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凱抿着‘脣’,流光火箭已經消失了,華美的紅弓懸在石碑上。“這就是后羿用過的…..‘射’日神弓麼?”方凱轉過身,怔怔盯着紅弓。

殊不知就在此時,紅月發生了詭異的變化。圓滿的月兒似被天狗吞噬般,只剩下月牙。顏‘色’由紅轉向黑,黑月融入圖騰神弓裏。剎那,黑、紅二光相互纏繞,石碑仿似有了生機,兀自站了起身。

圖騰神弓,再次貼在石碑頂部。

由上而下,以其爲中心,黑紅二‘色’將石碑分割成一條條光線。不一會兒,石碑往兩側緩緩擠開,有窮石碑居然變成一個大‘門’!

一股蠻荒氣息,從大‘門’內噴涌而出。

望到這一幕,原本興奮‘激’動的鄧家村民瞬間安靜了,老頭更是忍不住驚呼起來:“這是、這是蠻荒之‘門’!!天吶,祖先,我竟然看到了蠻荒之‘門’!!”一會兒沉默之後,老頭更加‘激’動,死人臉通紅通紅的,從來沒見過他如此失態。

“爺爺,你怎麼了?什麼蠻荒之‘門’,那是什麼呀?”小月捉了捉老頭垂下的衣襟,但老頭彷彿沒注意似的,死死盯着有窮石碑所化之‘門’。

驀地,老頭跪了下來,臉上一片虔誠:“請、請帶我們走吧。”“爺爺,你在胡說什麼啊?!”小月見老頭有點不正常,還胡言‘亂’語起來,於是趕緊拉住老頭。出乎意料的是,老頭一把掙脫了小月,作勢往蠻荒之‘門’撲去。

小月急了,頓時喊過其他人來幫忙,總算拉住了老頭。“幹什麼,你們幹什麼!快將我放開,快!!”老頭更急,脖子粗紅。

“爺爺,你怎麼了,千萬別嚇小月….”小‘女’孩嚇得臉都白了,素來理‘性’的爺爺怎麼會變成這個瘋樣?

不過下一刻,她就明白爲什麼老頭這般‘激’動了。

原來一個荒蠻之地,出現在蠻荒之‘門’裏面,各種各樣的奇怪妖獸出沒在其中。原始竹林附近,幾片灌木叢點綴在沼澤地中,一條清溪彎彎曲曲走過。滄桑而靈動的氣息,從‘門’裏溢了出來。這真是一個…..名副其實的蠻荒世界!

“快,快進去,那是我們的歸宿地!”老頭像拿破崙發現大西洋一樣,‘激’動地跳了起身。其他人愣了愣,纔回過神來,於是鄧家村人一夥朝着蠻荒之‘門’涌了進去。本來村民人就不多,現在被魚仺這麼屠殺,僅僅剩下十多個存世了。

方凱離蠻荒之‘門’最近,還不等他搞清楚,‘門’裏就伸出一隻透明的“手”,將自己拉了進去。方凱又驚又急,於是拼命掙脫,卻無濟於事,反倒被“手”捏暈了。吞噬了方凱之後,蠻荒之‘門’竟然逐漸關閉。

“不,不要!”看到這一幕,老頭頓時急了,當即高呼:“弟兄們,那是咱們的家,咱們真正的家,衝啊!”老頭仿似關東軍某個高級將軍,搖撼着鼓吹村民加速。看得出,他真的很重視藏在‘門’後的蠻荒世界。

老頭總算想起落在後面的小月,於是調過頭,一把抓起小‘女’孩,將她擱在肩上,然後像匹老馬一樣馳騁在神潭底。最後一秒,蠻荒之‘門’徹底關閉前一刻,老頭雙‘腿’一蹬,推着小月一頭紮了進去。

至此,蠻荒之‘門’完全關閉,重新變成原來的有窮石碑。而那個圖騰神弓,沒入了石碑之中。原本有點生氣的鄧家村徹底淪爲*,空有建築而無一人。四周靜寂得可怕,這裏的一切一切註定被歷史完美埋葬。

沒有人會知道,后羿墓底部存在過一個古老詭祕的村子。

大約十分鐘後,神潭底部忽然傳來一聲隆轟,跟着裂開幾大塊。岩石有些沉了下去,有些升了上來,就連鄧家村都被“地震”推入無盡深縫裏。唯獨石碑附近,無風無‘浪’。不久,一個影子從石碑右側裂縫中爬了出來。

影子緩緩走到石碑面前,躺了下去。仔細看,你會發現它其實在笑。一個鮮血般殷紅的小漩渦出現在石碑頂部,影子隨即鑽了進去。不錯,是鑽!

