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辰幾個閃身就離開了原地,內心暢快,顯然對王大錘的表現,還有些滿意,對自己殘忍的人,纔會對別人殘忍,懂得選擇的人,纔會慎重選擇,對自己瞭解的人,纔會相信自己的選擇。

王大錘就是這樣的人,扮豬吃虎,也是一種本事。

龍翼雕閃身飛起,受到林辰的吩咐,托起還在療傷的王大錘就直追林辰而去,其他三獸也直追而去,不,還有小猴子和紫貂。

紫貂雖然只有四階,可速度也不曾落後,紫貂是最現跟在林辰身邊的,可一直都過着安逸的生活,沒有什麼搏鬥經驗,屬於溫室中的動物,林辰想把它的潛能開發出來,變成自己的一記殺手鐗。

分部屠盡,惡魔聯盟此刻肯定是士氣不足,所以林辰決定攻其總部,以一人之力,抗衡接近一流勢力的惡魔聯盟,如此瘋狂的舉動,亙古未有。

林辰,是一個瘋狂的人,但不是一個四肢發達,頭腦簡單的人,在他心中,沒有經過權衡利弊的事,他不會毫無把握的去做,去做,就說明他有自己的打算。

此刻的林辰,魂海第三境界,當初,魂海第一境界之時,就可以力敵魂海第三境界的巫山,現在魂海第三境界了,可以力敵命格之境的血魔而不落下風了。爲了報仇,林辰可是豁出去了。

有些事,在難,也得去做。

有些恩,在親,也得去換。

林辰踏入修煉之路,尋親之路,探索血脈祕密,都是星武宗的恩情,丘蒙的恩義。

惡魔聯盟的老巢在西南之地和中央之地的一個三面環山的小山谷中,俗話說:世上沒有不透風的牆,惡魔聯盟的老巢大部分人都不知道,但一些門派還是有來往的,只要有來往,就會有泄露的時候,所以,只要一些大家族,大門派,還是知道了,每個行業有每個行業的規矩。


夜幕,已經過去,經過一夜的趕路,林辰慢慢地遠離西南之地中心,朝着中央之地而去。

此刻,站在一座孤峯之上,揹着雙手,林辰的眸子看着那天邊正冉冉升起的太陽,夕陽的光輝照在他的身影之上,側臉是如此的吸引人。

林辰的後方,六頭妖獸整齊地站在那裏,如同接受檢閱的士兵一般。

遙遠的萬里之外,一個少女,少女旁邊有一隻流着哈喇子的黑狗,此刻少女手裏拿着一個稻草人和一封信,正眺望着遠方。

“對不起,深夜離開,我要去做我不得不做的事,你留在這裏,等我,我會回來帶你去看最美的夕陽,把最美的夕陽送給你……”

突然,林辰只覺得星辰戒裏有股力量在覺醒,如此的突然,沒有任何徵兆。

林辰凝聚意識進入星辰戒,只見當初還在昏迷的天麟神獸,此刻確是漂浮在星辰戒的內部,一道道火焰光暈散發而出,整個星辰戒內部如同高壓鍋一般,熱得不像話。

林辰意識緊緊地注意天麟神獸的一舉一動,天麟神獸神上的光暈持續擴張,有越來越大的氣勢在潛伏,如同正要爆發的火山一般。

林辰意識一動,把天麟神獸移到了外部空間,頓時,虛空漂浮的天麟神獸全身瀰漫神火,六隻妖獸全部匍匐在地,身體微微顫抖,靈魂上的威壓,靈魂上的高貴,讓他們沒有力量去壓制,除非他們進化自己的靈魂,達到神獸靈魂級別,不然,除非神獸剋制這種靈魂上的壓制,不然,它們在神獸面前,什麼都不是。

天麟神獸還在緊閉雙眼,身體上神火蔓延,土地被烤得焦黑,周圍得花草樹木迅速枯黃,這時,迷你型的天麟神獸身體慢慢變大,變大,一隻小狗般大小,一隻野豬般大小,一直大到如一隻黃牛般大小才停止增長。


一道意識之音傳入林辰的腦域裏,還是那麼親切,林辰已經有二十年沒有聽到了。

“爸爸,我醒了。” 虛空中變得如黃牛般大小的天麟神獸慢慢睜開火焰瀰漫的雙眼,如同兩個大燈籠一般,璀璨發亮,散發着一股強大的氣勢。

“小天,你總算醒了,睡那麼久了。”

“爸爸,我也不想睡,可是就是困。”天麟神獸有些傻乎乎地看着林辰,落回到地上,打量着四周的環境,又低頭看了看不遠處的六隻妖獸,很是好奇。

“收起你的神獸威壓,別嚇到它們。”林辰聲音有些快樂地說道。

“嗯。”天麟神獸不再在用意識之音,而是口吐人語了,畢竟,剛出世的他,可就是會說人語的,雖然小猴子和紫貂已經喝過龍泉,蛻化出靈識,可還是不可以口吐人語,只能使用靈識傳音。

天麟神獸收起靈魂上對低階妖首的威壓,讓六妖獸才感覺心裏好受一些,全部爬起來站在林辰身後,等待着林辰的一切命令。

“你實力恢復得怎麼樣了?”

