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辰冷哼,也不理會老怪物的苦苦哀求,轉頭衝着魅尊者說:“自己能走吧。”

魅尊者急忙點頭:“嗯,我沒事,可以走!”

“那好,跟住我,咱們出去!”林辰說着,看準方向,邁步便走。

一邊走,一邊冷笑道:“你說的這些,跟我有什麼關係,那是你們的私人恩怨,你們自己解決,我們只想離開這!”

“你怕他殺你,難道就不怕我弄死你?”

“廢話少說,帶路!”

“……你,你不能這樣,真的不能!”老怪物尖聲慘叫。

啪!

林辰纔不會慣着他,聽着他叫聲刺耳,二話不說,甩手就是一個大嘴巴子,頓時把老怪物打的鼻血長流,兩顆門牙光榮下崗。

把老怪物打的頭暈目眩,這下徹底老實了。

之後,一行三人,按照老怪物說的,沿河朝着東方趕路。

一路無話,走走停停,大約走了半日,他們終於來到了老怪物口中所說的那個山谷裂縫,然後,三人進入裂縫,沿着地下河一直向前,又走了大約有一個小時,眼前的世界豁然一亮,伴隨着還有嘩嘩的瀑布奔流之聲。

他們走出來了!

此時,他們所處在半山腰處的一個瀑布口。

腳下,地下河水形成的瀑布奔流直下,水霧蒸騰而起,一道五彩的彩虹,橫在瀑布中間,映着青山綠水,瀑布飛泉,景色實在不要那麼太壯觀。

林辰和魅尊者在那幽暗不見天日的峽谷裏面呆了兩天,乍一走出,看見青山秀水,卻是忍不住的心情大好,幾日之間藏在心裏的陰霾,瞬間煙消雲散。

魅尊者故意往林辰身邊靠攏,都快貼在他身上了。

似乎面對這種奇景,很想要在林辰身邊一塊欣賞。

而對於她的小舉動,林辰發現了,但也沒有說什麼,也沒有排斥。

如果說之前,兩個人是敵對的關係,甚至於哪怕落難了,林辰也對她抱有猜忌,可是經過了一系列的共患難,尤其是在經過了山洞時抵禦老怪物之事後,兩個人之間的恩怨也算是徹底煙消雲散了,彼此芥蒂盡除。

林辰雖然未必把魅尊者看成朋友,但也絕對不會把她看成是對手。

當然了,現在的魅尊者,確實也不足以讓林辰擔心,且不說她受傷未痊癒,只說就算她痊癒了,也早已不是林辰的對手了。


而此時,相比於心情大好的兩個人,老怪物則是一臉的惶恐不安。

一雙豌豆泡一般小眼睛,到處亂看,似乎是在尋找着什麼。

片刻後,他瞧着周圍並沒有人影,暗鬆了一口氣的同時,連忙對林辰道:“那個,我已經把你們送出來了,你應該可以放過我了吧!”


林辰看了他一眼,隨後,隨手把人一丟。

“看在你把我送出來的份上,我不殺你,滾吧!”

老怪物慌忙的從地上爬起來,緊跟着如蒙大赦一般,衝着林辰連連鞠躬。 老怪物感激涕零的道:“多謝不殺之恩,多謝不殺之恩,那我就告辭了,兩位一路順風,兩位一路順風,不送!”

在林辰手上吃了大虧,老怪物也變老實了,嘴巴倒是會說了不少。

當然,主要是怕惹怒了林辰,回把留下。

說着,轉身就要往回跑。

然而就在這時,一陣破空聲響起,緊跟着,就見一個身穿着紅色寬袍,露出兩條粗壯手臂,打扮的跟印巴番僧一般的模樣的老頭,出現在半空之中。

這老頭也能御空,說明也是一個真武高手。

這世上真武高手本就不多,卻不想,林辰幾天的功夫竟然見到了不下五位。

而此時,隨着此人出現,老怪物的臉色立刻變得煞白一片。

腳下一軟,差點一屁~股坐在地上。

下一秒,發足狂奔。

“哼,哪裏逃!”

而與此同時,身在半空之人,厲聲大喝,擡手,衝着老怪物隔空就是一掌。

噗!

頓時,老怪物身形猛震,口噴鮮血,隨後整個人便如麪條一般,軟軟倒地。

林辰見狀,不動聲色,甚至連看都沒看老怪物一眼。

他已經猜出來這個人是誰了,應該就是老怪物口中那個被他出賣的同伴,沒想到對方真的一直守在這裏,百年啊,可真是有毅力。

至於對方出面動手報仇,他自然沒有理由插手的。

拉起魅尊者,二話不說,邁步就要離開這個是非之地。


然而,他前腳剛動,後腳就感覺有一股子強大的壓力席捲而來,當頭壓下。

林辰微微蹙眉,擡頭看向虛空的老者。

“老人家,我跟此人並非一路的,我只是讓他給我帶路而已,所以我跟老人家你沒有過節,還希望您能行個方便,讓我們離開。”看着老者,林辰道。


“哼,口說無憑,我不信你,何況,你們要是真的沒有關係,幽冥老鬼怎麼會帶你們出來,你真當我是三歲的小孩子嘛!”

