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天微微一笑:“不能,但是保護可以做好最好,如果用布隆,太被動,”

“好吧,我看看你能打的多激進,”

雙方正常上線,莫甘娜陪着盧錫安在下路吃完了一個石頭人才上線,打石頭人的時候,雖然莫甘娜幫盧錫安扛了很多下傷害,但是卻一個技能也不放,硬生生讓盧錫安打了很久,

“你一級學的什麼,”三哥問道,

“W,”

“爲什麼不用,”

三哥剛想指責,只見林天在離下路三角草叢還有點距離的時候,直接釋放出了W,一團黑色的液體在緩緩流淌着,

同樣的,也直接讓躲在草叢裏的錘石和老?雙雙暴露,

嗯,,

衆人眼睛一亮,暗道意識不錯,居然是猜到了這裏有人,

林天沒有回答爲什麼剛纔不用W,而是不緊不慢的試探出了對面兩人後,從下面草叢繞着走,錘石和老? 爲己封神 這樣的製作組和NPC真沒問題嗎 季先生,吃完請負責 則大搖大擺的直接上線,

三哥看了一眼林天,後者操縱着盧錫安來到線上,一級的盧錫安比老?強勢的多,況且對面一級的埋伏也已經失敗了,沒有選擇打野怪,經驗上要少許多,

不過錘石的Q一直在試探着,給了盧錫安很大的壓力,其實一級的情況下勾中,對面這個陣容也沒什麼傷害的,林天覺得三哥盧錫安的打法有些太保守了,

見剛開始錘石沒有勾中,盧錫安纔有點放心的去補兵,雙方几乎是同時到達三級,盧錫安甚至多吃了一個石頭人,由此可見他在線上的猥瑣程度,

林天也不着急,現在還早,安心的發育爲好,

三級剛到,錘石便打的有點激進了,畢竟錘石三級的時候,QWE隨意組合的技能都能夠釋放出巨大的威力,

而此時林天卻拋棄了線上,直接衝着小龍圈上方走去,

“你去哪兒,”三哥有點不悅,下路本來就有點劣勢,現在莫甘娜說走就走,就算是要遊走,也要分時間吧,

只見林天的莫甘娜剛走到小龍圈上方,便在上方的草叢裏插下了一個假眼,隨即返回,回來的時候,正好兵線過來,一點時間也沒浪費,

剛準備說話的三哥,卻是閉嘴了,安心的補兵,

看見這一幕的喬木,眼睛一亮,在筆記本上記錄着什麼,

大家還覺得很奇怪,爲什麼林天要選擇在這個時間點去那裏插眼,這時林天發來了一個信號:“寡婦要來了,小心,”

