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道理來說,經過元素梳理的身體,往往要比食五穀的普通人要好上不少。

但用力過猛之後,該來的,還是會來的。

這……很科學!

老老實實的沿着山路一路向上,到達摘星崖最頂端的時候,

琴、迪盧克、溫迪、熒、派蒙,此刻都已經到達了山頂。

下坡那裏,幾隻松鼠躲在樹蔭下,昏昏欲睡,

倚靠在樹榦旁,沐浴著最後的夕陽的餘溫。

隔着雲,另一邊淡淡的月牙,與落日的餘暉交相輝映。

眾人看着陳無一路走來,微笑着點點頭。

六人圍繞成一個圓圈。

地上的草葉被夕陽染上了一層紅暈。

迪盧克點點頭,聲音中也多了一些輕鬆。

「嗯,這下子,人都到齊了。」

陳無點頭,看向溫迪。

「此刻不應該彈奏一首優美的曲子嗎?」

「誒嘿~你覺得[命運的再會],這個主題如何?」

「我不覺得怎麼樣。」

派蒙照例懟了一波溫迪。

溫迪輕笑,並不在意。

攤開雙手,山崖上,流風舞動。

「好啦好啦,大家都站開一些。」

「塵世間最好的吟遊詩人,要開始撥動他的琴弦了。」

陳無和琴幾人對視一眼,互相點了點頭,默默後退。

溫迪手持天空之琴,抬頭望着浸潤成紅色的天空,一步一步的走向崖邊。

緩緩奏響了琴。

沒有等待多久,一聲巨大的龍吟聲,伴隨着洶湧而至的氣流,撲向了眾人。

陳無抬手擋在眼前,無法睜開雙眼,草屑在身邊亂飛。

稍稍適應,陳無看向了前方。

……

特瓦林的墨色巨爪搖曳著,

「是你……」

聲音滄桑佈滿疲憊和煩躁。

巨大的頭顱正視着溫迪。

「事到如今…已經沒有什麼可談的了…」

陳無看了眼巨龍,無視了眾人眼神的勸阻,走到了溫迪的旁邊。

「特瓦林,既然,已經沒有什麼可以談的了,那你是何故出現在我們的面前。」

特瓦林轉頭看向陳無,猶豫了好久,緩緩開口。

「你是?」

陳無一愣,感覺扭到的地方好像更疼了。

沉着臉,陳無周圍元素開始活躍,陳無決定給特瓦林一個深刻的印象。

溫迪拉了陳無一下,「看我的。」

「你的眼神,像是在回憶這首曲子……」

特瓦林沉默著。

「叮!開啟特殊任務,面容變化的特瓦林被人群厭惡,抗拒。現有以下選擇:

1.殺死特瓦林.

2.跟隨主線,拯救特瓦林。

3.使用特殊煉金藥劑,使特瓦林獲得化成人的能力。」

陳無看到眼前的三條提示,鬼使神差的選擇了第三條。

「叮!選擇成功,任務獎勵,特瓦林的友誼。」

「任務物品已發放,請宿主尋找恰當的時機。」

陳無手裏握著煉金藥劑,眼神奇怪的看了眼停留在空中沉默不語的特瓦林。

特瓦林被陳無奇怪的目光看的有些發怵。

深淵法師適時的飄了出來,毀掉了琴弦。

陳無見勢不妙,在眾人的驚呼中,定定的看了眼特瓦林。

後撤半步,抬起右手,將手中的藥劑瓶,直接扔了出去。 無涯海,扶搖大陸上的修士對它並不十分了解,只知出滄海閣管轄的東海,便是無邊無涯的無涯海。

無涯海的修士排外性十分的嚴重,這樣的性格,造成,外來修士到達的無涯海的第一件事,大都都是打敗他們,直到把他們打的服服帖帖,他們才會允許你在無涯的島礁上落腳,因而扶搖大陸上的修士,大都不喜歡入無涯海歷練,除非那些自認戰力超群的修士,才會突發奇想的到無涯海歷練一番。

想要進入無涯海,必須戰,所以亦衡說亡命無涯,也沒有過分。

就比如現在,明明這是座鳥不拉屎的小島礁,師兄妹倆人也只不過是歇歇腳,休整幾天。

然而還沒呆滿十二個時辰,辰時的陽光才剛剛灑落到海面上,一群氣勢洶洶的金丹修士便殺氣騰騰的衝上了島礁。

「滾!誰允許你們上島的,滾,滾的遠遠的。」為首的無涯海修士沖著兩人一鬼咆哮道。

亦衡不想惹事,但也不會怕事。

他淡淡笑道:「不走又如何。」

「那便斬了,喂海獸!」為首的金丹大圓滿修士凶神惡煞地說道。

亦衡笑笑,回頭問道:「師妹你覺得呢!」

亦衡這口氣哪裡像是在詢問許恆樂的意見,倒更像是說:師妹打架了!