“達到普通妖獸力量的五階左右吧,雖然我是神獸,可實力還是得一步一步提升,只不過提升的速度比普通妖獸快了許多,而且沒有任何瓶頸,只要有靈氣可以吸收,就可以一直增長下去,一直達到神獸應有的實力之後纔會停止,後面的境界纔會慢慢提升。”天麟神獸解釋道。

“嗯,你昏睡之中沒有刻意去吸收靈氣,此刻達到五階妖獸的實力,也不錯了,而且,你的五階妖獸的實力,比普通的五階妖獸實力,應該強太多吧!”

林辰說完又接着說道:“小天,你以後可不許叫我爸爸了,改叫老大,現在回去修煉和鞏固實力,我還有事去做,隨時可能用得到你。”

“好。”

林辰意識一動,火焰瀰漫的天麟神獸頓時從地上消失,林辰回頭看了看六頭妖獸軍團的成員,腳踩星茫遁,朝着惡魔聯盟老巢而去。

冷長風給他的信息,果然沒錯,不丟神探之名。

六頭妖獸看着自己的主人已經離開,也是展開極速朝着惡魔聯盟而去。

西南之地,一股討論風暴快速席捲而來,更加猛烈。

“你們聽說了沒有,那獨孤辰回來了,一天一夜覆滅所有惡魔聯盟的分部勢力,聽說不久就可以打到惡魔聯盟老巢了。”

“那獨孤辰最近幾年可是如雷貫耳啊,不僅敢攻打惡魔聯盟,就連西南之地的第一勢力七玄門都和他有過節。”

“對啊,七玄門的二長老董瑋就是死於他手。”

“聽說這獨孤辰,我還是在梟雄城梟家大牆上看見的名號,親眼目睹那霸氣的銀勾鐵畫的文字,文字裏都有一股無法讓人抗衡的霸氣無敵的氣勢。”

“聽說最近身現武家,神祕少女現身,巫山那難敵。”

“那巫山可是魂海第三境界的高手了,連他都不敵,那獨孤辰不會是踏入命格之境了吧!”

“不可能吧!”

“幾年前還是魂海第一境界,幾年後不可能就踏入命格之境了吧!要是真是如此,這樣的修煉速度,堪比妖孽存在啊。”

………………………………………………………………

血魔徹底瘋狂了,最後兩部也被那獨孤辰全部吞食,連跟毛都沒有,怎能讓他不瘋狂,整個惡魔聯盟都可以聽見他的怒吼:“獨孤小兒,我血魔與你不死不休。”


百里外,林辰喃喃自語,看着前方。

“惡魔聯盟,你們血債血償的日子快到了,我林辰會不惜一切代價,把你們撕碎。”


林辰身影消失了,直接朝着惡魔聯盟所在山谷而去,帶着壓制了二十多年的怒氣和仇恨,眼睛血紅。

六頭妖獸已經被他收入星辰戒裏,還有王大錘,林辰從王大錘口中得到,惡魔聯盟的護盟大陣是一個五級陣法,有幻像陣融合其中,從外面看就是一坐茂密的森林,所以畢竟隱蔽。

林辰穿上玄鐵靈甲,手拎霸火刀,星辰戰甲幻化出一對星辰鐵翅陷入其背後,如同一個墮落天使,撲扇着星辰鐵翅,風速朝着幻陣而去。

手中的霸火刀快速放大,如同一把割裂天地的大刀,霸刀訣一出,一股霸氣十足,氣勢不斷攀升,如同一座火山噴發一般,胸膛之中的火髓神珠快速釋放出無窮的火屬性之力,瘋狂涌入霸火刀之中,霸刀訣特有的氣機鎖定陣法。

