曳戈一時有些無聊,想起了那嬌憨的小姑娘,左右看了下卻是並未見白欽幽,想著可能並未留在杜陽宮中,歸部落屬地了。

殿內。


「奉莊周王之命,你等前去各個王地,送信!」呂威頓了頓又道:「實際上讓你們去看看各王對你們的態度,有些事情需要你們自己用腦子揣摩和探查,回來稟報!」

「是!」

「是!」

「是!」

……

「嗯,好!蠍子王的五毒域、狼王的迷失草原、還有猙王那裡,就不用去了!」呂威說著向朱一點了點頭。

朱一走出道:「眾妖衛聽令!

趙佑前往青丘!

予會前往聞麟!

夢清前往棄沙!

吳瑤前往奢比!

越翎前往子烏!

朱尤前往肥遺!


……

寐照綾……前往楠姜!」

「楠姜?」寐照綾的抬頭微微驚愕,不過還是拱手得令!

楠姜是寐照綾的故鄉,時隔多年她又要踏上前往楠姜的路,一時心情恍惚,她不知道該怎樣去面對,在那裡自己曾經發生的一些事情。

任務都在黑妖衛的手中,而這些白妖衛以及諸多的校尉自然是什麼都不知道的,趙佑等人出來,隨意選了一些白妖衛和校尉就告命離開了,而寐照綾出來時神情卻是有些落寞,她也沒有去選白妖衛和校尉,看了眼曳戈便是往院子外走去。

「咦…..寐妖衛,你好事將近啊!」予會從寐照綾和曳戈身邊路過,玩味開口道。


「什麼?」寐照綾疑惑道。

予會壞笑著看了眼她的靴子梗著脖子道:「你倆這靴子…….據我多年穿鞋的經驗來看……可能、大概、也許,就是穿錯了!」

寐照綾這才低頭看了眼,她一隻腳是小巧的黑靴,一隻腳和大大的紅靴子,臉上大窘,一溜煙飛走了。

曳戈傻愣愣地看著自己的雙腳,向予會點了點頭道:「予兄,好眼力!」

「哈哈…..」

「敢問予兄,都是什麼任務?」

「去各王之地送信,探情報!」

「寐妖衛去哪裡?」

「楠姜!」


「楠姜?」

(感謝「愛江畔」的超大紅包,「伏波俠」、「lu喜歡」的貴賓。謝謝大家。我總是不守時。字數少了些,下章補上。)

。 「楠姜?」楠姜部落,那裡族系裡的妖印都是植被類的,因為又被稱之為樹妖一族,而寐照綾生下來就是在那裡,同時擁有著最為低級的黑色妖印,她這種妖印不被楠姜部落領域內的所有大中小部落祭司認可,因而被稱之為「判妖」。

曳戈不再多言,他終於是明白了寐照綾為什麼一出門,面色恍惚了。楠姜是她的故鄉,同時也可能是她最為刻骨銘心的地方了。她在那裡弒殺了養育她七年之久的盤離部落的一個老嫗,這事情傳的沸沸揚揚,后逃竄至五毒域被其收納,又擅長飼養毒蟲,毒女之名由此而來,兩件事情,也算是相得益彰了。

「誰安排的?這麼缺德!」曳戈心下罵了句,他才懶得去管毒女不毒女的由來,他擔心的是寐照綾的安危。他曾在百妖盛宴里他就見過楠姜部落的楠瑩,而這楠瑩就對寐照綾很是敵對,由此可見寐照綾一旦回歸了楠姜必是舉世皆敵。

「也真不知道這個所謂的盤離部落是個什麼樣的存在?大部落?小部落?反正不是王族就行。」曳戈心頭想著,匆匆趕回了璞鳳宮。剛剛踏進宮門入了正殿,發現已是空空如也。曳戈不由得嚇了一跳,擔心寐照綾害怕他的阻攔,已經悄悄遠去。

思慮至此,不由害怕。他狠狠跺了跺腳,整個人如同風一樣地掠出了正殿,就欲要出宮。

「你這是幹嘛去?」一道熟悉的聲音傳來,曳戈回頭正是從偏遠走出的寐照綾。此刻她的身上全是密密麻麻的蟲子,有藍色的寒冰蠍,有黑黝黝的蜈蚣和幽閻毒蛛,有色彩斑斕的五花蛛,還有細細的紅絲蛇,重要的是她的手裡拿著一隻乳黃色小拇指長的迷你蟲子。

