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光匆匆,轉眼又過去了三年。

戰司昊已經上幼兒園大班了,小傢伙長得十分俊美,完全是戰御宸的縮小版。

戰司昊在幼兒園裡十分受歡迎,每天都會收到很多女同學送的蛋糕、水果之類的。

但是戰司昊十分淡定,每次收到這些東西都不會多看一眼,這讓班上的小女娃娃們十分沮喪。

這天,封嬈去接戰司昊放學,遠遠就看到一個梳著丸子頭的小女娃娃,羞答答地遞給戰司昊的一個蘋果。

「戰司昊,這個蘋果給你吃。」

戰司昊的包子臉酷酷的,想也不想的就拒絕道:「我不愛吃蘋果。」

說完就轉身就走了,丸子頭覺得受到了傷害,哇的一聲就哭了。

封嬈搖搖頭,走了過去,喊了一聲:「司昊。」

「媽咪!」戰司昊酷酷的小臉立刻就揚起了笑容,跑過去抱住了封嬈的大腿,還特別狗腿地說:「媽咪,你怎麼這麼早就到了。」

封嬈摸了摸他可愛的小臉,說:「你又有追求者啦?」

「哼,不過是個幼稚的小女孩,我才不會喜歡呢。」小傢伙酷酷地說。

封嬈忍不住失笑:「那你喜歡怎麼樣的?」

「我喜歡媽咪這樣的。」戰司昊狗腿地說。

「嘴巴真甜!」 「媽咪,我想要吃甜品。」戰司昊眨了眨漆黑的眼睛,趁機說道。

「得寸進尺,好吧,今天就破例帶你去吧。」

戰司昊拉著封嬈走進了一家甜品店,當看到眼前的清俊男子時,封嬈才知道被戰司昊給出賣了!

「小嬈,好久不見了。」封逸揚坐在那裡,見到他們母子進來,立刻起身。

「封逸揚?你從美國回來了?」封嬈驚訝地問道:「怎麼會這麼巧?」

她看了看一臉若無其事的戰司昊,再看看抿著唇的封逸揚,瞬間明白了。

原來是被戰司昊給出賣的!

「舅舅,最新款的遊戲機。」戰司昊用嘴型無聲地說道。

封逸揚點點頭,做了個明白的表情。

協議達成。

其實是因為,戰御宸的佔有慾太強了,不允許封嬈單獨和封逸揚見面。

這幾年封逸揚也算是想明白了,逐漸把事業的重心轉到了美國北海岸的鷹門,很少回國。

封逸揚對於戰司昊這個外甥,可謂是寵愛得到了喪心病狂的地步。

戰司昊要什麼就買什麼,連手槍都敢拿給他玩,也不知道被封嬈說了多少回了。

可封逸揚一見到戰司昊,就發自內心的喜歡。

這可是小嬈的孩子啊,雖然他和小嬈這輩子沒有緣分,但是能看到她幸福就夠了。他把對小嬈的愛,全部都轉移到了這個孩子的身上。

「這一次回來,打算待多久?」封嬈問。

「很快就走了,也許這一次要很久才回來了。」封逸揚抿了抿薄唇,說道。

「你年紀也不小了,要是遇到合適的,就在那邊成家吧。」

封逸揚抬眸看著她,「我有你和司昊就夠了。」

封嬈輕輕嘆息,不知道該說什麼。

封逸揚對她的感情,她沒有辦法回應,也許……下輩子吧。

和封逸揚告別後,便接到了戰御宸的電話,他正在允安市出差,還有一天才會回來。

「老婆,你在哪裡?」電話那頭傳來戰御宸低沉好聽的聲音。

「我和司昊在外面吃甜品,馬上就回家了。」封嬈自動忽略了和封逸揚見面的事情,不然這個醋罈子又會大發雷霆了。

「我晚上有個應酬。」戰御宸說道。

「不許喝酒,不許讓別的女人碰你,碰衣服也不行,晚上十點之前必須回去,我要在十點整和你視頻。」封嬈一口氣說道。

正在吃甜品的戰司昊默默翻了個白眼,這……到底誰是醋罈子呢?

戰御宸在電話那頭低笑了幾聲,說:「好,都聽你的。」

廢少重生歸來 「戰總,時間差不多了。」電話那頭有人說話。

戰御宸微微點頭,對著電話壓低了聲音說:「我十點準時上線和你視頻,今晚你別和兒子睡,我想看你穿睡衣。」

封嬈差點一口老血噴了出來!

