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撤,快撤!”紫然不得不命令師妹們撤退,只可惜錯過了最佳撤退時機,想逃出陰不二的手掌心機率太小。

戰鐵療傷完畢,他看場上的鬥戰情況,碧雲門傷亡太大。眼見陰不二把注意力放在紫然身上,他嚇出一身冷汗。“紫然,小心。”他不及細想,逆天斬出手射向陰不二。

陰不二打定主意把這個指揮女道士給殺掉,他積聚的能量十分強大,徑直把紫然給震飛。戰鐵飛身抱住飛出去的紫然,才避免了紫然腦袋撞地的慘狀。

“戰鐵……”紫然被陰不二強大的功力震到了內臟,她的經脈錯亂,“我…….我…….見到你…….太好……好了……”

“不要說話。保持真氣。”戰鐵即刻給紫然輸送真氣,必須控制住她紊亂的經脈。

紫然全身疼痛,發出的**讓戰鐵無比痛心。這個女人默默的爲自己付出,他不能就這麼讓她死了。

戰鐵不想讓紫然死,陰不二偏偏要她死。第二波攻擊又來了。

“陰不二,你這個魔鬼,我要殺了你!”戰鐵雙眼冒火,逆天斬陡然發出強光,原來愛是可以激發怒點的,戰鐵的高怒點終於被激發出來,七重天怒就要引動天威之怒!

陰不二想不到會有這樣的結局。

天幕裂開一道巨大的口子,逆天斬發出耀眼血色紅光,頭髮樹立而起的戰鐵魂靈發威,引動天威之怒斬,徑直劈向陰不二。

陰不二臉由黑變紅最後變白,他積聚了全身魂靈之心能量,用天魔劍去抗擊天威怒斬。

動天地的巨響,天魔劍被天威怒斬擊破。

陰不二運行防禦之氣,戰鐵魂靈更強真氣,天威怒斬勢不可擋斬破陰不二的防禦之氣,往下直落。

陰不二發出蒼涼亙古的吼叫之聲,強大的天威怒斬聖光將其真氣化掉,他的魂靈之心破碎!陰不二雙腿跪地,他的身體漸次化爲黑煙。

“去死吧!”戰鐵做最後一擊,天威怒斬將黑煙化爲無形。

縱行千年的魔宗陰不二最終從這個世界上完全消失,什麼魂靈之心,什麼可以重生,通通都成爲一個歷史的符號。陰不二至死精神錯落,搞不清楚自己是死在了誰的手裏,可嘆千年魔宗,落得這樣一個結果。

陰不二死了,戰鐵也倒下了。

三十里外的程雪漫看到天幕裂開的口子,以及那超強的天威怒斬,再不能旁觀,飛一樣的跑了過來,她看到的景象讓她害怕…… 戰鐵倒在地上氣息微弱,逆天斬黯然無光的丟在一旁。

程雪漫撲上前去,關切的把戰鐵抱在懷裏,“一定不能死,你答應過我的要活着,好好地活着。”

天威之怒不是隨便引動的,尤其是戰鐵沒有達到七重天時。逆天神君早就對他說過,他突破逆天訣前六重天太快,根基會有所不穩,到底是顯出了後果。

戰鐵努力睜開眼睛,看到程雪漫一臉悲痛,強自露出笑臉,“傻瓜,我不會死的。”他這句話本來是爲了安慰程雪漫,他自己也不知道,突破七重天怒,經脈盡通,真氣貫穿全身,他已經達到新的境界,如此真能反補前六重天,所謂的根基不穩也就不再存在。

戰鐵需要的是靜養。

程雪漫轉悲爲喜,她一顆心酸水落了地。

紫然接受戰鐵的真氣,又經過自我療救,傷勢有所控制。她看着程雪漫和戰鐵情投意合,深情款款,心中生出一股無比的失落。

“我又何苦呢?”紫然心道,“去愛一個不該愛的人,我想是時候放下對戰鐵的愛了。知道危急時刻,戰鐵能夠挺身而出就足夠了。”紫然的清修達到新的高境界,她看淡了對戰鐵的感情,今生只能把他當做最好的朋友了。

放下執念的紫然,心中釋然,露出少有的輕鬆面容。

經過一場鏖戰,大家都累了。就地搭建了帳篷睡下。第二天亮,戰鐵稍稍恢復了一些精氣,紫然找到他。

戰鐵對碧雲門被林賜哲攻佔的事情感到痛心,他問紫然要率領這些師妹們哪兒。如今地斗大陸混戰,她們這麼多人,到哪兒都容易引起韓遲的注意,如果韓遲派兵追殺,恐怕碧雲門就此在世上消失。

