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他不說話,我就開了口“最好管好你的徒弟!”說罷,衝楚菡和薛博福點點頭跟着記筆錄的民警走開。

“呵呵,很長時間沒見到馮師兄面帶表情了。”

薛博福拉着楚菡笑着,從他們身邊走過去。

“老師,這個人。”

李佳一對他的老師是又敬又怕,話都沒說話,就被馮青掐斷了:“走吧!”兩人跟着縣裏領導上了辦公大樓,但馮青心裏卻泛起了嘀咕,因爲剛纔他明明顯顯的感覺到死亡的氣息,他不確定是來自哪個人,甚至擡起頭看了看走在前面的薛博福。

縣裏領導把他們請來就是要研究下古河村這個案件,以及殯儀館裏存放的那具民警屍體該如何處理。

我做完筆錄已經過了晌午,楚菡他們還在和領導們開着會,就搭載了一輛城際公交回到鎮裏,在街面上攔下一輛小三輪準備去古河村看看。

開車的是一位老師傅,聽到我要去古河村,剛喝了口綠茶直接就吐了出來,一臉的驚詫“小夥子,你是外地剛回來的吧,告訴你這古河村一村子人全死了,屍

體都沒留下!”看我還是一臉的平靜,他壓低了聲音“聽說他們惹怒了山神”

我淡然笑笑,老師傅死活都不肯去,在我拿出了一張百元大鈔後才勉強答應帶我去看看,果不其然,所有道路全部被封死,全副武裝的特警在把守着。

返回鎮子裏,我去看了下巧玲和巧斌,三個人見面格外的親切,免不了一番家常和傾訴,對於未來,巧玲和巧斌一臉的迷茫,至少他們還有一個容留他們的地方,而我卻是真的無家可歸的流浪人。

同巧玲姐弟倆道別後,我再次踏上了去縣裏的公交車,等我趕回到縣公安局天已經抹黑,剛進大門就看到楚菡挎着法醫工具箱出來,並且在和別人爭吵着“別跟着我!”

“小菡,我從省城過來就是爲了你,我是真心的。”李佳一緊跟着楚菡從大廳裏出來,嘴裏不停的說着話,手更是不老實。

楚菡則是氣的大聲呵斥起來“把手挪開!”她一擡頭看到我,直接喊了一句“龍空!”朝我快速的走過來。

李佳一還準備糾纏,但,看到門口的我,止住了腳步,臉色變得很難看,眼睛裏甚至映射着無窮的殺意,在盯着我看了幾秒後,看向楚菡“小菡,你和這小子什麼關係?”

“呵,要你管!”楚菡過來後,把醫用工具箱塞我懷裏,並且伸手挎着了我的胳膊朝前走,一股暖意和淡淡的清香傳來。我並不怎麼享用,因爲我這是被楚菡當槍使,積攢仇恨來了。

剛出公安局辦公大樓,一輛警車就到了我們面前,我迷糊的被楚菡推着上了車。

上了車,楚菡從副駕駛轉過頭“謝了!”而後對司機說道:“殯儀館!”

我笑了笑沒說話,但最後還是忍不住詢問了句“我們去殯儀館幹嘛?”

“驗屍!”楚菡簡單的說了句“你一會兒幫我打個下手。”又低頭開始看手裏的文件。

在我們車子走了之後,李佳一從口袋裏拿出了一張淺藍色的紙張,趴在地上覆蓋在了我剛纔站立過的地方,沒一會兒,一雙腳印就呈現在了紙張上,隨後他小心拿起來,朝我們車子離開的方向看了看,嘴角露出了不易察覺的冷笑。