她俏臉微紅地,嗔道:「兒子還在旁邊,你胡說八道什麼呢!」

「晚上見,你記得穿那件黑色的。」戰御宸的聲音充滿了誘哄的味道。

「知道啦。」

掛了電話,封嬈一臉心虛地看著兒子。

戰司昊則揚起了小臉,一臉「我還小什麼都不懂」的表情,說:「媽咪,我想再吃一個芒果班戟可以嗎?」



所謂應酬,無非就是你來我往,夠籌交錯。

戰御宸來到允安市出差,在當地的商業圈引起了不小的轟動。

不少人都想要趁機和戰御宸見面,套近乎,最重要的就是能夠和戰氏集團拉上關係。

這樣的話,自己的生意也會跟著沾光。

戰御宸在高爾夫球場,約了幾個生意的夥伴打球。

幾個人的球技都不錯,尤其是戰御宸,他只是站在那裡,漫不經心地揮拍,驚人的球技,配合著那充滿流線感的完美身材,引得球場外的人一陣陣驚呼。

「這都是職業水準了吧?」

「打球的那個人是誰啊?」

「聽說戰總今天也在這裡打球,該不會是戰總吧?」

「哪個戰總?」

這種球場畢竟很大,也注重隱私,尤其是戰御宸他們這邊是貴賓球場。

那邊的人看這裡的時候,只能看到身形,也看不到相貌。

「顧總,你來看看,這是不是戰總啊?」

顧寶山聽到有人叫自己,便轉頭看過去,實在是看不清楚,便擺弄了一下手上的網球拍,說道:「我和戰總有過幾次照面,不過看他身邊陪著的那幾位,想來應該是戰總本人了。」

那幾個人一聽,立刻笑了起來,說道:「說的也是,不過我還沒有見過戰總呢,顧總果然厲害。」

「這沒什麼。」顧寶山淡淡地抬著下巴。

「既然認識,那咱們過去打個招呼? 攻約梁山 「那幾個人聽到這裡就動了心思。

顧寶山卻皺了一下眉頭,說:「戰總打球的時候不喜歡被人打擾,以後有機會吧。」

「以後啊?」語氣帶著明顯的失落,不過還是說道:「那以後就靠顧總引薦了。」

顧寶山嗯了一聲,又朝著那邊看了一眼。

實際上,他也在想著要不要等一會兒空了,找個偶遇的機會和戰御宸說上兩句話。

他之所以會來這裡打網球,也是聽說戰御宸到允安市來了,約了人在這裡打球。

之前他確實和戰御宸打過幾次照面,不過連話都沒有機會說上一句。

顧寶山沒心思再打球了,跟周圍幾個人說了一聲。

「年紀大了,體力不行,你們玩。」

他先去換了衣服,估摸著時間差不多了,就在外面等著見戰御宸。

球場門口來來往往都是人,他站在這裡,就像個接待生一樣,實在是沒有面子。

他半個小時前已經派人去找戰御宸了,說是想和戰總打一場球。

顧寶山已經快要四十歲了,又是顧氏公司的總裁,按照道理來說,以他這樣的年紀和身份,一般都不會被拒絕。

可那邊給來的回復,就是說戰總在忙,連休息室都沒有讓他進。

再等下去,一會兒認識他的那些人出來,他又該怎麼說?

早知道他剛出來的時候,就不應該誇下海口。

顧寶山在那邊足足等了半個小時,都沒有見到戰御宸,弄得尷尬極了。

還有客人直接把他當成了工作人員,招手讓他過去撿球。 這一幕正好被剛出來的幾個人看到了,顧寶山的臉上掛不住了,朝那個客人冷冷看了一眼,說:「你才是撿球的,你全家都是撿球的!」

那客人也惱了,道:「你不是撿球的,站在這裡幹什麼?」

顧寶山可沒法說,他是站在這裡等著見戰御宸,連門都沒讓進去。

那幾個人瞧見了,急忙走過來,問道:「顧總,這是怎麼了?你站在這裡做什麼?」

顧寶山有氣沒地方撒,沖著那些人冷哼了一聲。

那個客人卻冷笑道:「還能做什麼,等著見戰總唄!以為戰總是想見就能見的?在這外面都站了半個多小時了,明擺著是被戰總拒絕了,還不死心。這種人我見多了,以為來打了兩次網球,就能巴結上戰總。呸!裝什麼裝啊!」

就這麼一句話,說得顧寶山的處境尷尬極了。

周圍的人看他的眼神也都變了。

顧寶山氣得一甩袖子,怒氣沖沖地走了。

回到了家,正好看到老婆梅秀鳳在和幾個太太打麻將。

「老顧回來了?」梅秀鳳問了一句。

「哼,打牌打牌,整天就知道打牌!」顧寶山很生氣地說了一句。

幾個太太見顧寶山臉色很難看,對視了一眼,便紛紛說不打了。

等到人走了之後,梅秀鳳氣惱地走過去,說:「你又發什麼瘋?我手氣正好呢,被你把人都給轟走了。」

「你還有心思打牌?知不知道家裡就快要破產了!」顧寶山忽然吼了這麼一句。

「你說什麼?」梅秀鳳眼睛都瞪大了,連聲說:「老顧,你可別嚇我,到底是怎麼回事?」

顧寶山嘆了口氣,說:「這幾年公司的生意越來越難做了,如果再接不到項目,恐怕公司撐不過一個月就要倒閉了。現在戰氏集團的總裁戰總到我們允安市來了,有個項目我很看好,可惜就是沒有辦法接近戰總,哎!」

