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陽嘆了口氣,自己的這個身份遲早有一天會被揭開的,到時候該怎麼樣,林陽也不知道。

就在這時候林陽感覺到一股熟悉的氣息從外面涌了進來,林陽轉過頭一眼就看到門外,向他飛馳過來的小白狐。

林陽笑了笑張開了手,小白狐直接蹭的一下撲倒了林陽的手上。

“回來了?怎麼樣?”

“切,本狐仙出馬,當然是簡單啦,你說的那些門市如今不是倒閉了,老闆就是被我給驅逐了。”

林陽點了點頭,這樣的話慕容雪估計就會安全一點,加快進度了。

因爲搞壞了他孟家的門市,他孟家在蘇陵的影響力就會降低,同時他們家族內的反動派也一定會藉機大肆做文章。

雖然那周星雲和張天明如今卻沒有什麼動靜,但是林陽卻將他們盯得死死得,再加上今天這一出林陽的戰王和那七星宿已經完全鬧掰了。

他們七星宿如今沒了林陽扮演戰王的這個底牌,一定會變得非常被動,不會再敢露面了。

同時那七星宿一定會將矛頭對準了林陽的戰堂,一定時不時就會派出幾個殺手來殺害林陽手下的人。

但是林陽如今最大的劣勢,就是太被動了,根本沒有任何辦法出擊,也不知道他們到底藏在哪。

封龍也彷彿消失了一般,千代的百毒也要覺醒了,而林陽至今也沒有踏進煉體一重,一直在體境周圍徘徊。

五米朝陽,萬千毒蟲,林陽如今也不知道該如何去做。

這一系列問題搞得林陽頭都快大了,可是即便如此他的眼神依舊堅韌無比。

強者之路怎麼可能如此輕鬆。


“對了!我想起來了!我去孟家的一個門市的時候,無意間得到了一個消息,那什麼狗屁七星宿手下的一個叫什麼暗天星的人,好像已經打探到你家裏的位置了!”

林陽聽聞猛地坐了起來,大吼道。

“什麼?!這是什麼時候的事情!!”

這一聲給整個酒吧的人都嚇了一跳,各自都不明所以的看着林陽。

“哪個…前天。”

小白狐一臉自責,林陽咬了咬牙,也沒有責怪小白狐,隨即對着門外,猛地衝了出去。


林陽發誓,若是這一羣人敢對千代下手,那麼林陽一定會掀了這整個蘇陵!

只見林陽在整個城市飛速的奔走,沒一會就到了自己的家中,他連忙衝進去後大吼道。

“千兒!千兒!”

可是卻並無一人迴應。

林陽看着桌子上的一杯酸奶,以及一張紙條,皺了皺眉頭走上前拿起了紙條看了一眼。

“少爺,我好怕,因爲我在這別墅周圍感覺到了好多的殺氣,我感覺到他們應該都是針對你來的,所以他們一定會用我來威脅你,所以你暫時不用擔心我的安全。”

林陽看完後咬了咬牙,其實都怪他一直以來都將千代忽視了。

但其實並不怪他,因爲誰知道這羣人居然發現了千代的位置!

“嘿嘿,你終於回來了。”

林陽聽到這沉穩得聲音,轉過頭看到面前這人後眉頭一緊。

“怎麼又是你?”

… 這人不是別人正是哪個陳誠。

“怎麼還是這麼冷啊,你說你假扮的人也不能帥一點,真特麼醜啊。”

陳誠說完還假裝乾嘔了一聲。

林陽此時已經很是無奈的,這個神出鬼沒的人,動不動就老喜歡潛入。

“有事就快點說!”

陳誠聽聞咳咳了兩聲,隨即開口道。

“沒想到你居然是這個態度,哎,算了算了,我可真是熱臉貼冷屁股,只可惜啊又是一個小美女要香消玉殞了哦。”

接着陳誠轉過身就要離開,林陽趕忙拉住了陳誠的手,露出了一個笑容。

“你看剛剛我的態度有點不對,不如我們再好好聊一聊?”

陳誠聽聞哈哈大笑,隨後開口道。


“好了,林大師,哪個小美女就在…。”

林陽聽陳誠說完瞪大了眼睛。

怎麼可能!

隨後林陽離開了家中,將易容卸下後。回到了蘇陵自己酒吧根據地的面前。

林陽看着一旁的一個衚衕起身走了進去,轉了兩圈後就看到了一扇門,離自己的酒吧不過五十米的距離!