(本章完) 十分鐘後,車子駛入了縣城殯儀館的大門,停好車,我幫楚菡挎着醫用工具箱,而她則是拿着資料去做登記。

這個殯儀館不是很大,空氣中瀰漫着一股燒焦的味道,儘管噴了醫用藥水,這氣味還是很難掩蓋。

這裏異常的壓抑,或許是常年火化屍體的緣故,空中都是一片灰濛濛。

楚菡拿着縣公安局出示的資料登記之後,在一個工作人員的帶領下,我們朝殯儀館的陳屍間走去。

陳屍間在二樓,需要走一段很長的走廊,我不知道是什麼原因在我們踏入走廊的時候,裏面的燈就一閃閃的,再加上這裏是昏黃的暖光,讓這裏顯得很詭異。

我在後面看了下,這條走廊很長,至少數十米,兩邊的門都緊閉着,剛好是殯儀館工作人員下班時間,一陣風過,吹動木質玻璃窗發出吱呀吱呀的聲音,這樣的環境讓人聽着心裏毛毛的。

我們三個人沒有節奏的腳步聲,成了這走廊裏僅有的旋律。三個人都沒說話,這樣的氛圍,再加上是去看死人,什麼話都很蒼白。

快要到陳屍間時,走廊的燈快速閃動了幾下就嘎然滅掉,而後整段走廊陷入一片黑暗。

“啊。”

走在前面的楚菡下意識的叫了一聲。

“估計又是燈燒了,線路老出問題,該修整了。”

工作人員拿出了手機,藉着屏幕的光說道:“諾,前面就是陳屍間,你們也真夠背運的,別的法醫都是大白天過來,你們則是晚上來。”隨後笑了笑。

“看來確實該修了。”

我隨便應付了一句,就到了楚菡身邊,並且挑出手機電筒幫工作人員照着,方便他找鑰匙。

“找到了。”

工作員在一大串鑰匙中找到了一根細長的鑰匙就插進鎖孔裏,咔咔的擰動,幾乎是同一時間走廊裏的燈又亮了起來。

我和楚菡猛然扭頭,我相信她也聽到了,因爲這細微的咔咔聲,和擰動鑰匙的聲音發出來的不一樣,雖然細微,在黑夜裏還是能聽到,就像是有人伸手按了

幾下電源開關,可是空洞洞的走廊裏除了我們三人,根本就沒有別的人!

“咣噹!”

一聲巨響後,厚重的白色金屬大門被打開了,冷冷的溼氣從陳屍間捲了出來,讓我們三人忍不住打了個寒顫。

“好了,你們在進去吧,我就不打擾了,有事的話直接按門右側的警報。”工作人員拿着鑰匙走了出去。

我和楚菡對視一眼,在門口穿好工作服,走了進去,說實話這是我第一次進殯儀館的陳屍間,只見上百平方的房間裏存放了很多屍體冷櫃,這些冷櫃都是獨立的,剛好可以放進去一個人的容量,我和楚菡在走過去根據上面貼的標籤名字尋找那個叫小白的民警。

“找到了!”

楚菡指着中間一個冷櫃說道:“白小鵬,就是他!”

我把醫用工具箱搬過去,打開之後楚菡就從裏面取出手術刀等等醫療器材,對於解剖我是門外漢,真心搞不懂楚菡這麼漂亮的女孩子爲什麼會做法醫。

“壞了,醫用手套和酒精忘記帶了!”

楚菡拿着手術刀擡起頭看着我,瞧見我正在盯着她寬鬆的衣領看,臉一下子紅了,咳嗽了聲站起來:“你小子往哪看呢?”

我嚥了口唾沫,沒敢面對楚菡的眼神“我、我。。。”

“哼。”

楚菡又是輕哼了聲“趕緊下去找殯儀館工作人員借用一些醫用酒精和醫用手套。”而後拿着手術刀在我眼前劃了幾下“再看小心你的眼睛。”

我沒敢說話,直接轉頭跑了出去,在門口喘了一會兒,我估摸着我的臉也是火辣的紅,心裏自責一番,不過轉念一想,只要是一個正常的爺們兒應該都會看吧。

我匆忙下樓去殯儀館值班室取了酒精和醫用手套就上了樓,這次我剛到走廊,昏黃的燈直接就滅了幾盞,剩下了三盞燈,更讓裏面顯得陰森昏暗。

我咳嗽了聲,大步走進去,就在我走到走廊中間的時候,身後猛然響起了一陣腳步聲,像是有人上樓來了,我沒在意,可能是殯儀館工作人員上樓檢查就繼續

朝前走。

可是,腳步聲一直在樓梯口那裏徘徊,就像是有人來回不停的走,我猛地轉過身,盯着身後的樓梯口,喊了一聲“誰?”