這倒不是他有意要考驗許恆樂的戰力,而是無涯海的破規矩實在太多,第一次的入海戰,如果你以修為壓制住了他們,那麼你就別想得到入島的資格玉牌,而且還會遭到比你修為高的無涯海修士的不斷追殺,直到把你殺死,或者逼出無涯海為止。

而現在衝上島礁的一群修士都是金丹修為,所以只能許恆樂出戰。

為首的無涯海修是聞言,知道這三位是要登島了,當即冷哼一聲道:「給我殺!」

他的身後立刻站了出來三名修士,修為分別在金丹中期,金丹後期,金丹大圓滿。

這三人的修為雖不同,但表情卻如同一個模子刻出來的,同樣一臉的凶神惡煞。

他們不喜歡外來修士,但是聖人說:閉島,會固步自封,不利於修行。

所以他們才想出此戰,戰勝一名比自己弱一小階的同階,那麼就有了留在無涯海的資格,不過,那也只不過留無涯,登上無人的島礁。

若想登上棋島,就要戰勝其中的任意兩名同階,不過那也僅僅只有行走在十座棋島上的資格。

只有戰敗三名同階的外來修士,才有資格隨意行走在無涯海中任意一座棋島上。

但,在這裡還得加上個不過,打敗三名同階,只能行走在棋島上,至於輔島和主島,那麼還得再戰。

他們這樣做的最大好處,就是杜絕了那些外來的庸才,消耗他們的修鍊資源。

許恆樂從亦衡身後走出來,踏前一步道:「來吧!」

她要的,自然是登上所有棋島的權力。

無邊無涯的無涯海中,星羅棋布的棋島,即便如厲塵師尊擔心的那樣,上頭那位動用了契印力量,聖人親自出馬尋找,也無法能在無涯海中一下子找到他們。

「女修!」無涯海修士眼前頓時一亮。

說實話,許恆樂是個實實在在的大美人,身材高挑勻稱,肌膚雪白如細瓷,前些年,因為腐契液留下的疤痕,她還用頭髮遮去半邊臉頰,這些年,腐契液的疤痕已經淡去,沒那麼瘮人了,所以遮擋半邊臉頰的頭髮,也被她梳了起來,露出了光潔飽滿的額頭,一雙瑞鳳眼,若能彎唇而笑,那便暖如三春。

這樣的女修,即便是在主島,也不多啊!

率先站出來應戰的金丹中期修士,忍不住咽了下口水說道:「女修,其實想要留在無涯也很簡單,如果你願意嫁給我,就可以隨意的出入任何一座棋島。」

許恆樂的唇角慢慢勾出個嘲諷,「你大概沒照鏡子吧!」說罷,掄起拳頭,朝著金丹中期面門砸了過去。

第一個應戰的金丹中期修士,是位純粹體修,身材高大魁梧,即便許恆樂在女子中也算是高個子,但面對這樣一位體修還是顯得嬌小,那隻白白嫩嫩的小拳頭,砸向一個身材魁梧的體修,顯得那麼的滑稽可笑。

許恆樂從未用肉身直接對敵過,因此自己也不知道,煅體三重,即將突破三重,如果轉換成修為計算的話,三重圓滿的煅體,相當於什麼修為,所以這一拳砸過去,她也沒想過,真能砸到金丹中期體修。

對於一隻白白嫩嫩的小拳頭,金丹中期體修確實也沒放在心上,他甚至猥瑣的伸出蒲扇大的手掌,試圖將這隻白白嫩嫩的小拳頭包起來。

然而,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一大一小兩隻手快速碰撞到一起時,就聽到「砰」的一聲,魁梧的金丹中期體修,噔噔噔的連連後退七八步,然後撲通一聲,直接坐在了地上。

金丹中期體修,只覺得體內血氣翻湧,竟然是一下子沒能站起來。

一招擊退僅比自己低一小階的體修,即便金丹中期體修有所輕敵,但若沒點真本事,還真做不到這一點。

第二位應戰的金丹後期修士見狀,頓時收起所有的輕視心態,跨前一步,本命劍飛旋而出,劍氣縱橫著席捲向許恆樂。

這是位劍修,而且還是實力不弱的劍修。

許恆樂瞬間后踏一步,不再使用自己不熟悉的煅體之術,而是雙手結印揮出,紫曄騰瞬間空,驚雷怒吼著從空中連連劈斬而下。

驚雷和金雷被許恆樂收入紫曄,已經好幾百年,它們溫養許恆樂神識和肉身的同時,也在被許恆樂溫養著不斷壯大,已有手臂粗的驚雷從高空劈斬而下時,雷光將整個島礁淹沒,無涯海中的海水,更是驚的掀起驚浪。

金丹後期修士的劍氣頓時被雷電衝的七零八落,金丹大圓滿修士見狀,急步衝上去,兩把飛刀飛旋而出。

以一敵二,許恆樂也沒有任何懼意,雙手引導著紫曄在空中飛舞,十二重落雷第二劍,已揮灑而出。

雷龍咆哮著,不停的閃爍炸響,島礁上的岩石雷震蕩的四處飛濺。

不停閃爍的的雷光中金丹後期修士和金丹大圓滿修士,奮力的抵抗,顯得有些吃力。。 校長室側門內是一段螺旋向下的階梯,側門連通的地方在校長室的正下方,說是地下室也不為過,和上層一樣,這裡也是個圓形的屋子,不過少了許多擺設,這裡空空蕩蕩的,就只放了一張小茶几還有兩個矮凳。

鄧布利多很少用到這裡,雖然乾乾淨淨的,但是少了幾分人氣。

斯內普那擇人慾噬的猙獰在他關上身後的門、步入這階梯上時就瞬間消失,正如這表情出現的那般,轉變異常迅速。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