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碧晨一臉委屈,「你每天都這麼忙,這段時間我為了生兒子不惜放棄自己的事業,不惜自己的身體去打促排卵針,身體消耗很大,每天不知道有多難受,頭暈目眩的,還噁心,你呢?你連陪我吃個飯的時間都沒有,你有想過我的感受嗎?」

謝黎墨冷聲道,「就因為我沒時間陪你,所以你就可以找別人來陪是吧!我每天有多忙有多累你又知道嗎?我說的很清楚,你完全不需要為了生兒子去受這麼多折磨,你可以回到影視圈去,繼續你的事業。」

方碧晨更加難受,她付出這麼多,在他眼中不過是可有可無,「這麼說,我付出這麼多,你並不領情?」

謝黎墨很惱火,「我從來就沒強迫過你去為我生兒子!那男的是誰!」

方碧晨說道,「那是給我治病的醫生,也是我朋友,他看我可憐,沒人管沒人疼的,就陪我吃了個晚飯,聽說我喜歡煙花,就帶我去看煙花了,有什麼不對嗎?」

「你倒是挺理直氣壯啊!」謝黎墨在房間來回踱步,「你可知道這條帖子一旦散發出去會造成什麼樣的後果,別人會怎麼看我謝黎墨!我謝家的臉面還要不要了。」

方碧晨不喜歡他的態度,「我怎麼知道會有人偷拍,我和顧驍之間清清白白,我沒什麼好怕的,反正我也不想去拍電影了,無所謂了,你如果看不過去,就讓人刪帖吧,趁著轉發的還不多。」

謝黎墨打了個電話,讓他的助理去處理一下這條帖子,轉發的不多,但已經有不少人知道,「這次的事我姑且相信你,以後少跟那醫生來往。」

方碧晨小心的走到他跟前,「好吧,我以後注意就是。」又是一陣噁心,仰著臉看著他,但知道他不會有什麼反應,所以默默地走回客廳把那袋中藥一口喝完。

謝黎墨看著難受,過去一手攬住她,「好了,睡覺吧,生兒子的事不能勉強,順其自然就好,你的努力我都知道,但我真的不需要你為了生兒子放棄這麼多,晟晟是我兒子,也是你兒子,不是嗎?」

方碧晨生氣了,「不是!就因為有他,我才更要自己生!」

謝黎墨沒再跟她爭論,關燈睡覺。 聽了傅標的話林東峻就知道怎麼回事了。

這事還要往前說,從這一屆金雞獎提名名單出來的時候,媒體就開始痛批。

主要是提名最佳故事片的六部電影中,《橫空出世》是關於國內原子彈的,勝在題材,人物和故事塑造非常薄弱;《生死抉擇》是關於反腐的,勝在題材,導演技法很粗糙;《益西卓瑪》是關於西臧的,這個題材也不容忽視;《漂亮媽媽》題材平民化,故事感人,不過影片缺乏藝術衝擊力;《我的一九一九》這是部傳記影片,題材加分,媒體評價很不好;《我的父親母親》毀譽參半……

謝非老爺子的《益西卓瑪》上映時被剪得亂七八糟的,很多人看完對情節吐槽的特別多,不知道是導演的問題還審核的問題;《我的一九一九》、《漂亮媽媽》、《橫空出世》都是上映幾天就下映的片子,沒啥票房,很多人都沒看過;剩下的兩部《我的父親母親》和《生死抉擇》看過的人倒是挺多的,票房也不錯,一個八百萬,一個過億了。

過億的這部也就不多說了,國內過幾年導演為進入億元俱樂部衝刺的時候,大家也從來不提這部片子。原因嘛,大家都知道。

上面好幾部片子很多人都沒看過,一看就是小圈子評審,而且這幾部片子中,各有各的缺點,不過都非常符合「主旋律」,所以都盡數被提名最佳影片。

反倒是很多影評人看好的《曖曖內含光》和《一聲嘆息》,故事、主題、人物、細節等方面都做的不錯,不過都不是很「主旋律」,都沒有拿到這項提名。

說起來《曖曖內含光》對某些影評人來說真的是非常喜愛,整部電影放到目前整體電影現狀中,那種嶄新的意味讓人真的無法忽視,就單單和上面提到的幾部電影相比就非常出彩,上面幾部電影你就是再往前推十年還是那個味道。

所以,這部電影沒有拿到最佳故事片,媒體上叫屈的一大片。不過還不錯,至少還有最佳女主角獎、最佳攝影、最佳劇本獎三個提名,《一聲嘆息》只拿到了一個最佳女配角提名。

這也難怪小鋼炮在媒體上炮轟金雞獎,擱誰身上都受不了,這是被赤果果的無視啊!

