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議室內不少人都在跟莫之痕還有柳編輯說話。

莫家之前站隊並不是很分明,莫之淮再孤立無援的情況下能拿到極限漫端,實際上很多高層都很看好他。

然而都沒有想到,莫之淮會在這件事上出了岔子,此時只有莫之淮的幾個廖廖心腹跟他說話,其他人都在熱情的同莫之痕交流。

就是這時,會議室的門被推開,莫家家主,莫之淮的爺爺進來。

「爺爺。」

「董事長。」

會議室內所有坐著的人,全都站起來。

柳編輯敢跟莫之淮橫,是因為莫之淮背後沒什麼人,但對莫家主,他還是萬分敬畏的,也是站起來,恭敬有加。

莫家主威嚴的點點頭,無視了要跟他說話的莫之痕,直接看向莫之淮,聲音比以往任何時候都要溫和,「之淮啊,怎麼現在就回來了,公司的事情處理完了?」

莫之淮也一愣,沒反應過來他爺爺的意思,不過只愣了幾秒,他就應對自如的開口:「爺爺,極限漫端旗下神燈……」

莫家主朝莫之淮微微彎腰,十分誠懇:「這件事我已知曉,你堂哥的解約協議我已經讓人撤了,聽說你跟神燈很熟,希望你能把她勸回來,這件事還有以後莫家跟京城的關係,都要仰仗你了……」

「現在時間還不晚,之淮,你上去聯繫秦氏總部合約的問題。」莫家主讓心腹親自把莫之淮送上去。

此時網上的事情也才剛爆出,莫家主的反應讓整個會議室內的人都懵了。

等莫之淮走後,莫之痕終於忍不住,「爺爺,你在幹嘛?!這是我們跟M洲接觸的一次機會,柳家那邊都跟M洲聯繫上了……」

直到看不到莫之淮的背影,莫家主才轉過身,看著極限漫端的一眾高層、編輯部長這行人,最後把目光放到莫之痕身上,「你一向聰明,怎麼這一次這麼愚?跟神燈解約?」

「爺爺,神燈這個合約,本來就是三弟假公濟私,網上都一片罵聲,秦氏也不管,我……」

「為什麼?秦氏也不管?你知道秦氏為什麼跟我們簽約嗎?!」莫家主「啪」的一聲把一份資料扔在地上,怒目而視:「這是剛剛柳家給我的資料,我讓你去查真相,你倒好,竟然直接跟人解約了!知道神燈是誰嗎?秦苒!秦氏IT部次席工程師,秦氏的大小姐!這次的合約就是由她發起來的,沒有她哪裡有便捷式協約!你買通水軍去黑神燈?依依子凝搶秦苒的資源,哪裡來的腦子?!」

圈子裡很多人都知道,京城秦家崛起了,並直逼程家,卻鮮少有人知道,秦家背後,至始至終,都站著那位大小姐。

聽完莫家主的這一句,莫之痕整個人身體一晃。

他低看著莫家主扔給他的這份資料。

神燈,秦苒……

他自然調查過神燈的資料,知道她姓秦,但沒有多想,畢竟天下姓秦的那麼多,也沒聽過秦苒是秦家人。

誰知道,極限漫端最不顯山露水的神燈……竟然就是秦家大小姐!

一瞬間,莫之痕猶如五雷轟頂,整個腦袋一片空白。

莫家主發完火,直接摔門離開去找莫之淮。

柳家現在已經跟京城搭上了,莫家跟秦家絕對不能結仇,而這其中,莫之淮是最重要的一環。

剩下辦公室內的人站在莫之痕身邊,臉上的神色也有些呆……

似乎,完了……

從今天起,莫之淮跟莫之痕在莫家的地位,要發生驚天動地的大變化……

魔都這個天,要變了……

**

比起他們。

眼下受到最大衝擊的是沐子凝。

她時刻關注著微博,看著自己的粉絲越來越多,她自然高興。

事情爆發后,她的微博立馬就淪陷了。

有莫氏的人曝光依依子凝才是靠關係的那個人,不時有人問她哪裡來的這麼大臉,尤其是她之前還給小馬甲的那條微博點了贊,這件事掩蓋不了……

眼下那條點贊的微博被網友單獨拎出來群嘲。

尤其是之前她的粉絲嘲諷「神燈不知道依依子凝有千萬粉絲嗎」?

