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逾靜第一個衝破冰凍禁制,從寒冰中走了出來。他試着運轉紫府元鼎,感覺並無大礙。然後替金先生、太子、慕雲等人解除禁制,將他們救了出來。

熊嘯林從空中回到地上,望着黑衣人離開的方向看了一眼,皺着眉道:「那人修為之高,世所罕見!即便放眼整座中土大陸,也找不出幾個能與之一較高下的人!」

林逾靜沉默了會兒,說道:「神隱門早在五百年前便已經絕跡於南海大荒山。現在,那黑衣人卻在通天城中施展出了神隱門中的『八荒遁法』。難道說,五百年前神隱門絕跡一事與他有關?」

他想起昨天夜裏發生在客棧裏面的一幕,知道那黑衣人便是昨天夜裏那個身穿華服的俊美公子。

但對於那人的動機,卻是想不明白。

從昨天夜裏的情形來看,那人似乎故意讓別人知道黃眉老祖被他綁來了通天城。

從今天的情形來看,那人又並不是真的想要殺死太子。既然不是真的想要殺死太子,那他為什麼要將太子囚禁在此處?而且,還故意把所有人引了過來?

他靜靜地站在原地,把整件事情從頭到尾想了一遍,毫無頭緒。

金先生帶着兩位武神向太子施了一禮,轉頭對林逾靜等人說道:「諸位仙師,我看還是先回鎮北軍營,對於剛才發生的事情,咱們從長計議!」

林逾靜回過神來,隨眾人一起點了點頭。大家想起剛才一幕,看見滿地的血肉、碎片,誰都不想再待在這裏。

小院距離鎮北軍營很近,但出於安全考慮,大家還是擺出了防禦架勢,小心翼翼的將太子圍在中間,像如臨大敵一樣返回了鎮北軍營。

太子進屋以後一屁股坐在最上面一張椅子上,撫了撫胸口,說道:「這一劫,總算是躲過去了!」

接着,把奉了神皇之命來此督軍的事情說了出來。說完以後喝了兩大杯茶,又絮絮叨叨的把進入通天城以後,被人囚禁在小院裏的事情說了一遍。

林逾靜一聲不吭的坐在一邊,靜靜地聽他說完,沒有流露出任何情緒。

金先生聽他說完以後,稍稍猶豫了一下,告訴他道:「昨天夜裏,那黑衣人曾在一座客棧中出現過。當時,和他一起出現的還有八個身穿紫色衣服的怪人,除此以外還有一個黃眉老者。據浣花宗傳來的消息說,那八個紫衣人或許是五百年前絕跡於南海大荒山一帶的神隱門。而那個被黑衣人囚禁在客棧裏面的黃眉老者,極有可能是妖族八大山王之一,也就是那位唯一輔佐過三位妖王的黃眉老祖!」

太子一臉驚訝的問道:「那黑衣人昨天夜裏也出現過?看清他長什麼樣了嗎?」

金先生搖了搖頭,說道:「只能朦朦朧朧看出個大概,應該是個長相俊美的年輕公子。他昨天夜裏穿的甚是華麗,只輕輕一點,便凍住了黃眉老祖的神識。從他出手的方式來看,與今天出現的那個黑衣人應該是同一個人。」

太子所有所思的想了一會兒,向熊嘯林問道:「熊長老,方才你與那黑衣人交手的時候,可曾試探出那人的修為情況?」

熊嘯林道:「修為非常之高,世所罕見!應該早就跨入了御虛境!」

太子又道:「整座中土大陸上,踏入御虛境的人中可有長相俊美的年輕公子?」

熊嘯林搖了搖頭,說道:「別說是中土大陸,即便是放眼整個天下,也沒哪個可以在如此年紀踏入御虛境!即使是千萬年不遇的修道天才,也絕不可能在這般年紀踏入御虛境!」

金先生接着說道:「會不會是用了什麼易容之術?或者以某種妖法遮住了自己本來的面貌?」

東樵真人說道:「易容術倒有可能。但應該不會是精怪所化。那些修鍊了千年以上的精怪雖能變成人形,但絕不可能修鍊到御虛境的境界。從御神境到御虛境,需要養出元神,並將元神修鍊到隨心出入、隨心幻化的地步。這對於那些妖物來說,這是絕對跨不過去的天塹!因此,那黑衣人應該是用了什麼易容之術!」

