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時光荏苒,七年後,慕家後院。一個五六歲左右的女孩兒靜靜地坐在鞦韆上,幽幽地嘆了口氣。

「雪兒!雪兒!」遠遠地,一個十歲左右的少女拿著一根水藍色的法杖跑了過來。

慕寒雪抬頭看著她,柔柔一笑:「萱萱~」

慕雲萱興奮地跑到慕寒雪面前,將魔法杖遞給她,兩眼亮晶晶一臉求表揚的模樣:「雪兒快看,我成為初級魔法師了,這是我爹爹給我新配備的法杖!」

慕寒雪摸了摸她的腦袋,笑著說道:「萱萱真厲害,這麼快就成為初級魔法師了!」

慕雲萱無賴地掛道慕寒雪身上,趁她不備笑嘻嘻地捏了下她的臉蛋兒,心中感嘆道:自己這個小姐姐真是可愛啊!明明比自己還大一年,可是卻永遠保持著五六歲的模樣,太可愛了~

慕寒雪無奈地看了眼在她身上亂吃豆腐的慕雲萱,寵溺地笑著。額……雖然這畫面有點詭異啊……

「雪兒,明年魔武學院要招新生了,咱們一起去報名吧~」慕雲萱看著慕寒雪說道。她的小姐姐自從七年前的那次意外以後不僅失去了記憶,而且身體也像停滯了一樣無法生長,更重要的是她竟然無法修鍊魔法!慕家是魔法世家,慕家的嫡系子弟各個都能修習冰水兩種魔法,這對她來說是個痛!族裡的人有的憐憫她,有的鄙視她,甚至有旁系的子弟還暗中詆毀她,說她是怪胎,是廢物!但她知道,她的小姐姐不是廢物,她有一次偷偷溜去落日森林被一隻兇殘的魔獸襲擊,當她絕望以為要被魔獸吞下之際,一個小身影出現在她的面前,她的身上雖然沒有劍氣,但是她卻擁有大劍師的實力。小小的身影僅是一拳,就將那個魔獸打死。她震驚地看著她,她的小姐姐當時就像是天使一樣站在她的面前。她的小姐姐雖然無法像常人一樣修鍊,但她知道,她的小姐姐絕對,不是廢物!

「再說吧……那裡對我來說,去不去無所謂……」慕寒雪淡淡地說道。自從七年前醒來,她發現自己無法像正常人一樣修鍊,當時她很絕望,難道自己是個廢物?某然間有一次,她發現自己竟然可以修鍊純粹的力量,於是,她瞞著所有人偷偷去落日森林修鍊。然而,在森林裡,在某一次和魔獸戰鬥中,當她要一刀殺死一頭七階魔狼時,她竟然聽到了那隻魔狼的求饒!眾所周知,聖獸以下的魔獸無法口吐人言,可是,她竟然聽懂了!她把魔狼放了,她嘗試了好幾次,發現自己真的可以和魔獸溝通,而且,她可以對低階魔獸進行控制,隨著實力增強,她甚至可以控制高階魔獸。當時她興奮了好幾天,隔三岔五地跑去落日森林找魔獸們「切磋」,久而久之,落日森林的魔獸都認識了這個小魔女,果斷和她成為「朋友」了,還時不時地拿一些靈果來孝敬她,而那些落日森林裡的老怪物們也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了。

「不麻不麻~萱萱想和雪兒一起去魔武學院學習,萱萱不想離開雪兒!雪兒不在我身邊,就沒有人烤肉給我吃了,也沒有人做甜點給我吃了,更沒有人給我做飲料喝了!」慕雲萱撒嬌道。


「額……」慕寒雪頭上掛下兩滴汗,嘴角狂抽,你丫的是離不開我呢?還是離不開吃啊!

