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清沉默了片刻,一言不發的轉身推了輪椅過來。 把葉簡汐小心的抱到輪椅上,文清推著她緩緩地走出了病房,走廊上靜悄悄的,只有刺白的燈光亮著,輪椅碾壓在地上,發出沙沙的聲音,因為病房不允許進入,所以兩人就站在門口,看著裡面。

葉簡汐透過玻璃,望著裡面靜靜的躺著的慕洛琛,他身上插著好幾條管子,沒了以往醒著時的強勢,整個人都虛化了,像是隨時都有可能遠離她而去。

葉簡汐抬手輕輕的觸摸在玻璃上,描摹著他身體的每一點每一滴,淚水無聲的落下。

「阿琛,你要快點好起來,我和寶寶都在等著你……」

輕輕的呢喃聲響起,葉簡汐的唇瓣里,呼出溫熱的氣體,噴洒在冰冷的玻璃窗上留下一片白霧。

她指尖微動,在上面寫下慕洛琛的名字,然後趴在窗戶上,眼底的霧氣越積累越多。

她維持這樣一個姿勢很久,視線始終沒離開裡面的那人,直到文清上前,低聲說,「少奶奶,我們該回去了。」

葉簡汐扭過頭,看著她眼裡盈著淚水,「文清,洛琛會好起來的,對不對?」

文清聞言,眼睛微微的一酸,很快點頭,說:「會的,少爺他一定會好起來的。」

哪怕是為了少奶奶和小少爺,他也會好起來的。

葉簡汐嘴角牽起一抹淡笑,蓄在眼眶裡的淚水,紛紛散落,「對,他一定會好起來的。」

抬手擦去眼角的淚水,葉簡汐用力的握住了文清的手,「我們回去吧,我要好好休息,爭取早日好起來。」

……

兩天後,西西也被轉入了協和,葉簡汐原本打算讓西西住在自己的隔壁的,但醫院裡床位緊張,所以只能把西西安排在距離她兩條走廊的地方,不過這樣的距離,也足夠了,最起碼不用像光明醫院那樣,要兩棟住院樓來回跑。

戀戰新夢 郭嫂得知她可以開始吃東西之後,開始自己煮東西給她吃,葉簡汐配合她吃很多有營養的東西。

溫如意過來的時候,看到她正在跟小寶寶逗著玩,坐在床邊,說:「看你的氣色好多了。」

葉簡汐收回手,笑眼彎彎,「順產會好的快一些。」

哪怕她底子差,可還是比那些破腹產的好的快很多。

「醫生有沒有說,你可以出去逛一下?今天的天氣很好。」溫如意問。

葉簡汐說,「今天早上剛說,可以出去,不過不能太久。」頓了一下,又說,「我想去看看西西。」

西西轉到醫院后,她還沒見到西西。

「那我推你過去。」溫如意站起來,把輪椅推了過來,然後扶著她小心的坐在輪椅上。

收拾好這些后,溫如意拿了一條薄毯,蓋在了她身上,「出發咯。」

兩人低聲說著話從病房裡出來,沿著走廊往西西的病房走。

幾分鐘后,到了病房前,溫如意把葉簡汐放在一旁,自己上前打開門,可在開門的一剎那,她愣住了:門內站著一個女人,容貌和葉簡汐有幾分相似,但要年長上很多。

溫如意張了張嘴,叫了聲:「葉、葉阿姨。」

蘇子夜眼眶紅紅的,手裡拿著一隻墨鏡和口罩,全身都包裹的嚴嚴實實的,而在看到溫如意的那一刻,她正準備戴上墨鏡,聽到她這一聲叫聲,機械的扭過頭,目光先是落在溫如意身上,然後緩慢的移動到葉簡汐身上,整個人像是一座雕像一樣凝固住了。

「汐汐……」

嘴裡情不自禁的叫出那個自己反覆念了無數遍的名字,蘇子夜的淚瞬間奔涌而下。

葉簡汐嘴角的笑容,在看到房間里的那個人的時候,剎那凝固住,鬆鬆的搭在輪椅兩側的手,也漸漸的收緊。

溫如意站在門口,慌亂的不知道該怎麼做,為什麼簡汐的母親會回來?

她已經消失了整整四年,為什麼在這個關頭會回來?