今年小鋼炮有兩部片子送去組委會,一部《沒完沒了》,一部《一聲嘆息》。一個拿了最佳男配角提名(傅標),一個拿了最佳女配角提名(徐凡),其他提名一個沒有,小鋼炮在媒體上聲稱「可以永遠不參加金雞評選」……

說起來這兩部片子票房都不錯,都過了三千萬,這也是讓很多人眼紅的地方,《一聲嘆息》的口碑更好一點,人家評委會就是不搭理你你能怎麼辦?

當然林東峻也有懷疑《曖曖內含光》這部電影能拿到三個提名也有這片子票房表現不出色的原因,純粹瞎雞脖亂猜。

當時《呂得水》和《曖曖內含光》都報上去了的,結果《呂得水》就拿了個最佳導演處女作獎,額,也是這個獎項唯一入圍的電影,林東峻也不知道組委會怎麼想的,一個人提名一個人拿獎??

之後小鋼炮帶着《一聲嘆息》去了開羅國際電影節,就在昨天18號傳來消息,這部電影斬獲五項大獎,包攬了最高獎和最佳男女主角。

然後徐凡拿了國際A類電影節的影后之後,也聲稱不會出席本次電影節,人家當然要支持小鋼炮嘛……

媒體得到確切消息后傅標就被追着一直問對此事的感想……

「好了,傅老師,不用多想,反正就那麼回事,提名什麼不提名什麼咱們也決定不了,安安心心參加電影節就是了……」林東峻聽完傅標的抱怨寬慰了一句。

說實話小鋼炮兩口子抵制本次電影節,傅標來參加最佳男配角角逐也挺尷尬的,他和小鋼炮關係不錯,不過好不容易提名一次,總不能不來吧?雖然是憑藉小鋼炮導演的《沒完沒了》獲得提名的……

最近關於三位最佳男配角獎的提名者中,傅標可是媒體最看好的一位,林東峻起先也是這麼認為的,不過在看了提名的另兩人以及結合某些記憶之後,他就知道傅老師這次要失望而歸了……

「也是,反正馬上過兩天就要頒獎了,趕緊完了走人……」

「聽說這次電影節還有個配套的交易會?」

「是啊,不過沒多少人參加,你要去看看?」

「嗯,看看有什麼好片子沒……」實際上林東峻對這年頭的電影真的沒多大興趣,不過現在不是公司有電影發行業務嘛,看看有什麼可以撿漏的片子。

說着就給於東打了個電話,讓他下樓一起去看看。

沒想到剛打完就接到了菲姐的電話,然後讓菲姐也下到一樓東側咖啡廳。這次《曖曖內含光》劇組就來了林東峻和俞菲鴻兩人,黃雷在拍戲而且沒有提名也沒湊熱鬧,顧常衛倒是有提名,可是人家有事也沒來。

匯合之後,幾人也準備出去逛逛,這邊的氣候很好,待在酒店裏也不是個事。

沒想到眾人剛出酒店就被幾位記者給攔住了,長槍短炮刷刷頂到了眼前

「哎,林導,你是今天到的嗎?請問你對《曖曖內含光》沒有入圍最佳故事片有什麼看法?」

「林導,你對馮小鋼導演拿下開羅電影節五項大獎怎麼看?你認為是不是有專家對馮小鋼有意見?」

「菲鴻,有沒有信心繼續拿下金雞影后?」

「菲鴻,你最近有什麼新片嗎?」

「菲鴻,據說組委會為了邀請鞏麗來參加金雞獎,把影后許諾給了鞏麗,請問你有什麼看法?」嚯,這位想要搞個大事情啊,這節操啊……

「……」

好吧,看來記者們也知道從傅標這裏問不出什麼了,直接各種問林東駿和俞菲鴻,不過這問題都不大好,都夠糟糕的,稍微說錯了可就事兒大了。

「大家先靜一靜,我們還有事,簡單說兩句。首先,我覺得入圍不入圍這事不是我能決定的,畢竟金雞獎是專家級的獎項嘛,名額怎麼分配,那是專家的意思……至於到底能不能獲獎,那就得看專家的意思了,希望這次不要空手而歸……」

林東峻直接忽視了小鋼炮這個話題,這麼問題不好說啊,之前提名出來林東峻就躲著媒體,現在小鋼炮拿獎的事出來,媒體就更熱鬧了,林東峻這邊也有四個提名,要是開口噴組委會,那還要不要混了??

