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黑風高。

涼爽的夜風,向看不見的遠方無限延展。

黑暗像鴉翼織成的密網,輕柔的籠罩住整個天地。

迎面而來的夜風卻裹挾這濃烈甘甜的香氣,帶著夜色那獨有的柔滑感覺,涼得如同薄冰敲擊出的曲調。

原來是桂花,它們一朵一朵散落在暗夜的小路上,一瓣瓣沾著飄渺的光暈,萎落在黑暗的盡頭。

顏漠走到這兒就打算回去了。

看來找不到小顏巴了。

而且這個地方怪幽深的,萬一小顏巴想不開,把她分屍了都有可能,總之,這地方怎麼看都像是殺人拋屍的絕佳場所……

剛打算走,林子深處就傳來小顏巴的聲音,「你為什麼要找我?」

嗯哼?!

因為逃課啊親!

我是班助啊親!

還有,剛才我走近的時候你不說話,為啥我要離開你才說話……

顏漠內心吐槽完畢再次浮現六個點點點……

顏漠決定,擇日不如撞日,今日就把所有事情全部說出來,她好奇他是怎麼想的,想必他也有想知道的東西吧?

顏漠緩緩走進林子,緩緩來到小顏巴身邊,緩緩道:「想必你什麼都知道了。嗯,你以前叫什麼名字?我該怎麼稱呼你?」

顏漠內心祈禱:不要叫我真稱呼您為大王、陛下之類的啊!大王您要清醒點啊!你的國家早就滅了!就剩您一個人了!

她要是成天對著一個現代小男生陛下陛下的喊著,滿大街的人都會以為她是神經病的好么!就算不以為她是神經病也會以為她是封建餘孽的好么!

小顏巴純良的說:「過去不重要,過去都會過去,永遠在我心裡過去了。」

顏漠心中浮現六個點點點,她覺得自己聽不懂。

小顏巴看向顏漠,他似乎是糾結了一會兒,猶豫許久才遲疑開口:「顏漠……」

顏漠心中浮現六個點點點……

現在聽到小顏巴叫她顏漠,她心中別有一番滋味啊!

怪不得啊!當時她給『失憶』的小顏巴洗腦,說她是他表姐的時候,他要求小顏巴叫她表姐,但是小顏巴死活不叫,死活都要叫她顏漠……

感情是人家早就恢復記憶,人家早就知道她是冒牌表姐……

怪不得啊怪不得!

這千年老怪物純良小少年真是一點虧都不肯吃啊!

「怎麼了?!」顏漠忽略掉自己心中所想。

小顏巴黑色的眸子鎖住她,認真的問她:「你是怎麼想的呢?在你心中,你是怎麼看待我的?你要是知道我的過去,你會不喜歡我嗎?」

顏漠先是默了,而後驚了。

什麼叫『會不喜歡我』?

這狗血小言的既視感是腫么回事?

這節奏不對啊!

難道!莫非!

她倒吸一口冷氣,淡定淡定!

對了!

她想通了,一定是因為勾魂香!勾魂香能讓特定的一個人愛上持香的人!

這勾魂香是慕容先生賣給她的三無產品!

淡定淡定!不要激動!

一定有解決辦法的,慕容先生怎麼說來著,吻一下大王,勾魂香就會失效,估計因為勾魂香產生的愛就會消失……

好方法啊!

顏漠剛打算衝過去不顧一切,犧牲初吻的時候……還是停止了腳步……

下不去口啊!

太熟了!

太熟了下不去口啊!

難道就沒有別的解決方法嗎?!

顏漠嘆了口氣,道:「你不要急,你不是真的愛我,你只是因為勾魂香的緣故……那個,想必你也想起來了,我用勾魂香暗算你了。你不要擔心,我馬上去找慕容先生。勾魂香不起作用了,你就不會有這種感覺了。」

夜風輕輕吹來。

夜已經很深,周圍幾乎完全沒有行人了。

明朗的夜空中有三兩顆星星,路旁的街燈幽幽暗暗。

小荷塘上吹來帶著水氣的涼風,蓮葉田田,為那一陣微風而姍姍搖動著,夜色里白蓮嬌嫩的容顏看不分明,但香氣卻清雅無比,水面上交錯搖曳的蓮梗之間,繚繞宛如離愁的夜霧,朦朧得很。

顏漠清楚的看到小顏巴的眸子無比的認真。

明明夜色很深。

明明沒有月光,只有昏暗的路燈。

他沉默良久,破碎的星光從眼底一閃而逝:「你總是自以為是。」

……這是要生氣的節奏嗎?

