大海浪涌般滾滾而來。讓人聽了,不禁熱血沸騰,血脈賁張!萬東急切的轉頭望去,只見一大群人馬,隱隱的分作了三個陣營,正在進行著一場亂戰。

自己人切磋,自然不能用真刀,每個人手裡都攥著一根嬰兒胳膊粗細的棍子,不過用的分明就是『一往無前』的路數。木棍破空時候帶起的風響,連天連地,更捲起無數沙塵泥土瀰漫,聲勢委實驚人了得。

王陽德這員大將,羅霄算是點對了。他這個總教頭當的,不是一般的得力!否則,這些士兵不可能將『一往無前』這門刀法,掌握的如此通透,其中更有不少,在揮動木棒時,甚至捲起了一層層寒芒,這無疑是『一往無前』修鍊到即將突破的跡象,都是些可造之材!

「哈哈哈……烏央,你的人這麼快就不行啦?真是沒用!」虎躍的大笑聲,將萬東的目光吸引了過去。

只見虎躍身著一件純黑鎧甲,傲居於一匹駿馬之上,滿臉豪放笑容。虎躍本就長的魁梧,此時更是顯得好不偉岸,很有一股大將之風。身旁站著同樣居於馬背之上的巴玲兒,看上去,好不般配。

在他們不遠處,烏央和烏月姐弟並馬而立。只是相對於虎躍臉上燦爛的笑容,烏央的表情則顯得有些凝重與懊惱。目光緊緊的盯著亂戰人群中自己的那一部分人馬,沉默不語。

「虎躍,你笑的未免太早了,鹿死誰手,尚不可知呢!」

說話的是宗央,他身旁站著的是宗清荷。宗央意氣勃發,宗清荷眉眼含笑,這一對姐弟,與烏央和烏月姐妹倒是相映成趣!

「嘿嘿……宗央,你也不用狂!等我收拾了烏央,再來收拾你!」

「好哇!看誰收拾誰!」

三支人馬激斗不休,三對年輕人的鬥嘴也是日趨白熱化。難怪這些小兒女成體都窩在這裡,卻不願再回定山王府,這裡實在比定山王府熱鬧多了。

「這三個小子,又鬥起來了,真是無聊!」劉可兒撇了撇嘴,對眼前的情形,卻是見慣不怪了。

見萬東面露疑惑,劉可兒解釋道「羅霄將這一萬人,以三千為一部,分作了三部,分別由虎躍,烏央,宗央統領,巴玲兒,烏月和宗清荷為輔,各自成建。剩下的一千人,全是挑選出來的精兵強將,由羅霄親自指揮。虎躍,烏央和宗央這三個傢伙,最是無聊,為了爭奪第一主力頭銜,成天打來打去,簡直煩死人了!」

煩?萬東的臉上立即浮現出一抹笑容,非但不覺得煩,反倒是為羅霄的高明手段而讚嘆不已。

將軍隊一分為三,權力下放,這樣既減輕了他自己的壓力,又能讓三軍始終處於一個競爭的格局之下,督促他們不斷進步。另外還鍛煉了虎躍,烏央和宗央,估計用不了多久,他們就能成為獨當一面的將才,而為羅霄所用!這羅霄,年紀雖輕,卻如此精通於治軍之道,萬東真是覺得自己撿到寶了!

「我擦!烏央,宗央,你們兩個小子夠無恥的啊,竟聯合起來對付我一個!」虎躍發出了一聲怪叫,局勢陡然發生了變化。烏央和宗央不知怎麼達成了默契,分屬他們的兩部人馬,匯於一處,齊心協力的向著虎躍的人馬攻擊而去。原本三方混戰的局面,立時變成了二打一! 眼見虎躍的人馬措手不及,節節後退,形勢一點點逆轉,烏央凝重的面色猛然一松,嘿嘿的笑道「難道只允許你渾水摸魚,各個擊破,難道就不允許我們齊心協力,以眾擊寡?」

「好你們兩個小子,算你們有種!可想讓我認輸,也沒那麼容易!兄弟們,給我殺!」虎躍爆吼一聲,凌空躍下馬背,隨手搶過一根木棍,直接便殺入了敵陣之中。

虎躍親自參戰,身先士卒,其麾下將士,立時抖擻起了精神,一陣陣虎吼聲中,硬是抵住了對方的衝擊。

「哈哈哈……兔崽子們,來吧!」虎躍在敵群中,縱橫捭闔,左衝右突,兇悍異常。所到之處,對方將士就如同被割倒的麥子,成片成片的倒下。真真是一員可遇不可求的猛將,虎將!

「哼!」烏央和宗央也不甘示弱,齊齊冷哼一聲,同時縱身而起,一左一右,別無他顧,直奔虎躍而去。

虎躍早就料到二人也會參戰,狂笑一聲,甩開那些個蝦兵蟹將不理,猛然掠身,凌空向著宗央和烏央迎了上去。

兵對兵,將對將!虎躍以一敵二,大展雄風!

烏央和宗央若論單打獨鬥,誰也不是虎躍的對手。可兩人貴在有自知之明,而且又懂得相互配合,一攻一守,極有法度,虎躍想要一時三刻將他們二人拿下,也是甭想。

「這也行?」萬東望了劉可兒一眼,大感吃驚。本以為只是士兵間的對公演練,沒想到,虎躍,烏央和宗央竟也打了起來,真不是一般的認真!