說完把話筒給了菲姐。

「謝謝大家的關心,能不能拿獎還要看評委會的意思,我是第一次參加電影節,還是非常高興的……至於新片嘛,明年會開拍,到時希望大家多多關心……」菲姐也避重就輕,草草說了兩句,幾人立馬撤離。那是把通體猩紅的詭異斧頭,斧柄的位置與斧頭的銜接顯得十分粗糙,甚至有些格格不入。

一段從不存在的記憶從未知的方位來到了現實當中,它不存在於過去,也不存在於現在。

這是一種目前的沈林還沒辦法理解的手段,這樣的手段近乎鬼神,不可思議。

記憶深處,崩塌的世界隨着那朦朧身影

《神秘復甦之詭相無間》第兩百一十六章出錯的記憶 「艹!喜什麼喜!還不快過來幫忙!」小辮子滑稽的抬手扶著狸花貓,口中不住地嚷嚷著。

「貓舔頭可是收小弟的意思!」阿飛嬉皮笑臉地看著他,手裡擰著鐵絲網的動作未停。

「就你知道的多!」小辮子臉上掛不住,大聲道。

「都小點聲!」朱偉嚴厲的呵斥:「小心招來喪屍!」

「有辮兒哥他祖宗在,咱們怕啥?」阿飛忍笑。

「你見過誰能連續動用大範圍動用異能?」朱偉喝問。

「那咱之前也不知道貓也有異能啊……」小辮子不服氣地犟嘴。

但還是將話聽了下去,頂著在他腦袋上不下來的狸花貓巡視四周。

瓊熒和艾九燁來去極快,不過一個多小時,朱偉等人便聽見了汽車發動機的聲音。

比起去時,瓊熒的臉色明顯蒼白許多,就連背在身上的大包也落在了艾九燁的肩上。

「她消耗這麼大么?」看著監控的灼華驚訝,趕忙跑下樓去。

將手中裝著死魚的塑料袋遞給她,瓊熒一本正經地囑咐:「這魚長得有點凶,頭就不要吃了吧?」

見她還有心情惦記吃,灼華嘴角微抽,利落地拿著魚上樓處理。

【大人,女主的狀況很不好……】零零飛下來,見她這幅模樣嚇得炸了毛【大人!您哪裡不舒服!】

【沒事……】瓊熒虛弱地接了一句,徑直上樓。

「朱斌,你來一下。」艾九燁點了個人。

被叫到的男人約莫三十多歲,看著斯斯文文的,鼻樑上架著一雙厚厚的黑邊眼鏡。

「哎,老大。」朱斌小跑著過來。

「朱斌曾經是個軍醫。」艾九燁跟在瓊熒身後介紹。

「可以的話,不如讓他看看顧博士的情況?」艾九燁說。

正在爬樓梯的瓊熒停下腳步,禮貌地看向朱斌:「朱醫生會縫合傷口嗎?」

「會。」

朱斌看向瓊熒的眼神中有敬畏和感激,說話時也有些扭捏與羞澀。

要不是她,只怕他們這些人今天都得喂喪屍!

瓊熒點點頭,將人帶到了客廳,將背包里的東西一股腦倒到了茶几上。

「他的傷口開了。」瓊熒將皮膚吻合器遞給朱斌,指了指艾九燁的手上的傷口說。

說完,自顧自的站在一旁,拿過針管和小瓶葡萄糖,給顧思思配藥。

朱斌掃了眼桌上一式雙份的工具,心中有了底。

只怕這位老闆娘不放心,刻意想要看看他的本事……

朱斌心想,對著艾九燁說:「老大,我先為您縫合。」

對自家人,艾九燁自然是放心的,當即大大方方地坐在沙發上,伸出受傷的手。

看到血淋淋地、被撕裂的傷口,朱斌才後知後覺地反應過來,湊到艾九燁身邊小聲問:「老大,你這傷口……」

朱斌偷偷看了瓊熒一眼,才敢將剩下的話繼續說下去。

「莫不是老闆娘捅的?」

艾九燁愣了一聲,失笑道:「曉曉方才捅我的時候,我擋了一下。」

朱斌一愣,看著艾九燁嘴角的苦澀笑意,知道自己問錯了話,趕緊低頭幫著艾九燁消毒。

「老闆娘,有麻藥嗎?」朱斌問,視線落在茶几上唯一一份麻藥上。

「沒有。」艾九燁替她答了:「直接縫吧。」

麻藥只找到一點,當然是要留給顧博士……

看了艾九燁一眼,瓊熒忽而問【零零,麻藥有嗎?】

零零呆了一瞬,激動地問【大人!您終於要使用商城了嗎!】

【有沒有?】

【有噠有噠,當然有!】

零零話音剛落,瓊熒就覺著自己的褲兜里多了一瓶小小的東西。

「喏。」瓊熒裝作不在意的樣子,從口袋裡掏出藥瓶:「管夠。」

看著那突然出現的藥瓶,艾九燁的眼睛亮了一下。

方才在醫院裡,他們壓根沒找到麻醉劑在哪兒……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