等影子徹底鑽進去後,漩渦才消失了,石碑表面又回覆了無痕跡的模樣。

“喬姆斯,測到凱子的準確方位沒?”若子話音一落,就聽到胖東似是發牢‘騷’,撓頭道:“哎喲,我說若子,這都多少遍了?沒有,沒有,沒有!儀器貯藏的能源已經不多了,就別再‘浪’費。既然測量了這麼多次,也不見凱子的信號,或許….”胖東沒有說下去,低下頭撇嘴。

若子不是不明白胖東的意思,可她就是放不下。她不信,凱子就這麼….死了。“再試一遍,如果還是跟之前一樣。”若子咬着嘴‘脣’,倔強的俏臉還是忍不住掠過一絲悲哀的神‘色’。淚水隱隱佔據了‘女’人的眼眶,有句話說得好,越盼望越失望。

喬姆斯默不作聲,低頭看了手上儀器一眼,知道能源不多了。他擡起頭,用目光徵詢胖東的意見,而後者則搖了搖頭。喬姆斯忍不住在心中微嘆一聲,想不到從黑淵裏墜下來,竟然不見方凱的蹤影。

更奇怪的是,任憑他如何使用儀器測量,方凱一點紅外線頻率都捕捉不了。他已經將覆蓋範圍調到最大,而且也從不同位置和距離進行測量了,但就是沒有結果。顯然,方凱已經死亡的可能‘性’十分之大。只是這一點,他知道若子是很難接受的。

再看若子,眼眶紅腫,淚珠劃在臉頰。她用祈求的神態,一遍又一遍望着喬姆斯,讓後者不知所措。最後喬姆斯還是經不起若子那副可憐的樣子,於是乾咳道:“東,既然若還堅持,那就再測一遍吧,也好安下心。”話罷,喬姆斯開始擺‘弄’手上那個儀器。

他駕輕就熟地發‘射’信號,如果在一分鐘內不見回‘波’,就說明再次失敗了。若子急忙對喬姆斯投去一個感‘激’的眼神,喬姆斯擺擺手,示意沒關係。

原來三人醒來後,發現來到一個鳥不拉屎的地方。雖然天空湛藍,雲朵純白,不過相呼應的綠地卻沒有發現。地上只稀稀疏疏地分佈幾處灌木叢,除此之外就是黃泥了。最重要的是,三人發現同行的迦釋奇以及方凱都不見了。

明明抱成一團,坐在翼龍身後的,昏過去居然離散了。若子很是焦急,於是讓喬姆斯從多維袋中取出測儀,來尋找方凱。可是,標記的信號發了出去,卻沒有折回。試了將近一百遍了,還是同一個結果,顯然方凱不在此地。