劉可兒仍是一副見慣不怪的神情,撇嘴道「所以說這三個小子最是無聊了!」

看來這樣的事情已經不是第一次發生了,巴玲兒,烏月,宗清荷三個丫頭,此時都各自穩穩的端坐在馬背上,誰也沒有出手的打算,只是在一旁笑吟吟的看著,毫不擔心!

「老大!」所有人都將注意力集中在了戰局上,唯有羅霄眼觀六路,發現了萬東的到來。立即策馬而來,隨後翻身下馬,面帶恭敬,一絲不苟的喊了一聲。

萬東先是一愣,以前的羅霄可很少這樣嚴肅,更不曾對他如此恭敬。不過轉念一想,萬東便明白了,這是羅霄有意要豎立他的威嚴。雖說他是這支人馬的統帥,可萬東才是這支人馬真真正正的主人!軍紀嚴明,若無尊卑,豈不亂了套?

明白了羅霄的一片苦心和赤誠,萬東笑了笑,低聲道「羅大哥不必如此!這軍中有你一個統帥就足夠了,要立威也要立你的威!我又不常在軍中走動,豎立再大的威嚴,也是白費,反倒會給你造成拖累!須知,一山不容二虎,一軍不存二帥!」

「可是……」羅霄有些猶豫。

萬東揚聲笑道「有什麼好可是的?我信得過你羅霄,難道你卻信不過我?」

羅霄沒有再多言,只衝著萬東重重點了點頭。

此時王陽德,巴玲兒,宗清荷,烏月等人也紛紛見到了萬東,大感驚喜,紛紛迎了上來。

一一問候過後,萬東回頭一望,只見戰局正酣,一時半會兒怕是分不出勝負,於是一擺手,道「讓他們繼續CAO練,我們帳中敘話!」

羅霄毫無遲疑,一擺手,親自帶領萬東來到了他的帥帳!說是羅霄的帥帳,其實除了比普通的營帳要大點兒,又多了些桌椅,地圖之類的東西外,再無任何不同。十分簡單,毫無奢華之處!

萬東點了點頭,並不遵羅霄所請,居坐帥位,而是執意將羅霄按坐在了帥位之上。也是以此來告訴眾人,在這軍中,永遠都是羅霄再大。這是他對羅霄莫大的信任與看重!

羅霄自然能夠領會,暗銘五內,感動不已!

「老大,今天你怎麼有空過來了?」巴玲兒的脾氣大大咧咧,遠沒有羅霄細膩,可這樣正好,讓萬東很是覺得親近和舒服。

「我爺爺對羅大哥和你們讚不絕口,我當然要來看看嘍!」

「那老大覺得怎麼樣?我們沒讓你失望吧?」

萬東嗯了一聲,毫不掩飾內心對眾人的讚賞和褒獎,揚聲道「何止是沒讓我失望,簡直是讓我吃驚!羅大哥,我現在有些明白,國師為了招攬你,為什麼要花那麼大的力氣了。」

聽了萬東的話,羅霄立即長鬆了一口氣,估計他比巴玲兒更渴望得到萬東的肯定!初為一軍之帥,又得到了萬東如此之大的信任,要說羅霄一點兒壓力也沒有,那自然是不可能的。

「老大過獎了!老大來了半天,也看了半天,有沒有發現我們做的有什麼不足的地方,還請指正!」羅霄道。

萬東放聲笑了起來,道「羅大哥,你這是在考我啊。」

「不不不,我真沒那個意思。我是真心求教!」

見羅霄一臉真誠,毫無做作之色,萬東皺了皺眉頭,沉吟了片刻,道「好!那我就說說我今日所觀之感受。」

羅霄下意識的正襟危坐,做出了洗耳恭聽的模樣。

萬東梳理了一番思緒,張口說道「我看咱們的將士,似乎是勇猛有餘,卻配合不足啊!」

只這一句話,便讓羅霄的眉頭皺了起來,劉可兒,巴玲兒等四個女生,更是面面相覷,目露驚容。要知道,這個問題,羅霄早就對她們說起過,而且也著實困擾著羅霄。沒想到,萬東張口就提了出來,當真是英雄所見略同啊!

重生農門嬌女 羅霄早就意識到萬東的天賦絕不僅僅只是在修鍊上,治軍方略同樣是一把好手,故而才有之前那般誠心求教。此時見萬東果然一語道破要害,更是不肯放過,忙道「老大,您接著說!」

萬東嗯了一聲,接著道「一場戰爭,尤其是一場勢均力敵的戰爭,從來就不是兩個人之間的對抗,而是兩個團隊之間的較量。從古至今,以一人之力扭轉戰局者,不能說沒有,卻是少之又少,並非根本!唯有將士間的密切配合,方才能無往而不利!個人只顧個人,早晚會被各個擊破,實乃取死之道!」

「天吶,真是神了!老大,你說的話和羅將軍說的,幾乎是一字不差!」巴玲兒一臉稀奇的驚聲喊了起來。

「哦?」萬東也是一愣,目露驚異的看向羅霄。

羅霄笑了笑,道「我早就說過,老大的治軍之能,絕不在我之下!」

「好啊羅大哥,你果然是在考我。還好我的答案勉強及格,否則這臉就丟大嘍,呵呵……」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