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著是對你好,讓你推辭都找不到理由!

暗地裡,拿你做卒子用!生死都捏在玉妃的手裡!

所以,墨兮媛很明白地要和玉妃撇清關係。撇不清關係,就讓玉妃也過不上舒心的日子!

最初,墨兮媛只是想給玉妃添點堵。現在,墨兮媛覺得,把玉妃也做成一頭豬,比較對得起慘死的那幾萬厲魂。

不過這話她是不會說出口的。要做決定的是鏡天。

「你倒會說話。」鏡天的聲音,從她頭頂幽冷地傳來,「好吧。你起來吧。」

墨兮媛一直在地上跪著,這時才得到恩准站起身。

她低著頭,卻還看到了鏡天下巴冰冷的線條,一動不動,真的如冰雪雕塑一般。

「小丫頭,既然你認為,本座高興,你就高興,本座對你的忠心,表示滿意。」鏡天淡然說道,「本座決定,饒了玉妃。你可高興?」

哎?

墨兮媛的小心肝又一陣哆嗦。

饒了那娘們兒?

你……鏡天你個魂淡!

「本座知道,玉妃怎麼說,也是你未來的婆母。」鏡天悠然說道,「本座成全你一片孝心,如何?」

墨兮媛呆了。

玉妃據說是毫無靈根,真正的廢柴一隻。

但,墨兮媛感到神奇的是:玉妃千真萬確,是一個深藏不露的毒師!

她善於調製香料,同時也用了珍稀靈草,製作出保持容顏的丹藥。

復顏丹,在墨家堡算頂級的靈藥了。但在玉妃那裡,估計頂多也就是一個二三流的丹藥。

當然,根據軒轅赤的分析,玉妃最精通的還是制毒。她用的毒無形無色,防不勝防。所以,後宮內這二十多年,死掉的皇子和懷孕妃嬪不少,但每一次都能抓到真正的「兇手」,之後息事寧人。每一次都跟玉妃毫無瓜葛。

但軒轅赤說過,雖然看起來,跟玉妃完全扯不上關係。軒轅赤也找不到玉妃下毒的任何證據。但,給玉妃做了幾年乾兒子的軒轅赤,就是認定了,在宮內下毒然後栽贓的,就是玉妃。

因為每次玉妃都和後宮里奇怪的死亡事件沒有任何聯繫,但每一次死的人不是玉妃的潛在對手,或者玉妃都會成為最終的受益人。

在馬澤爾大陸,藥師都是在大神殿登記入冊的。而毒師的控制更是嚴格,由帝都神殿直接控制。

但玉妃卻躲過了神殿的監視,以普通人的身份成為當今第一寵妃。

沒人想到,大陸第一美人,竟然是一位深藏不露,心狠手辣的毒師!

但是,一個毫無靈根的人,怎麼會有了毒師的修為?蘭月汀說起玉妃在蘭月族裡的情況時,應該是事實,那時候的玉妃,的確是毫無靈根,確實是一個廢柴。

端木暗曾經告訴墨兮媛,玉妃身上有奇香,終年不散。墨兮媛也嗅到過這種奇香。

這是幾種葯谷奇花的香味。中間有一種奇花,可以給人****。

這種奇花,有個名字,叫做媚骨血櫻紅,是一種深入女子肌膚骨髓,讓女人變得更加美貌的奇葯。 這種奇花,有個名字,叫做媚骨血櫻紅,是一種深入女子肌膚骨髓,讓女人變得更加美貌的奇葯。

墨兮媛又聯想到在蘭月族時,看到的那些女奴,個個都是千里挑一的美女。

在金蓮盛宴上,玉妃也大張旗鼓,招來了一批蘭月族進獻的女奴,的確是頂尖美人。

雷長老也曾說過,美人沒什麼稀罕的。

蘭月族的葯術,製作出一個美女,沒什麼困難的。

這就是說,那些美貌的女奴,都是「改裝」過的。

但媚骨血櫻紅有一個毒辣的特性,那就是:長期服用,就會令女子失去生育能力。

但玉妃卻成功地生下了兒子軒轅禮。

這說明什麼?玉妃用了雪櫻紅,但血櫻紅只是她服用的丹藥中的一位材料,而且雪櫻紅的毒性,被玉妃成功的煉化了。


想煉化雪櫻紅的毒性,那就需要精純的木系靈力。

所以,墨兮媛從一開始,就知道玉妃是一個木秀修行者,但並不確定她究竟是葯修,還是毒修。

現在看來,玉妃竟然是葯修毒修的修為,都很高深。

能煉化雪櫻紅,起碼要天階九級的靈力。

墨兮媛剛穿到這個世界的時候,鏡天就以魂體的形式附著在墨兮媛身上。

墨兮媛能想到的問題,鏡天恐怕早就明白了。

墨兮媛現在也想通了。

鏡天是故意的。

他繞來繞去,實際上,就是讓自己往他的套里跳,在玉妃手下,給他做眼線!

形勢比人強。

墨兮媛有氣無力地說道:「能為大教宗效勞,是民女的福分和造化。不知大教宗有什麼指示要民女去做?」

鏡天久久地盯了墨兮媛片刻,終於又說道:「你喜歡墨雲天嗎?」

墨兮媛一呆,她有點腦筋急轉彎的感覺。鏡天這人,怎麼突然想起這個八竿子打不著的問題?

她喜歡墨雲天如何?不喜歡又如何?