陽光下,兩個女孩兒的嬉戲聲蕩漾在後院。

月漸漸掛上樹梢,慕府眾人紛紛入睡。

慕寒雪突然睜開眼,她感覺胸口一陣炙熱,似乎有什麼東西要從她體內出來。她一個閃身,立刻向日落森林奔去。

日落森林裡,慕寒雪痛苦地蜷曲在地上,她感覺自己的骨骼正在一根根被拆斷,又一根根開始重組。她全身的經脈正在一根根不斷擴張、裂開,再重組。她的靈魂似乎在被撕扯,被融合。疼痛!來自身體和靈魂的疼痛!她死死地咬著自己的嘴唇,鮮血從嘴角淌了下來……

日落森林裡的魔獸們躲在一邊看著慕寒雪,擔憂著卻又不敢上前。雖然平時被小魔女虐,但是也被虐出感情來了啊!看到小魔女此時如此痛苦,獸獸們表示都很擔憂啊!

不知道這種痛苦延續了多久,慕寒雪疼得只覺得連呼吸都萬分困難!終於昏了過去……

一陣七彩光芒從慕寒雪的胸口亮起,一顆七彩的蛋漸漸浮了出來,落在了慕寒雪懷裡……

!! 慕寒雪感覺有東西在自己臉上動,痒痒的,溫溫的。她緩緩睜開眼,只見一隻火紅的魔狼正在用舌頭舔自己的臉。它看見慕寒雪醒了,立刻興奮地嗚嗚了兩聲。

「嗯……火兒,我沒事兒,不要擔心了。」慕寒雪慢慢爬起身,慘白的小臉上用力擠出了一絲微笑。她摸了摸火兒的頭,這隻小魔狼自從當初被自己虐了一頓,後來放走後便死皮賴臉地跟著自己,漸漸感情越來越好了。其他獸獸們也圍了過來,不時地蹭蹭她,她看了眼圍在自己身邊的一群獸獸們,心裡暖暖的。

突然,她感覺懷裡有東西動了動,只見一個七彩的蛋正躺在她懷裡。似是不甘被她忽視了,那顆蛋撒嬌般地在她懷裡蹭了幾下。

慕寒雪驚訝地看著這顆突然出現的蛋,有那麼一絲熟悉,但又完全想不起來。她輕輕地抱起蛋,下意識地去親了一下。在她還未驚訝自己為何會做如此舉動時,只見這顆七彩的蛋瞬間發出耀眼的七彩霞光,一個像狐狸一樣的小白球出現在眼前。

「布丁!」慕寒雪下意識地喊道,一滴清淚不自覺地流了下來。她摸了摸臉頰,為何自己要流淚?

她伸手接住小白球,兩雙眼睛久久地對視著。布丁眼中閃過一絲欣喜而憂傷的光,他的雪兒就算忘了一切,竟然還記得它,一如當初抱著他喊他「布丁」!雖然當時他被迫沉睡,可是他的神識依舊清晰,他清楚地知道後來發生的所有事情,也知道幽冥王替她做的事。看著容貌微變的韓雪,他嘆了口氣,也許讓她暫時忘記一切對她來說是最好的選擇。至少在她有能力與敵人對抗前,這的確是很好的選擇。他一定要儘快強大起來,這一次,他一定會好好保護他的雪兒!

許久,白君開口:「雪兒~」

「布丁?」慕寒雪試探性地喊了一聲。

「是!我是!這是你給我起的名字,我的主人。」白君說道。

「主人?我們不是朋友嗎?」慕寒雪疑惑地看著他。

白君心中一暖,他的雪兒還是那麼善良,他笑道:「是,我們是朋友,生死與共的朋友!吾,白君,以遠古之名為誓,與汝簽訂靈魂契約,靈魂共享,誓死追隨!」

古老的契約陣在兩人腳下閃耀,七彩霞光包裹著兩人。慕寒雪感覺到靈魂中多了一絲牽絆,一種從未有過的舒適感滋養著她的靈魂。

半晌,光芒褪去,慕寒雪看著懷裡的白君,張了張嘴,話還未說出口就被白君打斷:「我知道你想問什麼,不過對不起雪兒,我現在還不能告訴你。你現在魂魄不全,我已經把你三分之一的魂魄與你融合,你現在已經可以像正常人一樣修鍊,你的身體也會恢復生長,等你剩下的三分之一的魂魄全部回歸,我會告訴你所有的事情。現在,你,就是慕寒雪!」

