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奇告訴我根據那小冊子上介紹,在這城的最北方就是陰司殿了,那是十殿閻王的辦公之所,那幽冥鬼叟和大力鬼王要想覆命的話應該就要去那裏。

於是我倆便繼續往前走着,別說這城還真的挺大,我們走了大概小半天才看到那陰司殿,那是這地府裏最威嚴的建築。

我兩又走了十多分鐘纔看見大門,就在此時我們聽見一陣打鬥聲傳來,我兩尋聲望去,只見半空之中閃動着幾道殘影,我有些疑惑的問道:“奇哥,這是什麼情況啊!”

李奇看了半晌忽然驚呼道:“煤子,快幫忙,那是幽冥鬼叟和大力鬼王,他們正在和黑白無常打成一團,快去幫手!”

“等會兒,幽冥鬼叟還有大力鬼王,若曦和若冰也在這裏了。”我頓時狂喜,沒想到我們居然趕上了。

於是我對李奇說道:“是真的嗎!我怎麼看不出來啊!”

“你說呢?笨蛋還不快開啓陰陽眼識別功能!”一旁傳來了李奇陰陽怪氣的聲音。

我頓時渾身一哆嗦,連忙轉身朝着他看去,只見他居然有變成了陰身的狀態。只見他擡頭看了看天上,大喝道:“謝老爺,我來助你一臂之力。”說罷居然一個猛的串上了半空。

我見狀連忙開啓了陰陽眼的識別模式,頓時我的眼前漸漸的清晰了,只見半空之中幾個身影顫抖在一起,一黑一白正是黑白無常,還有一個大個子便是大力鬼王了。一旁的渾身黝黑手上還提着一把耀眼的光劍的一定就是李奇了。

還有一個渾身透着幽光的人影應該就是幽冥鬼叟了。我看着幾人在天空中打鬥不禁有些着急,因爲我現在根本是插不了手啊。

只見李奇迅速的加入了戰局,他的速度絲毫不慢,憑藉着手中的銅錢劍死死的纏住了那個大力鬼王。

而此時的幽冥鬼叟身上也起了變化,身上居然透出點點的黑氣,溢出的黑氣飄散在身後,猶如扭曲的披風,臉上的笑容愈發上彎,再吐出來的已經不是鮮血,而是成天團的黑煙。

只見他的身體居然憑空長大好幾倍。手中居然還揮舞着一把鬼頭大刀,這是李奇加入之後才發生的異變。

只見上面的謝必安吼道:“這傢伙現在已經完全消化了地獄冥獸的能量,我們對付不了。”

(本章完) 風聲,火起!酆都地府陰司大殿的半空之上盤旋這幾個黑色聲音,他們此時正在奮力相搏。

幽冥鬼叟身上的異變讓衆人都大吃一驚啊,只見他現在宛如一個怪獸,身上透出無邊的煞氣,黑白無常和陰身狀態的李奇手持兵刃正和他不斷的交戰,這幾股力量互相撕扯抗衡,使得那雲團如同陀螺一般的旋轉,打遠望去,這‘大自然’的景象動人心魄,壯觀無比!

那幽冥鬼叟顯然沒有料到這李奇身上居然會發生如此之大的變化,只見李奇瘋狂的大笑着,當那大力鬼王轉身之際,那銅錢劍便直接朝着他的頭上打去,那鬼王手持一把大斧,往頭前一擋,頓時轟隆一聲,巨響,那銅錢劍和巨斧相碰爆出一陣陰風煞氣。

幽冥鬼叟皺了皺眉頭,從身上噴出一股子陰煞之氣,只見他心念一動,那股氣便化作兩隻無形的大手伸向了謝必安和範無救。

謝必安大喝一聲,便飛出老遠,可是那兩隻黑色的大手卻已經伸到了他二人的面前,轉眼間便將二人死死的抓住了。

李奇此時正是陰身狀態正和大力鬼王纏鬥在一起,根本抽不開身。由於二人體積上的差異李奇只有一邊躲避大力鬼王的進攻,一邊的不斷的放出符咒之力,這符咒的威力和平時卻大不相同,這一張張符咒居然帶着黑色的鬼神之氣。

那大力鬼王的則是皮糙肉厚很扛揍,時不時的還能抵抗住,所以二人的狀態便是十分的焦灼,而另一邊的情況則很是不妙了,只見黑白無常二人此時還沒有掙脫那兩隻大手。

此時半空中傳來幽冥鬼叟的獰笑:“哈哈哈……你們兩個也配做地府陰帥,真是好笑,你們的無常鎖不是很厲害嗎!這黑氣便是冥獸的怨氣所化,我看你們如何掙脫?”

