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夜之下,非洲大陸殺榜第十一的天災麒麟,與歐美大陸聖榜第十八的嗜血暴熊即將進行一場激烈的戰鬥!

(本章完) 聖榜第十八名的嗜血暴熊,若是在歐美談起來絕對讓人變色,因爲這個傢伙不禁實力強的變態,還嗜血成性,曾經震驚米國的幾次滅門慘案都是他所做,手段極其的殘忍!

也正是因此,幾乎所有人都不願意被這個傢伙盯上,否則面臨的將是無休止的暗殺,這個傢伙最大的特點那就是不達目的就不擇手段,甚至可以用一個幾歲小女孩的命來威脅正主出現,從而擊殺!

可以說嗜血暴熊根本沒有一絲一毫的原則,在他的眼中只有兩種人,活人還有死人!

“咔嚓!”

大熊扭了扭脖子,露出殘忍的笑容,目光死死地盯着韓麒麟,只要對方有任何動作,那麼迎來的將是他最爲狂暴的攻擊!

“如果我沒記錯的話,你應該是米國聖榜第十八名的嗜血暴熊,呵呵,還真是個嗜血的屠夫!”韓麒麟冷笑道,虛眯着眼睛,從對方的身上感受到了一絲危險,雖然對方實力不如自己,但是三榜之上的高手對戰最忌諱的就是輕敵,因爲一旦輕敵,哪怕實力再高也**溝裏翻船!

只要是三榜之上的高手,沒有人會放過對手一絲一毫的漏洞!

“嘿嘿,猜得不錯,我最喜歡飲強者的血,尤其是聰明的強者!”大熊兇殘道,帶着黑色的墨鏡,哪怕是此刻都沒有脫下來!

當然,韓麒麟可不認爲對方戴了墨鏡就看不清楚自己的身形了。如果那麼想可就大錯特錯了,這副墨鏡必然是高科技的產物,戴上它不僅不會讓大熊看不清楚,反而會增加實力,就算是在黑夜中也能看的十分清楚!

強者對戰,容不得一絲一毫的馬虎!

韓麒麟首先動了,擡手就是一拳,這一拳用了大約五成的力道,十分剛猛,他本就修行中國的古武而且是以剛猛最出名的八極拳,在對於自己的力量控制上面達到了十分高的境界。

在力量方面,嗜血暴熊也是極爲擅長,猶如絞肉機一般,一拳轟出跟韓麒麟對轟一拳,額頭上青筋暴起,可怕的力量在兩人的拳頭之間爆發開來,一聲悶響,兩個人身形都是爆退,以卸下對方的力量!

“好可怕的力量!”嗜血暴熊目光微凝,他剛纔這一拳用了差不多七成的力量,想要給韓麒麟一個下馬威,哪知道對方的力量竟然比他都還高了一分!

第一次在力量上面找到能夠跟自己相提並論的傢伙,而且對方的表情顯然要比自己輕鬆,果真有些深不可測!

八極拳動作樸實簡潔,剛猛脆烈,修煉到極致可以引發八極拳意,而且八極拳的修煉講求頭、肩、肘、手、尾、胯、膝、足八個部位的應用,形體合一,十分強大!

據說八極拳乃是武當流傳下來的,所以也被稱爲古武,但是如今修煉古武的人越來越少,能夠在八極拳之上有成就的人也越來越少了,大多數人都更喜歡修煉跆拳道這種外國流傳進來的招數。

“你的力量不行啊!”韓麒麟挑釁的

看了一眼大熊,輕笑道,眼中閃出一絲輕蔑,剛纔那一拳不過是五成的力道,明顯要比對方的力道要大,而且看對方的樣子,顯然發力比自己要多!

八極拳過於剛猛,針對嗜血暴熊這種修煉體魄和力量的傢伙更是合適,但是大熊雖然重視力量,但畢竟是韓國花郎道的傳人,在這方面修爲也是不低!