或者說,他根本死去了。

但若子不相信阿,胖東又拗不過她,只好麻煩喬姆斯了。儘管忙得出了一身汗,方凱的蹤跡還是沒有。

石沉大海,永復不見。

就連本來十分熱切的喬姆斯,也被那些重複的無結果麻木了。但他總不能跟若子說凱子已經掛掉了你就別掙扎了這類話吧。於是他也無奈了,只得由着對方。

這一次也不例外,校對好位置後,喬姆斯釋放了信號。他漫不經心地瞄着屏幕,果然沒有任何反應。就在他失去耐‘性’,要收起儀器的時候,他臉龐僵住了。

若子一見,頓覺有戲,於是高興道:“是不是找到了,喬姆斯?!”此刻的‘女’人猶如聖誕節等待禮物的少‘女’,兩眼炯炯。

胖東愣住了,心想莫非事情這麼巧,真找到方凱了?可是,喬姆斯結結巴巴的一句話,就讓他和若子當場石化了。

“五、五百米出現大量紅點,體積不明。移動速度非常…..非常快!”從來沒見過喬姆斯如此慌張,若子和胖東對望一眼,看來不是找着凱子了,而是惹上麻煩啊。

果不其然,喬姆斯剛說完,三人腳底就震動起來。胖東趴地,用耳朵貼了上去,瞬間臉‘色’蒼白了許多。餘下兩個見狀,意識到來者非同小可了。

“走,快走!”胖東當機立斷,招呼同伴離開此地,三人刻不容緩往前跑。不知怎地,似乎沒有飢餓感,三人越跑越有勁。

可任由他們努力逃竄,身後那羣怪物緊追不捨,甚至隱隱有超速的態勢。胖東抹了一把汗,將頭扭到後面,只見滿眼褐‘色’。

無數塵土被掀飛到空中,模糊了視野。

“我的天,這到底是什麼鬼地方,居然那麼多怪物。還、還追着我們,擦。”胖東忍不住爆粗,耳邊卻傳來一些“嗡嗡”的雜音。

一愣,胖東將扭到後面的頭往上移了移,不知何時,紅‘色’洪流上面,居然飛滿了老鷹大小的蝗蟲! 第3445章

最可怕的是,天魔蠍每次離開頭疼后,實力還會倒退,嘗試數次都無功而返,還險些把自己折磨死的天魔蠍,再也沒有了逃走的念頭了……

反正只要沒有人和獸找死的來偷藥材,天魔蠍在這裡過得倒是也很自在,並且實力提升的很快,否則也不會看到玄冥都不懼怕了!

「所以,你很想離開這裡?」墨九狸看著天魔蠍問道。

「以前是很想離開這裡的,畢竟誰願意被困在這個葯田啊,而且這裡還是一個廖無人煙的秘境,可是現在我已經不想了,反正也走不了,再說出去了也不知道做什麼,還不如在這裡待著,沒有爭鬥……」天魔蠍聞言說道。

「說的也是有道理的,既然你不想離開就繼續待在這裡吧!不過,這裡的藥材,我都要帶走的……」墨九狸說道。

「不行,他讓我看著不讓人和獸偷藥材,你把藥材都偷走了,我豈不是死的很慘?」天魔蠍聞言瞪著墨九狸問道。

「那是你的事情啊,跟我無關!」墨九狸聞言說道。

「你……你別太過分了!」天魔蠍怒道。

「我過分么?反正這些藥材我是要定了,你想保護藥材阻攔我的話,只能被我當成食物烤熟了,如果你不攔著我,或許還能多活幾天的!」墨九狸看著天魔蠍故意的說道。

聞言,天魔蠍一愣,這才想到自己身上的火焰,看著墨九狸的眼神無語又驚恐,到底是哪裡來的變態人族啊!

可是,如果藥材都被墨九狸拿走了,哪個可怕的老者回來怎麼辦啊?

天魔蠍發現自己遇上墨九狸,似乎橫豎都是死啊,拒絕馬上就會被對方烤熟,不拒絕,等那個老頭兒回來,自己也活不成了!

天魔蠍哀怨的看著墨九狸,不明白自己怎麼那麼倒霉,在這裡好好的守護了數十萬年,最後還是這樣的結果!

「我看你就別攔著主人了,說不定當初那個老頭兒早就掛了呢,就算這裡的藥材沒有了,他也不會知道的啊!」玄冥看著天魔蠍同情的說道。

天魔蠍聞言瞪了玄冥一眼,恨恨的看著墨九狸說道:「我還有選擇嗎?我不管了,反正我也打不過你們,隨便吧你們!」

「算你識相!」墨九狸聞言微微一笑的說道。

然後直接走到葯田中心的位置,在天魔蠍震驚的視線下,也沒看到墨九狸如何動作,但是整片葯田,忽然間離地而起,藥材帶著土壤騰空,接著消失不見了!

商女重生之權臣有毒 前後不到一刻鐘的時間,剛才還靈藥遍地的葯田,此刻卻變成了一片荒地,泥土都是新翻出來的,看得天魔蠍忍不住閉上眼睛再睜開好幾次,才確定眼前一切都是真實的!

