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風手捂著胸口,腦海中莫名浮現出一頭巨大鳳凰,高亢翱鳴,佔據了自己所有腦海。眼前儘是火焰光芒,那種心動感覺距離自己越來越近,彷彿觸手可及。

一定有秘密!

就在這片火海最深處!

「鳳凰……」林風心之輕動,小心的前行。

不敢有任何的疏忽,自己很清楚,到達眼下這般境地,一個不小心,自己便將神魂俱滅。

但,走到了這裡,自己不想退。

「嘩!~」「嘩!~」定火明珠綻亮,火焰光芒如影隨形。


每行進一步,定火明珠所吸收的火焰便多一等,吸收的速度固然減弱,卻是因為吸收火焰的『質量』越來越高。林風輕抿嘴唇,謹慎前行,到達如今這個地步,幾乎是一步一重天。

因為,根本看不見前方有什麼!

這裡的火焰強度,遠遠超出自己負荷。

慢慢的……

緩緩的,彷彿已是走到最深處。

「嗯?」林風微微一怔,感應中,前方火焰的能量好似到達最頂點。如此的強大,偏偏卻有種很平靜,淡抹的感覺,和其它火焰不同。那是一種如湖水般的平靜,哪怕深入海,卻不像剛才那樣怒浪翻騰。

彷彿,完全沒有攻擊力。

「這是……」林風心中微疑,踱步而前。

隨著定火明珠不斷吸收,開闢出一條道路,眼前霎時一片豁然開朗。

嘩!~林風睜大眼睛,不敢置信望著前方。

目光所及之處,那是一個閉著雙眼,懸空在火焰之中的美麗女子,絕色的容顏有著一種難以言喻的氣質,蛾眉螓首,綽約多姿,胸前的飽滿有著令人心跳狂然的觸動,她竟是完全**著身體!

「絲~」林風深吸一口氣,只感震然。

尚未回過神來,定火明珠卻又是光芒綻放,如黑洞般強烈的吸力再是冉起。

「糟!」林風面色連變。

…(未完待續。。) 「叺!~」定火明珠神威綻現。

狂暴的火焰也好,平靜的火焰也罷,終歸是火焰的存在。

對定火明珠而言就好似『養份』和『食物』,一經開啟完全停不下來。林風面色大變,然感受著強烈的火焰吸收,卻根本來不及變化,也完全無法掌控,定火明珠的力量絕非眼下的自己所能控制。

「嘩!~~」火光十色,照亮整個炎洞。

隨著火焰的吸收,將原本平靜的湖面和平衡瞬時間打破。

原本包裹著絕色女子的火焰,瞬時被定火明珠搶奪,就好似湖水被抽干似的。這一刻,林風真正感覺到了一道『氣息』,無比虛弱的氣息,好似奄奄一息般,生機淡無。

「糟了。」林風面色極是難看。

就算自己不懂,但也能感覺得出來,這絕色女子儼然是在『療傷』。

但,卻被自己誤打誤撞下破壞。

那蒼白的臉色,好似受傷極重,沒有了火焰的承托,絕色女子彷彿失去生機,失去承重的力量,從高空墜落而下。此時此刻,哪還管得了什麼男女之別,林風面色微變,連是一躍而起,接住絕色女子。

感受著那飽滿的軀體,溫香暖玉,卻沒有半點心猿意馬,有的,只是擔心和內疚。

眉頭緊皺,林風踏落在地,神色堪憂。

「她也是鳳凰星座?」林風注意到絕色女子額頭上的星印,有著黯淡光芒。

和自己一模一樣!

不,還是有細微的區別。

自己額頭上的鳳凰星印,感覺更『雄偉』一點,充滿陽剛之氣;而絕色女子額頭上的鳳凰,卻偏向『陰柔』一分。有著分傲嬌和美麗。細望著那額頭星印,林風不禁被吸引住。


「好奇怪的感覺。」

「或許,星印的差別是因為性別關係。」

林風心中輕道,倏地搖了搖頭,面色微微一正,「不是想這個的時候。」

面色凝聚。望著懷中絕色鳳凰女子,哪怕**著完美身體,如上天所恩賜的寶物般,但此刻自己心中沒有半分旖旎感覺,有的只是深深的著急,卻不知該如何辦才好。

自己,真的闖禍了!

氣息微弱,倘若自己不救她,恐怕懷中這絕色鳳凰女子必定香消玉殞。

「該怎麼做?」林風眉頭深深簇起。輕咬嘴唇,卻也死馬當活馬醫,眼下顧不得那麼多。「得罪了。」右手緊貼鳳凰女子飽滿的胸部,林風面色凝然,小心翼翼的將一道帶著星源力氣息的重生之火輸入其中。

既是同根修鍊,或許…能找到一點源頭!

林風深知幾率微弱,但眼下卻也沒什麼好辦法。重生之火的探入,帶著少許的氣息。但…僅僅剛是侵入,便瞬間被一股強橫力量掃蕩吞噬。「噗!」林風胸口一悶,面色泛白。

失敗!

「好強的實力。」林風擦去嘴角鮮血,深深震駭。

哪怕鳳凰女子此時氣息焉無,然體內自主的防禦卻仍非自己所能抗衡。

倘若剛才並非守護而是攻擊,眼下自己恐怕早已身死。

相當的強!