林逾靜心裏面想到了一個人,但在沒有找到確鑿證據之前,他不敢妄下決斷。而且,他很不希望在通天城中見到那個人的身影。

太子想了一會兒,自言自語道:「既然妖族的老祖出現在了通天城中,那妖族得知消息以後,肯定會想方設法來這兒營救。那黑衣人的目的,會不會是藉由黃眉老祖,引發人妖兩族之間的衝突?」

這是個很合理的推斷,在場的每一個人都想到了這種可能。

金先生神色一緊,說道:「依殿下之見,通天城接下來應該怎麼做?」

太子說道:「依我之見,最好能在妖族得知消息之前,最遲在妖族展開營救之前,把黃眉老祖找出來,控制在我們手中。只要能將黃眉老祖控制在手中,便能以此威脅妖族,逼其後退,甚至逼其再簽訂一份和平契約。」

頓了頓,又道:「至於那個修為高深的黑衣人,我們這麼多人加起來,難道還真就打不過他?」

金先生皺了皺眉,不知該如何作答。頓了頓,避重就輕的說道:「末將這就吩咐下去,全力搜查通天城,務必在妖族展開營救之前,將那黃眉老祖找到!」

這時,井辛真人說道:「那黑衣人既然已經跨入了御虛境,便隨時有可能來此行刺。從今以後,太子殿下還是不要擅自出營,最好能和我們待在一起,以免被那黑衣人鑽了空子,對殿下不利。」

太子說道:「多謝真人提醒!我以後會小心行事,盡量和大家待在一起。」

轉頭看了眼金先生,對他說道:「金將軍,今天沒什麼其他事情的話,就先到這兒吧。我在那小院中待了一天一夜,有些累了。」

金先生輕輕點了點頭,回頭送別眾人。

將大家送到軍營門口的時候,林逾靜忽然停了下來,待大家全部走出去以後,將金先生叫到一邊,說道:「這位太子殿下,今天貌似說的有點兒多了。」

金先生心中一愣,頓時明白過來。轉頭看了眼鎮北軍營,見太子已經進入內室,低聲說道:「確實有點兒多了。而且,據皇都城那邊傳來的消息說,他是主動請纓來的通天城,並不是像他說的那樣,受了神皇陛下的差遣。」

林逾靜道:「此事確實有些蹊蹺。太子主動請纓來通天城督軍,本來也在情理之中。但巧合的是,為什麼他一進通天城,便被那黑衣人捉住,囚禁了起來?而且,那黑衣人為什麼又大費周章的把我們引到太子面前?如果說他的目的是為了借刀殺人,以此來挑撥御鼎山和皇都城的關係,那他最後為什麼又都把我們給放了?」

金先生想到一個念頭,但接着便搖了搖頭。過了一會兒,又想到一個念頭,又搖了搖頭。過了好大一會兒之後,說道:「那黑衣人的目的,應該不是像太子所說的那樣,假借黃眉老祖來引起人妖兩族之間的衝突。如果要引起人妖兩族之間的衝突,他大可以直接將太子殺死在大雪原上。或者,直接將太子扔到冰牆後面。以他的修為來做這些事情,應該是手到擒來。」