“你這個地府的敗類,今日居然讓你吸收了地獄惡獸的力量,我們不是你的對手,可是現在天命之人在這裏,他不會讓你得逞的!姓曾的小子,那女鬼此時就在這老鬼的肚子裏,你還不動手?”謝必安道。

“煤子,快動手啊!”李奇的聲音也從上空傳來,於此同時一個錦囊也從天上飄飄忽忽的掉了下來。

我接住那錦囊頓時大喜,這纔想到那位女鬼妹子還在裏面,她可是極陰極煞啊!有她幫忙應該可以扭轉戰局吧!想到這裏我連忙對着那錦囊大喊:“翟婧軒,快出來!”

片刻之後只見那極陰極煞鬼體的翟婧軒便閃亮登場,只見她一襲的藍衣透着一股子陰風煞氣。

“相公,是不是地府到了啊!哎呀!怎麼到了這裏了?”翟婧軒看到陰司殿有些驚慌。

“怎麼?這裏又不是惡狗村,你快去幫忙吧!你看幽冥鬼叟怎麼這麼厲害?連黑白無常都被他縛住了。你快上去幫忙吧!”我對她說道。

翟婧軒擡頭看了上方一眼,也意識道了事情的嚴重性,只見她一個縱身便飛了上去,只見她一甩手,兩條藍色的衣袖便飛了出去,作勢

便要將那幽冥鬼叟死死的纏住,那幽冥鬼叟見她飛了過來,便射出一道黑氣。

頓時那兩條藍色的衣袖便被黑氣纏繞,就一招極陰極煞便陷入了被動,只見她拼命的想掙脫那黑氣的束縛,可是卻一點辦法都沒有。此時那幽冥鬼叟則是嘴角上浮,露出輕蔑的笑容。隨手便提起鬼頭大刀朝着翟婧軒砍去。

我心中不由一驚,因爲此時翟婧軒正在想法子弄斷黑氣的束縛,眼看着那鬼頭刀已經劈了下去,我連忙擡頭大喝一聲:“破——”

只見一道白練劈出,頓時一聲巨響,一道鋒利的刀光劃過半空,這一記破凡訣的威力強的連我自己都有些不敢相信了。

這刀光閃動,氣貫長虹愣是將幽冥鬼叟的幾道黑氣給劈散開來,就連那黑白無常身上的束縛也解開了。

我頓時大喜,沒想到我這一招的威力居然如此之大,連我自己都有些不敢相信。只見幽冥鬼叟臉上露出一絲驚愕的表情,只見他在半空之中冷冷道:“想不到你小子居然這麼厲害,看來找就應該殺了你!”

說罷只見他一個閃身衝到大力鬼王的身旁對着李奇便吐出一團黑色的火焰,李奇此時正憑藉這陰身狀態和大力鬼王周旋,被幽冥鬼叟這一擊頓時打了個錯手不及。只見李奇慌忙的跳出老遠,被這幽冥鬼叟的惡火逼的節節後退。

就在此時,大力鬼王見幽冥鬼叟過來幫自己便轉身對他說道:“幽冥老鬼,你不是幫秦廣王陛下奪生死簿嗎?現在你把生死簿叫給我,我先進陰司殿覆命,你擋住他們。”

“大力鬼王,你把抓來的那個女孩藏到哪裏去了?快把她交出來,不然你休想離開。”我瞪着那凶神惡煞的大力鬼王大喝道。

那大力鬼王見我一個無名小卒居然敢這麼跟他說話便有些憤怒道:“你這個小娃娃居然敢如此和你家爺爺說話,實在可恨,你還不受死。”