花郎道也是一種古代武術,華夏古武曾經稱霸一時,但是不代表別國就沒有古武的存在,而花郎道就是其中一種,是跆拳道的前身。

雖然是跆拳道的前身,但是兩者之間相差了許多,跆拳道以高腿踢法爲主,但是花郎道卻是主張擡腿不過膝。

大熊甩甩手,深吸一口氣,再次朝着韓麒麟衝去,一拳揮出的同時一腳踢出,動作連貫,雖然身形高大,但是一點也不遲緩,每一腳都十分有力,足以將一個成年人踢得渾身散架!

韓麒麟眉頭微皺,將力量提升到了七成,在力量上已經完全的壓制住嗜血暴熊,但是對方就跟不要命一樣,完全不顧防守瘋狂的出擊!

韓麒麟一步步後退,目光卻不斷閃爍,一直在尋找大熊的弱點!

終於,韓麒麟眼中陡然閃出一絲精芒,目光一凝,身形一側躲過大熊的攻擊,五指朝着他的小腹狠狠一按,隨即猛地握拳,陡然間轟在上面!

一聲悶哼,大熊倒退好幾步,喉嚨口涌上一絲絲甜意,殺機更勝,韓麒麟已經徹底的激怒了他!

“大熊,你回來,你不是他的對手,他還沒有盡全力!”小鐵陰沉着臉說道,他明顯感覺到韓麒麟才使出了七八成的力量,至於招數根本就沒有用,純粹是尋找大熊出擊的破綻剋制,照這樣下去,大熊根本不可能逼的韓麒麟動用真正的實力就會被殺死!

“他沒盡全力,難道我就盡了?”大熊擦了擦嘴角露出的一絲血跡,殘忍道,一聲低吼從他的口中發出,充滿了狂野的味道!

隨着他的低吼,空氣中暴戾的殺機更濃,原本就十分高大的身軀,在這一刻竟然陡然間暴漲起來,一塊塊肌肉瘋狂的鼓起,就像是打了針劑一樣,帶着一絲瘋狂的味道!

隨着嗜血暴熊的身軀暴漲,雖然身高並沒有多大變化,但是整個人都顯得粗壯了一圈,力量也暴增,冰冷的殺意更加濃郁!

嗜血暴熊,這個名字可不是白叫的,大熊之所以強大,那是因爲他本身天賦異稟,可以進入一種暴走狀態,一旦進入這種狀態他的力量就會暴增接近一倍!

接近一倍的增幅,大熊本身就力大無比,目前也就遇到擅長八極拳的韓麒麟是他的對手,其他人根本無法比,現在的力量更是暴漲了接近一倍,還有誰能夠抵擋?

“原來是這樣……嗜血暴熊,果然有意思……”韓麒麟目光一凝,難得的露出了鄭重之色,他修行八極拳多年,在剛猛的力量上造詣極高,但是現在他知道,在力量上他不可能比得過現在的大熊!

嗜血暴熊,一旦進入狂暴狀態那就意味着一場殺戮即將開始,極度嗜血!

“小子,我要把你撕碎!”大熊咧着嘴冷冷道,一塊塊肌肉猶如虯龍一般,光是看着就覺得那種力量

簡直可怕,就算是韓麒麟也有一點震驚,這股力量實在是太強大了!

兩人再次交手,這一次韓麒麟用上了十成的力量,以八極拳最剛猛的方式發出,但是依舊手臂發麻,整個人倒退了六步,而大熊卻僅僅倒退了三步,力量的爭鋒顯然嗜血暴熊更勝一籌!

取得了優勢,嗜血暴熊再次發難,朝着韓麒麟瘋狂攻擊,每一次都將韓麒麟震得手臂有點痠疼,在力量上他的確比不過這個可以狂暴的怪物!

當然他也沒有奇怪,這天地間本就有一些能人異士,就算出現一個可以暴走的怪胎也不是什麼不可能的事情。

接連數次韓麒麟被震退,嗜血暴熊臉上的殘忍之意更加濃郁,趁勝追擊將韓麒麟逼到了天台的一角,如果後退就是從樓上掉下去!