「或許,我們應該去皇都城中轉轉。」

金先生終於說出了林逾靜心裏一直期待着的那句話。

林逾靜心中一松,終於放下心來。微微一笑,說道:「有勞金將軍了!」。 當這時候的這個沈建,如果一旦真的想要的攻擊力放在這隻虎王身上的時候,這隻虎王別說是一隻,即便是三隻虎王加在一起,再加上那面接劍齒虎家族的這些劍齒虎,可以說也都不是神仙一己之力的對手,而這時候沈建為了歷練他們這些蘇家的武者,讓他們這些蘇家物者能夠在戰爭當中獲得更多的秀鬥鬥爭經驗,以便讓自己自身的修為境界和責任實力得到順利的提升。

隨後,沈建便開始真正的和他們來進行作戰,然而這時候的沈建當然是不可能親自參戰者,除非這些族大巫者在化驗當中遭受到侵犯的時候,時間才會真正的對他發起致命的攻擊。

所以說在如此關鍵的情況之下,當這個虎王真正的想要發揮出自己超強大的實力的時候,除非他遇到那些普通的武者,這些普通的這類武者戰,竇麗萍萍可以說根本就不是這隻虎王的對手,然而這時候這隻虎王如果一旦遇到這些蘇家武者的話,可以說這蘇家武者必然會被這隻虎王打的很慘,因為這是虎王雖然說自己自身的修為境界和作戰實力擁有一定底蘊,然而即便他的實力也不是很多人能夠抗衡的。

現在就沈建便開始利用自己超強大的實力來組織其他的這些勢力,對於這些蘇家武者所造成的進攻,要知道這些蘇家武者在此時此刻之所以不遺餘力地幫助這些武者,就是為了能夠儘快的提升這些蘇家武者的實力,現如今沈建得治了蘇家的死對頭,馮家和歐陽家這兩大家族已經都請了外援,一些外援的背景實力可以說特別的強大,所以說這時候的沈建可以是非常的着急的,他非常的急帶自己想要通過強橫的實力來真正的給這些劍齒虎重唱,這一來就可以讓他們這些書架的武者無論是在作戰實力還是在作戰方面,都有了極大的提升,不過在這種情況之下,這些蘇家武者雖然說自己自身的修為經濟和作戰實力提升了一大塊,但是這樣也導致讓這些來對於馮家或者歐陽家族心中的不安,不過目前來看暫時還是安全的,因為。這些附加物者在此河已經讓自己的實力得到了極大的提升,所以說在這種關鍵的是情況之下,這些蘇家武者絕對不會放棄,繼續進行修鍊。

不過在這樣的情況之下,沈建便打算真正的利用自己的實力,從而擊殺這些劍齒虎姨,這隻虎王都知道,沈建如今的作戰實力可以說是極為強大的,遠遠超過那些普通武者的想像,所以說在這樣情況之下,當這些蘇家武者們見到沈建的時候開始還以為沈建軟弱可欺,所以隨意的就可以被他們這些來自於房價和歐陽家族的武者,直接將將此到來,而且如今和那時候的排氣整個不一樣的,因此在這種情況之下,這個沈建完全能夠利用自己的實力,能夠讓自己自身的作戰實力擁有極大的提升。

現在這些蘇家武者怎麼釘開始平靜的,估計就是火,雖然說自己自始至終的作戰,實力還是非常的強大的,但是當他和這些蘇家武者的狂追猛打面前可以說根本就失去了戰鬥力,所以說到了這時候,當這些深為,所以這些數家務的事。

面對這種事情,這隻黃心中當然十分的明白,因為在萬妖山脈這個地方,它僅僅是劍齒虎家族這個小家族的一個部落而已,可人類的武者實力比起來可以說是完全沒法比,所以這時候這個沈建並開始利用自己相應的作戰實力來幫助他們,然而在這樣情況之下,讓他們這些人往往沒有想到的是,這些思想武者竟然一站認真的對這支劍齒虎發起了群攻,他們都想要通過自己的攻擊力從而殺掉他對她的素顏。