說話間大力鬼王便要衝上前來,這時黑白無常擋在了我的前面對大力鬼王說道:“大個子,你休要動手,他是地藏王大菩薩欽點的人,地書之上也有他的名字,你我也屬同僚你今日居然跟這個地府的叛鬼威武同我們作對。你可知道後果。”

大力鬼王聽謝必安這麼一說頓時有些遲疑,只見他對白無常謝必安道:“胡說,這幽冥鬼叟根本就是秦廣王陛下的人,陛下他老人家已經洞悉天機,知道此時人家大劫是避無可避,因此纔將幽冥鬼叟安插到這幫應劫之鬼中,爲的就是防止你們這羣人從中作梗忤逆天命,阻止大劫。 不愛成婚,薄情老公請讓開 至於你們所說的天命之人也不過是個應劫之人罷了,你們真的能相信這個世界就憑一個人就能拯救嗎?”

我聽大力鬼王的話頓時明白了,敢情這幽冥鬼叟是秦廣王一早就安插在地獄之中的間諜啊!我有些吃驚,但是也顧不得這麼多。於是便對那大力鬼王問道:“大力鬼王,你們地府的爭鬥我不管,只是你爲何要將無辜的人也抓下地府,我來問你被你抓

下來的姑娘她究竟有什麼罪過?她是陽壽已盡了嗎?”

“那到是沒有,只是如果我不這樣做的話怎麼會讓你乖乖的下來。”一旁的幽冥鬼叟冷笑道。

“我現在下來了,大力鬼王你能將她放出來了吧?”我問道。

“放了她,也不是不可以,那等讓我們進去見了秦廣王再說。”大力鬼王說道。

“大力鬼王,你莫不是被這老鬼給騙了吧!他可是盜了本地的生死簿和崔判手裏的判官筆,難道這也是秦廣王的命令。”謝必安怒喝道。

“還有在人間助紂爲虐,幫助南茅北馬的叛徒馬天順禍害百姓也是秦廣王的指使嗎?”李奇質問道。

大力鬼王聽謝必安這麼說頓時就是一怔,他轉過頭來愕然的看着幽冥鬼叟說道:“那判官筆不是秦廣王賜你的嗎?”

只見幽冥鬼叟冷哼一聲,頓時臉上露出了陰險的笑容,頓時只見從幽冥鬼叟的身上發出幾道黑色的鎖鏈,只見那鎖鏈前端還帶着一團尖尖的鋼刺。電光火石之間,只見那幾根鎖鏈便一下子穿過了大力鬼王的後背。

頓時,大力鬼王的一聲慘叫聲傳來。衆人都被眼前的突變給震住了,我們做夢都沒有想到這幽冥鬼叟會對他的幫手大力鬼王下手。

只見那幾條黑色的鎖鏈衝大力鬼王后背插入,頓時大力鬼王便渾身一軟一下子便跪在了地上,他手中的巨斧也掉在了地上。

“你……你爲什麼要這麼做?”大力鬼王眼中露出一絲的驚愕和惶恐。

“爲什麼!還不是因爲你們這些虛僞而勢力的傢伙,記得我以前做地府判官的時候,你們這些傢伙對我可是畢恭畢敬,可是在我被貶之後便一個個當我是瘟神一樣,在地獄之中我受盡苦難,也看透了你們這些傢伙的嘴臉,這次我好不容易逃了出來,自然要報復你們,現在大劫將至,我要藉着此次大劫對地府的制度進行重建,讓高高在上的十殿閻羅也嘗一下做階下囚的滋味。”只見那幽冥鬼叟極力的嘶吼道。

於此同時只見那大力鬼王身上的煞氣也在一點點的消散。

此時一旁的謝必安大喝道:“不好,快阻止他鬼王要被他吸乾了!這傢伙現在已經有吞鬼的能力了。”

“什麼?吞鬼!”李奇大驚道。

就在此時,那幽冥鬼叟身上又發生了異變只見那鏈子之上透着陣陣的陰煞之氣,緩緩的灌進馬天順體內。那些黑氣有些濃稠,就好像有形之物一般。霎時間周圍開始黑霧瀰漫了,一股從未遇到過的煞氣從幽冥鬼叟的身體內緩緩的出現,而幽冥鬼叟的眼睛居然變成了血紅色,看上去極其的滲人。