神仙打架凡人遭殃……

這是要來個大戰了嗎?

敵方boss:遠古不死之王。

我方戰鬥力:戰五渣顏漠,林靜怡比顏漠稍微好點的戰五渣,丁青臉顏漠都不如的戰五渣,總而言之,一群戰五渣……

不知道現在跪下請罪有沒有用……

伴君如伴虎,古人誠不欺我……

顏漠頓時覺得自己好像已經飽經滄桑了。

「你總是什麼都幫我做決定。你從來都沒有問過我。」小顏巴此時眸子異常認真,抿了抿唇,臉色有些不大好看,突然問:「你剛才在想什麼?」

可能是天生的王八之氣,可能是這傢伙終於想起自己好歹也是個國君,好歹也應該有個國君的樣子(雖然現在是個光桿司令,還是個敗的一塌塗地的光桿司令),於是,顏漠就被這天生的王八之氣震懾住了。

「我在想我們處於敵對陣營的話,我們怎麼從你手下拯救全人類……」

呃,不過好像全人類並不需要她的守護……

畢竟一個戰五渣充其量只能當炮灰……

所以說顏漠這傢伙就是說的少,腦補得多,雖然她腦補的都不是什麼有用的東西。

「你相信過我嗎?」小顏巴心情奇差,慢吞吞走過去。

顏漠道:「我們彼此冷靜一下。一邊走一邊談吧。」 小路不寬,路面是鵝卵石鋪成,兩個人的影子斜斜的落在冰涼的路面。

「你醒來,這個世界就已經是新的了,你從大漠來到這裡,這僅僅是勾魂香的呼喚。你覺你愛上人,那僅僅是勾魂香的錯覺,僅僅是你對我的依賴。這不是愛。真正的愛是相愛的人彼此心靈的相互契合。」

「真正的愛,」夜色里,他淡淡笑了,淡然的笑容被月光灑照出柔和的光芒,「心靈的契合么?」

寧靜幽深的小路,小荷塘又像碎水晶般分佈著細碎的光暈,星光很淡,路燈昏黃。

小顏巴的聲音冷靜如昔:「你不愛我,為什麼對我好呢?當初為什麼要對我用勾魂香呢?」他渾身透出冰冷的氣息。

「這麼一說倒也是,讓我冷靜冷靜。」顏漠突然轉身離開。

怎麼感覺出現了啥事都是她的錯呢?

卧槽!!

這節奏不對!為毛她跑走了沒啥人追上去呢?

按照一般的劇情節奏,不應該有人追的嗎?

好吧……她的人緣確實不咋地。

從一開始就是她的不對嗎?

人為什麼這麼累呢?

明明她已經很努力了,明明她已經很好了。

為什麼總是有人對她不滿呢?

其實,她很累了。

她習慣假裝開心、假裝難過,假裝在意、假裝無所謂,習慣了一個人面對所有。

她可以在,很痛的時候說沒關係。可以在,難過的時候說無所謂。可以在,寂寞的時候哈哈大笑。可以在,絕望的時候說世界依然美好。

可是她希望在,開始抱怨上天的吝嗇時,有個人可以對她說,我心疼你。

不過,沒有也無所謂。

反正這麼多年來從來沒有那麼一個人出現。

她也該習慣了。

最痛苦的是,消失了的東西,它就永遠的不見了,永遠都不會再回來,卻偏還要留下一根細而尖的針,一直插在你心頭,一直拔不去,它想讓你疼,你就得疼。

活著到底是為了什麼?

為了生活?

為了責任?

一直都想變得陽光些,卻始終不能真正的快樂,小小年紀,嘆氣彷彿已成為了習慣。

好累。

跑了好久。

兩腿發軟,急促的呼吸,胸口的劇痛,她實在跑不動了。

她很累。

身體很累,心裡也很累。

撒謊,為什麼要撒謊呢?為什麼要帶上那討人厭的面具呢?在這個虛假的世界里,她真的活得很累…

她憤怒的把一塊石頭砸到水裡,幼稚的說:「我才不會被這種東西擊倒!」

她站起來,邁著步子一步一步往前走。

她也不知道她要去哪兒。

「為什麼總是我遇到這種事情?我明明只想做個普通人啊?」

很想哭。

但是她的眼淚豈會浪費在這種微不足道的小事上。

七歲以後就沒再哭了(除了上次被芥末辣哭),怎麼可以哭呢?