因為楊非、秦影帝跟言昔這些人,還有秦苒的光輝歷史,單論熱度跟吸粉速度,連秦影帝都不敢跟秦苒比。

嘲諷秦苒粉絲少?

瘋了吧!

依依子凝的評論以十秒一萬的速度增加。

她立馬發出了一條道歉微博。

只是她之前內涵秦苒還給那條潛規則的微博點了贊,洗都洗不掉。

她一步步爬到今天,然而從今天開始,她好不容易營銷出來的「美女漫畫家」的人設徹底崩了。

沐子凝眼前一黑,平生第一次無措,她咬著牙,腦子裡瞬間想起了之前沐管家跟她說的話。

她今天為了刷老爺子的好感度,住沐宅,直接下樓去找沐管家,敲門,「沐管家,你之前跟我說的秦家是什麼意思? 還好我有神級賬號 你知道些什麼?」 “我回來了。”

帶着微笑(空幻腦補的,附體狀態下,是看不到附體目標表情的,鏡子除外=。=),被空幻附體的原人,輕輕地推開了院門。

按照一般規律,這時候,應該會有一位賢淑溫柔(實際腹黑)的妻子,站在門廊帶着柔和的笑容對這人說着‘歡迎回來’什麼的。

不過,這裏不是人類世界。

重生狂野時代 所以,推門而入之後,站在門廊中的,不是妻子,而是一位可愛的小女孩。(喂,蘿莉麼!)

“啊,歡迎回來,哥哥。”(原來如此。)

(不要誤會,朋族在公元4年,就規定了禁止直系近親結婚的法令,這兩位只是單純的兄妹關係而已……大概=。=)

門廊的小女孩大概十六七歲,正是上擴展學校(其實就是中學)的時期,看見原人的進入,她立刻將手中的本子放下,然後對着進入者露出一個溫和的笑容說道:“東西買回來了嗎?哥哥。”

“嗯,給。”伸手將裝在籃子中的菜和那把菜刀遞給小女孩,原人用略帶責怪的語氣說道:“下次記得小心點哦,別一不小心就又弄斷了,菜刀可是很貴的。”

“知道啦,誰讓人家最近正在練習力量掌控,有時候必要的試驗也是很重要的啦,不過明明都是青銅,爲什麼學校的青銅刀很鋒利,而青銅菜刀卻那麼脆弱呢?”

“額,那個,練習力量掌控也不用拿菜刀來練吧。”

看起來這位哥哥對妹妹的回答很是無語,在說話的同時,對方還下意識地轉移視線。

透過對方的視線,空幻看到了牆角兩片斷掉的菜刀,除了斷裂口之外,那把菜刀還有大小不一的凹痕或者裂痕,顯然是因爲使用者的力量控制不均勻造成的。

而正在欣賞這一切的空幻,更是對這位用菜刀練習力量掌控的妹妹,滿頭黑線,(希望這位哥哥不要被好船,說起來,這妹妹應該不會叫做世界或者什麼嬌吧=。=)

同時,這也讓空幻想到了青銅的限制。

沒有鋼鐵的韌性,青銅無法做到即薄又堅韌的樣式,無論是特製的青銅刀劍,還是粗製的青銅菜刀,或者其它青銅器,在硬度上或許還可以,但耐久度都不怎麼讓空幻滿意。

何況,現在使用這些工具的朋人們,力量都不小。

“我不是在院子後面建了一個小的練功房麼?”看着妹妹歡歡喜喜地握着菜刀,提着食物衝向廚房,哥哥也跟了上去,並好奇地詢問到:“那裏面不是放了一些練習工具麼?拿來練習力量掌控應該足夠了吧,當初老哥我就是用的那些啊。”

“不行哦,雖然那些工具都是哥哥你以前使用過的,但現在學校的課程又變了,老師告訴我們,要做到在生活中隨時隨地都在練習,這樣才能快速成長,叫什麼‘將修煉融入生活’還有什麼‘習慣很可怕’什麼的。”

“隨時隨地……額。”

許是想起什麼不好的事,這位哥哥小心地提手擦汗。

至於附體觀察的空幻,則已經滿頭大汗,(這個,這兩句話,聽着咋怎麼熟悉捏?怎麼看似乎都是我的記憶啊,難道是暗血某個時候在學校提出的?)