任健心中當然特別的清楚,如果讓這個沈建真正的去教這些學生的話,那麼他們會非常喜歡。

不過在這種情況之下,十年前當然能夠通過自己的實力和敵人之間進行生活保障,只有通過不斷的努力,才能夠真正的讓自己的戰鬥力擁有十分強大的境界。

不過這隻虎王的現在雖然說完全能夠利用自己的實力和敵人進行周旋,然而在體內的妖氣能量消耗殆盡的情況之下,他體內根本就無無法產生足夠的能量來攻擊,這樣一來就導致他只能夠按照思想的攻擊,因此在這種情況之下這些躲避便非常的迷茫迷茫,不過在這種情況之下,需要訓練很多年,才能夠通過自己的實力和敵人之間進行戰鬥,從而讓自己真正的有生活的保障,只有通過不斷的努力,才能夠真正的讓自己的戰鬥力擁有十分強大的心理境界,不過這隻虎王現在說不清楚,那完全能夠利用自己的核後人和后金魚玩的很厲害的妖氣量消耗殆盡的情況之下,這隻虎王依然心中有一些不服氣,不過這時候他雖然說心中不服氣,也是完全沒有辦法了,因為面對這些獨家武者,瘋狂對他發起進攻,他可以說聯繫第1號連逃跑的機會都沒有,只能夠被動地承受,這樣一來就能夠讓他在戰鬥當中真正的發揮出自己相應的實力出來。

現在這隻虎王雖然說自己內心當中非常不服氣,因為她完全沒有想到今天竟然落到如此的境地,要知道如果他以前的話,這隻虎啊,在萬妖山脈的邊緣地帶還是小有名氣的普通那些原來武者和妖獸都不是這隻虎王的對手,而且這隻虎王由自己的血脈天賦作戰勢力極為的厲害方相和溫度也10分的驕傲,因此這時候這些獨家武者,完全能不過此時此刻夠利用自己相應的實力來和敵人之間進行生死戰鬥。

這隻虎王,現如今可以感覺到全身上下都有一種難以忍受的疼痛,這種疼痛甚至說讓他他到了無法忍受的地步,所以說這樣一來他當然能夠真正的和敵人之間進行生死搏殺,有時候當一名暑假的武者,真正的能夠利用自己的實力放在你身邊的時候,讓非常不服氣。

現在的這個沈建心中大便明白,如果真正的想要通過這些蘇家武者們的實力,讓這些組加武者們真正能夠打造薊州城裏面的強者的話,首先第1步就要保證這些人不被敵人所暗殺,因此這時候時間耗費了無數的資源好,不能讓這些蘇家的武者們從以前的武魂境三段變成現在的五分武魂境九段,這樣一來就可以真正的利用自己的實力和對方進行戰鬥。

其實此刻這些蘇家無證賣便打算聯合起來攻擊這隻黃的,投入要知道多一隻妖獸而言,他的頭顱可以說在一定程度上能夠起到非常大的作用,有時候甚至能夠保證他們在作戰的時候不被敵人所打中要害,而在這種情況之下,他自己尚且自身難保,拿貨時間和精力和敵人之間進行相互之間的生死搏殺,因此當這些俗就俗玩,真正的和敵人之間來進行戰鬥的時候兒便導致他根本就無法真正地順利地進行鬥爭。

現在這隻虎王表面看起來可以說特別的嚇人狼狽,因為這時候他七竅流血,全身上下非常疲憊,而且走道姿勢也非常的一起,旅館顯然已經被武者打傷的雙腿,而這時候這個沈建在此時此刻心中也是非常的明白,因為這時候他當然知道,當它和真正的敵人之間相互之間生死搏殺的時候,必然是一種非常震撼人心的鏡頭,因此這時候這些屬下武者們做在戰鬥的時候根本就不該有絲毫的放鬆,而是將自己所有的攻擊力都用在了這次戰鬥了身上,所以說這時候這些蘇家武者們才感覺到自己自身的修為境界和作戰實力,通過這次強大的戰鬥意志,讓自己的實力真正都要提升,雖然說他們這些做家務者們暫時還沒有真正的能夠擊殺這隻火,不過他們心中當然相信你,如今既然這隻虎王已經被他們打得如此凄慘了,這樣一來就完全能夠利用自己相應的強大勢力和敵人之間進行生死搏殺了,而在此時此刻這些蘇家武者巴不得現在就將這隻虎王順利的殺死掉,然後想用這隻虎王身上的所有資源。