凌南晟聽到門外的動靜,走出來想要看發生什麼事,但沒等他走到,就見到蘇子夜手裡的墨鏡和口罩無力的掉落在地上,下一刻,蘇子夜忽然衝到門口,「汐汐,你聽媽媽說……」

蘇子夜跑到葉簡汐的跟前,面上肌肉不受控制的緊繃了起來。

「說什麼?」葉簡汐抬眸,靜靜的看著眼前淚流不止的女人,心頭像是被人用錐子狠狠地錐了一下又一下,「當年你沒說,四年之後,你再回來說,不覺得太遲了嗎?」

蘇子夜唇瓣哆嗦著,涌到喉嚨邊的話,一句也說不出來,只是怔怔的看著葉簡汐。

「如意,我們走。」

葉簡汐別過眼睛,面色冷硬的對溫如意說。

溫如意這才從震驚中醒過來,快步走到簡汐跟前,想要把她推走,可剛走了兩步,蘇子夜再次追了上來,緊緊地抓住葉簡汐的手,力道大的像是要把她的手融入到自己的血脈里,「汐汐,對不起,對不起,媽媽對不起你……」

「媽媽?我媽媽在四年前就死了,死在我心裡了,我已經沒有媽媽了。」葉簡汐一字一句的說完,抬手拚命的掙扎了起來,可掙扎了兩次沒能掙脫,第三次掙扎的時候,她近乎自虐的,拚命的掰自己的手。

溫如意見狀,連忙把蘇子夜往一旁拉,「葉阿姨,簡汐她剛生產完,不能激動。」

蘇子夜被溫如意推開,臉上的悲痛再也難以壓抑,放聲大哭。

溫如意看了她一眼,轉身去推葉簡汐,拚命的往病房裡跑。

凌南晟從病房裡追出來,便看到蘇子夜捂著臉,蹲坐在地上,周圍站著幾個零散的路過的人,他連忙走上前,把蘇子夜抱起來,拉回了病房。

「蘇姨,別哭了,西西還在。」

凌南晟低聲勸慰,把自己的手帕拿出來,想要給蘇子夜擦臉。

可蘇子夜已經崩潰了,哭著抓住他的手,悲痛欲絕:「南晟,汐汐、汐汐說,她媽媽已經死了,是不是代表她這輩子都不會原諒我了……」

「我不是故意的,我不想丟下她的,可當初我要是不走,汐汐她就會有危險……」

「南晟,我真的好難過,我想認回我的女兒,我想認回汐汐……」

凌南晟聽著悲傷的哭聲,臉上露出不忍的神情,用力的抱住蘇子夜,說:「蘇姨,很快了,我會讓你正大光明的認回自己的女兒的。」

終有一天,他會讓所有的事情大白於天下……

溫如意推著葉簡汐走了好遠,聽不到後面傳來的聲音,才漸漸的停下了腳步,蹲下身看著葉簡汐,卻見她一滴眼淚也沒落下,可左手卻緊緊地攥住了右手,右手上,已經有好幾道青紫的痕迹。

「簡汐,別虐待自己。」

溫如意彎下腰,將她的手一根根的掰開,當初的事情,她知道的並不多,因為當時她沒在A市,等她回來的時候,簡汐家裡家破人亡,父親跳樓自殺,爺爺被氣死,奶奶住院,唯一能依靠的母親,卻在她最需的時候,嫁給別人。