寡婦,

幾秒種後,寡婦赫然出現在小龍圈上方出現,剛冒出一個頭,地圖上就看不見了,很明顯,隱身了,

三哥心中一動,走位靠後一點,心中暗道有點奇怪,他是怎麼知道的,怎麼會這麼準,

林天的莫甘娜一直在激進的走位,當他看見錘石那蓄力已的一勾出手時,目光一凌,手速飛快的按下了E技能,護盾套在了盧錫安身上,

同時,幾乎是同時,朝着一個方向扔出了Q技能,

E技能很及時的幫盧錫安擋住了錘石的勾子,但是這個Q嘛,放的卻有點……

難道是按錯了嗎,

平哥,冷酷等人都是看到了這一幕,目光有些不悅,

這個Q技能,實在是不應該,恩,等等,

只是忽然,這個朝着空氣放的一個Q,在Q技能快要接近施法距離的極限時,“哐當”一聲,正好Q中了一個人,

正是寡婦,

盲Q,

居然中了寡婦,

衆人有些震驚,這個是運氣還是實力,不好說,只是這個Q實在是亮眼,不斷了寡婦的進攻,寡婦也是很無奈,自己明明很早就開啓了隱身,周圍也沒有真眼,他和沒有靠近塔,

這個莫甘娜是怎麼發現自己的,

目標編號014 – Ab小說網隨時期待您的回來 錘石的Q給莫甘娜的E擋住,他自然不敢二段Q拉過去,這就是找死,

無奈之下,只要撤退,只不過莫甘娜卻不會這麼輕易的讓他撤退,幾乎是在控住的瞬間,給出了W,一團腐蝕藥劑被寡婦踩在腳下,硬生生的被消耗了幾秒,

而盧錫安也抓住機會,E上去,兩下平A,再Q出來,再次兩下,

半血沒了,

這個寡婦也是氣的吐血,我這下來一趟,什麼都沒撈着,還白白耗了自己一波血,真是出師不利啊,

而且最氣的是這個莫甘娜,怎麼會發現自己的,

寡婦氣走,錘石和老鼠也不這麼兇了,開始有點後撤,錘石也不打算激進了,這回盧錫安輕鬆了不少,

一波原本充滿殺氣,非常危險的GANK,就被林天的莫甘娜化解了,

準確的說是用一個假眼就化解了,

“視野做的不錯,”喬木眼中有了一些讚賞,替補的朝陽,檸檬還有站在一旁的小七都是有些驚訝,

喬木作爲教練,十分的嚴厲,一般是不夸人的,可是這個林天在剛上來的時候就獲得了教練的讚賞,

小七目光中有着一絲警惕和不悅,那是危險的氣息,

化解了這次危機,林天像是沒事一樣的,繼續激進的走位嚇着老鼠和錘石,而且W技能不要命的瘋狂的朝着老鼠扔出,

每次老鼠只要一走位,都會被莫甘娜的W給腐蝕中,來了幾次,老鼠的血量倒是不說被消耗的怎麼樣,而是每次補兵都是被打擾,十分煩躁,

“別急,莫甘娜快沒藍了,我看他怎麼消耗,”錘石冷笑一聲,

三哥也是說道:“注意你的藍量,”

話音剛落,莫甘娜再次釋放出一個W,又中了,在老鼠極力想要躲開的時候,卻被莫甘娜用最後的藍釋放出了Q捆住,

“呲呲……”

被困住的老鼠腳下還踩着黑暗腐蝕之液,血量正在緩緩下降,

正好此時兵線被推進了塔下,林天淡淡的說:“我回城了,”

三哥看着老鼠先是被消耗一套,現在又在痛苦的補着塔兵,衆所周知,老鼠補塔兵是有些困哪的,眼看已經漏了兩個了,這波兵還不知道漏多少個,而且之前被耗的也是有點疼,

“這個傢伙……”三哥有些呢喃的道,

圍觀的GOD戰隊衆人也是驚訝,雖然還沒有爆發過人頭,但是通過莫甘娜前期的一些列動作來說,已經是把局面慢慢的向優勢轉變了,

至少三哥之前是猥瑣補兵,拿出盧錫安甚至都有些被壓的情況下,被一個莫甘娜給拯救了,

這讓小七看的實在是有些驚訝,他和三哥搭檔的下路,好像一直都是這樣在被壓着,壓着壓着也就習慣了,反而不會打優勢局了,

當然,倒不是說GOD的下路差,相反,GOD戰隊因爲本身的戰術體系問題,從來都是上中野CARRY,所以下路基本上是被放養的節奏,

久而久之,這下路兩人就習慣了打被動局面,優勢局還真的不好說,

此時林天也看來出來,三哥是一個非常善於防守,也很穩的ADC選手,這樣的選手在對線上或許不那麼強勢,但是在團戰中往往能夠打出成噸的傷害,

當然,這是以前的GOD戰隊,現在,則是有些不同了,

果不其然,打野靈樂的豹女在在野區遭遇到了酒桶,一杆標槍,居然沒中,幾乎是貼身啊,沒中,

接下來,酒桶E技能暈住了豹女,一套打的豹女有點傷,正在這時,中路妖姬也趕了過來,E技能鎖鏈中了豹女,後者急忙用W拉出距離,卻仍然沒有跳出妖姬的距離,

直接踩中,再次消耗,冷酷的維魯斯來的稍微慢了一點,豹女爲了逃命,交出閃現,卻被妖姬閃現黏住了,

最一發Q,如果中了的話,就直接死了啊,

靈樂也是感覺沒有辦法,現在什麼技能都用了,此時妖姬的Q已經打來了,只能是等死了,

正在這時,在靈樂覺得已經要交出一血的時候,忽然一個護盾套在了自己身上,

直接讓妖姬Q的傷害抵消,

“沒死,”