“你沒有退路了,桀桀,這一拳……解決你!”嗜血暴熊殘忍笑道,右臂的肌肉更是脹大了幾分,十分可怕,顯得猙獰。

就在此時,一路面色鐵青倒退着的韓麒麟卻是忽然擡起頭,眼中掛着一絲戲謔,冷冷道:“那倒未必!”

就在嗜血暴熊拳頭即將落在韓麒麟臉上的時候,後者的身形卻是一下子爆閃,陡然間消失在嗜血暴熊的視線之中!

嗜血暴熊整個人一呆,顯然沒有料到這一幕,竟然連人都消失了!

只有不遠處觀戰的小鐵眼中陡然露出精芒,輕聲道:“原來是這樣,視野盲區……大熊敗了!”

正如韓麒麟計算的,就算大熊的力量再強,他的速度也不可能太快,一定會受到一些影響,再加上那副墨鏡,凡是眼睛都會有一些盲區,哪怕是高科技也不行,盲區就是盲區,是最致命的的弱點!

噗!

血光迸濺,就在大熊轉頭的那一刻,一隻凌厲到極致的拳法帶着剛猛之意狠狠的轟在了他的墨鏡之上,伴隨着一陣玻璃破碎的聲音,鏡片都直接陷進了眼珠之中!

韓麒麟這一拳十分暴力,等待已久,直接將大熊的眼睛都給轟碎了,一隻眼睛顯然是瞎了!

韓麒麟冷笑,雖然此刻嗜血暴熊痛苦的捂着眼睛,短暫的失去了戰鬥力,但是他知道用不了多久就會再次恢復,所以現在纔是殺他的最好時機!

他顯然不準備放過這個好時機,再次一拳揮出,這一拳比起之前的任何一拳都要強大,甚至隱約間看到了在黑暗中擦出的一絲火花……

或者說,那一絲氣勁!

八極拳修煉到極致可以衍生氣勁,十分強大,可以震退別人,甚至直接穿透人的表面,直接將對手的五臟六腑震碎!

嗜血暴熊平時嗜殺成性,這種人留在世上也只是徒增殺戮,韓麒麟絕對不會手軟,就要下殺手,但是就在他拳頭落在大熊心臟部位將他震碎的時候,一道音爆之聲陡然響起,黑夜之中,一絲絲亮光陡然傳出,帶着冰冷的殺意襲殺向他!

退!

韓麒麟駭然,這股殺意很強,他絕對相信,如果此時不退那麼下一秒他就會橫屍當場!

叮……叮……叮!

伴隨着一陣鏗鏘之音,一枚枚六角形的鐵片深深的插在了天台的牆壁之上!

(本章完) “暗器,六角形暗器,你是東瀛人?”

韓麒麟駭然,這種暗器竟然與東瀛最擅長的流星鏢如出一轍,只不過是六角形,而東瀛的流星鏢一般是四角形,只有極少數的傳承家族纔會是六角形的,但是隻要這種六角形的暗器一出現,那就意味着死亡降臨!

東瀛曾經數個鼎鼎大名的政客都是死在六角形的暗器之上,東瀛一些高手甚至走出過世界,在非洲大陸也是赫赫有名,可以說東瀛的暗器可謂是冠絕天下!

東瀛最強大的是兩種,近身則是空手道,而暗殺則是忍道,東瀛的忍者十分強大,擅長各類的暗器和潛殺之術,殺人如麻,曾經有來自東瀛的忍道高手進入過非洲大陸的殺榜前三,雖然最終還是被衆多高手圍剿擊殺,但是實力毋庸置疑!

“你知道的太多了!”小鐵淡淡出聲,目光冰冷的看着韓麒麟,殺意不再掩飾,感受着這股殺意,韓麒麟心中暗叫不妙!

他有點納悶,怎麼兩個來自歐美米國聖榜的傢伙一個是修行花郎道,而且還會狂暴的怪物,另外一個則是來自東瀛的神祕忍者家族走出來的強者!

