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箏抬了抬下巴,手指在桌子上敲了敲:「時宜,我想這件事情你應該不會拒絕我吧,畢竟老爺子都可以認天佑當自己的孫子了,應該也會答應讓我再回去住吧,畢竟我可是爺爺的好孫女啊。」

這簡直就離譜!

時宜當然不會馬上答應:「為什麼,你為什麼會想要回來?」

「這還不簡單嗎?自從我搬出來后,很多人都看不起我,認為我已經失去了一切,現在只有我回去了,他們才會重新看的起我,我也才可以收拾他們,最重要的一點,你不是想要讓席聿衍回來嗎?這應該就是最簡單的一件事情了,怎麼,不願意嗎?」

時宜思忖幾分:「你就是為了打臉之前看不起你的那些人?你沒有其他的想法?」

「這個跟你無關,我現在就拿讓我回去來跟你交換,你答應我可以讓席聿衍回去,如果你不答應,那麼我就只能繼續扣着他了,我這些事情其實都是你說了算的。」

這件事情似乎走到了死胡同裏面,而時箏也不相信自己會輸。

「好。」

時宜果然答應下來,卻還不忘記給時箏添堵:「你知道席聿衍為什麼會愛我,而不愛你嗎?因為我總是站在他的角度上思考問題,我也會因為無法容忍他再繼續在那個冰冷的地方待着而向你妥協,可是你卻不會有絲毫妥協,甚至你為了達成自己的目的,席聿衍也可以被你利用,所以他才永遠都不會原諒你,難道你會愛上一個利用你,不將你生命當回事的人嗎?如果說你也不愛上的話,那麼你就不可以要求別人也愛上你。」

「這件事情我已經答應你了,我什麼時候可以看到席聿衍?你是不是應該給我一個確定的時間?」

「今天。」

時箏沒有再多做停留,直接拿着包站了起來:「具體什麼時候我會再給你發消息,你放心吧,很快你就會知道到底誰值得席聿衍愛,誰不值得席聿衍愛了。」 司若風走出了卧室,他來到了三樓的陽台,雙手撐在欄桿上,夜風吹拂過落地窗,吹起了男人的髮絲,司若風的額頭有一道疤痕,不深,所有人都以為他是在外面玩女人跟那些不著調的公子哥打架留下來的。

他伸手,輕輕撫摸這道疤,眼神逐漸的暗淡了下去。

這道疤,是六年前的車禍留下的。

因為,自己才是司聿衡。

而躺在病床上的人,其實是他的弟弟,司若風。

六年前的一場車禍,他跟司若風都在車上,那個時候,司家動蕩,天之驕子司聿衡馬上就要接手司氏,可惜一場人為策劃的車禍,司家兩個兒子都沒能倖免,只不過司若風的傷更厲害,司聿衡只是受了些皮肉傷。