靈樂一笑,暗道莫甘娜怎麼來的,

“莫甘娜閃現救人,”喬木又在筆記本上記錄着,

妖姬氣的半死,維魯斯的一箭也來了,直接穿透,再加上E技能減速,平A,

妖姬的血量下降的厲害,此時也是被打出了被動,

真假兩個妖姬,出來了,

而此時,早就準備好的莫甘娜,已經要出手了,

“能Q中嗎,”冷酷淡淡的問,

與其說是再問,到不如說不屑,他不相信,不相信林天的莫甘娜能Q中已經分身的妖姬,

不僅是冷酷,後方正在觀衆的喬木和朝陽他們也不是很相信能夠Q中,

不是懷疑林天的實力,而是,太難了,

可就在這時,林天已經出手了,目光一凌,看着真假兩個妖姬,並沒有去第一去釋放Q技能,

而是W,

痛苦腐蝕藥水在地上慢慢擴大,

可是因爲距離不夠,不能W到妖姬身上,連假身也打不到,

就在大家感覺到不解,微微皺眉的時候,林天忽然看見左邊那個妖姬在自己W出手的瞬間,微微動了下,

那是對W技能的反應,想要走位躲開,

但是看見自己沒中,於是就取消了走位,直接點地板,但路線已經發生了彎曲,

“就是你,”

林天手速飛快的一發Q出手,穩穩的落在了妖姬身上,

是真的,

冷酷大喜,直接利用跟上去平A,收掉了妖姬的人頭,拿到了一血,

“漂亮,”朝陽,檸檬都忍不住讚歎一聲,這個Q實在是漂亮,判斷的非常準確,也結果了妖姬的性命,

喬木看的目光發出精彩的光芒,又在筆記本上記錄着什麼,

靈樂也是有有些慶幸,自己還沒死,酒桶見此,在糾纏,喝着酒走人,沒辦法,

這波妖姬的GANK損失的太多了,一血沒有了不說,還白白損失了兩撥兵線,真的是有點氣人,

再次上線,維魯斯多了一個一血,這還怎麼玩,妖姬氣的想吃人,

“下路,莫甘娜來了,怎麼不早說,”妖姬怒道,

錘石有點無辜的說:“我怎麼知道,我以爲他回家了,盧錫安還在塔下猥瑣呢,”

是啊,莫甘娜剛纔其實並沒有回家,而是去了小龍圈上方做視野,之後在草叢了裏回城,只是看到了酒桶與豹女的相遇,沒有思考,立刻取消回城,從自己家的一二塔中間走來,來到了藍BUFF那裏,在看到豹女快要死掉的瞬間,閃現給E,

保住了豹女的性命,又是一個神祕莫測的Q讓妖姬殞命,

莫甘娜可以,操作的非常細節,

“還可以,”冷酷淡淡的到道,

靈樂感激的說:“謝謝,”

林天也是一笑:“沒事,”

小七看的有點驚呆了,剛纔那種情況,如果他是莫甘娜,是做不出閃現給E的舉動的,一來是自己的猶豫性格,二來是距離似乎不夠,

但是當林天看到的時候,豹女其實是一直往這邊走的,距離也是在靠近,閃現的距離加上E技能施法的距離,剛好夠,

也就是說,林天是在算好了距離和時間的情況下才閃現給E,在妖姬的Q落下來之前給上了護盾,

如果真的一切是算準了的話,那麼這個林天,的確有點可怕,

衆人看着他,就連一向嚴肅的平哥都是點點頭,

看到中路被擊殺,莫甘娜去支援,下路的老鼠和錘石憤怒的準備拿盧錫安來出氣,目標編號014 偷雞不成蝕把米,妖姬此刻想出氣都沒有地方讓他出,惱怒的不行,

下路的老鼠和錘石感覺被耍了,想着必須要把場子找回來,於是把目光瞄準了正在塔下回城的盧錫安,

剛纔爲了混淆視聽,盧錫安就是站在下路不動,等着兵線來,讓他們以爲是輔助回家了,結果被騙了,莫甘娜支援到了中路造成了妖姬的陣亡,

“我們強殺,錘石,上,”老鼠沉聲道,

錘石也是這樣想的,勾子都已經準備好了,就待出手,當三哥看見對面兩人衝上來時,趕緊取消回城,向後走去,還有E不用着急,

林天目光一動,發出信號:“小心,寡婦來了,”