這兩人任何一人放到亞洲大陸的黑榜之上都足以取得不錯的成績,尤其是眼前這個傢伙,恐怕是能夠進入十名的可怕存在!

十名和第十一名,看似只有一名的差距,但是實際上卻是天塹,絕大多數的高手可能一輩子都無法從第十名爬到第十一名,因爲那是一個分水嶺,無論是殺榜、黑榜亦或是聖榜都有三十個名額,這三十個名額之中,變化最多的就是三十到二十,然後就是十一名到底二十名,至於前十的高手基本上不會變化,甚至幾十年纔會動一次!

若是眼前這個人的實力已經達到了第十名,韓麒麟不認爲自己有機會!

“以前在非洲大陸殺過一個忍者,也是用這種六邊形的暗器,可惜了實力不怎麼樣,被我三個回合就殺了,希望你別忘我失望!”韓麒麟冷冷道,目光冰冷,渾身肌肉緊繃,如臨大敵。

“你不會失望的,因爲你已經成功的激怒了我!”小鐵聲音很輕,但是充滿了森冷之意,讓人忍不住打了一個寒顫!

說完,小鐵的身形緩緩變淡,好似融入了黑夜中一般消失不見,韓麒麟瞳孔陡然一縮,一陣頭皮發麻,極度危險的感覺一下子遍佈了全身!

退!

韓麒麟想也不想急速朝着身後退去,一道道寒星釘在了原本自己站着的地方,與此同時,一道冰冷的不帶絲毫感情的聲音緩緩傳出:“退?你覺得有用麼?”

那聲音充滿了戲謔,停在韓麒麟耳中更是頭皮發麻,一拳朝着身後轟去,八極拳的氣勁噴吐,直接震散了身後的空氣,帶着一陣音爆之聲。

然而這一拳揮出韓麒麟就知道自己打空了,對方已經走了,速度簡直快的不像話,比起自己都要快!

“很不錯,竟然是修煉出了氣勁的八極拳,你是我見到的第二個修煉八極拳氣勁的人物,只可惜……你要死了!”小鐵身形再次出現,彷彿從黑暗中走出,十分的邪異,饒是韓麒麟都忍不住心中發寒,面對這種感覺有點不像話的速度,他還怎麼打?

他本是擅長近身格鬥,但是對方直接速度超越了他的出手,簡直不科學,

根本連對方的衣角都沾不到,這還怎麼打?

婚前以身試愛 韓麒麟很鬱悶,他現在終於有了剛纔嗜血暴熊的感覺,目標突然失去了,這一下讓戰鬥變得十分的不公平,勝利的天平一下子就傾斜了!

“我說了,你會死!”小鐵眼皮微擡,沒有絲毫的感情波動道,彷彿在說一件稀鬆平常的事情,哪怕要殺的這個人是華夏的韓麒麟,未來的天驕,非洲大陸殺榜第十一的強者!

“小鐵,殺了他!”大熊終於反應過來,雖然被廢了一隻眼睛,但是並沒有出現什麼大麻煩,眼睛之中依舊流着血,顯得有些猙獰。

“剛纔就說要殺了他你偏要逞能。”小鐵不滿的說道,如果一開始他就出手,那麼現在韓麒麟可能已經是一個死人了!

重生之豪門千金 而另一邊,韓麒麟強迫自己靜下心來,自言自語:“不可能,絕對不可能速度快到這種地步,哪怕這個人是東瀛的忍者,此事一定有蹊蹺,到底是怎麼回事?”

韓麒麟不斷分析,他知道一般速度跟實力是成正比的,如果這個傢伙速度真的快到這種地步,那麼實力恐怕已經到了非人的地步,自己絕對不是對手,對方何必這麼麻煩的來騷擾,混淆視聽?

那麼唯一的可能性就是對方並沒有這麼強大的實力,這一切的一切都只不過是障眼法罷了!