這千代居然就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

隨後林陽走到了門前,一腳踹了出去。

砰的一下,木門直接就被踹碎。

可是隨即空中一道白光閃爍,林陽猛地一低頭。

叮~

一把飛刀直直插入了林陽背後的牆壁。

林陽眯着眼睛,看着裏面那一片黑暗之中帶有着無盡的殺氣。

想必應該是佈下了無數的陷阱在等着他。

林陽也並無畏懼,擡起腳便走了進去。

剛一踏進門檻,只聽背後唰啦一聲,一道道鐵閘升了起來,將林陽徹底隔絕在了裏面。

突然啪的一聲,燈光照亮了周圍的黑暗,林陽也一眼看見了被五花大綁蒙着眼睛口中含着一塊抹布,坐在在椅子上的千代。

看到它衣物完整,身上也沒有什麼創傷後,林陽鬆了一口氣。

隨後林陽就要擡起頭奔向千代,可是就在林陽踩到了一塊地磚的時候,啪的一聲。

周圍不知道哪裏射出了一把飛刀,直直朝着中央的千代射出!

林陽瞪大了眼睛,此時的他想救已經來不及了。

可是在途中那飛刀突然就拐了一個彎,但是也劃破了千代的幾根青絲,插在了一旁的牆壁上。

林陽鬆了一口氣,此刻的他也不敢輕舉妄動了。

“哎呀呀,這一次是給你的警告,若是再有下一次這個小美女就要遭殃了哦!”

林陽聽着四周的這道聲音皺了皺眉頭,隨後開口道。

“你就是那暗天星?!你的目標不應該是我嗎!挾持一個女人算什麼本事!”

“呵呵呵,別和我說這些,自古以來成王敗寇,現在主動權在我的手裏知道嗎,聽說你最近一直在針對那孟家,雖然我們是敵人,但是我也很贊同你的這些做法,媽的,一羣滿腦子都是錢的人,憑什麼和我們平起平坐?”

林陽笑了笑,果然和睦都只是表面現象。

“說吧,到底怎麼樣你才能放過她!”

“聽說你很聰明,那麼就讓我看看你是真聰明還是假聰明,只要你能破開我的謎語,那麼我便可以讓你前行一步!”

林陽聽聞看着腳下的石磚,他最起碼需要五步纔可以救下千代。

隨後林陽笑了,擡起頭對着空中說道。

“那便來吧。”

“好,有勇氣!那便聽好了!早上2條腿、中午4條腿、晚上3條腿,答案是什麼!”

林陽皺了皺眉頭,低下頭思索了一會後說道。


“嬰兒!”

“bingo!哈哈哈,不錯不錯,那麼你可以前進一步了!”

林陽聽聞只聽空中咔嚓一聲,接着好像是出現了齒輪的轉動聲,林陽也便擡起了腿落在可面前的石磚上。

果然沒有任何反應。

“那麼繼續聽好了,你從我的臉上看不到1到13,我是什麼!”

林陽想都沒想脫口而出。

“表!”

“哈哈哈!不錯不錯!果然聰明人就是聰明人,那麼繼續吧。”

林陽聽聞又擡起腿邁了一步,同時眼睛不斷得在四周搜索,他感覺得到這裏面的一切一定是有東西在控制。

而那空中聲音的來源想必就是破開一切的關鍵。

林陽閉上了眼睛等待着那道聲音的再一次響起。

“你在我的頭上,輕輕一劃,黑變紅!”

這句聲音落下,林陽感受着剛剛受到聲音波動的空氣流轉。

隨即林陽輕聲開口道。

“火柴!”

林陽這句話落下,空中便沒了聲音,想必也是沒想到林陽居然能答的上來。

“這不可能!你一定是作弊了!再來!”

“我是正義是審判也是沾滿鮮血的人!我是什麼!”

林陽此時猛地睜開了眼睛,看向了千代的椅子退旁邊有着一個凹槽後咧開嘴笑了。

接着林陽拿出了自己身體內一直揣着的硬幣,對準了哪個凹槽彈指扔了出去。

啪的一下硬幣直接卡在了凹槽之中,突然四周朝響起了咔咔的聲音,似乎是齒輪卡住了。

林陽試探性得伸出了腳,可是理想中的陷阱並沒有觸發後,鬆了一口氣。

“這不可能!!你怎麼可能發現我的機關?!你這個小人!騙子!一定是作弊了!”

林陽並未在意,伸出手解開了千代的聲音,摘下了他嘴中的抹布和眼睛上的眼罩後抱着她走到了大門處。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