這樣的打擊,有幾個人能承受。

明明簡汐才是最應該哭的那一個,可簡汐非但沒哭,再見到她的時候,還反過來安慰她。

站在簡汐的角度,她無法理解簡汐母親的做法,更做不到勸簡汐去原諒她母親。

溫如意將葉簡汐的左手和右手分開,想要站起來,推著她回病房,可葉簡汐伸手,輕輕的抓住了她的手。

「如意,她為什麼要回來呢,我好不容易才過上平靜的生活……」

葉簡汐低聲喃喃著,指尖微微的顫抖。

溫如意望著她,話在舌尖翻滾了幾次,最終說:「簡汐,她是她,你是你,無論她做過什麼,都不要為她做下的事情折磨了自己,你還有洛琛,還有寶寶,他們都在等著你。」

葉簡汐蜷縮回手指,眼睛灼痛的厲害。

痛的她快要落眼淚了,可為了那個人不值得,她不想再為她落一滴眼淚。

葉簡汐攥緊手指,很久沙啞著聲音說,「如意,我們回去吧。」

蘇子夜是蘇子夜,葉簡汐是葉簡汐。

蘇子夜做的事情,不能影響葉簡汐的一生……

溫如意緩步推著葉簡汐回到病房門口,正準備回去的時候,隔壁的病房忽然吵鬧了起來。

溫如意腳下一頓,一個護士走了過來。

葉簡汐抬手抓住她的手,心急如焚:「怎麼了?發生什麼事情了?」

護士見到葉簡汐,低聲說:「剛才慕先生的情況突然惡化,現在已經送到了急救室,進行搶救。」

葉簡汐聞言,一股涼意瞬間從頭頂灌到了腳底,「怎麼會這樣,他這幾天不是一直好好的嗎?為什麼會突然惡化?」

護士沒來得及跟她解釋,匆匆的趕到急救室。

葉簡汐推著輪椅,想要去急救室,可沒掙扎兩下,忽然感覺一股熱流從下半身緩緩地流出來。

溫如意想讓她別那麼激動,可剛開口說了一個字,視線里卻忽然見到葉簡汐白色的病服上沾染的有血跡。

「簡……醫生!」

溫如意跑著要去叫醫生,葉簡汐一個人坐在輪椅上,死死地扣住輪椅,低聲的呢喃:「洛琛,洛琛……」 溫如意叫來了醫生,醫生看到葉簡汐下身流血,面色凝重的對護士說,「帶她去做檢查,確定是不是宮內胎膜殘留。」

護士聞言,連忙點了點頭,推著葉簡汐去做檢查。

溫如意抓住醫生的胳膊問:「醫生,如果是宮內胎膜殘留,需要做手術嗎?」

「要做清宮手術。」

一句話炸的溫如意腦袋一片空白……

章子芩接到電話匆匆的趕過來,聽到慕洛琛還在手術室里,雙腿一軟,跌坐在了椅子上,安靜了片刻后,淚水不停的落下來,為什麼好好的,人會突然惡化,如果洛琛沒了,她該怎麼辦……

章子芩眨眼之間,像是老了許多歲。

「媽,怎麼回事,我哥的情況為什麼會忽然惡化?」慕婉如和陸少安到了醫院后,看到章子芩問。

「我不知道,接到醫院的通知就忽然這樣了。」章子芩紅著眼睛,雙目無神的說。

慕婉如掃了眼周圍,沒發現葉簡汐在,語氣不滿的說,「嫂子呢?我哥這個時候,她怎麼沒陪在旁邊?醫生不是說,她已經可以走動了嗎?」

「我不知道。」章子芩腦子裡一片茫然,痛的沒辦法思考。

慕婉如撇了撇嘴,說:「果然是患難見人性,她平日里說的多愛我哥,到關鍵時刻就看不到人,估計是看我哥不行,所以準備找下家了吧,可憐我哥的孩子……」

慕婉如話說到一半,章子芩忽然目光直直的說:「對了,孩子,去把孩子抱回來,那是你哥唯一的骨肉。」

若是洛琛沒了,那這個孩子就是洛琛唯一的骨肉。

她不能讓洛琛的孩子,落到葉簡汐的手上。

慕婉如被她突然沒頭沒腦的一句,說的懵了,沒反應過來。

章子芩見她不說話,自己站起來,往育嬰室走。

等章子芩走了好一段路了,慕婉如才反應過來,剛才章子芩說的那番話是什麼意思。

可那個孩子哪裡是她哥的骨肉?真正的骨肉早就不知道去哪裡去了。

慕婉如側首看著陸少安,說:「我媽要去搶我嫂子的孩子,你不去?」簡汐受到傷害,陸少安會無動於衷?