墨九狸將整片葯田收進空間內,小書就興奮的去整理藥材了!

墨九狸的視線卻在四周環顧了一圈,最後落在了天魔蠍休息的地方!

呆愣的天魔蠍發現墨九狸的視線所在時,心中一驚急忙就想衝過去,連自己被火焰捆著都忘記了, 逃啊逃,三人從未試過如此狼狽,竟然被一羣“動物”追着打。複製本地址瀏覽http://%77%77%77%2E%62%69%71%69%2E%6D%65/那些老鷹大小的蝗蟲,發了瘋似的從口中噴出一些濁『液』,如激光束一樣打向落荒而逃的特工隊。胖東唯有大喊,希望兩個隊友能及時躲避。

不過濁『液』實在太多了,胖東三個使出了渾身解數,還是沾了一些。若子畢竟是女人,再怎麼不愛乾淨也受不了哇,這些濁『液』就像鼻涕一樣黏在她臉上怎麼拍都拍不掉,噁心死了。好在,臉上除了麻麻的,倒也沒有什麼。

然而濁『液』可沒那麼善良。

逐漸地,三人發覺腿部越來越鬆弛,隱隱有麻痛的感覺,顯然是濁『液』發生效用了。“該死,它們離我們不夠十米了!”胖東咧嘴大罵,紅『色』洪流勢如破竹,秋風掃落葉之勢淹沒了荒地,被照得發亮的石頭都『露』了出來。

莫非這些紅『色』怪物,以塵土爲食物?

“喬姆斯,我和你用脈衝炮頂幾下,若子你快往裏走!”胖東指着前面一個低矮的松林,鼓起勁將若子往前推了一把,然後扯住喬姆斯。

兩人默不作聲掏出脈衝炮,行雲流水地發『射』炮彈。銀白『色』流光呼嘯一聲衝了上去,兩片小蘑菇雲炸了開來,將天上飛的、地下跑的暫時淹沒了。

胖東嘿嘿笑了笑,這脈衝炮還是不可小覷的,早知道早拿出來好了,哪用跑?然而下一秒,他就被喬姆斯戳了戳。一愣,再擡頭時,胖東就僵住了。原來僅僅一刻,這些怪物就將小蘑菇雲吞噬得一乾二淨了!

脈衝炮居然奈何不了這些傢伙。

“走啊!”喬姆斯一把扯起胖東,往前逃奔。雖然脈衝炮奈何不了怪物,可畢竟也是炮彈嘛,阻擋一會還是可以的。

趁着這一會兒,回過神來的胖東和臉『色』焦急的喬姆斯,急忙奔在若子後面,往松林扎去。奇怪的是,怪物羣彷彿很懼怕松林,紛紛止在外圍。它們飛來飛去,乾焦急,就是不敢進去。沒有任何一個怪物,敢逾一步。

紅『色』的怪物身披鱗甲,像犀牛,但有兩隻長角,三條腿。那些蝗蟲長着一個堅喙,只有一隻腿,就掛在尾巴上。它們彼此竊竊私語,繞着松林飛來飛去。

正在慌忙逃竄的胖東兩個聽到追擊的聲音越來越弱,不禁大着膽子往後看了眼,發現怪物都被堵在松林外,於是鬆了一口氣。兩人累得靠在一棵松樹上,彼此拍肩膀。“累死老子了,他媽個球。”

胖東氣喘如牛,汗流浹背,怎一個恨字了得!那些怪物跟狗皮膏『藥』似的,黏的緊。好在有個松林,不過等等,它們怎麼不敢進來?忽地,胖東意識到,這個松林太靜了,靜得讓人髮指。

“喬姆斯,嘿,你說是不是有點不對勁?”胖東費力蹭了喬姆斯一下,喬點點頭,正要說話,若子的尖叫聲從前方傳了出來!

兩人對望一眼,眸中流出不安的意味。

果然,就在那尖叫聲發出不久,寂靜無比的松林頓時抖動起來。不錯,是抖動!只見若子一臉蒼白,跌跌撞撞折了回來,氣喘吁吁道:“不、不好了,前面、前面…..”若子說話艱難,差點沒背過氣來。

“前面怎麼了?”看到若子這副模樣,胖東兩個不禁嚇了一跳,同時出聲問道。若子深呼吸幾下,終於緩了過來,聲音卻還有幾分驚恐:“羆,我看到羆!”