慕寒雪沉默地看著他,震驚,又有一絲瞭然。她沒想到原來自己無法修鍊,無法長大,都是因為自己魂魄不全!雖然她很想知道自己到底經歷了什麼,為何會這樣,可是,她知道,白君說的沒有錯!自己現在只是慕寒雪,她現在有新生活,何不好好過下去,等到時機成熟,該知道的自然就知道了……

「白君……」慕寒雪喚道。

「雪兒,我更喜歡你叫我布丁~」白君說道。

慕寒雪笑了笑:「布丁~我帶你回家給你做布丁去吃~」

「哦耶!好啊好啊!咱快點回去吧!」布丁兩眼泛光,毫無剛剛白君那一股威嚴氣勢,果斷化身吃貨樣!

慕寒雪嘴角抽了抽,這個樣子和萱萱看到吃的時候一樣啊……她忽然有種偉大的設想,她當年不會就是因為這傢伙特別愛吃布丁才取這個名兒的吧……汗

!! 一道白光籠罩著慕寒雪,四周的元素不斷向她聚攏。許久,光芒褪去,慕寒雪睜開雙眼,勾唇一笑,沒想到不僅能夠修鍊了,而且配合自己之前體內的純力量修鍊,短短一周,已經晉級為高級魔法師了!而且,她發現自己竟然能吸收所有元素,而且,元素親和力異常強!

「雪兒~」布丁喚了她一聲。

慕寒雪微微一笑,伸手將它抱了起來。布丁順勢在她懷裡蹭了蹭,摸出一條手鏈遞給她:「雪兒,恭喜你又晉級了,這條項鏈你~」

慕寒雪摸了摸他的腦袋,說道:「謝謝你,布丁~」手指剛剛接觸到手鏈便發出一道七彩的光茫,手鏈一下子套在了慕寒雪手上。接著,她突然感覺來到了一個奇異的空間,四周一片白茫茫,她促著眉,揮出一道道元素,卻絲毫無變化。突然一道雄厚的聲音出現在她腦海:「我可憐的孩子,你還好嗎?」

那道聲音既陌生,又熟悉,慕寒雪放下戒備,不斷看著四周問道:「前輩,請問,您是誰?」

「孩子,你不要找了,我早已死了幾萬年,你現在見到的不過是我的一道殘魂。」那道聲音響起,「既然你能來到這裡,就說明我們族已經被滅族了。唉……沒想到,還是走到了今天這一步,孩子,你受苦了。作為你的先祖,原諒我現在還不能把一切告訴你,這樣只會更快地葬送你的性命。我把我們一族畢生的修鍊心得通過傳承給你,每當你的實力達到相應程度,你將會打開一層封印得到相應技能,等你修鍊到神級,你就可以打開那道封印,了解我們一族的真相。在此之前,不要試圖去尋找真相,我把這條星夢手鏈和白君留給你,這裡面是我開闢的一個新的空間,除了血脈被開啟的我族人,其他人無法開啟這個空間,當然,隨著你力量變強,你也可以創造改變這個空間。至於白君,能不能留住他,就靠你自己了……」

那道聲音漸漸消失,慕寒雪感覺腦中多了許多東西,這就是傳承?我們一族?想了想先祖的話,她心念一動,回到了屋裡。

她看了看布丁,看它張了張嘴,微微一笑:「放心,我知道你要說什麼。在我晉級為神級之前,我什麼都不會問。」

布丁眨了眨眼,點點頭。

「對了,布丁~我帶你去個地方吧~」慕寒雪神秘一笑,抱著布丁消失在屋中。

藍天,碧水,綠油油的草地,高山,樹林,還有房屋,這裡元素豐富,唯獨沒有生物。

布丁瞪大了兩眼,呆了半晌,一臉崇拜地看著慕寒雪:「雪兒,你好厲害啊,竟然把這裡弄得這麼漂亮!」

慕寒雪也呆了,嘴角抽了抽,難道是因為自己之前揮出去的元素力量造成的?額……先祖好像是說自己可以創造改變這個空間的,她剛剛就是嫌棄這裡一片白茫茫看著不舒服,腦子裡想著外面的世界,隨手揮了些元素,沒想到竟然真變成這樣了?