我當時就愣住了,心想怎麼會有這麼重的煞氣,此時一旁的李奇已經察覺到了不妙,只見他大喝一聲便提着銅錢劍朝着那幽冥鬼叟衝了過去。只見幽冥鬼叟頓時把眼一睜,頓時他身體之中的煞氣便爆了出來,直接把陰身狀態的李奇震飛了出去。

(本章完) 話說這幽冥鬼叟之前便吸收了地獄冥獸的怨氣,這地獄的冥獸本就在地獄呆了不知多少歲月,有多少的冤魂惡鬼都進了它的肚中,因此這幽冥鬼叟也繼承了這貪食魂魄的習性,只是衆人沒有想到,他居然連大力鬼王這種鬼王級別的鬼將都敢吸收。

此時的幽冥鬼叟身上哪裏還有他原先的樣子,此時他的造型實在是太過滲人,只見他的身體已經長高了數丈,身形變得無比的枯瘦,就好像是營養不良的難民一樣,佝僂着身子,睜着眼睛,卻沒有瞳孔,嘴巴里面滿是黑牙,但是它的小腹卻是滾瓜溜圓,不過那小肚子上面卻滿是膿瘡,那小腹之中似乎還有什麼生命似的,一股惡臭之氣伴隨着令人髮指的陰煞之氣從中飄散開來。

就在我還在發愣之際,令人作嘔的事情發生了,只見幽冥老鬼不住的嘶吼着,肚子卻一直在脹大,最後直接脹得發亮。我驚訝的發現裏面居然有着許多隻惡鬼,他們不斷的往外撞擊着,似乎都拼命的想從裏面出來。

“煤子,別看了,若曦她們應該就在他的肚子裏!現在他應該還沒有完全消化,趕快想辦法弄破他的肚子吧!”李奇吼道。

我見此時已經是緊要關頭,於是便摸出背後的羣青精冰,然後對他們說道:“誰能送我上去?”

“我來!” 身後的翟婧軒自告奮勇道。

蜜戀情深:冷少的爆萌嬌妻 說罷她已經來到了我的身後,頓時我便覺得腳下一輕,我又飛了起來,這次我被翟婧軒用她身上的藍色衣袖縛住了腰間,整個人都升起老高。一下子就蓋過了幽冥老鬼的頭頂。

幽冥老鬼見到我倆頓時便大喝一聲,同時嘴裏對着我們吐出一團黑色的火焰。我頓時心中一驚,他大爺的,居然還會這麼逆天的本事,同時心中也對這女鬼妹子的智商而感到着急。

本來嘛!我們的目標就是這老怪物的肚子上面,只要我用羣青精冰刺進去,就可以將老鬼體內的惡鬼全部放出,到時這老怪物便不攻自破,可是現在倒好,這妹子不知抽什麼風居然將我吊了這麼高,現在我們在老怪物的頭上,自然被他發現了。

只見這老怪物吐出的黑色火焰就要燒到我們了,可就在一瞬間,那火便消失了,我頓時大喜,這才反應過來,原來並不是火消失了,而是翟婧軒施展了轉移大法繞到了幽冥鬼叟的身後。

“我說,妹子你能不能飛低點,我只是想用劍刺破他的肚子而已。”我對翟婧軒說道。

“你怎麼不早說啊!”說罷只見翟婧軒,提着我往下面飛去,眼看我們離幽冥鬼叟的肚子越來越近了,我頓時大喜,對翟婧軒喊道:“放我過去吧!”