慕婉如不信,可想到陸少安會再一次站到葉簡汐的那邊,她的心就像是被針扎了一樣,恨不得將葉簡汐片成碎片。

陸少安垂著眸子,俯首望著眼前面目扭曲的也慕婉如,平靜的說:「我去了,難道會改變什麼嗎?」

他不會去,只有讓簡汐在慕家受夠了苦難,簡汐才會下決心離開慕家。

且看著慕家怎麼逼走她……

慕婉如聽他說不會去,心裡好受了一些,抱著他的胳膊說,撒著嬌說:「什麼都不能改變,所以你別去,我們都別去。」

她就是要看著葉簡汐被逼到絕路,最好能絕望到自殺的地步,就像當初的她一樣……

章子芩走到育嬰室,剛好有護士在,她攔住護士,說:「我是孩子的家長,我要帶走我們家的孩子。」

「帶走孩子,需要一定的手續,你辦好手續了嗎?」護士看著失魂落魄的章子芩問。

章子芩說:「我不需要辦手續,你給不給我孩子?你不給,我給你院領導打電話,讓他們給我。」

護士蹙眉,說:「那你打電話吧。」

章子芩見她不肯,拿出手機給協和醫院的院長打電話,電話很快接通,她說了幾句話,那邊領導到就放行了,因為這個孩子本來就是慕家的,帶走也無可厚非。

護士見她真的搬動了領導,這才勉為其難的,打開了育嬰室。

寵小欺大,貪心總裁的包子妻! 章子芩抱著孩子走出育嬰室,往醫院外面走……

溫如意簽了手術協議,準備回病房拿東西,看到章子芩抱著孩子,匆匆忙忙的身影,感覺到不對,追了上去問,「慕阿姨,你這是幹什麼?」

「我要帶孩子去打針。」章子芩隨口說。

「打什麼針?」溫如意將信將疑。

「防小兒麻痹的針。」

章子芩說著,抱著孩子往外走。

溫如意再次攔住她的去路,說:「阿姨,兒科在那邊,你去的方向是醫院出口。」

「我要去哪裡,你管得著嗎?沈綿綿,你不過是簡汐的一個朋友,管得倒寬!你給我讓開!」章子芩一而再的被阻攔,頓時惱怒了。

溫如意看著她突然變了臉,確定她是真的不對勁了,沉聲說:「我是管不著阿姨,但這個孩子是簡汐的,阿姨把孩子放下,你去哪裡,我都不會管!」

「這是我孫子,憑什麼給你!」章子芩抱著孩子,想要強行闖。

溫如意抓住她的胳膊,朝著周圍喊:「來人啊,有人搶孩子了!這個人搶孩子了!」

大廳里的人聽到搶孩子,紛紛圍了過來。

章子芩哪裡被人這麼圍觀過,又見溫如意不肯撒手,空出一隻手,就要去打溫如意。

溫如意趁著這個空檔,快速的伸手,將孩子抱了過來。

懷裡落個坑,章子芩愣了一下,很快反應過來,抓住溫如意的頭髮,就開始扯:「你把我孫子還給我!」

溫如意死死地抱住孩子,任由章子芩打自己。

打了一會兒,周圍的人看不過眼,上前要幫忙,可還沒走到跟前,慕江城帶著幾個警衛趕到,撥開人群,問:「怎麼了?這是怎麼了?」

章子芩一見到靠山來了,眼淚打轉,哭著說:「這個女人搶我們的孫子,江城,你趕緊把孫子給我搶回來!」

慕江城掃了一眼溫如意,見是一個陌生的人,示意身邊的警衛上前。

溫如意抬眸,目光堅韌的看著慕江城,「慕家的人是不是都這麼仗勢欺人,這是簡汐的孩子,她懷胎八月,辛苦的生下來,現在她還在手術室里做手術,你們不由分說就要抱走,到底還有沒有王法,還有沒有天理了!」

慕江城聞言,扭過頭看向章子芩。

章子芩哪裡管這些,指揮著那些警衛,「你們都幹什麼,還不趕快把小少爺搶回來!」

警衛立刻上前。

溫如意抱住孩子,緊緊地縮成一團,準備拚死抵抗。

眼看著那些警衛就要抓住她,一道聲音從人群中乍響,「慕叔,慕姨,洛琛還在手術室,你們背著他這麼做?」 容子澈推開人群,緩步走出來,擋在了溫如意的跟前,目光凜然的看著章子芩和慕江城。

慕江城看到容子澈,愣了一下,而後說:「子澈,事情看到的不是你想的那樣。」

他並沒有想著,把孩子從葉簡汐那邊搶回來。

事實上,到現在,他還沒搞清楚,到底是怎麼回事。

「慕叔是說,這是一場誤會?」容子澈不緊不慢的問。

章子芩想說不是,讓他們趕緊把孩子交出來,但還沒開口,就被慕江城給攔下了,「對,是一場誤會,我們再怎麼樣,也不會做到這地步是不是?你跟沈小姐,先把孩子抱回去吧。」

容子澈錯開了眼,俯首看著溫如意說,「走吧。」

溫如意點了點頭。

見兩人要走,章子芩又要上前,慕江城死死地攔住她,低聲說:「你非鬧得所有人都不開心,是不是?」

章子芩紅了眼睛,他根本不知道她為什麼這麼做,還不是怕洛琛萬一有個三長兩短?

……

溫如意和容子澈抱著孩子回去,路上,孩子也不知道是不是剛才受了驚嚇,大聲哭了起來。

溫如意連著哄了好幾次,都沒能把哄安靜下來。

容子澈對照顧孩子,更是一竅不通。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