梅秀鳳不懂生意上的事情,也說不上話。

兩人只能坐在那裡,唉聲嘆氣的。

過了一會兒,家裡的門口傳來開鎖的聲音,接著傳來一聲溫婉的聲音,「爸,媽,我回來了。」

「是九九回來了啊?」顧寶山回了一聲。

門口站著一個女孩子,十七八歲的年紀,五官像是瓷娃娃一樣的精緻,皮膚晶瑩剔透,白裡透紅,一眼便讓人覺得驚艷。

她背著書包,渾身都透露著一種致命的清純,可想而知將來她長開了會是怎麼樣的傾國傾城。

「我先回房間寫作業了。」顧九九聲音很小地說了一聲,便飛快地上了樓。

梅秀鳳的眼睛轉了轉,忽然說:「你覺得九九怎麼樣?」

顧寶山下意識地回答:「很乖。」

梅秀鳳眼睛一眯,湊近了,低聲說:「你說那戰總多大?」

顧寶山眼睛陡然睜大,不可置信地看著自己老婆,「你的意思是?」

「戰總那樣的男人,什麼都不缺,你送錢送禮都沒有用。可唯獨有一樣,如果是個乾淨的女孩呢?」

「這不行,九九還這麼小。」顧寶山斷然拒絕。

「小什麼小,都十八歲了還小,我就是盼著她好,才想給她將來尋個好出路,找個靠山。」梅秀鳳生氣地說道。

「這……」顧寶山猶豫了。

梅秀鳳並不是顧寶山的原配,她是在顧寶山的原配妻子死了之後,嫁給他的。

後來又給顧寶山生了個女兒,叫顧柔,現在正在貴族學校寄讀。

顧九九是原配妻子生的,所以梅秀鳳一直都不待見她。

梅秀鳳趁熱打鐵地說道:「你不是說公司快要倒閉了嗎?我們家都沒有錢了,以後九九的日子還不是一樣的難過?與其等到將來她不值錢了,不如現在就幫她找個好出路。」

顧寶山沒有說話了,陷入了沉思。



戰御宸打完了高爾夫球,助理在一旁彙報接下來的行程安排。

「戰總,七點在帝豪酒店有個飯局,八點有個酒會。」

戰御宸淡淡地嗯了一聲,「直接去帝豪酒店。」

此刻,在帝豪酒店,顧寶山帶著顧九九來了。

「爸爸,為什麼我們要來這裡?」顧九九十分不安地問道。

「別怕,就是見見爸爸生意上的朋友。九九啊,一會兒你就跟在爸爸身邊,別亂跑。」顧寶山叮囑道。

「是。」顧九九小聲地回答。

顧九九從小就特別的乖巧聽話。

她天生膽子也小,說話也怯怯的。

這種像是小白兔般的性格,格外容易激起男人的征服欲。

顧寶山心裡很清楚這個女兒的美貌,她年紀還這樣小,已經十分驚艷了,要是再長大一些,肯定不得了。

聽說那戰總早就結婚了,把顧九九送過去的確有些可惜了,可只要能搭上戰總,拿下項目,顧九九也不算是損失。

顧寶山拿定了主意,就帶著顧九九走進了帝豪酒店。

在酒會上,顧寶山遠遠見到戰御宸被一群上流社會的精英人士圍著,心裡十分激動,便迎了上去,想要和戰御宸說話。

「戰總,戰總!」顧寶山激動地喊著。

戰御宸正在和別人說話,聞言轉頭看過來。

顧寶山急忙走上前,說道:「戰總你好,我是顧氏公司的顧寶山,聽說您現在準備在允安市建一個項目,我對此十分有興趣。」

戰御宸點點頭,語氣淡淡地說:「顧總要是有興趣的話,歡迎參加招標。」

說完,就轉身,不理顧寶山了。

顧寶山有點急了,把身後的顧九九給拉了出來,說:「戰總,這是小女九九,您剛到這裡,對允安市不熟悉吧?不如讓九九給您做個導遊。」

戰御宸微微皺了下眉頭,看都沒有看顧九九一眼,便說:「我明天就走了,不需要導遊。」

這時候,有人走了過來,招呼戰御宸。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