眨眼只見我們便來到了老怪物的肚子上,我連忙提起羣青精冰一下子刺了進去,可是讓我大跌眼鏡的事情卻發生了,只見那劍刺入那老怪物的肚子之上,我頓時感覺好像刺在了一塊堅硬的生鐵之上一樣。

我連忙又使勁的掄着劍狠命的披着他的肚子,可是幾下都是徒勞無功,我頓時傻眼了,就在此時那老怪物彷彿又發現了我們,只見他朝着肚子的方向伸出巨手。

而此時一旁的李奇和黑白無常見到了這一幕也是十分驚愕,謝必安和範無救死命的舞動着手中的哭喪棒劃出一道道陰風煞氣,死命的朝着那幽冥鬼叟襲來。

可是這攻擊都如同隔靴搔癢一般,看着幽冥鬼叟這老怪物此時的樣子,李奇也是心急如焚啊,他知道這老怪物敢在陰司殿前肇事一定是早有準備,現在看來的確如此,相信過不了多久他的身體就會將吸收的惡鬼完全消化掉,到時就算十殿閻王出來也沒用了。

我此時在翟婧軒的保護下暫時躲開了這一擊,翟婧軒對我說道:“相公,怎麼辦啊?剛纔我已經看到了若曦姐姐了, 她好像就在那老怪物的肚子裏面,現在我們根本就進不去啊。”

我此時也是心急如焚啊,我思索了片刻,然後突然對李奇吼道:“奇哥,你想辦法用銅錢劍從外面刺破他的肚子,我走裏面。”

李奇聽罷,頓時眼中閃出一絲金光,他對我說道:“好的煤子,看我的醒神化力符。”

只見話音未落,李奇便擡手朝着我打出了一道金光,我頓時覺得後背傳來一陣冰涼的觸覺,我頓時心中一驚。但是隨即便明白了,我知道李奇這小子再次使用這張符就是想用那傳聲之法和我對時間,我倆一內一外,同時出手,就不信放不倒幽冥鬼叟這個老孫子。

於是我不在猶豫,連忙對翟婧軒喊道:“送我上去,這次我要進他的嘴裏!”

翟婧軒頓時一愣說道:“你不要命了!”

“趕緊的,別廢話!”

“喔!”翟婧軒被我這麼一吼頓時一個激靈,隨即小臉便顯出一絲的紅暈,接着便將我提着飛向了上空。

這次這妹子好像學聰明瞭,她不斷的在幽冥老鬼的四周盤旋着,是不是我還會放出兩記掌心雷干擾這老怪物的視線。那老怪物也是十分的厲害,只見他的嘴裏一個勁的吐着黑火,時不時的眼睛之中還會射出一道道紅色的閃電。

這讓我們十分苦惱,有好幾次我想讓翟婧軒帶我直接飛向這老傢伙的嘴裏,可是都被他噴出來的火給逼了回來,接着又是連連的紅色閃電,這樣的話,我和他的距離便越來越遠了。

“相公這樣下去不行啊,我們根本就沒有辦法進去啊!”翟婧軒着急的對我說道。

我的心中也是十分的苦惱,腦子也在飛速的轉着,不停的想着辦法。就在此時我突然心生一計。

心念一動,連忙對翟婧軒說道:“婧軒,快下來,別提着我,和我一起,我有辦法避開他的黑火了。”

翟婧軒聞言頓時用力向上一提,頓時便將我提到了她的面前,她此時在我的身後緊緊的摟住我的腰,我們便一起飛

了起來,我見時機成熟,也不敢託大,頓時對着天空發出一記迷魂網將我們兩個罩了進去。

頓時我覺得腦袋有一點暈,然後便對翟婧軒趁現在送我進去。說罷我的眼前便一黑昏了過去,不知過了多久我才清醒。

只見我自己此時竟然身處一片漆黑之中。身旁軟軟的,我感覺我的臉龐傳來一陣柔軟的觸感,頓時我便清醒了過來,我連忙伸出手一枚掌心雷出現在了我的手中,現在我已經能運用自如了,只見手中發出耀眼的白光,就跟個小手電一樣。

頓時眼前一片光明,只見我的身下居然躺着一個模樣標誌的小女鬼,正是翟婧軒。只見此時她正雙目微閉,發出微微的鼾聲,我心中頓時一驚,原來剛纔我一直都躺在她的胸上。看來這翟婧軒應該是對迷魂網的效力抵禦了不少,這裏也應該是那幽冥老鬼的肚子裏了。

我看了看四周頓時大驚,只見在我們的周圍居然出現了許多的惡鬼。我搖了搖熟睡的翟婧軒,她這才緩緩的睜開了雙眼。

她見到我便興奮的說道:“我總算進來了,剛纔好險啊,這網子居然還有催眠的功效。要不是我運起力量抵禦差點就……哎呀!那是什麼啊!”