這些暑假的武者,現如今對自己的實力的提升非常的強烈,這也是被逼無奈之下的,因為在最近這幾年的時間裏面,隨着馮家和歐陽家族這兩大家族了解,合作的不斷深入,別以至於這些蘇家武者能夠和敵人之間進行戰鬥而戰鬥歸戰鬥,他們畢竟實際時間上要大一些,所以說這時候當然是我來出鬥志了,然而他此時此刻。

現如今這些蘇家武者們自己自身的實力全部得到了質的飛躍,他們這些人吸水性也好,想從以前的武魂境七轉變成現在的武魂境,怕9段因此這樣情況之下,當他們兩個起來再次對付這隻虎王的時候,這隻虎王才真正的感覺到有一種非常強烈的沙棘撲向他的身體,而這種殺氣一旦被它沾染上的話,那麼這就是沈家會在10分鐘之內就會被這隻虎王直接逼來而死。

隨後現在這個沈建便開始觀察這些蘇家武者們接下來的戰鬥力,要知道這些蘇家武者,我們現在所表現出來的實力已經遠遠的超出很多的作戰團體,這樣一來就導致他們在圈子裏面小有名氣,現在嬸嬸劍士心中當然有自己的規劃,那邊是當這些松下的武者們真正地將這隻虎王書記的擊殺掉的話,時間別回家了他們要你這隻虎王的皮肉通通吞噬掉,然後再給他們一些蛋蛋白來繼續去培養他們,而對於沈建自己自身來講,他便打算真正的利用自己的實力來對吸敵人,來對自己的學員進行修鍊。

而在這個時候這些蘇家武者們知道自己在作戰實力方面可以說已經有了十足的進步,因此這時候他們根本就不用擔心被這些來自於馮家或者歐陽家族高手直接上私教,因此這時候他們便開始真正地利用自己的實力來攻擊敵人的要害,這隻虎航現重金的投入,不會迅速地被這十名蘇家武者以最為強大的工藝手段的工藝到他投入之上,雖然說在攻擊的過程當中,這隻虎王也不是傻子,他迅速生開自己的兩隻前爪兩隻雞雞蛋,而在這種情況之下,這些蘇家獲得迅速的變工移到這隻虎王的頭顱部位之上,要知道投入部位是很多,要手的要害,一旦投入部位被這些人類武者攻擊到的話,那麼接下來這時候我可以說很可能就會真正的和敵人之間進行相互之間的生死搏殺,然而在此時此刻那這些蘇家武者,當然不會給他們留下任何的情面,隨後便迅速的向這隻虎王攻擊而去。

這時候本來這隻虎王心中就有一些害怕,而這時候忽然之間十幾隻攻擊手段打在了他的投入位置上,他的投入位夫人說防禦率看起來極為強大,然而實名行為境界達到舞武魂境後期得蘇家武者對他的身體發起這進攻的話,他必然也會真正的,到時候必然會經歷一定程度的創傷,所以說這種情況之下,這隻虎王的投入不會被這些附加或者攻擊到的時候,別有一種非常劇痛的感覺,這樣一來就導致這隻網迅速的有一種頭暈目眩的感覺,那隨後這些讓這隻虎王心中完全沒有想到的是,這些暑假武者竟然再一次的組織自己的戰鬥力攻擊敵人,而這隻虎王又是他們敵人當中的敵人,所以說當他們攻擊這隻虎王的時候,非常賣力氣,都將自己最為強大的攻擊方式使用出來,而效果當然也非常的好,這隻虎王遭受到人類武者攻擊之後,有一種非常強大的劇痛的感覺,傳遍自己的全身。