「哇….我還當你都已經走了呢!」曳戈送了口氣,驟然停下看到她掛著一身的蟲子,不由氣道:「你不是答應我,不搞這些蟲子啊、蜈蚣啊之類的噁心玩意嗎?呀…..這傢伙長的還挺快,改天把它煮了。」

「我答應你身上不帶,但是這次要出行任務,還是要打探情報,自然是用的著的。」寐照綾不在意地說道。很快她從手鐲里取出了五六個紫色的珠子,將這些珠子當作胸針似的,放在了衣袖間,甚至裹胸下,很快在她周身盤踞著的蟲子都是像是沙子似的,鑽進了她的衣服里,消失不見。她黑色威猛的一身甲胄又是再次出現,將手裡的用龍蟲子摸了摸道:「這可是用龍實體!你煮了它,在這仙古紀元你哪裡尋得到第二隻?」

這一幕看的曳戈是直皺眉,他道:「你能不能都將它們放在手鐲里,或者都是袖口下,還要放在裹胸里………你這以後讓我怎麼和你一起安睡?想想都瘮的慌。」

「放在手鐲里沒有我的意念,手鐲打不開,它們就出不去。萬一我被困住,它們依然是救不了我!而放在這蟲蠱珠里,雖然裡面類似與儲物空間,可是它們是可以自由走動的。」寐照綾睨了曳戈一眼,不過轉念又是想起了予會在宮門處的打趣,不由臉上拂過一絲紅暈,一腳向曳戈踢了過去,一隻大鞋子砸向了曳戈道:「穿我的鞋,很舒服嗎?」

……..

楠姜部落位於杜陽宮西南方向,與鵬王、聞麟、奢比三個部落領域相接壤,不過這路途也甚是遙遠,起碼有著近千里的路程。寐照綾出行向來孤身一身,且是習慣不乘坐坐騎的,這點曳戈很不爽,他強行建議寐照綾,乘坐上一次從聞麟回來,聞可贈送的大馬車無果后,也只得跟在她身後,兩人一起出了鵬陽門向著東南而去了。

「真的要去嗎?」兩人因為是有任務,所以一路上都是御著靈力飛奔,寐照綾自然是可以踏空而行的,不過那樣太過招搖,再說她還得遷就著曳戈。

寐照綾在樹林跳躍中,瞅了他眼,回應道:「都走了這麼遠了,你才問,是不是有點晚?」

「聽你上次提起過你在楠姜的遭遇……再說你還殺了那楠瑩,怕是去了楠姜即使身為杜陽宮使者,也是處境不好吧?」曳戈無所謂地道:「也不算晚,只要你不去,我們現在回去也是可以的。」

「殺不殺楠瑩去了楠姜我的處境都是一樣的…….」寐照綾聲音有些低落道:「楠姜曾經也是追隨於寐帝,效忠於杜陽宮的,不過這一代大祭司卻是遭蓬萊之亂而重傷不起…….想想她們多少曾經與杜陽宮有些交情,不可能這麼狠辣,看在杜陽宮黑妖衛的使者上,應該是不會殺掉我的。」

「哦……」曳戈送了口氣,不過還是擔憂道:「那既然這個大祭司受傷蓬萊會不會懷恨在心呢?」

寐照綾沉默半響道:「懷恨…..也應該恨魔族吧……畢竟受傷的不單單是楠姜。」

「那這麼說,還是有危險啊!」曳戈急促道:「那萬一人家恨杜陽宮呢?我們這不是自尋死路?更何況你在楠姜樹敵頗多。」

「不管怎麼說,我都要領命而去的。師父一人經常周轉與各個王地,為的就是妖族都夠同仇敵愾,迅速一統。這次出行任務,無論是怎麼,都算是為師父分憂,不像上次去青丘部落時,沒有任何情報,最後竟然是大打出手…….你若是害怕,你就回去吧。」寐照綾有些煩躁地說道。