“雪漫,你覺着她們去北極之地如何?”戰鐵向程雪漫徵求意見。

“可以啊,北極之地地大人稀,去那裏不成問題。”程雪漫贊同,“我們也可以共同聯合,對付韓遲。”

紫然本就想找個地方落腳,既然北極之地能夠去,當然是好的。於是戰鐵、程雪漫、紫然等碧雲門女弟子趕往北極之地。

楚若伊早就收到了戰鐵等人的消息,她做好相應的安排,接納碧雲門女弟子。她或許可以喝碧雲門合作,多一股力量多一點勝算。

半月族的邊境崗哨比平時的力度強很多,戰鐵等人通過的時候遇到了守邊的粉面郎君。楚若伊讓粉面郎君做了半月族軍隊的高級將領之後,粉面郎君可謂是盡職盡責,很是看重這份職位,誓死爲半月族的安寧付出自己的所有。

粉面郎君沒有像程雪漫那樣表現出見面的興奮,他公事公辦,把所來的每一個人都仔細的檢查,比不允許一個敵人通過他的關卡。

“戰鐵,你有本事。”粉面郎君在放行戰鐵的時候道,“讓雪漫死心塌地跟着你。你要是敢對她不好,我不會饒你。”他把雪漫當成親妹妹,看着程雪漫和戰鐵在一起露出的笑臉,真心高興。

“放心,我一定對她好。”戰鐵回答粉面郎君。

爲了加快戰鐵等人的速度,粉面郎君特別給他們調派了好車,又特別指示沿路的哨崗,一路放行。

戰鐵等人順利到半月族中心地帶,楚若伊親自出門迎接。

如今的半月族頗有一種難民收容所的味道,荒影旗的吳忘仇,再加上碧雲門,楚若伊需要操心的事情更多了。

程雪漫回到自己的家,見了母親和堂妹程曦,心裏很踏實。她全身心的照顧身體正在復原的戰鐵。五天後,楚若伊找到戰鐵。

“雪漫,我有件事要跟你們說。”楚若伊語氣很平靜,可是語調動情,“蘇瑩她懷孕了。”

戰鐵和程雪漫同時愣住,這絕對是最重磅的消息。蘇瑩懷孕,孩子是誰的?除了戰鐵,還會有誰?

“蘇瑩姐,她在哪兒?”程雪漫不象先前那樣的想不開,她既然原諒了戰鐵,對蘇瑩也沒有怨恨,如今蘇瑩懷孕需要的是照顧而不是別的,她願意去照顧蘇瑩,讓她好好地把孩子生下來。

對於女兒的寬容和大度,楚若伊很欣慰。她原本不知道該怎麼勸慰程雪漫,用怎麼樣的話來解開她的心結。她轉而望着戰鐵:“你的意思呢?”

戰鐵一時不知道該怎麼面對,蘇瑩懷孕,他就要當爸爸,這個消息太突然。“我……我需要見一見蘇瑩……”戰鐵想到的是他做了對不起蘇瑩的事,他得首先懇求她的原諒。

“蘇瑩她原諒了你。”楚若伊道,“我想知道你怎麼想的。”

戰鐵是個男人,他要承擔肩頭的責任,不能讓蘇瑩懷裏的孩子成爲野孩子。可是他又怎麼能夠娶蘇瑩,而讓程雪漫傷心呢?

“還想什麼想啊。”程雪漫推了戰鐵一把,“當然是娶蘇瑩姐當老婆了。”

戰鐵錯愕的看着程雪漫,她不會因爲這件事而精神受刺激了吧?

“哎呀,你幹嘛這樣看着我?我現在很清醒。”程雪漫板正戰鐵的臉,“戰鐵,我喜歡你,這種喜歡是到骨子裏的喜歡。蘇瑩姐是個好女人,我願意你跟她在一起。”

“雪漫,我不能沒有你。”戰鐵動了真情,他的確不能沒有程雪漫,兩人一路走來的艱辛讓他知道程雪漫在他心中的位置,如果沒有程雪漫他很可能會崩潰。

“傻瓜,我當然不會離開你。”程雪漫露出一個調皮的笑臉,“我願意和蘇瑩一起對你好……”

戰鐵幸福了,當今最絕色的兩個女人願意一輩子對他好,男人活到這個份兒上,值了!