“你別亂動,待我滅了幽冥,自會找你好好聊聊。”

這老者臉色毫無表情,一臉的冰霜之色。

儘管林辰說的很清楚,但是顯然他聽不進去。

林辰聞言,臉色當即沉了下去。

有心想要不尿他,該幹嘛幹嘛,但是一想對方畢竟是真武大能,而且似乎跟大印寺有關聯,又並非死敵,所以,最後想了想還是沒有動。

這會,沒有必要把關係鬧僵化,白白招惹麻煩犯不上。

再說那老者,眼見着林辰聽話,他還是比較滿意的,很快便將注意力從林辰和魅尊者身上離開,轉頭看向了老怪物幽冥。


看着幽冥,老者的眼神再難保持平靜,流露出滿滿的仇恨殺機,冷然一笑,道:“幽冥,你終於出來了,老子以爲會龜縮在裏面,這輩子都不出來哪!”

“殺神,你誤會我了,真的誤會我了,當年,我是不得已啊!”

老怪物幽冥,抖似篩糠,面對着死亡的威脅,這傢伙就差尿褲子了。

“迫不得已,哈哈,真是好笑,你說你出賣我,竟然是迫不得已,你真是不要臉啊!一百年了,你這老傢伙活了一百多歲了,竟然還是那麼無恥!”

叫做殺神的老者大笑,笑着笑着,突然,就見他隨手一揮。

頓時,一股強勁的靈力迸射,瞬間轟在了老怪物身上,緊跟着就聽咔嚓聲響起,老怪物的胸骨,立刻塌陷,胸口塌出一個大坑。

老怪物幽冥頓時慘叫,然後連連噴血。

血好像噴泉一般,止都止不住。

一張老臉,瞬間蠟黃,氣息也隨之萎靡了下去。

幽冥之前已經被林辰重傷,而此時,又如何能扛得住同等境界,實力還要在他之上的殺神一擊,而幽冥瞧着隨手一招,幽冥就快死了,他也是一陣錯愕。

“幽冥你受傷了?!”

“殺神,求求你,求求你放過我吧,沒錯,我受傷了,受了很重的傷,我這種人就是一條半殘的死狗,你就算殺了,我只會髒了你的手而已!”

幽冥一邊噴血,一邊費力的爬起來,然後竟然當着殺神的面,直接跪了下去。

磕頭宛如搗蒜一般,拼了老命的求饒。

虧得這傢伙還是一個真武大能,爲了苟活,幾乎連臉都不要了。

果不其然,殺神瞧着他這模樣,眼中立刻流露出滿滿的厭惡,不過很快,眼中卻又被猙獰的仇恨所替代,隨即,就見他又是一揮手,一股靈力隔空射在幽冥體內,不過,這一次,幽冥並沒有受傷,相反,臉色還好了許多。

原來剛纔那一下,竟是殺神在相助幽冥療傷。

而幽冥感覺到了之後,心下大喜,剛要說話,結果下一秒,就見殺手隔空一爪,幽冥立刻被對方隔空攝起,如被一隻無形大手捏住,提了起來。

幽冥頓時臉色大變,面上流露出滿滿的痛苦之色。

而此時,林辰見狀,臉色也不由的有些凝重。

作爲曾經的萬古仙尊,他對於修行者各個階段的境界實力在清楚不過,殺神此時流露出的這一手,絕對是真武中期大能才能掌握的技巧。

隔空攝物,還能爆發出一定的力量,這可不是隨便一個真武修者就可具備的。

最起碼,林辰遇到過的這些真武大能,而今也就只有在大印寺遇到的智勇大師,還有在少室山遇到的張濤,另外還有這個殺神,他們三個具備。

至於幽冥,還有少室山定安大師,還有松鶴,還有大印寺的智貧大師,他們明顯都沒有這個本事,實力上,跟前三位相差較大。

萬萬沒有料到,這個殺神的修爲實力,竟然如此之高。

不行,看來往下得小心一些了。

林辰的實力大增,現在已經具備可以和真武初品大能一戰之力,但是,那也是相對於初品而已,如幽冥,如定安,如松鶴這種,而一旦面對上這種真武中期的大能,對方已經掌握了隔空攝物的本事,他要戰起來,恐怕勝算不大。

這會,林辰忽然覺得自己之前的決定還算是明智。

如果剛剛他執意離開,一定會觸怒眼前這個殺神,到時候必有一戰。 幸好林辰當時沒有衝動,否則這會,他絕對會置身險地。

而同林辰一般,魅尊者眼見着殺神使出隔空攝物,小臉也是嚇得慘白。

被殺神的實力給驚到了。

下意識的靠近林辰,小手緊緊攥着林辰的手,手心裏全都是汗。

林辰發現這一點,不禁暗暗好笑。

他發現,跟魅尊者相處這段時間,魅尊者變化還真是大。

記得兩個人第一次見面,魅尊者便對他又是打又是殺的,而且很記仇,鬥到瘋狂之時,甚至於不惜抱着他跳懸崖。

之前,整個就是一個母老虎。

萬萬想不到啊,這才兩天不到,母老虎已經成了小家貓了。

當然了,還別說,她這樣,反倒顯得她可愛了許多。

想着,林辰下意識的拉緊魅尊者,把她擋到了自己身後。

對此魅尊者果然踏實了不少,不那麼緊張了,望着林辰的背影,小臉微紅。

不說他們,於此同時,就見殺神手臂一震,隨後幽冥整個人便被他隔空狠狠的砸在地面上,渾身骨頭爆發出咔咔的碎響。

疼得幽冥仰天慘叫。

原來殺神之所以給幽冥療傷,看起來卻是爲了更好的折磨他。

果不其然,下一刻,就見殺神身形一動,眨眼落到幽冥身邊,擡起腳,重重的踩在幽冥的身上,臉上帶起了一抹猙獰之色。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