「聖主級。」林風瞬時斷定。

「不知她和沵,誰的實力更強一點?」

心中浮現過這個念頭。 林門嬌

林風緊望著這鳳凰女子,萬般急迫,直覺告訴自己,她的『生命』正在不斷逝去,不久后便將死亡。自己雖非兇手。但卻勝似兇手,因為這一切,都是自己所造成的。

怎麼辦!

自己到底該怎麼辦!?

嘴唇都被咬出血,林風眉頭深擰,凝望著鳳凰女子額頭上的星印,黯淡光芒,倏然間再顧不得三七二十一,手刀劃過,手腕鮮血頓時如泉水般湧出,直滴落向鳳凰女子額頭上星印。

嗒!嗒!嗒!

鮮血滴入,霎時間使得星印的光芒綻亮而起。

「就是這樣!」林風眼眸爍亮,心中驚喜,儼然已是有了苗頭。自己也是胡亂醫治,這裡是南部古域,古族立足之地,這鳳凰女子顯然是古族之人,而自己所知的古族,正是傳承神獸血液而修鍊。

這是關鍵點!

既然自己的力量她無法吸收,便看看『血液』是否有用。

眼下看來,似乎…真的可行。

感受著身體力量的流逝,原本便是虛弱的林風頓感一陣頭暈,然眼下既已開始便不會停止,哪怕流光了血也是無怨無悔。禍,是自己闖的,就該由自己承擔!

滴答,滴答!

時間彷彿化作血液,進入鳳凰女子體內。

微妙間,產生了細微變化,林風所沒看見的是鳳凰女子胸口處,同樣閃爍著微亮星光,包括額頭上的星印閃亮。那是一種力量的源泉,同樣是某種相契合,然眼下虛弱的他根本發現不了,事實上林風也不會去盯著人家胸部看……

太不禮貌。

不知道過了多久……

「嚶嚀~~」虛弱輕吟聲,從鳳凰女子口中響起,頓時將林風驚醒過來,煞白的面色望著那絕美的容顏,感到一分深深驚喜。此時此刻,自己終於感覺到鳳凰女子的氣息,已是有了『復甦』跡象!

雖仍微弱到極致,但那種微弱卻好似『剛剛』跨過死亡線。


長長的睫毛輕動,林風望著那雙美眸徐徐睜開,說不盡的喜悅襲上心頭。哪怕如今失血大半,力量流盡,卻沒有半點後悔,只要能挽回自己的過失,救回她,一切都值得!

嘩!~美麗的雙眸,帶著無暇色彩,四目相對,額頭上的星印交相呼應,光芒耀動。

胸口前,同樣有著一種相契合感覺,彷彿某種力量的互相吸引。

「你醒……」林風喜道。然才剛是開口,卻瞬間被『堵』住。輕柔的唇畔彷如世上最甜美的糖果,炙熱的氣息完全將自己融化。睜大眼睛,林風卻不知到底怎麼回事,額頭上的星印卻已是璨亮生輝。

胸口發堵,好似有什麼力量要破胸而處。感受著那甜美的滋味,彷彿墜入人間天堂。

這,到底怎麼了?!

「嗯~」輕柔的聲音響起在耳邊,酥酥麻麻,感受著一股炙熱的身體投入懷抱,冥冥中彷彿有什麼牽動著一切,好似兩頭鳳凰之間彼此相依偎,完全陷入懵然狀態,不知不覺間……

便已是墜落。

沒有力氣。更無法推開。

那是一種不知名的力量,契合著彼此。

感受著那炙熱的氣息,飽滿的身軀,衣服早在不知不覺間褪去。一男一女,相互緊擁在一起,林風只覺自己彷彿陷入夢中,極度的失血讓的自己失去所有力量,額頭上星印彼此閃耀。胸口處的契合,冥冥中…自己彷彿看到了兩頭鳳凰交相纏繞。

深深的契合。取悅著彼此溫度。

無止境的,漫長而深邃……

但,卻又是如此美好。

心,好似找到彼岸,沉浸在那一刻間,彷彿進入了自己的身體。看見那頭翱翔的鳳凰,正是高亢啼鳴。鳳凰命盤中,陽命星盤閃亮的光芒,夾雜著其餘五顆地命星盤的力量,隱約間好似感受到那未知的陰命星盤。亦是生機悅動。

是錯覺么……

不知道。

林風甚至不知道,眼下的自己在做什麼,又身在何處。

早已將生死置之度外,心之放鬆,卻也並不抗拒,事實上根本抗拒不了。以自己如今的力量,在這天地間好似一粒塵埃,只見得天大地大,卻不見自己能改變什麼。

不知道過了多久……

很短暫,卻又很漫長,彷彿一剎那,卻又好似過了一世紀般。

「唔……」林風徐徐睜開眼,感到一分刺目,卻又是重見光明。嘩!~直起身體,林風坐了起來,環望四周一片炎熱區域,卻是沒有半點火焰光芒。

這裡是……

頗是訝然,林風有點反應不過來。

自己,這是在哪裡?

莫名懵懂的站直身體,望著這片廣闊無垠的區域,腦海中的記憶有些理不清楚。自己,又重新回到了南部古域?剛才的旖旎,纏綿,就好似南柯一夢,甚至之前進入火焰洞穴的那段時間,同樣彷彿做了一場夢。

攤開雙手,林風神色泯然。

這到底怎麼回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