“時間差不多了,是時候送你上路了!”小鐵冷冷的說道,眼皮微擡,身形頓時消失不見!

韓麒麟呼吸一滯,容不得自己多想,頭、肩、肘、手、尾、胯、膝、足八個部位一瞬間彷彿活了一般,瘋狂的運動起來,行雲流水,整個人都連成了一體,頭、肩、肘、手、尾、胯、膝、足八個部位都在發光,顯得有些不可思議!

當然,只有知道的人才能看出那根本不是光芒,而是氣勁,八極拳修煉到極致,頭、肩、肘、手、尾、胯、膝、足八個部位都會連陳一體,產生氣勁,所以真正的八極拳高手進攻的時候氣勁就會自主出來,攻中有防,防中帶攻,十分強大!

但是韓麒麟顯然還達不到這種地步,但也是修煉八極拳不出世的天才了,已經能夠勉強將氣勁全力運作,化成自己的保護傘,無論對方從哪一個方爲暗殺,都將先過了氣勁護體這一關!

“果然是天才,竟然將八極拳修煉到這一步了,若是再給你幾年恐怕你成爲宗師也不是不可能,那個時候想要殺你恐怕就難了!”小鐵忍不住驚歎,韓麒麟能夠將八極拳運作到這種地步顯然也超出了他的預料,心中駭然的同時不禁有些慶幸。

如果自己沒有祕法,恐怕今天跟韓麒麟的戰鬥勝負十分難料,對方的八極拳實在是太強大了,真正的對決時,能夠勝過他的沒有幾個人!

“我倒要看你能撐到什麼時候,氣勁雖強但消耗也大!”小鐵冰冷道,這種瘋狂運作氣勁將會帶來一時的強大,就算他也無可奈何,但是一旦消耗過度自然會出現疲勞期,到時候實力會大降!

正如小鐵預測的一樣,此時的韓麒麟感到自己的體力消耗的十分之快,恐怕撐不住幾分鐘就不得不停止運轉氣勁,到時候就是防禦最爲薄弱的時候,十分危險!

“該死,這傢伙到底是怎麼做到的!”韓麒麟心中不斷回想,他需要找出這個傢伙速度驚人的真相

,否則一點勝利的可能性都沒有!

但是韓麒麟對於東瀛的武學瞭解並不多,空手道還好,但是忍道一向神祕,他也只跟忍道高手交過一次手而已,這次就是第二次。

當初那個忍道高手雖然厲害,但是並不像這個傢伙一樣如此的詭異,就好像有一個分身一樣!

漸漸地,韓麒麟感覺到自己的體力開始有點不支了,長時間的高負荷運轉讓他有點疲憊,動作也慢了下來,身上的氣勁微微一顫迅速減弱,光芒黯淡,顯然已經到了極限。

“我知道了,是你們忍道的獨門祕籍傀儡分身!”韓麒麟終於想明白了,心中駭然,失聲道。

這個忍術他曾經聽過,但也僅僅是聽過一次,至於其他的根本不知道,現在他能夠想到的也僅僅是這樣了。

“咦?你竟然知道傀儡分身,知道我這個祕密的人都已經死了,除了一個人……而你,不會是例外!”小鐵冷冷道,忽然之間身形模糊起來,一下子竟然化作了兩個人,每一個都長得一模一樣!

兩個小鐵同時露出冷笑,每一個都充滿着森冷的殺意,讓人膽寒!

“果然是不能小看任何一門傳承,好詭異的忍術!”韓麒麟心中震驚,竟然有人能夠一分爲二,真真實實的存在,這簡直就是逆天了!

他從來沒見過哪個古武會這麼強大,這麼詭異,這簡直就是真真假假、假假真真啊,當然也有可能兩個人都是真的,那種就太過可怕了,如果是這樣等於就是隨時一個打兩個啊!

他知道這個世界上有不少人都有一些天賦,就像是嗜血暴熊,竟然可以狂暴,力量倍增,若是有人能夠一分爲二,那得是多麼逆天的天賦啊!