想到這兒,空幻頓時認同地點了點頭,以暗血現在在學校中那些老師,特別是身體鍛鍊老師中的威望,就算她偶爾提起一句似是而非的話,這些老師只要能從中想到什麼,顯然都會很好地執行。至少在現在,空幻認爲這應該還不需要控制。

(不過,這的確是個好的鍛鍊法啊,爲什麼這個傢伙會頭疼呢?只不過一把菜刀而已吧。)顯然,這時候的空幻,並沒有認識到事情的主要問題。

而兄妹兩人,此刻都進入了院子一側的廚房。

以現在朋族的技術,顯然不可能有什麼很先進的廚房樣式。

整個廚房外觀看來就是一間小屋,內部是一個典型的燒柴的大竈(參考N年前,或者貧困山區的農村),一旁一個木工房的風箱(售價:15銅幣)靜靜矗立着。

將一籃子的菜放到廚臺,妹妹負責洗菜切菜,而哥哥則順勢坐到了大竈前,從竈旁的石櫃之中取出一團易燃物的乾草,然後握在手中。

“集中爆發電力,集中爆發電力……”

一陣微弱的電流閃過,伴隨着幾無可聞的‘砰’的一聲,火焰在哥哥手中點燃。

隨後,他熟練地將手中的火焰丟到了竈中,然後迅速放入少量谷杆。

等到火焰開始穩定之後,他才放入大塊的乾柴,開始拉動風箱。

(哎,真是的,因爲能量核心的問題,朋族又少了一件商品:打火石=。=)空幻在自己的小窩中,不負責任地吐槽着。

事實上,現如今,所有朋族的大型工廠,全都在各城的省政府的控制之中。

因爲人口稀少的原因,所以這些工廠監管起來到很方便,不用擔心過度的貪污腐敗問題,何況還有空幻這種完全無法預測的附體行爲不是。

因此,整個商品生產到還穩定。

而且,政府控制的也只是需要技術和數量的重要商品生產,例如大件的木工(車子)、重要的青銅器(青銅兵器)等等。

而小商品(裝飾品、生活用品等等),則完全是由普通民衆進行生產交易,對此,政府的監管力度很小,除非出現較大問題,一般不會介入。

何況,現在連商業稅都沒有出現。

這時,許是發現自己哥哥的行爲,剛剛將切好的食物一股腦兒地倒進陶罐,然後放好米飯的妹妹,帶着驚異的神情說道:“啊,哥哥,你居然一下子就點好了,難道哥哥的能量控制已經達到了2級呢?”

“哈哈,還沒去測試過,畢竟你哥哥我現在不過是在木工廠工作,對能量控制的要求不大。”雖然說起來似乎滿不在乎,但語氣之中的自豪,顯然瞞不過妹妹,以及正在偷聽(?)的幾百歲(?)的空幻。

(口是心非的傢伙)說不定那位妹妹也在這麼想。

說到這裏,就不得不提一下族羣的三個重要能力之一的能量控制的應用分級。

整個族羣,現在能量控制等級最高的是楚霞和空幻兩人,都達到5級。

0級能量控制,任何一個擁有能量核心的原人,最初就是這個等級,沒有更多的要求,只要體內有活性(即可控)能量就可以,這對於朋人和網兔都是基礎,但遁甲族人就只能望而卻步了,內力之類的東西,先不論是否存在,至少現在朋族還沒有;

1級能量控制,是指能夠控制體內的能量,在體內的大致流動,並且在直接接觸的情況之下,可以對外物進行電力傳導,這一類的能力。朋人只需要適當的鍛鍊,除了極少數特異個體,都能達到這個級別。其代表應用技能是【身體放電】、【磁場擾動】;

