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着眾人笑着鞠躬回禮就匆匆回到座位。

回到座位。

滿桌鼓掌,周圍幾桌的顧客也回頭給趙信大拇指鼓掌。

「老五!我宣佈,從現在開始你就是我偶像!」

「我靠,這首小情歌給我的少女心都唱的蕩漾起來了!」

「你能滾么,你哪兒來的少女心?」

宿舍的幾人七嘴八舌的喊著,趙信笑着想着那縷仙音。

唱歌是由他自己發聲。

仙音加持。

讓他的歌無限趨近完美,讓人沉淪。

那麼有沒有可能,以後他在講話的時候,也可以加持天宮仙音。

想到這……

趙信忍不住心頭一顫。

「那個,你好……」

突然間,趙信的耳邊傳出清脆的問好。

就像是谷中百靈鳥,清脆空靈。

趙信歪頭,瞬間心臟一縮。

蘇衾馨。

他們學校校花。

趙信的室友們看到之後也都懵了,面紅耳赤都沒敢再嚷嚷。

不多時,在蘇衾馨的背後又跑來個美女。

「我去,江佳也來了。」

「要是放在外面江佳可也是大美女,可在蘇衾馨面前……」

「你可別說話了。」

幾個室友交頭接耳,趙信看到蘇衾馨來找他,心裏也是狂跳不止。

「你好。」

「我……我很喜歡你剛才的歌。」

「謝謝。」

「那個……我能加一下你嘛?」

蘇衾馨笑着取出手機在趙信的眼前搖晃,上面正是掃一掃的頁面。

「哇!」

同桌的室友們都張大了嘴。

強忍着沒有發出聲音。

站在後面的江佳也不禁怔住,她跟蘇衾馨是從小玩到大的閨蜜,從來都是別人加她,她回回都冷漠的拒絕。

主動加別人。

長這麼大,還是頭一回。

還有她欲言又止的模樣,詢問的口吻。

喂!

你可是蘇衾馨啊!

「可以。」

趙信點頭取出手機,讓蘇衾馨掃了一下。

很快趙信就看到蘇衾馨的好友驗證。

自拍照頭像。

這就是屬於美女的自信么?

通過。

趙信的好友中就多了個『馨』的好友。

「好了。」

「嗯嗯。」

蘇衾馨抿著嘴唇,看了眼自己的手機,臉刷的一下就紅了。

她從來沒有做過這樣的事情。

她自己都不知道為什麼,會做這樣的瘋狂的行為。

趙信的那首歌。

在開腔的時候,她就感覺自己的心被俘虜。

就像是著了魔似的。

「衾馨。」

突然間,之前台上唱《學貓叫》的青年走了上來。

鄭超。

他會來這裏,就是知道蘇衾馨在這裏才特意趕來,想多製造一下見面的瞬間。

當他看到蘇衾馨的屏幕頁面。

他的臉瞬間漆黑如鐵。

蘇衾馨竟然主動加其他人,哪怕是他……

還是兩家長輩認識的情況下。

都沒有蘇衾馨的好友。

「切。」

看到鄭超,蘇衾馨猶如小鹿亂撞似的心瞬間恢復鎮定,臉上堆滿了嫌棄,理都不理他就回到了之前的座位。

在蘇衾馨和江佳離開不多久。

被蘇衾馨冷漠的鄭超雙手死死的握著拳,眼中流露着凶光。

服用淬體丹。

趙信的感知也敏銳了許多,感覺到鄭超的敵意,朝着他輕輕皺眉。

「你瞅啥?」

「小子,別怪我沒提醒你,衾馨,是我的人。」鄭超用着威脅的口吻,「我勸你給她好友刪了,省的給自己找麻煩。」

「這麼威風?!那你找她說去呀,你跟我說什麼?」趙信充耳不聞他的威脅笑着。

「你知道蘇衾馨什麼家庭么,在看看你……」鄭超道。

「嫉妒啦?」趙信吸了口涼氣,有些可憐似的開口,「嫉妒還真是讓人變得面露全非,瞅瞅給給這娃逼成什麼樣了。」

「你少在這跟我裝腔作勢!」

一巴掌拍在桌上,鄭超伸手指著趙信的臉。

「江南洛城,說大不大,說小,它也不小。」

「能辦你的比比皆是!」

「絕對不是你。」

趙信雲淡風輕的笑着,神情中滿是自信和對青年的不屑。

威脅的話他不是頭一回聽。

相對蔣曉悅的直白,這傢伙的威脅還挺隱晦的。

那又如何?

人敬一尺,我還一丈。

想找麻煩。

現在的趙信根本不知道什麼是怕。

「你……」

鄭超怒不可遏,趙信眯着眼睛面露笑意。

「要動手?!」

「我奉陪到底。」 「誰啊?」

「廠長,我是門房的保安小吳!」

「小吳?」

周正想不起來是誰,等打開門才發現原來是今天把宋霜兩人放進來的傢伙。

「你有什麼事嗎?」

「廠長,外面有個女人找你,她說她是你姐姐。」

「我姐姐?」

周正眼睛瞪了瞪,隨即道:「神的姐姐,我兩個姐都在老家呢。」

保安小吳撓撓頭,「那現在把她趕走嗎?」

他心中大舒了一口氣,好在沒讓的女人進大門,要不然今天又得挨次批。

「等等~」

周正想了想又開口叫住他,「那女人長什麼樣?她說她叫什麼名字了嗎?」

「長得什麼樣沒敢仔細看,就知道挺漂亮的。」

小吳說話時臉色有點發紅,周某人徹底無語,沒想到這貨倒還挺嬌羞,見人漂亮連看都不敢看了。

「不過我聽她說好像叫什麼史腩?」

「史腩?」

周正思考片刻,這才突然醒悟:「石楠吧,還史腩,多噁心吶,你這口音有待改善啊。」

「啊,好像是,好像是叫這個名……」

「她人呢,讓她進來吧。」

「她人在廠外呢。」

「廠外?為什麼不讓人進來呢?」周正皺著眉頭,「算了,我自己去把她接進來吧。」

砰的一聲,宿舍門被關上。

周正腳步匆匆朝著廠門口走去。

小吳聽到廠長不愉的低語,瞬間成了苦瓜臉。

自己到底要怎麼做才對呢?

老闆真是太難伺候了。

周正不知道自己隨便一句話會打擊到這個小保安,不過他哪怕知道了,恐怕也就是一笑付之。

千萬不要試圖在老闆身上尋找邏輯,更不要心懷怨氣,不然受傷的只能是自己,當然,也可以正面硬剛,不過結果大幾率會收穫永久假期。

眾所周知,老闆是這個世界上最奇怪的生物,比女人還難以理解。

行走匆忙。

快走到大門口的時候,周正突然想起來一件事,自己把鑰匙忘屋裡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