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寒讓趙普找來了繩子,把雷鳴捆了個結結實實,這種浪蕩不羈的公子哥,易寒是一百個看不順眼,但現在還不是取他性命的時候,再怎麼說他也是雷氏家族族長的長子,說不定將來還有用得到的地方。

有趙普和小豹看守著,晾他也逃脫不掉。

獨自一人,易寒再次從趙家枯井中的地道內鑽了出來,鬼冥神手和鬼影魔柱以他現在的實力,顯然是不可能弄得到手,好在他的主要目的本就是那隱秘之地。

百倍的修鍊速度,這消息如果傳播出去,不知道會有多少的強者擠破頭地趕來,小小的一個雷氏家族斷然沒有能力抵擋。也正因此,雷氏家族對隱秘之地是三緘其口,不敢有任何的張揚。

易寒展開身形,沿著趙普給他規劃的路徑,飛一般地向著雷氏家族的本部疾掠而去。

雷氏家族的人馬以及被驚醒的黑岩城子民,此時都在碎玉樓附近,要麼全力地滅火,要麼圍觀看熱鬧。

火勢很大,整個碎玉樓自不必說,肯定是保不住了,而且周圍的民房也遭到了池魚,看這情形,就算是折騰到天亮,火勢也未必能夠完全控制。

因此,一路上易寒幾乎沒有遇到任何阻遏,就來到了雷氏家族的本部院牆之外。


這裡才是雷氏家族真正的巢穴所在,佔地足有十多里大小,儼然是一座城中之城,周圍全都是兩丈多高的圍牆,更有東南西北四座城門。

這些圍牆當然阻擋不住畫家境界的易寒,只見他雙腳猛一踹地,就像是離弦之箭一般向著圍牆之上飛去。

「誰!」

易寒雙腳剛落在圍牆之上,突然一聲大喝傳來,緊接著就見一把泛著綠光的大刀向他的腦袋砍來。

易寒早有準備一般,瘦小的身影立刻側滑出兩米多遠,與此同時,只見他右手一抖,一把暗金色的短劍倏然飛出。

「啊!」

「噗!」

一個魁梧的身影在易寒一丈開外的地方轟然倒地,了無生息。

「那邊有動靜,快去看看!」

「怎麼回事?不會是雷炳那傢伙又打瞌睡撞到頭了吧!這已經不是第一次了!」

「先去看看再說!」

緊接著,就聽到幾個腳步聲向易寒這裡走來。

不過他們這次是真的冤枉了雷炳,他非但沒有打瞌睡,反而警醒的很,這才讓他第一時間就發現了有敵人闖入,並毫不猶豫地催動了殺著,不過實力懸殊太大,這次的警醒使他丟掉了性命。

易寒立刻拖著被他一劍刺穿的雷炳的屍體躲到了一個牆垛之後。

「咦?怎麼沒人了?」

「雷炳,雷炳,你跑哪兒去了?」

走過來的共有三個人,都是二三十歲的樣子,畫者層次,他們在雷炳的執勤崗位上看了一遍,並沒有發現他的影子,都感覺奇怪起來。

「他不會不小心掉到牆外面去了吧?」

「真有這種可能,這小子一向都是比較迷糊的。」

三人口中推測著,一起向著圍牆之外探出腰去,想看看能不能發現雷炳的身影。

就在這時,藏在牆垛之後的易寒突然出現,快如閃電般地出手,一米多長的暗金色長劍如流星般從三人的脖頸上劃過。

「噗!噗!噗!」

只聽得三聲悶響,三顆頭顱直接向著圍牆之外飛去,而他們身體卻如木樁一般杵在那裡,一動不動。

易寒一不做二不休,把包括雷炳在內的四具屍體全部拋到了圍牆外面,這樣一來,即便再有人來到,也發現不了這裡曾經發生過什麼,頂多找不到雷炳四人,而懷疑他們集體翹班,去做見不得人的勾當了。

做完善後,易寒身形一閃,就掠下了圍牆。

雷氏家族的內部,也是戒備森嚴,時不時就會有著幾個巡邏的護衛走過。而且,易寒還發現了幾個暗哨,位置非常隱蔽,自己差點兒就暴露了。

因此,他穿行起來就更加地小心翼翼,如果在抵達中央位置的湖泊之前就被發現,那可就大為不妙了。

在他的步步謹慎之下,足足耗費了兩個多小時,終於是看到了那一汪碧藍的湖泊。

這時候,天空之中也開始現出了魚肚白,估計過不了許久,天色就會大亮了。

整個湖泊有一里大小,湖面平靜地就像是一面鏡子,沒有一絲的波瀾,隱隱間還可以看到有淡淡的藍色氣體從湖面上升騰而起。

「這個湖泊果然有些異樣,那氣體好像是無比濃郁的畫之氣!」易寒心中暗暗吃驚,偌大一個湖泊,僅僅是自然揮發出的氣體都蘊含著如此磅礴的畫之氣,那湖底更不知道會是何等的現象。