“給我破。”林辰的聲音如同開天之音一般,平地驚雷,猶如盤古開天闢地。

數十丈的火焰大刀夾帶無敵氣勢,一往無前的氣機,霸刀訣特有的爆破之力,如同一座刀山倒下,瘋狂劈在了五級的護盟陣法之上。

肉眼可見般的幻象如同受到巨力一般,全部崩潰,露出一個方圓十里的圓形透明陣法,火焰大刀還在瘋狂下壓,陣法如同一個氣球一般,慢慢變癟,一身驚天動地的聲音傳入林辰的耳膜,刺耳,讓耳朵都是生疼。

陣法內部受到波及,一些房子全部倒塌,惡魔聯盟兩千多號人如同熱鍋上的螞蟻,慌亂,一聲聲敵襲之音在大陣裏迴盪。

用盡全力下壓,火焰大刀達到極致,已經無法下壓了,五級陣法果然逆天,自己的全力一擊,都破不開,看來,要用蠻力破除此陣,還是得廢一番功夫的。

“爆。”林辰聲音裏傳出這樣一個字。

火焰大刀如同受到召喚一般,整個刀身極速崩潰,一股更強的爆炸之力攻擊在五級陣法之上,又是一陣天翻地覆,無數的惡魔聯盟弟子都被震倒在地,一臉的驚恐之色。

爆炸的巨力還是沒能損壞陣法,所有力量彷彿受到牽引一般,沿着光滑的陣法表面流入大地,大地之下,一塊全身都刻滿玄奧的符號的石頭受不了涌入的力量,爆裂開來。

一擊過後,露出了陣法下面的惡魔聯盟老巢,房屋慢慢的到處都是,此刻下方的一塊巨大廣場之上,密密麻麻的惡魔聯盟弟子,數量有兩千之多,四大盟主冷冷地看着陣法之外的林辰。

“何人來我惡魔聯盟放肆?”血魔喝吼道。

“你辰爺爺。” “獨孤小兒,老夫血魔和你不死不休。”血魔厲喝道,老臉漲得通紅。

“洗好脖子等着吧!”

“就憑你一人之軀,想破此陣,太天真了。”血魔冷笑道。

林辰不說話,開始進行破陣,雖然這五級陣法林辰破解不了,可持續的攻擊還是會讓這個陣法的防禦力大大減弱,總可以用蠻力破除的。

林辰又凝聚全身靈氣,一記星隕拳落下,靈氣之中融入屬性之力,可以把靈氣全面激活,達到很好的攻擊效果,這是林辰多次使用屬性之力得到的一點小經驗。

魂海境,開啓靈識之力,命格境,化出命格,開啓命格之力。

天地之中,五行之力衍生其中,不是一般人可以感悟的屬性之力,有了屬性之力,妙用無窮,所以,屬性之力的修煉難度可想而知,有些魂海境的修煉者,窮其一生,都感悟不到絲毫的屬性之力,林辰就是一個奇葩。境界越高,越有條件感悟到冥冥之中的屬性之力。

“拳碎虛空。”

“百拳誰擋。”

“拳打蒼穹。”

星隕拳的三大攻擊招式一出,硬是崩碎了第二顆地上深藏的符文石頭。

“獨孤小兒,別廢勁了,以你那實力,此生都不可能破開。”雲孑很是狂妄地笑道。

“是嗎?”

林辰意識一動,五頭妖獸出現在林辰周圍,頓時妖氣瀰漫四周。

龍翼雕撲扇着一雙龍翼,羽毛如同龍鱗一般,發出一聲雕鳴,響徹雲霄,吞巖獸岩石般的膚色,四肢粗壯,腦袋神似牛頭,嘴大,有一雙銅鈴般的大眼睛。頭上有一隻尖尖的角,不是會有一道神光閃過,甚是奇異。

荒原豹全身佈滿奇異花紋,速度凜冽無比,虛空之中,如同神虎轉世,九尾猿猴,九條電尾,上天下地,無所不能,古靈精怪。大地巨熊,巨力無邊,熊吼震天,巨拳碎地,六階戰力。

“全力攻擊此陣,誰最賣力,我可以讓天麟神獸教授其靈魂蛻變的方法,讓你們有機會進軍神獸領域。”林辰傳音給五頭妖獸。

頓時,腦域裏的四股意識反饋回來的好感度如同開飛機一般,直接飆升,五獸都忍不住仰天廝吼,無比的興奮。

顯然林辰拋出的這個誘惑實在太大,神獸領域,是無數妖獸心中的夢,得到靈魂蛻變的方法,好比找到了一條可以修行到神獸領域的路,怎能讓它們不興奮。

大地巨熊一馬當先,身體如雨後春筍一般,快速拔高,放大,一雙巨拳夾帶無窮妖力,朝着陣法而去,其他四獸也是變化出自己的最強戰體,眼神火熱地朝着陣法撲去,就好似此刻的陣法就是一個國色天香的美女,五獸找到了自己的奮鬥目標。