她看著布丁一臉的崇拜樣,厚了厚臉皮,假意咳嗽了兩聲:「沒什麼,小意思~」

布丁眼裡更加崇拜了,他的雪兒就是厲害啊!瞧這裡多漂亮啊~比以前那個老傢伙強多了~他眼珠子

咕嚕嚕轉了一圈,諂媚地說道,雪兒啊~要不咱弄一點靈果啊什麼的在這裡,以後自產自銷,你的小金庫就豐富啦~


慕寒雪冷艷地看了他一眼,哼哼道:「你是不是還想說,找火兒他們去落日森林裡搜刮一下,最好把崖底那株靈樹一起弄進來?小樣兒,別以為我沒看見,上次不知道是誰抱著那棵靈樹,把上面結的果子吃得一顆不剩!太黑心了,太不人道了!」

「呵呵……」布丁縮了縮腦袋心虛地笑了笑,好嘛~他就是想念那棵靈樹結的果子的味道么~奈何外面元素不夠濃郁,結得太慢了。

「不過嘛~」慕寒雪嘴角勾了勾,邪邪一笑,「這個主意還不錯~」

布丁一愣,隨即賊笑起來,他就知道小魔女本性難移啊~

於是,一人一獸奸詐地對視一笑,向落日森林走去。落日森林裡正在舒適地躺著的火兒打了個冷顫,它咋突然覺得有種陰森森的感覺捏?

!! 星夢空間中,慕寒雪深吸一口氣,果然修鍊不能一蹴而就啊!最近修鍊像坐火箭一樣「蹭蹭蹭」地提高著,果然,自從前幾天達到高級魔法師巔峰就沒有再晉級了,她感覺到自己需要一個契機。

布丁摸著圓鼓鼓的肚子,撒潑地向她撲過來。慕寒雪一眯眼,在它撲上自己之際伸出一隻小手將它拍到一邊。布丁在地上打了個滾,沒有撲到意料中的懷抱,它瞥了撇嘴,眨巴著水汪汪的大眼睛,可憐兮兮地看著她:「雪兒、你嫌棄我了!你竟然開始嫌棄我了!嚶嚶嚶~我好可憐啊~嚶嚶嚶~雪兒乃個負心漢、乃要拋棄我了么~嚶嚶嚶~」


慕寒雪頭上一片黑線,嘴角抽了抽,這丫的從哪兒學來的這一招!肯定是萱萱教的!以後一定要把他們好好隔離!!!她冷艷地膩了它一眼,哼道:「把手擦乾淨了再過來!」

布丁低頭看了看自己的爪子,額……好像是有那麼點點的臟(; ̄ェ ̄)它訕訕地一笑,爪子在草地上蹭啊蹭啊……

慕寒雪看得眼皮直跳,嘆了口氣,抱起它往屋子走去。布丁一喜,立刻準備往慕寒雪的懷裡蹭,還沒摸到衣服,就聽到頭上輕飄飄地傳來陰森森的聲音:「你敢蹭我就扒了你的皮!」布丁打了個激靈,訕訕地縮回了爪子……


屋裡,布丁眯著眼睛,舒服地享受慕寒雪幫他洗澡。突然,它狀似無意地開口道:「雪兒啊,你要不要學煉丹啊?」

「煉丹?」慕寒雪歪著腦袋眨了眨眼,「就外面賣的那些不都是一些傷葯什麼的?我會光明魔法,沒興趣!」

布丁哼哼了一聲,嗤之以鼻:「傷葯?就外面賣的那些也能算丹藥?」

慕寒雪一挑眉,看著布丁那個小樣兒,升起了一絲興趣:「哦?那什麼才算丹藥?」

「起碼也要是塑骨丹,洗髓丹,還魂丹,聖愈丹那樣的才算嘛~」布丁一說到丹藥,兩眼放光,手舞足蹈,嘴角還流著可疑的液體(−;;_−;;;)

