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務員呆愣了片刻之後,連連道歉。這種出門帶祕書和保鏢的人,可不是她能夠得罪的起的。

“董事長,不用這樣吧,我無所謂的。”米顏也被陳生的態度嚇到了,趕忙開口。


“什麼叫你無所謂?難不成你也有這樣的心思?”陳生反問道。

米顏很委屈,明明是你有這樣的心思,怎麼反而還責怪我來了呢?大老闆都這麼不講道理的嗎?

不等米顏回答,陳生繼續說道:“就算你無所謂,我還有所謂呢。我陳生就算想要獵豔,也不會吃窩邊草,更不會做出潛規則下屬的事情來。我也希望你不要產生這樣的念頭,工作就是工作,同事就是同事。”

“我給你買衣服,不是因爲你漂亮,我對你有什麼心思。只是因爲你是我的祕書,你的形象也是我的臉面,只是因爲你今天穿的太少了,不想讓你凍着!”

這些話並不是說說而已,而是他的內心話。自己現在的身份和形象,什麼樣的女人找不到,爲何要去潛規則一個原則性強的女孩,做討人厭的事情呢?他說出來,也是爲了打消米顏對自己的誤會。

若真是要獵豔,前臺小妹便很不錯。

米顏聽到這番話,不但沒有生氣,反而是一股暖流流淌全身。她知道,自己誤會了董事長,這是和陳天截然不同的兩個人。

“董事長,我錯了。”米顏發自內心的道歉。

“這位先生,是我的員工說錯了話,沒想到您是這麼正直的人。我代表所有員工,鄭重對您道歉。”

經理也被這一番話震撼了,發自內心的站出來道歉。潛規則下屬的老闆多了,如此有原則的老闆,則是鳳毛麟角,她是發自內心的敬佩。

“是我們錯了,先生,對不起!”

所有員工一同道歉,沒有人組織,每個人都是發自內心的。

路過的顧客和隔壁店的店員一同看過來,也對陳生投過來敬佩的目光。

“行了,別整這些,趕緊幫忙挑選衣服。”陳生拜了拜手,催促道。

“是是,我們一定挑選出來,最適合這位小姐的衣服。”

經理親自帶着米顏去挑選衣服。

“好感度竟然高達九十五了,和老李持平,看來這丫頭還真的好好培養一下。”

陳生看着米顏的好感度蹭蹭上漲,很是滿意。而其他人的好感度也從0變成了六七十,直升機一樣的飆升。

就這麼一會的功夫,好感值便漲到了大幾百。

這麼多,可以和系統換東西了吧?幸福來的太快,有些不真實,陳生心中爽歪歪,也發現了一個快速獲得好感度的方法。

“什麼人,好大的膽子,竟然到老子的地盤耀武揚威來了。”

就在這個時候,一個年輕人怒氣衝衝的出現。

看到此人,所有銷售員一同用微笑打招呼,女經理也捨棄了米顏,親自迎接上去。

“少爺,您今天怎麼有空到這裏來了?”