楚若伊知道戰鐵、程雪漫和蘇瑩都是好孩子,他們就應該有幸福的結局。

蘇瑩不在半月族,她在紅衣坊駐地虎頭山。讓自己的女人挺着肚子在虎頭山,戰鐵很不放心。他決定去虎頭山。

胖三滿臉興奮的找到戰鐵,後面跟着小云和小曼。他沒想到在半月族重逢妹妹小曼,整個人都樂開了花。只是有一點,小曼非說自己是紅衣坊十二天女天霞,他要戰鐵給證明,天霞就是小曼。

“胖三,你覺着小曼和天霞有區別嗎?”戰鐵問。

胖三想了一陣,搖搖頭,“沒什麼太大區別。小曼就是天霞,天霞就是小曼,都是我妹妹。”他一拍腦袋,何必糾結名字,只要小曼喊他一聲哥哥,其他的都是浮雲。

看着胖三一家人團聚,戰鐵更要用最快的速度趕往虎頭山,那裏有個女人正日思夜盼的等着他的出現。

聖女蘇瑩已經摘去了那層面紗,露出她的俏麗的容顏,不過少有微笑,語氣風格仍然冷酷。她在虎頭山指揮紅衣坊一切人馬,構築外圍的防禦工事,建造機關暗道。一個人操持整個紅衣坊的內外事務,工作量巨大。人憔悴許多。

收到了楚若伊的信函,說這兩天有個重要人物要來虎頭山,要她一定好好招待。

“重要人物會是誰?”蘇瑩最近心緒有點亂,肚子一天天大起來,她摸着肚子,只希望該死的韓遲不要在這個時候對紅衣坊發動攻擊,她命令紅衣坊弟子嚴陣以待,務必“招待”好這個所謂的重要人物。

戰鐵越接近虎頭山,心跳的越厲害,他不知道見到蘇瑩是怎樣的場景。他激動,他興奮,他擔心,總之情緒百般滋味,想找一個詞來形容太難。

虎頭山就在眼前,戰鐵運行飛行之功開始上山,,迎面卻飛來滾滾巨石…… 戰鐵逆天斬在手,揮舞縱橫,道道斬光之氣將迎面飛來的巨石擊碎,他順利衝破第一道險關。很明顯,像紅衣坊打造的防禦工事,能夠阻擋一般級別的鬥師,要想攔下戰鐵這種絕頂高手,可謂是自欺欺人。

滾滾巨石陣闖過去,接着又是萬箭齊發。戰鐵運行逆天訣,形成一道屏障,利箭不能穿破,他徑直往前。

負責防守的是武尊,那個大漢子,騎着花豹,有兩個媳婦的武尊,也是戰鐵的大哥。他沒看清楚是戰鐵,只罵來者不善。“媽的,有點能耐了不起。兄弟們,跟我去會會他。”他雙腿一夾,花豹躬身往前飛去。

戰鐵雙眼有神,早就看清楚是武尊。見對方直衝過來,不得不退出一光球,看上去光球沒什麼,實際上有千般的功力,武尊的花豹被強大的衝擊力和光焰鎮住,只在空中停住不敢向前。

“大哥,是我。”戰鐵一陣旋動,到了武尊跟前。他的速度和反應,讓武尊根本沒有機會出手。


武尊驚得張大嘴巴,等反應過來確定是戰鐵,才放聲大笑,從豹子上下來,給戰鐵一個熊抱。“哎呀,兄弟,真沒想到這輩子還能見到你,你丫的真是讓大哥好想啊。別說,你又進步了。”武尊很是熱情的邀請戰鐵上山。

早就有紅衣坊的弟子去向蘇瑩稟報了。

“聖女,那個重要的人來了。”稟報的弟子腦子有點遲鈍,可能是新加入的,不認識戰鐵,“不是敵人,武尊長官和他很熟的樣子。”

蘇瑩端坐在寶座之上,只是微微隆起的肚子總有點彆扭。她倒要看看這個所謂的重要人物是誰。

隔老遠就聽到武尊的大嗓門,他不斷地給戰鐵講自己的事情,“兄弟你不知道,你花兒姐真是個頂呱呱的女人,一口氣給我生了兩個男娃。一個個長的那叫一個結實,一看就是我的種。你這次來了,一定要到我那兒住兩天,你花兒姐可想你了,我跟你說,你現在本事大了,不如我就讓你倆侄子跟着你得了,你教他們一招半式,好讓他們牛氣牛氣。”