“什麼‘屁’啊?若子你在說什麼鳥話?”胖東撓着頭,心中卻兀自想着這屁有啥好怕的,竟然讓若子這般驚慌?他瞧了眼喬姆斯,見後者若有所思。

若子一愣,方知失言,急忙揮手解釋道:“不,不是屁股的‘屁’,而是‘羆’,就是一種遠古生活在中國南方的怪物,總之我們現在很危險,它就來了!”若子臉『色』通紅,不知是着急還是尷尬。

聽若子這麼一說,胖東才恍然大悟,不好意思地撓撓頭,拍着胸口道:“呵,有我在怕什麼,管它是羆還是屁。”胖東擡頭挺胸,自信洋洋。

若子嘆了一口,忍不住敲了他一記,怒道:“裝也要分場合啊,羆很危險,你不走我跟喬姆斯走!”話罷,若子拉起呆在一旁的喬姆斯,飛速往另一側走去。

與此同時,震動越來越頻繁,也越來越劇烈。不過,胖東還是置若罔聞,雙手抱胸不屑地望着前方松林。他偏要看看,所謂的“屁”有多厲害。“哼,膽小很快死。”胖東隨手摘落一根松針,叼在嘴裏。

似乎他早已忘記了初初看到怪物羣的驚悚模樣。

感受着震動越來越犀利,那些松球一個個從樹上掉下來,滾到落葉層裏。胖東忍不住嚥了一口,這也忒厲害了吧,看那幾棵長得小的松樹,都搖晃不定,快折斷了。這下胖東才意識到,若子口中的“屁”有多犀利。

不過礙於面子,他還是咬着牙,決心幹掉這個“屁”。不管它有多厲害,胖東都要親手將它送到斷頭臺……“我去!”胖東眼都凸了出來,但見一個身形堪比兩隻灰熊的猴子從一顆大松樹後邁了出來,狂暴得通紅的眼睛死死盯着胖東。

忽然,怪獸朝胖東吼了一聲,雙手擂起來,握成拳頭,狠狠撞在胸口。吼聲仿似獅子吼,途徑的落葉紛紛掀起,一股無形的衝擊波將胖東肥大的身軀刷得往後退了退。

“臥槽,這尼瑪還叫‘屁’,這他娘簡直金剛啊!救、救命!!”一剎那,胖東果斷放棄了面子,從容不迫地….轉過身逃跑。果然在『性』命面前,一切都是虛的。

屁,真是屁了,一個屁估計就能幹掉我。胖東在心中忿罵不已,後悔太過託大,沒聽若子的。如今,他只好狼狽追着若子兩個走過的蹤跡,不停喊救命了。不過,誰又能理會他?

“羆”粗大的鼻孔裏噴出兩道白氣,然後像個肉球一樣,一步一個震『蕩』,在偌大的松林裏追逐它的小獵物。胖子在它眼中,簡直成了“娃娃”。

“羆”怪叫着,興奮追着胖東。它最喜歡這樣的遊戲了,可以盡情奔跑。不過這可苦了胖東,剛休息沒多久又得撒腿逃走,稍微縮起的汗水又嘩啦嘩啦流了出來。

胖東從來沒有這麼認真地逃跑過,他在火星閒得無聊時玩過一個競技遊戲,說有個獵人提着鋒槍去松林打獵,不料子彈耗光了,反被一頭野豬追着打。於是獵人逃呀逃,只是黃昏已經變成黑夜,於是幽靈紛紛涌出來。獵人一邊躲避野豬,一邊用鋒槍砍幽靈,因爲是模擬現實遊戲,加上視覺效果非常棒,雖然無腦但胖東十分歡喜。

只是他沒想到,自己竟然有一天會攤上這麼一件“好”事。雖然不是午夜,也沒有幽靈,可大野豬變成了“羆”啊!胖東欲哭無淚,回頭望了一眼,只見怪獸甩着舌頭,十足的傻冒。

儘管“羆”跑得很慢,但每一步相當於胖子十幾步,於是漸漸『逼』近目標。怪獸顯得很興奮,“嗷嗷”叫個不停。

“叫你妹啊叫,擦,怎麼兩個跑得這麼快,都特麼沒蹤影了。”胖東恨恨自語,心裏有點焦急。按理說他全力奔跑,沒理由見不到若子和喬姆斯呀!