兩個小鐵同時逼來,另一旁大熊也強忍着傷口的疼痛,一隻眼睛已經滿是血水,面目猙獰的朝着韓麒麟走去,直接將韓麒麟的退路都封死了!

韓麒麟心中發寒,這兩人都是高手,哪怕嗜血暴熊已經受傷了,但是卻能夠輕易的拖住自己,在面對一個會使用“傀儡分身”的變態面前,這等於就是找死!

一咬牙,韓麒麟已經打算拼命了,就算是死也要拉上一個墊背的!

“韓麒麟,我承認你是高手,但今天就這樣留下來吧,放心,你的好友很快也會來陪你的!”小鐵目光冰冷,帶着一絲殺意緩緩開口,另一邊大熊殘忍的一笑,朝着韓麒麟逼去。

“呼……”韓麒麟深吸了一口氣,強忍住內心的震撼,決定拼死一戰,身上氣勁陡然間爆發出來,等待着最後的一搏!

他已經不抱希望了,就算是死也要拉上墊背的!

“大哥,就算是死麒麟也不會給你丟臉!”韓麒麟自嘲道,眼底閃過一絲決絕!

“咳咳,這還不叫給我丟臉,你臉皮真是越來越厚了!”正在這時,一陣戲謔的聲音響起,讓韓麒麟整個渾身一震,不可置信的看着某個方向。

小鐵和大熊也是瞳孔驟縮,一絲涼意悄然在心底升起……

順着聲音傳來的方向看去,一道身影不知何時已經站在了天台的最邊緣,迎風而立,自顧自的從兜裏掏出一包小熊貓取出一根點上,悠閒的抽了一口,眉毛一挑,衝着目瞪口呆的三人咧嘴一笑,月光下,牙齒雪白……

(本章完) 宋陽一身黑色西裝,迎風而立,自顧自的從兜裏掏出一包小熊貓取出一根點上,悠閒的抽了一口,眉毛一挑,衝着目瞪口呆的三人咧嘴一笑,完全不顧及三人目光已經有些呆滯,慵懶的打個哈欠,不滿道:“大晚上的一羣娃娃沒事爬這麼高幹什麼,很困啊,不如早點回家各找各媽去算了!”

聞言,三人都是面色怪異,尤其是韓麒麟已經徹底的無語了,這個老大非要看着自己快死了才肯出手麼?他幾乎敢肯定,宋陽這個傢伙絕對早就到了這裏,指不定躲在一旁看戲呢。

見到宋陽的到來,大熊渾身冰涼,忽然想起了小鐵曾經的話,一旦遇到一個人,那麼什麼都不要想,第一時間跑,如果運氣好,還可能活着,否則……必死無疑!

當看到宋陽的一剎那,大熊就有一種逃跑的念頭,甚至認爲眼前的這個傢伙根本不可能戰勝,除了逃跑只能逃跑!

一個能夠在悄無聲息的情況下出現在這裏,如果不說話估計不會有人發現他,這種恐怖的傢伙,讓一向自負的大熊如墜冰窟!

“宋陽……”小鐵聲音有些沙啞,甚至有些許的顫抖,不知道是畏懼還是激動,說話都有些不對勁了。

“又見面了,還真是巧啊,沒想到那樣你都能活下來……”宋陽戲謔道,他怎麼可能不認識眼前的人,對方臉上那道疤都是自己留下來的,當初一刀幾乎將對方劈成兩半,結果是這樣他都能活下去,讓宋陽懷疑這傢伙是不是小強!

被宋陽的話氣的發抖,小鐵整個面孔是一陣青一陣白,就像變色龍一樣,一昂的大熊心中更是確定宋陽就是小鐵說的那個人,那個可怕到極限的存在,心中更是萌生了退意。

“小鐵,我們走吧!”大熊心中顫抖,在面對根本不可能戰勝的人時,他會毫不猶豫的選擇逃跑!