司若風知道自己要不行了,為了保護他哥哥,就說自己是司聿衡。

這樣才擋下了江秋蘭的陰謀。

江秋蘭他們見『司聿衡病重,就打消了想要除掉他的念頭,拋出來一個被收買的酒駕貨車頂罪,這件事就被草草收場。

他們兄弟二人長相酷似,並沒有人發現他們身份轉化,從那天起,司聿衡便頂着司若的名義活下來。

從一個天之驕子,成了一個只知道玩女人的紈絝子弟形象,也是為了讓江秋蘭她們放下警惕心。

一直到現在,六年了。

知道這件事情的,除了他們兄弟二人,也就只有平叔跟司康榮。

樓下,傭人看見司若風從卧室裏面出來,計算好了時間,就走下樓。江秋蘭打了個哈欠準備睡了,傭人過來彙報,「二少爺在大少爺的房間裏面待了40分鐘。」

江秋蘭點了頭,準備上二樓休息了,明姨跟在身後。

明姨說道,「我聽醫生說了,司聿衡活不了多久了,最多這半年的事情。」

江秋蘭,「到底是司家的大少爺,走也要體面一點不是嗎?他走之前,我送他一個兒媳婦難道不好嗎?」

明姨笑了一下,「太太安排的合適,那下周就讓莫家小姐搬過來。」

她說道,「不過這個莫家,到底也是老爺子定下的親事,我們要不要敲打一下。」

「康榮的舊部已經不多了,整個司氏現在都是我們的人,等到司聿衡死了,我管理司氏也是理所應當,而司若風……就他的口碑,根本連司氏的一把椅子都得不到。」

司若風這種只知道花錢玩女人的公子哥,平時給點錢養著就好了,司氏是不會給他安排職位的。

「可是現在,華興天合在司若風手裏。」

江秋蘭說道,「一個華興天合而已,翻不起什麼波浪。」

莫笛第二天早上就接到了司家的消息,說是司太太想要見自己一面。

她咬着荷包蛋,「我一定要過去嗎?」

莫母看着她,「當然了,這可是你未來的婆婆,她要見你,你怎麼能拒絕呢,而且……」

莫笛見自己母親欲言又止,「而且什麼?」

莫父說了一句,「而且,司氏現在基本都在司太太江秋蘭的手裏,如果小笛真的想在司家有好的生活,那麼江秋蘭這一關必須要過的。」

莫笛點着頭,「我知道了。」

莫母眉眼間露出擔憂,「我本就不允許小笛嫁過去,畢竟……畢竟司家少爺時日無多。」 大山深處。

年輪悠久的古木在天空中舒展枝條,繁茂的樹葉連成一片遮天蔽日。

林中清幽,遍地都是半人高的灌木叢。

一陣山風拂過,草木彼此摩擦,簌簌作響。

而就在這時,灌木叢一陣晃動,片刻后,一顆腦袋從茂密的灌木里鑽了出來。

那是年約十七八歲的少女,身上裹著獸皮,留著一頭零碎的短髮。

左手拎著一隻死兔子,右手拿著一把自製弓箭,背後背著一個簍子,裡面放了兩支做工粗糙的箭矢,和兩隻山雞。

少女拎著獵物,臉上露出幾分笑意。

「小麥姐——」

「小麥姐,你在哪兒啊——」

「不好啦,小麥姐——」

就在這時,山林里傳來一道道急促的呼聲。

少女轉過頭,將兔子扔進背後的簍子里,然後朝聲音的方向跑去。

她跑到了幾個神色焦急的小孩子前面,喘著氣問:

「慌慌張張的,怎麼了?」

一個小孩連忙拉著她的胳膊往回跑,邊說道:

「小麥姐,不好啦,周強到你家去啦!」

「他說要去把那個大姐姐拖走,我們不敢攔,就趕忙來跟你報信啦!」

聞言,小麥神色一變,連忙朝自家方向跑去,一邊飛奔一邊囑咐後面的兩個小孩自己回家去。

穿過一片片茂密的山林,不多時,前方出現了一個巨大的天然山洞。

山洞周圍的植被都被清理乾淨了,里裡外外有很多同樣裹著獸皮的人。

進了山洞中后,就會發現,這巨大的山洞被石頭和編織的樹葉人為分割成了無數個小空間,每個小空間單獨成一個房間,住著許許多多人。

而此刻,某個小房間前圍了一群人。

為首的是個赤著上身,身材瘦小,膚色黝黑的年輕男子,他身後跟著幾個年輕男女,此刻正將一個同樣十七八歲的長發少女圍在中間,周圍許多圍觀群眾正聚在一起竊竊私語。

那正是少女小麥的家。

她飛快的跑到了過去。

那被圍在中間的少女本來都快急哭了,看到小麥回來,眼底頓時有了希望。

「小麥。」

所有人齊刷刷的看了過來,為首的瘦小男子的表情更是直接便難看了幾分。

小麥在幾人面前停下,前後打量了一下這群人,語氣不太好的斥道:

「周強,你又想幹什麼!」

說著,不待他回答,她對對面的少女招了招手,「阿長,過來。」

少女立刻鑽出人群,站到了小麥背後。

那瘦小男子卻沒看她們,眼神一直往房間里瞟,說道:

「小麥,你放心,我不是來找阿長的,我聽說你救了個女的回來?」

「我還聽說,長的特別標緻啊。」

小麥皺了皺眉,走過去一把扒開了對方,堵在房間門口,冷冷道:

「我勸你還是別打歪主意。」

周強的目光從藤蔓編製的門帘上轉到了小麥身上。

「小麥,不過是個撿回來的女的而已,我都不大阿長的主意了,你也差不多得了,我們各退一步,以後我不來找阿長了,你把裡面那女的給我。」

「想的美。」小麥冷哼了一聲。

「小麥,你也別敬酒不吃吃罰酒,說實話,之前是一直沒跟你玩兒真的,但這一次不一樣,我看裡面那女的是真的蠻喜歡的,你最好別逼我動真格的。」

……

金靈意識清醒過來的時候,隱約聽到周圍有些喧鬧。

似乎是有很多人在說話,爭吵。

但她狀態混沌,眼睛也睜不開,難以聽清周圍的動靜,只覺得彷彿在她耳邊嗡嗡吵鬧著,頗有些煩人。

這樣的狀態不知過了多久,直到她感覺到那陣喧鬧聲更大了些,彷彿一群人熙熙攘攘的靠了過來。

就在這時,她的胳膊突然傳來一陣拉扯的痛感,緊接著身體天旋地轉,重重的砸在了什麼硬物上。

劇烈撞擊的疼痛感讓她的混沌感瞬間消散了許多,她意識更清晰了幾分,隱約聽到了周圍的人聲。

「……別不識好歹……」

「……給我壓住她,我今天還就硬搶了……」

金靈費力的動了動自己的身體,片刻后,十分艱難的睜開了雙眼。

醒來后,她發現自己似乎躺在凹凸不平的地上,周圍了一圈人。

她的胳膊正被一隻手用力的握住,那手的主人是個瘦小黝黑的青年,她另一邊是張鋪著乾草的石床。

……不難猜測,她剛剛是躺在床上,昏迷中被人從床上扯下來砸在了地板上。

金靈的大腦有些遲鈍,思緒仍然停留在那鋪天蓋地的巨大海浪壓頂而來的那一刻。

「你醒了!」

這時,一道激動的女聲在前方響起。

金靈才發現這逼仄的空間中,有兩個眼熟的少女被人粗暴的反剪著胳膊壓跪在地上。

金靈看著那兩張眼熟的臉半晌,才從記憶里翻到了其主人的信息。

她當初在喪屍之城西城區時,遇到過兩個被喪屍圈養的人類寵物,當時正是和那兩個女孩合力,才殺掉了那兩個追殺她的喪屍,之後三人一起在西城區逃亡了幾天,計劃好了一起去尋找人類基地的,但是後來出了變故,金靈被一群喪屍追殺,半路被司宴抓回去了,便與那兩個女生失散。

現在看來,這兩女孩成功的從喪屍之城逃了出去,找到了其他的人類基地。

就在金靈思維遲鈍的回憶時,抓住她胳膊的那隻手鬆開了,有人在她身邊蹲了下來。

「醒了就好。」

「老昏著多沒意思啊。」

瘦小青年蹲在她身前,賊眉鼠眼的說道。

「你是?」

金靈比剛才清醒了幾分,看著周圍,一圈面色不善的人圍著她,她的處境似乎不太妙的樣子。

「我?我叫周強,你未來的男人。」瘦小青年指了指自己,自我感覺良好的給她拋了個媚眼。

金靈看著他,問:「你眼睛抽風了?」

周強:「……」

周強伸手抓住她的胳膊,冷笑了一聲,把她從地上拎了起來。

「小妮子眼神還不怎麼好使,既然醒了,那就跟我走吧。」

金靈毫無反抗力的被他拖拽著往前踉蹌了兩步。

不知是那劑麻醉針還沒完全失效還是傷的太重的原因,金靈感覺自己渾身上下沒有一處不痛,也提不起一絲力氣。

「住手,你放開她!」

眼看著就要被周強拖出房間了,被壓在地上的小麥突然大聲喊道。

周強充耳不聞,旁邊壓著小麥的人不客氣的給了她一腳,嘴裡罵道:「老實點兒。」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