翟婧軒突然一聲驚呼,望着一旁,我轉身看去,只見那些惡鬼全部都跟失了魂一樣朝着一個方向跑去,我定睛一看,只見不遠處居然出現了一個巨大內臟,看樣子好像是幽冥鬼叟的心臟一樣,最詭異的是,這玩意實在畸形,上面長了三個巨大的人頭,不對,不是人頭,準確的說是三個形狀各異的頭,一個是人頭,和幽冥老鬼的本尊一模一樣,另外兩個一個是狐狸頭,一個是狗頭。

只見這那些鬼魂一個個全部都跟中邪了一般,朝着那三個巨頭飄了過去,只見那三個巨頭貪婪的張着大嘴不斷的吸收着那些惡鬼的魂魄,於此同時那好像心臟的臟器也在不停的蠕動,最邪門的是這東西時不時的還閃着綠光。

“這應該就是他消化這些惡鬼的器官了,應該是這老怪物的三尸神。想不到他都成鬼了,居然還保留着自己的三尸神,相公我們現在得找到若曦姐姐,她的道行應該比這些惡鬼要高,應該還沒有被消化。”翟婧軒對我道。

“好的!”我點了點頭,於是我便四處找尋着若曦的身影,終於我在不遠處看到了若曦正坐在那裏,就像一個菩薩一般,只是雙目緊閉,一動也不動。

我連忙跑了過去,掏出小黑碗,一路上又收了十多個惡鬼,這才走到若曦的面前,我驚呼道:“若曦,我總算找到你了。”

只見若曦猛的一睜眼,她的臉上露出了驚愕的神情,她驚呼道:“先生,我還以爲我再也見不到你了。先生小心——”

話音未落,只見一隻惡鬼朝着我撲了過來,若曦頓時擡手一道白光射出,那惡鬼便倒在了一旁,我連忙掏出小黑碗,直接將其收入了裏面。

(本章完) 就在我收服那惡鬼的時候,那正在吃鬼的三尸神,似乎意識到了我們的存在,只見他們全都望向了我們這邊,只見他們同時張開了嘴,想要吐出什麼東西一樣。

“先生,小心啊!這幾個巨頭實在不簡單,我的魂魄差點都要被它們蠱惑着進了他們的肚子,還好學過我有李奇的靜心咒。”若曦對我說道。

我把心一橫頓時便知道了,看來這三尸神就是破除這幽冥老叟真身的關鍵,忽然另一邊傳來了翟婧軒的聲音。

“相公,救命啊!好可怕啊!”

我尋聲望去,只見她的身後跟着好幾十只黑色的惡犬,我心中頓時一驚,怎麼會這樣,這狗是從哪裏冒出來的,一時間我便把目光移到了那顆巨大的狗頭之上,頓時我就明白了,只見那狗頭嘴裏居然吐出了許多條黑狗,這些狗正跟在翟婧軒的身後,卻沒有出聲。而且他們的身上還綁着幾條五花繩。

這小丫頭此時已經嚇瘋了,一個勁的朝着我這邊衝了過來。我看着這些黑狗便知道不尋常,因爲在中醫來講,狗肉性溫,這種動物非陰非陽,特別是黑狗,只要方法得當的話,它的血肉可以用來驅邪但也可以用來害人。

講的是這種野狗平時只吃屍體,所以吃饞了嘴,體內的抗毒能力也大大的提升,這倒是真的,老人講過,吃過人肉的狗和普通的狗眼神都不一樣,而且尾巴是耷拉着的,小腹上吊,如果是黑狗的話,那它身上的毛也會顯得油光鋥亮。