「你!」曳戈驟然停了下來大罵道:「你以為我害怕?我的確膽小怕事,但是還不至於你想的那麼不堪,我這不是擔心你么?」

寐照綾其實在剛才說出那些話的時候,就已經開始後悔了,她也不知道怎麼了,越臨近楠姜,心情就更加莫名煩躁起來。她停了下來,壓下情緒,落到曳戈身邊仰著頭,眨了眨眼,柔聲道:「生氣了?」

曳戈轉頭,不理睬。

寐照綾摟著曳戈脖子撒嬌道:「都是我不好…….無心之言的……總之心情不知道怎麼了,就好像很煩悶似的。」說著,在曳戈的臉上聲音特別大的,狠狠親了幾口道:「我的小男人,別這麼小氣好不好嘛?」

曳戈看到了她右臉上一大坨黑黝黝的妖印,冷酷道:「換你左臉來,重來一遍,我還能不生氣!」

寐照綾居然難得的沒有發火,乖巧的像只小貓,又仰著左臉重撒了一次嬌,這事算是作罷了。

「你一會說我漂亮,一會說我的難看,那我到底是漂亮還是難看?還有你知不知道你每次羞辱我右臉,進而再罵我長的難看,這樣很傷我的自尊?」路上,寐照綾吸了吸鼻子看著曳戈道。

「那你知不知道,晚上我睜開眼,看到你那右臉的時候,你嚇死過我多少回?」曳戈更是氣憤道:「以前也就是晚上,現在更是過分一會有,一會沒的,玩躲貓貓啊!大白天的天還沒黑,你那臉突然就黑了,你說你是不是在嚇我?我哪有說過你長的漂亮,難看,真難看!」

寐照綾揉了揉臉輕聲自語道:「這個妖印的變化……讓我也有一絲莫名的擔憂,可是師父一直未在……唉……..」

「你說什麼?」

「沒,過了那道嶺就屬於楠姜了。」

曳戈看著眼前剛剛泛起綠色的山林,他總覺有些熟悉,指著東北邊,那道更高的山脈道:「這兒我們是不是來過啊?怎麼總覺得這山脈有些眼熟。」

寐照綾瞅了眼道:「那是聞楠山脈,聞麟、楠姜是相互接壤著的,上次去聞麟不是經過來著。」


「聞楠山脈…….哦,對,屠龍道人的道觀就是在那邊來著。」曳戈突然想起,笑著說道。

寐照綾瞪了他眼,看著楠姜領,深深吸了口氣道:「走吧,入楠姜。」

曳戈點了點頭,迅速跟上。

楠姜部落統轄的領域,本就被稱之為樹妖一族,因而這裡自然是植被參天,各種植被、花卉多應有盡有,且都長的比外界巨大的多。方才外界的山林才是剛剛蒙上春意,而這裡似乎早已經是盛夏,四處一片生機勃勃,這種生機勃勃給人一種太過的感覺,反而生出了一股詭異的感覺。

雖然說兩人都有著杜陽宮的銘牌,且寐照綾手中還有有著杜陽宮莊周王的書信,可是還是很是低調,盡量躲開了這裡的一些中、小部落,以防產生衝突。

寐照綾顯然對這裡是極熟的,她帶著曳戈一會順著河流,一會沿著山脊,一路上從楠姜外域行至深處,都是未曾被他人發覺。

「在往前,到了那處山脊,就可以看到郢楠都了。」寐照綾指著前面的一處山脊對曳戈說道。

「我們有沒有被人發現?」曳戈突然問道。

「問這個幹嘛?應該是沒有的,若是有心追蹤的話,我也不知道了。」寐照綾想了想道。

「不是,我只是比較擔心,被盤離部落的人發現。記得當時的楠瑩就是盤離部落的,好像那個老嫗也是盤裡部落的?」曳戈小心問道,生怕觸及到了寐照綾的傷心事。

「盤離?他們自然發現不了。因為我們就是要見他們的。」寐照綾眼神微黯道。

「見他們?他們是王族?」曳戈有些氣急敗壞道:「王族,不是楠姜嗎?不是妖族的十三域都是以王族的種族部落來命名的嗎?」

「王族是楠姜部落, 妾本紈絝:邪王的獨寵醫妃 ,人稱盤離老妖。她可以說是楠姜歷史以來最為強橫的大祭司,甚至是最強者,其博學多才,融合人族功法,功法參天,更有傳言可以嫁接轉生。」