沒人做聲,回答我的依舊是來回不停的腳步聲,我索性就拐了回去,突然,手臂上的小蛇開始遊動起來,我隨即又站在了原地,小蛇遊動就是一種危險信號!

我摸了下肩膀,纔想起剛剛把揹包放在了陳屍間。

既然有危險我就不打算過去,再說揹包沒在身上,真要是靈異物種我還真對付不了,慌忙轉身,就在我轉身的那一刻,腳步聲踏踏的響起來,並且很凌亂,擡眼看過去,猛然發現牆邊處露出了一隻鞋子!

我渾身汗毛都豎了起來,不過經歷過古河村的事情後,心裏承受能力大了許多。

腳步聲,以及那隻鞋子,都是在引誘着我過去,似乎也怕我不過去,所以聲音越來越大。

樓下就是值班室,這是二樓,我就不信這麼大腳步聲值班的人聽不到,但,詭異的是,似乎根本就沒人聽到,若是聽到,他們早就走了出來。

我心裏一橫,不顧手臂上的小蛇遊動走了過去,把口袋裏的兩隻神符捏在了手裏。

等我靠近樓梯口,腳步聲慢慢小了,我迅速閃身出來,空蕩的樓梯口沒有一個人!

但我並不死心,因爲這腳步聲來的很真切,我大着膽子順着樓梯就跑了下去,殯儀館院子裏昏暗一片,還是一個人也沒有,倒是有陣陣風吹過來,吹到身上涼涼的,我倒吸一口涼氣,暗道不好,這裏太不尋常了。

甚至我覺得今晚上來這裏就是錯誤,我想得去喊楚菡讓她離開這裏,等天亮了再說。

此時,殯儀館值班室的人聽到動靜也出來了,詢問我怎麼回事兒,我應付了一聲就上了樓。

猛然間,我在二樓樓梯口看到了一樣東西,蹭的一下就站住了身形,而後慢慢走過去,藉着昏黃的燈光我看到了眼前的東西,我心裏嗵嗵直跳!

這竟然是一雙鞋子。

一雙擺放整齊嶄新的黃紙鞋!

(本章完) 我呼吸有些急促,腦袋嗡的一下,怎麼也想不到黃紙鞋爲什麼會在這裏出現!

慢慢的彎下腰,仔細的盯着看了一會兒,心裏不免想起在村子裏見到老根叔、廚子張叔的黃紙鞋!

我伸手準備去拿,但手臂上的小蛇再次遊動起來,趕緊縮手回來,站起身,我看着悠長的走廊,恍惚中看到了血液翻滾激涌而來。

昏暗夜晚,幽暗走廊,呼呼風聲,這樣的場景就像是一股強流擠壓着我身體的內部神經系統。

我再次瞄向這雙黃紙鞋,我能斷定在我下樓的時候這裏根本就沒什麼鞋子!

現在又這麼整齊的擺放在這裏,估計是人爲!

但,真是有人故意放在這裏?

我想整個二樓除了我和楚菡,不會有第三個人了!

我整個神經都繃緊了,乾咳一聲朝走廊上走去,又加快了腳步,此地不宜久留!

又是在我走在走廊中間部位,猛烈的感到後背一陣陰涼,小蛇劇烈的遊動了下,沒等我轉身,肩膀結實的被人拍了一下,瞬間,身上的雞皮疙瘩起了一層!