2級能量控制,則是能夠進一步控制能量,在身體的指定區域,爆發出超出平常值的電力。從而可以在固定的區域內,爆發出更強的能量。剛剛那位哥哥在手中爆發電力,從而一次點燃易燃物,就是這種能力的代表,只不過因爲原人的能量總量問題,所以缺乏實戰威力。其中代表技能有【掌心雷】、【雷鳴鞭】;

3級能量控制,是指在規定能量大小的情況之下,在體外環境之中,放出的能量攻擊。以及利用能量刺激身體,讓身體爆發出超常力量的能力。這一級對能量和精神力的結合,以及能量的總量要求都很大,所以,普通原人能達到這個等級,基本上就是極限了(進入靈魂級的除外),其中代表技能是【電擊術】、【雷鱗術】、【急速】和【強力】等等;

4級能量控制,則是在體內外都能靈活控制能量的流動,並藉此控制身體磁場,在指定區域非接觸式產生電流。也就是通過磁場的改變,導致某些導電物質產生電流,而不是這個人發出的直接電流攻擊的方法。 豪門契約:誘拐小嬌妻 這對控制者的操控能力要求極高,代表技能是【電蛇】、【電閃】、【電域】、【磁場輕身術】、【磁場眩暈術】等等。

至於5級的能量控制,對速度、注意力、精細度等方面的控制以及數量要求都極高,這裏就不廢話了。

在普通原人(修煉到靈魂級的不算)中,像這名哥哥一樣,進入2級能量控制等級的,雖然說不上天才,但也算得上聰明瞭。

因此,當陶罐中傳出食物的清香之時,還在聊着能量控制問題的兩人,這才意識到,飯快焦了……

“啊,快滅火!”

“呼,幸好剛剛放的乾柴不對不少,果然是我明智啊。”

“差點就讓菜的味道變差了。”小心翼翼地將陶罐從竈上取下放到一旁的石臺上,兄妹兩人歡欣鼓舞地端着碗筷,來到了院子裏一顆大樹下的石桌旁,然後擺好晚餐。

“說起來,過幾天就要能力測試了呢?哥哥,能量控制方面的東西就得靠你了哦,當然,精神力和身體你就乖乖地等着我的好消息吧,啊哈哈。”某隻妹妹變臉之快,顯然很有心得。

“好好。”對於妹妹的態度,或許已經習慣了,這位哥哥只是滿不在乎地在一邊添飯,一邊調味。

“我們精神力控制2級,身體鍛鍊都學到中級武術的天才大小姐,給,午餐,三才燉湯,請笑納。”

“嗯,乖。”在空幻無語的表情之中,妹妹很是驕傲地雙手接過自己的食物,然後舉起筷子,開始進行每一天都感到快樂滿足的吃飯大作戰。

“不過。”扒拉了幾口米飯,哥哥似乎想起了什麼,擡頭看向正滿臉笑容地咀嚼着一根骨頭的妹妹:“既然要考試,其它數學、物理、文字、歷史、音樂……”

“停!哥,吃飯的時候不要說話!這是禮貌哦。”

“額,好好。”

沒有了那些煩人的理論知識襲擾,妹妹顯然吃的很開心。

洗碗當然是僕人兼哥哥的原人少年的工作,而妹妹則蹦蹦跳跳地進入了那間,門口掛着【練功房】三個大字的10×10寬敞大屋,不一會兒,裏面就傳出哼哼哈哈的聲音。

眼前視線晃了晃,看來這名哥哥在搖頭,對方或許只是習慣性地動作,但一直注視着畫面的空幻,倒是被晃得頭暈。

(幸福的一家人子啊。)

如是感慨了一句,空幻掃視了一下視線之中的廚房。

將軍請息怒 因爲沒有鐵,炒鍋之類的物品暫時不用想,而且醬油啊、醋啊這類的調味料,暫時也因爲各種原因沒有出現,整個廚房的做飯工具,就是幾個陶罐。

讓空幻意外的是,整個看起來如同陶器時代的廚房,除了青銅菜刀外,居然還有一個青銅鼎。

雖然只是很小的樣式,看起來裝飾的意味很大些,但以青銅器現在的重要性,這種青銅鼎顯然不便宜,售價怎麼的也在兩三百銅幣之間,沒想到眼前這個看起來普通的家庭,居然也有一個。