我看着這些個畜生心中頓時一驚,看來這些傢伙絕非善類,從他們眼睛中射出的紅光來看,他們的兇殘程度,絲毫不亞於惡狗村中的那些惡狗。

我見翟婧軒衝了過來,知道她怕的不行,連忙一擡手幾道掌心雷打出,頓時那些狗便被擊斃。

翟婧軒連忙躲在了我的身後,身體不住的發抖。我連忙摸出了羣青精冰,二話不說對着那鋪上來的惡犬就是一陣狂掃,頓時面前的惡狗便被掃到一片,我不敢多做停留,接連又是幾道破凡訣,頓時那些惡犬便被劈的血肉模糊。

再看那三個巨頭此時也是哀嚎連連,聽上去極其的滲人,我看着這些傢伙絲毫不敢大意,於是心念一動便念動了地火詩,頓時在此處升起了一團黑色的火焰,我將地火直接引向了那三個巨頭。

只見那個狐狸頭居然一張嘴將那地火吸入了嘴裏,頓時那臟器便直髮紅,我看見這一幕頓時就愣住了,我實在沒有想到這玩意兒居然這麼厲害。

我連忙在手上聚起了掌心雷,心想老子這回用雷劈死你丫的。可就在此時翟婧軒卻叫住了我:“相公,莫急這傢伙應該不怕天雷地火纔對,你忘了之前在外面那老怪物也能用火和雷嗎?”

我恍然大悟啊,頓時也慌了手腳,這該怎麼辦啊!這老王八是油鹽不進的主啊!就在我焦頭爛額的時候,我的腦海裏居然傳出一個熟悉的聲音:“煤子,

你小子現在怎麼樣了?”

我頓時渾身一怔,接着便喜從心來,李奇這小子的道法這次怎麼便成這樣了,記得以前都是讓自己說話的啊!

“阿奇,你怎麼現在才聯繫上我啊?對了,怎麼我的嘴沒有跟着你說話了?”我問道。

“你現在是鬼魂狀態啊!大哥,充其量就說夢話,還有你那邊現在這麼樣了!外面這老鬼好像有點抽風了,現在身上一會兒冒火一會兒放雷,你找到他的死穴沒有,咱們現在可以動手了。”李奇說道。

“找到了,只是現在有點麻煩,那玩意兒好像是三尸神,就長在這傢伙的心臟上,天雷地火都沒有用。”我說道。

“用劍啊!先冰住在用火攻,最後放雷,我們裏外夾攻,一定能破了這老傢伙的防,別說了,這老小子又起來了。”李奇說道。

我不敢託大,連忙提起羣青精冰照着那老傢伙的心臟就是一掃,可是隻見那個人頭居然一張嘴就吐出無數條噁心了血管,愣是把我們幾個給死死的纏住了,我的身上頓時變的十分的癱軟無力,我暗道不好,看了看若曦和翟婧軒,只見二人此時的狀況比我好不到哪裏去,而且此時那些黑狗又不斷的從那狗頭裏面涌了出來。

我心想這下麻煩大了,眼看着我就要失去意識了,就在此時我身上的如意金鉢盂卻掉了出來,腦子裏的聲音再次響起那提示音:情況緊急,是否發動技能普度衆生?

你大爺的,當然了!我連忙選擇了確定,就在此時我的腦子裏迅速的出現了一行說明:進階技能普度衆生消耗靈力值0,技能說明,普度衆生每次使用可以選擇感化並召喚若干只如意金鉢的惡鬼(有一定機率召喚出boss級惡鬼,注,害人指數越高的鬼感化付出代價越大)。感化惡鬼只要經歷惡鬼的痛苦,感同身受即可,成功召喚之後便可以差遣惡鬼。

我頓時大喜啊,心想要是能感化召喚那些惡鬼的話,讓他們替我幹架,豈不快哉,眼見撲街在前,那容我多想,於是我連忙發動了這個普度衆生的技能。

邊唐 只見頓時一段佛經出現在我的腦海裏,我的意識漸漸跟着佛經不斷的吟誦,說來也怪,我並不懂那佛經,可是這東西很怪,一出現之後我的心中便一陣舒坦,但是這種感覺只停留了片刻,接着心中便升起了無盡的悲傷之意,這時一段小字出現在我的腦海:請選擇感化鬼魂。