急速回頭,空空的走廊裏還是什麼也沒有,但肩膀上那種陰涼的痛感還能真實的感覺到。

我伸手一摸,黏黏的,拿在鼻頭上嗅了嗅,帶着臭味和酸腐的氣味兒傳進鼻孔裏。

這種氣味讓我想起了王大娘和張叔身上的那股子氣味兒,想起他們我身子禁不住抖動了下,走廊裏空無一人,我在想是不是王大娘他們沒死又來尋仇來了。

就在我亂想的時候,右側辦公室的門,輕輕開了,我又是猛然側頭,看到一道白影閃了進去,壓制着心裏緊張情緒,我把口袋裏的手機拿出來,調出手電筒,推開門走了進去,這次不管是人,還是什麼東西,我一定要弄個明白。

在我徹底推開門,站到門口時,裏面的辦公桌上傳來了凌亂的聲音,我舉着手機照了過去,看到筆筒裏的筆正在跳躍,迷糊中似乎看到了一個虛幻的人影在擺弄那些筆,

這似乎像筆仙裏的情節,我猛然搖了下頭讓自己清醒,卻發現那些東西還是原封不動的擺在那裏,根本就沒人動!

不可能!

我有點喪失理智,快步走了過去,辦公桌上一紙張映入眼簾上面用紅筆寫着幾個字,我拿了起來,字跡潦草且生硬,就像是剛剛學會寫字的人寫的,發紅的字跡就像是鮮血滴在了上面匯流而成:山村,死屍!

山村,死屍!

我在嘴裏讀了一遍,字跡沒幹,像是剛剛寫的,這分明是寫給我看的!

我心裏猛然一緊,拿着手機在這間辦公室裏照了一邊,也沒能發現什麼端倪。

這四個字,到底是什麼意思?

爲什麼會給我寫這四個字?

我腦袋裏一團亂麻,這是要告訴我什麼信息?我腦子快速的轉動着,可,這四個字卻是那麼的不着邊際,讓人無從下手,無從思考!

我把筆筒裏的鋼筆、圓珠筆全部倒了出來,在紙張上畫着,卻沒發現一支筆是紅色的。

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氣,我斷定這殯儀館一定有問題!

這麼一想,我想起了楚菡,把紙張疊好裝進了口袋裏,就在我整理桌子上東西的時候,窗戶那裏傳來了敲打玻璃的聲音,這次我直接360度大旋轉,雙眼睜大瞪着窗戶那裏,只見一隻蒼白的手在窗戶上不停的敲打着。

我渾身猛地一震,拿起手機就追了出去,並且喊了一聲:“站住!”那隻手似乎並不怕我,到我走到門口的時候,它才停下來敲打玻璃。

出了門口,走廊燈全部滅掉了,一隻白色的身影迅速的朝陳屍間跑去。

我的心一下子提在了嗓子眼,迅速的跟了上去。

等我到達陳屍間門口,那個白影消失不見了,顧不上其他,我擡手拍打這厚重的陳屍間大門。

拍打了幾下,還不見楚菡來開門,我急壞了,低頭看了下手機,從我離開到現在已經過去了6分鐘!

就在我握着拳頭準備再次敲

打的時候,門突然開了,楚菡一身白大褂的站在了陳屍間門口,手裏拿着手術刀,臉上帶着醫用口罩“敲什麼,你這樣搞會嚇死人的,東西呢?”

我聽到是楚菡的聲音,心裏安定了不少,舉了舉手裏的東西,走了進去。

楚菡接過我手裏的東西,先把手套戴在手上,開始忙碌起來。

我看着楚菡忍不住問道:“|你怎麼穿上白大褂了?”

楚菡指了指脫掉的淺藍色工作服,說道:“那個穿着不舒服,還愣着幹嘛?趕緊過來幫忙,真是搞不懂你,拿個東西還這麼久”

我神色緊張的走過去“楚菡,我們走吧,明天一大早再來!”

“說什麼?”

楚菡斜着眼睛看着我“快點別墨跡了,最多一刻鐘!”

我本想向楚菡說下遇到的情況,但,想了想,又看看時間,咬着嘴脣按照楚菡說的拉開了存放白小鵬屍體的冷櫃。

當冷櫃慢慢拉開,冷氣四溢,白小鵬的身體上蒙着一層白白的碎冰,周身散發着白色的霧氣,他臉色發黑,儘管死了大半月,但還是能從他瞪大的眼睛看出死亡之前遭遇過驚恐的一幕。

“看什麼呢?”