平哥也是立刻按下傳送,這對面也真是兇的可以,中路剛發生陣亡,他們就想着在下路打開局面,剛纔上路酒桶參戰,平哥的人馬在繼續推線,此刻看到寡婦,也是第一時間交出傳送保下路,

錘石丟燈籠,閃現上去E技能刷回了盧錫安,三哥交出E技能躲開了勾子,但是寡婦的傷害也挺高,在加上背後的老鼠也在拼命的射,很快盧錫安的血量就下降了很多,

治療,一口加上去,平哥稍微後撤,但是三個人的包夾此刻的傷害實在是太高了,人馬還沒有傳送下來,就是這四秒的時間讓盧錫安吃了人太多的傷害,

就在這時,三哥做出了一個決定,閃現上去,直接Q技能抽在老鼠身上,一套傷害技能全部砸了上去,

他想硬換老鼠,

林天卻微微皺眉,在這種情況下,能跑則跑,盧錫安完全可以利用閃現來躲開技能,拉開距離逃生,況且人馬也要下來了,

也就是這個時候,老鼠開啓治療,與盧錫安對A,

兩個ADC展開決戰,當錘石和寡婦都想上去幫忙的時候,人馬已經下來,一腳踢下來,寡婦和錘石都中了,但是盧錫安卻遭殃了,本身的狀態都沒有老鼠好,裝備平等的情況下,如何與老鼠對拼,

最終慘死在老鼠身下,人馬雖然竭盡全力換掉了老鼠,但是自己也是被寡婦和錘石兩人殺了,

一波一換二,這波團還是虧的,

三哥語氣平淡的說:“人馬應該先打老鼠的,”

哪知平哥也僅僅是淡淡的道:“距離不夠,”

沉默,

其他人也是沒有說什麼,林天目光微微一動,看着靈樂和冷酷,他們兩人也是表情淡然,而喬木,朝陽他們仍然專心看着比賽,

這是矛盾啊,林天有些愕然,怎麼大家覺得無所謂,

三哥其實剛纔是這樣想的,如果自己閃現去打老鼠,在人馬下來的瞬間一起攻擊老鼠,這麼高的傷害,老鼠就死定了,

但是人馬並沒有,先去攻擊了寡婦和錘石,關鍵性的老鼠並沒有打到,

三哥也不在說些什麼,復活後繼續趕回上路,他還擔心是否會丟掉一大波兵線,但是他多慮了,

衆人只見莫甘娜直接站在了一塔前方,等着過來的兵線,隨後走位拉進了草叢裏,小兵也跟着回頭,進了草叢視野消失後,小兵又沒有攻擊了,但是接着,莫甘娜又出來……

這樣像是在戲耍着小兵,但是這樣一來二去,兵線已經被莫甘娜很好的控在了一塔前方,位置很舒服,可以讓盧錫安很輕鬆的補兵,

最關鍵的而是,在這波兵有一個大炮車的情況下,莫甘娜的血量並沒有被消耗多少,反而一直保持着滿狀態,

這不得不讓人震驚了,以往的有些輔助爲了卡兵,控線,用自己的身體強行擋住小兵,這樣做雖然可以控住,但是自己的血量也是被消耗的很多,尤其是在有炮車的情況下,

尤其是在前期的時候,法系輔助脆弱的不行,被一個遠程炮車兵多A幾下,待會在對拼中就會吃虧很多,

這僅僅是一個小的細節,但是高手往往就是在這些不爲人注意的小細節上面體現出來的,

林天卡好兵線,隨即讓盧錫安一個人獨自吃兵,自己朝着小龍圈河道走去,讓死去的盧錫安多分一點經驗,這也是一個小技巧,因爲莫甘娜剛纔一個人在下路,經驗也吃到了,此刻讓給盧錫安一個人吃還是可以的,

這一系列的小細節都被喬木看在眼中,越看眼睛也是清亮,三哥是打AD的,也是同樣看的很明白,不由得多瞟了幾眼林天, 丹宮之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