慕寒雪看著他說的手舞足蹈,幽幽地來了一句:「你會煉丹?」

布丁瞬間打住,眼睛心虛地閃了閃,縮了縮腦袋:「算……會吧……」

「嗯?」

「會,會一點點……」

「一點點?」

「額……哎呀!好啦好啦!小爺我承認,我不會!」布丁垂下了小腦袋,繼而又興奮地抬起頭,揮著自己的小爪子,「不過我這裡有煉丹手冊哦!還有很多很多丹方!都是那個老傢伙留下的,不過……不過……因為種族不同,所以小爺我煉不了而已!」好吧,打死他也不會承認自己是因為煉丹太累了,打死也沒翻過那幾本手冊!還有,那些留下的丹藥都被他當糖果偷吃了……

「哦?我那老祖宗還留下了手冊和單方?」慕寒雪突然燃起了一股興趣。

布丁一聽有戲,立刻諂媚地說:「是啊是啊!雪兒你要學嗎?」

「嗯,有那麼點興趣。」慕寒雪點了點頭,拿起浴巾把布丁包了起來,把污水處理了一下,用風火魔法幫他把身上的毛髮吹乾。

「哈~」布丁一樂,立刻小爪子一伸,不知道從哪裡掏出一本破舊的小本子。

慕寒雪一手摟著布丁,一手拿著小本子坐在古靈樹下慢慢翻了起來。

!! 布丁滿臉期待地看著慕寒雪,恨不得她能立刻煉出丹藥給自己吃。

只見慕寒雪拿著書翻了幾頁,接著,她有種想罵人的衝動……無字天書啊!有木有啊!傷不起啊傷不起!正當她怒得像要摔書的時候,她瞟見在書的封面有一排小子。她定睛看了看那行字,瞬間嘴角狂抽!

只見上面歪歪扭扭地寫著「請滴一滴血在這行字上」。故弄玄虛的老頭!她心裡啐了一句,便咬破手指,將一滴血滴在了字上。一片金光亮起,只見小冊子上突然冒出一團白金火焰,「嗖」地一聲進入慕寒雪的眉心。一道雄渾的聲音響起:「我親愛的孩子,看來你是想要學習煉丹術了吧!祖爺爺一定會把畢生所學教給你的,有祖爺爺在,沒什麼煉不成的!哈哈哈!」慕寒雪汗……這老頭上次那副世外高人的嚴肅樣果斷是裝的!

笑了一會兒,那聲音立刻正經道:「咳咳,好了,孩子,你一定奇怪為什麼那本子上啥也沒有吧!你偉大的祖爺爺可不是那種傻叉,本族煉丹術怎可隨便被人翻閱!就算要給他們看,也得扒他們一層皮!」恩恩,不錯不錯,這話說得好,慕寒雪萬分贊同,不過祖爺爺你確定你不寫下來只是因為這個?沒有因為自己的字……不忍直視!

「所以呢,你偉大的祖爺爺把早年曆練曾所得的「焚天烈火」凝練成火種,剛剛你已經滴血讓它認了你為主,你馬上就能通過它獲得煉丹我的記憶。當然,這些都是我煉過的丹藥,煉丹之術永無止境,以後的造詣如何,還得看你自己了!」說完,一道道煉丹工序瞬間出現在慕寒雪眼前,她快速地記憶著,痴迷地看著那雙手在煉丹,不斷地感嘆先祖的煉丹造詣之高。隨即,一張張稀有的丹方出現在她腦海,祖爺爺真的是給自己留了一份很豐厚的寶藏啊!同時她也唏噓道,還好自己記憶力好,這死老頭真是欠捏!