楚菡過來白了我一眼“你以爲是讓你相親啊,快點,把他衣服脫了!”

“哦哦”

我答應着,手有些笨拙的解開了白小鵬的衣釦,露出他被什麼東西啃食過的遺體。

楚菡準備就緒之後,拿着手術刀就開始了工作,她需要提取死者皮肉、腸胃通道里的殘留,我在一旁幫忙遞東西。

不到一刻鐘,楚菡提取了一些東西后放在了器皿裏,工作很順利,現在進入到了縫合階段,就在楚菡準備縫合的時候,我突然看到白小鵬的手動了一下,沒等我喊出聲,幾乎是同一時間,整個陳屍間的燈全部滅掉了,並且伴隨這一陣陣的咔咔聲!

“楚菡!”

我叫了一聲,在漆黑一片的空間裏我伸手朝楚菡大致方位摸了過去!

(本章完) 對面空空如也!

可是,楚菡和我只隔了一個狹窄的冰櫃!

我心裏一驚,又大聲喊了句“楚菡!”

在空曠的陳屍間裏迴音很大,儘管這樣,楚菡還是沒有回答,我不相信在這狹小的空間裏,在我眼前,楚菡就這麼消失了。

我伸開雙臂朝前擺動着去搜尋楚菡,但,卻碰到了一個人,心裏一陣驚喜,隨即卻是冷汗直冒。

因爲我摸着了被穿了線的皮膚,不用想我就知道是誰了,腦袋也嗡的一下:詐屍!

這時,小蛇又開始遊動,不過沒等我撤身脖子就被人用手給卡着了,一片冰涼傳過來,刺骨的寒意讓我渾身顫動。

“砰!”

我直接被這‘人’甩了出去,撞擊在牆面上發出一陣聲響。

渾身就像是散了架一樣,還沒弄清楚是怎麼回事兒就被甩了出來,這破陳屍間竟然連一個應急燈也沒有,漆黑一片伸手不見五指。

我不顧疼痛在地上朝放揹包的架子滾動過去,全靠記憶和感覺。

“踏踏。”

陳屍間想起了沉重的腳步聲,緊跟着是一陣咔咔的聲音,我愕然一愣,這聲音很熟悉,分明就是冷櫃抽開的聲音!

全部詐屍!

我忍不住在心裏罵了聲,趁黑去摸索我的揹包。

讓我不解的是,等我摸到了揹包,甚至是打開了,也不見有‘人’過來阻止或者攻擊我,來不及想這麼多,我伸手從揹包裏抓起了黑蓮花,剛拿出來,狐狸姐姐就跳躍了出來“這些鬼東西都跑完了,才把我放出來!”它不停在陳屍間來回跑動。

我猛地驚住了,不知道該怎麼回答,趕緊從口袋裏摸出了手機,點開手電筒,空間乍亮。

拿着手電左右照了一圈也沒見楚菡的影子,就在我準備仔細尋找的時候,狐狸姐姐跳到了我的頭上“去開燈!”

我楞了一下,回過味來,拿着手機就朝門口的開關跑去,到了那裏,我再次愣住,只見白色的開關上出現了一對血紅的手印!

有人動過這個開關!

我額頭冒出了冷汗,狐狸姐姐跳在我胳膊上,用爪子摁開了開關。

陡然,陳屍間恢復了亮光,不過眼前的一幕讓我倒吸一口氣,凡是貼着標籤名字的冷櫃都自動開了,而裏面卻空無一人,白小鵬的冷櫃更是如此!

我只看了一眼就開始尋找楚菡,狐狸姐姐跳下來又跑了一圈,就趕緊跳在了我的肩膀上“這裏真怪,好像被人佈置了氣場,特別是那些冷櫃,我剛走過去就要吞噬我一樣!”

冷櫃!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