“我若是不來,還不知道你們這麼丟人,任由其他人踩在腦袋上。婷姐,有本少爺護着你們,你們爲何要對別人低頭?就沒有一點尊嚴嗎?”張辰憤怒說道。

他正在陪着陳天在樓下采購婚禮所用的東西,聽到有人跑到自己家店鋪裏面來鬧事,便走上來看看。卻不想直接看到了所有人對陳生鞠躬的一幕。

這還了得?這丟的可不是一些銷售員的臉,而是他這位大少爺的臉。

“少爺,事情並不是你想象的這樣,這位先生並不是來鬧事的,是我們的員工犯錯,我們也是發自內心的敬佩這位先生。”女經理趕忙解釋,將剛纔發生的事情講述一遍。

那個女員工也站出來承認。

“你有什麼錯?我倒是覺得你說的沒錯,是有人自己偷漢子,還要給自己立貞潔牌坊。他特麼的算是什麼東西,到這裏來撒野,怕不是跑錯了地方。”張晨冷聲說道。

打量了陳生一番,不認識。在林城,所有大人物沒有自己不認識的。既然不認識,那就是上不得檯面的小人物。

“你怎麼能夠這麼說董事長!”米顏爲陳生鳴不平。

“什麼人都可以自稱是董事長了嗎?有點錢,便以爲自己是老闆?在本少爺面前,連個屁都不是。還有你,你特麼的要不是他的馬子,穿着這麼暴露?還這麼幫他說話?你也不過是一個賤貨罷了。”張辰說道。

你…米顏被氣的說不出話來。


“我倒是很好奇,你是誰啊,我沒有得罪你的地方吧?”陳生皺眉詢問。

“連老子都不認識,你也配在林城混?告訴你,老子是恆業服裝的少東家,這家服裝店便是本少爺的。”張辰得意說道。

恆業服裝?陳生想了一下,纔想起來。恆業服裝是林城最大的服裝生產商,和很多國際上的高端服裝品牌合作,在國際上也小有名氣,是僅次於林城三大老牌家族和四大新興企業的存在。

若不是被壓制,發展的會更加快。而張辰本人,也是陳天的紈絝鐵桿之一。

“原來是張明渝的孩子啊。”陳生說道。

“我家老子的名字,是你隨便亂叫的嗎?”張辰很生氣。

女經理和幾個員工連連對陳生使眼色,你當衆知乎老東家的名字,這不是火上澆油嗎?

“就算你父親在我面前,都得叫我一聲大哥,更何況是區區一個名字?看在你老子的份上,我今天便不和你計較了。”陳生說道。 聽到這話,張辰差一點被氣笑了。

“你特麼的敢和老子計較嗎?老子現在是要和你計較。你侮辱我的店員,還侮辱我父親,我要你立刻跪下來,當着所有人的面給老子道歉!”

“你在想屁吃!米顏,我們換一家去買!”

陳生懶得理會這種貨色,轉身走出店鋪去。米顏跟隨在身後,她也不想買這家店鋪的衣服。在這裏消費,就是助紂爲虐。

看到陳生要走,張辰更加確定這是一個沒有背景,害怕自己的人。

“老子的地盤是你想來便來,想走便走的嗎?”

張辰一步上前,便要動手。幾個保鏢見狀,箭步上前,一腳便將張辰踹趴下,滿地打滾。

這些保鏢都是高薪聘請來的頂級高手,每一個都有着千斤之力。這一腳,足以要了張辰半條命。

“你特麼的敢打我,你死定了。我的兄弟們都在樓下,今天要是不弄死你,老子不姓張。”

張辰疼的齜牙咧嘴,掏出電話給陳天撥打過去。

呵!

陳生輕哼一聲,不理會張辰,帶着米顏去了隔壁服裝店。

很快,米顏便挑選了一件價格相對較低的長裙。雖然沒有之前的短裙那麼暴露,倒是襯托的整個人更加清純甜美。

而此時,陳天帶着幾個狐朋狗友和一羣保鏢,氣勢洶洶的走了上來。

“天哥,你要給我做主啊,我特麼遇到瘋子了。”張辰嚎哭着訴苦。

“特麼的,敢打老子的兄弟,老子滅了他。張辰,今天你就在一旁看着,看我怎麼弄死他。”陳天怒氣衝衝的說道。

婚禮差一點被取消,心情正不順呢。竟然有人來找死,他不介意成全。整個林城,誰不知道他陳天是活閻羅?

“你要弄死誰?”


陳生從店鋪走出來,冷聲說道。

特麼的,出來逛個街都能夠遇到這個逆子,真是晦氣。

“天哥,就是這個傢伙,天哥你要給我做主啊。”張辰指着陳生說道。

小子,把你牛掰的,在我天哥面前還敢囂張,誰不知道我天哥是林城第一大少?