「盤離老妖?嫁接轉生?」曳戈不屑道:「那她從蓬萊之亂就已經重傷了,這都多少年了,這麼不見她轉生一個看看?當然,別給我說什麼,時機未到之類的詞語。」

。 寐照綾嘴咕嘟了一句,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她將原本想要說的話咽了下去,她有時候真的是很討厭曳戈的伶牙俐齒,啐道:「一個大男人,怎麼廢話這麼多?」

「你不是說她功法參天,博學多才嗎?」

「功參造化不假,她可以說是楠姜最為傑出之人了!」寐照綾頓了頓道:「三百年之前,還是第四代祭司的時候,仙緣大陸當時處於三帝並立的局面,還算是一片和睦。當時第四代祭司已經將香火向人族傳承,在人族修道興盛的中洲就建立了一個宗門……好像叫作『百花谷』吧,後來傳言她大限已至,逝於人族……..」

曳戈最不喜歡聽寐照綾說一些比較長的句子了,而且還是些陳年舊事,他打斷道:「那是第四代啊,和這代又什麼關係?」

寐照綾轉頭認真地看著曳戈說道:「師父說,第四代並沒有死,她轉生了,就是第五代!」

「別…..你讓我捋捋….」曳戈摸著腦門道:「你意思是第四代就是第五代,第五代就是第四代?」

「嗯!」寐照綾點了點頭道:「所以,師父都說她深不可測…….」

「嘶…….這…….」曳戈吸了口涼氣,他還真不知道說什麼好了。

「不過蟄伏了這麼久,怕也是回天乏術了。」

「那她再轉生呢?」曳戈有些頭大道:「這不是耍賴皮嗎?活了再轉生,誰能活過她?」

寐照綾揉了揉額頭,她有時候真想掰開曳戈的腦子看看裡面都裝了些什麼,明明是很厲害的能力,就被曳戈說成了耍賴皮。

「哪有那麼容易? 花心總裁霸道愛 ……..好了,你不要再說話,不要再回答我了,走吧!」寐照綾實在頂不住曳戈了,提前從樹梢間掠下,來到了郢楠都城外。

郢楠都乃是楠姜王久居之地,是楠姜部落第一大城池。可是這城池修建的奇怪,無一石一磚,像是一顆沿著大地橫向生長的巨大灌木,城內也是樹木參天,各種商鋪樓閣,城東處有一顆楠姜樹直插雲霄,在其上面有著一片瓊樓玉宇,勝似天上人間。

郢楠都的巨大城牆也是由樹木的木材壘積而成的,高越十丈,渾然一體,黑黝黝的材質也知道是什麼樹木,但是有一點可以肯定就是這樹木是活著的,站在城門外能夠清晰地感覺到那股生機。一座城池的牆壁是一株活著的樹木,這一點曳戈心頭也是震驚異常。

城門並沒有門,而是樹身上的一個圓形的空洞,像是老樹上的一個樹孔一樣。寐照綾和曳戈逐漸走近,樹孔外過來兩人,因為服飾不同,曳戈也判斷不出這兩人階位,不過約莫覺得大概有坐照初期的樣子。

「果然是郢楠都啊。」曳戈心中不由感慨,不過想想自己成為三甲校尉后,日常也要守衛宮禁執勤,心中也就釋然了。

「兩位不是楠姜之人!」兩名禁衛上前說道,算不上語氣不善,但是也頗為警惕。

「杜陽宮使者,前來覲見楠姜王!」寐照綾聲音冷酷道,說罷,取出了一枚黑色的令牌,其上篆刻著一個古樸的「帝」字和一封信函。

那名禁衛看了眼,愣了愣,猶疑道:「既然是杜陽宮使者,自可入城……不過覲見『王』,還需我等通報。」

「多久?」

「『王』向來諸事繁忙,這封信函,還需層層遞交……..少則一兩日,多則三五日吧」那名禁衛沉吟說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