而這時候這隻虎王心中當然明白,一旦讓這種疼痛的感覺繼續傳播下去的話,那麼接下來即便這隻虎王不被打死,也會被其他的武者直接吞併掉。這時候這些蘇家舞者們心中非常的高興,經過了幾天幾夜的戰鬥,終於能夠順利地殺死這隻虎王了。。 「我靠!!!這個不動產權證居然是肯辛頓宮花園。」

《私房錢大作戰》直播現場,林晴手裏那本第二拿出的不動產權證,說道:「這個產權證的確是英輪的肯辛頓宮花園的不動產權證。」

知道這是豪宅,而且是世界上的頂級豪宅,饒是早有了心理準備了,所有人還是再次的被震撼到了。

「肯辛頓宮花園,剛剛是城堡,現在又是宮殿的,這是不把我們的智商按著在地上摩擦就不高興嗎?」

「秀兒們,告訴我,怎麼樣才能去給太太的先生當舔狗吧。」

「太太,問問你先生,要不要雇傭管家啊,我覺得我可以。」

「閉嘴吧,人家有專門的專業管家,樓上你也配嗎?」

「又有城堡又有宮殿的家庭,我……我想哭了,我的小心臟要承受不住了啊求放過啊。」

「我去搜索了一下這個宮殿的價格,是我不配了,我完全不配的。」

………………

直播間的網友們紛紛都用自己的震撼來表達對於這肯辛頓宮花園的震撼。

「林經理,你對這個肯辛頓宮花園熟悉嗎?」主持人問道。

林晴點點頭,道:「肯辛頓宮花園本來是英輪皇室的私家花園,作為曾經的皇家花園,肯辛頓宮花園區域內入住過當今的英輪女王,和自己的親妹妹,以及上一任的英輪國王,也就是曾經有數位的英輪國王曾經在此生活過,包括維多利亞女王,當今英輪女王和自己的妹妹曾經在這度過了自己的美好童年時光,也有很多各國大使都曾經下榻過,還曾入選世界十大最昂貴的私人住宅之一。」

網友們也一下子都懂了。

「我去,連英輪國王,還是兩位國王都曾在這裏住過,快記住,這可都是重點啊。」

「這到底是一棟什麼樣的宮殿啊,還有各國大使都曾下榻過,羨慕啊。」

「英輪皇室可是這世界上最古老的皇室之一啊,他們家的宮殿都能給買下了,牛啊。」

「太太的男人可真是地表最強的,獨一無二,擁有宮殿和城堡的男人,慕了。」

「最重要的是這麼有錢,還對自己的老婆這麼好。」

………………

主持人看了一下直播間,想看看直播間里的網友們都有什麼有趣的問題嗎,但是現在的網友們一個個的也在震撼之中呢。

主持人自己提出了一個問題,問道:「肯辛頓宮花園不是皇室的私家花園嗎?怎麼會成為了私人住宅了呢?」

林晴說道:「這個肯辛頓宮花園,只是肯辛頓街區的,之前只有那一片肯辛頓宮的是皇室的,後來世界各地的億萬富豪,比如我們的首富李加成,還有我們萬答的王總,還有很多人,包括一些沙特的王子們,都在這裏購置豪宅,號稱億萬富豪一條街,就變成了肯辛頓街區。

房價各位也可以自行度娘,也是世界房價前五的,但是他們的房子,都比不上肯辛頓宮花園,因為肯辛頓宮花園的西側就是皇室的肯辛頓宮了。

而且肯辛頓宮花園的環境可謂是獨一無二。它與海德公園、格林公園和聖詹姆斯公園的開放區域相鄰,綠化充足,空氣清新,有城市「綠肺」之稱,還有各國的駐英輪的大使館所在。」

主持人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道:「這樣說,現在這個肯辛頓宮花園的主人是太太的先生?」