想着想着,胖東腳步就有些慢了下來。“羆”抓緊機會,摘了一個松球,用力執到胖東身上。胖東正急命逃跑,哪會想到這貨智商居然如此之高,竟然曉得拿松球砸人?於是,他後腦勺光榮錐痛了。

“喲!”胖東痛苦地哀叫一聲,只見雙眼冒出無數星星。“我、我要暈了….”胖東軟綿綿地倒了下來,再也跑不動了。

與此同時,“羆”停在胖東倒下的地方前面,蹲下身。它伸出長滿長『毛』的手,搭在胖東臉上。“xxx”,“羆”怪聲怪氣說了幾句話,忽然站起身指着胖東,忽又蹲下來拍打胖東,還端着個松球在胖東身旁跳來跳去。

如果此刻胖東還沒昏過去,一定被怪獸氣死,這尼瑪簡直當他猴子一樣耍。呃….雖然怪獸看起來像猴子。

“羆”似乎覺得這樣很有趣,忘乎所以地在胖東身上『蕩』來『蕩』去。假如將胖東比作一根繩,那“羆”一定在跳繩。

就在它玩得不亦樂乎的時候,一枚子彈破空而至。子彈速度很快,而且出手時刻十分刁鑽。不過別看“羆”長得笨拙,而且看起來像孩子,但反應力卻十分迅捷。

它一趴身,就躲開了子彈。但與此同時,胖東的慘叫聲也傳了出來。原來“羆”爲了躲開子彈,竟然壓在胖東身上。

“胖子,我來救你了。”但見一個滿頭黑髮的男子從怪獸頭頂那棵松樹上蹬下來,男人手提金屬槍,威風凜凜。

怪獸嚇了一跳,從胖東身上躍起,躲在一棵松樹後。顯然“羆”『性』格謹慎,一看不對頭,立馬藏起來靜觀局變。

男人莞爾,低頭看了眼躺在地上抽搐的胖東,卻見後者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議地望着自己,又驚又喜道:“你、你是凱子?!” 第3446章

呆愣的天魔蠍發現墨九狸的視線所在時,心中一驚急忙就想衝過去,連自己被火焰捆著都忘記了,這麼一掙脫,火焰燒的它慘叫一聲!

天魔蠍如果不掙扎,墨九狸或許還不會直接走過去,可是天魔蠍的反應,卻讓墨九狸看了對方一眼,直接走了過去……

「站住,你別過去!」天魔蠍見狀著急的大喊道。

「為什麼?」墨九狸回頭手一揮,天魔蠍被火焰捆著帶到自己的面前問道。

「不為什麼,你……那裡什麼也沒有,你想看什麼?」天魔蠍聞言心虛的問道。

「我想看什麼跟你有什麼關係?」墨九狸好笑的問道。

「你……你……你……」天魔蠍憤怒的瞪著墨九狸,卻依舊什麼也不想說。

墨九狸看到天魔蠍的模樣,心裡更加好奇,前面到底有什麼了!

「我要提醒你,現在你能不能活著可是我說的算,所以那些小心思你還是趁早收起來的好!」墨九狸看了眼天魔蠍冷冷的說完,直接走了過去。

看到天魔蠍休息的地方,不過是一個洞穴!

但是對方那麼緊張,還有自己剛才感覺到的魂力波動,這洞穴中,應該還有別的東西!

想到這裡,墨九狸直接粗暴的用火焰,把洞穴給燒了,天魔蠍看到墨九狸沒有進去,反而是用火焰去燒自己的洞穴時,提著的心微微放下!

它活了這麼久,又不是真的傻蛋,它自然知道自己的命在墨九狸手裡了,正是因為知道,才會在墨九狸收完所有藥材,看向自己的洞穴時才會緊張!

因為洞穴裡面是它在很久以前,就給自己留下的後路啊!