四頭五階妖獸,一頭六階妖獸,放在那裏都是一股不弱的勢力,此刻的雲孑,哭喪着臉,如同吃了死娃娃一般難看,又像自己的老婆和人家偷情,被他捉姦在牀那時的臉色。

前一刻還在諷刺林辰的不識時務,後一刻就開始後悔自己的所說之話了,不僅四大盟主之一的雲孑臉色變了,就是其他三大盟主中的血魔,風流子,鬼風,臉色也變了,兩千多號的惡魔聯盟自己也變了。

林辰瘋狂地率領五頭強橫的妖獸攻擊大陣,護盟大陣更加抖動的厲害,彷彿隨時都可以崩碎一般。

五頭妖獸也是被林辰的誘惑刺激的眼冒神光,彷彿只要能把大陣破開,就是要了它們的妖命也在所不惜。

大地巨熊虛空咆哮,一拳又一拳的熊拳擊出,攻擊在陣法之上,一臉的果斷堅決,龍翼雕盤旋虛空,不時發出一聲雕鳴,兩支有力的龍翼閃起無上的颶風,帶着妖氣撞向下邊的陣法。

荒原豹的本體也是巨大無比,一雙豹爪出神入化,尖銳氣息,尾巴也是強有力的攻擊手段,在陣法外圍用自己的攻擊方式奮力的攻擊着,非常賣力。

吞巖獸則是瘋狂撞向陣法,虛空之中,從遠處衝撞而來,帶着巨力,頭上的尖角閃着神光,瘋狂刺入陣法之中,誓要挑破這陣法,每一次憤怒的衝撞,都發出一聲沉悶的巨響,在這天空下,聲音傳得好遠好遠。

九尾猿猴九條神尾,出神入化,如同閃電一般,快速抽打着陣法,發出一陣均應的響聲,後又九尾纏繞,如同一根擎天神棍,狠狠地劈下,霸氣十足,十分賣力。

林辰也是加入攻擊戰團,一時之間,整個陣法外面如同煙花爆炸,無數靈光炸響,靈氣亂竄,一個個大招放出絢麗多彩的招式,讓惡魔聯盟的弟子嚇得心突突的跳。

一顆又一顆的陣法之石不斷被爆掉,符文石頭也在不斷減少,雖然此刻看不出有什麼直接的影響,可時間久了,大量符文石頭爆碎,就會讓陣法的防禦力減少,防禦力減少,就會不攻自破。

一個時辰後,林辰和五獸的持續攻擊,陣法共有七百二十顆石頭,此刻已經爆碎了兩百多顆,陣法的防禦力下將了三成之多,每次攻擊都會讓陣法荒動的厲害。

一個時辰的持續攻擊,五獸的戰力都有所下降,林辰下令停止攻擊,讓它們休息一個時辰,自己全力攻擊,下降了三成防禦力的陣法,林辰全力三擊就會爆一個符文石頭,林辰的戰力都保持在巔峯戰力,因爲萬物源母根的緣故,他可以隨時調動星辰戒裏的靈氣來轉化爲自己體內的靈氣。

一個時辰又過去了,又爆碎了一百多顆符文石頭,惡魔聯盟的四大盟主都一臉的淡定,因爲他們覺得,即使那獨孤辰攻破陣法,他四人也可以完全虐殺他,攻開陣法之後,林辰戰力也就會大不如前,五獸實力也會有所退化,到時候………………

周圍山谷之上,角落處,幾顆幻影晶幽幽散發着光,把山谷之下的一切映像全部記錄,傳回到相應的幻影鏡之上。

武家,幽家,七玄門,青城派,劍閣,一些有些名氣和惡魔聯盟有些交情的勢力都在暗中密切關注中。 “想不到這獨孤辰要這等勢力,可以使喚如此多的五階妖獸,此人不簡單啊!”劍閣的幻影鏡下傳來一個老氣橫秋的聲音。

武家,幻影鏡前的下官姬激動異常,手舞足蹈,看着幻影鏡裏的林辰如此霸氣,壓着惡魔聯盟的陣法狂轟濫炸,彷彿自己參加一般,旁邊的巫山看不出臉上是什麼表情,但還是被震撼了,幾年不見,這個傳奇少年就顛覆了他的思維。

想當初,巫山出手是要挫挫他的銳氣,沒想到幾年後,這個獨孤辰就已經鋒芒畢露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