戰鐵聽着武尊的話,腦子盡是蘇瑩的影子。到大殿門口的時候,不自覺的停了下來,他心跳的厲害,從未有過的緊張。

武尊一推戰鐵,“趕緊走啊,別讓聖女等急了。”他小聲的道,“你不知道吧,聖女把她的面紗摘去了,真是漂亮。你進去的時候,只盯着她的臉看就好了,別看她的肚子。她懷孕了,也不知道孩子他爹是誰。記住了,別看她的肚子。”

戰鐵聽‘還不知道孩子他爹是誰’,心裏特別難受。他長舒一口氣,硬着頭皮,跨進大殿。

蘇瑩一打眼看到一個十分熟悉的身影,她千盼萬盼總想看到,卻又害怕見面人就站在她的面前。她臉發燙,微微的都發抖,一時不知道如何面對戰鐵。

戰鐵原本以爲不敢面對蘇瑩,當他看到蘇瑩那張臉時,他確定這個女人也是他要保護和疼愛的。如果不是衆人在場,他可能會上前把蘇瑩緊緊的擁住。不得不遵照紅衣坊的規矩,徑直給蘇瑩跪下了。

“你……”蘇瑩驚詫。

戰鐵一本正經的道:“紅衣坊先鋒官戰鐵拜見聖女。”

“戰鐵,你給我起來。”蘇瑩語調失去了平常的平靜,“你幹嘛給我跪下?”

“請求你的原諒。”戰鐵道,“我沒有按照你的意志行事,造成了非常嚴重的後果,自知有罪……”

蘇瑩明白戰鐵話中話的意思,擺擺手,道:“算了吧,一切都過去了。我原諒你就是了,你快起來。”

戰鐵比吃蜜還甜。蘇瑩親口說原諒他,就代表接受他。他還有什麼理由不去好好的愛護這個懷了自己孩子的女人呢?

蘇瑩對楚若伊有一點意見,坊主應該早說重要的人物是戰鐵的,戰鐵突然出現在眼前,她一點思想準備都沒有,會很尷尬的。她表現的一如往常冷漠,問戰鐵此次上山有沒有特別的使命。

“有。”戰鐵斬釘截鐵,他看一看四周的人,“坊主有令,這件事只能聖女一人知道。”

蘇瑩其實蠻害怕單獨和戰鐵呆在一起的,可是戰鐵把他逼到絕境上,她只好讓戰鐵隨着她進入到自己的密室當中。

“坊主交代了什麼事,你現在可以說了。”蘇瑩擺出一副公事公辦的樣子,她讓自己努力保持常態,不能在戰鐵面前有所失態。


“坊主這次給我派了一個很重要的任務。”戰鐵頓了頓,他看着蘇瑩的臉,又看到蘇瑩隆起的肚子,心裏直髮笑,他就是要當爸爸的人了,他的注意力有點分散,直接來了一句,“我能不能摸摸孩子。”

蘇瑩沒想到戰鐵會說出這樣的話,她驚愕不已。一時不知道如何回答,手不自覺放在了肚子上。

戰鐵極其殷勤的給蘇瑩搬過來椅子,很小心的扶着蘇瑩坐下。

兩個人互相看着,就那樣看着,誰都不說話,空氣凝滯住,時間停止,此刻萬語千言無法表達各自內心的感受。

啪!

一聲清脆的耳光,蘇瑩甩給戰鐵一記耳光!

“你混蛋!”蘇瑩罵戰鐵,“你就是個混蛋。”

“是,我就是一混蛋,你打的好,罵的好。”他把另一邊臉湊過去,“你再打幾下吧,出出氣。”


蘇瑩舉起手,慢慢的摸在戰鐵的臉上。她畢竟是個女人,表面如何堅強都有柔情的一面,戰鐵做錯什麼了嗎?好像沒有。“戰鐵,我…….”她的淚水流下來,這輩子她只爲戰鐵流過淚。其實當戰鐵出現在她眼前的時候,她已經感謝上蒼了。戰鐵能夠活着回來,能夠來請求她的原諒,已經是上天的垂憐。

放下所有的包袱,此刻蘇瑩就是蘇瑩,不是聖女,她就是一個普通的女人,有自己的愛恨情仇。她放空自己,依偎在戰鐵的懷裏。

兩個人認識這麼久,經歷了那麼多的風風雨雨,第一次戀人般的在一起,這種感覺實在是太美好了。

“雪漫她……”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