如果墨九狸直接進去,說不定還能發現,但是用火燒的話,天魔蠍瞬間又不那麼擔心了!

只是,此刻的天魔蠍完全忘記了,墨九狸的火焰可不是普通的火焰的!

因此,等到聽到墨九狸咦了一聲,天魔蠍再看過去的時候,整個天魔蠍都不好了!

墨九狸也沒想到,天魔蠍的洞穴被小金的火焰燒了之後,竟然浮現出一顆幽綠色的光團,這光團看起來裡面都是魂力,但又不全是,似乎還有別的,所以墨九狸才會詫異的咦了一聲。

「你……你……怎麼可能?」天魔蠍震驚道。

「說吧,這是什麼?」墨九狸直接把懸浮出現的幽綠色光團,拿在手裡,神識探入其中,仔細觀察著,然後問道。

「我憑什麼告訴你!」 家有萌妻 天魔蠍回神憤怒的說道。

「不說么?那你信不信我殺了你,毀了它呢!」墨九狸抬起頭看著炸毛的天魔蠍笑著道。

「你……你……你已經把這裡的藥材拿走了,你還想怎麼樣?」天魔蠍瞪著墨九狸十分鬱悶的問道。

「我沒想怎麼樣啊,我只是好奇!」墨九狸眨了眨眼睛道。

「哼……你拿了這裡的藥材,我可以不跟你計較,但是請你把東西還給我,快點離開這裡吧!」天魔蠍無語的說道。

它現在只想墨九狸這個煞星趕緊把東西還給自己, 男人很高興地抱起胖東,不錯,他就是脫隊已久的方凱。

“見到我高興嗎?驚訝嗎?”胖東沒料到方凱一開口就這麼逗,忍不住哈哈一笑,捶着方凱肩膀,略帶責怪道:“你個好小子,到哪混去了,你知道若子….不,我們多擔心你嗎?”胖東瞪大眼睛,一臉怒色。

方凱訕笑一聲,揩掉衣服上的灰塵,眼神有點唏噓:“這件事說來話長,咱暫且不提,現在先搞定這個大傢伙吧。呃,若子和喬姆斯去哪了?”方凱左顧右盼,難不成兩個也跟他一樣,掉隊了?又或是….方凱將目光望向胖東,話說這不靠譜的貨不會跟他一樣經歷吧….

看着像了,那邊比灰熊還大的猴子不就盯着這貨嘛?

方凱左瞧瞧右瞧瞧,總覺得那怪獸似乎對胖子很有愛?盯着他不說,還流着口水,莫非兩者發生了不可告人的…..方凱雙手扒口,滿臉難以置信的哦。

胖東干咳一聲,恨不得狠狠敲方凱一下。他當然知道方凱表情“包含”的意思啦,氣得臉紅耳赤,又不好發作。只能乾瞪眼,那眼神來回殺了方凱不知多少遍了。

方凱依舊嬉皮笑臉,不過手上端着的金屬槍漸漸瞄準“羆”:“胖子,不想被‘推倒’的話就得配合我噢。”

“推你妹呀。”胖東在心中恨恨說道,轉過身,對着身材魁梧的怪獸,壯着膽照版畫葫捶着胸口,猙獰的樣子跟剛出場的“羆”無疑。

別看怪獸長得一副粗糙的渾樣,心眼細得很。此時見方凱那把威力頗大的金屬槍瞄着自己,而之前被自己壓倒的傻冒也參與進來,不由得警惕幾分。它眼睛一轉,“嗷嗷”叫了兩聲,一拳擂了過去。

它想得很簡單,先試探一下,碰壁就立馬調頭走人。

方凱心思敏捷,如何猜不出怪獸心中所想?於是在胖東站在前面,對怪獸呲牙咧嘴的同時,悄悄取出炮。於是,炮彈而非子彈轟在“羆”拳頭上。

話說胖東正打算做個鬼臉,好嚇唬嚇唬眼前這個大傢伙,不料身邊忽然熱風襲來。他愣了一下,側側身想要看清楚是什麼玩意,卻聽到“轟”的一聲,再轉過來時發現怪獸拳頭炸了開來。棕色毛像一根根刺針飛向四周,碩大的拳頭一片血肉模糊,白色骨頭露了出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