何況,這個身體,畢竟是墨雲天的女兒。


作為女兒,說討厭父親,對於那些不知情的人來說,似乎是大逆不道的!

有句話說得很好:老子要訓斥兒子,自然無所不可。但兒子如果想說老子的錯處,則在未開口之前早已錯了。

兒子都這麼卑下, 太師千歲,別惹腹黑五小姐

轉了轉眼珠,墨兮媛中庸地說道:「大教宗閣下,民女是墨家堡的五小姐……」

這句話中庸之極,跟廢話沒什麼兩樣。

沒說自己不滿墨雲天,但,那意思表現得也差不多了。

作為女兒,當然第一立場應該是維護老爹。

這要是換了一般千金,自然是拚命向老爹表忠心,以博取重視和格外的寵愛。

尤其是一個沒娘的庶女,會「表忠心」的功力,更是第一要緊!這決定著庶女的命運!

但墨兮媛卻沒表任何「忠心」,因為如果有可能,她能把墨雲天前後捅一千個透明窟窿。墨兮媛素來就是一個心狠手辣的人,但她可不像某些女人,殺人不眨眼,卻連只雞都不敢殺。

但同時墨兮媛明確表示,自己目前的身份是墨家堡的五小姐。 但同時墨兮媛明確表示,自己目前的身份是墨家堡的五小姐。

墨家堡的五小姐,沒說自己喜歡墨家堡的堡主。但也沒說自己不喜歡,只是無奈地表示:自己是墨家堡的五小姐,沒辦法啊。

三國之大漢皇權 ,夠充分了吧?

鏡天蒼白如雪的臉上,漆黑的眉毛微微一挑,似乎有些深思的意思。

實在是,墨兮媛的回答雖然妙極,但能給出這種答案的,實在不該是一個十三歲未滿的小女孩。

墨兮媛也明白這一點。但她依然裝傻。

鏡天終於又問道:「據本座所知,墨雲天不承認你這個女兒,連族譜都沒讓你上。墨家堡,根本沒墨兮媛這個女兒。你打算如何自處?

這話說得很明白了。

墨家堡沒承認你是墨五小姐。你看著辦。

墨兮媛不明白鏡天怎麼突然關心起她的身份了,但鏡天說得這句話她喜歡聽!

自從穿越到這個時空,認識鏡天一來,墨兮媛第一次感到,鏡天的嗓音真的好聽。

天籟綸音,嗯,就是這個樣子!

」大教宗聖明!「墨兮媛高唱一聲。這一次,卻是真心實意,發自肺腑的,「既然墨家堡根本沒民女這號人物,民女自然就不算墨家的五小姐了!民女自然不會去喜歡不相干閑雜人等!」

沒破口大罵,已經是墨兮媛此時忍耐的底線了。

墨雲天那種人,麻痹什麼玩意兒啊!

三姨娘文珍秀,明裡暗裡坑他那麼多次,還是他的「真愛」!連皇家之女他都敢縱容小妾欺負!真正是自作孽不可活!

要不是文珍秀母女折騰得太過火,連神殿都知道了,墨雲天還會當死人,什麼都不管!

就算墨雲天吧文珍秀給趕出家門,那也根本不是因為文珍秀闖禍太出格的緣故,純粹是因為,這娘們兒鬧騰得危及到帝都安全,有可能讓墨雲天自己倒霉,所以墨雲天才打發她滾蛋!

「從此以後,墨家堡的死活,跟民女沒有任何關係。」墨兮媛最後做出總結。


「好吧。你現在的名字,是誰給的?」鏡天又問了一句。

「哦?」墨兮媛一呆。


她記得清露說得很清楚,蘭夫人一直都神志不清,在生下她沒一會兒工夫,就死掉了。

那麼應該不是蘭夫人。

不是蘭夫人,那別人是沒興趣給她起名的。

」不管是誰起的,民女從此之後,不再冒充墨家堡的姓氏。「墨兮媛淡定地很。

「大陸之上,良民皆有戶籍,記載身份,姓名,出身,年紀,家族親眷等等。你既然不姓墨了,難道是天生下你?」鏡天說道,「你如何在帝國立足?」

墨兮媛有些頭大。不過,這些事,對於庶民百姓來說是為難之事,不過對於大教宗來說,不過是無稽小事而已。

話又說回來,她本來已經死過一次了。

卻又莫名其妙穿越到這個奇怪的時空。

難道不是天地生她?

「請大教宗指教。」墨兮媛低頭說道。

「你本來有欺瞞大教宗之罪,」鏡天可沒忘記找她的茬,「但有你在蘭月族打了前鋒,也算為神殿立下微薄功勞。」 「好吧,墨五小姐,你這次,雖然有罪,敢欺瞞本座,但也算立了一點微薄功勞。」鏡天說道。

墨兮媛心都是一抖:欺瞞?鏡天是什麼意思?指的是自己欺瞞他什麼?

如果是因為自己瞞著鏡天跑了一趟磨光森林的話,這個欺瞞,似乎有點小題大做。

「而且,你能看清形勢,替本座說了幾句,本座不方便說的話。」鏡天又說道。

嗯。這個,難道指的是墨兮媛出面替蘭月族求情嗎?

「大教宗閣下,既然您對玉妃不滿,為什麼不直接出手懲治?」墨兮媛提出自己心裡的疑問。

反正,自己的心思,鏡天大概也看出個七七八八,墨兮媛也就沒必要故意藏拙。索性問個明白。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