易寒的眼睛已經開始變得炙熱起來。

但是,還有幾百米的路程,這幾百米之中,他足足看到了三道防線。

最外面的一層,是五十米遠一個的崗哨,每個崗哨裡面都有五名雷氏家族的護衛把守。

第二層距離第一層有兩百米,是一條十米寬的壕溝,壕溝內不時有著赤紅的火焰噴出,看那火焰的形狀,絕非是一般的草木之火可比,有著狂暴的畫意成分。

第三層距離第二層也有兩百米,緊貼著湖畔,是一道名副其實的刀網,鋒利的刀鋒閃著寒芒,足有十米之高,而且那刀芒之中也有著畫意瀰漫而出。

眼看天色逐漸泛白,易寒知道,他不能再等下去了。

「咻!」


他突然起身,奔著最近的一個崗亭衝去。

選擇崗亭而不是崗亭之間的空隙,易寒也是有考慮的。

只要他一現身,附近崗亭之內的護衛都會立刻把他發現,以他藏匿的位置和崗亭之間的距離來看,如果他選擇崗亭之間的空隙,將會和兩邊崗亭內的護衛同時相遇,如果他選擇崗亭位置,只要他下手速度足夠快,完全可以在其它崗亭內的護衛趕到前解決掉,也就是說只需要面對一個崗亭的護衛即可。

果然,易寒一出現,立刻就引起了軒然大波。

「有人硬闖禁地,快攔住他!」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 新書正在a,坑品有保障,請放心支持!

---------------------

「有人硬闖禁地,快攔住他!」

叫嚷之聲立刻此起彼伏。

「呼!呼!呼!」

更是有一**的人影從那些崗亭之中蜂擁而出,並以極快的速度向著易寒要闖的崗亭匯聚而去。

這還是少的,更多密密麻麻的腳步聲從易寒的身後傳來,聽聲音應該不下百人。

「一個小屁孩,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膽,這些地方你也敢闖?」

「快站住,否則直接取了你的小命!」

……


這些護衛人還未到,但是各種咆哮呵斥之聲已經鋪天蓋地地砸來。

易寒當然不會理會這些,他的目標只有一個,那就是前方的崗亭。

而那崗亭中的五名護衛也已經來到了亭外,他們沒有衝殺而上,但是個個都畫意涌動,做好了全力一戰的準備。

百米距離,何其之短,數秒之間易寒已經衝到了那崗亭之外,早就醞釀好的畫意隨著他的右手抬起,暴涌而出,丈余長的七彩玲瓏劍猶如一道色彩絢爛的彩虹一般,在他的面前劃過一道亮麗的光弧,直奔那五名護衛而去。

長劍出,威壓起!

磅礴的畫意威壓如強力的磁場一般,無聲無息地降臨下來,令那些僅僅是畫者境界的護衛們立刻如陷泥淖,幾乎動彈不得,但是他們施展而出的五道畫意光影還是迎著易寒的七彩玲瓏劍轟擊而去。

「噗!」

畫者和畫家,雖然一字之差,但那畫意上的差異卻如鴻溝一般不可逾越。

五人的五道攻擊招式,和七彩玲瓏劍相遇,就如豆腐一般脆弱,瞬間被震得七零八散,化作細碎的光點消散而去。

顯然,五人的攻擊絲毫未能阻擋七彩玲瓏劍狂猛的攻勢。

「嗤!嗤!嗤!嗤!嗤!」

接連五聲割韭菜的聲響瞬間響起,那崗亭外的五名雷氏家族護衛已經是身首異處。

易寒的出擊,可謂一氣呵成,頓時令周圍湧來的眾人脊背發冷,但他們並沒有被嚇到,反而是被激發了鬥志一般,依然是悍不畏死地沖將過來,只是那咆哮之聲已經被他們硬生生地給憋了回去。

「咻!」

易寒沒有絲毫停留,腳尖一點,直接是越過了那道崗亭,直接奔著第二道防線而去。

第二道防線是十米寬的火焰壕溝。

寬度對易寒來說不在話下,但是那火焰,隱隱中散發出危險的氣息,顯然不是普通的火焰那麼簡單。

但是,既然走到了這一步,萬沒有退卻的可能。

那些狂追而來的雷氏家族護衛顯然沒有易寒的速度快,前方又沒有任何阻擋,使得他很快就掠到了壕溝之前。

畫意凝聚於雙腿之上,易寒準備一蹴而就,跨過這第二道防線。

「呼!」

突然那壕溝內的火焰好像感應到了有外人接近了一般,頓時間火光衝天,易寒前方的火焰一下子暴漲起來,形成了一道百米之高的火焰之牆。

他剛抬起的右腿猛地抽了回來,江江剎住身子,否則非被那大火給烤焦不可。

「怎麼辦?」易寒有點兒傻眼,百米高的火焰,他斷斷是跨越不過去的,別說是他,就是高級畫家的強者,也只能望火興嘆。

「嗖!」

就在他這一愣神的時間,突然一個一米大小的赤紅火球從那熊熊的火焰之中剝離出來,飽含強悍的畫意,似乎把周圍的空氣都被點燃了一般,朝著易寒的腦袋砸將下來。

「雕蟲小技!」

易寒兩眼微凝,一聲輕喝之後,絢麗的七彩玲瓏劍騰空而起,沒用砍和刺,直接是使用劍身向那火球拍去。


「嘭!」

火光四射,火球變成細碎的火花分崩離析而去。


「哈哈,小傢伙,不錯的實力,只是愚蠢了一點兒,居然想到硬闖我雷氏家族的禁地!」

突然一個冷笑之聲從那壕溝之下傳來。

易寒心中一凜,急忙望去。

只見一個穿著火紅衣服的男子,渾身包裹著一個赤紅的畫意光罩正從那壕溝底部緩緩升起,那光罩如火焰一般在燃燒,給人一種正在**的幻覺。

「是雷炎長老!」

「雷炎長老來了,這小子這次死定了!」

「雷炎長老威武!」

「雷炎長老殺了他!」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