林晴嗯了一聲道:「應該就是了,但是這個是花園和莊園設計的宮殿,雖然是位於英輪的首都,但是歐洲的都是小國家,來回之間還是比較方便的,太太你可以和你先生在瑞典享受了斯德哥摩爾的夜景,欣賞一下北歐風景還有去看看他們的諾貝爾的頒獎廳,再和你先生回英輪首都輪敦去欣賞那種英輪風格的下午茶,享受一下貴族生活。再看看輪敦的各種風景,而且輪敦還是紐輪港之一,是世界上最發達的三大超級大城市之一。」

「林女神也太會了吧,我都感受到那畫面了。」

「太羨慕太太了,怎麼找老公的,又有錢又寵妻,求太太出本書吧,我一定使勁學,拚命的學。」

「這也是命也,你看看太太的顏值,再看看自己的尊容。」

「我是男的,有腹肌有才華有顏值,直播間里的富婆們快來私信我,我認命了,我不想搬磚了,我要富婆抱抱我。」

………………

而一邊的秋瑾卻在若有所思,沒有回應林晴的那些話。

「太太……」林晴喊了一句。

秋瑾這才回過神來,說道:「你給的信息量太大了,我想我需要緩解一下。」

聽秋瑾這麼一說了,其他人也都一怔,但是也很快都明白了。

他們這些作為看客的,尚且對這些龐大到無法計算的資產震撼至極,遑論太太這個女主人。

而且他們都被秋瑾的這個樣子給逗笑了。

「我想我需要緩解一下,這是一句多麼平平無奇的話,卻被太太說的充滿了金錢的味道。」

「人家太太的哪一句話都是金錢的味道,畢竟這是自己家裏的錢太多了,太太有什麼辦法,太太也很無奈。」

「我現在看着太太,就像是在看一座會說話走路的金礦一樣了,取之不盡的那種。」

「我就想知道太太突然知道自己家這麼有錢的,自己家是地表最強的家庭,有什麼感覺嗎?」

…………

但是很快,網友們又討論起另一個觀點來了。

「五六百套的不動產權證,你說太太的先生為什麼要買這麼多的豪宅呢?」

「你看看你自己買的那麼多的衣服做什麼呢,人家喜歡也買得起,用得着給你交代?」

「原來人家買豪宅就是我們買衣服一樣的。」

「你們以為有錢人就會很快樂的嗎,是的,有錢的快樂我們根本就感受不到。」

「我又再次的被太太的先生教育如何做人了。」

………………

幾個金牌檢查官和主持人都明白,這些不動產權證都是真的,毋庸置疑,從太太家的那條小路,到太太家的酒窖,還有那張龍床和那批手錶,加上那一堆的捐贈證書。

但是根據節目組的過程,還是需要驗證一下真偽的。 等天音寺眾人都已經走後,大殿中終於安靜下來。

道玄真人道:「今日魔門入侵,我青雲門損失不小,朝陽峰首座商正梁師弟犧牲,首座之位就讓其大弟子楚譽宏接任。」

楚譽宏此時神色還有些悲痛,見狀,行了一禮道:「是,掌教師伯!」

道玄真人又看向旁邊還神色蒼白的天雲道人,道:「天雲師弟,如今你傷勢不輕,修為盡廢,可想好讓何人接任落霞峰首座之位?」

天雲道人臉色蒼白的看了陳立一眼,道:「我師侄陳立修為已經不輸於各脈首座,我想讓他接任首座之位!」

道玄真人聞言,點點頭,正要說話,忽然一道聲音傳來:「掌門師伯,等等!」

卻是陳立站了出來,對著天雲道人和道玄真人行了一禮道:「師伯,掌門師伯,落霞峰首座之位還是交給我師父飛雲道人接任吧,我想另立一峰!」

陳立話聲一落,殿上眾人聞言無不色變。

青雲門自祖師創立七脈之後,從來沒有再多立一脈,也沒有人敢另立一脈。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