半晌,慕寒雪睜開雙眼,伸出小手,「焚天烈火」出現在她的掌心。她微微一笑,抱著布丁回到屋子,把那本「無字天書」放在了書架上。

布丁眨巴著眼睛看著她,她神秘一笑:「走~布丁,我們去買丹爐~」

「哦耶~快走快走~」布丁回過神來,拍著爪子興奮地催促著。

慕寒雪抱著布丁掃蕩了一下煉丹閣,挑了個丹爐,順便再買了些藥材,交代他們送到慕家別院。雖然星夢空間裡面種植了很多藥材,可那都是她倆搜刮來的奇珍異寶,珍貴著呢!剛剛學習煉丹術,雖然她現在家底很富,可是也不能這樣敗家啊!於是慕寒雪決定先買一些藥材練練手~

煉丹閣老闆擦了把冷汗,把慕寒雪送出大門。你說一個五六歲的娃娃突然來煉丹閣買丹爐,一看就是鬧著玩啊!想著她的穿著,估摸著是哪家富貴人家,準備好好宰宰這頭肥羊。結果啊!他恨啊!那丫頭簡直就是個小魔女,竟然對煉丹頭頭是道,還對他們的煉丹師指指點點,也不知道他們閣里的高級煉丹師那根神經抽了,還對她五體投地,差點拜師學藝跟她走了!逼得他不得不拿出自己珍藏的寶貝丹爐送給她,才讓她發話把那群煉丹師留了下來。臨走前,小魔女還搜颳了他不少好的藥材,肉疼啊!就希望這尊大佛以後別再來了,這顆小煞星啊!這回真是虧了啊!

老闆默默地在角落畫著圈圈,身邊的夥計打包好東西,運上車,正準備出發,臨走前面色怪異地問了句:「老闆啊~你確定我們真的是要把這些東西送去慕家五少爺那裡?」

見那傢伙又提自己傷心事,老闆怒斥了他一聲:「對!對!對!知道還問我,找抽啊!」

「是是是!」夥計縮了縮腦袋,立刻駕車遠遁。

「哼!死小子,竟敢提我傷心事!」老闆怒氣沖沖地說道,突然一愣,等等!慕家五少爺?傳聞慕家五少爺有一子一女,傳聞那那女兒得了怪病,今年十三歲,卻依舊五六歲孩童狀,而且是天生廢物無法修鍊。家主念她生得惹人憐,未將她逐出慕家。難道、難道、剛剛那個女娃娃就是那個傳說中的廢物?老闆驚悚了!他一定是在做夢!做夢!

!! 慕家,慕知行莫名地看著煉丹閣的人進進出出搬進自己院子里的煉丹爐和藥材。

「那個,這位小哥,你們是不是送錯地方了?我們這兒沒有人煉丹啊?」慕知行一把攔住了正在指揮搬丹爐的夥計問道。

「額,這個……」夥計淚流滿面,其實他也想問有沒有送錯地方啊!

「呀~你們這麼快就來了啊~來,快把東西都搬到後面那間門口有鞦韆的屋子裡。」慕寒雪從門外進來,脆生生地說道。

「哦哦、好的好的,小姐。」夥計如看到救星一般,立刻指揮著搬去慕寒雪的屋子。


「這……雪兒,這是怎麼回事啊?」慕知行疑惑地看著女兒。

「爹爹~可憐你女兒我無法修鍊啊,平日無所事事,別人外面怎麼說我的我都知道。女兒被人怎麼說都沒關係,可是作為慕家子弟,更做為您的女兒,我不能因為我的關係讓你們也一起受辱啊!所以,女兒痛定思痛,決定好好學習煉丹術,證明自己至少不是廢物!為您挽回顏面!這才去煉丹閣討教,結果那閣主看我有慧根,是個可造之材,又見我善良可愛,就大方地送了個煉丹爐和一些藥材給我。爹爹~您可要支持女兒學習煉丹啊!」慕寒雪偷偷掐了自己一把,瞬間眼淚汪汪,抱著慕知行的大腿說得那是聲淚俱下啊!布丁默默扭頭,小身子可疑地抖動著,無恥,太無恥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