「哼,這種小事我才不會在意呢。明天又是新的一天。」她喃喃自語。

**********我是快樂的分割線****************

劉氏生物科技大廈。

英雄,總是孤獨的。劉道合是這麼覺得的。

他無聊的翻閱著手裡的資料。

研發的嗜血巨蟒一號又失敗了,生長到一半就失控,差點震碎防彈玻璃潛逃。

到底是哪一個環節出問題了呢?

食物,可能是巨蟒使用的食物是普通食物,普通食物沒有力量讓它承受快速增長的身體。

巨蟒二號需要更好的食物。

食物有哪些呢?

他快速翻看自己手裡的資料。

法師葵夏,年齡21,師出名門,外出遊歷,憑藉一人之力搗毀湘西趕屍石氏家族,燒毀無數煉屍丹……

不行,這個法師背景很牛逼,人也很牛逼,要把他扔進去當巨蟒二號的食物,後患無窮。

巫師木蓮,年齡22,家族傳承的巫女,占卜看相請神無所不能,頻繁活躍於各種盜墓組織,據說幹掉的千年大粽子可以煮成好幾口鍋了,盜墓所得法寶無數,奇淫巧技使得出神入化……

不行,這個巫女(或者說盜墓賊?)背景太牛逼,人也很牛逼,要把她扔進去當巨蟒二號的食物,後患無窮。

道士李一洋,年齡24,上山拜師學藝,學成歸來,手持霹靂棗木劍(話說道士為啥不用桃木劍?),年少有成,斬妖除魔為己任,曾經誤闖殭屍中呼風喚雨的大殭屍君離寢宮,滅了這位臭名昭著、喪心病狂的大殭屍君離。

不行,這個道士太牛逼,人也很牛逼,居然能宰了君離,不可思議,要知道君離生前可是一代宗師,還是道士界的宗師,這位道士界的宗師最傑出的作品就是他自己,他把他自己煉成殭屍了,從此他從道士界跳槽去了殭屍界,混的風生水起,擁有一大批小迷弟們……

所以要把李一洋扔進去當巨蟒二號的食物,後患無窮。

誅天魔種 驅魔人林晉楓,年齡20,家族傳承,林家前身為盛唐除妖司,林晉楓極有可能是最強道士林敬業的轉世,林晉楓能拔出月華劍,曾擊敗千年九尾妖狐,擊敗修鍊禁術的鬼差(此鬼差貌似還是鬼差中比較牛逼,比較深得冥王青睞的鬼差),擊敗存活幾百年的妖人,擊敗存活千年吸食近千人靈魂的人偶(卧槽!好多戰績啊……)。

不行,這個驅魔人太牛逼,光這戰績,嘖嘖……幾乎是最強道士林敬業才能做到的,不太敢把他扔進去當巨蟒二號的食物。

驅魔人林靜怡,幼兒園榮獲三朵小紅花,小學連著四年獲得三好學生獎狀,中學獲得學習標兵,高中獲得進步之星……

好,怎麼看所有修士、道士中,林靜怡都是軟柿子一枚……

血統存在,擁有最強道士林敬業的血統,人又比較二,用來喂巨蟒是最合適不過的了……

對付林靜怡這種戰五渣,似乎就沒必要出動厲害的人物了。

劉道合合上資料,下達了命令,重金雇傭黑市中最牛逼的殺手霍香,抓住林家林靜怡,要活的,半死不活的也沒關係。

劉道合看了一下霍香的簡歷,他很滿意,也很放心。

嗯。霍香,男,25歲,一流殺手,出單200次,成功199次,善於使毒,飛刀、槍法百步穿楊,曾經擊敗全球散打冠軍、健美冠軍。 用他對付一個普普通通的大學生,稍微有點小材大用了……

劉道合覺得自己有必要為霍香叫屈。

*********我是快樂的分割線*********

霍香最近覺得自己很走運。

有人給他五百萬,要他抓個人。

他拿到獵物資料一看,這不是個大學生嗎,還是個長相甜美學習刻苦的小姑娘啊。

幼兒園榮獲三朵小紅花,小學連著四年獲得三好學生獎狀,中學獲得學習標兵,高中獲得進步之星……

這妥妥的是別人家的孩子啊!

如此嬌妻:嫡女傾城 而且僱主的要求是要活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