而在放好碗筷之後,視線居然接近了這個小手臂高度的青銅鼎。

然後,只見這名哥哥小心地提起一旁,之前空幻並沒有注意到的青銅錘子,輕輕地敲在青銅鼎上。

清脆的聲音傳來,空幻發覺對方閉上了眼睛,畫面頓時一黑,這名原人的聲音傳來。

“神啊,請保佑妹妹可以進入她喜歡的,飛翔在天空之中的祭司學校吧……”

“請保佑妹妹可以順順利利地蛹化成爲翱翔天空的翼人吧……”

“請保佑在管理神殿修煉的媽媽進入靈魂級吧……”

“請保佑我在木工廠的工作順順利利……”

“也請保佑朋城不再有地震和戰爭了吧。”

一席話,說得空幻陷入了沉默之中。

這個家庭從頭到尾,他都只看見了關愛妹妹的兄長和表現開朗的妹妹,看起來如同故事裏面幸福的典範一般。

而因爲才實行了家庭不到十年時間,這種只有兄弟兄妹姐妹姐弟之類的家庭,在朋族也不算少數。

不過,讓空幻沒想到的是,自己隨便選擇了一個附身的目標,居然都是和戰爭有關的,管理神殿,靈魂級,亡魂……

“神可是靠不住的,凡事還得靠你們自己努力啊。”頗顯滄桑地嘆了口氣,空幻從附體狀態中退出。

這種話,空幻並不會告訴他們,

擁有一個‘神’,對於大部分普通人而言都是必不可少的,那樣能讓勢弱的他們獲得一個精神依託。

總裁老公在上:寶貝你好甜 而靠着獨立於管理層的【神庭】(原神殿管理層)組織,這些能夠接受到人們願望和禱告的神殿神明們,可以通過,對這些願望禱告的內容進行總結分析,從而得出朋族各個階層的民衆心聲。

這種完全無法被限制的,直通上層的民衆心聲,成了隱性的管理層監控體系,它無法被幹涉和限制。

當然,如果上層完全出了問題,特別是神庭出了問題,那就是真的麻煩了。

因此,對於正神和管理神的選拔,空幻是慎重了又慎重。

不過,無論說的、計劃的有多好,實行的時候,總會出現這樣那樣的問題。

搖搖頭,空幻將長老院《內部情報彙總報告》放到了一旁,上面其中一角正寫着‘對幾名違反神庭法律的管理神,最終處理報告’。

因爲對神庭體系的重視,對這些罔顧神庭法令的管理神,高層是採取‘從重處理’原則,而這個‘從重’,就是讓他們回到星球意志之中去。

無奈地揉了揉額頭,空幻不由地羨慕起那對兄妹了。

他們雖然活在基層,哥哥每天有固定的木工廠工作,妹妹也有固定的學校學業,生活中爲幾個銅幣的使用而精打細算,卻擁有有效的精神依託,擁有穩定的生活,擁有可以交心的同伴……

而空幻自己呢?(我要信仰誰?自己?)

“只能信仰自己的生活,這還真是累啊。”重重地嘆了口氣,空幻看了看自己身處的昏暗小屋,將《內部情報彙總報告》小心地疊好放到一旁的石櫃之中,起身走向屋外。

“好想有個可愛的妹妹啊。”當門外刺眼的陽光射入屋內,空幻重重地打了個哈氣,微微眯起雙眼想到。

環視了一下自己居住的同樣屬於標準民房的兩層樓小院,兩棵樹、三隻冥獄蝶、兩隻網兔……Orz

“小靈韻和楚玲這兩個傢伙,還真是把我家當成動物園了麼?”滿臉黑線地看了看,正隔着籬笆遠遠對視着的冥獄蝶和網兔們,空幻無語地搖了搖頭走向屋外。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