下面便是一大幫惡鬼的名字,最顯眼的地方還有被我收服的5只boss級別的惡鬼。我心想現在這情況我要想辦法冰凍或者麻痹這幽冥鬼叟的身體裏面的臟器和器官,我纔可以得救,於是我便把心一橫,大喊道:“凍死鬼都跟我出來。”

我這一嗓子喊出,頓時從小黑碗裏傳出幾十號凍死鬼,我頓時心裏十分納悶啊!感化和召喚這凍死鬼居然如此容易。我一看頓時明白了,敢情這些傢伙都是比較倒黴的,被凍死的都

死的比較安詳,因爲死前都失去了意識靈魂沒有受到太多煎熬所以怨氣不大,害人指數最高的也只有5點。

就在這些凍死鬼一出來的時候,周圍的氣溫頓時下降十多度,凍得我頓時渾身一哆嗦,而再看那幽冥鬼叟的心臟也漸漸開始跳的緩慢了起來,那三個巨頭也漸漸的閉上了眼睛,於此同時我們身上纏着的血管也漸漸的鬆開了,那血液也凝固了。

我頓時大喜,連忙掙脫了束縛,揮舞這羣青冰晶將若曦和翟婧軒救了下來,我的嘴角浮現出了一絲笑意,看來這幽冥老鬼的死穴我已經找到了。

原來這老鬼雖然是鬼體,但是爲了吸收衆多惡鬼,他也是蠻拼的,居然向若曦若凡她們一樣練出人的實體,但是和她們的修煉方法有所不同,他劍走偏鋒,召喚出了自己的三尸神,要知道普通的人死後變鬼三尸神是會自動消失的。

可是這老鬼不知道用了什麼邪法找回了貪嗔癡三位三尸神化成實體附在自己的鬼心之上,這才生成了那奇葩的臟器。

最後通過從地獄冥獸那裏得到的特質居然讓他練出了實體的內臟,怪不得他會這麼厲害,要知道他現在的狀態可是非人非鬼的肉身魔啊。

不過還是應了那句老話,百足之蟲死而不僵,說的便是表面無堅不摧的東西往往弱點都在裏面。就像千里長堤,都是從裏面開始潰爛,最後才倒塌。現在這幽冥鬼叟讓哥們兒這位身懷佛寶的陰間行者進入了他的體內,他也是命該如此啊。

我看那幽冥鬼叟的心臟之上的三尸神已經停止了運動,周圍的惡鬼也脫離了控制,漸漸的也恢復了意識。

我見機會來了,於是便連忙撿起小黑碗一個勁兒的收鬼,這小黑碗到了地府之後也便得出奇的好用,只見烏光閃動,那些惡鬼便被我一股腦的收入了碗裏。

這些傢伙一個個剛剛纔恢復了一絲的意識便被我收進了小黑碗中,我見差不多了便連忙收回了冰凍鬼,此時要對付的就是那幽冥鬼叟的臟器了。只要破了他的心臟和三尸神便成功了,於是我連大喊道:“李奇,你小子現在怎麼樣了,死沒死?”

“去你大爺的,老子現在都是鬼魂了,還怎麼死啊!煤子你行啊。這老小子現在好像被凍住了,身上的煞氣也減少了,行動也緩慢了,我和黑白無常正在收拾他,你出不出來啊?”李奇說道。

“你說老子出不出來,趕緊的,用銅錢劍通他的鬼心就可以破法了。”我喊道。

“好!”李奇大喝一聲。

我則在裏面等着外面的動靜,可是等了半天,也不見這老鬼的心臟被破壞,頓時我便有些迷惑了,我忙問道:“奇哥,怎麼了,你怎麼還不動手啊!”

過了一會兒李奇的聲音再次傳了進來:“這老鬼已經被制服了,可是他的身體就像抹了印度神油一樣,硬得很啊,銅錢劍都扎不進去啊,怎麼辦啊!”

(本章完) “插不進去!”我吃驚道。頓時也愣住了,要知道現在我只是用那些凍死鬼的特性暫時將這幽冥老鬼的五臟冰封住,本來我還以爲李奇可以在外面破了這老鬼的防,可是沒想到那銅錢劍居然也如此坑爹。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