“大哥,不要放走他們!”韓麒麟大叫,生怕這兩個人逃跑了兩個在三榜上都能排的上號的人物,一旦放出去那是什麼後果,想想都覺得害怕!

宋陽聞言點頭,他也不傻,歪着腦袋看着兩人,戲謔道:“走?你認爲今晚你們還走得掉麼,上一次沒殺得了你,讓你變得人不人鬼不鬼的,這一次我就當發發慈悲超度你一次吧!”

宋陽的話十分打擊人,小鐵臉上那一刀是他這輩子最大的恥辱了,但是宋陽卻一而再再而三的提起,狠狠的扇對方的耳摑子。

“宋陽,你欺人太甚!”小鐵氣得發抖,但是此刻卻有點困獸之鬥,猙獰而瘋狂,但是他知道,即使如此也不可能是宋陽和韓麒麟加起來的對手!

“恭喜你答對了,你能奈我何?”宋陽咧着嘴笑道,十分的欠揍,讓幾人都是一滯,是啊,能奈我何?不禁苦笑。

宋陽這個傢伙壓根一點節操都沒有,哪裏有半分的高手風範,竟然一個勁的奚落小鐵,讓他臉色鐵青。

忽然,小鐵深吸了一口氣,目光怔怔的看着宋陽,嘴角忽然露出一絲譏諷的笑容,戲謔道:“你確定你這得能留住我?”

不好!

宋陽面色微微一變,知道不妙,衝了下來,但還是晚了一步,小鐵的身影漸漸淡化,陡然間

出現在了天台邊緣,一雙黑色的滑翔羽翼出現在他的背後,顯然是早有準備!

“小鐵!”大熊滿眼都是驚恐之色,他萬萬沒想到小鐵竟然選擇了逃跑,而拋棄自己!

“大熊,放心吧,我一定會爲你報仇的!”天台邊緣,小鐵淡淡的說道,目光怨毒的看着宋陽,縱身一躍,整個人如蝙蝠一般消失在了黑夜之中。

見到小鐵離去,宋陽憤懣的站在天台邊緣,不滿的嘟囔:“該死的,又是忍術傀儡分身,該死的東瀛忍術,還真有些門道!”

一旁,大熊的臉色早就已經是慘白了,彷彿渾身失去了力氣,一下子癱軟在地,小鐵拋棄了他,這讓他心底絕望,血色的眼球之中混着淚水流下。

宋陽搖着頭看了一眼大熊,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這個傢伙也不是什麼好東西,嗜血暴熊不知殺害了多少無辜的人,可以說是死不足惜,對於這種人宋陽自然不會心慈手軟,將大熊打斷了手腳然後丟給韓麒麟,鬱悶的韓麒麟打了個電話,頓時來了一羣大兵,將黑衣殺手的屍體和大熊都帶了下去。

有些無言的看着宋陽,自己的這個老大未免也太那個啥了,什麼時候纔能有一點點的高手風範啊?

從天台下來,宋陽直接找到了林冰和林萱萱二人,好在兩人都沒有出什麼事情,一見到宋陽回來頓時乳燕一般撲到宋陽的懷裏,一個勁的鑽拉鑽去,尤其是林萱萱,滿臉的驚喜。

這是龍九走了過來,朝着宋陽敬禮,鄭重道:“宋陽,副司令讓你最近過去軍區,他那裏已經有點等不及了。”

聞言,宋陽點點頭,楊開光也還算是不錯了,至少只說是最近過去就行,並沒有多說什麼,不過宋陽想想也就釋然了,這段時間楊開光身體本就不好,能否活下去都是一個問題,這幾天怕是還要養病,可能會手術。

但是楊開光自己都不確定自己能不能活下去,所以讓宋陽最近就過去,也算是了他一樁心願。

從銀河之都走出來,宋陽拉着林萱萱和林冰就跑,至於詩雅直接丟給了小七,讓他送詩雅回家,在這座城市有小七的護送顯然可以稱得上是萬無一失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