“你特麼的給老子閉嘴,這是我爸!”

陳天一種天塌了的感覺,一巴掌輪在張辰的臉上。

什麼?這是陳天他爸?那個病入膏肓的老人?傳言沒錯,這是迴光返照了,竟然還能夠跑出來逛街了。

幾個大少心中嘀咕着,紛紛打招呼。只有張辰呆愣在原地。

陳天的父親,那可是林城三大巨頭之一。 總裁別把我寵壞 ,也只有點頭哈腰的份。

完了,這一次可捅破了天。

“爸,您今天怎麼來逛街了?”

陳天一邊說着,一邊看向米顏。這個浪蹄子,怎麼和老爹勾搭上了?不過,他現在可沒有心思去想這些。

“怎麼?你要弄死我?”陳生走上前去。

“爸,我哪裏敢啊?您可是我老子…”陳天趕忙轉變笑臉。

“你還知道?看來上次對你的教訓還不夠啊。也好,今天老子就親自教訓教訓你。”

陳生輪動拳頭就是一通猛砸,正好測試下這具新身體如何。一直到陳天嗷嗷求饒,他才停手。

對於這具新身體很滿意,力量比之前大了很多,有着使不完的力氣。

“下次再對老子不敬,老子就弄死你。”

甩了甩手,陳生踏步離去。

幾個大少面面相覷,這當爹的也太狠了吧,把兒子都打哭了。還有,這是迴光返照?這特麼的逆生長好嗎?身體比他們這些年輕人還要健壯。

“你特麼的,害的老子差一點毀容,後天就婚禮了,老子若是破相了,老子弄死你。”

陳天狠狠暴打了張辰一頓,出了氣之後,重新回到樓下,一口氣將所有能夠用到的東西全部買了,並且是最好的。

“對不起先生,您卡里的餘額不足。”收銀員笑着迴應。

“你特麼的知道老子是誰不?老子的卡里會沒有錢?”陳天要被氣瘋了。

一個服務員都敢來戲弄自己,他的卡是可以無限透支的,整個林城只有不到十張。

“先生,是真的沒有錢了,要不您換一張卡?”服務員很委屈。

陳天只得換一張卡,還是沒有錢。隨後又刷了幾張,也是一樣的,所有卡全部都被凍結。

他終於慌了,連忙走到角落裏面給陳生撥打電話。

“怎麼?教訓還沒夠,又來煩我了?”陳生不耐煩的接通電話。

“爸,我知道錯了,你不能夠封了我的卡啊。馬上就要婚禮了,沒有錢我怎麼籌辦婚禮啊?”陳天帶着怨氣說道。

“你的婚禮,你自己花錢辦唄,和老子有什麼關係嗎?”

說完,陳生直接掛斷電話,並且給老李撥打了過去,預定龍騰大酒店,後日宴請賓客,給林城所有大人物送去請柬。

龍騰大酒店,是林城最高檔的大酒店,也是書中二人結婚的地方。

陳天這一次真的絕望了,掛斷電話,又怒氣衝衝的將張辰打了一頓。在他看來,都是因爲張辰,才惹怒了陳生,凍結了卡片。張辰也以爲是自己的過錯,一句話都不敢說,只能默默承受。

最後,還是張辰付了錢,才平息了陳天的怒火。

可是,還有那麼多等着用錢的地方,他可是預定了十八臺粉紅佳人呢,這些錢可還沒有着落。看着身邊的這些大少朋友,竟然沒有一個人能夠幫助到自己。他們都很有錢,可誰也沒有掌控家族,拿出來的錢着實有限。

最後,無奈之下,陳天只得去了蘇家。

“讓我們出錢辦婚禮?陳大少,你沒搞錯吧?” 我撞壞了異世界重生卡車

自己嫁女兒,還得自己出錢?這選擇了個什麼女婿?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